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36章:晏会前奏 琉玉阁风波(万更)

萧摇和朱立栗出来之后,就没有再回古玩街再捡漏去了。

商玉街和古玩街只是相隔一条马路,萧摇就想带着朱立栗去琉玉阁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

于是,萧摇和朱立栗两人手拉手再往前走,后面小黑猫不远不近的跟着。萧摇眼角瞄到小黑猫,就转过身望过去,结果那只黑猫的脚步也跟着停下来了,小猫儿脑袋,四处张望,似在假装,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跟她们毫无关系。

有几回萧摇都是特意逗弄小黑猫,小黑猫要不是在四处张望,要不就前两爪抓抓自己小猫脸。就是不看萧摇。

“摇摇,你有没有发现这只小黑猫一直在跟着我们,而且很是奇怪啊?”朱立栗走着突然停下来,转过身看向萧摇问道。

她们从出小区开始一直知道这只小黑猫在跟着她们。只是刚开始她以为只是巧合而已,可是萧摇走走停停的下来,似乎也是在逗弄小黑猫。可这只小黑猫很似人性化的,她们停下来,它也停下来,然后猫脑袋四处张望,或抓自己的尾巴及小脸儿。

“摇摇,怎么想着这只小黑猫很不是对劲啊?”朱立栗越想越不对劲,“这怎么表现的像个小孩儿偷跟大人似的?这在一只猫身上表现出来很不正常啊?”

萧摇听着朱立栗大惊小怪的话,特地再瞄了一下此时在抓着自己小黑尾巴小黑猫,只见它在听见朱立栗的话后,黑毛有一瞬间的直竖起来,抓着尾巴小爪儿也有一瞬的停顿,眼里有了一丝惊慌一闪而过,这些都表明,这只黑猫肯定很不简单。

“栗栗,你多心了吧。”萧摇轻笑着答道,“我看这只小黑猫看见你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就舍不得离开你,所以它才会一直跟着呢。”这些话肯定是带着调侃及敷衍朱立栗,她不想朱立栗多想,她只适合真实单纯的世界。

“这,这有可能吗?”朱立栗狐疑的道,“一只猫还懂美丑?”

“这有什么不可能,谁说猫不懂美丑的,这些动物界也是有审美观的,好不好?”萧摇说道。其实那是胡掐的,她也不清楚。

“这,这是真的吗?”朱立栗再次狐疑的道。

“那是当然,不信你回家可以找找资料,是不是真的,不就知道了啊?”萧摇说的那个理直气壮。

“哦,”朱立栗点了点头,不再纠结黑猫的事了,“那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查查。”

两人继续走,只是这次小黑猫没有再跟上去了。只是它失落站在路边,眼睛望向萧摇她们明显有着无奈和渴望。

“过来。”萧摇直接对着小黑猫。

就在失落当中的小黑猫陡然听到萧摇的叫唤,这心刹时又活跃了起来。它扭扭捏捏往萧摇她们走去。

朱立栗惊讶的道,“摇摇,这小黑猫能听懂人话?”不过,看到小黑猫的那动作,朱立栗噗嗤的笑了出来,“这小黑猫真是可爱啊。”说完就弯下腰把走到她们跟前的小黑猫抱起来。

小黑猫在被朱立栗抱起来的那会儿,它挣扎了一会,爪子也差点抓伤了朱立栗。只是一会它就感觉到一记冷厉的眼光,那里有明显的浓浓警告及威胁发。不敢再挣扎了,只能老老实实的让朱立栗抱着。

“咦,小黑猫真是乖啊,真是可爱啊。”朱立栗惊叹道,可是一会就有点疑惑,“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养黑猫儿啊?”据她所知,很多人都讨厌詎黑猫的,说是不吉利。

听到朱立栗的感慨,萧摇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明显感觉到,在朱立栗怀里的小黑猫浓浓的哀伤怀念及无奈。

萧摇解释道,“可能是有黑猫出现的地方,差不多都会出事,所以大家都认为黑猫是不详之物,所以都不愿意养黑猫,就怕不详之事惹上身。”

“真的是这样子吗?”朱立栗疑惑的问道。

萧摇解释道,“其实不是这样的。黑猫是辟邪的。而黑猫一般会主动的去压制不干净的存在,所以有邪气比较重的地方总有黑猫出现,因为这样世人才会误以为碰到黑猫是大凶。其实家里养只黑猫可以起到大大的辟邪的作用。

