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0章:

当童俊榆把张玉颖指甲里的白色粉末都抠下来时,一身粉红色西装的萧平安突然跑了过来,然后鼻子嗅了嗅,一下子就怒目圆睁的瞪着,用手指着张玉颖大怒道,“坏人,坏人,竟然是真的要杀了姐姐。”

看到这个孩子在嗅了一下,突然发怒的孩子,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在疑惑着,难道这东西真能害人不成?

终于有人惹不住的问道,“童三少,能否告诉我们这些东西倒底是什么?”

张玉颖指甲里的白色粉末,童俊榆现在不能确定里头有什么成分,但他已经确定这里头有着致命的毒药。

不过回答的不是童俊榆,而怒气冲冲的萧平安。一张圆脸再配上一双瞪的大大眼睛,在别人眼里说不出的可爱,以至于让人忽视萧平安正在怒火当中。

萧平安指着这些白色粉末,怒着说道,“这里头有断肠草衣及曼陀罗成分,有平紫、飞砂,祥草……,她这是真是要杀了姐姐,这个坏女人。”萧平安愤怒的说着这里头的二十多种毒药成分。

“啊?”一说断肠草及曼陀罗,差不多都知道它们都是有毒成分的,可其他的药材呢,到底有什么效果?

不过,除了童家人及某些人注意到萧平安一下子说出了这毒药的成分,很是震惊。这孩子简直是制药制毒天才啊,真是逆天了啊。

眼光很是怀疑的看向痛苦难忍张玉颖,及愤怒的瞪着自己大眼睛的萧平安。

不过有人疑惑说,“但断肠草只要渗入到血液里沾即立马毙命,她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要杀人,她难道真的是霍出去萧小姐同归于尽吗?”

“不,她不是要与我同归于尽,她只是想要杀我。”萧摇说道。

心里却在猜测,张玉颖到底是怎么想到用毒药来杀她。要知道,在中夏国,医药界可是禁止配制毒药,更别说毒药买卖。那张玉颖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毒药。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是赖小三。因为对于赖小三来说,要杀她,也不是在这么样的场合。如果她死了,所有人都会怀疑到赖小三的头上去,可赖小三是个聪明人,当然不会这样做。相反,如果赖小三知道张玉颖要杀她,他肯定会阻止。

既然不是赖小三,到底是谁在帮张玉颖,提供毒药给她的?

“萧小姐,这话怎么说?”有人再次不解的问道。断肠草沾即必死,张玉颖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死萧摇,以童家人的愤怒,那她自然也会被判处死刑的。可,现在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刚我弟说了,这里头除了断肠草的成分,还有别一种毒药成份,那就是曼陀罗。”萧摇回道。

“可曼陀罗也是一种非常厉害毒药啊?”有人再次不解的问道。

“曼陀罗是非常厉害的毒药,沾着它,就会让人面色及全身发红、皮肤乾燥、有的发生猩红热样皮疹、口乾湿、瞳孔散大、视力障碍、头晕头痛、心动过速、烦躁不安、幻觉谵语及抽搐,严重时可有血压下降、昏迷等很多不良症状。断肠草沾即则头晕、复视、眼睑下垂、音语不清、四肢麻木、共济失调、烦躁不安,严重时可致神经麻痹。此外还伴有消化系统症状如口咽灼痛,流涎、恶心、呕吐、腹痛、腹泻或便秘,以及循环系统症状,如心率先减慢后加快,四肢厥冷、血压下降等,甚至昏迷。最后因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这两种毒,只要种一毒者,都会很快生命枯竭。因为,这个过程也就呈现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是按照如今的医术水平,中了两种毒者,根本就无法把人抢救回来。但是,”萧平安继续解释,可话锋一转,“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两种以及配着其他多种药材,会让人无声息的无亡。”

“啊,无声无息的死亡?这是什么意思,萧小姐?”有人听到这个就震惊了,心里有着浓浓的恐惧。

萧摇勾了勾红色粉嫩的双唇,脸上挂着浅浅淡淡的笑容,让人不自觉得像受到蛊惑般,彻入心弦,而荡漾起来。

萧摇冷笑着,“什么意思,还用我解释吗?”

无声无息是什么意思,除了小孩子,当然明白。无非就是正常死亡。被人杀害了,还显示正常死亡,不是比那个谁还冤吗?

