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39章:英雄救美记

京城六大家族的人就是坐在上席第二桌。

六大家族,冷家、萧家、凤家、笪家、水家、上官家都是派了家族里的有重要地位的家族精英过来。

为首的冷家,是冷竞尧二儿子冷国纲,也就是冷昶睿二叔的儿子冷萧然。

萧家派了萧家二少爷萧亦林;

凤家也是派了凤家三少爷凤弈齐;

笪家是笪家大小姐,也是笪攸宁的妹妹笪攸静;

水家则是直接派了最有继承权的,也是水家大小姐水幽然;

最后是上官家也是继承人——上官旭,他是上官飞的哥哥。

萧摇在看到萧亦林时,萧摇心里头又一次震了震,看到他就想哭,之前听师兄说过,萧家人和龙腾大陆萧家人几乎是一模一样。现在看到如此近距离的二哥,她不知道是天意如此,还是三世命运之后给她的福利,让她也能在这里见到曾经最亲最爱的亲人。

不过,萧摇真是恨不得投进他的怀里痛哭一场。只是,她忍不住了,在她知道祖先萧家与轩辕丹凤恩怨之后,在没有确认仇家之前,她不想她萧家传人的身份,给萧家带来麻烦。

更何况这次晏会,她的本意就是引蛇出洞,所以现在她只能把二哥当作陌生人。

坐在首桌的萧摇外公外婆,也就是萧祯信和厉红秀在看到萧亦林时,心时忍不住的一阵激动,眼里隐隐有泪在打转,只是他们都控制住了,才不至于失态让人发现异常之举。没想到,大哥的二儿子,长得这么英俊成熟了,心里头有了安慰。

六大家族,有身份地位的少爷大小姐们,除萧亦林,其他人看到萧摇的长相,脸上显现了惊讶。这次童家大张旗鼓高调的办认亲晏,竟然会一个这么仇的女孩儿。这女孩到底哪里有过人之处,让童老爷子刮目相看,以至于对上流社会的名流,都介绍一翻。

不过,这个女孩短短几句的发言,却成了守护童家誓言。这样胆气,这样的魄力,这样豪言壮语,真不是一般同年龄可以相比的。

六人家族里的代表人,眼里都有了一抹深思。

在这宾客里头,来了很多认识萧摇的人包括云城钱沈两大世族。

钱家是萧摇的熟人:钱家继承人钱程及弟弟钱途。

沈家派人的人,萧摇也是见过一面的,那就是沈家大小姐,沈蓉蓉,也就是沈万山的大孙女。

云城两大豪门张家和刘家,当家人带着下一代继承人也过来了,这两继承人同样是萧摇的熟人,那就是张少华和刘显明。

钱程、张少华和刘显明看到萧摇时,说不震惊那是假的。

这人虽然脸上有一块胎记,可是他们对她的恐惧仿佛就烙印了一般,只要碰到她的气息,听见她的声音,整个人全身的毛发都要竖起来。

不过,钱程是还好一点,他虽然见识过萧摇和那男人的恐怖,但最少知道他俩是正义的,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杀人。那天他俩逼着那些人自残,也是因为那几个人杀人了,杀得还不止一个,却因为有家族的掩护而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两人才会给他们深刻的教训,但却并没有要他们的命。

不过,他们的命可是后来他通过法律手段,让他们受到相应的惩罚。

只是他没有把这些告诉其他人而已。

但张少华和刘显明不同,他俩在那天晚上过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两个能力恐怖之及的人。但他俩到现在还记得那天晚上这女人及那男人鬼魅般的身手,自己不动手,还能杀人不眨眼。

他们以为,他们再也见不到她了。没想到他们会在童家认亲晏上碰面,而且她做为一个童家孙女的身份。

虽然现在知道她是一个人,但对她的畏惧却没有从心里上减轻,反而是更加的惊悚。因为一个人能有如鬼魅般的身手,可想而知这人有多么的恐怖,而且这人不仅有诡异身手,还能用药物无声无息控制住人,如果她要杀你的话,只要只要在哪个地方给你下毒药,然后自杀,结果自己枉死,警察还判断为自杀。

