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38章:场面盛大的认亲晏2

萧摇看着这个肥胖的男人,眼睛只是淡淡的看向他,冷厉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儿子离开!”

萧摇这话一出,除了奚荣,个个都惊了,这女孩也太大胆了,竟然敢在童家晏上赶童家客人。刚刚听这女孩及被打男孩话里的意思,这丑女孩之所能进来能来参加晏会,也是靠了她身边这个男人。就是不知道,他身边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在这样的场合带着一人分不清自己身份的丑女孩过来,也不怕别人打他脸啊。

夏末凉心里更惊,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萧摇到底凭什么这么有底气的竟然敢在童家认亲晏上赶人?难道就凭她身边这个男人的身份吗?可是这男人,她在上流圈子中,根本就没有见过,但她很肯定绝对不是童家的五个少爷,那么萧摇又是仗着他的什么身份啊?

夏末凉不知道,但她知道只要萧摇跟了别的男人,如果让那个男人知道之后,肯定对萧摇非常气愤,那么把萧摇给甩了,那是很肯定的事。到时他伤心之余,趁虚而入,她就可以在那个男人心中完完全全占有位置。到时,再要萧摇生不如死,就轻而易举了。想到这,夏末凉越觉得录司令夫人有望了。

訾柘看着萧摇这样冷厉说话的语气,心里突然有了某种预感。可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是应该高兴还是懊恼啊?

那个肥胖男人,听到萧摇冷声的赶人的话后,真气怒极冲天,他恼怒着说道,“丑八怪,竟然敢赶老子。告诉你,老子可是童家亲戚,是童俊榆的媳妇的三叔,袁世立。”

萧摇听着这个肥胖男人,一口一口老子的,萧摇眼睛锐利射向她,声音更为清冷的说道,“我说,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马带着你儿子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个人虽然是大嫂袁秀秀的三叔,但她听说袁秀秀一直跟着娘家袁家的关系不太好。很多时候袁家根本就没有把袁秀秀当女儿看,只是看到袁秀秀嫁入了童家,就要求袁秀秀要这要那的,完全是一个利用工具发。袁秀秀拒绝,就被他们破口大骂,袁秀秀忍无可忍,毅然拒绝回娘家。

估计考虑到袁秀秀的感受吧,所以童家人也邀请袁家人。只是这个袁世立父子俩侮辱她,就算是大嫂三叔,她也照样赶人。如果只是骂她丑,那么她会看在大嫂的面子上,不赶他们走,但她绝不允许这人一口一个老子的叫,在她的知道自已父母的存在之后,父母就是她的逆鳞。

袁世立被萧摇这更为冷厉声音给弄的反应不过来。这丑八怪听到他是童家亲戚时,不是应该给他赔礼道歉吗?怎么还是以强势的语气赶他走。哦,不对,她凭什么赶他父子俩走啊。

反应过来的袁世立,怒气冲冲的的指着萧摇骂道,“丑八怪,你以为你是谁啊,竟然敢赶老子走,哼,我倒要看到底谁赶谁走?”

奚荣对着这胖男人一口一个丑八怪,心里很是不舒服。他对着萧摇说道,“摇儿,这事我来处理,你去接人吧。”

萧摇本来就是和奚荣要出去接人的,但却是被夏末凉拦下来了,可怜楚楚委屈的三言两言,就把萧摇说成是个勾三搭四的女人。

看了一下手表,萧摇没时间在这里耽误了,她对着奚荣说道,“奚大哥,那这里就交给你处里了。”

说完,冷眼看了一下夏末凉。游戏刚开始,她现在不着急对夏末凉的报复,她要把她捧的高高,那样才会摔的越重。

萧摇要走,袁世立不肯了,他儿子被打了,罪魁祸首却离开了,那怎么行啊。他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打了他儿子的。

“你,你,谁允许你走了?”袁世立怒着喝道,“要走,也是我让人把你赶。”

只是萧摇对他的话充耳不闻,无视众诧异的目光,径直离开。

看着萧摇无事一般的离开,夏末凉哪里愿意啊。走过去,追上萧摇弱弱的问道,“萧摇,你是要去接谁啊,要不我和你一块去接。”心里却在不住的疑惑,萧摇本身就是借着别人的身份来参加晏会的,她有什么资格赶人,现在又要去接谁?

