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5章:真相(二更)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张玉颖再次怒着问道,看向自己父亲一身时,脸上还有一丝嫌恶与厌烦。

都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本来就腥臭的东西,现在异味更重了,恶心。

只是张建国没有理会他宝贝女儿的问题,嘴里一直嘟喃着,“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从被*会的人送回家之后,他的嘴里就一直在念叨着这句话。一直呆呆的,一动不动的在念叨着。

当他的妻儿都依次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脏东西之时,他还一直坐在真皮沙发上说着这句话。

此时,从父亲嘴里一直听到这句没有了的话,张玉颖终于感到有什么不对劲了。

她心里突然恐慌起来,她忍着哭泣声音,忍着嫌恶摇动着张建国的胳膊,小心的问答,“爸,你告诉我,我们什么没有了?”

张建国被张玉颖的摇晃的动作,给摇回了一丝神志,他看着女儿,眼睛还有很恍散,他对着女儿说到,“女儿,我们家什么都没有了,存款,房子,车子,什么都没有了。”

张玉颖听到这话,以为了父亲疯了,大哭着道,“爸,你别吓我啊。我们现在是还住在房子里吗,车子不还是在车库吧,怎么会没有呢?爸,你醒醒啊,你可别吓我啊。”

袁梅琴听到张建国的话,也以为张建国是不是受到什么太大的打击,而让他神志不清,她摇动着张建国的另一只手,叫唤道,“老张,你别吓我啊。你醒醒啊,老张,呜呜……”,

如果作为一家之主的顶梁柱都疯了,那这个家还能撑下去吗,那她以后还能做美容院做SPA吗?如果不做的话,那她是不是会越来越老啊。

想到这些恐怖的后果,袁梅琴想想就可怕,她听着喊道,“老张,你醒醒啊。”

两只胳膊,被两个女人摇晃着,张建国失神了一个天一夜,总算清醒。然而一清醒,他就回归到了现实,一回归现实,他就想到他要失去一切了。

他最后,终于压抑不住的抱头大哭起来,“呜呜……”,也不知道他是哭着悔恨自己的贪心不足呢,还是悔恨与虎谋皮,结果竹篮打水还是小事,大事却是赔上了所有。

“呜呜……”张建国继续大声无奈悔恨的哭着。

张建国一哭,结果两个女人受不了的跟着大哭,两个女人哭,张金宝和张银宝两兄弟也跟着大哭。

一时间,在别墅外都能听见他们的哭泣声。

“爸,爸,你别吓我啊,你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啊,我们一家人好想办法啊,爸。”张玉颖边哭边擦眼泪。

“对啊,爸,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啊?为什么我们会莫名的被人追着打啊。”张金宝也是哭着问道。

其他人也是跟着点头。他们在外面,做美容的做美容,带女人逛商场的逛商场,在酒吧玩乐的玩乐,在学校上课的上课,可是他们似乎都是在同一时间被人追着喊打喊骂。他们连发生什么事了都不知道。

其实也不怪他们发生什么事,家里除张玉颖会关心一下时势,看一下报纸,其他人别说关心,就是连碰一下报纸都不愿意。再加上他们狼狈逃回家,到家了也一直在藏藏躲躲的,直到*会的人把张建国送回家之后,他们才感觉到有点安全安心了,他们才个个收拾了一下自己,直到现在也没有看新闻,也没有看电视。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父亲所做的事,已经曝光在大众面前了。

“呜呜,赖小三要我赔上三千万给他,否则,我们全家性命难保啊。”大哭了一会之后,张建国终于说出来了。

“什么,三千万?”袁梅琴惊讶了,“无缘无故,我们为什么要赔三千万给他啊?他抢劫啊。”最后一句则是不愤的说道,连全家性命难保这几个重字眼,却没有多想。

然而,袁梅琴没有重点,不代表的她的儿女们没有抓住重点。

“爸,你说说,赖会长为什么突然要我们赔三千万,为什么不赔我们的性命就不保?”张玉颖带着一丝恐惧不安的问道。她直觉认为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对,爸,你说呀。”两兄弟着急问道。

没办法的张建国,把如何与赖小三合作事,怎么筹谋对保仁集团下手,又怎么计划对付童家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爸,你说的这些计划都是十分完美,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会被人发现?”抓住重点的张玉颖紧张的问道。

“不知道,我们完全不知道,但我敢肯定一定是*会那国的人有告密叛徒。”张建国说到这个就咬牙。

如果不是赖小三那边的人告密,说不定今天他就可以把保仁集团抢到手了,还说不定,过两天就可能把那些心高气傲的伪君子给踩到脚底下。

可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估计就要过着节俭的普通人的生活了,而那些童家伪君子,却依然高高上,给他们一副施舍的表情似的。