‘玄猫,辟邪之物。易置于南。子孙皆宜。……’‘玄猫’就是黑猫,是辟邪用的,后人大概是只从表面现象看,觉得黑猫出现便有厄运发生,便不分青红皂白把一切罪责都推在黑猫的头上。‘易置于南’是说养在门口最好,古人把大门都朝南开。‘子孙皆宜’大概是说会一直管用,保护这家房子的主人甚至后代。或者就是说这只黑猫的后代也行。”

“嗯,黑猫被人误解,真的好可怜哦。”朱立栗也是带哀伤可怜同情的情绪,眼睛看着怀里的小黑猫,摸了摸说道,“那这只小黑猫是不是也是这样被人误解的?”

小黑猫第一次听到有人为它们黑猫一族打抱不平,心里头说不出来的滋味,有心酸与无奈。

它们黑猫一族自诞生那一刻起,就背负着辟邪驱邪的责任,所以常常在发现哪里有邪物邪气之时,它们就会立刻履行自己职责,所以往往在邪物害人时,它们就去驱逐,因此人们就发现,凡是出事地方,都会有它们黑猫的出现,所以自然而然的认为,它们就是不详的。

只是它们无法去辩解,为自己伸冤。所以,即使它们被人类排斥驱除,但它们仍不会忘记自己职责,直到它们死亡那一刻。

在它的记忆里,它一出生,就跟着妈妈在流浪,然后跟着妈妈去找害人邪物。只是后来,妈妈被人打死了,它又独自继续流浪,继续找邪物,并把它驱除。

直到它遇见了小主人。

它的前主人是一个五岁孩子,那孩子在一条街道上看见了流浪的它。因此,它不用再流浪了,在家有小孩儿提供好吃好喝的,小主人还会陪它玩。

可是,这种快乐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

那一天,它跟着小主人到公园里玩。

小主人在快乐荡秋千,后面是小主人的爸爸在推着。可是它发现,有一个黑影站在小主人爸爸后面,想要推那个秋千。

看着那个黑影是想要害小主人,它猛扑过去,“喵喵”的叫了两声,把那个黑影吸在肚子里。

然而事发突然的,给小主人推着秋千的小主人爸爸,却被它突然叫声扑下来及叫声,吓了一跳,所以手上的动作一用力,就推高了秋千,把小主人从高秋摔了下来,摔断了腿。

此事过后,小主人的爸妈坚持认为,它就是不祥之物。如果不是它猛的动作及叫声,他的动作也不会大,儿子也就不会摔断腿。所以,男女主人本意是要把它打死的,以防它继续害人,但小主人哭闹不同意,最后才妥协把它赶出来。

它后来一直走,一直走,不知走了多久,多长时间,就走到那个和以前小主人一起玩时相似的公园,因此对着公园有着深切的怀念。同时,它又发现有邪物出没,但那邪物隐藏太深,它一时发现不了,所以时不时就会出那个公园里。

就在今天上午,它又蹲在那公园角落里时,突然拿着一根长棍的人对着它大喊道,“这猫在那,你们小心点,别让它跑了,小宝还等着它救命呢。”

本来它是想逃跑的,但听着他们来抓它是来救小宝的,它就不动了,等着它来抓。那个叫小宝的,它认识,小宝和小主人一样可爱。如果小宝真需要它来救命,那它就用这条命来换小宝,就当作给小主人报恩吧。

听是没想到,它竟然碰见懂玄学异术之人,而且还是女孩。就是不知道这女孩抓它来干吗,首先就限制它不能乱跑,再就是逼着它喝臭臭的东西,最后就让它窝在小宝的胸口。

一趴上小宝胸口,它就感觉不对劲了,竟然有邪气,已经冲入小宝的五脏六腑了。怪不得它知道有邪物害人,却不知道在哪,原来是人体内。

后来,小宝救起来了。女孩也要走了,它不知道为什么,它就想跟着她,所以,一路走走停停,还被她戏弄了好几次呢。

在最后,它以为它会再次被抛弃时,却没想到被另一个女孩抱在怀里,听了黑猫的事后,竟然对它们同情怜悯,同时为它们黑猫一族打抱不平起来。

“栗栗,喜欢它吗?”萧摇问道。

朱立栗点了点头,道,“它很可爱,我很喜欢。”

“喜欢,那你养它吧。”萧摇说道。

“可是,它有主人吗?”朱立栗有点迟疑的问答,“如果到时它主人找来怎么办啊?”

