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2章:开始

萧摇“无知”的问话一出口,訾公平父子和夏霸天父女,四人的脸都绿了。

四人的一只手紧握着酒杯,都能明显看到青筋突起,脸上也是有着明显的狰狞之色。

訾公平和夏霸天带着儿女这里的目的,双方都心之肚明,却因为各自的打算,并没有过问对方。

然而,却因为这萧摇的“无心”及“无知”,撩起来了他们彼此双方遮挡布,把各自的心思呈现于众。

可是,这里这么多人带着儿子女儿过来攀关系或过来相亲的,这萧摇为何对谁都有心,偏偏对他们“无心”,偏偏要直接对他们指出来。

这以后,让上流层的人如何看待他们,是说他们为了贪图荣华富贵,而把自己的儿女的幸福拿来出卖的,作为利益的交换。还是他们真为了儿女们好,只是为了让儿女们过上更上的生活。

可是,

如果訾柘和夏末凉只是普通朋友或同学也就罢了,偏偏众所周知,他们俩个可是订了娃娃亲的,在学校,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他们都是公认的一对;在社会熟悉之人,也是知情訾夏两家关系的。

所以,如果真时承认他们过来相亲的,那以后他还有何脸面在香江混下去。一个出卖儿女的人,没有人能看得起的,即使他们也可能这样做。只是,只要没有人指出来,大家当作不知就可以。

在萧摇指出来之前,在利益及富贵面前,他们把友情、亲情和爱情都给以给卖了。

所以就算是訾柘和夏末凉两人从小订亲又如何,就算所有人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又如何?

只要能往高处走,谁不愿意啊?

只要走到了最高处,谁也无话可说,别人只有俯首仰望的份!

可现在,他们还没有开始走,就被人当众揭穿了所有心思,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这萧摇是真以为当上了童家孙女,就可以目无尊长了?要知道,訾公平和夏霸天两人可是高英学校的领导啊,而萧摇还只是一个他们学校的学生,一个学生,怎可对校领导如此的难堪?

难道萧摇真是无知或无心给说出来的,只怕没有几个会相信吧。今天坐在这里的人,要不是家族精英,要不是商界精英,更甚至是政界名流,这些人可是比普通人更是精明,让他们怎么去相信萧摇真是无心的?

因为从萧摇站在台上豪言壮语的发誓言,一脚把张玉颖的一口白牙给踢落,就因为在大家小姐笪攸静在言语上侮辱了她,她就让人磕三个响头,还被逼骂自己*。

这样处事干净利落,大方及有胆识魄力之人,说话会有这么“无心”的时候?

恐怕真相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訾夏两家的利益心思吧。

不过,訾公平在即将要发怒时,很快又调整了自己要动怒的心思,吐了一口气,脸上佯装着笑,说道,“萧同学,你可能真是听错了,我带着柘儿过来,就是为了给你和童家祝贺的。”

“哦,原来真是我听错,抱歉啊,訾理事长。”萧摇了然的点了点头,“那我得打电话给我那星际商城的朋友,好好说说他,怎么能编排訾理事长的事呢。”其实是张明明告诉她的,只是她可不能把张明明给卖了。

訾公平听到星际商城,就脸上一僵,有点不自然的问道,“星际商城有你朋友啊?”

“对啊。”萧摇再次点了点头道,“星际商城是祁大哥的地盘,平时我也去玩,所以在那里交上了几个朋友。”话说,再说祁大哥的地盘时,怎么这么自然啊。

“哦。”訾公平不自然的点头,“萧摇小姐,交友还真是广啊。”

心里却想着,为什么他听说以前的萧摇可是不爱说话,安静坐在角落,一个任人可以欺负的软弱孩子啊。怎么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啊,明明是大大方方,从容自信淡定的一个孩子啊。到底是哪里弄错了啊。

“萧同学,我和女儿夏末凉也是过来恭喜你的。”此时夏霸天说话语气有点冲,现在不是像大家一样叫萧小姐,而是叫萧同学,就是为了提醒萧摇,她只要一天是高英学校的学生,那么他就是学校的领导,只要是学校领导,他就有权利管萧摇这个再校同学。

或许别人会顾忌訾公平和夏霸天学校理事的身份,但萧摇不会。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报复,报复、还是报复。