萧摇淡淡的看着夏末凉,带着点冰冷无情的说道,“你没有资格去接人。”说完,再也没有看有点发愣,脸上有明显的怒火夏末凉。

萧摇也不管她如何,师傅和李老,夏末凉当然没有资格去迎接。别怪她奚落她,谁让她一直在做一些小动作。

回过神的夏末凉,忍着愤怒,委屈的对着追来的訾柘说道,“柘哥哥,萧摇为什么说我没有资格去接人?我只是想跟她交好,陪她一块去而已,她为什么这样说我?”

她是委屈,但因脸上化了装,她不敢哭出眼泪,但任何人都能听说她声音里的哭腔。只是心里对萧摇怨恨怎么都无法消除,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萧摇一个丑八怪,说资格。这里的人差不多都是彼此认识的,被萧摇驳了面子的她,以后让她怎么在圈子里混下去。都怪这个丑八怪,自从她被訾柘哥哥甩了之后,性情大变,让她屡屡在这个丑八怪面前吃大亏。

现在本以为,让大家知道这个萧摇是个傍男人进来的丑八怪,可没有想到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对骂她的人,直接说赶走,现在更是自己走人,留下那个男人来处理。看样子,她根本就不是被这个男人带进来的,相反,她像是个主人的姿态在说话。

主人的姿态?她怎么会想到主人的姿态?夏末凉心里蓦然一慌,她根本就不想往那样的方向去猜测,心里头一直在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是那样子。

只是看着萧洒自如往酒店方向走夏末凉,两只手万分紧张的握成了拳头。

夏末凉被人当作说没有资格去接人,大家看了一下表情僵硬的夏末凉,刹时对她表示的同情,有的是纯粹了看戏,不过或多或少,这些人都带着一丝嘲讽及讽刺。

“夏小姐,你认识刚刚那女孩,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啊?”有人好奇的问道。

“对呀,她哪来资格赶人,和那样这么不给面子的说你啊?”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只是脸上却是明显带着对夏末凉讥笑。

夏末凉受不了这些人异样的眼光,及脸上嘲讽的表情,她愤然的想要离开这里,但不行。她还有重要的事做,所以,她忍着那些人的嘲笑,想要委屈回到夏霸天那里去。

只是,她刚想挪动脚步,就听到刚刚与萧摇一起男人带着不屑又有点痞气的语调说道,“想要知道萧摇的身份啊?我知道的,但我现在偏不告诉你们。”

奚荣转头就对着袁世立父子,冷笑的说道,“是你们自己主动离开呢,还是我叫人把你们押着离开啊?”

袁世立听到奚荣幸灾乐祸又不屑的语气,心里不由的惊慌起来,他带着愤怒的表情问道,“你又是谁?有什么资格叫我们离开?”

“哦,我是认谁?”奚荣点了点头,重复了一下袁世立的话,不过一下,声音同样的冷了下来,“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摇儿要你们离开,所以你们离开也她,不离开也罢,你们都必须离开。如果我没有办好这事的话,我也没法交代。所以你们最好自己离开,到时候别闹得大家都不好看。”

“你,你,”袁世立心时更是慌了,那丑女人到底是谁啊,不过一一想到自己是袁秀秀的三叔,心里又有了底气,然后高傲的说道,“哼,我偏不走,我看你们能我怎么办?倒是你,趁我现在高兴了赶紧离开,否则等我向侄女婿说你欺负他媳妇娘家人,看你怎么向童家人交代?哦,对了,有本事报上姓名来。”

“奚荣。”奚荣大方的报上自己的姓名。

袁世立没有听清楚奚荣的发音,所以听成,“虚龙?”

