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37章:场面盛大的认亲晏1

12月16的日子悄悄来临,也是童家在皇家大酒店举办认亲晏的日子。

在12月15日时,全国各地名流已经陆续抵达香江市。一时之间,香江市各大酒店都爆满迎朋。

很多人都在疑惑,童家只是在香江市有名气,为何只是一个普通的认亲晏,却让全国各大家族如此给面子,隆重参加童家晏会呢。

有这样疑惑的人,当然不懂,这是因为童家的人脉之广啊。

首先是童文华本人就曾是一个老革命者,是开国时代的功臣之一,如果他要的话,他也可以在京城封官加爵,只是他拒绝那样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及光辉灿烂的荣誉,退守在老家一心想把老祖宗的家业发扬光大。所以,京城的老一辈都很敬重对名利很淡薄的童文华,就是教育子孙后代,也是要敬重童文华的为人。因此,一生难得高调童文华,竟然因认一个干孙女,而大办宴席,可见他对这个孙女的重视,所以各个家族都会派自己重视的子孙过来祝贺。

其次,可以说童文华一生中,靠着一身精湛医术,也算是救人无数。几乎中夏国有权有钱势的家族都算欠着童文华一份救人的恩情。虽然童文华说救人本来是大夫天职,当大夫不救时,也没人奈他如何不是。人的一生当中,都有生死病死,当生病时,只有医生能够让起死回生。所以,能与医业世家交好,就尽量交好,谁也不能保证没有求到童家头上的那一天,不是吗?

最后,童家本身就是一个家族,产业遍布全中夏国,只是过于低调,除香江市周边的几个产业,在外人眼球中,就没有了。其实,只有高层及上流圈的人知道,全国每个市都有童家的产业,只是这些产业都不是以集团总部“保仁”或以童家来命名,所以就造成了外人眼中,所不知道童家到底有多少财产的问题。而清楚童家产业的那些上流圈的人,当然也是好好的跟童家处好关系。

童家刚挺过了一难,但这晏会却不是庆功晏,而是认亲晏,可见孙女对童家来说有多重要。

还没有到点,皇家大酒店已经是人车穿流不息,群英荟萃。童家已经把皇家大酒店承包下来,而会场就是在三楼,千人会场,就此可以看出这次童家办的是多高调。

在门口迎接客人的是,童家家二少爷童俊桐夫妇及童俊杉夫妇。童家大少爷童俊榆除了工作时间,其他时候很是木讷,所以要他接待客人,他不如让他去做研究。

早到的大多数是那些香江市的上流圈子的一些名流,那些人早来其实就是想要早点过来跟那些外来客套好关系。

众所周知,童家这次晏会,其实也是盛大交际会,就要看你自己能不能利用好了。不过,也不是香江所有小家族都能参加的,像那些在童家落难时,落井下石的家族,别说请贴,就是一个眼色,童家人也会给他们一个。反正童家多一个他们的交情也不多,少一个也不少,何必要跟在背后捅刀子的人结交。

只是那些在童家有难时,落井下石的家族可是懊悔无比。他妈的,谁知道童家能咸鱼翻身啊,如果早知道童家能挺过这次危难,还能超越以往的发展程度,打死他们也不愿意得罪童家。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就算他们无比懊悔及诚心道歉,童家人鸟也不鸟他们。他们只能望童兴叹啊。

皇家大酒店超级总统套房内

萧摇在大家的催促之下,已然把自己打扮了一翻。

今天,把她自己打扮稍微成熟,一件纯手工翡丽超大气场的狐狸毛领短款红色外套,下身是一件黑色裙子下一条黑色打底裤,再配上一双黑色长筒皮靴,做的是蜈蚣结发型,时尚优雅。再化了一个蜻蜓点水式的淡装,带头上一些精致的首饰,整个人看上去就是高贵如女王,气质淡然优雅,既有少女青春靓丽又有成年内涵及含蓄。

“真漂亮,我家摇儿啊,不打扮不知道,一打扮就是一个真正的换了个人似的。”外婆看着这样的萧摇含笑欣慰的说道。

以前的摇儿只会缩在自己的壳里,就是想把它撬开,下了力气是还不知道能不能让她出来。

可是,现在却出来了,是主动出来的,而且是自信又从容,无惧任何人的眼光,简傲绝俗的面对大众目光,淡然、从容、自信。

摇儿,真的是长大了。越来越像萧家传人派头了。萧家传人虽有诅咒,但她相信她家摇儿一定能打破诅咒,过上幸福的生活。

“就是啊,摇儿的气质可非一般人能比的。”徐丽珍附和道,但看了一下萧摇的脸,有点迟疑的问道,“摇儿,你真要这个样子吗?”