想想这些可怕的后果,想想都害怕,两人顿时毛骨悚然,恐惧起来了,浑身带着惊颤和发抖,眼神害怕惊慌的看着台上平淡却又豪言壮语的语。

坐在钱程旁边钱途,看着正在热烈发言的萧摇,眉头皱一下,松一下,一下子摇头,一下脸上又有了迟疑及怀疑的神色。

他带着点困惑的问道,“大哥,这萧摇是不是那个在我们家出现过的萧摇啊?她们五官名字都是一样的,可是,”再看了一下台上的萧摇,又有点迟疑,“可是,那人非常漂亮,根本就没有胎记?”否则他也不会调戏她,害他受了三天一个月春药的折磨。

钱程没有回答钱途,小声严肃的说道,“钱途,不管她们是不是一个人,我们都要当作不认识,知道吗?”他说话的声音,只有两兄弟听见。萧摇这样出现自有她的用意,如果到处大声嚷嚷,到时自己怎么死的不知道。

钱途曾经因调戏萧摇而吃过一次大亏,所以对于比自己了解萧摇的大哥,大哥的话还是要听的。不然,那个坏女人就不是给他下春药,而是能毒死人的毒药了。

两兄弟在这嘀嘀咕咕,自然没有注意到两个好友的异常。

不过,张家家主张少华的父亲张瑞昌,很快注意到了两人的不对劲,很是担心的问道,“华儿,明儿,你俩是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张少华和刘显明一直瑟瑟发抖的看着台上的萧摇,对父亲的问话,却没有听到。

他俩没听到,但在教训自己弟弟的钱程听到了。那天晚上的事,他也在场,说起来,还都是他惹的事。如果不是他看到萧摇美丽动人,也就不会因此惹上两个煞神了,造成现在天天要为她卖命。

钱程看着两人的明显不在状态的情况,皱着眉头对着两人的喊道,“少华,显明。”

张少华和刘显明终于被钱程喊回神来。张少华颤抖着手,指着台上的萧摇,带着恐惧结巴的说道,“钱少,钱少,她,她,她不是那,”

张瑞昌,刘恩昱两人看着各自的状况,明显是害怕某种物或人而出现的的条件反射似的反应。

张瑞昌更是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少华,你说的她,是谁?”

钱程真怕张少华一不小心真把那晚的事说出来,那可是真害了自己。他可没有忘记那天晚上他们都吃了一颗药,这颗药就是控制着他们不能把事说出来了。李平和昌宏伟就是赤祼祼的前车之鉴。他们现在声带都腐烂而毁了,以后再也不能发声了。张少华和刘显明是他的好友,他可不希望他们就这么给毁了。

他忙打断两个家长的疑惑,果断的说道,“两位叔叔,说起来就是一把心酸泪啊。我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没想到那个女人鸟都不鸟我,还被那女人的男朋友给揍了一顿。少华是说的她,就是那个女人。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看到这么相象的两个人,他们才会激动。”实际上不是激动,而是害怕。

说实,他说的可是大部分是真话来着,只是事实真相可不是仅如此而已。

随后钱程就带着点开玩笑的说道,“少华,显明,你们俩就别为我打抱不平了。我钱程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又何必载在一朵花儿上呢。”说完,还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以示提醒。

被钱程这么一提醒,两人终于从恐惧中惊醒过来,猛然的悄悄给自己擦了一把汗,好险,要不是钱大少的提醒,两人差点就要烂喉咙了,到时后悔就晚了。他俩可是听说过李平和宏昌伟的状况的。

张少华和刘显明马上附和了着道,“对,钱大少,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们也是在瞎操心,瞎为你打抱不平。”

张瑞昌,刘恩昱听到他们的解释是一脸的狐疑,钱大少什么时候喜欢上一个女人,却被那女人的男朋友打了,他们怎么没有听说过啊。还有儿子明明想要说出那个她什么的,却明显是被钱程故意打断的。这很明显,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

罢了,别管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们年轻人自己事,他们这些老头也就不瞎掺合了。

钱程他们是想不到,他们这么小声的谈话内容,会被另一桌一双灵敏的耳朵听见。这也给萧摇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然而却也是因为这些麻烦,萧摇抽丝剥茧,早到了一条关于轩辕丹凤后人的重要线索。

