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1章:迟来的道歉

笪攸静的求饶,冷昶睿是充耳不闻,既然敢侮辱欺负师妹,那就得准备好被收拾的下场。

水幽然在听到:欺负萧摇者,死时,她的眉心了隐隐跳动。很是意外,一向视女人以无物的冷大少,今儿个竟然会如此的维护一个女人。

水幽然淡淡的劝道,“冷大少,你这样做不是陷萧摇小姐于红颜祸水的角色之中吗?”

真是厉害,一句红颜祸水,把冷昶睿全部抓人责任都推到了萧摇身上去。如果真是不把笪攸静放了,这事传到了京城,不仅笪家对萧摇十分的不满,就是冷家人也是对萧摇十分的不满。

因为一个女人,让一向以冷静沉稳的冷大少,竟然对六大家族的人大开杀戒。这会让冷家人觉得这个萧摇就是来祸害冷昶睿的,所以要得到冷家人的认同,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一个女人,更让冷大少招来其余五家族的抵制,更因此隐隐有着不满及不忿。

听到水幽然这么一句话,就简简单单的把过错推在她的身上,真是让萧摇刮目相看。怪不得,水家家主那么多儿子,偏偏让一个女儿家为继承人。就光这份心机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萧摇淡淡的笑道,“水大小姐把列为红颜祸水当中,萧摇我可真是万分荣幸啊。我想,从古至今,我是唯一一个与其他红颜不同的人吧。”

萧摇这话一说,就引来很多人的发笑。确实,自古以来,哪个红颜祸水不是倾城倾国的,哪个不是千媚妖娆的。不过,把萧摇列来红颜可,可真是……

“不过,我听说,京城有一个少爷,为了能博得美人一笑,把自家百年的传承家业,都双手奉上了,结果一个月不到,有人发现他竟然惨死在天桥下,不知道是否确有其事啊,我这人好奇心比较重,倒很想知道,不知水大小姐,能否帮我确认一下?”萧摇继续轻笑的问道。“我可是听说,那女人被人与古时候烽火戏诸侯的褒似美人相比呢。只是不同的是,古时候那个是享受到了美人,而京城那个少爷,却是至死都没有得到美人的一笑。”

萧摇说的那个美人就是水幽然。萧摇的话其实更是带着讽刺与嘲弄,你说我是红颜祸水,那你更是蛇蝎美人红颜祸水,把人家整个家族都祸害了。

萧摇的话一落下,冷霄然五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尤其是水幽然。

这事对于整个京城上流圈子来说,可是公开的秘密。因为那个男人是自愿这么做的,美人也自然乐于接收。哪成想美人就一个毒蝎美人啊,接收人家产业还要杀人灭口,真是太狠了。只是苦于一点证据也没有,何况,谁也不愿意得罪上流社会很有权贵之人。

可这些都是京城上流圈子所知道的秘密,这萧摇又是如何得知的?难道是冷大少告诉她的?这不太可能,因为冷大少长期在外执行任务,而且他很少与人交流,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样的闲事。

水幽然忍着心里滔天怒火,脸上还是保持着冷静,如果不是注意到,那只握着酒杯的手青筋跳起。她也是淡淡的说道,“萧摇小姐,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这样的故事,但我是没有听说过的,所以抱歉,恕我无法回答。”

两个短短的交谈,就是你来我往,更是波涛汹涌,犹如双方交战烽火连天。

听到这样的回答,萧摇是在意料之中的。

萧摇点了点头,带着了然及抱歉的说道,“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人人都知道的故事,水大小姐也应该知道,原来水大小姐不知道,那十分抱歉,我问错人了。”

“噗嗤”,萧亦林突然忍不住似的笑了出来。

大家一致向他看来。萧亦林可能知道自己的笑声,引来大家的注目,他一只手握成拳头,顶在下巴处,咳了咳,带着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刚刚想起了一则笑话,所以就忍不住的笑出的声。”

听到这话,水幽然的脸都要绿了。

谁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啊。他这说的笑话,不就是在笑她否认那事吗。作为京城第二大家族精英,他会不知道水幽然到底是不是真不知道那则故事。要知道,她是那则故事中的主人公之一呢。

