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34章:晏会前奏 救人(一更)

时间一天天过去,不过,对于上流圈子来说,他们最期待着童家那场认亲晏。

只是对于萧摇来说,这晏会好像不关她的事似的。因为外公外婆搬到了别墅,只要有时间,她都会赶回去陪着外公外婆。

前世外公外婆因她之事早早就去世了,而今生,自从她回来之后,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一直在外忙着,周六日也没有回家去陪着外公外婆。

因此现在,只要有时间,她都回家,因为家里有她的最亲亲人。

萧摇在这天休息日,想到自己好久没有去古玩街逛逛去了,所以就想着约着朱立栗去了古一条街逛逛去。

这朱立栗接到萧摇的电话,要约她去捡漏时,简直高兴坏了。

她也是对那些古董古物感兴趣,只是她不是专业古董鉴别师,所以不太懂怎么辨别,看一个有黑色泥巴的东西,就以为是古物,结果一买回来,给人一看,竟然是假的,因为的下面刻章是:历元1997年某年某日制造。

看到这些,朱立栗火到要上来了,现在才历元1996年,它竟然是1997年制造,是历史倒流吗,未来的东西制造出来的东西,都有卖了。

萧摇和朱立栗汇合之后,就手拉着手去古玩街了。

萧摇一进古玩街,就被那些小商贩发现了。

哟,这不是上次出手大方买古玩的吗。就立即对着萧摇吆喝起来,

“姑娘,过来看看,我次好多都是从乡下农村收过来的真古玩。”

一个小商贩如果对客人天天吆喝着,这些是自家的传家之宝,估计除了傻子,说了也没有人相信,更何况萧摇此时来过好几次这里,对这些小商贩也有了一定的印象,所以只要不把萧摇当作傻子的人,都不会说是卖自家传家之宝的,因为他们都只把萧摇当作冤大头。只要被她看中的东西,有时不讲价卖都可以。

“姑娘,我这里同样有很多刚从偏远的农村里收过来古董,你来看看。”另一个商贩也对着萧摇说道。

在一旁的朱立栗有点疑惑了,他们怎么都对着摇摇吆喝呢。

朱立栗奇怪的问道,“摇摇,他们怎么都对着你一个劲的吆喝啊?怎么这么明显的忽视我啊?”

萧摇笑了笑,道,“估计他们看着我比较像冤大头吧。”

“啊?”朱立栗更是疑惑了,道,“冤大头是能看出来的吗?”

萧摇笑着开玩笑道,“谁知道呢?说不定,这些人就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眼就能把冤大头给看出来呢。”

有几个小商贩听见了萧摇的话,再在对萧摇吆喝时,有点不自在,不过在不自在,也没有赚大钱来的自在。

“姑娘,你看,我这有个真迹古董,可是比人上次买的那个莲花童子真多了。”一个商贩拿着一串黑色佛珠对着萧摇说道。

“啊,摇摇,原来你是来过这里啊。”朱立栗终于恍然大悟似的说道,“我说这些人盯着你的眼光就像见到金子一样,都在发光。感情他们都认识你啊。摇摇,刚刚你说他们把你当成冤大头呢,感情上次你上次来买东西时,一定出高价从他们手中买下一件所谓的真迹古董,是不是?”后面,这话朱立栗是问那个商贩的。

商贩在心里暗道,这女孩子真够聪明的,说的就和亲身在现场的样了。商贩讪讪的说道,“姑娘,我们可都是自愿公平买卖的,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我们可没有非逼着她买不是?”

“可你们也别把人当冤大头啊?”朱立栗有点生气的说道。

听到这话,商贩不服气了,“我们可没有把谁当冤大头,那都是自己愿意买的,况且做我们这一行,一个月下来,也就这么一两笔大买卖。”

“你,你们这样做还有理了?”朱立栗听到商贩这样的话,也是生气了。

“切,”商贩不想跟这个不经事世小女孩多说,转头继续对着萧摇说道,“姑娘,你看啊,这真的是假货啊。这可是我从藏西那边给找来的。”说完,还拿起来就给萧摇递过来,让她看一看。

萧摇本来看着这一串佛珠,也没有看出它是古董物品,而是一串很普通香木佛珠,外表伪装成的沉香佛珠,最多也就值个百八十块钱,所以也就没了兴趣。不过,当她接过手中时,她是明显感受到了阴气攻击她的脉络。

她是武者,同时也是精通玄门岐黄之术的人。

这佛珠普通人拿在手中,不感觉不到这股阴气的,但感觉不到不代表没有,只要接触时间长了,都对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还找不到原因。

萧摇开启异能,发现整串佛珠的佛珠里头,黑气在留串滚动。萧摇惊了一惊,现在已经确定这串佛珠肯定镇压过某种邪物,但却因长期的侵蚀,而造成了阴邪煞气都放进入了佛珠里头,成了栖息之所。

人体有阳刚之气,所以一旦人拿着这串佛珠,这阴气都像是有自动保护功能似的,反侵阳气来源的地方。而人却沉受不了这样的阴气。轻一点的就常常做噩梦,精神不振,脸色苍白,重一点的,直接虚弱晕倒,甚至有性命之忧。

也不知道这串佛珠经过多少人的手,也不知道害不多少人,不过,只要不是长期接触,一旦离开它,人就会慢慢好起来。

在外人看来,萧摇拿着这串佛珠,看得分外认真。

小商贩觉得有戏,带着谄媚语气问道,“姑娘,你看,我说了是真迹,是吧。你看你买不买,我绝对给你一个最优惠价。”

萧摇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商贩,随后就微皱着眉头,凌厉的问道,“老板,你家是不是有个五岁儿子?”