袁世立一念这个名这字,就哈哈大笑起来,“竟然是一条假龙,还敢在这里放肆。”

奚荣一听这个袁世立竟然敢这样曲解他的名字,眼光的厉光一闪而过,笑嘻嘻的说,“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也不跟你客气。”

说完,就上前,一手抓着一个的衣领,随即就拉着他们往酒店大门走去,而且就像拎小鸡一样轻快。

“喂,喂,你这样假龙,干什么,放开我。”袁世立使劲想要挣脱奚荣的拽拖,但都无济于事。

要说最憋屈的可是那个骂萧摇的袁世立的儿子,袁云福。被人打了一巴掌不说,现在竟然被人拎着出去,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他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喊着,“保安呢,给我叫保安。保安,保安……”。

只是个个都只是看热闹的,哪位给他去叫保安的,再说了事情都发生了这么久,保安和童家人都没有出现,想也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也是不简单的。

夏末凉看着真被拎出去的,还是童家亲戚的两人,心里不住的发慌。真想要立即离开这里,可是她不能,也不甘心。她绝不相信那个丑八怪萧摇的运气会这么好。

在路上很多人看到萧摇都露出诧异及待着点讥笑的眼光看着萧摇的。但是,因为能出现这里的毕竟不是普通人,所以没有大幅度嘲笑。

萧摇径直来到了贵宾接待通道,刚好看到师傅祁万海被祁展天和薛玉凝搀扶着

“师傅。”萧摇叫着“祁哥,师姐。”

三人看到萧摇带着点飒爽英姿又带着喜气俏皮的打扮,倒是诧异了一下。不过,这样的打扮真的很适合萧摇,远处看来,就是一个扬鞭策马奔腾的,又是睥睨傲视天下的女王啊。

“嗯。不错,丫头。”祁万海明显的非常高兴。徒弟的好日子,他当然高兴了。

“师傅,我带你们去休息室休息一下。”祁展天放开,萧摇接过搀扶着师傅上去休息。

“老祁,老祁。”一下了又听到一个老人家的声音。

“李老,欢迎。”萧摇看着匆匆而来李松勤道。

“哈哈,丫头,恭喜啊。”李松勤也是明显很高兴,“当初你叫桐小子为二哥时,就猜测到了老童那老家伙认你为干孙女了。”

萧摇只是笑着道歉道,“不好意思,李老,之前一直隐瞒着您老。当初爷爷他们是要公开,我不想这么快公开。现在童家刚挺过了一场危难,爷爷说要庆祝一下,所以就借助这次机会公开了。”

“没事,丫头,我能理解。那个丫头啊,”李松勤一点都没有计较,“我们都这么熟了,你不用李老,李老来叫,那多生份啊。今天是你的认亲好日子,那我也借着这个日子,让你以后我李爷爷吧。”

李老和李爷爷的亲疏关系,是一目了然的。

李老这个称呼,代表着德高望重,代表着声名与荣誉。所以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都可以称李松勤一声李老,但同时,这也是一种生疏不亲近的关系。

可李爷爷不一样。叫李爷爷,代表着李松勤与萧摇的一种亲近关系。

“好,李爷爷。”萧摇爽快的叫着。

“好,好。”李松勤点头忙应着。“老祁,你徒弟,现在可是叫我爷爷了呢。”

祁万海只是“哼”了一声,就往前走了。

萧摇就带着两位老人家到贵宾一室休息。

因为这次参加晏会的人特别多,所以童家人根据各个客人的身份,安排了很多休息室。

两个老人家知道今天作为女主角的萧摇肯定很忙,所以就忙催促着萧摇离开。

萧摇和两个老人家告别了。在关上门出来之后,又碰见了几个人。

“萧摇。”简靖翊惊讶的叫着。

在看萧摇的打扮的一刹那,简靖翊被惊艳了一下,同时心里不住的疑惑,萧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贵宾休息一室到十室,可都是身份贵重的客人休息。萧摇刚刚明显是贵宾休息一室出来的。萧摇一身华贵艳丽的装扮,难道是陪同哪个客人过来的吗?不过,他与萧摇只能算是朋友,对于这私事,简靖翊不可能去问。

可是他不问,不代表别人不问啊。

丰成越惊讶及疑惑问道,“萧摇,你怎么会在这里?”萧摇是什么身份,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所以以身份来说,萧摇是根本就没有资格来这高级别的晏会。

萧摇淡笑着,“简同学,丰同学。”看着今天两人绅士帅气的打扮,调侃道,“今天两位穿的真帅气啊。是不是打算趁此机会找个漂亮女朋友啊?”萧摇说的女朋友,当然是指无论身世背景都与两人相当的女孩子。不然,凭俩人的身份与相貌,哪用得着在这找女朋友啊,愿意做他们女朋友的人可是一大把。