他不甘心,那些本来就属于他的,是他父亲用性命给换来的。结果,童文华在众人面前闹了大好人,而他却落了下白眼狼的下场。

凭什么?凭什么?张建国一直在质问着,只是无人回答。

“那既然他那边出了告密叛徒者,为什么要我们赔上这三千万啊?”张玉颖疑惑不甘心的问道。

“为什么,还有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没有合作成功,他们得不到利就相我们补偿啊。”张建国愤恨咬牙说道。

“爸,那你为什么会说,不赔三千万,我们就会有性命危险,这话是什么意思?”张玉颖继续问道。

“对呀,老张,既然他要我们赔三千万,我们赔给了就是,那你一直在嘟喃着什么呢。”袁梅琴不以为意的说道。他们家又不缺这三千万,赔了就是了,有什么性命之忧啊。

“啪”的一声,张建国猛然的给了袁梅琴一个大巴掌,怒吼着,“你知道个屁啊。”他们家的资产总起来也只有三千万了。

被这突然一巴掌,袁梅琴和三个儿女,猛然间给懵了。

袁梅琴很快的反应过来,捂着个脸,突然怒气冲天的指着张建国,大骂道,“张建国,我跟你拼了!”然后,就拿起茶几上的杯子,茶水,水果一个劲的往张建国身上扔。

刹时,本来已经很脏的张建国,又重新添了一套新装。

“来,摇儿,大伯敬你一杯。”童胜利一身休闲装,举着个酒杯,对着萧摇说道。“如果不是有你的提醒及帮忙,童家真可能会是过不去这个坎。所以,大伯代表所有保仁集团的员工,代表童家所有的人谢谢你了。”

童家之事算是过去一天了,保仁集团的股票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就已经全部回升到原来的位置,更甚超过原来的位置。

保仁集团又重新跨越到了一个新高度,作为不管是保仁集团的当家人,还是童家的当家人,都得第一个谢谢萧摇。

现在,除老四,全家人又在一起,这次团圆饭,算是全家人庆祝童家及保仁集团过度了困境难关。

“不行。”童胜利的话刚落,却猛然遭到了童文华的反对。

桌上一大家子全部望向童文华,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的反对。

“爸?”

“爷爷?”

儿子辈,孙子辈都疑惑的叫着。

“摇丫头还未满十八岁,不能喝酒。去,拿一瓶果汁来。”童文华说道,然后,又叫佣人拿了一瓶国外的新鲜果汁。

“哦。”众人都恍然大悟。

“爷爷,没事的,我能喝酒的。”萧摇说道。

“不行,未成年喝酒,无论是对身体还是对大脑的发育都不好,所以,能喝也不许喝。”童文华摆着爷爷的威严教训道。

“那好吧。”长者训,需得听。

给萧摇的杯子里重新倒了一杯果汁。

童胜利就再次举酒杯重新敬了一次。童胜利敬完之后,二伯童胜成也接着来,再接一来,……,轮了一圈。

还好是果汁啊,如果真是酒,还不是早就喝倒了啊。其实啊,就是因为果汁,童家无论男女老少,都给萧摇敬了一杯酒。

“姑姑,我也要跟你敬一杯,”十岁的童轩韶举着个装满果汁的酒杯,这杯子都是童家特定制的小一号的小杯子,小孩子拿着刚好,从小儿桌上跑过来,脆声脆气的说道,“太爷爷说,我还小,不能像大人一样拿酒和大人敬杯,所以,我也是和姑姑一样的果汁,给姑姑敬一杯,谢谢姑姑给我们买了漂亮的礼物。”

“我(和)也要,(和)也要和姑姑,(信)敬一(你)杯(妹)。”不甘落后七岁童轩君和童三岁轩舒也从小儿桌上各拿着一杯果汁来到萧摇的跟前要求敬杯。

正在换牙的童轩君说话走风,把我说成和,把敬说成信,再把杯说成妹,合起来,就变成了信你妹,大逗了各位大人们啊。

“哈哈……”大人们大笑起来。“小韶儿,小君儿和小舒儿,他们真是太可爱了。”

萧摇笑的双眼都万了弯月,份外的好看,看着这三个可爱的孩子,萧摇乐呵呵的说道,“好,好,来姑姑,给每一个敬一杯,来碰一杯。”说着,拿着杯子,再每个人的杯子上就碰了一下。

碰完杯,喝完杯子里的果汁,三小孩乐颠颠跑回自己小儿桌,继续认真的吃菜吃饭。

“摇儿,说实话,幸亏那天有你提醒,让我去查一下帐,不然,”童胜利说到这有点惆怅和无奈,“不然光资金这一块,就是一个大问题。其实也怪我,给他们的权利太大了。”

“不怪你,大哥,”童胜成安慰着童胜利道,“谁能想到,刘顺德在保仁集团干了几十年,从会计部一小科员,一直做到财务部部长,多么不容易,会是一个踏实能干之人,就给他了很大的财务权利,谁成想,他会跟张建国及*会勾结,出卖公司,背叛集团啊。”

