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6章童家与张建国彻底断绝关系

刘顺德掌管保仁集团所有的账目,有着极大的资金流动调动权。只要在任几个项目的财务上做几个手脚,内行没有权限,外行人又发现不了,这就给了刘顺德极大的方便。

本来只要是刘顺德忠心,诚恳实干,童胜利他们决定给他2%的股份。要知道,以保仁集团的发展势力及空间,2%的股份一年的分红都不会少于三千万。

只是可惜,刘顺德背叛了他的忠心,背叛了保仁集团,背叛了童家。

在童胜利俩兄弟知道刘顺德的第一时间,就偷偷安排专业人员,转移了刘顺德掌管的那几个账户资金,留下的空户又没让刘顺德发现,只会让他以为流动资金还在他的手中。

刘顺德在接到张建国吩咐的第二天,就开始行动了。他秘密把账户里面留动资金全部转移。只是,他并不有转移给张建国所注册的皮包公司,而是偷偷转移到他自己在国外所注册的账户。

他在与国外银行确认全部金钱到帐时,他就打算夜里偷偷与家人离开。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在童家人和罗刹帮的人监督之下。他所转移资金也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实质并没有任何改变,而他与国外银行所打的电话,确认金钱到帐,也是童胜利让朋友所帮忙的,让他这么告诉刘顺德的。

所以刘顺德所做的一切,只是一场空戏而已。他在夜里要离开时,被罗刹帮的人给偷偷带回罗刹帮,给以教训,也就有了被关黑狱那一幕了。

童胜利他们也就将计就计下去,在报道上报道出资金断裂时,不回应,让外界猜测,在张建国来闹事,又极忙否认资金被人转移,同时又表现的很是心虚,让张建国更是确认保仁集团资金被刘顺德转移了,只是让他气极的是刘顺德竟然卷款跑了。

童胜利和童胜成两兄弟,趁保仁集团大挫,股票直线下跌时,整治一批批内贼及有异心的高管,同时又购买好几个理事成员的股份。由原来的15个股东成员(童家两个),变为了10个,也就是卖股份的理事成员,有五个。因此,童家有75%的股份现在增加到83%的股份。

卖股份那五个股东成员,包括那个秃顶理事员,现在可是后悔大发了。看着保仁集团的股票以直线往上涨,只能红着眼睛,跺着脚大骂童家人骗子,用欺骗的手段从他们手中买取股票。

只是,他们骂的再狠,把童家人骂得再是难听,也没有人听没有理会。因为,只要看过报纸电视新闻的人都知道,做得最不厚道的就是这些把自己股份卖了的人。本来公司有难,作为股东就应该一起承担,而这些人不仅想要甩开落难的保仁这个包袱,还在把股份卖给童胜成时讨价还价,趁机16元每股硬提高到26元。哼,现在股票已经涨到126元每股,后悔已经晚了。

“哈哈,你们不知道,韩邦崽那几个人,一直想要闹着把股份买回去,只可惜,他们不是公司的人员了,公司的门都进不去了。只能在门口哇哇大叫。”童胜利以往严肃的表情难得大笑起来。韩邦崽就是那个秃顶理事员。“早就看不惯他们几个,每次理事会议,迟到不说,还天天在他们面前端架子,叫苦,没钱什么的,硬要公司再给他们发一笔额外的福利。不过现在好了,他们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们了,呵呵。”童胜成笑道。

“桐儿,你的公司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吧?”童胜利关心的问答。

“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的,爸”童胜桐回答道,“只不过,就是那个香发银行东区分行那个陈行长提前催我款了。不过,这事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他的公司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银行的欠款虽然多,不过也不是还不起。

“好,经过这事,你们要明白,任何事都不会一帆风顺,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童文华开始教育子孙道,“无论是在哪里,人脉很重要,但同样的,也要因人而异,有利益之交,有狐朋狗友之交,有点头之交,同样也有知交。这些人当中,有名流大鳄,有白领精英,有平民百姓,甚至有乞丐花子,但无论哪一种,只要不是落井投石或背后暗害者,都有可能会是你人生当中的一大贵人。童家家规,一切随缘,只是切忌:一是不可贪杯,贪杯坏事;二是绝不能贪色,贪色会让人陷入无尽的肉欲之中;三是,不可贪权,贪权者则有着无穷无尽贪念及权利*,会让人完全迷失自己;……”

童文华此次餐桌上,教育着子孙们,通过此事,并要他们更加兢兢业业,不可小觑任何人,同时把童家家规在说了一遍。

萧摇已经算是童家人,所以这话其实也是童文华也要对萧摇说的。萧摇有野心,有追求同样也是一个有能力的女孩。但她毕竟还是一个不满16岁的孩子,在成长的道路上,肯定是有很多的曲折,有很多的选择,同样会有更多的交际。这些无不在影响萧摇当初选择的前进的路。

童文华做为过来人,他的经历,他的阅历及他教训念程,无不是教育下一代的榜样。

他的一翻话,给了萧摇很大的启迪。

自从回来之后,萧摇有着了追求的目标,同样有了更大的野心,最重要的是,她肩负着寻找父母的企望,及一家团聚希望。

萧摇会一直朝着这些目标走下去,而童文华这翻话,她也会牢记在心里。

“老爷子,张建国一家人过来了。”

正在因老爷子而沉默的一家人,此时却被佣人的给打断。

听到是张建国一家子来了,刹时,童家人的好心情都给破坏了。

“让他们进来吧!”童文华沉声着吩咐佣人。

“爸?”

