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7章 :虐张建国一家 (二更)

当张建国一家走出来时,已经失魂落魄的了。他们怎么谁没有想到,当年父亲救童文华的真相竟然会是如此。

他今天来就是以认错的姿态求得童文华的原谅,只要童文华原谅他了,其他人都没有话说。然后他再开口向童胜利借五千万,这些钱一部分赔给*会,一部他当然是留着自已用了。这些钱说是借,到时他托长时间,这笔债务自然就会不了了之,以后,他张建国以前是怎么样,以后还会怎么样,谁敢再骂他,谁敢再瞧不起他。

然而,他都做足了乞求原谅的姿态,结果却告诉他,要跟他断绝关系。

既然好声好气的,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切,那不如霍出去了。

张建国突然起来的控诉和责骂,也让童文华动怒了。

“张建国,”童文华怒喝道,“你以为真是你父亲救得我,好,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本来这事,我就一直想要带到棺材里的,只是今天看来非说出不可了。”

“爷爷,别气,有事慢慢说。”萧摇看着气得脸色铁青的童文华柔声劝道。同时时刻注意着童文华状况,生怕被气出什么好歹来,那就不值了。

童文华被萧摇劝了一声,又平静下来了,慢慢的说道,“你父亲张文超是革命的叛徒。”

“不,你骗我。”童文华才说一句,张建国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立马大声反驳。

童文华无视张建国的大喊大叫,继续说道,“当年,我是二十军团物资队的副队长。在一次运物资时,你父亲把运送物资的路线,偷偷提供给敌人。

在我们大队走到半道时,我们队长警觉的发现,张文超的举动很是异常,于是当机立断的带着我对张文超进行审讯,只是在审讯时,我们物资队突然遭到敌人的空袭。

没办法,我们只能立马撤走,只是很快就追了上来,对着我们立马开炮。我们队长为了物资的安全,带着一部分引开敌人,而我则带着另一部分战友及物资走到另一条道,和我一条道的还有你父亲。

你父亲此时被我绑住,在中途,我大骂着张文超,在骂他以后子孙都会被人当成卖国贼时,他突然悔悟过来,痛哭流泪说道,他不要他的妻儿被人骂成卖国贼,因为他妻子要生了,他不想要他的妻儿再过着凄苦的日子,所以才会出卖队友,出卖作为革命者的良知。

只是就算他醒悟过来,也晚了,背叛了就是背叛了。我们最后还会把他交给上面领导来处置。可没有想到,跟着队长的那些敌人,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就马上调过头来追赶我们,很快我们就有了生死交战,还好我们的支援兵及时赶到。只是那时我物资队的286名战士,只剩下16个都不到,而牺牲的战士包括我们的队长。当我们在正在清点人数物资时,有一个敌人还没有死透,他拿起枪就朝着我射向来,不过,就在那一刻你父亲立马朝我扑过来,给我挡枪。

在你父亲死时,他告诉我,他的妻子什么都不知道,尽管他做错了,但他还是想拜托我要好好照顾一下他妻儿,并求着我别告诉他们父亲背叛革命之事。念在张文超的醒悟,我答应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妈不知从哪里听到你父亲背叛之事,觉得无脸面对人,也很快就跟着你爸去了。随后,就是我抱养了你,并对外宣布,你父亲是我的救命恩人。至于后来的事,你都一清二楚了。”说完,童文华的声腔里还是带着哭泣。想到战友的死,童文华心里一直都不好受。

一屋子人,听了童文华的话,都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收养张建国真相竟然会是如此的真相。

“不,你骗我,”张建国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真相,他哭着辩解道,“童文华,都几十年前的事,我父亲的事,还不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现在竟然诬蔑我父亲。”

“是不是诬蔑,我比你更清楚。”突然门口同样传来一阵苍老凌厉的声音。

“张爷爷?”

“张叔叔?”

大家都惊讶的看着来人。没错,来人就是张明明和张明亮的爷爷张小东。

“张老弟,你怎么来了?”童文华问道。

“童哥,如果我不来,这个白眼狼不是要继续诬蔑你吗?”张小东带着怒色说道,“张建国,你父亲张文超就是革命背叛者,我们物资队死去的260人就是因为他而牺牲的。如果不是他的出卖,我们何必牺牲这么多的英勇战士们,如果不是他的出卖,童老哥根本就用不着他们救;如果不是他的出卖,你母亲根本就不会死,哪里轮得到现在,你一次又一次以童文华恩人的儿子的身份来耀武扬威!”