他们可都是上流圈子的贵族名流,肯定会有很多人想把他们拉下来,以至于用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段,甚至于可能把人给杀了。如果真有把人无声无息给杀了毒药,那他们会感觉时刻有一把利剑悬在自己的脖子上。

“那萧摇小姐可否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这样?”突然笪攸静开口问道,眼睛却看向冷昶睿。

“不可以。”萧摇拒绝回道。

“为什么,你不解释,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笪攸静带着激烈的反驳道。

“不解释就是不解释,我萧摇没有必要给别人解释。”萧摇淡淡的说道。

“啧”这,这,这高傲、傲慢无理了吧。说了大半天,结果就来个不解释。看来真是仗着童家的势,就不把任何人放在在眼里了。

况且,这问她的人还是六大家族之中的笪家笪大小姐。她得罪笪大小姐不要紧,可别让童家因她这个半路来的童家人因此开罪了了笪家啊。

“你,”笪攸静哪想到萧摇会给个这么无理又强势的答案。不过,很快笪攸静又转向冷昶睿带着点委屈及控诉的说,“冷大哥,这萧小姐也太不给我面子吧。”

冷昶睿看也不看这个笪大小姐,只是对着林钊锐凌厉的说道,“把她带下去,一定要盘问出她的毒药是从哪里来的?”

这可不是普通人能配出来的毒药,而且这种毒药非常难买到。张玉颖是从哪里买的,还是有人特意提供给她的,目的就是想要杀了师妹。

想到有人要杀了师妹,冷昶睿眼里的阴鸷一闪过,浓浓的杀气,也往外流泄。让周边的人都感受到冷大少身上的杀气。

“是,大少爷!”此时,林钊锐以大少爷的身份叫着冷昶睿,那也就是代表着冷昶睿以冷家的身份也抓人的。大少爷这样的下令,那就表明这毒药来的很不寻常。

“冷大少,这不合适吧。”凤弈齐不赞同的说道。自从冷昶睿出现,脸上都是带着阴晴不明的表情。“这应该是警察局的事,怎么也劳烦不了,冷大少亲自处理这种小事情吧。”嘴角扬起的笑容,似乎嘲弄冷昶睿在小题大做。

只是让凤弈齐愤怒的是,冷昶睿理也不理他,就是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他一个。气得凤弈齐两拳青筋肉跳,脸上虽然极力自己心里的愤怒,脸上的狰狞之色,还是出卖了他愤怒的内心。

“凤三少,你忘了,冷大少做事是向来不给人解释的,”一直在看热闹的水幽然过来,拍着他的一只肩膀,做了一个动作,轻声的说道,“你这样不是自找没趣嘛。”

凤弈齐深吸了一口气,再看了一眼冷昶睿就回到自己的餐桌上。

当张玉颖被带下去之后,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回到自己的餐桌上。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断肠草和蔓陀罗在一起,会让人无声无息的死亡,可是除了萧摇,就是医药世家童家人也没有出来解释。这里头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啊。

其实不是童家人不出来解释,他们也不知道这高明的毒药是个怎么解释法。因为,他们根本压根就没有听过这种毒药,更何苦他们是配制救人的药为多,而不是专配制害人的毒药。

萧摇是直接把冷昶睿带到外公外婆的跟着,对着冷昶睿说道,“睿,这是外公我婆。”在外公外婆面前,她不想叫师兄,不然不好解释,等以后就有机会再解释吧。

第一次,见到师妹这世的正式家人,冷昶睿对着外公外婆弯腰,严肃敬重的唤道,“外公外婆。”

不管是前世和今生,以冷昶睿高贵的尊贵的身份,他根本就用不着跟任何人弯腰恭敬。然而,因为这两个老人家是萧摇最亲最爱的家人,所以,冷昶睿两世第一次弯下两辈子都没有弯过的腰。

知道身份的人,看着冷昶睿如此放下身份,只是对一个什么都不是普通平民给弯腰,都觉得不可思议。要冷昶睿的身份,放在古代来说,那可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子啊。皇太子的身份是一下之下,万人之上,何时需要如此放下身份啊。