“爷爷?”

童文华的子孙们不太理解童文华,到现在了,为何还要让他们踏进童家。

“既然他们来了,我们就跟他们断个干净吧。”童文华叹口气说道。

听到童文华这话,一家子再次沉默。

确实,以前说要断,始终没有断过,无论是在内还是在外,张建国始终挂着童文华养子的名声。

“老爷子,老爷子,我错了,我错了。”还没有走进大厅,张建国张口就带着悔恨哭泣的声音,向童文华认错。这是这种错认得太晚了。

童家一家子没有出声。

到了饭厅,张建国一进来,快步走到跟前就下跪,继续哭泣着说道,“师傅,师傅,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萧摇听着:我错了,我真错了,这句话,无声的笑了笑,为何所有犯错的人,在没有成功之后,在被人反击之后,都会来这么一句。为何他们就不想想,他们为什么要去犯这种不可原谅的错。

“张建国,你们还有脸过来。”一看到张建国,童俊宝首先发彪了。

“张建国,怎么,现在知道错了,那你在跟*会狼狈为奸的时候,为什么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童俊榆冷冷的说道。

“不,小宝,小榆,我这不是鬼迷心窍嘛,才会做出这么不可原谅之事,”张建国做出一副十分悔恨的模样,“所以,我现在过来是求你们原谅的。”

“哼,原谅,张建国,你倒说的轻巧啊。”童俊杉不屑的说道,“一句轻飘飘的鬼迷心窍,知道错了,就想要我们大家的原谅,我说张建国,你是不是没有睡醒啊。”

童俊杉这话的意思就是,要原谅他们简直是白日做梦。所有人都能听懂

“俊杉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爸他知道错了。”张玉颖带着委屈不服气的反驳道,“为何就不能获得原谅?”理所当然的认为,既然犯错,也知道错了,悔改了,大家就应该体谅原谅。

“呵,张玉颖说你爸没有睡醒,我看你同样没有睡醒吧,你们一家子都没有睡醒。”喻清突然带着生气愤怒的说道。一家子,真不要脸,吃童家的喝童家的,最后还陷害童家,结果,现在就一句我错了,就能让大家忘记,他们对童家的伤害吗?这怎么可能的事。

“二伯母,我,我们,”张玉颖真不知道怎么反驳这句。

小时候喻清很是疼爱她,每天把她打扮的像个真正的公主一样。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喻清不太疼爱她了,不仅喻清,就是大伯母,所有人都是突然之间不疼她了。她连原因都不知道,她明明是童家唯一的女孩子,为什么就突然不疼她了。她那些也恨过她妈妈,为什么她是袁梅琴生的,而不是徐丽珍或喻清生的。只是事实,就是她就是袁梅琴生的,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别,别叫我二伯母了,我担当不起。”喻清厌烦的说道,“我们童家啊,以后也就只是摇儿的二伯母了。”

别看张玉颖小,心眼却多,诡计也多,暗害人的心计更多。在她知道,张玉颖小小年纪会有心计杀人时,她整个人的心都凉了,同时充满了恐惧。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到底有何不满足的,就因别的女孩比她可爱漂亮,她竟然这么小就能设计杀人。这到底有多可怕的一个人啊。

张玉颖知道,好再叫下去,可能更会惹他们的厌烦。只能咬着唇,哭的红肿的双眼带着怨毒看向喻清说的只是萧摇二伯母的萧摇。

萧摇只是淡淡的看着张玉颖,刻意对她露出讽刺的笑容。

张玉颖看到萧摇得意嘲弄的笑,简直要气炸了。这可恶的萧摇,都对她,就是因为她的出现,才会让父亲心急要得到童家财产,结果却到了这种地步。

萧摇,萧摇你为什么要出现,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一切。哼,别得意,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等着瞧吧。

萧摇听不到她的心声,不过即使听到,她也只会冷笑着说道,放马过来吧。

“起来吧,建国,”童文华威严苍老的声音里带着无奈说着,“以后,我不是你师傅了,而你同样再也不是我童文华的养子了。我会在报纸上全城通告这事。”

“不,不,老爷子,您不能这样,您不能这样。”一直老老实实的袁梅琴,抬起浮肿的脸,带着恐慌说道,“建国,他只是一时错了,他现在知道错了,求求您,原谅他,好不好?呜呜……”脸上的浮肿,除了被张建国扫了一大巴掌,也是跟张建国打架所致。