她要他们偿还上辈子欠她的一切。

上辈子明明不是她的错,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偏偏这两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了訾柘及夏末凉的名声,竟然把一切过错推到了她的身上,还连累了朱威校长。

这一世,她要他们不仅失去他们的荣誉光环,她还要他们一无所有。

“嗯。谢谢,夏副理事长,谢谢夏小姐。”萧摇“真心”谢道,猛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夏末凉就有了一丝委屈的感觉,“对了,夏小姐,上次我进了公安局,罪名就是我绑架刘飞燕,并把她卖到了罗刹帮,后来事实查明,是*会及袁氏集团的董事长袁世华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同学袁玲花,串合起来陷害我的。我虽然不知道哪里惹到了*会及袁玲花,让他们要如此费尽的要把我弄到警察局,但是,”

萧摇说到但是时,眼里的厉光,任何人都有感到。

心里却在嘀咕,这叫萧摇的什么时候进过警察局?这*会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陷害萧摇?不过,很快联想到,前段时间,张建国和*会狼狈为奸陷害童家之事,难道在陷害童家之时就知道萧摇是童家孙女,所以*会一个大黑帮派,会去陷害一个女孩?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说的通了。因为众所周知,童文华对孙女的渴望可是超出别人的想象,但即使是那样,童文华是宁缺勿滥。所以在好不容易认了一个孙女时,却被人陷害进了警察局,那么童家肯定是不予余力的会把这个孙女给弄出来。这样,*会和张建国在后面的陷害计划也才会更顺利不是吗?

当然了这些都是不知情者脑补猜测,至于真相如何,只有童家人和*会的赖小三知道了。

萧摇的厉光射向夏末凉,带着冷声的说道,“在警察局审问袁玲花时,她说是有人告诉她,是我绑架刘飞燕的,而且还是有证据,那个有人就是夏末凉你。那么我请问夏末凉小姐,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告诉袁玲花,说是我绑架刘飞燕的?既然你有证据证明是我绑架刘飞燕,那你为何不告诉警察,而要独独告诉袁玲花及原副市长刘德荣的女儿刘瑗瑷?就因为她俩是你的朋友吗?”

萧摇的质问声一落下,众人看向夏末凉的眼光就不好了。

萧摇这话还不好理解,不就是说夏末凉要萧摇进警察局,却把袁玲花和刘瑗瑷当枪使了。

好深沉的心机!

就连朋友都可能算计,与这样的人相处,真是太可怕了!

訾柘听过萧摇质问夏末凉的话后,眼里带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末凉。怪不得,那几天听到萧摇出来,袁玲花再没出现在学校,她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刚开始他还以为是担心袁玲花呢,毕竟袁玲花和她是好朋友。

没想到原因是在这,她是在担心袁玲花,但担心的却是袁玲花是否把她给招出来。

再想到,她与袁玲花,刘飞燕,刘瑗瑷都是朋友,可是这些朋友,都出事了,但她担心的只有与她关系最为不要好的朋友袁玲花,这根本就不正常。

他们算从娘胎里就认识了,十几年来,他从不知道,他的娃娃新娘,与他朝夕相处过的女朋友,心肠竟然这么狠,这么毒。连朋友都可以利用,都可以算计,这样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简靖翊和丰成越及一众认识夏末凉的同学朋友,听到萧摇的话,也是目瞪口呆。

他们是知道萧摇进警察局的,也是以刘飞燕被绑架及贩卖的罪名给带走的。可是,他们从来不知道,萧摇时警察局,是这个只有十五岁女孩,夏末凉有心机,利用朋友给算计进去的。

丰成越听到这话,心里更是不好受。因为在他眼里,夏末凉是柔弱的,可爱的,聪明的,漂亮的。可有一天,有人告诉他,这女孩是有心机的,歹毒的,还深沉的,让他怎么样去相信这天攘地别的两个人的差距啊。

夏末凉被萧摇质问时,心头一震,脸色一白。她千想万想,没想到,袁玲花还是把她出卖了。只是她现在不能承认,一旦承认,她什么都毁了。

夏末凉又用她招牌似的表情,咬着嘴唇,眼泪想流又不能流,看着很似无辜及委屈,楚楚可怜,美丽又动人。让很多再场的男人,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安慰一翻。