萧摇当然知道大伯母的疑惑,只是她这样做自有自己的理由。

萧摇看了一下带着有点紧张的外婆,轻笑着对徐丽珍说道,“大伯母,我这样自有我的原由,但很抱歉,我现在不能说,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你们的。”

“呃,那好吧。只要摇儿高兴就好。”徐丽珍也不想勉强萧摇一定要这样,那样做。

当萧摇出来之后,熟悉萧摇的人,看到这样萧摇的打扮,都愣了一翻。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萧摇竟然是这样的打扮,没有穿着少女如梦蓬蓬蕾丝边华丽公主裙,而是一件红色皮毛外套搭配穿着一件黑色短裙再搭着一条黑裤,再一双长筒靴,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强势女王,而不是温柔的公主,但不得不说,这样的打扮更适合萧摇。因为萧摇不适合做一个温室里的公主,她更愿意做一个勇闯天下的女王。

“不错,摇丫头。”童文华笑咪的说道。其他人也是点头附和着。

“嗯,我们大家也该去准备准备,一会好迎接界来客。”童文华发话道。

“是,爸。”

“是,爷爷。”

酒店门口,童俊桐和童俊杉两对夫妻,笑的脸都要僵硬了。主要是来的人太多,来一个,要说一名欢迎,再笑着。不过,童家人也不是爱笑之人,即使是在这样的场合,他们不想笑就不笑。不过,不笑的话,在外人眼里看着,就是他们兄弟俩不喜欢这个妹妹,到时又不知道会传出一些什么样的流言。所以,就算是为了了萧摇好,尽管两兄弟不想笑,笑僵了,也得陪着笑,继续笑。

“哎呀,童二少,童三少,真是恭喜啊。”夏霸天笑着对二位少爷恭喜。在他旁边的赫然是他女儿夏末凉。

“谢谢,欢迎夏副理事参加本次认亲晏会,里面请!”童俊桐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对夏霸天真是喜不来,上次夏霸天让他父亲夏楚河过来试探童家,让他们对夏家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夏霸天也看出了童俊桐兄弟俩对他的不喜,所以只能先讪讪的带着女儿走进酒店。

夏霸天没进去多久,訾公平又带着訾柘来了。

童俊桐和童俊榆两兄弟看到訾柘来了,对他就是冷脸了,明显的很不悦。看都不看两父子一眼,就当作没有看到似的。

对于萧摇在学校曾经喜欢过訾柘的事,他们可是听说了。只是,訾柘的做法,让人觉得可恶与憎恨,既然不喜欢摇儿妹妹,直接拒绝就好。可是这人竟然耍着摇儿玩,当面让摇儿做他女朋友,之后呢,就把摇儿当丫头一样使唤。还好摇儿妹妹醒悟的早,当机立断的先甩了他,不然等他来甩摇儿,后面又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轻点只是让摇儿受点嘲笑,无法抬头做人,严重点,有可能让摇儿放弃生命。

对于这样一个玩弄摇儿妹妹的男人,他们怎么可能有好态度,有好脸色。

訾公平看到两兄弟这样的态度,心里头也是有了不明的怒火及愤怒。他们訾家是比不上童家,可也算是香江名流一族,两兄弟有必要如此看不起他们吗。

虽然訾公平心里有怒火,但脸上还是笑道,“恭喜两位少爷,有位妹妹了。”

两兄弟看了不看了,接着接待下一个客人。不过,两兄弟的媳妇不了解情况,看着老公没有接待,她们笑着道,“谢谢,里面请。”

