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3章:倒霉的张建国一家(二更)

*会,赖小三办公室

“啪”的一声,是报纸甩在办公桌上的响声。

看着报纸上的一桩桩所谓真相,对于他们来说,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忙一场。

“废物,废物,全部是废物。”赖小三怒骂道,“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眼皮底下进行,竟然发现不了,真是废物。”一直在大骂着废物。

本以为到手的鸭子,竟然煮熟都能让其飞其了。能不让他生气吗?

“张建国呢?去把张建国给我带过来。”怒骂了一会之后,赖小三才想起来自报社报道了记者会之后的东西之后,张建国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了。

半小时后,张建国狼狈被*会的小弟给带到赖小三面前。

张建国一看到赖小三,就冲上前去,要拉住赖小三的衣袖,被赖小三一个锋利的眼视给制止了。张建国只能傻愣着放下手中的动作。

他哭诉着,恳求道,“赖会长,你一定救救我啊,你不救我,我会被人给打死的。”

赖小三嫌恶的看着头上顶着烂菜叶子,衣服上体还有各种黄白透明色的液体也是全部粘糊糊的粘着,更让他嫌恶的是,他身上传来的一阵阵浓烈恶心的腥臭味。

赖小三有的疑惑看向带张建国来的两个小弟,其中一个就是王大山。

王大山说道,“会长,我们去找他的时候,他正抱住头,被人围着拳打脚踢,还有人身头上拿着烂菜叶子及臭鸡蛋,正使劲的往他身上丢呢。我们在解救他的时候,也差点被那些人扔的一身了。”

张建国此时还在瑟瑟发抖的请求说道,“赖会长,你一定救救我啊。”说完,还差点都要跪下来了。

“救你?怎么救?”赖小三不说救还好,一说救,怒气又上来了,“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会与你张建国有合作变成了狼狈为奸了。”

说完,都不知道怎么解气,又端起桌上的一杯咖啡,又往张建国身上泼去。

这下好了,张建国说他是一个乞丐都不为过了,说乞丐还说高了他呢。

“没有用的东西,让你们去办个事,都会被人发现。”赖小三再一次大骂道。早上骂了,现在还要继续骂。

“赖会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张建国也是十分委屈的说道,“明明之前一切都是十分隐秘的,谁知道,谁知道,”不用说,都明白的未说出口的话,那就是谁知道童家人都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啊。

“你是不是在哪泄露了?”赖小三疑惑沉声的问道。这一点,他一直都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眼皮底下,而他们却毫不自知。

“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张建国忙摇头否认,“我连老婆孩子都没有透露过任何信息的,赖会长,你要相信我啊。”就算是他,他也绝不能承认,否则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没有?”赖小三鹰目般的双眼,犀利的看着张建国,“既然你没有泄露信息,那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的,啊?”

张建国被赖小三骂,觉得自己特别委屈,也是特别的无辜,他粘糊糊的脑袋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带着小声的问道,“赖会长,有没有可能是你这边的人出了问题啊?”

这事,是他和赖小三是主谋,但参与计划之事,几乎都是*会的成员。

“你说什么?”赖小三再一次带着一丝怒吼。“张建国,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这边出了叛徒?”

“赖会长,是不是出了叛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事除我和你,剩下做事的成员,可都是你这*会的人。”说这话,张建国稍微有点底气,而且越说越觉得就是*会这边把消息泄露出去的,“这事如果不是我,那就是你们这边的人了。而我本来就要对童家的产业,要让童家那些人不好过,我怎么可能主动泄露给童家人。所以,说来说去,就是你们这边出了问题。”

像是革命时期一样,一直在究着,信息是怎么泄露的,谁泄露的,发现哪个是叛徒,哪个不是叛徒了。

赖小三听到张建国的话,沉默了一会,然后对着三大山说,“大山头,你把参与这次办事的全部聚集到刑法堂。呆会一定要好好问问,到底是不是我们这边的人给泄露出去的,如果真是揪出出来,一定要让好好招待他。”把好好招待,这几个字说的重了一点。刑法堂,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处置犯了错的人。

保仁集团,童家财产,外人没有知道巨额财富,本以为可能收入囊中的,最后却被让一个叛徒给破坏了,他怎么能轻挠他呢。

“是,会长。”三大山低下头恭敬的应道。然后就出去办事了。

“赖会长,那刘顺德找到了吗?”张建国小心的问道。

刘顺德在他们通后之后的第二天就失踪了,跟着他失踪的还十几亿的钱财呢。要是没有找到刘顺德,就等于还没有找到那十几亿的国币。

他回想起来昨天下午,童胜成犀利的问他,“到底谁告诉他,集团内部的资金被转走的?”

那时他就不太肯定了,保仁集团内部资金到底有没有转走啊?刘顺德失踪,他们那皮包公司也没有资金注入,最重要的是童胜成的态度,似乎根本就没有担忧,集团内部资金断裂。

“呵呵,童胜成,你真好笑,你自己不知道资金被谁转走了,我又哪知道是谁。不过,外面都可是在传言,你们保仁集团的资金是被财务部部长刘顺德给转走的。”张建国很快回过神来应道。

他在试探,如果刘顺德不是自己失踪的,那就是很可能被童家人给关起来了。

“哦,你都知道是外面的传言,这传言有哪几句是真的,哪几句是假。张建国不是我说你,你都是五十岁多岁的人了,别这么幼稚的去相信各种传言。”童胜成一点都不示弱的反驳道。

“童胜成,你让我不要相信传言,可以呀,那你把刘顺德给叫出来,我就信你。”张建国说道。

“不好意思啊,张先生,你说的刘顺德,他在三天前就被总裁给辞了。所以,如果你要见他的话,麻烦你自己去找他。”童胜成沉声说道,“还有张先生,麻烦你先离开,我们要继续开董事会议了。”

童胜成再一次赶人,则张建国却也没有分析出,刘顺德的失踪跟童家到底有没有关第。

张建国气得脸色都变青了,为什么从小到大,他面对童胜成时,一直觉得他的气势比自己强大,自己一直不如他,所以一直很是不甘心。

张建国咬牙说道,“童胜成,你认为你说的话可信吗?”