别说现在这个萧摇这个太子妃的身份,老爷子还有没有同意,就算如意,就算那两人确实是萧摇的亲人,以他的身份也是不用去讨好的。反过来是萧摇那边的人应该讨好他才对啊。

这些人的想法,没有读心术萧摇和冷昶睿当然不知道。就是话说回来,就算他们知道,他们自己做自己的,别人怎么想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了。

萧祯信和厉红秀在看到冷昶睿弯腰时,心里则被惊了一下,刹时涌现酸涩滋味。不过,脸上是带着假面具,倒是很好的掩饰了带着慌乱表情。不是因为冷昶睿弯腰叫唤他们耍慌乱,而是……

萧祯信和厉红秀此时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只是喜欢萧摇的小伙子。坐着他们点头回应道,“哎,好!”

只是在其他人看来,这俩个老人家却在摆谱了,特别是冷萧然、笪攸静两人。一个太子爷给他们弯下腰,还真当自己是皇亲国戚了,竟然只是坐那里对着冷昶睿点头。除了外公外婆之外,祁万海,冷昶睿已经见过,李松勤也见过,童家其他人更是见过,那就没啥人需要萧摇介绍了。

冷昶睿是直接和萧摇做在首桌上。因为不管冷昶睿是以萧摇男朋友的身份,还是以冷家大少爷的身份,他都是最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的。

不过,在大家重新上桌之后,所有人都各有心思,就是平时看似没心没肺的张明明也有了心思。

“越儿,那个男人就是你说的草儿吧?”一回到餐桌上,丰东升就带着点打趣说道。“听来是冷家大少,看着这么强势冷酷霸道,怪不得你说,你这颗树还没有长大,就会被那草缠死啊。可是,我听说,萧摇只是一个乡下女孩吧,但这冷大少要不是长期在外执行任务,要不就是在京城,我很好奇的是,他是怎么认识萧摇的?”

这问题别说丰东升就是整个学校的师生都想知道,可偏偏没有一个人知道。

“爸,”丰成越带着点无奈的说道,“别管人家是怎么认识,你只要知知道,你儿子这颗树是绝对与那草碰不起来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丰东升摆了摆手道。

简爱国看着有说有笑萧摇,心里头也是有点疑惑复杂。按萧摇自己说的,她帮他们简家,除了看在二儿子面子及他为官行为上,还有一点就是为自己以后开通一道便利通道。

可是,他现在知道,萧摇的男朋友的背景是如此的强大,萧摇为何不利用,而是直接要简家的通道。

简靖翊则是低着头想着心事,他本以为自己是有点喜欢萧摇。然而,萧摇的强势,高傲,睥睨之态,都深深的印入他的脑海里,还有在看向那个男人对着萧摇温柔,萧摇展开幸福快乐的笑容时,他突然感到自己有点忌妒了。他知道自已这种心态不好,可是他发现自己真的忌妒了,忌妒那个男人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萧摇拥入怀中,忌妒能给萧摇纯粹幸福的笑容。

夏末凉看着萧摇脸上幸福的笑容,她恨不得把那张脸给撕下来,所以目光盯着萧摇带着阴森及怨恨,跟她同桌的訾柘发现了夏末凉阴毒的目光,眼皮直垂下,把一切情绪掩盖于中。

要最心惊的就是张明明吧。他是知道萧摇强悍及霸道,可他没有想到几乎在整个中夏国上流层,很多很多身份尊贵的宾客面前,也是如此的强悍及霸道。

想想他以前欺负萧摇的事儿后,他心里突的有点发凉。他是跟萧摇道歉之后,萧摇原谅了,并跟他成了好朋友,治好他哥的病,给张家免去了一难。如果,万一他没有道歉,那是不是表明,他哥的病一辈子就是这样了,张家也是再劫难逃啊。

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现在看到这种场面,再想想,他是多么的庆幸自己给自己所范的错给道歉了。否则……

訾公平和夏霸天在知道萧摇是童文华所认孙女之后,一个是高兴的,一个心塞不平的。

只是一会之后,两人的心情是完全相反了,一个是心塞不悦了,一个是高兴了。

訾公平以前就知道萧摇喜欢自己的儿子訾柘,那现在让自己的儿子訾柘重新追求萧摇,到时,还不怕訾家没钱没势。

只是没一会,出现一个男的就把萧摇拥在了怀里。心里暗骂道,真是水性杨花。只是在知道这个男人身份之后,心里更是心塞了。谁能想到,他儿子不要的女人,竟然会攀上最高枝,变成很多人人羡慕的凤凰了。不过,还有机会的,只要等到这个冷大少把萧摇给甩了,到时让柘儿趁虚而入,到时童家钱势还不是一样跑不了他的手掌心。