两对夫妻后面陆陆续续接待了一些小名流。

到十一点时,接待客人的人换了,换成童胜利和童胜成兄弟了。因为十一点开始,来得都是真正的名流望族了,那当然要重量级的人来接待了。

“哎呀,恭喜童兄弟呀。”来人是张演生和夫人带着两兄弟,张明亮和张明明。张明明本想不来的,但老大说有意外的惊喜,让他来,他就来了。

“谢谢,张老弟,里面请。”童胜利严肃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笑容。张家在童家外人眼里最艰难之时,张家雪中送碳的做法,让人感动及感恩。

在张明亮两兄弟叫人之后,张演生乐呵呵的牵着夫人的手,带着两兄弟往会场走去。

张演生进去没有多久,香江的第一家族,丰家的人也来了。

丰家人来也是丰家家主丰东升带着妻儿过来。

在这种重要场合,只要是要脸面的人,都不会带着情妇小三过来参加的。因为这个可不是商业酒会之类的晏会。这可是低调了好几年,童家首次办的盛大晏会,就是再不识趣的人,也要给童家面子的。要不就是带着妻儿过来,要不就是带着儿女过来,但是最好不要带着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女人过来,不然可是要受到上流圈子的人鄙视和排斥。

“恭喜,老童。”丰东升比童胜利俩兄弟俩都小,而且关系还算不错,所以就叫的老童。

“谢谢,丰老弟,里面请。”童胜利两兄弟说道。

再没有多久,简家简爱国一家人也来了。

“简市长欢迎。”童胜利看到简爱国迎了上去。对于样一个为国为民的领导,童家人都是敬重的。“简市长,夫人和二位公子,里面请。”

前段时间,童家危难之时,简爱国相信童家人的人品,以自身前途作担保,给童家贷款,以保证保仁集团资金流通。童家人为此对简爱国同样的感激和感动,不过,他们没有像接收张家那笔资金一样接受简爱国的好意,童文华直接拒绝了。因为保仁集团的危难与困境,童家人早已有预防和准备,用不着再去银行贷款,所以就决绝了简爱国的好意。不过,简爱国的做法,却让童家人感恩铭记在心。

在当地的名流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之后,童胜利两兄弟又开始接待外来来客。

每个市都有顶尖的几个大家族,而这些家族都陆续派家族代表给童家恭贺。

守在外面对童家办认亲晏的新记者都傻眼里,这是明星走红毯,还是国外巨星来临啊,但不管是明星走红毯还是巨星来临,根本就与这次不在一个档次的,好吧。明星巨星,那些凑热闹的也就只是普通的百姓而已,纯粹就那些是会大喊大叫的粉丝。

而这次呢,

据说童家这么高调办晏会,大肆铺张,包下了整个皇家酒店,就是晏会场地,也是千人大会场。离酒店十里处开始铺红毯,一直到皇家酒店门口。有人各条路的红毯走一遍,发现,几乎是整个香江的路道都给铺上了红毯。这让人惊叹,这样的场面得多大的,同时对那个幸运女孩更是好奇了。

听说,童家除了给香江上流圈子发了邀请函,而给全国各地名流都给寄了请贴。

据说京城的六大家族,冷家、萧家、凤家、笪家、水家及上官家,都会有家族精英过来道贺。

别据说听说了,你看看童家,红毯铺真有十里街了,豪华高档车一辆辆开过,那些来人,名气一个比一个大。

这样的派头,是那些明星巨星所能相提并论的吧,别逗了吧。

这些来人当中,有香江市首富,有以简爱国市长及夫人,还有各界的龙头老大,还有外地名流,等等,而京城的那些人因没有到点,都还没有过来呢。

看到这些,有些记者摸了一把冷汗,如果不是这次高调的认亲晏会,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童家的人脉竟然如此之广,几乎全国各地有名气之流都与童家有交情。那前段时间,他们抓着那童家不实的事情,去报道,那不是找死吗。还好,童家没有计较,如果真要计较起来,他们这些人可都是失业人士了。想想都后怕啊。

在这些焦急的等待中,此时酒店里,大家都在找着可能攀上关系的人。

夏霸天带着夏末凉在晏会厅的休息区坐了一会,然后,就看见陆陆续续的人进来,而且大部分都是他认识的。有的带着女儿,有的带着儿子,盛装出席,女儿漂亮,儿子也是打扮的帅帅气气的。很明显,他们带着儿女的目的,都是和他一样。