童文华刚想接着再说两句,可是却被来人给打断了。

“哎呀,童老爷子,恭喜啊。”赖小三拥着浓妆艳抹的张玉颖乐呵呵的道,“这么大的一件好事,我带着颖颖过来祝贺,童老爷子不会不欢迎吧。”说完,还故意在张玉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童家五个小子,看到这样,气得脸都青了,都想要站起来揍赖小三一顿。见过不要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陷害童家之后,竟然还有脸出现在童家人面前。还抱着这么不知廉耻的贱人出现。不过,都被父亲给制止了。

童文华不喜不怒,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威严,沉声的说道,“如果赖会长长是真心过来道歉的,我是非常欢迎,如果是来找事的,那我童文华也是不会客气的。”

赖小三看着不怒而威的童文华,心里暗暗后悔自己的莽撞了。他似乎是十分真诚的说道,“童老爷子,看你说的哪里话,我当然是真心来道喜的,顺便认识一个贵千金的。我可是对贵千金可是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女孩子这么幸运能被你看上?”说完,赖小三还特意看了一下萧摇。

萧摇施施然无所畏惧从容的走过来,脸上带着轻笑道,“赖会长,你既然要见我,我不就是过来了吗?怎么样,还满意吗?”

赖小三早已从张建国父女口中得知,萧摇是长得美若天仙,可是他两次见到的萧摇脸上都是一块红胎记。可是在这样盛大的场合,只要爱美的女人不都把自己最美的展现出来的吗,可是为什么这个女孩还是一别丑样子啊。难道是张建国父女看错了。

赖小三带着点疑惑问道,“你,你好像是萧摇吧。可我怎么听说你脸上没这块红胎记啊?”

赖小三再说萧摇没有胎记时,萧摇外公外婆的心都提了上来,随后眼睛带着紧张之色看着萧摇。

坐在旁边的萧平安很快发现了外公外婆的异常,他轻声的安慰道,“外公外婆,别担心,姐姐会解决的。”

或许是萧平安的安慰起了效果,也或许是真相信自已孙女能解决,这心也就一会就放了下来。

萧摇不慌不忙的摇了摇头,笑着问道,“哦,赖会长,我倒是好奇了。我脸上什么时候没有这胎记,我自己怎么不知道。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又为什么好面孔不要,却去顶着一张这样的算是难看的脸孔?”

赖小三也是被这么一问有点疑惑了,“这,这,”这确实说不通啊。难道是为了骗童家财产,可是也不对呀,要骗童家财产,漂亮的容貌不是更好骗吗?

“还有,你又是听谁说的,我脸上没有胎记的,是她吗?”萧摇风轻云淡的看了张玉颖一眼。

赖小三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不过,大家都知道,萧摇说的她就是指张玉颖。张玉颖以前是算是半个童家人,她说的话,也可能是真的。不过,到底是真还是假,也要当事人承认才行。

萧摇继续清脆的说道,“赖会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和你应该是第二次见面了吧。这样算来,也算是熟人了。而这位张小姐,我们之间应该更是熟悉吧。我”

“谁跟你熟悉了,我跟你根本就不熟。”张玉颖突然离开赖小三的怀里,脸色狰狞的,声音拔高的对着萧摇大吼起来。

她沦落到人人喊到,人人都能欺负上来踩一脚的凄惨下场。最后不得已,去给算是自家仇人赖小三的做情妇当庇护,这一切都是萧摇造成的。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杀萧摇而快之。可是她一个柔弱女孩怎么去杀萧摇,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要借助赖小三。

“赖小三,你听到了吗?我跟这位张小姐不熟悉,她又是从哪里知道我脸上没有胎记的?”萧摇淡淡的问道。她就是不承认你又奈我何。

不过,心里却是有了杀机,赖小三、张玉颖及张建国这三个人就是不能杀了,她也要让他们变成如刘飞燕那样的白痴。

这话刚落下,张玉颖突然疯了似的朝着萧摇扑了过来,她的双手直往萧摇的脸上抓去,她大叫大吼着,“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就在张玉颖要扑向萧摇时,有一个人影飞快的过来,一脚就把张玉颖踹到了大门口,砰的一声,张玉颖摔在了那一盆万年青的旁边,嘴角还血流出来。

