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33章:仇家由来(二更)

萧摇在劝动外公和外婆之后,暂时让他们搬到市里别墅。不过,因为有不知道的敌人存在,萧摇让萧平安给做了两张人皮面具。

从在外公和外婆的言语闪烁之中,萧摇知道,外公外婆肯定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告诉她。不过没关系,她现在已经有突破的方向了。

回到了房间,萧摇就迫不及待的进了空间。

“小霸,”萧摇叫着正在和小岁热聊小霸。

“姐姐。”小霸和小岁欢喜的叫道。

“小霸,我有事问你,那个与轩辕丹凤纠缠的祖先到底是谁,你知道吗?”萧摇问道。

“他叫萧腾飞,算是一千年以前的事了。”小霸说道。“我那时还在沉睡,不太知道事情的经过。不过,据说萧腾飞和轩辕丹凤是青梅竹马,感情也很好,大家都以为他们会是夫妻。只是,在萧腾飞外出游历两年,再回家时,却带回一名怀孕的女子,说是他妻子。轩辕丹凤在知道萧腾飞成亲之事之后,一夜白头,发誓要杀了他妻子。于是就动用了各种手段,都被萧腾飞给挡回去了。轩辕丹凤无可奈何之下,就嫁给了当时掌权最大,同时对她爱慕有加的摄政王章泽天,不嫌弃她的一头白发,坚决娶她为妻,于是轩辕丹凤就成了白发王妃。”

“啊,白发王妃?”萧摇惊讶的了。“听你这么说,她都已经嫁给了有权有势的摄政王,那她为何又要鲜血和性命诅咒萧家啊?”

这么狗血的四角恋。

“姐姐,后面还有故事呢。”小霸说道,“轩辕丹凤嫁给了章泽天后,在章泽天的疼爱和保护之下,逐渐收拢报复的心思,开始一心一意的和摄政王章泽天过日子。只是,就在她以为能和章泽天相厮相守下去时,章泽天被年少的皇帝给推翻了政权。章泽天落了一个谋权篡位的罪名,而被少年天子满门抄斩。”

“可是,这和萧腾飞有什么关系啊?”萧摇不明白的问道。“让轩辕丹凤这么恨着萧家。”

“有关系,关系大着呢。”小霸大声的说道,“当时就是萧腾飞帮着年少的皇帝收拢政权和军权的,所以,轩辕丹凤认为萧腾飞就是见不得她好,见不得她幸福,所以直到死也恨着萧腾飞。在章家要满门抄斩时,章泽天的亲信,偷偷把当时怀孕轩辕丹凤给换了出来。只是,被救出来轩辕丹凤此时已经动了胎气,即将临产。当轩辕丹凤把孩子生出来时,就只剩下一口气在,她把孩子交给了亲信,让其转告子孙后代,萧家是他们世代的仇人,并以破坏他们的幸福为已任。因为没有幸福的人,才是世上最痛苦的人,她要萧家世世代代都没有幸福可言,生生世生受着痛苦的折磨。随后,她自己又用鲜血发下诅咒,凡是萧家传人都没有幸福。”

“那她的诅咒灵验了吗?”萧摇问道。

“灵验了。就在轩辕丹凤去世没有多久,萧腾飞的妻子也去世了。留下了一儿一女,只是奇怪的是,女儿洁白的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颗红痣,而且她突然之间变得特别聪明似的。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学习技能武功也是特别的快,所以萧腾飞的女儿可以说琴棋书画,武功军事兵法样样精通。”说到这里,小霸停顿了一下。

“可这样不是很好吗,这哪里是诅咒,明明是福利才是啊?”萧摇疑惑的问答。

“唉,姐姐,你不知道。”小霸老成的叹了口气,圆溜溜的大眼睛很是有着一股哀伤。“萧腾飞在知道女儿的天赋之后,也是高兴异常的。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发现儿子好像变得有点痴呆,反应迟钝。”

“啊,为什么会这样?”萧摇疑惑的问道。

“因为这就是诅咒啊。”小霸无奈的说道,“儿子才是家族继承人,所以对于继承人,肯定会有很高的要求,像资质愚顿的人,是根本没有资格当继承人的。那时萧腾飞只有一儿一女,没办法,只能在旁支里选一个继承人。然而让所有惊讶及恐慌的是,只要是被选中的那人,第二天开始就会变得愚钝,有的甚至在第二天就开始变成痴呆。这一现象让萧家所有人都惊恐万分,后来谁也不愿意当这个继承人了。没办法萧腾飞,只能让儿子继续做这个继承人,不过,后面暗中有这个女儿来辅助。说来也奇怪,自这样的做法之后,萧腾飞的儿子有病情竟然也没有在恶化下去。因此,萧腾飞当即决定,萧家家族管理法,儿子做明面上家主,而女儿则是暗地里的决策者。一明一暗,共同让萧家繁衍昌盛下去。也就是后来萧家一个继承人,一个传人。只要萧家继承人出身之后,传人就需要在继承人后面做一个像影子的人。”