“就是啊,”童胜利严肃的应和着,“看来以后用人,还得再用心考察品质能对公司的忠诚度啊。”

“好了,大哥,以后这事,我们在公司来探讨,你没有看见,爸的脸都黑了嘛,你想要被老爷子训一顿,我可不想要啊。”童胜成带着幽默调侃的说道。

“哈,爸爸,你被爷爷训得还少吗?”童俊杉很不给父亲的面子说道。这说来还真不少,从小到大,时常会看见父亲被爷爷刮一顿。

“嗯,童俊杉,是不是老爸我,最近给你的任务少了吧,看来还得再加加才行。”童胜成脸黑的摆着做父亲的架子看似严肃的说道。

“你得了吧。”喻清在旁边拆台说道,“每次都在说道,哎呀,童俊杉这小子又往别处跑了,可别累坏身子。然后,第二天,又给杉减轻任务负担。”

所谓的任务,就是给童俊杉去去哪里视察权利。然而,童俊杉只对医感兴趣,最后还得被人押着去各个地方搞什么视察。

“呵呵。”被老婆拆了台很没面子的童胜成只能干笑。

“摇儿,我想问一下,罗刹帮会来帮忙,是受你之托吗?”童俊桐问道。

在处理这些事时,几乎都是罗刹帮给帮忙的,可是罗刹帮是主动提出来给童家帮忙的。可他实在不明白,罗刹帮才成立三个月,他们童家人都跟罗刹帮几乎没有打过什么交道,那罗刹帮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突然跟他们提出给他们帮忙,说是受人之托。

童家的人脉广,只要是童家人都知道,但是并没有广到,有预知能力的人脉,除了萧摇。

张建国和*会所做之事很是突然,尽管他们也有所准备,可却没有准备到万无一失的地步。但他们却发现,所有的事,都有人抢先给他们做好了准备,而这些人都是罗刹帮的人。

此事过后,他们欠了罗刹帮一个天大的人情。但尽管欠罗刹帮人情,他还是想弄清楚,罗刹帮的受谁之托。

童俊桐的问题,也是童家所有的人疑问,之前,他们与罗刹帮并没有交情,而童家之事事发突然,但罗刹帮似乎早已有了准备。罗刹帮的那边人却说是受人之托,他们想除了萧摇,似乎都不知道童家会出事吧。

“嗯。”萧摇点了点头,“我和罗刹帮一个副帮主有交情,也算得上是好朋友。在发现张建国和*会狼狈为奸开始,我就拜托那个朋友,每天监视张建国和*会的一些人。就在我回到学校的那一天,我听到那朋友说张建国开始有行动了。”

那天关长云在趁着无人注意的地方,给萧摇汇报张建国他们的举动。

张建国先是在别的医院收买一家贫苦之家的病人及家属。那病人此时已经病入膏肓,随时可能死去。而张建国派人秘密找到他们,威胁利诱双重,让他们把病人转到保仁中西医结合医院一家分院,到了那里,有人偷偷拔掉其中一瓶掉命的点滴液。当那医生只要接过病人,过两分钟,病人死去,病人家属就要大开骂口,骂医生竟然不顾病人的生死,竟然就随便拔掉点滴液的针头,害得病人死去。事后,不但那家医院有巨额赔偿,就是他们也会给他们一笔巨大的财富。只要他们照做就行。

病人家属和病人为那巨大的赔偿金和意外的金钱,都答应了。

后来就有了家属大骂,记者抓拍的之医疗之事。

张建国收买威胁利诱病人家属及病人那一幕,却被罗刹帮的兄弟给秘密拍下来了。

所以,记者会放映之段之后,众人一致谴责病人家属为了钱财失良心。

还有那个王科长家里的监控视频,那时因为罗刹帮的人偷听到,张建国有可能会来找他,所以就偷偷的那个王科长家里,各个角落里装了监控视频,就是他办公的地方也装了,只要他落脚的地方,都给装了。

那个收高费,进二手货,说童家把集团钱贪了的,那也是罗刹帮的人一路追踪下来。说保仁集团收高费的那些人,他们的账单号明显就是与也医院的结算单号不一样,不过有的是真高收费,那也是因有重大病情,需要这么高收费的。

至于进二手设备,那是因为张建国同样收卖分公司一个高层,偷偷给换的,怎么收买,怎么换法,同样有视频为证。

还有最重要的资金链这一块。童胜利他们在听到萧摇的提醒后,马上秘密的请一个会计审计专家,其实也就是萧摇推荐的朱立霖。

朱立霖在核对一天的帐后,发现帐本明显有问题,而能明显做假账却不被发现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财务权利最高主管。

至于是谁,就不关朱立霖的事了。

当童胜利和童胜成发现财务部人员直仍问题时,吓得出有一身冷汗,心里却在暗自庆幸,还有发现的早,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题外话------

明天大虐张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