简靖翊与丰成越被萧摇调侃,脸不由的红了红,其实家族里带他们来,其实就是带着一点相亲的性质。尤其是那个童文华所认的孙女,以童文华正直耿直,淡薄名利的品性,所认的孙女在品性上肯定也不差。不然找认一个干孙女,需要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一个符合童文华要求的孙女。所以家族里的人都很看好童文华这个孙女。

看着两个绯红脸色,萧摇故作惊讶道,“你们真是来相亲的啊。”

简靖翊和丰成越的脸色更是不好意思的红了。

萧摇笑着道,“呵呵,那祝两位相亲成功哦。我有事,先走了。”

自始自终都没有回答丰成越的问题。等简丰两反应过来时,萧摇已经不见了人影了。

“翊,萧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知道吗?”丰成越像是简靖翊,更像是问自己。

简靖翊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进去吧。”

就在两人要踏进贵宾休息三室时,丰成越陡然想起什么了。

丰成越有点激动的问道,“翊,一看到萧摇现在这,我就想起来了,不不知道你记不记得,萧摇被抓进警察局那一天?”

被丰成越提醒,简靖翊的眼神突然深了,他皱着眉头道:“越,你一提醒,我就想起来了,那一天老爷子好像也去了警察局,而且分别的时候,我记得萧摇叫了童老爷子为爷爷,而童老爷子的反应则是让萧摇回童家,是不是?”

丰成越点了点道,“对。那时,我们的焦点一直是在萧摇男朋友的身份上,所以对于萧摇是童老爷子是干孙女的事,我们都忘在脑后了,估计不止是我们,我想张明明他们也都忘记了,不然,以张明明的大嘴巴,早就把萧摇的身份公开了。”

简靖翊附和的点了点头,然后心里带着点无奈的笑了。他今天过来是来相童家孙女的,如果萧摇真是那个女孩的话,他们就别想当相亲成功的。

中午十二点一刻,众客人陆陆续续出场,并依次按序坐好。

前几桌除童家人和萧摇一家人的位置,京城来六大家族的人及与童家交情交好的亲戚朋友。

落坐之后,整个晏厅的宾客都看向童文华这桌。童文华那一桌,童文华的几个老友,祁万海,李松勤等一些人,各地都有。可最让大家惊讶与疑惑的是,在童文华与祁万海之间,竟然坐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

近距离的人,能够清楚看到女孩脸上的一块红色胎记。这让很多人都惊讶了,能与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一辈坐在一起的女孩,身份肯定不简单,最主要的是,这女孩是挨着童文华坐的,难道这女孩就是童文华认的孙女?不可能啊,这样一个丑女孩,怎么可能是童文华所要认的孙女?

大家一坐下,童胜利就代表着童家,欢迎各个宾客的到来,随后就说了一前段时间,童家所发生的事,感谢了一下所有帮助过童家的恩人。最后才进入今天晏会的正题。不过这个正题是由童老爷子来介绍。

童老爷了年龄大了,但声音里还是透出了心情十分的愉快。

“各位尊贵的客人,鄙人非常欢迎各位来参加这次的认亲晏,也是特别感谢远方的来客,抽空参加鄙人的认亲晏。”童文华感慨的说道。

不过他在这里这样说,大家越是好奇,那位幸运儿到底是哪位女孩儿。

“大家都知道,我一直有个心愿,那就是我想要一个女儿,只是自我夫人给我生下四了小子,我也就不指望一个女儿了,所以就一直催着儿子们给一个孙女儿,结果都给我生下五个小子。不过,我还是要谢谢的夫人,虽然她去世了,但我还是忠心的感谢我的夫人,她给我生的四个儿子,他们很能干也很听话,也很感谢童家几个儿媳妇及孙媳妇,给我带来五个宝贝孙子三个重孙子,他们同样很聪明很能干,没有让我操心,他们是我的开心果。”童文华说到子孙们,心里一直是汹涌澎湃的。

童家人听着老爷子话,几个媳妇都感动的落泪,他们本来童家媳妇,为童家开枝散叶,本来就是本份,可现在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来感谢她们。就算他们当初他们生他们时再辛苦也是值得了。