夏霸天在知道萧摇就是童文华的那一刹那,心里真是堵堵的。这个在校庆上让女儿下不了台丑女孩儿,凭什么让童文华看上眼,他女儿却不行。让他更不高兴的是,这个女孩曾经喜欢过訾柘,现在他是童家女孩儿了,訾公平那家伙肯定会让自己的儿子重新追求萧摇。不行,在他女儿在没有选中佳婿之时,訾柘就是夏家女婿。

只是在赖小三到来,张玉颖扑向萧摇时,他当时心里真是特别激动与兴奋。只要让萧摇丢个大丑,那么童文华就是摆了这个晏席,也是会退人的。只是他高兴的太早了。萧摇竟然会被人救下来了。救她的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后来,更是知道他竟然是京城第一世家,冷家大少爷。他都气急败坏了,这样的优秀的男人,就该配他的女儿。哼,作为一个男人,他才不信,长期下去,天天看着一张丑丑的脸,会不感到厌烦。所以,萧摇的被抛弃的下场是注定,只要他女儿天天在冷大少面前露脸,他就不信,不被自己女儿迷惑吸引。

不过不说,夏霸天和夏末凉不愧是两父女,想的都是一样,自认为只有自己(女儿)能配得上冷大少。也不想想,冷大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冷大少作为中夏国第一太子爷,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轮得上她吗。只是可惜,人家眼里心里,满满只有他们口中心中的丑八怪萧摇。

六大家族的代表,除了萧亦林之外,冷萧然、笪攸宁、凤弈齐、水幽然及上官飞看着那对旁若无人说话的男女,都是皱了皱眉头。一致在想,别说萧摇只是童家干孙女,就是亲孙女,以萧摇的身份及样貌,根本就配不上冷大少。

除了六大家族的嫡女,任何女人的身份都配不上中夏国第一太子爷,冷家继承人冷家大少。

要知道,嫁给了冷昶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将来可是第一夫人的位置。所以就凭萧摇的样貌出去见人都会被人嘲笑,更别说代表关国家妇女形象第一夫人的位置。

但六大世家所有人都知道,冷大少不会和任何家族的女人联姻,他只会找自己喜欢的女人结婚生子,否则他就一辈子不结婚。所以,别说其他五大家族的女孩,就一些不入流家的女孩,也是想想方设想的接近太子爷。然而所有接近冷大少的女孩,不是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扔出去,就是直接让人让这个女孩儿跟一个乞丐儿结合,女孩家族的人敢怒而不敢言,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可是就是这个对任人女人不近人情的冷大少,在某一天,竟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着一个丑女孩,还特地买下一大束向征爱情的玫瑰花给丑女孩。

六大家族之人,各有心思。至于是何种心思,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其实,在所有人当中,要数心思最复杂的就是萧摇的外公萧祯信及外婆厉红秀。

本以为萧摇是没有男朋友,他们才会答应萧摇认童家人干亲。即使那些人真找到萧摇,也会给她时间成长,过两年等她有男朋友或者说是爱人,他们才会出手破坏。

可是,现在在认亲晏上,突然冒出一个萧摇的男朋友,这个男朋友的身份还更不简单,中夏国第一世族的继承人。要说,冷昶睿这个孩子,他们也都是知道的,对于他的人品及性子,他们也喜欢的。萧摇能得到他的喜爱,他们更应该高兴才对的。

然而事实相反。

萧摇的母亲与曾是第一世家容家继承人相恋,结果,现在两人失踪,被人下毒折磨,而容家所有人也都是一夜之间给蒸发了似的,到现在也毫无音讯。

现在萧摇又与第一世家的继承人相恋,萧祯信和厉红秀最担心的是,一旦萧摇暴露,那么他们的命运是不是就是在重复着自己父母的命运呢。

他们看着萧摇自从见到冷昶睿,脸上就一直没有停下幸福笑容。他们不知道应不应该让他们继续交往下去,他们害怕外孙女脸上的笑容再了不见。

“来,摇儿,我先给你介绍一下爷爷的好朋友。”童老爷高兴的说道,“这老祁,老李,他们俩一个是你师傅,一个你也算叫上李爷爷了,我我就不用多介绍了吧。”