被这突来的一幕,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这,这人的动作也太快了吧,没有看到人,只看到一个人影一晃,然后就把疯了似的张玉颖给踢向门口。

很多人都惊讶的站了起来。

童家几个兄弟,本来是在张玉颖突然发疯时,就站起来奔向萧摇,保护萧摇,只是还没等跑到萧摇的面前,就是动作很快的萧平安,也没有赶上,就被人捷足先登,来了一出英雄救美。

张少爷和刘显明在看到来人时,“嚯”的一声站起来,脸色煞白,很快又“嚯”的一声,坐下来,把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两手之间,手却还在发抖。心里在默念着,没有看到,没有看到。

要数最惊讶的莫过于六大家族的人了。他们看到来人时,那一瞬间,全都“嚯”的一声站了起来,眼睛睁的大大的,震惊的看向来人。

他怎么会来?

冷昶睿身穿白色西装,一手拿着一大捧玫瑰花,一手半拥着萧摇,然后一脸寒霜,冷冽的看向赖小三,冷冷的说道,“欺萧摇者,死!”

至尊威严,君者风范!

“死”字一落下,整个千人晏会厅,都如无人般的寂静。都被这一个死字震撼到了。

这是个和平的时代,这是个法律社会的时代,同样的这是个文明时代,谁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要人“死”。

只有这一身禀烈,强悍如皇者的男人可以说。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啊!

这人男人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包裹着硬朗挺拔修长所有男人羡慕的好身材,五官如艺术家精心雕刻般的神韵俊美。剑眉如入鬓,黝黑深邃的眼眸,像深深把人吸入深潭里,挺直的鼻梁,不薄不厚的性感嘴唇。

这是一个俊美非凡的男人,这是一个神造巧夺天工似的俊逸男人。

可就这样的男人,却一个如冰冻过似的冷冽男人,抿着嘴唇,冷酷警告,而手上却拿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怀里抱都会一个红色衣服的丑女人。

“大,大哥,你怎么来了?”冷萧然飞快的跑过来不解的问道。

当看到女人绝缘体的自家大哥,竟然抱着童家干孙女萧摇时,眼里就出现了见鬼似的表情,惊恐的说道,“大哥,大哥,你可是抱着一个女人诶,一人女人?”

他大哥什么时候抱过女人啊,就是他伯母,也就是冷昶睿的妈,自从三岁之后,就再也没有抱过他。更别说长大之后,让大哥抱着伯母了。现在,现在看到大哥一点都没有顾忌的抱阒一个女人,哦,不对,是一个女孩时,真是惊煞了他啊。

冷昶睿看着堂弟惊恐的表情,同样的给了他一记冷眼光。

冷萧然看着大哥冷飕飕的眼光,身子不由的后退了几步,然后拍了拍胸,心里不住的嘀咕,这样的大哥好可怕,好可怕,还是不要再问了。

赖小三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再接到男人的警告,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尽管赖小三从混混开始,就是刀里来,枪里去,这一刻听到这个男人的冷冽的声音,他的整个心都陡然颤悚起来。这是他第二次有这样的感觉,第一次就是那个叫修罗的女人,无声无息提着一个人进入到他的房间,那一刻,他同样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赖小三看到这一对男女,他忽然想起来了,吴不败被废四肢时,去的是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以他刚刚所见,这男人身手如鬼魅敏捷快速,那么吴不败说那两个人有没有可能是眼前的两个人。

可是,不对,就算他们的身手再好,只要他们是人,他们也不能闯进安保措施一碰就会响警报的安全措施,因为那些安保识别措施,虽说人,就是一只蚊子飞进来,也能拉起来警报。所以,不太可能是他们。

“师兄。”萧摇愣愣的看着师兄手上的一捧鲜艳的红玫瑰,不过,冷酷的师兄捧着这么一大束鲜花,看起来好呆萌哦。萧摇两只清灵的眼睛,看着师兄都成星星眼了。

冷昶睿听到萧摇的叫唤声,冷酷脸上,寒霜一扫而去,取代的是满满的柔情及眼里腻死人的温柔目光。

冷昶睿也注意到了师妹的目光,把鲜花递给了萧摇,酷酷的说道,“师妹,送给你。”说完,耳根了还有一点点微红,不过,除了萧摇谁也没有注意到。

萧摇高兴激动的从师兄手里接过这充满爱意的玫瑰花,然后拿着嗅了嗅,笑着道,“好香!”