“再后来呢?”萧摇急问道,“轩辕丹凤的诅咒是萧家传人没有幸福。”

“后来,男大当娶,女大当嫁。萧腾飞的女儿自己选了一个夫君。然而,那个被选中的男人,在第二天却突发疾病而死,再后萧腾飞女儿又和一个男人恋上了,可在成亲那一日,男人重复了一种厄运,那就是死亡。因此,萧腾飞的女儿背负一种克夫名声,没有敢娶,同样没有人敢入赘到萧家。因为萧腾飞亲自挑选一个男人,想让他入赘到萧家,可也不脱不了死亡的命运。因此,萧腾飞的女儿就寡寡郁郁过着无情无欲似的生活。直到萧腾飞孙女的出生。他同样发现,那个孩子,手臂有一颗和女儿一样的红痣。”

萧摇听到这里,心里也很是忧郁和沉重的。那萧家就这样背负世代的诅咒及追杀,过着担心受怕,却要重复着这样的命运,抗拒着这样的命运。

“难道就没有办法解掉这诅咒吗?”萧摇问道。

“这个命运一直在萧家人身上重复。直到萧逸主人这里,若大个萧家就剩下萧逸主人一个独苗时,暂时结束。”小霸说到这里,心里很是难受。

“暂时结束,这又是什么意思?”萧摇疑惑的问答。

“因为萧逸全家被人陷害而死,主人为了报仇九死一生之下,就唤醒了我。在我的庇佑之下,萧逸主人没有重复祖先的命运,生了两个儿子。当他把我交给萧戬时,我就会再次陷入沉睡。萧戬的后代又开始重复祖先的命运。”小霸说道,“直到我遇上了姐姐,第二次开启空间。”

萧摇也是基本了解了情况。不过,这样的诅咒真的存在,命运的重复是真太可怕了。

她是萧家传人,但现在她小霸,也就是说,这诅咒在她身上不会重现。可是,那她的后代呢,难保不会再重复这样可怕的命运。不行,一定要解掉这种诅咒。

“小霸,有没有办法,解掉这种诅咒?”萧摇问道。

“有,姐姐,当初轩辕丹凤是鲜血和性命发的诅咒,那么只要找到轩辕丹凤现在的最纯正后人,只要用他的血来祭奠祖先。”小霸严肃冷声的说道。

萧摇没有想到这个解掉诅咒的方法,即简单又困难。简单就简单在只要轩辕丹凤后来的血就可以,难就难在现在怎么去找轩辕丹凤的后人。

不过,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她必须先找到她的父母,然后再用那人的鲜血来祭奠先祖,为下一代着福。

萧摇一进校门口,又开始看见很多人开始对她指指点点。有的女生,想过来又有点不敢过来。不过,对于萧摇来说,反正她已经习惯了。等什么时候,不在对她指点的时候,可就是她不在这个学校的时候吧。

萧摇在要上抬阶时,被一个女人拦住了。萧摇注意到,这个女生就是在周五下午拦住笪攸宁说,要做她女朋友的一脸麻子叫林红绫的女生。

“有事吗?”萧摇看着面前的拦路虎淡淡的问道。

林红绫表情有点僵,不过,却带着骄傲自满表情问道,“萧摇同学,我想问一下,那天找你的大帅哥是谁,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看到这样高傲自以为是的女生,萧摇都懒得搭理她,绕过她就进直亡前走了。

“你,你,萧摇,你站住,你站住,听见了吗?”林红绫看到萧摇的态度顿时气极败坏的喊道。

只是萧摇哪是这听话的主儿,脚步不停的继续往前走去。

林红绫跺了跺脚,红着脸就追去。一直又跑到跟前,再一次撋住萧摇,怒气冲冲的问道,“我刚才问你话呢,你没有听到吗?”

“我说你这位同学,你是谁啊?”萧摇轻蔑的反问道,“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回答你那没礼貌无里头的问题啊。”

“你,你,”林红绫气的要指向萧摇。

萧摇淡淡的看着她那要抬起来手指道,“我最讨厌有人用手指指着我,上一个指着我的人,被我不小心剁了。”

一听说剁手指,林红绫不敢再用手指指着了。萧摇有一身武力,而且性子强悍,一言不合,就是打打杀杀的,最后却平安无事。因此,她还是听话的不用手指指着萧摇。

“你挡着我的路了,让开。”萧摇轻淡的说道。

然而听在林红绫的耳朵里,却是强势人威严,她不自觉得就听话让开了路了。

萧摇就这样平静的回到教室。

一进教室,就看到这一堆那堆的围着一群人,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你们说,这次认亲晏,童老爷办得多大的场面啊?”有人问道。

“我听说把皇家酒店的整个酒店都给包下来了。这次邀请的人,不仅有香江市的,还其他的市,最重要的是,听说京城很多家族也会派人过来的。”另一个家里开酒店的同学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假的,京城真的有很多人过来吗?”另一个女同学不太相信的再一次问道。

“那是当然。我爸跟皇家酒店的老板是好朋友,他可是听那老板说的。”那个开酒店的人说道。

“那童老爷子认的那个幸运女孩子,到底是谁啊?京城的人都来,那得多有面子啊。”一个女同学羡慕的说道。小时候那也带到过童老爷子面前,不过,没被他挑呗。

“啊,老大,你来了。”在人群堆里的张明明看到走进教室的萧摇,马上从人群里挤出来,向着萧摇走过来。

“老大,你知不知道?”张明明神秘的问道。

萧摇看着这神秘的样子,就好笑的问答,“知道什么啊?”

