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31章:訾公平和夏霸天的心思

訾家

訾公平接到来自童家的邀请函时,是皱着眉头看的。

他不知道,童家怎么会这么有这么好的运气。被张建国出卖,有*会暗中动作,他们竟然有了罗刹帮的帮忙,然后挺过去,而且更有了飞跃式的突破与发展。

现在,突然给各个家族发了认亲邀请函,认亲晏是在12月16日,在皇家大酒店举办。

刘德荣已经进去了,能不能出都还没有一个谱,訾家现在必须得找到下个能依傍的靠山才行。否则,没有了靠山訾家很容易背人踩下去,他訾公平不想这么早就退休。

童家好几年没有这么高调办过什么酒席宴会什么的,这一次这么隆重的给大家发一个正式的邀请函,以童家的人脉,那么全国各界,只要给童家面子的人,可能都会来。当然包括京城几个大家族的人,肯定也会派人参加。

这刚好是一个拓展人脉的好机会,趁着这次机会,可以结交几个有身份地位的人或家族。

他家儿子訾柘,风度翩翩,风流潇洒,说不定能初贵族这家千金相中也不说不定。

所以,儿子肯定是要跟着他去参加这次晏会的。

夏家

夏霸天同样拿着来自童家的邀请函,在皱着眉头看。

“爸,你在看什么?”回到家夏末凉,一时家门,就看见他父亲在皱着眉头,在看着一封邀请函,“这是谁家邀请贴啊,是谁要办喜事了么?”夏末凉好奇的问着夏霸天。

“咦,竟然是童家认亲邀请函。”夏末凉拿过父亲手中的贴子,一看就惊讶了,“童文华这老头难道终于找到一个有眼缘合心的孙女了?”说后面这一个句话的语气是带着不屑又同时带着不甘的。

夏末凉小时候,也曾被父亲带到童文华的跟前过。

她那时也才七八来岁,听父亲说要带她去认一个爷爷时,她是很不愿意的。她自己都已经有一个爷爷了,为何还要认别的老头为爷爷。当听到父亲跟他说,那个爷爷很有钱,被他认下的孙女,就有和他孙子一样的财产了。到时,她手上有钱了,可以住很大很大很豪华的高档别墅,还可以买好多好多很好玩好看的玩具,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被父亲说服了,她就开始盼望着认那个爷爷,因为在她的观点中,只要认下那个爷爷,那就会很有钱。

只是,当她带到童文华面前是时,童文华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道,“霸天啊,这孩子真的很好,很聪明可爱,只是她不太合我的眼缘。”就这一句话,就拒绝了他们用意。

自从件事过后,她一直没有听过童文华要认干孙女的事,可现在猛然听到童文华认了一个孙女,心里头很不是滋味儿。

她敢找保票,在香江市里,没有一个女孩比她聪明、懂事也识大体,而且她虽不是长得最漂亮的,但她走着柔弱中带着坚强,透着她白莲花似的清纯洁白漂亮,就会让人一种自动的保护欲。

可就是这亲,也任是没让童文华看上眼,任一笔财富从眼前溜走。

“凉儿,那一天你和我一起去,这次童家的认亲晏,没有以往的低调,而是办的十分隆重,就是京城那边各个家族也派人来参加。那肯定会有很多青年才俊过来,到时看看有没有机会让那些京城子弟给看上,那样,我们夏家就可以一飞冲天了。”夏霸天野心勃勃的说道。

夏家在香江是有一点小名声,但却也不是大家族。如果,真有京城子弟看上他家女儿,那么成为香江第一家族是绝对没有问题了。他女儿这么聪明可爱,一定能让那些大家族子弟看上的。夏霸天信心满满的想到。

香江市也共三大家族,第一家族是丰家,也就是香江市首富家族;第二家族是简家,也就是简爱国的家族,权政家族;第三家族就是童家,它是隐势家族。

每个家族都有一个象征性,那就是钱、权、势。丰家代表着钱,简家代表着权,童家代表着势。

香江的三个家族都算是比较低调,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而且向来不因这种排名而沾沾自喜,大势大宣。小一辈的人,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三家竟然是香江市的三大家族。

同时,三大家族的平横性也是很强的,它很少出现那种恶性竞争。

如果,任何一个家族想要取代这三个家族也是可以的,只要你比他们有钱,有权及有势。

只是这三个家族,这几十年来一直稳稳当当的坐着各自的位置。

前段时间,*会都有了这样精密的设计了,也没有把童家拉下来,现在反而更让童家意气风发起来。

风波过去没多久,就开始陡然高调的隆重的办一场认亲大晏。这么好的一个交际机会,只要有野心的家族,谁愿意放弃啊。

夏末凉在听到父亲说结识一下,京城子弟时,她脑子里第一闪现出来的就是那张五官棱角分明,如雕刻般精致冷俊的男人。

从她知道那男人是江南军区的司令员时,她更是难忘着那个男人。有权有势有才又有貌的男人,可是万中挑一才能出现的。那样的男人,她怎么能错过,而选其他的男人。

“爸,可是我和柘哥哥从小就订了娃娃亲啊,再让我去结识那些京城子弟,我怕柘哥哥会生气的。”夏末凉不想说出她心里有另一个男人,就拿出訾柘来做挡箭牌。

“生气,生什么气,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们有了比訾柘更好的选择,那娃娃亲当个屁事啊。”夏霸天黑着脸说道,“女儿,我始终认为那个冲动的傲慢的訾柘不适合你。”