当冷昶睿送花人给萧摇时,除了童家人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啥了。这、这是什么状况啊。一个帅到爆表的男人,送花给一个丑丑的女孩儿,他审美观没有问题吧。

很多不熟悉的萧摇的男人感觉到惊悚,不过女人们则是忌妒羡慕恨,恨是怨恨,妒恨,毒恨,如淬毒般的目光,恨恨的射向萧摇,恨不得取而代之,恨不得毁掉那张幸福的笑脸,更恨不得她立马消失。

夏末凉震惊看着心上人出现,同是心里有着满满的喜悦。她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他,在他出现的一霎那,她的目光便被他索住了,再也挣脱不开。他还是那么的英俊冷酷,还是那样撩人心动,现在更是见识到敏捷潇洒优美的身姿,她发现自己越来越迷恋这个如此优秀的男人。

可是在夏末凉在见到心上人充满喜悦之时,目光陡然落在那个男人拥着萧摇的那只手,萧摇习以为常的样子,整个心突然充满了愤怒,怨恨的看着那个地方,恨不得立马把萧摇推开,明明那是她的位置。她夏末凉美丽漂亮聪明,才是最配得上这个男人的女人,萧摇凭什么霸占如此优秀的男人。

当看到冷昶睿那一刻,笪攸静脸上是喜悦的。然而当发现他竟然抱拥着萧摇时,尽管很是不满,但脸上却没有显现出来,只是心里不住的嘀咕着,冷大哥不是最讨厌与女人接触的吗?怎么这会却毫不避讳了啊。

只是在冷昶睿把代表爱情的红色玫瑰花递给萧摇时,笪攸静脸上就是表现的再镇定,也忍不住的变色,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怎么可能?冷大哥怎么可能喜欢一个丑八怪?

只是在笪攸静变色时,还有一个女人,脸上保持着一如既往沉静,但两只手心却被指甲给抠出血。

“哈哈,冷小子来了啊。”童文华也是微愣了一下冷昶睿的身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冷昶睿拥着萧摇的左手依然没有放开萧摇,只是转个身,对着童文华道,“童爷爷。”

“哎”童文华高兴应道,“来,和丫头一块上坐。”反正该过的程序已经过了,现在就直接开吃了。

“好的,童爷爷。”冷昶睿点头应道,然后又转过身冷冷的对赖小三道,“你是自已离开,还是我让人请你离开。”

冷昶睿话刚说完,门口就进来一批身着黑西装的男人,刹时围住赖小三及带来的几个人,而这批黑衣人为首的赫然是冷昶睿的左右手,林钊锐。

他们整齐的步伐,齐整迅速的动作,敏捷利落的身手,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部队里的人,而且还不是一般部队的。

有人暗骂道,一个部队的人,怎么穿的整一个黑社会的似的。知道是部队里的人,不知道的人,以为是要伙拼呢。

赖小三暗骂道,真是倒霉,他怎么忘记了萧摇有个男朋友是江南区司令呢。赖小三知道,也是*会在制造假证据不成,反而让*会地盘遭受了警察的突击检查。后来,赖小三从内线打听到,那天有军队包围了警察局,而带队的人就是据说是萧摇的男朋友。

不过,赖小三也算是有骨气的人,尽管被人围堵,也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下跪求饶的样子。只是他今天算是丢了一次大脸,以后恐怕*会在香江市的摄威力,可能要大大折扣。然而,没关系,他一定有机会找回面子的。

赖小三对着自己带的兄弟们,喝厉道,“走!”

