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4章 :修罗(一更)

夜深人静,超级夜总会,十八层

“砰”的一声,是十八楼中间房子,丢东西声音。

“谁?”黑色的房间里,赖小三立马惊醒,动作迅速的拿起手枪,警惕的喝道。

本来睡着的赖小三被突然被突然其来的声音惊醒,黑色的空间里,赖小三警觉的拿着手枪,敏锐的双眼警惕的望向四周,然后赖小三再慢慢打开房间里的灯。

“砰”的一声,是赖小三开枪的声音。

“赖会长,真是久仰大名啊!”然而紧接着一声清冷的女声响起。

“你是人是鬼?”赖小三带着一丝颤抖的问道。

赖小三简直要慌神,睁大的双眼是忍不住的震惊与惊疑。刚刚他明明对准来了开枪的,怎么她没事般一动不动站在那。

如果不是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他都会以为站在他床边的人是个女人是个木偶呢。

难道真是一只鬼?

可是这人有影子,会说话,怎么也不可能是一只鬼。

那又怎么回事?

难道的他手枪里没有子弹了,那更不可能,因为每晚睡前,他都会检查好自己保命设备,尤其是吴不败莫名被人废了之后,他更是万分小心,随时保持警惕,就是睡觉也不敢真正的睡着,生怕他吴不败的命运,就是他的将来。

本来他是要换地方的,然而现在还没有找到比现在更安全的地方。不得已,只能继续在这住下来,只是更是加强安全措施,以前只有三个人,现在整个楼层都安排了他保镖,就是以防,吴不败那种事发生。

然而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他的房间同样莫名的进来一个人——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

刚刚他一拉开灯,就看见他房门玄关处,如鬼魅般站着一个人,确却的说,是站着一个穿着红色衣裙的,带着面具的女人。

看到人,感觉到危险,他条件反射性的就对着来人,开了枪。

可是,他是开了枪,只是那女人还是站在玄关处,如果不是听到她的声音,及面具下那张红艳欲滴勾起来似乎嘲笑讽刺的弧度,他会以为那不是人,是狐魅。

赖小三拿着枪又对准了来人,再次警惕的喝声厉色问道,“你是谁?”

同时心里却在着急,为什么他那些保镖还没有过来。他的警报铃就在他的床头底下,在他拿枪的同时,那警报声也会同时响起。然而,他都开了一枪了,为什么那些人还没有过来。

“呵呵,赖会长,我是谁,你还不清楚吗?”来人轻笑冷声的反问道。

只是她清冷的脆音,听在赖小三的耳朵里,真如鬼魅般的声音。

赖小三惊疑与警惕的说道,“是你?!”既然是疑惑又是肯定。

他现在百分之百肯定上次就是这女人废掉吴不败四肢的。四肢骨头全部粉碎,当医生拍CT及动手术时,让人惊呆及毛骨悚然的是,那骨头全部变成了粉末状,完全找不到一块碎片。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问吴不败自己,吴不败只是痛苦怨毒恨的说道,她就是用腿给踩的。

用腿踩的?用腿踩就能把一人的骨头踩成粉末状,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做到的,首先他们是*会的敌人,其次*会一定要加强戒备,最后,无论如何,一定要出他们到底是谁,然后要让他们碎尸万段,为吴不败报仇,同时为*会找回面子。

“对,是我。”来人点了点头道,然后再慢慢进来,离赖小三越来越近。

“站住,别过来,”赖小三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是有点惊慌,他大喝制止道,“否则我要开枪了。”

萧摇仿佛听不见他的威胁似的,继续走去。

砰,砰,两声开枪的声音。

然而让赖小三更震惊的是,那子弹竟然在射向她时,在中途掉在了地上。

这邪门了,真是太邪门了啊,他,他这是真撞上鬼了呢,还是真是碰见狐魅了?

赖小三,刹时觉察到自己性命安全的威胁,他带着惊惧的眼光,结结巴巴的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他好不容易熬到坐到香江一把手的位置,他怎么甘心就这样被人杀死,所以他也是害怕面对死亡,所以在受到死亡威胁时,他当然会惊恐,会害怕也会惊慌失措。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修罗,而且还是个爱管闲事,爱好打不平的修罗。”修罗缓缓的说道,“我听说你们在找东西,这不,我不是要把你们要找的东西,给你们送过来了吗?”说完,眼睛往门口方向示意。

“找东西?”赖小三喃喃的说道,眼睛也是跟着萧摇的动作看向门口。

不看不要仅,这一看惊呆了他,只见门口躺着一个如蚕虫一样正在蠕动之人。

因为侧躺着,赖小三能完全看清他有脸完全苍白,毫无血色的嘴巴此时正在口吐白沫,还有不明液体。身上所穿衣服根本就看不出本来颜色,除了黑就这一块那一块黑红的斑迹。作为黑道头目的赖小三,当然知道那块块黑红斑迹是什么,那是血液干涸痕迹。还有他的头发,也都是被凝结一块一块。

这个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乞丐,还有可能是疯子乞丐。

赖小三整个更是带着悚然,三更半夜,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女人,竟然能把一个乞丐带到他的地盘上来。能不让他惊悚吗?