只是不等其他人安慰,夏霸天就愤怒了,他厉声的责问道,“萧同学,说话是要负责任,讲究证据的,你可不能一把污水,就泼到了我女儿身上。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我女儿善良天真,漂亮可爱,所以请别冤枉我女儿。”

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我女儿善良天真,漂亮可爱。夏末凉就是伪装着这样形象,深入人心,偶尔有错了,也是别人的错,不是她的错。让所人的人都忽视,人无完人。

萧摇没有看向愤怒的夏霸天,只轻淡的看着似乎手足无措夏末凉。

“对呀,萧摇,你是不是,弄错了,夏末凉不会是这样的人?”丰成越一直不敢相信夏末凉是这样的人。

萧摇冷冷的看了丰成越一眼,心里有了一抹失望。丰成越到现在还在维护夏末凉,难道他忘记了,在校庆时,夏末凉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陷害她,要她萧摇出丑的。现在竟然还会被表面所骗。

萧摇冷声的对着丰成越说道,“我说是了她是怎么样的人吗?我只是在问一下夏末凉小姐,有没有这样的事?是不是袁玲花在警察面前撒谎?我只是想当面求证而已。如果是,我想为什么?如果不是,我会当面向夏末凉小姐道歉的,并给名誉上适当的补偿。”

袁玲花在警察局说的,那怎么可能在警察面前撒谎。就算真要撒谎,袁玲花为什么谁不说,偏偏要说夏末凉。要知道,她们可是朋友关系。

现在萧摇也只是求个明白,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如果不是,她可以当场道歉,并赔偿,夏末凉根本就没有损失,反而有损失的却是萧摇。

萧摇眼底对他的失望,丰成越也是看见了。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对萧摇的不信任,所以萧摇才会对他失望。丰成越心里懊恼了起来,好不容易,让萧摇跟他交上了朋友,现在又要打回原形了吗。

萧摇咄咄逼人的姿态,还是有人看不过去了,他大声的责问道,“萧摇小姐,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事,何必弄到这么难堪啊?就像夏理事说的,夏末凉小姐是善良天真的性子,谁都知道,她怎么可能利用朋友来算计你啊?你刚刚也说了,算计你的,不是*会吗?”

萧摇冷笑的看着那人道,“陈总,我刚刚说了是*会,但同时我也说,他们之所以会设计我,也是因为说有人手上有证据能证明我绑架人,而那个人就是夏末凉小姐。所以,我才疑惑,既然她有证据,那她就应该上交警察才是一个善良公民吧,否则她一个善良的人,手头上有嫌疑人的犯罪证据不上交,是怎么也说不过去吧?”这个叫陈总的,与夏霸天的私交好。所以才会站出来出这个头。

今天,她就是要彻底把夏末凉善良天真的假面貌撕破。她倒要看看没有这一层外皮包裹着的她,到底要何去何从?

“陈总,或许你不知道吧。这夏末凉同学,可是在校庆上陷害过萧摇同学一次。”张明明突然说道。好在,那一次,老大真是会弹古筝。否则,后面,老大又被人冠上一个废材无知的名声吧。

“哦,明明,这是怎么回事?”张明亮问道。

张明明就把那次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过之后,还真没几个人敢说这人真的是善良天真的人了。哪个善良天真的人,会在大庭广众,重要场合之下为难人呢。所以,众人的眼光,在射向夏末凉身上时,再一次的异样了。

夏末凉在大庭广众之下,在上层名流之中,被人质问,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同样被人*裸的看不起,讽刺及讥笑。心都要被气炸了。她好不容易伪装十多年的美丽形象,就这样被萧摇*裸的在众人面前无情的撕开。

可是即使是这样,她还不能离开,同样更不能承认,否则,她的以后,真的就会在万劫不复当中度过。

夏末凉带着楚楚可怜,委屈的表情,质问道,“萧摇,就算你已经成为童家小姐,也不能如此的冤枉我啊。难道袁玲花说的就是真的吗?”