“应该没有吧。”萧摇也是有点迟疑的,虽然很多人不养黑猫,但不代表没有人养啊,“小黑猫,你现在没有主人吧。如果有就点头,没有就摇头。”萧摇猛然望向还沉在喜悦之中的小黑猫。

“摇摇,你不会在开玩笑吧。这可是一只猫,不是人啊,你问它,它能听”最后一句朱立栗本来想说,它能听懂吗,结果说不下去了。因为她明显看到小黑猫摇头了。

朱立栗震惊了,目瞪口呆的看向摇头的小黑猫,再不可思议看向萧摇,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这,这,这黑猫儿太聪明了。”

“好了,它自己说没有主人,那你就好好的养它吧。”萧摇拍了拍朱立栗的肩膀道。

“嗯,摇摇,我一定会的。它真是太可爱了。我给它取了名吧,叫什么好呢,”朱立栗低头想了一下,“那就叫小吉吧。小吉,你说这个名字好不好啊?”

现在叫小吉的小黑猫如果是人的话,简直要翻白眼了,叫都叫了,还问它名字好不好了。不过,既然问了,还是先讨好新主人的欢心吧,所以小吉摇了摇尾巴,表示很满意。

“哈哈,小吉真是太聪明了。”朱立栗被小黑猫逗乐了。

俩人一猫很快就到了琉玉阁。

还没有进去,琉玉阁就看到进进出出的客人,萧摇还是有点惊讶。她是知道琉玉阁自开张以来,这客源都不断,可她没想到这生意也太好了吧。

“哇,摇摇,你看,这琉玟阁的生意真是好啊。”朱立栗也惊讶指着琉玉阁的说道。“摇摇,这么多人,要不我们改天再来。”

今天刚好是休息日,所以来这里的客人肯定会多一点。

“不用,我们先进去看一看。”萧摇说道。

“那,那好吧。”朱立栗点了点头道。

两人就走进琉玉阁。

“欢迎观临!”一进去,就有服务员对着他们礼貌喊到。

不过,服务员礼貌,可不代表其他人就礼貌。

能来琉玉阁买玉的人,可是大多数有着一定金钱底蕴之。同样的,来这里的,不止有贵妇千金名媛,还有上层贵族名流精英,主爱玉懂玉的收藏家。

现在琉玉阁虽然成产时间较短,然而原香江市珠宝界企业家赵福宝,却能让它在短短内个月,打出了名气。因为琉玉阁不仅是货真价实,服务态度好,更重要的是,它这里卖的翡翠可都是最高档的,就是市场上难得的超极品翡翠,老坑玻璃种,它这里也有,而且货源还不断。

曾经有人怀疑这是假冒的,然而根据专家鉴定,这里货物全都是真的,有人怀疑专家被收买了,专家反驳,这是怀疑珠宝鉴定协会弄虚作假,这可是挑战协会权威的事儿,谁敢去做。那些人哑口无言。

为此,后来再也没有有敢怀疑琉玉阁有假货事的。即使琉玉阁天天有老坑玻璃种翡翠出售,那也是很多人天天排队等着买的,因为除琉玉阁,其它翡翠店根本就没有卖。而且也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因为全国各地,也不是你一家有钱啊。所以,乖乖排队吧。

琉玉阁只有中高档货,至于低档,本店概不销售。琉玉阁走的是高端华贵奢侈路线的。

所以,萧摇和朱立栗两人一进琉玉阁,就受到很多人的鄙夷。为啥,不就是她俩的衣服与其他千金名媛比起来格格不入呗。

萧摇拉着朱立栗去看一些适合朱立栗及朱夫人戴的首饰。其实,她包里早已经准备了两套翡翠首饰。但她就是想带朱立栗过来看一下。

萧摇带着朱立栗慢慢看,只是因为人多,她们也就只能从缝隙中,看一眼,不太喜欢,就继续看一下处。

在走到一处时,萧摇很喜欢那一串糯冰种紫罗兰飘花圆珠手链,她觉得与朱立栗很相配。紫罗兰飘花而且透明度也很好,带着朱立栗洁白无暇的手腕上,肯定是透着人的的可爱与清纯。