“不过,儿子有了,孙子有了,重孙子也有了。只是我一直有个遗憾,那就是我没有女儿,没有孙女,重孙女将来可能会有,只是我年纪大了,也可能等不到那一刻了,所以我就一直想要认一个干孙女。不过,今天我我终于可以了却这一份心愿,我就是死也无憾了。”

“爸,今天是个好日子,别说那些死啊什么不吉利的话,你也一定能看到重孙女出生的。”徐丽珍对着感慨就词童文华说道。虽然童文华年纪大了,但能活长一点就活长一点。对于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来讲,那些死的,棺材之之类的字眼常会挂在嘴上,但年轻人就是不愿意听。

童文华反应过来,乐呵呵着说道,“对,今天是个好日子,别尽说些不好的字眼,我可是要活到我孙女嫁人生子的那一天的。”

童文华越这样话,越钓足了宾客的口味。这得多疼这个半路认来的孙女啊。童文华就是死也要活到这个孙女嫁人生子的那一天。可是,现在最主要的是,那个女孩儿到底多大啊。如果只有两三岁呢,童文华可是最少也要等个十五六年吧。

“我今天终于有一个孙女了,这就是我童文华晏请各位的目的,让大家见证,我童文华终于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孙女。”说到这里,童文华停顿了一下,对着萧摇说儿,“摇儿,过来。”

当童文华对着刚刚那个坐在他旁边的女孩儿招手时,现场一片哗然,原来真是这个人。

场下熟悉不熟悉的人,看着这一幕都很是震惊,特别是认识萧摇的人。

张明明和丁浩在一桌,他们在看到萧摇坐那些德高望重的老人身边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老大怎么做在那里了?接着就怎么在这里?自始自终,他俩都没有想过,萧摇就是那个幸运女孩。因为,谁能想到童文华会认一个在外个眼里看来是丑的女孩认干孙女的。

不过,挨着张明明坐在一起的张明亮一点都不惊讶。这让张明明好奇了,再看了一下自己父亲,好像也不好奇。难道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吗?

“哥,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啊?”张明明低着头偷偷的问道。

“三个月前,他们第一天认干亲我都知道了,有什么惊讶的。”张明亮说道。

“什么?”这下让张明明更惊讶的了,三个月以前老大都是童老爷子孙女了,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知道,别说他们不知道,就是整个学校都没有一点风声,现在陡然告诉他,三个月前萧摇就是童老爷子的孙女,能不让他惊讶吗。“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心里却在嘀咕着,老大保密工作真是到位啊,不过更到位的就是那身边这位老哥了吧。他们每天都会聊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就是萧摇的事,他天天都在老哥旁边嘀咕,告诉他萧摇的事,他哥竟然也能忍住,告诉他唯一知道的秘密。

“回家在跟人说吧。”张明亮小声的说道,“不过,我告诉你,这事不仅是我知道,爷爷和爸他们都知道。”

“那感情是瞒着我一个啊。”张明明心里有点不舒服了,萧摇他最熟了,可是他们却都瞒着他一个。

“谁让你怎么嘴巴这么多,告诉你,能保密吗?”张明亮翻了一下眼皮带着点瞧不起的神色说道。

“哥,你,”张明明被赌的无话可说了。他现在是真怀念以前那个哥哥了,最那个哥哥诚实,问什么答什么,哪像现在变得这么腹黑了。

“明明,记得上次萧摇被抓入警察局那一次吗?”丁浩忽然问道。

张明明被丁浩这么一问,就想起来了,“记得。对了,上次警察局,我好像看到了童老爷子也在那,当时,我们只顾着老大莫名其妙的看着一个男人哭,然后就听见萧摇叫童老爷子爷爷,童老爷子还让老大回童家。”

“对。”丁浩点头道,“其实那时,我们就应该知道老爷子认萧摇为孙女了,只是这一段时间,我们都震惊于萧摇男朋友的身份,一直把这事给忘了。唉,你们这么大的一个事,我忘了,你也忘了,可是还有丰成越和简靖翊他们,难道他们也忘了?”