没有回答萧摇的质问,只是一脸表情的控诉。只是表达了两种意思,萧摇成为了童家小姐之后,就开始对她发难,二是,袁玲花是做的假证。

萧摇简直要对她拍巴掌了,就是影后的表演,也没有她精彩吧。

萧摇笑了笑,说道,“对,有可能袁玲花是在何清明局长面前做了见证。那刘瑗瑷给何局长找电话,让他抓人也是巧合。”

直接跟着夏末凉否认这事,然而却没有去相信袁玲花做的假证。其一,袁玲花为什么要把夏末凉说出来的,这肯定有缘由的吧。其二,袁玲花是在警察局局长何清明把夏末凉说出来的,那肯定是袁玲花在夏末凉真的有证据的情况下才说的吧。其三,何清明接到刘瑗瑷的电话,办了此事。

夏末凉这事不是极力否认就能当作不存在的,只会越描越黑。所以,夏末凉就站在那一脸控诉委屈的看着萧摇。

夏霸天真是恼怒非常,他们只是来攀关系的,谁知道童文华的孙女竟然为会这个萧摇。校庆上,女儿曾要萧摇出丑,所以,现在萧摇找到机会就想要报复回来。

夏霸天怒道,“萧摇小姐,我刚刚说了,说那话是要负责的,没有证据请别在我女儿身上泼污水。”

萧摇看着恼羞成怒的夏霸天,带着讽刺的笑容,说道,“你证据是吧,我给你证据。”

萧摇说完,就从口袋里拿出已的手机,然后打开一段录音。这段录音恰恰是他们三人在咖啡馆,在计划如何设计萧摇的录音。当然这段录音不是萧摇本人录的,而是诸一铭给录下的,发给了师兄,然而师兄再发给她的。

萧摇本来是找到机会就拆穿夏末凉的假面具,可没有想到是自己的认亲晏上。几乎全国上层社会名流都聚集在这里。她就是要夏末凉不好过。

上辈子,她的所有悲剧都是夏末凉在背后指使而酿成的。让人围攻她,把她打成重伤,把她开除,外公来校评里,也是她让自己的父亲,把一切过错推到了她的身上,外公找訾廉,又是她在后面怂恿,拒绝外公的请求……,这所有的一切,都有夏末凉的影子。

谁能想到,就这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有着如此深沉歹毒的心思,在她的算计下,她萧摇一家的悲剧就在她的手中产生。

她一直不明白,她和夏末凉有何深仇大恨,要让她如此的算计她,难道就因为她曾挂着訾柘三个月女朋友的名声吗?这样,这人的心肠也是太狭隘了吧,也是太歹毒了吧。只是因为这样,就要害的她家破人亡的悲惨下场。

所以,今生,她就算放过訾柘,也不可能放过夏末凉。

当众人听完这段录音之后,很多人都震惊这个女孩小小年纪就会如此的算计。算计不止是萧摇,还有她自己的朋友。

“假的,一定是假的,”夏霸天大怒指着手机道,“既然你说这是她们三人密谋算计你的,那你从哪里来的录音啊?”

夏末凉听完这段录音,脸色更加苍白了,就如一张白纸似的。她何尝不知道这段录音的真假啊。这确实是那天她们三人在计划那天说的。

有人附和站点头,确实,萧摇到底又人哪里来录音啊?要知道这声音,以现在的科技可是可以模仿的。

呵呵,反应倒是快啊。只可惜这录音确确实实是真的。

萧摇冷笑道,“你可以拿去科学鉴定。还有,袁玲花在警察局的供词,也是有保留的,你同样可以去确认。”

夏末凉心里更是一慌,她更是带着委屈的声音道,“萧摇,今天我和父亲是来给你祝贺你,难道你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况且我也没有理由去陷害算计你,不是吗?”心时不住的咒着该死的萧摇,真以为她当上童家大姐,就安枕无忧了吗?