“可是,爸,这样不好吧。”夏末凉迟疑了一下,咬着自已的粉唇出道,“到时,我们可是会被人骂成背信弃义之人的。”她虽然不再爱訾柘,但她现在还是挂着訾柘女朋友的名号。除非有一天,他们真的分手了。

“有什么不好的,我只是给自己选择更好的,有什么不对嘛。”夏霸天理直气壮的说道。

在没有出现更好的选择时,那訾柘也就是个备胎。如果女儿被京城子弟看中时,把訾柘一脚甩开就好,在那时,他夏家也不用被訾家压一头了。

“那,那好吧。”夏末凉弱弱就道。以她的猜测,那男人肯定也是来自京城。到时,她也可以向那些京城子弟打听一下他这个人。

两个亲密的家族,因童家的一次认亲晏,而有了相同的心思,却又各怀鬼胎。

萧摇开着一辆比较低调小车了,后面还跟着两辆面包车,摇摇晃晃开到了家门口。

快到家门口时,她又在老远的地方,看见外公外婆又在外院打理那些青菜。

两个老人,一直低头给地里的菜,施肥浇水,一时之间,倒没有发觉离自家越来越近的三辆车子。

直到萧摇停下车子,朝着外公外婆喊时,他们抬起头才发觉,竟然有小车靠近。

一时,两老眼里有了警惕和戒备,直到萧摇再喊他们时,他们才放松下来。放下手里的锄具,朝着萧摇的车子奔来。对就是奔。

萧摇在喊外公外婆第一声时,就发现了外公外婆眼里的警惕和戒备,就有了疑心。

这还是从小到大,她第一次看见外公外婆有这样动作和表情。但她敢肯定,外公外婆之所以有这样的戒备和警惕之心,肯定是因为看见的三辆小车向家里驶来。

她从师兄那里知道,外公可能就是京城萧家二老爷,其实就是她的爷爷,而外婆其实就是她的奶奶。可是,从小到大为什么爷爷奶奶,要她叫他们外公外婆呢?

或许这可就是外公外婆说,她还未满十八岁,很多事他们都不会告诉她,也不会跟她解释。

现在他们看见这小车开过来,有警惕和戒备之心,可能是两种可能,一是以为是仇家,也就是外婆口中的那批天杀的,另一种可能就是以为是京城的人找来。

可是无论哪一种,她现在都不能问。不过,她一定会找到答案的。

“摇儿,怎么是你?”一过来,外婆脸上就充满担忧,然后在朝轿子里头看了一下,发现副驾驶上还有一个男孩,立即急急的问道,“摇儿,怎么回事,您怎么学会开车了?还有这车子是谁的?”

“外婆,别急,一会回到家里我再跟你们解释。外婆,您先打开那篱笆的拴拦,等我及后面的两辆车开回去。”萧摇说道。

“好。”外婆心里虽然是满满的疑惑,但还是走到打开那篱笆拴拦,让萧摇他们把车子开到院子里。

等萧摇自己停好车后,她再招呼了后面两辆车了,说道,“关长云,狗子,把车子停在这里就好。”萧摇用手分别指了一下停车的位置。

很快,关长云和狗了都停好车子,下来了。一共下来三位同志,他们都穿着平常的休闲装,狗子此时已经把一头的黄毛染回了黑色。

只是因为萧摇说,她要去接外公外婆,两个老人家最不喜欢头上弄些乱七糟的东西。

狗了没办法,只得把头发给染回黑色。

他们这次跟萧遥过来,就因为萧摇要搬家。对,搬家。

“摇儿,他们是?”外婆疑惑的问道。

萧摇一只手挽着外婆胳膊,一只手指着他们道,“外婆外公,左边这个叫关长云,他是我的同学,右边这个是叫狗子,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而中间这个呢,”

中间那个,穿着米白色休闲服,下身则穿着黑色牛仔裤,精巧的五官,襄在这白嫩的皮肤上,显得特别可爱,不是萧平安是谁。

在萧摇介绍他是,故意停顿了一下,而他则巴眨巴眨着那些漂亮又明亮的眼睛。只见他带着点一点焦急及渴望,湿润润的眼睛看着萧摇,好像萧摇故意欺负了他似的。

这让萧摇刹时罪恶感深重啊,继续说道,“外婆,他是我在外面捡来的一个孤儿,挺可怜的,我就认他为弟弟了。”说完,萧摇既不敢看外公外婆的脸色,又不敢看此时黑着脸色的萧平安。

萧平安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姐姐竟然这样把他介绍给外公外婆的。他以为,最起码,姐姐会给他编一个动人又可怜的身世吧。结果,就是一个捡来的可怜的孤儿这么简单。