萧摇指着那一串手链对着一个女服务员,“麻烦你,拿一下糯冰种紫罗兰飘花圆珠手链。”

那服务员拿出那串手链要给萧摇时,却被一个女人给中途抢走了。

这女人,有着一头波浪形的长卷发,脸上化着浓妆,倒是有一又勾人的媚眼,无名指上带白金钻戒。

这女人在抢走手链时,还得意洋洋的看了一下萧摇和朱立栗,眼里还明显有着对萧摇两人的不屑和鄙夷,很是有种挑衅的意味。

萧摇对着这种自以为高一等的女人,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看着。

这人眉侵印堂,长有连眉的人大多心胸狭窄,做事情嫉贤妒能,心不容物,自私自利,有报复之心,连眉遮盖了印堂,印堂遮蔽,名利皆无。颧骨高耸,颧骨是至阳之处,女子颧骨尖耸,克夫不用刀。

这女人一脸无福相,克夫相,萧摇对这样的人也不想理会。

萧摇不想理会,可朱立栗看不过去啊,她指责道,“你这人怎么能样啊,明明是我先要看的,你怎么能把它给抢过去啊?”

“我怎么是抢的啊?”那女人傲气中明显带着不屑的说,“你们还没有买下来,恰巧我也是看中了它,就拿过来看看喽,不可以吗?”

“可是,这明明是我们先要看的?”朱立栗气的反驳道。“难道你不知道先来后道的道理吗?既然是我们先看中的,也是我们叫服务员拿来给看的,你凭什么把它从中途抢走?”

“呵呵,凭什么,就凭我能买得起它,”那女人嘲笑的说道,“看你们两人寒酸的样子,怎么可能买得起它,既然买不起,还不如不看它,省得你们眼谗,心里痒痒的,我这可是为了你们好。”

“你,你真是强词夺理。”朱立栗气哼哼的道,“谁说我们不买的,我偏要买下来发,你把它给我。”说完,朱立栗就想要去把那手链给抢回来。

只是,那女人拿那么容易就让朱立栗给抢回去,她侧了一个身道,“我也要把它买下来,而且还出比这更高价买下来。”然后就对着刚刚那服务员道,“把它给我包起来。”

那个服务员在一旁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萧摇眼里的厉光一闪而过,在听到这个女要服务员打包时,萧摇淡淡的对服务员说道,“这位小姐,刚刚好像是我先要的手链吧。”

服务员听到萧摇的话,重新拿回手链的手一顿,然后看一下萧摇,再看了一女人,再看了一下萧摇,最后对着萧摇说道,“对不起,小姐,是这位小姐先说要买下来的。”这服务员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她没有说谁先拿着看,而是说哪位先说要买。

这个女人很是满意服务员这样的回答,这下对着萧摇她们更是讥讽。看吧,一个服务员都瞧不起你们,别说我们这些贵夫人了。

萧摇挑挑眉问道,“哦,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拿着手链看了之后,不会买?”心里却对这里的服务员的服务态度有了评估。这样的服务员要不得。

尽管琉玉阁走着是高端品,高消费的路线,但却一直禀着“客户至上”的原则,所以并没有规定服务员看人服务吧。

服务员脸上没有被客人问的难堪,而是面带微笑的,眼底是带着不屑说道,“这位小姐,你刚刚只说看一下,并没有说买,而这位小姐,直接说买。”直接卖了,她还能拿到提成。

她在这里干了这么久早已练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看两个女孩,都是穷酸样,而且还长得这么丑,哪有钱买啊。这个要买手链的人,在她们手中抢下手链要买,则完全是出于羞辱这两个人。如果手链直接拿给这俩个穷酸女人看,又不买,她敢肯定这位抢买手链的女人也是不买,到时不是好亏大了吗,所以,还不如直接卖给抢手链之人。

萧摇再听到这样的回答,再看到这服务员眼底的不屑,声音不是淡了,而是冷了。

她冷声道,“难道这是经理教你们的,不给客人看货,直接付帐?还是经理教你们的,看人服务?最重要的是是经理教你们,可以轻视不屑客人吗?”