冷霄然在萧摇及水幽然双方交谈之中,也是看出了占上风的就是萧摇了。他不得不对萧摇刮目相看,一个普通女孩,与京城六大家族的第五家族水家精心培养的继承人,水幽然交锋,竟然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

没有直接反驳红颜祸水,而是简接以水幽然的事,给水幽然难堪。

因为这次之后,可不是只有京城上流圈子的人,知道水幽然这个毒美了,就是整个中夏国的人都有可能知道了。这让水幽然及水家的名声,受到大大的折损。

但这也怪不得萧摇头上不是,因为萧摇既没有点名,也没有道姓,却会让所有的人对号入住,入到了水家及水幽然身上而已。谁让萧摇谁不问偏偏要问水幽然,这么明显的答案,还用说吗?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救下笪攸静,让大哥放了笪攸静,否则回到京城,他不好向笪家交代啊。毕竟他大哥可是真说了要把笪攸静给杀了,他大哥可不是一个会开玩笑的人。

现在大哥这条路走不通,只能从萧摇这里下手了。

冷霄然舔着脸,对萧摇说道,“嫂子,你看小静也只是口不择言,言语上对你有着不敬,但也罪不至死吧,你看能不能让大哥放了小静?”

虽然他现在还不承认萧摇跟大哥的关系,但为了把笪攸静从大哥手上救下来,也只能先讨好萧摇了。因为萧摇是唯一能劝动冷昶睿之人。

萧摇听着冷霄然喊着“嫂子”二字时,则是明显的挑了挑眉。她知道冷霄然现在可是不承认她和师兄的关系,但他为了救人偏偏就用嫂子二字来作妥协和讨好。

只是刚才笪攸静这么侮辱她,就是不杀她,也得让她吃一翻苦头。否则,她是不会长教训的。

萧摇说道,“冷二少,这是睿的决定,而我向来不会干涉睿的任何决定,更何况,我也劝不了睿放人。”

听到这样的回答,冷霄然简直欲哭无泪,这萧摇也太会推脱了吧。她不劝不了,还有谁能劝,就是他家老爷子也是劝不了大哥的。

他哭丧着脸,又继续,带着点恳求的意味道,“嫂子,你就行行好,劝劝大哥吧。要知道道,笪攸静真出了什么事,我不好交代啊。”他为什么不好交代,不就是因为处理笪攸静的人是冷家的大少爷吗。冷大少不回京城,所以倒霉的就只能是他这个回京城冷二少喽。

“你不好交代,关我什么事啊?”萧摇轻淡对着冷二少道。

冷霄然简直要对萧摇跪下了,他磨着道,“嫂子,怎么不关你的事,这事可关系大了呢。你想啊,如果大哥真要把笪攸静给杀了,那老爷子肯定会对你很不满的,毕竟大哥是因为你……”

“够了,我与摇儿的事,任何人都无权插嘴。”冷昶睿冷冷的打断冷霄然。他与师妹的恋情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评三道四的,就算冷家那老头也不行。就算他再不满摇儿又如何,大不了他脱离冷家。

冷霄然的话被冷昶睿冷冷的打断,让冷霄然的脸白了白,他现在想起来了,他这个大哥的性子,他看中的了,就算冷家人再不满,他也无所谓。

只是冷昶睿可能无所谓,但萧摇不行。对于萧摇来说,那个冷家就是现在师兄的家,冷家人也是师兄的家人,不管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冷淡,这血缘亲情是割舍不了的。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萧摇说道。“不过,放了笪攸静可以,她必须当着所有的面,给我赔礼道歉。”以她那高傲大小姐的性子,就是真的错了,赔礼道歉也是不情不愿的吧。

“行,行,我一定会让她赔礼道歉。”冷霄然忙着接口道。只要能放人,一切都好说。

萧摇看了一下冷昶睿,意思很明了,冷昶睿当然是明白。不过,冷昶睿可是不愿意放过那个拐着骂师妹水性杨花的女人,他还是必须要好好教训她的。

冷昶睿冷厉的看着冷霄然说道,“那个女人必须给摇儿磕三个响头,必须骂自己*。否则免谈。”然后眼神示意了一下林钊锐,林钊锐立即让他们把笪攸静押到了萧摇跟前。

她既然这么喜欢水性杨花,那她自己不如做个*吧。

这,这,这对一个没有结婚的女孩子来,也太狠了点吧。说实话,就算是杀了她,也好过自己骂自己为*这样的侮辱吧。如果真骂了自己,那可是要背负着一辈子的臭名声吧。

冷霄然在听到“否则免淡”四个字时,就知道已经无法更改了。能做的他已经努力了,剩下的就是笪攸静自己的选择。

看到被他们押在跟前的笪攸静,冷昶睿威严散发,冷冽的说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是给摇儿磕三处响头,再骂自己三声*,要么就直接死。”