只是,让他可气的是,他进来没多久,訾公平竟然带着打扮帅气的訾柘来了。訾公平他会来,他是知道的,可是訾柘会来却不是他预料的。

在他的观念中,訾柘是夏末凉的男朋友兼未婚妻,那他就不应该参加这样的晏会。因为谁都知道,童文华认的是孙女,不管他的孙女都大,只要打上童家人的标签,那么就是有些眼中的一块肥肉。

在上流圈子的人,谁不都知道,即使是认的干孙女,但她继承权和五个少爷的继承权是一样的。也就是说,童家的财产,孙女和五个少爷得的是一样多。

童家的财富,外人不知,但人人都知道,保仁集团每年的股票都在上升飞涨,尤其是这一次之后,涨得更是凶猛,这代表着什么?这可是代表着钱啊,现在童家共有13000万股,股价有原先的134。8股涨到168。6股,童家人据说已经占了83%的股份,把这些算下来,得多少钱啊。这还只是明面上的,那暗地里的呢,也就没法算了。

一个干孙女能得童家六分之一的财产,就算她人长得再丑,也有大批男人蜂拥而上的。就像古代一样,皇帝的女儿再丑,也能嫁出去是一样的性质。

所以訾公平带訾柘来目的,就是相当明了了。只是,他一个有未婚妻有朋友的男人,来这里,不是在打他夏霸天的面子吗?

夏霸天这人就是自私,他也不想,他自己都带着女儿过来了,訾公平为何就不能带着儿子过来。

其实,在訾公平看到坐在那的夏末凉时,心里有有同样的想法。这次来参加晏会的,有很多青年才俊,更有京城六大家族的子弟,这夏霸天带女儿过来,不就是想攀上高枝吗。可是别忘了,夏末凉可是訾柘从小订的未婚妻,她现在过来攀高枝把訾家名声至于何地啊。就算訾柘不要她,也要等訾柘找到一个更有深厚背景的千金。

訾公平和夏霸天各自心里有了怨言和不满。只是,在这样的场合,他们是没法给对方脸色看的。因为,在外人眼里,他们俩人的关系十分密切,常有种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友谊关系。

“公平,你也这么早过来了啊。”夏霸天看到訾公平很是“欢喜”的说道。

“呵呵,霸天,你可是比我早啊。”訾公平笑呵呵道。如果有注意听的话,那分明就是冷笑。再转头一看,“哎呀,末凉也来了啊,哟,今天打扮的可真漂亮。刚好,我也带了柘儿过来,要不你们聊聊。”

夏末凉对着訾公平微微一笑道,“訾伯伯,你太夸奖了。”再看向訾柘叫道,“柘哥哥。”

訾柘应了一声,然后喊道,“夏叔叔。”

夏霸天点了点头,道,“晏席还要很长的时间,我们在这坐一会吧。”

四人都坐在休息区了。

夏霸天对于童文华突然认了一个干孙女,还是有点不甘的,他的女儿这么聪明漂亮,那死老头都看不上,就是不知道到底从哪个旮旯角里,给扒出来认的。

夏霸天对着訾公平说道,“公平,你说,那童老爷子认的孙女到底是谁啊?你知道吗?”在这样的场合,他当然不能公开的骂童文华为死老头了。

訾公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请贴上没有说明,之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的消息,都好像是偶然的认亲似的。也不知道,那个幸运的女孩到底是谁?”如果知道,就算没有搭上京城里那些千金,也可能先追求童文华所认的这个孙女。

訾公平不知道,当他知道童文华的孙女是谁时,气得差点就要吐血了。

“会不会不是香江人啊?”夏霸天猜测道。

“不可能,”訾公平摇了摇头,“因为童老爷子可是说过,这个干孙女一定是香江市的。”

“那会是谁啊?”夏霸天疑惑不了,“上流社会,可是没有传出哪一家女孩儿被童老爷子给认下了。”

夏末凉和訾柘,这一对貌合情离的情侣,一个心里想着别的男人,别一个心里想着别的女孩,此时,正安静的坐在一旁,听着父辈在说。

不过,夏末凉压抑了一会,实在受不了,訾柘对她不理不睬的。在她没有成为司令夫人之前,这个男人别想逃脱她的掌心。

夏末凉轻笑道,“柘哥哥,怎么心不在焉的,有什么事吗?”