“呐,这人不就是你要找的人嘛。”修罗语气就想是对一个熟人一样。

这更让赖小三惊疑与惊悚了。心里欲哭无泪了,这到底是人还是鬼啊,还有我跟你不熟,好吗,用不着你帮我三更半夜闯进我房间,给我送过来啊。

“不,不,这位小姐,你弄错了吧,我没要找乞丐啊?”赖小三连忙摆手表示他没有找人。他真是对来人有点恐惧症了。

“哦,我怎么听说,你们在找保仁集团原财务部长,刘顺德啊,难道是我弄错了?”修罗故作惊讶疑惑的问道。

“什么?”赖小三惊讶了,一手没有放松拿枪的动作,一手指着地上乞丐,疑惑的问道,“你说这人是刘顺德?”刘顺德他见过,根本不是这副模样啊。

“对呀,难道,赖会长你不知道吗?”修罗假装疑惑的问道。心里却在不住的冷笑,刘顺德经过了三天心里上和精神上的折磨,整个人早已崩溃,现在是蓬头垢面的,要认出他来还真有点困难。

赖小三在知道这人刘顺德之后,现在换成两只手紧握手枪对着修罗不放,另一边则是慢慢小心的走到那个躺着的刘顺德面前。

再次仔细看了下,这人还真是刘顺德,没有怀疑了。

“你到底是谁?你又是知道我们在找他的?还有你为什么要帮我?”赖小三一直在警惕着来人。

赖小三一连三个问题,心里越发的不安。他总感觉得这人把刘顺德带到他这里,就是不安好心。而且最让他不安的是,从他按下警报玲已经有两分钟,可是那些属下到现在都没有赶过来,就是赛诸葛也没有出现。

修罗无视赖小三警惕及慌张,她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跟你说了,我是一个爱好打抱不平之人。这刘顺德既然敢下黑手,内外勾结,把爪子伸向一向仁善低调调的童家,那不好意思了,我就会替童家回击了一下,把他丢到蛇鼠虫窝里,让他知道什么人可欺,什么人不可欺,什么事可干,什么事不可干。可同时恰巧,我不小心听到*会的人也在找他,所以我就把他送给你喽。”

修罗的话很轻,然而听在赖小三的耳朵里,再一次的惊悚。他是明白了,这人来这里,纯粹是为童家打抱不平的,而在说把刘顺德丢到蛇老鼠窝里,同时也是在警告他的,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和张建国在幕后策划的。

这人到底跟童家什么关系?

“还有啊,赖会长,我前段时间,不小心听到你们的密谋,所以,不好意思,我就把你们*会和张建国狼狈为奸,和筹谋谋夺保仁集团之事,提前告诉了罗刹帮及童家。”萧摇就像谈家常一样,跟赖小三说出他们谋划失败的原因。

听到这赖小三简直要吐血了,怪不得下午怎么逼供,那些参与此事的小弟们一口咬定不是他们告密的,最后他一气之下,杀得杀,废得废。现在,在他失去几个兄弟之后,却突然告诉他,告密的是一个神秘之人。

“不好意思啊,赖会长,害你们竹篮打水一场了。”萧摇十分有“诚意”的道歉,“这不为了表示道歉,我就把刘顺德给你送过来了,你呢,就不用感谢我了。”

赖小三一口浓重的血腥味涌上喉头,他忍住吐出来,气得再次咬牙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一直跟我*会过不去?”一次废了吴不败的四肢,一次坏了他收钱大计。

萧摇再次“疑惑”的说道,“我刚刚没有告诉你吗,我叫修罗,最爱干的事,就是好打不平。”虽然“疑惑”,修罗还是再一次跟赖小三说。

不过,话锋一转,修罗凌厉正色的说道,“赖小三,如再让我发现,你们*会再欺负良善百姓,吴不败的下场,就是你将来的下场。”说完,就光明正大的在赖小三的眼皮底下离开。

此时的赖小三,只能傻愣愣的看着修罗离开,而没有再开第四枪。

等修罗完全不见身影时,赖小三全身都瘫软下来,全身的冷汗,直汩汩的往外冒。作为常年游走于死亡边缘的赖小三,也从没觉得自己离死神如此近。

“砰,砰,”,一阵阵脚步声,随后就是人群闯进,首先的是就赛诸葛。

当看到赖小三竟然瘫住在地上时,几个属下慌张急先恐后的喊道,“老大,老大,你怎么样?”然后围在他的身边,警惕望向四周。

此时,赖小三终于回过神,立马又变成了威严的老大。

一起来,就对着几个属下,“啪啪”响的,一人一个大巴掌。

“没用的东西,怎么现在才过来啊?”赖小三厉色的骂道,“人早就跑了。”

再赖小三骂人的同时,赛诸葛看到赖小三无事之后,就吸了口气,松了下来,不过,他现在很想知道,老大这边到底发生什么事?