被押着的笪攸静哭着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她只是不甘心萧摇能成为冷大哥的女朋友,讽刺了几句而已,竟然就到了要被人杀死的地步,要杀她,轻而易举。

作为中夏国第一皇太子,冷大少杀人可以不用理由的,就算你问了,他也不会给理由的。所以他只要想杀就杀,任何人都不能顾问。当然这种权利不是任何人都有的,就是一国主席都没有,这种权力是要靠自己军功争取,的,等自己拿到全中夏国最高军功时,这种权力也会赋予的。所以,很多人的志向不是去做总统主席,而是追求军功,成军中第一人。

这种军功可不是随便这么容易就得来的。这种军功标准是军政两界给定下的,条件非常的苛刻。自从定下这种军功标准以来,这几十年来,也就只有一人达到这个标准,拥有了这种权利,那就是冷昶睿。

当然了,冷昶睿即使得到这种权利,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杀人。但现在冷昶睿利用这种权利杀人可是头一遭。所以,冷昶睿说要把笪攸静杀了时,没有人指责他不能随便杀人。

冷昶睿给笪攸静选择的权利,那就得看笪攸静怎么选择了。

笪攸静真犹如生在地狱的折磨当中,真想一死了之。可是,她还不想死,她是笪家的大小姐,她还年轻,她还有一大把的青春年华没有享受,那些荣华富贵她同样没有享受够,她怎么能死呢。

更重要的是,今天的凌辱她记下了,她以后一定百倍千倍的还给萧摇。要不是萧摇,她一个堂堂世家大小姐,怎么会受到哪此之大的侮辱。

笪攸静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对着萧摇,跪下去,磕着响头,说道,“萧小姐,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三个响头磕完之后,笪攸静无论如何,都无法从口说出“我是*”四个字。可是,响头已经磕完了,不说这几个字,就等于前功尽弃了。

笪攸静张了几次嘴巴,终于慢慢的说道,“我是*。”说了三遍,说完之后,她就猛的站起来,飞奔出去,离开让她差点窒息,让她受辱的鬼地方。

笪攸静走了,其他人也没有拦着她。笪攸静那样的心情任何人都能理解。

“萧小姐,我来给你敬一杯,愿你能永远的保持着这样的幸运。”水幽然举着酒杯,言语看似真心,实际上却是犀利。在反面说她,说不定童家什么时候就收回了她的身份,说不定什么时候,冷昶睿就不要她了。

只是萧摇毫不客气,举关一只茶杯,碰了一下水幽然的酒杯自信淡然的说道,“那是当然,谢谢水大小姐的祝福。”

两人的暗锋交对之后,敬完酒之后,水幽然带着看似抱歉淡淡的说道,“抱歉,我有事,我先离开。下次我们再相聚!”

“谢谢水大姐的大驾光临,既然你有事,那你先请吧,相信我们下次一定会再聚的!”萧摇回应道。

水幽然离开之后,萧摇再跟与萧亦林敬酒的时候,明显的激动。

她掩饰着自己情绪,说道,“听说萧二少爷不能喝酒,那我们都以茶代酒,敬一杯吧。”

萧摇说完,就亲自给萧亦林倒了一杯茶,只是在倒茶过程中,除了冷昶睿谁也没有发现,萧摇隐隐发抖的手。随后,就把那杯茶换了萧亦林手中的那杯酒。

啊?萧亦林了怔了片刻,这萧小姐怎么知道他不能喝酒的?心里却对这萧小姐有着很大的好感。是不由来的好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记得三弟跟他说过,香江有个女孩叫萧摇看着他,抱着他就叫三哥,还把他们三兄弟名字的由来都说了一遍。他们真是惊了奇了。他们从来没有妹妹,又是哪里妹妹对他们如此了解。就是他不能喝酒这事,她都能知道。