林钊锐这些人也没有难为他们,直接让开了路。

赖小三他们就径直走开,看也不看还趴在地上受伤严重的情妇张玉颖。

张玉颖在被冷昶睿一踹之后的疼痛,到逐渐痛到麻木。她趴在地上很久没有回过神来。

她一直在回想,她刚刚做了什么?哦,对了,刚刚她想杀了萧摇贱人,那后来呢,后来,后来在她要抓上萧摇脸颊时,她被踹开了,而且的老高,然后她似乎从高处摔了下来。摔下来那一刹那,她明显听到到后面脊骨咔嚓的声音,然后后背就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她想爬到,她想站起来,继续撕裂萧摇,可是,她站不起来,她每挪动一下,阵阵疼痛传来。怎么会是这样子,她为什么全身的痛的无法呼吸。

从小就没有伤的张玉颖,此时更是疼痛难忍,她大哭着叫起来,从父亲被抓走,房产财产全部被*会的霸占,到忍着恶心作那个变态无人性赖小三的情妇的委屈全部大哭了起来。

然而,张玉颖的哭声没有得人的同情。坐在门口后几桌的男人,有的看着张玉颖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动了恻隐之心,想要叫救护城车,或把张玉颖给拉起来。只是那些刚想动作,就被人旁边的同伙制止住了,劝告道:别多管闲事,难道你要为了救她,把自已家族不顾。

这人这样说的意思,他们当然明白,无非是刚才这张玉颖要杀童文华的孙女,而被人教训了。可是这样教训一个女孩子,也太残忍了吧。其实这位客人也不想想,张玉颖都喊出要杀人了,难道要等她杀完之后再踹吗?虽然她确实杀不了萧摇。

张玉颖看着哭了这么久也没有来搭理她,救她。终是不甘心,艰难的抬起自的前额,结果发现那个男人,那个他心底爱的男人,竟然拥着萧摇,还送玫瑰花给她。

她突然间很是不甘心,也不知道哪里的力量,大怒喝道,“贱人,那玫瑰花是我的,你没资格拥有!”

所有听到这一句,吁咦了一声,惹不住的惊呼的说出口,“这人疯了吗?不然,哪会来这么一句。”

萧摇听到这样的话,突然间有点发怒了。自以为是的东西,竟然敢肖想师兄。

萧摇本想放开冷昶睿,不过,冷昶睿不愿意,萧摇只好拉着冷昶睿,径直走向张玉颖,轻问的说道,“这花是你的?”说着还把花伸到张玉颖的跟前。张玉颖艰难的伸出自己的手,想把手接走,然而,萧摇哪能如她所愿,一下子又把花抱在怀里,冷冷嘲讽的对着张玉颖说道,“你配吗?”

张玉颖听到这三这个字,本来受重伤苍白的脸,变得更是毫无血色。她刚想张口大骂萧摇。

“一个赖小三的情妇,竟然敢说这花是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告诉你,他,”萧摇拉着冷昶睿说道,“冷昶睿,今生今世只会爱我一个,不管我容貌如何丑陋,他只会爱我萧摇一个女人。而我男人冷昶睿,我同样绝不允许任何女人来觊觎。否则,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对,我看谁敢和我萧摇抢男人。”说完,还扫了一下全场。

萧摇这话真是既霸道又强悍,完全是对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如果是一般男人的话,肯定会觉得丢脸受不了。但喜欢萧摇两世的冷昶睿却是满满的欢喜,师妹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她的霸道及占有欲,他是真的很高兴。

张玉颖听到萧摇的话,怒极怨恨的说道,“你这个丑女人,有什么资格拥有冷大哥。”

萧摇一听到冷大哥三个字,冷光一闪,二话不说,上前就用右脚踢向了张玉颖的嘴巴。萧摇今天穿着黑皮靴,坚硬的脚尖,全部伸向了张玉颖的嘴巴。

“咯”的一声,本来只是掉落的了几颗牙齿的,萧摇这一脚上去,嘴时牙齿全部脱落,而且还被浓浓的鲜血包裹着,吐落在地。

很多女宾客蒙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看了,有女人则是惊叫着,有的人皱着眉,有的人则是怒瞪着萧摇。看是看不惯萧摇的暴力及残忍。

夏末凉一直在静静的看着,如果注意看的话,会发现她眼里的畏惧及害怕,两只手也再一次紧握着双拳,指甲直嵌入肉里,一丝丝鲜血流出。

萧摇无畏众人的目光,对着满脸灰白的张玉颖,更是又冷又狠的说道,“张玉颖,你再叫一声冷大哥,我就不是踢落你的牙齿,而是缝上你的嘴,让你永远张不了口,说不了话,你信不信?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我,真以为我萧摇不能拿你怎么样吗?以前我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放过你,但现在你与童家没有关系了,对你做任何的事,我都没有畏惧!”