只是童文华这话,听在别里耳里又不一样,祁万海祁老竟然是萧摇的师傅,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啊。还有什么时候,李松勤李老又跟萧摇这么熟了。很多人都知道,其实这两个老人家脾气古怪,也并不好相处,而恰恰这俩人,萧摇都是很熟悉的人。看来这女孩子真不简单。

萧摇笑了笑,拿起桌上的茶各敬师傅及李老一杯。再坐的人没有一个人允许萧摇喝酒,那只能以茶代酒了。

童文华再指着满头银发,精神饱满乔老说道,“摇儿,这是乔爷爷,你见过的。京城乔家,知道么?”说到这里,童文华特意卖了一下关子。

“哈哈,行了,老童,别在卖关子了。”乔老特地拆了一上童文华的乔,然而也是高兴的对着萧摇道,“摇丫头,没想到我们还能第二次见面啊,真是缘分呐!从你们认亲以来,这么久都没有得到老童认亲的消息,我以为老童又像以往这样低调,所以以为我们没有见面的机会。可没有想到,前段时间接到老童的请贴,再我再三确认下,那个孙女就是你之后,我高兴的立马就过来参加这个认亲晏了。哈哈,恭喜啊,老童,摇丫头。”说完,拿起来桌上的酒杯,就要和萧摇他们来一个了。

“谢谢乔爷爷还记得我,还特来参加这个认亲晏,摇丫头以茶代酒敬乔爷爷一杯。”萧摇也是熟络的回应。

乔老和萧摇这么熟络的交谈,又让一些人脸色一变。连乔老这样的深居简出的大人物,这萧摇都能认识,这根本可能是正常同龄女孩能有的交际吧。看来,这个萧摇刚才所说的豪言壮语根本就是在说空话,她是真的有能力守护童家。

而童文华这次高调的举办认亲晏,很大的原因可能是为这个萧摇拓展人脉吧。不然,不会这么隆重的邀请所有与童家有交情的家族参加这次晏会了,就是六大家族的人都过来了。

萧摇敬完茶之后,笑咪咪问道,“乔爷爷,您那孙子快要出世了吧?再次一恭喜乔爷爷喜得贵孙哦!”

“哈哈,你这丫头,等乔爷爷那孙子出来之后,你可一定要来祝贺哦,不然乔爷爷会不高兴的的。”乔老大笑道。

这话一句,再一次惊了上流社会的人。这话可都金贵,任何人都知道,这代表什么,知道吗?这可是代表贵人啊,是个大贵人啊。有了乔老这条人脉,无论做什么事,可都有了一条保障啊。

这,这萧摇到底是从哪个旮旯角落里冒出来的,人长得丑,没身份没背景,现在被童文华认干孙女不说,还让珍宝界南方泰斗祁万海收为了徒弟,还分别跟李松勤,乔老这样的德高望重的老一辈这样的熟络。而且交流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朋友的姿态,而是一长辈对晚辈似的交谈。

“好,我一定会的。”萧摇笑着就答。

“好,就这样说定了。”乔老更朗的声间高起,再转头对着沉默不语的冷昶睿说道,“冷小子,到时你可要陪着摇丫头一起过来啊。”

乔老这话,其实也是在告诉众人,他是支持萧摇和冷昶睿的

冷昶睿对着乔老也是尊敬的应道,“是,到时,我一定陪着摇儿恭喜祝贺的。”

乔老的话,让京城里除了六大世家还包括其他家族里的人员,都再一次惊了一下,同时也引来人对乔老不满,不过,很少有人表现出来。

“乔老,这是什么意思?”水幽然皱着眉头带着的说道。

“那还用问吗?”笪攸静有点不服气的反问道。“这乔老也是太管闲事了吧。这是冷家之事,他竟然直接参合上来。”

听到这话,冷霄然有点不满了。对于六大家族来说,乔老在京城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笪攸静在背后说着乔老的不是,就不好。