不管这妹妹是真是假,他们都必须调查清楚,以防万一有对萧家不利的人接近他们萧家。萧家十六年前曾经动荡过一次,现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再也能起什么波澜。

萧亦林看着萧摇,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好!”随后就和萧摇碰杯敬茶。

就在隔壁看着的萧祯信和厉红秀,眼里隐隐有着激动的泪光,心里在想着,这就是血缘的牵绊吗?从没见过的两兄妹,竟然在第一次见面,就如此的和谐及动人。

与萧亦林敬完杯之后,萧摇对着童文华的介绍,依次跟他们敬酒。有了笪攸静的前车之鉴,任何人都不敢在茶水上做挑剔或做文章了,更何况身边还有个护短的护花使者呢。

萧摇在与六大家族的人敬酒时,从他们面相上已经知道,他们哪些家族可以交好合作,哪些不能。

除了六大家族的人及首桌是童文华亲自介绍,其他桌都是童胜利和童胜成两兄弟带着萧摇去认人了,当然现在身边还跟着一个忠犬冷大少。

很快,兄弟俩就带着萧摇来到了简爱国这一桌。只是不等童胜利介绍,简爱国先站起来,满脸的笑容道,“萧小姐,真没想到啊,我们第二次见面,竟然是在你的认亲晏上,恭喜啊!”

“谢谢,简市长!萧摇先再敬你一杯!”萧摇淡然的说道。

“应该是我敬萧摇小姐才对,谢谢萧摇小姐帮了我一个大忙!”简爱国真心的感激到。真的只经历过才知道,萧摇的恩德到底有多大,如果真要还的话,恐怕简家一辈子都还不清。

“简市长,说的哪里话,我只是顺手帮忙而已,您又何必挂在心上!”萧摇谦虚的说道。

这一个市长,一个女孩的谈话当中,告诉了大家,香江市一把手简爱国跟萧摇是熟人,而且看简爱国的态度,那是带着尊敬啊。这萧摇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一市之长有着如此恭敬的态度啊。

“你的顺手帮忙,却是我们简家的恩德啊。”简爱国说道。

丰东升和丰成越父子俩则是听着一头雾水,一个女孩子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让一市之长感恩带德啊。

“摇儿,这是丰氏集团的董事长,也是丰家的当家人丰董。”童胜利指着丰东升说道。

“丰董,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认亲晏,这真是我萧摇的荣幸。来,我敬丰董一杯。”萧摇大大方的说道。

“好,恭喜啊,童哥,萧摇小姐!”丰东升笑着说道。

“谢谢!”萧摇说道。

“萧摇小姐,童哥,恭喜啊!”坐在旁边的张演生举着酒杯说道。

“谢谢,同样谢谢张总在百忙之中参加我的认亲晏会!”萧摇说道。

“哈哈,知道是萧摇小姐和童老爷子的认亲晏,就是再忙,我们一家子人也得过来恭喜的。”张演生高兴的说道。“来,萧摇小姐,我张某代表张家及张氏集团,谢谢萧摇小姐的大恩大德,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两人碰杯过后,童胜利又指着另一个人说道,“摇儿,这是建设局局长丁建军局长!”丁建军,也就是丁浩的老爸。萧摇在帮了张演生一家之后,其实也就是帮了丁建军。因为那块地皮规划开发,本来是要一个建设局局长出面做的,出了事也就有局长承担最大责任。

然而,因为那块地皮的标值高达到十亿以上,如果能从得到一点半点利益,那也是很大一笔财富。所以,这块规划就被分管市长给抢走了去做,让丁建军敢怒不敢言。

后来,张演生找过他,跟他说,那块地皮有问题,让他跟分管副市长最好划清承担责任,不然,最后出事了副市长会拿着他顶缸。至于什么问题,张演生没有跟他说。

丁建军问明情况之后,后来在会议上要与分管副市长,要全权退出东区地皮规划计划。

本来一个建设局局长全权退出地皮规划,这像什么样。然而,那些看到那巨大的利益蛋糕,认为少一人分,他们就可以多一点。所以,以副市长为首规划团结果竟然同意。

在之后,那地皮确实以高标值给慕容集团标下来了。然而没过多久,竟然挖出了原朝贵人墓群。这一事实把那些人都打蒙了。

至以后来的事,就是慕容集团追究规划成员的责任,谁让规划部的人都探测好,让慕容集团蒙受巨大的损失,还有可能集团倒闭的风险。所以,慕容集团怎么甘心。只能一一上告这些人贪污,此时的事之度外的丁建军确是一身轻。上辈子的丁建军,地皮的规划的事,是直接副市长推出来顶缸的,被人诬告贪污,而进了牢里。