张玉颖趴在地上,一只手瘫在地上,一只手捂着出血的嘴巴,嘴里痛苦的只能发出“呜呜”声,让人看着不禁同情与怜悯。

有人看不过去了,站出来,带着指责与不满,看似打抱不平及正义的说道,“萧摇小姐,你现在虽然是童老爷子的孙女了,可你也不能目无法纪,乱伤害一个柔弱女孩子吧。”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萧摇占着童老爷子孙女的身份,做着一些违法犯纪行为。

萧摇看着那人,冷笑着说道,“柔弱女孩子?那这位先生,刚刚你口中的女孩子,可是口口声声要杀我呢?柔弱女孩会做杀人的事吗?”好个正义之士,竟然敢把童家拖下水,说她仗着童家人的势。

这男人反驳的道,“她只是嘴巴上说,她既没有拿刀,又没有拿枪,她怎么能把你杀了?”

“哦,那你的意思,她没有拿刀没有拿枪,杀不了我,那我就应该站在那让她来欺负吗?”萧摇冷冷的反驳道。

那男人看了一下周围人的反应,好多是对着萧摇不满的,觉得心里对于这样仗势欺人女孩,就应该得到教训。

他站直了身子,声音有稍抬高,正义禀然的说道,“萧小姐,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这女人不是被他给踢出去了,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大教训,你又何必,因为叫了你男朋友冷大哥,而把人家的牙齿全部给毁了,你这不是仗势欺人吗?再说了,这张小姐,可以说以前是童老爷子的半个孙女的。她这人样子,童老爷子的心里也不好受吧。我看,就这样吧。”特意把童老爷子给指出来。

只是可惜,这人打错算盘了,童文华根本就没有支持他,反而站在萧摇这边,维护的说道,“我童家已经和他们没有丝毫关系了,各位不用在提起这段关系了。”很简单,萧摇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童文华是支持的。

张玉颖在捂着嘴巴,泪水嘀嗒嘀嗒流下之时,突然听人说,她是被心爱的男人给踢的,刹时,看向冷昶睿,眼里有着不尽的伤心,心酸,苦涩,痛苦,失望及绝望。她刚刚就要抓向萧摇时,一下子只觉天旋地转,一下子摔倒在地,根本就不知道谁踹的她,现在透过别人才知道,自己是被心爱的男人给废的。

听到这个,接着又听到以前疼爱她的爷爷,竟然会绝情的跟她断绝关系。

她真感觉整个世界的人都在抛弃了她,她恨,怨恨,无比的恨,可这一切都是萧摇造成的,所以她要杀了萧摇以泄愤。刚刚就差一点点就能抓破萧摇的脸,刚刚就差一点点……

萧摇嘲笑般的看着这个多管闲事,会怜香惜玉的男人。冷冷的问道,“你知道刚刚她什么突然疯了般抓向我,还口口声声喊着要杀了我?”

“为什么?”这个男人疑惑的问道。

萧摇抱着花,望向在坐的宾客,然后对着三哥童俊榆的说道,“麻烦三哥,看一下张玉颖的指甲缝。”

嗯?这是什么意思?这张玉颖指甲缝里有什么吗?除萧摇和冷昶睿两个清楚,其他人都是在疑惑。

只有,张玉颖听到萧摇让童俊榆检查指甲缝时,反应特别的激烈。脸色苍白的都要露出了细小的青筋血管,显得特别恐怖狰狞,眼里也是明显恐惧与惊慌。她不住的摇头,被打落牙齿,红肿的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根本就听不清她的什么,而两只手慢慢靠拢,好像想要把指甲里什么东西抠出来似的。

看到张玉颖这剧烈的反应,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指甲里肯定有什么东西。

童俊榆快速走到张玉颖身边,然后蹲下,没有一点温柔的就抬起她的双手,往里头瞧着。随后对着服务员说道,“去给我拿一副的套及一人盘了和镊子。”

服务员的动作很快就把需要的东西拿过来了。在众人的观注之下,童俊榆从张玉颖指甲缝里抠出一点点白色粉末。

很多人诧异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