訾柘一听夏末凉说这话,就皱了皱眉头,说道,“没什么。只是参加这样盛大晏会,有点不习惯而已。”

这是大实话。訾家和夏家作为香江市贵族学校理事家族,有点广范的人脉与交情,但实际上,上流上社会很多交流晏会他们是没有资格参加的。比如,某一个家族为自家德高望重的老人过寿辰,他们只会邀请有声望的名流家族,而訾夏两家只是小家族而已,虽有名气,却不足以加入。但如果是小辈过生日,则会邀请他们的。这就是区别。

訾公平和夏霸天想要融入这样的圈子,才会主动攀上刘德荣。后来,也确实加大了他们的交际圈。

訾家和夏家以前靠着刘德荣的关系,才会在上流交际圈中走动。

而訾柘和夏末凉也是偶尔也只是参加一些比较低级别的晏会。如,上流圈中某位企业家的子女过生日什么的,像那些真正上层交流圈子,他们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不过,这两年,訾柘和夏末凉与丰成越及简靖翊关系好,他们偶尔会邀请他加入他们的圈子。

因此,同年龄女性圈子中,很多人都是认识夏末凉。因为夏末凉长得漂亮,人也很聪明,会说,能把一些忌妒她漂亮女人之心把握的很好,让人生不起对她忌妒,只有羡慕。最主要的是,她与刘德荣的女儿刘瑗瑷更是成为了好朋友。所以,隐隐夏末凉在这个圈子中就出名了,而且有一种夏末凉为首的感觉。为此,夏末凉心里也是得意洋洋的。

而訾柘却恰恰相反,他只是看着丰成越和简靖翊跟着那各界名流侃侃而谈,他就越发觉自己跟那些人格格不入。后来的晏会,他基本都是拒绝不参加的。

本来这次他也是不想来的,可父亲一再要求他来,还必须打扮的帅帅气气的来。没办法,他只能跟着过来。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訾公平则是带着一丝不满的瞅了一下訾柘,但毕竟是自己儿子,来都来了,他不可能骂他,不然把他骂回去,不就遭了嘛。

儿子几个月以前发生的事,他都听说过,听说他被高二F班的一个女同学给甩了,那个女同学丑还敢甩了他儿子,想想就生气。不过,有一点他一直弄不懂,那个女同学以前可是爱他儿子爱的死去活来,怎么说甩就甩了呢。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孩子可是他认识的,那就是父亲战友,靠着他訾家关系的进去高英学校的。那女孩受了他们訾家的恩情不报也就罢了,竟然还给他儿子难堪。想想就来气,不行,一定要给她一定教训才行。

夏末凉听到訾柘这样的回答,只是稍微呆愣了一下,她完全没有想到等了一大半天,竟然是这个答案。只是她现在明白,他之所以不喜欢这会的晏会,是因为他不喜欢来晏会的目的,因为他的心里有了那个丑八怪萧摇。

想到这里,夏末凉双手就紧握着拳头,手指甲深深的刻进掌心了。她不甘心,她以为訾柘只是因为萧摇甩了他,所以想要扳回面子而已。可是他偷偷进放过他的画室,看着满墙都是贴着萧摇的画像时,她就怒了。她真没有想到,訾柘真会爱上那个丑八怪,那个他们拿来游戏打赌的丑八怪。这怎么可以,就算她喜欢訾柘了,她也不允许他喜欢认何人。

后来,当她拿着画像找他质问时,是不是真爱上萧摇时,他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承认了。她气得快要疯了,拿起那张画着萧摇的画像就撕个粉碎。而他竟然对着她发火了,怪她不应该偷进画室,怪她不应该拿走他的画像,怪她不应该撕掉画像。这是他们从小到以来,因为一个丑八怪萧摇,訾柘竟然第一次跟她发火。她又恼又气又委屈。后来就跑开了,后来几天,她就气得不跟訾柘说话,学校又传开了,夏末凉和訾柘在闹别扭的传言。她也没有搭理,其实她一直等着訾柘来给她道歉。

只是,訾柘一直没有来。一直到现在,他们见面才再说话。

夏末凉看着桌子上进口何兰郁金香的道,“没事的,柘哥哥,习惯就好啊。”