“夏小姐,你也不用委屈,我只是替自己抱屈而已,好端端的,我萧摇倒底哪里招你惹你了,你要如此费尽心思的来算计我?我除了最开始喜欢这个訾柘你名义上的未婚夫,做了他三个月女朋友之外,在其他我好像并没有惹到你吧?况且这三个月做他的女朋友,也是你们玩乐的游戏而已,算不上真正的女朋友,你又何必要如此的忌妒心,这样陷害我呢?”萧摇也是十分“委屈”的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夏末凉真的要撕烂萧摇的嘴,她刚说有理由,萧摇下一句就给出了一个十足的理由。

“女儿,我们走,我们好心好意的来祝贺她,竟然是如此的无理的对待客人。就算我夏家没有童家家大业大,也没有平白留下让人受辱的理。”夏霸天气愤的说道。

说完,就拉着呆愣的夏末凉匆匆的离开了。

夏霸天和夏末凉的离开,是在萧摇意料之中的事。

萧摇看着狼狈气极败坏离开的背影,勾勒着红唇,无声的说道,夏末凉,我说了游戏才刚刚开始。现在的你,已经被我撕去善良天真外皮,今天过后,你又会如何,我很期待呢。

只是,这场认亲晏中,让大家认清了,童文华这个孙女,可以说天不怕,地不怕,不怕权,不怕势,所以不怕得罪有权贵之人。

她霸道,她残爆,她更是高傲。

她今天驳了赖小三的面子,踢了张玉颖,质问了夏末凉,戏说了水大小姐,更让笪大小姐给她磕头道歉!

她有恃无恐,她无惧任何人!

这就是今天萧摇呈现给大家的印象,强悍!

夏霸天父女走了,留下訾柘父子沉默不语,各有心思。但萧摇知道,再此事过后,訾公平和夏霸天就算不是彻底撕破脸皮,也不会有表面的亲密及讨好了。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夏霸天父女俩得罪了童家孙女萧摇。

但萧摇和身份不仅是童家孙女这个身份,她还有一个令人忌惮的身份。

那就是她是六大家族为首冷家,冷大少的女朋友,一个可以说有权有势

太子妃的身份。

因此,大家为了讨好萧摇,就算不落井下石,也会主动疏远夏家之人。而夏霸天能否保住高英学校的副理事长的职位,还很难说。

所以,訾家为了保住身份地位,也只能选择远离。

这正是萧摇的目的。

这也是为何萧摇要在这样的场合,公开夏末凉陷害她,算计朋友之事。

在知道夏家和訾家要来参加这场晏会时,萧摇就算计上了。

不然,她为何要拿着手机过来。要知道,平时,她就很少带手机的。

夏家过后,就是訾家,不过慢慢来,一个一个跑不了。

萧摇又赶走了一个客人之后,又开始一桌桌的敬酒。

今天的事情,除了赖小三刚来那会,是童文华出了一脸面质问,其他的事情,都是萧摇亲自处理,而童家人只是在旁边看着,随她怎么处理,怎么做,对这个新加入的童家人,没有置评,也没有不满,一切都随了这个萧摇。

这让大家惊讶的同时,更是确定了这个萧摇在童家的地位。

萧摇很快就来到了钱程那一桌。

张少华和刘显明在冷昶睿出现那一刻,到现在一直在瑟瑟发抖。只是因为其他人被前面的其他事,引开了注意力,所以也就没有发现他俩的异常。

直到萧摇和冷昶睿两人来到他们这一桌。

钱程在看到冷昶睿出现时,心里在暗骂道,我靠,两个煞神,别在一起出现,会把我的胆子吓破的,好不好。只可惜,萧摇和冷昶睿听不到他的心声,只是话说回来,就算听到了又如何,他们可不会迁就钱程的。

萧摇举着杯子,对着钱程说道,“钱大少,欢迎参加本人的晏会啊。”

“能参加萧大小姐的晏会,本人也是倍感荣幸啊!先干为敬!”说实话,他实在不敢喝大小姐的敬酒啊,所以只能他来敬了。

萧摇倒是满意钱程的镇定,两个月不见,钱程有开始的吊儿郎当,变成这副沉着镇定,看来改变真是大啊。

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开口就要她陪他,还要她做他女人,在她和师兄一翻教训,在朋友背叛之下,他也没有抛开兄弟,自己跑。萧摇当初看的就是他这份义气,只要好好的雕磨,可是可以为她所用。所以,才会在第二次见他时,开口要他给她做事。