今生因萧摇这只蝴蝶,让张演生和丁建军都免了一场劫难。再后来,丁建军在问张演生是怎么知道那里有墓群的时候,张演生就如实的告诉了他,并让他注意保密。其实张演生会特地来找丁建军,也是萧摇吩咐。他才知道,那个萧摇的女孩的功劳,也是儿子丁浩的同班同学。不过,他好奇的是,这萧摇是怎么知道那块地是有原朝墓群的

“呵呵,童总裁何必这客气,直接叫我建军就可以了。”丁建军笑着道,“萧小姐,我丁建军敬你一杯,我也是和张总一样,谢谢你的大恩大德。我先干为敬。”说完,自己就先喝了。

呵,又是一个大恩大德的。这萧摇小姐到底做了什么,竟然会让一市之长,建设局局长及房地产大鳄这么真诚的道谢。

其实,他们在这么名流面前谢,也是在告诉大家,萧摇除了是童文华的干孙女,她还同样简家、张家及丁的大恩人。让一些动心思的人,打住自己不该有的心思。

童胜利和童胜成两兄弟没有想到,萧摇自己都认识了这么多人,他们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父亲的眼光了,一眼定缘啊。第一眼,就把这女孩定下来当孙女了,看看,这女孩就是不用童家的人脉,她自己都已经有了一大批人脉资源了,而童家做的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大小都敬完了,就是孩子们也开始敬酒了,他们之间都是同学,其实也是用不着客气的。但是……

“萧摇,恭喜,我再一次为我以前做的,给你道歉!”张明明拿着一杯酒,认真的看着萧摇,说,“对于以前的不懂事,我从来没有认真的给你道过歉,借这次机会,我郑重的跟你说一声,‘对不起’!”说完,先把酒喝了,再给萧摇弯腰赔礼道歉。

“好,你的道歉,我接受!”萧摇也没有拒绝。张明明这样做,那就这证明了他想通了一些事情。

“萧摇,我也和张明明一样,对我以前的不懂事,郑重的给你道歉!”丁浩也站起来说道。

萧摇是他丁家的恩人,他一直不知道。原来在不知道的时候,他丁浩就承受了萧摇的恩惠吗。虽然不知道承受的是什么恩惠,但至少有一点他知道,萧摇是看在他是她朋友的份上来帮他的。其实他和张明明一样,都从来没有在为以前的事郑重的道歉过。

“好!”萧摇也没有拒绝。

“萧摇,恭喜!”张明亮拿起酒杯说道,“还谢谢你,没有你,就没有新生的我,我先干为敬!”

我靠,这到底是认亲晏,还是谢恩晏啊。萧摇对个个人都有恩,个个都在这个时候表示对萧摇的感谢。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说萧摇现在有他们罩着么,这些人在香江可都是有名气能说得话上的人。

只是这些道谢及道歉还没有完呢。

简靖翊也拿起来酒杯,认真的对着萧摇说道,“恭喜,萧摇。还有我也对以前的事,对你郑重的道个歉,我从来没有因以前的事向你道歉过,现在希望你能原谅,我曾经的荒唐及无心的伤害!”

确实,他六人打赌的事,到现在为此,都没有一个给萧摇道歉过。还好萧摇大度没跟他们计较,还跟他们算是交上了朋友吧。

所以,听到张明明和丁浩道歉,简靖翊认为自己也应该道歉。在萧摇把訾柘甩了那一天,他们都知道,萧摇知道他们拿她打赌的事,虽然他没有参与,但也是在袖手旁观,让他们无端端的去伤害一个无辜善良的女孩。

现在想起来,就感到万分的内疚,本来一直想开口给萧摇道个歉,然而每次都张不开这个口,因为他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跟萧摇道歉。不知道萧摇是不是会原谅他。