“老大,发生什么事了?我一听到警报就跑过来了。”赛诸葛疑惑的问道。

“什么,你才听到警报声?”赖小三惊疑了。他的警报发出去有两分钟了,就在短短的两分钟内,他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是呀。”赛诸葛疑惑的回道,很奇怪老大的反应。

“那你们呢?”赖小三大声问了一下这些闯进来的保镖。

“我们也是。”有一个为头的回道,说完,还拿出手上类似手表的东西,实际就是警报器。

赖小三接过警报器,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间,时间是2:35分,就是他们闯进时来那个时间,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接到警报就立马过来的。

赖小三查看了其他人的警报器,同样也是这个时间,他不信邪的再拿过赛诸葛的警报器,也是这个时间。他再拿出自己警报器发出的时间,明明是2:33分。

他就越发的惊疑,难道警报器坏了?

“怎么了,老大?”赛诸葛担忧问道,“还有今天晚上到底是谁胆大包天的闯进你的房间?”

“诸葛,那女人来警告我了。”赖小三仍然带着一些惊恐的说道。

“谁?”赛诸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赖小三严肃回道。

“什么?带蝴蝶面具的女人?”赛诸葛震惊的问道,“那个废了不败的带着面具的女人?”问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些颤抖,那人太可怕了,连无敌手不败都让她不吹灰之力给废了,更何况是他们。

赖小三点了点头,这让赛诸葛更震惊了,惊疑的问道,“她到底是怎么来的?”

赖小三同样有这个疑惑,他立马下命令道,“你们去给我好好检查检查,是不是哪里有遗漏的缺口?”

“是,老大。”几个属下听到命令就下去了。

留下赖小三和赛诸葛惊疑及沉默。

“老大,真的是那人吗?”赛诸葛带着点犹豫的问道,“你确定他们是同个人吗?”

“嗯,我确定,她说她叫修罗。”赖小三十分肯定的说道。“诸葛,她是来警告我的,否则,不败的命运就是我的未来。”

修罗以正义之名挥舞圣剑之神,正义是修罗行动的唯一理念。

现在这个面具女人,这个叫修罗的面具女人,就是以正义之名来警告他。

说到警告,赖小三还是心有余悸的。他本为就不是了黑道者,竟然让他不准他去欺负良善之被,这怎么可能。

两人再次沉默不语。连接两次,都能悄无声息的闯进他们自以最为牢固的安全之所,结果,一人是被废,一个被警告。

“老大,别着急。那女人是带着面具的,很明显她就是不让人认出来,既然不让人认出来,那就说明她是人,只要是个人,我们*会人多势众,就是掘地三尺,也会把她找出来的。找到之后,我们再做足充足的准备,她就插翅难逃,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给不败报仇,给自己报仇了,管她什么修罗恶煞。”赛诸葛分析着,说到最后一句,眼里明显是带着戾气。

赖小三没有立即应答赛诸葛。在吴不败的事发生之后,他们不还是集中人力,去寻找这么个人,结果,那人凭空蒸发了似的,就在他们要忘记这事这后,她又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

有这么个无是不刻威胁他生命威胁的人存在,他不找到她,真不能安心。

赖小三严肃的看着赛诸葛,道,“好,就按你说的去办。”

张建国家里别墅

一家五口都深夜了,仍然不敢睡。

“爸,到底怎么回事?”张玉颖带着怒气哭声的问道。

她本来在学校好好的班里同学谈论事情,结果有一个女同学,来到他跟前就问道,她是不是张建国的女儿。她刚回答完是,那女同学手上拿着一杯饮料就往她身上泼,边泼还边骂,张建国白眼狼,还他们张家一家子白眼狼。

后来越来越多的同学,在她身上泼脏东西,她委屈直大哭。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前一刻,有人知道她是张建国女儿,就过为讨好好,下一刻,就变成了人人厌恶的白眼狼。

好不容易躲回家,结果发现家里全被人围赌着,还朝着她家里扔那些东西,同样边扔边骂道,白眼狼。

她看着的人群,本想躲着,悄悄的回家,结果又被人认出,被人追着打回家里了。

同样此时,在某地,一家六星级宾馆,一间总统套房里,传出一阵分不出男女的声音。

“是的,主上,除了脸上有一块红色胎记,五官几乎和她一模一样。”汇报的同时,带着恭敬崇拜及一丝恐惧。

“好,属下保证完全成任务。”铿锵有力的回应声。

------题外话------

二更是在23点到24点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