对啊,习惯就好。看她不是在这圈子中,混的如此顺风顺水,只是在刘德荣出事之后,刘瑗瑷出了丢脸的事之后,那些人刚开始几天对她有一点脸色,只是她聪明的与她们说开,她们又开始不给她脸色看了。

只是,她没等到訾柘的回答。她有点奇怪,就抬头望向訾柘,但她却发现訾柘好像着一动不动的某一个地方,眼底隐隐有点激动之感。

她顺着看过去,看到过道上,有一个短装红色外套的女孩在那站着,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夏末凉和訾柘的方向,刚好能清楚看到萧摇的脸。

夏末凉惊讶的用指着那个方向,“那不是萧摇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到底谁带她来这儿的?”说完,夏末凉也没有管两个家长与訾柘的反应,匆匆往萧摇跑过去,而随后訾柘也在后面跟上去。

訾公平看着跑走的两个孩子,疑惑的说道,“怎么回事?”訾公平是背对着,倒是看不到萧摇。

夏霸天在夏末凉喊出萧摇时,也顺着方向看不过。心里也是诧异,那个萧摇不是在校庆上给过末凉难堪的同学吗?她怎么也在这?他可是听说过,这女孩又穷又丑的,哪有资格参加这样的晏会。难道是谁把她带来的?

“奚大哥,没想到,你也来了。”萧摇对着来人说道。不过,一想奚荣和童俊桐的交情,再想到她和他也是在云城有着深厚的交情了。会来,也是在情理当中。

“怎么,摇儿妹妹不想我来啊?”奚荣带着点伤心状的说道,“这样我会很伤心的,才多长时间没见,摇儿妹妹就不想见我。要知道,我们可共患难的交情啊。”

“呵呵,哪能呢。你能来,我可是万分高兴的。”萧摇轻笑道。

“不过,摇儿妹妹,我刚刚看到你,都以为是别人呢。你这变化,”奚荣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道,“如果不是我练就了一身看人的本事,还真不敢相信你们竟然是同一个人,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萧摇摊了双手道,“奚大哥,情势所需啊。”也没有过多解释,因为没有必要。不管哪一个她,都是她本人。

奚荣也是聪明人,一听萧摇这样说,那肯定是有隐情的。那他也不用问了,问了萧摇也不会说道。

“萧摇,萧摇?”萧摇和奚荣的交谈中,传来一阵轻柔的女孩声。

萧摇抬头看向夏末凉和訾柘。

夏末凉一看真是萧摇,她吃惊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再一看萧摇的一身行头,红衣短外套,黑衣黑靴,蜈蚣状结发,这气质,这打扮,看起来和以前完全是两个打扮。这的打扮,看既有灵动优雅大方又有英勇神武感觉,虽然那脸上还是没有变化,但看起来更像一个高贵即将出巡的女王气质。

什么时候萧摇有这样的气质了?她不是一直缩在墙角,软弱可欺的吗?这才是应该是这个丑八怪形象不是吗?

站在夏末凉后面的訾柘,在发现真的是萧摇时,眼睛就一直盯着萧摇不放,似乎是不认识萧摇一般。说实话,这身打扮萧摇真的很吸引人,有气质,有魅力。为什么他以前一直没有发现呢,不然他绝不会做着那让自己无比后悔的事,那就让萧摇当自己三个月女朋友,然后再把她甩了的游戏。如果真知道自己会无缘无故的爱上她,无论如何,他都会假戏真做。

只是一切都晚了,萧摇先发制人把他甩了之后,就再也不待见他了。更别说跟她复合之类的了。

“夏末凉同学,你这话问的就好笑了,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萧摇轻笑着,在外人眼里看不出她是真的笑,还是冷笑。

有很多客人在夏末凉喊着萧摇时,就有很多认识夏末凉的人,就开始注意到他们。

夏末凉刚刚一时有点冲动,在这样场合问这样的问题,是失礼貌的。所以夏末凉小心的注意了一下周围人的反应,当看到周围人没有什么反应时,暗暗的吐了一口气。

马上扬起她一惯的轻柔的笑,说道,“萧摇同学,我不是那个意思,请别误会。我只是听说,你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去上课了,现在猛然在这里看到,有点意外的,所以才会心急的问人吗?你这么多久去哪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让我好担心哦?”做的真好,在外人眼里,她就是在关心一下萧摇,才会心急大喊的。