不过,现在看来,开口道歉并不是那么困难。

简靖翊的突然道歉,让除了知道内情的人之外,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就是连简爱国都到小儿子突然对萧摇道歉,也皱了皱眉头。他从来不知道,小儿子曾经做错事了,到现在还没有道歉。这是他做父亲的失责。

萧摇看到简靖翊认真严肃的道歉,猛然想到了前世,那世那一幕幕,家破人亡,浑浑噩噩的生活到了二十五岁,后来自己又出车祸死亡,这些都源于他们这些有权有钱人玩弄人无聊的游戏。

现在她回来了,她本来打算六个人全部给以教训和报复的。然而,却因各种原由跟他们做了朋友,最终决定给害了他们一家的元凶及最主要的帮凶给以报复,那就是訾柘、夏末谅及刘瑗瑷三人,而且还要最大的报复,让他们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萧摇突然间的呆愣、悲伤、痛苦及冷意,让这桌的人都不解。简靖翊倒底做错了什么事,会让萧摇有着如此表情。

冷昶睿是最知道萧摇情况的人,他半抱着师妹说道,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摇儿,过去了,都过去了,有我在,任何人都别想在伤害你!摇儿,都过去了。”说完,还锐利的冷光直接射向了简靖翊及罪魁祸首。

冷昶睿的话,挨着近的人都能听见。恍然大悟般,原来萧摇会有这副表情,完全是因为曾经受过伤害。

这几个月来,简靖翊看到的萧摇一直是霸道强势,可是像此时脆弱萧摇,他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心在隐隐作痛,原来,他们伤害她那么深么?他们一直以为她已经忘记了那件事,原来其实她一直没有忘记,她一直用着强悍霸气外表,装饰着曾经受过伤的心。

丰成越看到这样的萧摇,心里很不好受。其实,那件事他更有错,如果不是拿着这事打赌,或许萧摇还一直在默默看着訾柘的安静之人。可是,就是因为他爱玩,所以就撺撮着简靖翊他们来玩,至于訾柘,他本来更是愿意了。结果却生生伤害了一个可爱无辜的人。冷昶睿的安慰让萧摇很快就回过神来,看了一下,这么多人看到她的失态,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她也看着简靖翊认真说道,“都过去的事了,我也忘记了,而且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了嘛。不过,你的道歉,我接受。”

忘记,哪有这么容易,只是冤有头债有主,上辈子,谁欠了她,她就要谁百倍奉还!

看到萧摇真接受了自己的道歉,简靖翊心里好受了一点。然而,萧摇刚刚露出来悲伤痛苦,脆弱的表情,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吧。

简靖翊道歉了,心时不好受的丰成越也认真的对着萧摇说道,“萧摇,我同样我为以前的荒唐错事,给你郑重赔礼道歉,希望你同样能原谅我?”

丰成越突的道歉,作为父亲的丰东升也紧皱着眉头了。

他们在学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这几个孩子,都会这么认真郑重的在这种场合给萧摇道歉。据他了解,儿子和简靖翊可都不是会说对不起的孩子,可是他们到底做了什么样的错事,让萧摇有那样悲伤的表情,

说实话,萧摇对丰成越刚开始也是起了报复之心的。赌局开始的前因后果,她都清楚,之所以有这个赌局游戏,那也是丰成越无聊而引起的。后来,有了夏末凉和刘瑗瑷的暗中拉动,才会出现那样游戏。

然而,在前世,丰成越在知道,她一家人因为这场游戏,而弄得家破人亡之后,心里很是愧疚,没有多久他就转学了。在十年之后,他创办了一所慈善学校,命名摇光学校。那时丰成越也曾找过她,告诉她,那所学校就是是为弥补自己对萧摇的惭愧之心,以萧摇的名义而创办摇光学校,希望萧摇能去做校长。但被萧摇拒绝了,伤害已经造成,就是再弥补,她外公外婆也活不过来了。丰成越无奈,只能放弃,不过,从回来后,他一直在关注萧摇的生活状况,一旦有什么需要,他都会派人给办好。只是,没过多久,萧摇就出车祸去了异世。

丰成越本人是善良的,只是他本身爱玩,没有顾忌的去玩。结果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伤害。后来他意识到的时候,伤害早已经造成,以致以他一直心里在愧疚,一直想要弥补。