张小东一字字的谴责与愤怒,在这童家宽敞的客厅里,彻底的响起。

“不,我不相信,你们在骗我,在骗我。”张建国一直摇着头不肯相信。当然了,张家全部人都不肯相信。

“哼,不相信,好啊,你现在去革命战争的档案馆查找真相啊。”张小东气哼哼的说道,“你父亲就是一个革命背叛者,卖国贼,事实就是事实。”

张建国现在脑门里一直充斥着革命背叛者,卖国贼,始终在拉扯着。他父亲是救了童文华,只是他是以赎罪的背叛者救了童文华,而不是以革命烈士的身份。

两者身份天攘地别,前者是耻辱的身份,而后者是光荣的身份。原来他的身份一直是耻辱。

他不相信,不相信。

张建国猛的抱头跑了出去。

他的儿女和妻子看到情况不对,也跟着跑出去了。

“童老哥,以前我就说,要把他的身份告诉,好了,现在偏偏你好心,就养成了一只白眼狼。”张小东带着愤愤不平的语气说道,“我刚刚听说,张建国一家又来找你们,我担心童老哥您还是不忍心说了真相,所以我只好特意跑过来说的。”

“谢谢张老弟了。唉,算了,就这样吧。以后,张建国一家跟我童家也算彻底没有了关系了。”童文华说道。“好了,不说了,张老弟,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孙女萧摇。”

张小东惊讶的看着一脸白净的小姑娘,嘴上说道,“童老哥,你说这孩子就是医治我家亮亮那个神医。可是,我听亮亮说,她不是,”他在当事人面前,实在说出她不是脸上有胎记这话。

“呵呵,神医。不错,摇丫头就是神医。”童文华听到神医二字,笑着附和道。

“哦,张爷爷,你是想说我脸上有块胎记吧。”萧摇笑着接着话道,“其实,有时候,图个方便,出去就是会化妆。”

“化妆?你是说你天天化着一副丑妆?”张小东更是惊讶。这前头,谁不爱漂亮啊,特别是女孩子就算长得不漂亮也要天天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可这孩子竟然有反其道而其之,在外头,竟然是化丑妆?

不过他这话一出来,别说张小东,就是童家人也是惊讶了,当然除了童文华。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萧摇竟然是化丑妆出去,萧摇每次来童家都是这副漂亮美丽的容颜,真没有见过她化的丑妆。

“呵呵,张爷爷,我只是想避开不必要的麻烦而已。”萧摇不想过多解释。她当然有很大的原由了,只是她不方便说。

不过,看到萧摇美丽模样,大家似乎明白萧摇这样做的理由了。

自从从童家回来,这两天,张建国一家除了张建国,都*会的人拦着不许出去,除非张建国已经给*会上交了那三千万。

此时,张玉颖他们才知道,事情比想象中的还严重。如果父亲真没凑到三千万,那他们的房子,车子,值钱的东西都会全部给卖了。那他们一家只难挤住在小屋子,天天不能吃好,还不能玩。

最重要的是,他们要出去工作了。他们除了吃喝啦撒,根本就什么都不会,还有他们根本不要别人来管束他们。

而张建国出去都会找人借钱,求奶奶告爷爷,但大家对他闭门不见,不但不见,有时还会拿着脏脏的液体泼张建国一身。

被人泼脏水,丢脏东西到身上。大家看见他就像是避瘟神一样避着他们上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说得就是张建国一列了。以前有多风光,现在就会有多狼狈。

只要是读书识字的人都知道,张建国与童家完全断绝关系了,而断绝关系的缘由就是张建国联合外人陷害童家,差点让童家无翻身之地。

这样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任何人都厌,任何人都痛恨。还有,童家没有报出,张建国是卖国贼之子,否则,就不是扔脏东西,而是扔石头刀具了。

袁家别墅门口

一个似佣人的打扮者,傲气不屑的对着张建国说道,“张先生,不好意思,我家先生还没有回来。你过几天再来吧。”

“哼,没回家,你骗谁呢?”张建国两天来的怒火及委屈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你这个做下人的,到底有没有告诉,你的主人,说他姐夫来找他了,啊。去,再回去,给我汇报去。”

他敢肯定这个下人一定没有向袁世华汇报的。哼,没回来,刚刚他还看见袁世华的车子从他身边驶过,那辆车只能他一个坐,所以,那车上的了除了他还有谁。现在睁眼说瞎话,告诉他没有回来,真以为他张建国是好唬弄的啊。