“笪大小姐,说话还请注意!”坐了一天,一直不言不语的萧亦林皱着眉头提醒道。

笪攸静看着在坐的反应,就知道自已说错话了。如果她刚刚的话,如果传到了乔家人耳朵里,就不知道乔家人那群疯子,要怎么来对付笪家呢。

坐在其他桌,认识萧摇的人真可以说,用目瞪口呆这四个字来形容。这萧摇还真有老人缘啊,每一个老人看着都很喜欢萧摇,对她很是爱护。要是换住任何一个人像她一般大的孩子,能得到一个老人家的爱护,那也是高兴得意的能飞天了吧。

就是简爱国空这个香江市市长也不得赞萧摇真是个聪明人。即使脸上有一块红胎记,在别人眼里算是一个丑八怪,可是就这样一个顶着丑八怪的名声,萧摇以不卑不亢,从容淡定自信的对待每一位老者。

不过,现在让他好奇的是,萧摇之前是怎么发现张玉颖的指甲缝里有毒药的。明明那张玉颖的直接是上了美甲,别说不注意,就是注意去看,她很难看出缝里的白色粉末啊。还有,她又是怎么知道毒药就是有断肠草及蔓陀罗的成分,难道也只是凭肉眼或气味判断的吗?

简爱国越想萧摇,越是不简单。小小年纪,精通玄学岐黄之术,能判断药物成分,那也肯定是精通医术或毒术。

首席桌只是四老,萧摇外公外婆和萧摇冷昶睿八个人。这桌认完了,童文华就带着萧摇去其他桌认人,前几桌陪同的还有童胜利及童胜成。至于冷昶睿,以他的身份,他根本就不便陪着萧摇,只能坐在桌上等着萧摇回来了。

期间,萧祯信及厉红秀问了一些他们是如何相识的过程。

结果,冷昶睿蹦了半天,才蹦出一个一见钟情四个字出来。

这“一见钟情”四个字一出,在坐的几个老人家就狐疑看着冷昶睿一点都不、相、信。

谁都知道,一见钟情只适合用在靓男美女身上,还真没见过,一见钟情在一美一丑身上,最主要的是这一美一丑,还不是丑对美一见钟情,让人惊悚的是,这是一美对一丑一见钟情。

这审美观美问题吧!这才是让几个老人家狐疑的地方啊。

童文华父子带着童家新进千金萧摇,首去的当然是地位最高,代表家族身份过来的六大世家成员了。

“摇儿,这是冷家二少爷冷霄然。”童文华第一个介绍就是冷霄然。

“你好,冷二少。”萧摇拿着一杯茶对着冷霄然道,“我以茶代酒敬冷二少一杯,以后可能要多关照了!”多关照的意义就是,她是认定了冷昶睿这个男人。

萧摇这话一出,萧亦林和上官旭的动作一样挑了挑眉,而其他人则是脸色微变。

“萧小姐,既然是来敬酒的,这以茶代酒,来敬冷少爷不太好吧。”笪攸静带着不满及不屑的说道。

“笪大小姐,摇儿还未成年,是我们不让她喝酒,以免伤害身体,所以才会让她以茶代酒来敬酒,怎么笪大小姐,有意见吗?”童文华带着点不怒而威的责问。这个这是看不起他家摇儿?

“不敢,童老爷子。我只是认为我们大家都喝酒,而萧小姐则敬茶,有点不解而已。知道的是萧小姐在认亲,不知道的还以为萧小姐是敬公婆呢。”笪攸静的言语很是激烈,带着嘲弄意味。

中夏国的习俗,就是只有出嫁的媳妇才会敬茶,而且敬的还是公婆茶。

所以笪攸静这是说,萧摇用茶敬人,就是以出嫁媳妇的方式来做的。

这是赤祼祼的讽刺及侮辱,这是讽刺萧摇是迫不及待的就要当人媳妇,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个笪攸静赤祼祼的讽刺及侮辱让童文华怒了。

童文华严厉的斥责道,“笪大小姐,你这是你是耳朵聋了吗?我刚刚说了摇丫头还未成年,你怎么偏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侮辱摇儿,真以为我在这里是做摆设的吗?”