就是不知道,上辈子,她车祸之后,是不是丰成越给她收尸的。因为,只有丰成越一直派人在注意着她,所以有可能是他给她收尸的。所以,萧摇在今世才会不与他计较,放过了他。

今生,萧摇重新回来,一切悲剧都没有发生,所以能原谅的她尽量原谅。对于不能原谅的,她才会去报复。

萧摇以丰成越说道,“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吗?以后,请别以人为游戏了。有时一时无心的赌局游戏,可能会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希望你能记住,别等后悔,那时就是再怎么弥补也是无济于事的。”

“嗯,萧摇,我记住了。我以后,一定会尊重每一个女孩子。”丰成越很认真的回答。

“好,希望记住你说的话。”萧摇点了点头,“那行,你的道歉我也接受,以后我们还会是朋友。”

“嗯。”丰成越点了点头。

张明明和丁浩跟萧摇成为朋友也算是比较久了,他们到现在才知道,原来简靖翊和丰成越也曾经欺负过萧摇。只是,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欺负,竟然会让两个一个*,一个富豪公子双双给萧摇郑重的道歉。

在赖小三离开之后,夏末凉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萧摇和冷昶睿两人。

可恶是的,萧摇这个丑八怪,竟然敢把冷大哥介绍给她外公外婆,还要不要脸啊。也不问问冷大哥愿意不愿意,冷大哥也真是,一个太子爷,根本就不用搭理那些毫无背景普通人。

在夏末凉的心里,已经自动的把冷昶睿叫做冷大哥了。特别说当知道冷昶睿真正的身份时,那种喜悦是不言而喻的。她以为自己只能做一个司令夫人呢,没想到却是一个有生杀大权太子妃的命。

冷大哥,冷大哥,我一定会是最合适你的太子妃。自以为是的夏末凉,在白天就开始做梦了。

只是当她眼光再射向萧摇那边时,又看到冷昶睿和萧摇有说有话,幸福的样子。心里忌妒的要发狂,眼底的怨毒之色,都能周边的人感受到,自动离她远一点。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强的忌妒之心及毒恨,长大了还了得啊。感受不到周边人情绪的夏末凉,发誓,她一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萧摇铲除。因为,萧摇是她成为太子妃路上的一大障碍。

本来童胜利带着萧摇应该是一桌一桌的敬下去的。但是,萧摇在简爱国这一桌之后,直接来到朱威这一桌。本来,朱威只是一个学校校长,是没有资格来参加童家认亲晏会的。但萧摇特地邀请了他,以示对朱威的敬重,而且还把他安排在简爱国他们隔壁桌。

朱威是她前世的恩人,她萧摇永远都不会忘记。

“朱校长,我敬您一杯!”萧摇拿着酒杯说道。

“好,恭喜萧摇小姐啊。没想到,你竟然会成为童家千金啊,我真为你高兴。”朱威真诚的说道。

“谢谢,朱校长。怎么霖大哥和栗栗没有来啊?”萧摇看了一下,问道。

朱威带着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们都在忙,所以没有时间过来,改天,我一定让他们恭喜你。”这根本就是借口。实际让那双儿女都不知道,这是萧摇的认亲晏,否则怎么可能在忙呢。再忙,他们也会过来的。

“那好,我改开再跟他们聚聚。”萧摇点头道。

訾公平和夏霸天在发现朱威也在这时,心里很是不高兴。朱威根本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晏会,他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坐位,还排在他们的前面。

萧摇很快来到了訾公平和夏霸天这一桌。

“多谢谢訾理事长和夏副事长来参加本人的晏会,希望你们能喝好,吃好!”萧摇跟他们的说话语气,完全就是一副主人姿态,没有之前朱威的亲昵。

“恭喜萧小姐!”两人忙端起酒杯说道。

“訾理事长,我听说令公子是来相亲的,不知道看中了哪家千金小姐?”萧摇直接很“无知”的问道。“哦,夏副事长,我也听说令千金也是过相亲的,又看上了哪位少爷啊?呃,不对,”萧摇猛的摇了摇头,“我听说两家儿女是男女朋友,看我怎么说话的。抱歉,訾理事长,夏副事长,我说错话了,我给你们赔礼道歉。”

只是訾公平和夏霸天两人的脸全都绿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