这个服务员没有想到,这个丑女人问出一些这么犀利的问题。这些问题,店里可是文明规定都不允许的。只是因为同在来买玉品翡翠的人多了,所以有些服务员的态度开始傲慢了。

“喂,我说丑女人,你这不是在为难这店员小姐吗?”这个女人其实在一边乐着看笑话,只是她毕竟是要羞辱这俩人穷酸人,所以又开口为店员抱不平了。

“你闭嘴!”萧摇冷冷的对着这个女人喝道,然后对着女服务员说道,“去,把你们经理叫来,我倒要问问,开门做生意,还有挑客人的理啊?”

对这样不端正态度的服务员,绝不能姑息。无论是哪一行,服务都是最重要,客户至上,服务第一,一直是商场上不变的法则。

本来就是要羞辱萧摇的女人,突然被萧摇这么一顿喝,啥时就气了,骂道,“你这丑女人怎么回事啊?你自己没钱买手链,还来凶我,还把人家服务员给训一顿,你也看看你自己,长得这副丑模样,谁会把东西卖给你啊。”

朱立栗听这女人,左一看丑女人,右一个丑模样,也气了,也指着这女人骂道,“明明是你抢了我们要买的手链,竟然还在这里大骂,你要不要脸啊。”

萧摇他们这边闹了一个大动静,早就围着一些看热闹的客人。

此时,正在招待别的客人的服务员也纷纷走过来。

其中一个店员,则是在新店还没开张时,就在琉玉阁了。所以,在看见萧摇时,她想起来了,这人好像是他们老板的好朋友。不过,这边有事闹起来了,她作为一个老员式,还事问问发生什么事了。

“小琪,发生什么事了?”她走过来问道。

萧摇淡淡的看着走过来服务员,道,“别问了,去把你们经理叫过来。”这个店员她有印象,在*王大山那批小流氓来找事时,她也在场的,表现还不错。

听到萧摇这样说,这个服务员面带微笑的问道,“萧小姐,是对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请您说出来,我们一定加以改进。”

当她喊出萧小姐时,那位叫小琪的服务员,脸上有了一丝恐慌。她没有想到,这个丑八怪是小珍姐认识的。

那个女人听到小珍对萧摇这么客气的问话,她又不服气了,她尖锐的说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这不用问吗?这个丑女没钱买这串糯冰种紫罗兰飘花圆珠手链,却要看货,而恰巧喜欢它,也就买下它了,这不,这人就难为上了位服务员。”其实她根本就不是在给店员说话,而是要对萧摇奚落及嘲讽的。

萧摇真是有点奇怪了,她和栗栗只是要买串手链,怎么就让她这么奚落与嘲讽啊。她们没有得罪她吧,就让她看不惯她和栗栗。这样的人脑子有毛病啊,怪不得一脸的克夫相,哪个男人娶了这样的女人,就是有万贯家财,也会被克的一无所有的,什么时候得罪贵人都不知道。

小珍听到这位客人无理的问,皱了皱眉头,淡淡看了一眼叫小琪的,然后说道,“这位客人,按照店规,我们必须是有个后来先到,谁先看中的,就先给谁,直到确认她不买为止。至于,你说买不起这个问题,那也要等着她看完货在说。”

萧摇对这个齐小珍的回答倒是挺满意的,那个叫辛琪的女店员倒不能用了。每个店员都挂着一张工作牌的。

这个女人听到刘小珍的回答,又有点不服了,反问道,“那如果她买不起,又把这么珍贵的翡翠万一打碎了,怎么办啊?”

刘小珍认真的答道,“对不起,客人,这是我们店里内部的事,不方便透露。”在琉玉阁打碎翡翠的赔偿制度有好几种,她不可能一一客人解释的。

萧摇轻淡的看了一眼还在那个叫辛琪手中的糯冰种紫罗兰飘花圆珠手链,说道,“这手链我们不看了,你们就把它卖给这位女士吧。”

反正这琉玉阁是她的,她再挑挑更好的送给栗栗也不错。

刘小珍倒是反应快,忙对着辛琪说道,“还不快打好包装。”

那个女人听着萧摇不要手链了,心里反而有点对着这个手链有点嫌弃了,脸上也是带着点嫌弃的阻止道,“不用包了,我不需要了。”本来就是要把它从丑女人手中抢走,以羞辱,既然这个丑女人都不要了,好干嘛要费着这个钱买下她,她是根本就喜欢这串手链。

“你神经病啊。”朱立栗开骂道,“我们要看时,你说要买下,现在我们不呓了,你也不买了。你这是钱多,存心羞辱人是吧。”