这还真不说准了,除了上官飞,那天去的五个人,都把这事疏忽了,也就没有记起来,而上官飞呢,他是一个沉默的人,萧摇和童文华的关系,他才懒得去说。

当丰成越和简靖翊看到萧摇坐在童文华那一桌时,简直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萧摇竟然真是童文华认的孙女。那得,今天家里人要他们来这里的目的,看来要落空了。因为萧摇是有男朋友的。

不过,两人望了一下整个晏会大厅,竟然没有发现那个萧摇的男朋友,冷司令。像今天萧摇这么重要的日子,那男人肯定会来的。可是他们都没有发现。

“翊,我没有看错吧,童老爷子的孙女,竟然真是萧摇?”丰成越是很是怀疑的问道。

简靖翊到现在还在疑惑萧摇是童老爷子孙女心份,心里就想吐槽了。难道那天我们听到的是假的吗。

“哦,越儿,你认识那女孩儿?”耳尖的丰东升听见丰成越话。

“爸,萧摇是高英学校的学生,也是我们的朋友。”丰成越解释道。

“哦,朋友啊。”丰东升了然的点了点头,故意拉长了声调。“是朋友就好。”

丰成越听着父亲阴阳怪气的语调,有点急了,急说道,“爸,我们真是普通朋友,人家萧摇可是有草的主儿。”

丰东升听到童文华孙女有草的主儿,心里有点急了。童老爷子认的孙女无论是性格还是品质上肯定是不错的一个人。不然,童老爷子不也会选她当孙女。对于自家儿子不着调的性子,他肯定是要给他物色一个以制得住他的主儿。他看这个女孩就不错,大大方方,面对这么多人注视,没有一点畏怯,最重要的是,脸上有一块那么大的胎记,看着丑,可是她一点都没有自卑,反而自信从容。丰家就是需要这样有一个大方自信从容的丰家主母。这样的一个好女孩,丰家可不能错过。就算这女孩有男朋友了,丰家有钱有势,儿子也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就不信抢不过儿子口中那根草。

丰东升笑咪咪的对着丰成越说道,“儿子,有草怕啥,你把他拔了不就行了,你直接估一颗大树不就行了。”

丰成越听到丰东升的话,脸色都黑了。老爸不知道萧摇男朋友有多厉害有多强势,那难道不知道吗。跟那人抢萧摇,那不是找死吗。

丰成越勾起自己艳丽的红唇,带着畏惧的口吻说道,“老爸,我就怕我还没有开始拔草,估计我这颗大树就要那被草缠死了。”那个男人可强悍了。

“哦。”丰东升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眼睛却咪向萧摇。听到儿子这样说,他倒是好奇这个女孩儿的男朋友到底是什么人了。不然儿子也不会说这些泄气的话了。

要说震惊的,简爱国属于一个。他是真没有想到,几次三翻为简家解难的女孩儿,竟然会是童老爷子所认的干孙女。他把儿了叫来就是想要认识一下童文华这个孙女,童老爷子所认的孙女,在人品上上,他还是信得过的。所以,就想着认儿子认识一下,再有机会追求和发展。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童老爷子所认的孙女,竟然是简家的熟人,同样是简家的恩人,再就是翊儿的校友见朋友。唉,这么熟的人,看来无论是飒儿还是翊儿都是没有机会了。如果能成为男女朋友的话,他们早就成了,还用得着现在。

丰东升注意到简爱国的眼神既震惊,又是熟识的眼神儿。

丰东升小声的问道,“简市长,你认识这女孩儿?”

简爱国笑了笑,说道,“不仅我认识,我们全家人都认识,而且还是很熟悉了。”

丰东升好奇了。堂堂一个市长,怎么人跟一个这样的女孩很熟呢。

要说最最最震惊的就是夏霸天父女和訾公平父子了。特别说夏霸天和訾公平,他们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女孩竟然就是他们还校的,而且是在校庆时,一曲震惊,最后让末凉下不了台的那个同学萧摇。

当夏末凉看到台上,和童文华站在一起的萧摇时,到现在都不想承认,萧摇就是童文华所认的孙女。她萧摇一介平民,一个乡巴佬,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认的童文华这个倔强死老头的。她根本就是最下层的普通百姓,有什么资格认识童文华啊。