商贩被萧摇这无里头的话,弄的有点发愣。好端端的突然问他家的孩子了,只是这女孩是怎么知道,他家有个五岁的孩子。

只是没等他多想,萧摇继续问答,“你那个儿子,最近一段时间,夜里常常哭闹不止,还冒冷汗发虚,第二天,是精神不振,眼神呆滞,不吃饭还有说胡话,是不是?”

商贩被萧摇说的话震住了,他张大嘴巴,呆愣着,很是惊讶的看着萧摇,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他儿子一个月以前开始,就常常夜里哭闹不止,而随后儿子的一系的症状就像这女孩说的一样。家里带着儿子去各大医院,都说他家孩子一切正常,根本就找不到他天天这样症状的病因。

后来,听人说是不是可能撞邪物了,他才想起来,好像自从儿子玩过这串佛珠才会这个样了。自古以来,佛珠都是吉祥之物,所以儿子要玩,他也就让他玩去。

没想到闹出这样的事,既然儿子的病情可能与这串佛珠有关系,当然就要把这佛珠扔了才行。只是,要他扔了,他又不愿意,反正他是贩卖古玩物的,还不如把它卖了去,不亏本也能得几个钱。

卖了几天没有卖出去,然后今天刚好就看见了萧摇,所以他才会极力像萧摇推荐。

可是让他惊讶万分的是,这女孩看了这串佛珠之后,没有说买不买,反而说他儿子的事,而且都是准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萧摇严肃厉声的说道,“赶快带我去你家,不然家孩子可是活不过明天。”

“你,你,你怎么能诅咒我家孩子?”这个商贩气愤的说道。

萧摇冷声色厉的说道,“我没有诅咒你家的孩子,而是你儿子阴气缠身,已经浸入五脏六腑,再不把阴气引出来,那孩了就有性命之忧。”

听到儿子是因为有阴气缠身,而有性命之忧,这商贩来不有再去责备萧摇,他恐慌问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阴气缠身?”

“还有为什么,还不是你把这串佛珠给你儿子玩。”萧摇犀利指出来道。“你知道这佛珠为什么从吉祥物,变成了邪物了吗?”

萧摇的话一口,再看热闹的众人,惊讶的看着那串佛珠,“邪物?佛珠怎么就成邪物了?”

这商贩真没有想到,还真是这佛珠惹出来的祸事。他呆愣着,不知道怎么回道。不过,在听到这女孩在解释这阴气由来时,他更是惊恐,万分的恐慌的摇了摇头。

“这串佛珠可是经过至少一个千死人的浸染,”萧摇凌厉的说道,看也不看听到一千个死人之后,惊慌退后人,继续说道,“也就是说,这串佛珠一直埋藏在死人堆里的,死人堆里的东西,再吉祥,经过长年累月也就变成了不吉祥。所以,活人拿着它,大人晚上都会常常做噩梦,第二天精神不振,如果长期拿着好,过不了一年,就会莫名其妙死亡;小孩的阳气不比大人,只要拿过了它,晚上就噩梦不止,冒冷汗,哭闹,第二天就像我刚所说的的症状,精神不振,眼神呆滞,虚弱,而且一天天消瘦下去,如果没有把他体内的阴气引出,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亡。”

死、死、死亡,这佛珠也太邪门了吧。很多人都不太相信,真有这么邪门的东西。

“这,这,这不是真的吧?”有人不太相信的问道。“现代社会,还有这么这么迷信的说法。”

萧摇轻描了一下那个发问的人,淡淡的说道,“迷信不迷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很多无法用科学解释现象,很多人都会说是迷信。”

“我告诉你们,我家摇摇可是懂风水玄学,看面相知未来,更是精通中夏国千年老祖宗传承的歧黄之术。”朱立栗抱着萧摇一只胳膊骄傲的说道。说的那个人好像是她自己一样。

萧摇听到朱立栗的话,有点头疼了,这不是明晃晃告诉众人,她萧摇是个骗子嘛。谁会相信一个女孩子懂这些东西,不把她当江湖骗子就不错了。

算了,不想解释。而且她根本就没必要像这些人解释。

眼下要解决的就是这个。萧摇看着这男人印堂发黑,子女宫贪狼、破军、七杀,主有刑伤,男宫有着明显的纹断横武贪,直穿印堂,这明显是那个孩子即将死亡的面相。那个孩子才五岁,萧摇可不想就这样让他这么去了。