这个女人倒是很快的接口道,“对呀,我就是存心的。我就是对你们看不过眼,我就是要羞辱你们,你们又能拿我如何,两个丑八怪。”

这下,所有人都确认,这个女人确实有病了,而且还是很严重。

“神经病,有病就要去治。”朱立栗反驳道。

这个女人还要继续骂的,结果,她张了张几次嘴巴,发现说不出话了。她心里啥时恐慌起来,忙捂着嘴巴离开琉玉阁。

看热闹的客人,接着也就散开了。离开的离开,看翡翠的继续看翡翠。

萧摇就是要借助这次机会整顿一下店风,今天是她萧摇碰上了,如果以后是别的客人碰上这样的情况,那琉玉阁欺负客人名声就要传出去了。

萧摇看着齐小珍说道,“去,把你们老板叫来。”

齐小珍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这位客人还揪着不放,小珍只能继续微笑的问道,“萧小姐,刚才的事,是我们的不对,我代表店里所有的人给你赔个不是,你看你能不能,”本来想说,能不能原谅这个店员的失误。只是,好的话,被萧摇冷冷的给打断了。

萧摇凌厉的看着齐小珍,冷声的打断道,“不能。还有我再说一遍,把你们老板给我找来。”

齐小珍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给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因为她知道,她不打电话的话,萧小姐会亲自打。那天老板对这个萧摇小姐的态度,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尊敬、拘谨、谦恭及隐带着服从。所以,这位萧小姐要见老板,那她只能汇报给老板了。

齐小珍放下电话之后,就对萧摇说道,“老板一会儿就下来,请萧小姐稍等片。”然后就去她自己的柜台,招待客人了。不能一直把客人谅在一旁吧。

没有多久,赵福宝就匆匆的下来了。一走出电梯,赵福宝就发现站在柜台旁边萧摇。

他走过来的一路,都是对客人点头打招呼。然后,径直走到萧摇面前,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恭敬说道,“萧摇,你来了,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啊。我也好下来亲自给你服务啊。”

这些话,在外人面前说的,现在店里除了赵福宝几乎没有人知道萧摇就是琉玉阁真正的老板。

萧摇看着赵福宝轻笑道,“你平时这么忙,我萧摇哪能让你这个琉玉阁老板亲自招呼呢?”

看到这个叫萧摇的跟自家老板如此熟络,辛琪心里咯噔了一下,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了,她的工儿估计保不住了。

“嘿嘿,我再忙,也没有招呼你重要啊。”赵福宝也是以好朋友的姿态跟着蓡摇玩笑道,“既然来了,上我那坐吧。”

“嗯,好吧。”萧摇点点头道。

其他客人看着,还有有点惊讶的。看着赵老板跟这个叫萧摇的如此熟悉,那刚才那个女人说她们买不起那串手链是怎么回事啊。

三人就一起上赵福宝办公室。

“摇摇,原来你跟赵老板这么熟悉啊,怪不得你一定要来这里看看呢。”朱立栗抱着小黑猫,高兴的说道。

“嗯。”萧摇应道。

萧摇和赵福宝一路,就是以朋友的方式交谈。可是,当三个人一进总经理办公室,赵福宝关好门时,朱立栗明显的发现,萧摇和赵福宝态度的变化。

萧摇是直接坐在总经理的办公椅子,而赵福宝却在旁边站着。朱立栗奇怪,但却没有说话,她只是抱着小猫咪,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赵福宝,刚刚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吧?”萧摇冷厉的问道。刚刚她听见了齐小珍给他汇报了一部分情况,而且都有监控,只要看一下监控就知道什么情况了。

朱立栗在萧摇喊出赵福宝这名字时,心头却是一震,怎么也不明白,萧摇的态度好像是带着点责问的感觉。

“对不起,老板,是我的失责。”赵福宝坦诚的承认错误。虽然其实是那个叫辛琪的女店员犯的,但也是他用人不当,管理疏忽造成的。

可是,再小黑猫玩耍的朱立栗,在听到“老板”二字时,则完全傻了。刚刚她没听错的话,赵老板好像叫摇摇老板,是吧,是吧。

可是,这琉玉阁的老板不是赵福宝吗,怎么又成了摇摇是老板了?朱立栗心中带着疑惑,没有插口问。

“我要的是,货品保证,质量第一,客户至上,服务第一,任何一点马虎,就会造成琉玉阁的信誉问题,”萧摇严厉的看着赵福宝说道,“所以,我不要听到任何的事后道歉,有些事道歉是没有用的,只会增加客人对本店的怀疑度。你可知道,赵福宝?”