夏末凉一边想,一边咬着唇,眼里流露了不甘愤恨的眼神,桌底手,一手扯着餐桌布都快被要扯烂了。

萧摇,又是萧摇,萧摇到底要抢走她多少东西才甘心啊。校庆上抢走属于她的风光,在台上又抢走了他的男朋友,訾柘心时一天到晚都是萧摇,现在萧摇又走上了上流圈子,要抢走她的风光。萧摇一个丑八怪,到底是哪里能让他们这么些别眼相待,一个个都要对她掏心掏肺的,一个是这样,两个是样,他们都是瞎了么,怎么都没有看到萧摇那张那么丑的脸。

一个丑八怪竟然抢走了她所有的风光,她不甘心,不甘心。不行,不能再让萧摇风光下去了。

心里极度扭曲的夏末凉,在心里头一直认为,她是最漂亮最聪明的人,所有的人都应该围着她转,如果有一天,那些人围着另一个转,那就会认为那个人不应该存在。

訾柘在刚才萧摇毫无畏惧冷声的要赶走袁世立时,心里头就隐隐有了这种猜测。只是不敢定,心里头一直在疑惑,萧摇那张脸可以说是很丑,自从三个多朋以前,萧摇的性格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软弱可欺变成霸道强悍,那么童老爷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的干亲,直到现在才公开。

萧摇是童文华干孙女的身份,让訾柘是喜欢参半。喜的是,萧摇从一个乡下百姓一跃成为上流圈子的千金,身份不知高贵多少倍,以后要追她,根本就不用考虑出身家世的问题了,因为萧摇拥有童家的身份,那么童家财产她就可以得六分之一,这六分这一的财产,又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呢。可是是喜同时也是忧,因为就是因为这六分这一的财产,只要有这个心思的人,无论萧摇长得多丑,也不管她有没有男朋友,那后面肯定是一大批追求者。

台上,童文华把萧摇叫上来,说道,“各位来宾,我身边的这位女孩儿就是我三个月以前认下的孙女,她就萧摇。”

三个月前,听到这几个字眼,台下的下又是一阵哗然。这么长的时间了,童家竟然没有传出一点消息。这保密工作也做的太到位了吧。

萧摇半弯腰,向台下鞠了一个躬,然后说道,“我很高兴也是十分荣幸的的成为老爷子的孙女,跟童家所有人成为亲人,成为一家人。以后,我会跟童家同甘共苦,同进退。不过,”萧摇话锋一转,突然凌厉严肃了起来,“以以后,谁要是欺负童家,我萧摇的力量就算在小,我也会把欺负童家的那些会全部十倍的欺负回去。”

这话的含义信息量有多大,那只深谙此道的人知道。这女孩的话的意思就是,童家是她的家人,以后她会守护这个家,任何欺负童家的人,这女孩就是粉身碎骨,她不会放过那些欺负童家的人。

这女孩真不错,在这样的场合下,有这个底气,有这个勇气放出这样的话。看来很不简单啊,她的心底肯定有一些底牌,不然面对在场众多全国名流世家,她也不敢放出这样的话来。

童文华的眼光走不错。很多家族当家人心里说道。

不过,对于有些年轻一辈的人,对于萧摇放出这样的话,倒是很不屑。因为她自已本身就是靠着童家的光,她有何能力报复欺负童家的人啊。

同样有些年轻人是很佩服萧摇的。比如知道萧摇本事的,简家兄弟,张明亮,张明明和丁浩则是完全崇拜。

萧摇继续说道,“我萧摇年龄尚小,但有一名话叫做,莫看轻少年,我一天报复不了,那我两天,三天,一年,二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算我萧摇死,我也要拉着那些人一起下地狱。”

这话说的太狠了吧。不过,这也证明了这女孩是和童家一条心的,不然就凭童家巨大的财富,就足够她就谋夺的吧。

气氛一时严肃了起来。童家人听着萧摇之样的豪言壮语,心里真是感激又感动。他们知道,萧摇不会说假话,因为她确实有这个能力。

当童文华想要接说时,突然进来了几个人。

童家人一看到这几人,脸色刹时变得不好看了。

------题外话------

明天是*部分,男主也会出现,大家敬请期待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