“姐姐。”萧平安那个委屈带着哭腔的叫啊。

可是,看在外婆外公的眼里,可是这个孩子想到了自己可怜身世,于是同情心发作。

外婆走到萧平安面前,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不哭啊,有外婆外公,以后你就是我们萧家的人了,就是摇儿的亲弟弟。”说完,还抱着萧平安,在拍了拍他的背。

本来不想哭的萧平安,被外婆这么一抱,靠在这温暖的怀抱里,泪水刹时就如洪水一般止都止不住了,“哇……”。

他真想到了自己的娘亲了,小时,他疼,但他扔哭着不肯喝那黑漆漆苦苦的药时,他娘就是这么拍着他的背的,也是这么安慰他的。“平安最听话,最乖了。”

“哦,乖,孩子,不哭,不哭。”外婆听到这么大声哭着声,顿是心疼起来,就是外公也是连忙走萧平安的面前,笨拙的也拍了拍萧平安背。

萧平安的哭声,也感染其他人,眼睛都红红的。

四个孩子当中,没有一个人的家是健全的。

狗子是孤儿;关长云的妈是三年前去世,而有个爸都像没有爸爸一样;萧摇呢,现在虽然清楚她的父母都可能还在世,可是她连他们长什么样都没见过;萧平安是在父母的疼爱下的,但那毕竟是五百年前的事了,现在的他对这里的人和事都是陌生的。

“好了,不哭了,有外公外婆,外公外婆来疼你啊。”外婆一直在安慰着大哭的萧平安。

等,萧平安的哭声渐渐下去之后,萧平安才擦了一下红肿的眼睛,对着外婆外公,打着嗝叫着,“外……婆……外……公”

“哎。”两个老人家欢喜的应着。

“来,外婆时屋子。外面冷。”外婆拉着萧平安就往屋子里走,还不忘回头叫着,“你们都一块进来吧,外面站着发冷,别感冒了。”

萧摇带着关长云和狗了都进了屋里,他们俩心里还是很紧张的。这两个可是老太爷和老佛爷的级别啊,能不让他们紧张么。

待一屋子里的人坐定之后,外公就对着关长云和狗子俩人说道,“难得摇儿带着朋友回家,欢迎啊。摇儿,去泡茶给客人喝。”

一听到要萧摇泡茶,关长云和狗子就有点坐不住了,满摆手了,道,“不用了,我们喝白开水就好。”笑话,让大小姐亲自给他们泡茶,他们可不敢接受啊。

“胡闹,什么白开水,”外公故作生气的说道,“哪有让客人喝白开水的道理啊。”

在外公说话期间,萧摇已经利索的泡好茶。

萧摇给大坐的每一个都倒了一杯。

关长云和狗子则是颤抖着双手接过茶杯,然后再慢慢的喝着。心里却不住的大笑着,他们竟然能喝到大小姐亲手泡的茶,等回到帮里跟兄弟们说一下,还不羡慕死他们了。

萧摇喝了一口茶说,放下茶杯,心里有点忐忑的对着外公外婆说道,“外公外婆,我想跟你们说一件事。”

“嗯,摇儿,你说吧。”外公说道。

萧摇看了一下外公,再看了一下外婆,心里七下八下的说道,“是这样的外公外婆。”

随后,萧摇就把童家童文华认她为干孙女之事说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月12月16日,童爷爷办了一个认亲晏,想让大家都知道我这个干孙女。”

说完,萧摇就不太敢看着外公外婆的脸,她害怕外公外婆突然发怒及生气。在她知道,他们一家人是京城搬来这里过着隐居似的日子时,她就明白,外公外婆不太想曝光在上流圈子。

只是这一次,她要慢慢开始引蛇出洞,她等不了多长时间,等外公外婆他们告诉她真相。她一想到爸爸妈妈在某个角落受苦,她的整颗心都纠了起来。

她不知道外婆口中的那群天杀的,到底有多强,但现在不先试出来,那她永远没有办法去应对。

她现在已经逐步把势力发展起来,她想只要再给她一年的时间,那她的势力就可以遍布全国了。那时,她再找那些人的老洞也不迟。只是找老洞也要先把蛇引出来才行。

童家这次高调的认亲晏,就是一次机会。虽然她不确定能否引出蛇来。

外公外婆在听到香江童家童文华要认萧摇为干孙女时,那一刻是震动的。

童家,他们还是熟悉的。也认可童文华一家人品的。如果摇儿真认他为干爷爷,何尝不是摇儿的福气。然而,他们一家子很是特殊,他们担心,会不会让童家跟着受累啊。

所以,两个老人家都是沉默的,有着自己的考量。

“外公我婆,你放心,我现在长大了,有能力保护好自己,也有能力保护好你们的。”萧摇看着沉默的外公外婆,严肃做着自己的承诺。

“唉,孩子,你想得太简单了。”外公叹了口气说道。

“外公,”萧摇带着恳求的语气喊道。她现在多希望外公告诉她这一切。

------题外话------

求评价票哦,求五星和经典必读哦!

谢谢各位亲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