她立马被童文华斥责的气得脸色通红,语调带着很是不满的说道,“童老爷,我可是代表笪家来祝贺你收女之喜,可您这样来骂我吧。您这是没把我爷爷,把我笪家放在眼里啊。”

呵,明明自己没脑子乱说话,竟然还指责别人,看来这笪大姐还真是个没有脑子的人啊。萧摇冷冷的说道,“笪大小姐,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是二十有一了吧,难道你幼儿园还没有毕业吗?”这是拐弯抹角的骂她没有脑子,连一个幼儿园者不如。

笪攸静又不是真的幼儿园没有毕业的三岁小孩,萧摇的话,她怎么会不懂。

笪攸宁气得要指着萧摇,

“笪大小姐,我脾气不好,最讨厌别人用手指指着我,否则用残了用断了,可别怪我!”萧摇看着那只要伸出来的手凌厉的说道,眼神更是冷厉的看着笪攸静。

这、这童老爷子认的孙女得有多残爆,多血腥啊。一个她自己的认亲晏动不动就是残啊,废的,死的。

笪攸静猛然对上萧摇冷厉的目光,心突的一声抖了起来,这目光太可怕子。就像是真的一不注意,就掉下万丈深渊似的,让人毛骨悚然起来。这是她接触的第二个有这样冷厉的目光,第一个就冷昶睿。

笪攸静忽然有点害怕这个叫萧摇的,但同时有不甘心。她一个大家千金,竟然害怕一个小地方的小人物,说出去,这不是要贻笑大方吧。到时,她的脸面何在啊。

笪攸静刚又要用手指指着萧摇,噔噔几声整齐的脚步声,然后以林钊锐为首,剩下两个人二话不说,一边一个,抬起笪攸静就往门口走去。

其他都吃惊了一下,这明显是冷大少带来的人。可是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要把笪攸宁抬出去?

冷霄然很快就反应过来,忙放下手里酒杯,大声喝斥道,“林助理,你你是要干什么,还不赶快笪大小姐。”

只是林钊锐严肃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是按命令办事。我们无权放人。”言意之外,要放人可以,就是去找下命令的人。至于下命令的人是谁,大家心之肚明。

笪攸静在被人抬走,愣了片刻,也很快反应过来了,顾不得大家身份,大喊大叫着,“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赶快放了我。我是笪家大小姐,如果让我爷爷知道,一定会扒了你们的皮,快放了我……”

此时冷昶睿走过了萧摇身边,拨弄了一下萧摇额头上碎发,看也不看吵闹之人。这一幕,男人眼里的深情及温柔再一次展现在众人面前,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似乎所有的人都在感动。

不过,冷霄然也盯愣了一会,不过,有个大喊大叫的大小姐在喊,把他拉回了神。

冷霄然带着点怒色,质问道,“大哥,你是这是干什么?还不快让他们把小静给放开。”

只可惜作为大哥的冷昶睿鸟也不鸟他,只是像是随意望了一下周围,冷冽冰寒的说道,“我刚刚说了,欺负萧摇者,死!”

不用说了,这不明白吗?就是笪攸静小姐把萧摇小姐给欺负了,所以萧摇男朋友给出头了。

再一次全场禁声,除了那一个一直在剧烈挣扎大喊的女人。

再场的结婚了的女宾客,可是对萧摇这样幸福又幸运的女孩真是羡煞了。有这样一心一意爱护自己保护自己的男人,就算以后他不要她了,也是一段幸福的回忆,不是吗?

没有结婚的女孩女人,则是对这个丑女人萧摇再一次忌妒恨啊。有的甚至心里不止一次诅咒萧摇这个丑女人去死啊,死了的话,也就空出了位置,到时候,自己说不定就能成为一个幸运之人啊。

只是冷昶睿这看似轻轻的一扫,让冷霄然几个人除了笪攸静之外,都敢到了深深的冷意及凛冽。再场的众人,在知道萧摇是冷昶睿的女朋友之后,有几个敢欺负萧摇,也就除了这些身份高人一等的六大家族之人,才会无视这个身份来欺负萧摇,否则笪攸静作为笪家大小姐也不会说出这些无脑子的话。

冷霄然被大哥冷昶睿冷冷的扫一个冷光,顿时全麻,但事关笪攸静的事,他又不能不管,只能硬着头皮,问道,“大哥,你不会真要把小静给杀了吧?”

那边,大叫的笪攸静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冷昶睿的身边的人,她马上改了一种方式大喊,“冷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过我这一次好不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