“就是知不知道童家童文华老爷子要认一个孙女了。”张明明好奇的说道,“据说不仅把整个香江上流圈子时名流邀请参加,凡时中夏国与童家关系稍好家族都会被邀请过来,特别是据说京城的六大家族都会派人过来祝贺呢。”

“哦。”萧摇毫无反应,只是点了点头,哦了一声。

“哎,老大,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反应呢?”张明明的奇怪的问道,“难道你就一点不好奇这个幸运的女孩儿是谁吗?”

“就算好奇,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萧摇无奈反驳道。虽说实际上那个幸运女孩就是她。不过,现在可不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省得天天被人看动物园里稀有动物一样,天天被人围着看。

张明明一想也对,童老爷子认一个干孙女,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啊。

张明明看了看周围,再次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道,“老大,我听说那个夏末凉和訾柘两个都会去参加这次晏会。”

这下萧摇有点兴趣了。她现在刚好想找点事来挑拨訾家和夏家的关系,让他们狗咬狗去,没想到,现在机会就送上来了。

萧摇挑眉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嘿,我是谁啊,”被萧摇这么一问,张明明就得瑟上了,“我可是号称江湖百事通的张明明,只要我想知道,我都会知道。”

萧摇拿着一本书就往张明明的手上拍去,轻笑道,“好了,别卖关子,说吧。”

张明明摸了摸后脑勺,脸色有点红晕的说道,“不是上周六嘛,我陪着我妈星际商城定制礼服,嘿,可热闹了,我敢打包票,几乎有一半的贵妇千金在那排队呢,同样的还有很多精英男士。我就在那休息区有等着我妈。你猜怎么着?”张明明又卖起了关子。

“要说不说。”萧摇没好气有说道。

“诶,老大,是这样的,我的坐位刚好就挨着夏末凉他爸夏霸天,不过,他背对着我,所以也就没有注意他身后的我了。他那时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说什么,他女儿会参加这次童家的认亲晏会,还说一定要给他安排离那些京城子弟最近的坐位。”

说到这里,张明明语气中带着不屑,“哼,他也不想想,这次来参加晏会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他以为想坐哪就会哪啊。诶,老大,他有没有可能是给酒店老板打电话啊或童家人打这个电话啊?”张明明疑惑的问道。

因为这次有权按排坐位的人只有童家人,而酒店只要按照吩咐做就行了。但是一些小家族的人,不太引人注目的人,酒店老板稍微变动一下,也没有人去注意。所以,夏霸天最有可能打电话的人就是酒店的熟人。

萧摇听到这心时一动,可能这次就是机会。萧摇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訾柘也会参加这次晏会呢?”

“老大,你说这事巧的没法再巧了。我坐了一会,觉得肚子不舒服了,就上厕所解决去。结果,我又在厕所里听到訾柘打电话。”张明明好笑的说道,“我在蹲厕所时,所到訾柘不知跟谁说,他会参加这次晏会,可是他一点都不想参加,只是他爸非要他参加,就是借机想能不能跟京城那边的人攀上关系。”

“老大,你说,这到底是童家的认亲晏,还是交际晏啊。怎么这么多人都想趁着这个机会跟京城的人攀上关系啊。”张明明有点闹不明白的说道,“京城的关系有这么好攀吗?干嘛要攀上京城关系,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多好啊。”

萧摇听到张明明的话,摇了摇头,但并没有回答他。张明明毕竟是个学习,还是个家境处优的孩子,从来没有为家里事业烦心过,当然不知道这种利益的交际关系多重要。

“那你来不来啊?”萧摇轻笑的问道。

张明明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我很厌烦这参加这些晏会。所以,我可能不去了。”

萧摇想了一下,对着张明明说道,“你去吧。说不定有意外惊喜呢。还有让丁浩也一块参加吧。”这两个算是他们的朋友,所以她想帮一下他们拓展人脉。

张明明有就闹不明白,他去参加这种狗屁晏会会有什么意外惊喜啊。不过,他更奇怪的是,老大是怎么知道这次晏会有惊喜的。莫非,

张明明很是好奇的问道,“老大,你是不是也会参加这宴会啊?”

萧摇继续看着书,只是说了两个字,“秘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