“哼,我告诉你,我们先生没回来就是没回来。切,一个白眼狼,得意什么个劲啊。”这个佣人翻着白眼,不屑的说道。

“你,你。”张建国怒指着这个佣人。现在一个下人竟然都可以欺负到他头上来了。“袁世华,我知道你在家,你给我出来。”张建国大喊着袁世华。

在别墅里的袁世华,是在前一天从盘石城回来的,在回来之前,他就听属下汇报过香江市发生的事。

听过之后,他心里却在暗骂着张建国他们真是没有用的东西,陷害人,竟然被人抓到了证据不说,还被人骂成了白眼狼,也同时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

他猜测张建国肯定会来打他求助,所以老找就吩咐下人只要张建国家人来找,就说不在家。

可现在,下人都告诉他了,他不在家,竟然还在那里大喊大叫。

袁世华和张建国虽然是有联亲关系,而他之所以能取代赵福宝的位置,张建国倒出了很大的功劳,只是再大的功劳,那也是以前的事了。

“袁世华,你出来,不然我就把你对赵福宝所做的事,公布于众,让全市的人都知道,你这袁氏集团的位置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叫了这么久,袁世华都没有出来,张建国就在别墅有人来往的门口,拿以前的事威胁袁世华出来。

没一会,下人就黑着脸把张建国往别墅里领。

“说吧。你想要什么?”一进去,袁世华看着张建国嫌恶直接开口道。

“我要三千万。”张建国也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当我是提款机,还是怨大头,我凭什么要给你三千万。”袁世华怒着道。

“凭什么,就凭我是你堂姐夫,就凭你有今天有我的功劳。”张建国大喝道。

“堂姐夫,以前你是童家人,我给你在三分面子喊你姐夫,现在,哼,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乞丐。”袁世华不屑的说道。说完,还特意看了一下全身脏兮兮的张建国。“在说了,两个月以前,你和你女儿把我儿子弄丢,害得我一个月后才把儿子找到,同时让他受了一个月的苦,这帐我还没有跟你算呢。你现在居然大言不惭的威胁我。”

说到儿子,袁世华现在是一肚子的怒火。他好好的一个儿子,竟然被人拐去做乞丐了,还害的他被人特意折断了一只腿讨乞。还好找找回来了,现在,他请了最好的骨科专家,才没有让他残废。

说来说去,都怪张建国父女俩。现在还有脸来问他要钱。

“把张先生给我请出去。”袁世华起身对着他的保镖说道。

说请就是扔。

“袁世华,你什么意思?你就不怕我把所有的事告诉报社。”张建国恼怒着问道。

“我告诉你,张建国,只要你敢说一个字,你和你女儿就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我倒要看看,是我的名声重要,还是你和你女儿的命重要。”袁世华也毫不客气的威胁道,“再不走的话,*会三千万的赔偿,就变成了六千万了,到时你们就是拿命赔都赔不起了。”

“你,你,”张建国气得脸色一会红,一会铁青。

他对这个威胁真是害怕了。他知道,袁世华跟*会赖小三的关系好,如果袁世华真要他和女儿的命,是一如反掌。

最后,张建国自己气哼哼的离开了袁家别墅。

离赖小三规定的日期,只剩下半天了。可他一分钱都没有借到,同时心里在恼怒那些捧高踩低仗势欺人狗东西。以前风光的时候,一口一口张总的叫,现在都一口一口白眼狼的叫。

恍恍惚惚回到家,却发现有很多人在搬他家东西,他的妻儿们却在一旁被人拉住,不断的哭骂大喊。

“你们这些强盗,放开,这些都是我们的。”袁梅琴一直在大骂着。

拉着他的两个男人,实在忍受不了这种鬼叫似的魔音,随手给了她一个大巴掌。然后在他们自己车里拿出几个绳子,对着几个大吵大骂的人就开始捆绑。末了,还从客厅里找出擦桌子抹布塞住他们的嘴巴。在捆绑时,对不合住的两兄弟,踢了两脚,还同样再扫了两个大巴掌。

刹时,除了张玉颖之外,其他的脸都肿成了猪头。

“你们这是干什么?”张建国恼怒的问道。

“干什么,我们老大说了,规定的期限到了。”一个凶悍的男人答道。

期限到了,张建国一听就明白,可是明白又怎么样,他又不能阻止,否则那妻儿现在的模样,也是他们的模。

张建国迷迷糊糊的走出门口。

“张建国,我们是警察,我们以陷害诽谤罪、恐吓罪、杀人罪对你进行逮捕,请你配合。”说完,这个警察还拿出手铐铐住了张建国。

张建国木讷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