事实证明,他做的很好。

云城罗刹帮在短短的两个月,发展的十分迅速,可以与有她镇守的香江罗刹帮相比了。

从他汇报上来的情况看,那边*会的残余势力一直在打击罗刹帮的成长啊。

虽然*会会长石明立已被抓,但*会还有其他副会长啊。他们除了争斗上位之外,最重要的是一致对外,打击新兴势力罗刹帮。

不过,还好,她在离开云城之时,也给他制定了一些规划,现时,也交了他们一些防身的武功。再加上,钱程本身是有能力之人,所以即使在*会极力打压之下,也能快速成长。

萧摇先对着沈蓉蓉敬杯,毕竟,沈蓉蓉是代表着整个沈家来参加这个晏会的。

只是在敬酒时,这个沈蓉蓉却一直在盯着自已身边的师兄。这让萧摇很不高兴了,心里却在嘀咕着,她这男朋友一出现,都不知道招惹了多少朵桃花,笪攸静对她言语的侮辱,还不就是因为这男朋友的身份啊。

不过,同时心里也是甜密密的,她两世爱情,都是蒙骗和利用,这一世的爱情都是让人忌妒羡慕恨呢。谁让她这世的男朋友,不仅有着人神共愤英形俊美,更是有点让人仰望的高贵身份啊。

当然了,她和师兄走在一起,肯定不会是因为容貌和家世背景的什么,而是真正的两人相爱。

这一世的爱情,她一定会维护好。

谁敢阻拦她和师兄的爱情,遇鬼杀鬼,遇神杀神!谁也不能阻挡两人的幸福!

对于沈蓉蓉,她说不上的好感或不好感,那一次,他们自作主张把谢恩晏,改成出山晏,让她有点生气。不过,沈家这样的出尔反而的家族,合作了一次,以后是不会再合作了。所以,对沈蓉蓉只要做到宾客之仪就行了。

萧摇特意的阻挡沈蓉蓉的目光。

只是当跟钱途敬酒时,萧摇就想到了那只全身红通通的烤虾了。所以,萧摇就带着有点戏谑的眼神看着钱途喝酒,看得钱途全身发麻,如果不是注意到萧摇身边有个比自己英俊的男人,他都会误以为,萧摇喜欢自己呢。

终于在对上萧摇几次样的眼神之后,钱途红着脸,硬着头皮的问道,“萧小姐,你怎么一直看着我笑啊?看得我,我怪不好意思的。”

萧摇摇了摇头,原来不止吃了春药脸会红啊,原来本身就是爱脸红的孩子啊。

萧摇笑咪咪的戏谑反问道,“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一直在看着你笑啊?”

这下,钱途的脸更红了,都红到了耳根。他几次张了张嘴,都不知道怎么样去反驳。

“哈哈,钱二少真爱脸红,如果不是知道你是个,我还以为你是一只考熟的大虾呢。真是可爱啊。”萧摇心情好的大笑起来。她发现,调笑这个钱二少真是有趣极了。上次大言不惭的要她做他二奶的钱途,竟然是一个爱脸红的大孩子啊。

被萧摇这么一取笑,钱途臊的都要钻到地底下去了。爱脸红也会被人嘲笑,真,真,真是太丢脸了,太可恶了。

“好了,萧大小姐,您再笑下去,我这个二弟都想要钻到地缝里去了。”钱程表面上是阻止萧摇的大笑,其实自己都在调笑自己的二弟。

听着自家大哥的话,钱途更面红耳赤,把头低的更下。心里却在不住的埋怨自家大哥,你说这话,还不如不说。

萧摇笑了一阵之后,就开始看向那俩个一直想极力让自己发斗,可又偏偏克制不住自己心惊恐惧的两人。

萧摇笑着调侃道,“两位少爷,即使我萧摇真有这么丑,也不至于把两人吓成这样吧。那以后让我出去,不是天天听到小孩的啼哭声啊。”萧摇这话是自为讽刺,意思说,她这副模样出去,会吓坏满大街的孩子。

当然了,萧摇这话就是想让他们镇定下来。她猜测他们两个是认出了她和师兄。对于那晚上发生的事,刻中深处的恐惧,所以,一看见他和师兄,才会惹不信惊惧及害怕而发抖。

不过,看着这副模样,萧摇只有让他们忘记那晚上发生的事才行。否则,他们今天过后,再回忆起那晚的事,再做噩梦,那她的罪过就大了。

“呵呵,萧小姐,可别这么说,我们的孩子无理了。”张瑞昌忙起身道歉道,然后微侧身子,对着两个训斥道,“萧小姐,来给你们敬酒,还不快起来。”