“是,老板,以后,属下一定会严格在任人上严格把关,绝不允许类似的事再次发生。”赵福宝恭敬及认真保证道。

赵福宝被萧摇这么严厉的教训,没有一点不服气,有的是,心服口服。因为萧摇说的很有道理,琉玉阁要做珠宝界最大的品牌,不管是质量还是服务,都不能有一点马虎。否则出现一丝失误,就会给琉玉阁造成重大的损失,尤其是信誉上的名声损失。

“好,下不为例,那个叫辛琪的店员,让她另寻高就吧。”萧摇此时的声间又淡也下来,“有些错误可能原谅,有些坚决不能姑息。那个辛琪小心思太多,如果继续留下来,也只会对琉玉阁名声不利。”

“是,我知道。”赵福宝恭敬的道,“处理辛琪,也可能做到杀一儆百的效果,让那些本有此小心思的人,把心思都收起来。”

“嗯,要怎么做,全部交给你,你看着办。”萧摇点头道。

“是。”赵福宝应道。

“最近,朱江市那边的分店现在办的怎么样了?”萧摇问道,“那边有没有人来找麻烦?”她已经派人开始在那建立罗刹帮分派了,虽然人手不多,但是要保护一家琉玉阁还是能做到的。

“嗯,刚开始,那周广嗣父子一直不愿意让出店铺,不过我们用了法律手段逼着他们交出来。但交出来之后,他们又请当地一些黑社会的人员来砸店铺。”赵福宝汇报道,“不过,幸好又出现了一批武力值能打的人,把那些人都给赶回去了。帮我们为头的,告诉我,他们是受你所托来帮忙的。”说完这句,眼睛则是睁的有点大,好奇的看着萧摇。

从琉玉阁成立那天,也是出现一批人来,把*会那些砸场子的人,给打回去。后来在办公室时,那人为头的跟着他们一进来就喊着萧摇大小姐。

现在那些人去了朱江市,那肯定是萧摇能预料所发生的事,才会从香江派人过去,保护琉玉阁。

“嗯。”萧摇没有否认。

以周广嗣那样狭隘之心,是肯定不服气的,明的不行,他就来暗的,把人赶回去。只是,她萧摇要做的事这么好打发的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谁能奈何得了谁?

“现在朱江琉玉阁一切已经基本到位,就等着12月19吉祥日子开张了。”赵福宝乐呵着道,“老板,开张的日子,你有时间过去吗?”

萧摇想了一会,点头说道,“好,12月19日那天,我会过去。”她过去不仅是要看琉玉阁开张,还要知道朱江的整体情况。

朱江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现在那里经济不是很发达,但是再过一年之,国家特批朱江为经济特区,之后,朱江迅速发展,短短两年之内,从二线城市,一跃成为全国三大城市之一。

萧摇之所以会先把琉玉阁第一家分司建在朱江。因为一年之后,那里无论是经济房还是商品房,最重要的是那市中心的商铺价格,都比现在超出了好几倍。

“好的。”赵福宝点头道,“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当萧摇和朱立栗出来时,朱立栗还抱着小黑猫处在呆愣之中。

萧摇唤了她几声,都没有回应,萧摇摇了摇头,就对着好的耳朵,大喊了一声。

“摇摇,你干嘛啊。”朱立栗柔了柔差点被震聋的耳朵。

“栗栗,应该是我问你在干吗吧,都出来这么几久,怎么傻傻呆呆的,叫了你好几声,都没有回应,都到底在想什么啊?”萧摇问道。她当然知道朱立栗在想什么,她只是故意这样问的。

“摇摇,你还问我在干什么?我是在问你在干什么啊?老板哎,”朱立栗激动的说道,“琉玉阁的老板哎,摇摇,你真是太棒了。”

“好了,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萧摇对着朱立栗小声的说道,“除了赵大哥,就你一个人知道我的秘密了,你千万要保密哦。”

“真的吗?”朱立栗激动了大叫着,看到周边向她们望来,她又悄悄的对萧摇说道,“放心,摇摇,我一定会为你保密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