对于夏末凉的装模作样,有点厌烦,冷声的说道,“谢谢关心,我现有事,能麻烦你们让开吗?你们挡着我们的道了。”什么也没有解释,因为那根本就不必要跟他们解释的。

不过,在看到夏末凉和訾柘在一块,在看了下里头,訾公平和夏霸天正在愉快的聊天,嘴角勾了勾层唇。游戏才正式开始呢,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和平相处到几时。

夏末凉挂在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她是真没有想到,这萧摇真不给的她面子。好像自打校庆以来,萧摇不知道驳了她多少面子。不过,不要紧,我一会就要让你颜面扫尽。哼,萧摇,等一会,我要看你怎么高傲,让你再驳我面子,害我在众多人面前丢脸。

“萧摇,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夏末凉委屈的道,这朵白莲花又开始作了,“你说出来,我改行吗?”

萧摇真是好笑了,这人真是天才,说话轻轻柔柔的,脸上是一副受欺负要哭的感觉,但就这副柔弱的表情,可是最能得到人的怜爱与关心的。

果然有个看热爱又认识夏末凉的小伙了,走过来说道,“夏末凉同学,不是你的错,是这个丑八怪不识好歹。”

“不是的,是我的错。我不该明看见萧摇同学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还要过来打扰她的。”夏末凉很是小心抱歉的说着。

只是夏末凉这话,却对萧摇的名声有重大的影响。因为夏末凉的话表达的意思有两个,一是萧摇与一个男人不清不楚,二是萧摇是因为被她打扰与一个男人说话,而迁怒于她。

夏末凉在看见萧摇时,就发现了跟并肩一起走的一个男人。那男人,看起来有三十来岁,年纪虽然大一些,但看他的外表却是气度不凡,长相虽不是很突出英俊,但也是耐看,再有一身傲人的男人身材,一身手工名牌,整体看起来,就英俊不凡的青年精英。

这样的一个男人,萧摇到底是从哪里认识的?难道除了那个男人,萧摇还有别的男人不成?可是这样的萧摇倒底哪里值得他们喜欢啊,她夏末凉到底是哪里比不上这个丑八怪,一个又一个的男人,都喜欢丑八怪萧摇。

她心有不平,才会在看到这个男人时,计上心头。

那个为夏末凉抱不平男孩,确实是男孩,看起来也才十五六岁,能认识夏末凉,也有可能是在高英学校读书,不过,萧摇不认他。

那男孩气哼哼对着萧摇说道,“萧摇,你自己不知廉耻,竟然还怪上上夏末凉同学了。”说完这一句,就上下打理了一下萧摇,不屑轻蔑的说道,“诶,我可是听说,你家里穷的叮当响的,你是怎么来参别家童家晏会的?看着你一身漂亮行头,该不会是钓男人给你买的吧,不对呀,像你这么丑的人,有哪个瞎了眼的男人看上你啊?”

说这样的话,可谓是极大的侮辱。不过,这就是夏末凉的目的,她就是要让大家认为萧摇是跟着男人,进来晏会的。

“啪。”那个男孩被人打了一巴掌。

男孩刹进条件反射性的捂着自己被打的右脸,愤怒的责问,“訾柘,你有毛病啊。你打我干吗?”

訾柘看着这男孩冷笑道,“打你干吗,打你嘴巴不干净。谁让你在这里随便侮辱人的。”

奚容在听到男孩骂萧摇时,也是想上前给这男孩一个巴掌的。这人嘴巴太欠抽了,如果不是在这样萧摇喜庆的场合,他都有可能把他的牙齿都敲碎,在缝上他的嘴巴,看他还敢不敢再这样臭嘴巴。

这里的动静很快就引来一大批客人来了。那个男孩的家长挤过来,看到男孩红肿的脸,刹进怒了,气问道,“谁打了我宝贝儿子的?知道我是谁吗?竟敢打我儿子?”说实话,这男人也真够蠢的,这是什么场合,还抬出身份,就不怕自己死的更快吗?

萧摇看着这个肥胖的男人,冷笑冷厉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儿子离开!”

------题外话------

万更来迟,请见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