听到张瑞昌训斥,张少华和刘显明都是颤颤微微的拿起酒杯,只是酒杯里的酒一摇一洒的,等碰杯的时候,酒杯里只剩下半杯酒了。这让张瑞昌和刘恩昱两个家长很不满,这萧摇又不是毒蛇猛兽,至害怕成这样吗,这可真是丢了张家(刘家)的脸啊。

不知道真相的两个家长,就是误解了自己孩子。如果,两个孩子,知道俩个父亲这样说他们,他们肯定叫冤的,这人是不是毒蛇猛兽,她却比毒蛇猛兽更加厉害,更加恐怕的。

一圈下来,一百多桌的课人,童胜利两兄弟带着萧摇都几乎走完了。随后,就各归各位了。

“外公外婆,爷爷,师傅,李爷爷,乔爷爷,我回来了。”一回到坐位上,萧摇挨个把人叫了一遍。

“摇儿,你今天得罪了这么多客人,这样好吗?”外婆厉红秀担忧的问道。

孩子长大了,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都有自已的分寸,可是,京城六大家族,连得罪了两家,这会不会不太好啊。这样,会不会受累啊?

“哎呀,妹子,这话就不对了不是,摇丫头并没有惹上她们,是她们自己做事说话,太没有分寸,让人发恼,摇儿回击回去,有何不可啊?”李松勤爷爷不太认同厉红秀所说的话。

他倒是很欣赏萧摇这丫头的做事风格,有仇必须当场给报了。

“就是,妹子,这又不是摇丫头的错,她们要怪就怪自己去吧。像,那个什么,叫张,张玉颖的孩子是吧。猛的冲着萧摇过来,就是抓摇丫头的脸,要不是冷家小子及时把把给踹了出去,说不定摇丫头,”乔爷爷也接过话来,只是说到说不定摇丫头时,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他在京城是有一定地位的人,所以他才会叫冷家大少,叫小子。

不过,在坐的所有人都明白,再接下来的一句是什么。那就是说不定摇丫头,真是会被那个张玉颖的无声无息的给毒杀了。

“还有,那笪家那个笪攸静,平时看她知书达礼,温柔淑女的样子,怎么也会讲出那样羞辱人的话啊。看来,笪家祥这个家主并没有把自己女儿教好,回去,我得好好说说他。”乔爷爷接着说道。

笪攸静那话,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侮辱。所以,萧摇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而已,更是让她其之之道,还治其身,让她自己受下侮辱看看。

“再有那个水幽然,她说红颜祸水,不是再说冷小子不明辨是非,被萧摇所蛊惑,这是要把所有过错都推到了摇丫头身上,如果摇丫头不反击,摇丫头和冷小子要走下去的路,更会是坎坷和曲折。”乔爷爷继续分析。

确实,如果真把红颜祸水这个名头按到萧摇身上,冷昶睿和萧摇要在一起,冷家肯定是千万百计给阻拦的。虽说,冷昶睿自已的婚姻自己做主,但冷家人决不允许,他为了一人女人昏头转向,不明辨是非的冷家继承人。虽然冷家确实是个痴情种,可以为了一个女人与天下为敌,只是,能与和平解决的事,何必真搞到天下为敌的地步呢。

乔爷爷条条分析,句句道理,厉红秀也只能放下心中的担忧。她不知道,今天到底来了多少那些人,有没有把摇儿认出来?这才是他们夫妻最担心的地方。

“老弟,妹子,你们放心吧,只要有我童家在的一天,我童家就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摇丫头的。”童文华安慰道。

此时,冷昶睿冷冽却铿锵有力坚定的说道,“外公外婆,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摇儿,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任何想伤害摇儿蛇鬼神魔,我都会先消除干净。即使是天,塌了下来,我也要在天塌下来之前,把天捅破,带着摇儿平安出去!”

这是冷昶睿对萧摇亲人的誓言与承诺,没有任何甜言蜜语的保证,只有句句的忠诚与真心。

本来一直带着担心和忧虑的萧祯信与厉红秀,在考虑要不要让他们分开的想法。听到冷昶睿的真城的话语之后,他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如果他们真的重复了摇儿父母的命运,那也是他俩的命运。

现在只盼摇儿和睿儿两人能携手克服一切困难,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就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