昨天他们夫妻俩打过一架之后,张建国就大喝了一句,我们张家以后就沦落为普通百姓了。

他们本来他们听到张建国说什么都没有,还要给*会三千万,他们就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现在他再次说到沦落为普通百姓时,就越发的恐惧不安了。

再他们的追问下,才知道,张建国与赖小三合作的费用,全部有张建国承担。包括收买病人家属,收买保仁集团一众大大小小的职员,平时又要好好的招待*会的成员,等等,上上下下加起来,竟然耗资了将近一亿了。

本以为,对于保仁集团是志在必得的,得到了保仁集团,就相当于平白得到了比一亿更多的财富,所以张建国花起来也是眼都不眨,一点都不心疼。

然而,谁成想到,最后竹篮打水了一场,不仅保仁集团没有得到,赖小三更是讹张建国三千万的损失费,现在与童家的关系更是如仇人一般了。

“呵呵,袁梅琴,一时错了,”平时温温柔柔徐丽珍突然大声嘲笑气愤的说道,“别把我们当傻子好吗?在外面利用童家的关系,为他自己谋私获利,在家里,话里话外说童家的一切都是张家的,现在又说一时之错,你们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啊。”

徐丽珍也真是气极了,就算他们的关系再不好,可张建国从小在童家长大,最起码地跟童家还有一分情在啊。可是,他张建国一家,哪有对童家有感情,一个在外与人狼狈为奸陷害童家,一个跑到家里来闹,一上来就是嘲笑,还大言不惭的说,这童家以后改为张家了。听听这话,多气人啊,还说不是故意的,是一时之错。

“不,不,师傅,我不同意,”张建国不同意的说道,“师傅,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人的,再也不敢起什么歹心的,师傅。”最后一句师傅拉长了声调来喊的。

听听这话,说得多好听,然而所有人都知道,狼子野心,哪能这么快变成绵羊的。

童文华再叹到,“建国,我曾给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只是你都不知道珍惜。你这次犯得错,我实在不能原谅。起来吧,回去吧。”

“怎么就不能原谅了,保仁集团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张金宝突然带着愤愤不平的说道,“不仅好好的,现在股价比以前涨的更高,形势一片大好,要说起来,你们更应该谢谢我爸,如果不是他做的这一出,保仁集团的股价能涨到比以前更高吗?”

“对呀,我哥说的有道理,你们更应该谢谢你爸爸才行,”张银宝附和着道,“现在,凭什么不能原谅我们。”最后一句那说的理直气壮啊。

呵,这什么歪理啊。陷害人不说,还得要感谢。保仁集团现在没事啦,就要原谅陷害人,那是不是真要等保仁集团出事了,才可以不原谅张建国及张家人的所作所为啊。

“哦,是这样啊。那张金宝,张银宝我是不是应该先把你们揍一顿,然后,再跟你们说声对不起,请原谅,你们就会原谅啊,反正你们没有性命之忧不是。”说完,童俊宝站起来,伸了伸手,活动了一下手腕。

“你,你,”两兄弟看到走几他俩的童俊宝,吓得后退了几步。这童俊宝可是跟着童颜棣学过武的,有一定身手的人,他两兄弟联手也打不过,“你这是故意伤人罪,是犯法的。”

“故意伤人罪,是犯法的。”童俊桐挑了挑眉头道,“哦,你们倒是提醒了我,这张建国所犯的也是故意陷害罪,诽谤罪,恐吓罪及杀人罪吧。啧啧,这几桩罪名下来,足够你们的好爸爸张建国,把牢底做穿吧。”

被童俊桐这么一提醒,张家人都想起来了,童俊桐所说张建国的罪名,都可是有凭有据的。一旦他们把这些证据交上警察局,那张建国的下半辈子真要在牢狱里度过了。

“不,不,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张金宝和张银宝突然哭着说道。一想到爸爸就要做牢,他们就恐慌了。

他们之前的奢侈豪华生活可是全靠爸爸撑着,如果爸爸坐牢,他们就会有个坐牢的老爸,他们会在朋友面前抬不头来,最重要的是,谁给他们好的生活啊。所以,父亲绝不能做牢。

如果被人听见他们的心声,肯定会嗤之以鼻,对他们更不不屑。听到父样要做牢,首先想到竟然是没有面子和奢侈生活,而不是想办法把父亲救出来。

“呵呵,你们知道错了怎么样,你们的好爸爸知道错了,又怎么样,我们又不是警察。”童俊宝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了,不用多说了,你们都回去吧。我下午就把通告发出去。”童文华对着张家一家人严肃的说道。他童文华可不是菩萨心肠,都被养子陷害了一次又一次,还能大度的原谅,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张建国听到童文华让他们回去,刹时变得愤怒异常,他猛的站起来,用手指着童文华大骂道,“童文华,说我是白眼狼,我看你才是真正的白眼狼,忘恩负义,你也不想想你的命是谁救的,是我父亲,你们现在就是这样对待恩从之子的,啊!”

------题外话------

二更在23点到24点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