“傻愣着干啥,还不快带路。”萧摇没好气的对着这人说道。

还好这人把佛珠送到了她手上,如果卖给了别人,还不是又要祸害一个人性命吗。

这个商贩此时已经相信了萧摇的话。因他儿子正在的症状跟这女孩说的一模一样,除非熟悉他家的知道儿子的情况,不认识的人哪知啊,而这女孩可畏是陌生人,然而她却能准确说出这些来。那只有一方面的原因,那就是这女孩说那些邪门的事都是事实。

这商贩来不及收拾他的摊子,只是拜托熟人照看一下,就匆忙的带着萧摇回家。

当然有些人好奇,也跟在了后面看热闹。因为说实话,他们是根本就不相信这姑娘说的一切,然而看她说的头头是道,所以就引发了好奇心。况且他们与这老毕家的儿子情况算是熟悉,所以就一起跟过来看看了。

要说最高兴激动的就是莫过于朱立栗了。她可是亲眼见识过,萧摇精通风水本事的。所以,对于萧摇说的那些玄乎之事,她都是相信,简直可以说是盲目相信。

朱立栗闪着星星眼,崇拜激动同时又担心的问着萧摇,“摇摇,你说的那孩子的情况真有这么严重吗?”

“嗯。”萧摇就道。

“那你真的有把握吗?”

“嗯。”萧摇没有骗朱立栗。

“那真是太好了。”朱立栗振奋的说道。朱立栗一只手挽着萧摇的胳膊,半个脑袋靠在萧摇的左肩膀上了。

很快,就到了这个商贩,也就是老毕的家里。他家处于老城区一个小社区里,这房子算是破旧吧。

“老毕,你怎么突然时间回来了?”坐在小区的一个妇人说道,眼睛却不解的看向一大批来人。

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精神焉焉,眼神呆滞,毫无生气的样子。

老毕来不及这妇女解释,他忙把孩子抱进自己怀里,语气神色都很是焦急的说道,“这位小姐,这就是我儿子,请您给看看!”

妇人有点摸不着头脑,虽然儿子的病因一直找不到,但老毕一回来就把儿子把给一个女孩子看,而且这个女孩长得丑,心里有着火气道,“老毕,你疯了吗?这么多医院都检查不出儿子的病因,你现在却让一个女孩子来看,你是不是想害死儿子啊。”

“你闭嘴!”老毕转过头,对她大声喝道。然后再一次带着抱歉和恳求的语气说道“小姐,请您计较内人的疯言疯语,她也只是担心儿子了。这孩子就像你说的晚上哭闹不止,而白天就是这个样子,我们看了很医生专家,都没有办法检查出病因。如果小姐真能救小儿,大恩大德,我毕有为做牛做马来报答您的。”

那个妇人本来被毕有为大声喝止,是很生气的,但听着语气,好像这女孩真能救她家小宝。

这个妇人马上下跪求着道,“小姐,求求您救救我家小宝,求求您救救我家小宝。”

萧摇对这个妇人的举动没有给以反应,萧摇从来到这里,就用异能观察这个孩子。只见那阴煞气已经包围整个心脏,就只剩下一个角边沿了。

当这个角边沿也被阴煞气包围时,那就表示这个孩子的生命已经到了劲头了。

“哎,你起来吧。就算你不说,摇摇能救的一定会救,你就别跪了。”旁边朱立栗一直在拉着这个妇人起来。然而,萧摇没有发话,这个妇人无论旁人怎么劝都不肯起来。

萧摇没有用多余的眼光看向她,只是对着毕有为说道,“把孩子抱回屋里,放下来,平躺。”

毕有为照做赶紧把孩子抱回屋子,放在一张小床上。

一行人也同样跟着进了屋子,包括刚刚在小区内聊着的熟人。

萧摇赶紧上前,用手去压着孩子心脏的地主,严肃的对着夫妻俩说道,“去找一只黑猫,再要一碗公鸡血,时间不多了,要快。现在所有的人都出去。”

萧摇的严肃及凌厉的语气,让再屋的第一个都吓了一跳,知道需要黑猫,及公鸡血,个个就出去打算帮忙了。

“小毕,我记得咱们小区的公园里,经常会一只黑猫过来,赶都赶不走,现在我们大伙一快帮忙找找,看看能不能抓到。”一个大妈对着毕有为说道。

毕有为赶紧道谢。

“我家有一只大公鸡,本来是想留到儿子孙子他们过来杀的,现在既然需要救人,那我就回去把我家那只大公鸡抓过来杀了。”

夫妻俩忙道谢,然而大伙儿一起去找黑猫了。说实在话,就算找到了,也要费力去抓啊。所以各个都拿着一些工具。

------题外话------

二更还是在23点到24点的

今天本来打算两更做一更的,结果码字到四千多时,竟然给弄丢了,没办法,重新码字,还是两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