“你信不信不关我的事,请出去。”童胜成无所谓的说道。

“你,”张建国气得手指指着童胜成,然后就对他带着的人说道,“你们给我砸了这里,我要砸烂这里,看他们怎么继续开董事会议。”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下,这些人还没有来得及行动,外面又来了一大批人,有六七个人。刹时本来还算宽敞的会议室,又变得狭窄了。

“哟,我以为是谁呢?”先进来的一个人,高个,手拿着棒球拍子,阴阳怪气的说道,“原来是自以为是的白眼狼,张建国先生啊。”

张建国看着来人一上来就骂他白眼狼,怒火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来人脸一下变得严肃起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说完,棒球棒子,啪的一声,锤在秃顶理事的跟前。吓得他赶紧拉开椅子,离他们远一点。

“不客气?”张建国觉得好笑起来,手指指向他带的那些人说道,“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不用你说,当然知道,都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会的人喽。”这人一点都没有害怕的嘲弄讽刺起来。

“你,你,”张建国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知道他带来的人是*会的,那为什么他都不害怕。

“张先生,他们是罗刹帮的,这说话的是性格很横的螃蟹,我们确实在他这里吃过很多次亏了。我看我们还是离开吧,我们打不过他们的。”一个*会的小弟悄悄的对着张建国说道。

之所以叫螃蟹,因为他说自己向来是横着走的。

“什么,他们是罗刹帮的?”张建国惊讶的喊说道。

这一喊,其他理事都是震惊的看向来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童胜成他们竟然会请到罗刹帮的人过来。

“张建国,我最后说一遍,给我滚!”童胜成冷淡凌厉的说道。

张建国带来的依仗都打不过人家,只好带着这些人灰溜溜的走了。

讲到这,张建国又疑惑的问道,“赖会长,罗刹帮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保仁集团?”赖小三没有回答,说道,“罗刹帮虽然势头凶猛,但也只是成立短短三个月而已,难道是童家请他们来保护自己的?可是,不对呀,童家就像古代名门正派之家,他们怎么可能会请黑道的人保护自己呢?”这有点想不通。

“那后来呢,就算没买到童家股份,那其他股东的股份买到了吗?”赖小三问道。

童家的事,经过了一上午记者会,已经把他们制造好的所有事件给推翻,事以成定局,就算再有下次机会,也不可能让保仁集团陷入如此困境之中的。

不过,现在保仁集团股价正在直线回升,甚至有着超越以前猛势。如果买一两百万的股,他们也算是赚了一大笔,也不枉费他们之前这么的精心谋略,发动这么多的人力及财务。

张建国低着头,不敢再吭声。他根本就没有买到任何股东的股份。

“没用的东西。”赖小三再一次骂道。

不过,事以至此,这没有的废物,该丢弃就得丢弃了。

赖小三的头靠在椅背上,说道,“事以成定局,张建国,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此。”

张建国在听到和*会的合作到此为止时,张建国很不甘心,他们谋划了这么久,不仅什么也没有得到,现在还成人人追打的老鼠。

他看向赖小三,想争辩点什么,不过,被赖小三抬起手给阻止了,然后平淡的说道,“张建国,*会为了帮你对付童家,耗费大量的财力物力及人力,折算起来,你赔给我们三千万就行了。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了。”

张建国听到要赔三千万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是互惠互利的合作,现在就变成了他单方面要对付童家。

什么耗费大量的才力物力及人力,全都是胡扯。*会除了出人力,哪一次财力和物力不是他出的?为此,他几乎耗尽一半的家产。

可现在,赖小三竟然赖上他了,要他赔尽三千万。

三千万,那可是他剩下的全部资产了,他都赔给他了,那他们全家要吃什么喝什么?喝西北风吗?

“赖会长,你不能不讲理啊。明明你们*会只是出了人力而已,其他的可都是我出的,你现在竟然还让我赔。”张建国跟着赖小三辩解道。

“呵呵,张建国,我说你是愚蠢呢,还是说你幼稚啊?”此时一直坐在旁边赛诸葛冷笑道,“你什么时候看过,我们*会讲过道理。老大说你要赔三千万,就是三千万,一分都不许少。”

张建国听到赛诸葛无理话,气得简直要骂娘了。只是他还没有丧失理智,他忍着怒气咬牙讨价还价说道,“赖会长,我没有这么多,能不能少一点,三千万真的太多了,一千万,我赔你们一千万,行不行?”

“不管你有没有这么多,刚才我说了我们是不会讲理的,还是那句话,三千万就是三千万,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赛诸葛毫不客气的说道。

“不行,赖会长真的太多了,三千万可是我张家全部财产,都给了你,我拿什么养活一家子啊。”张建国乞求道。

“这我们管不着,我们只管拿钱。如果少一分钱,呵呵,”赛诸葛手中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啪的一声,射向桌上直立的火龙果,冷冷的威胁说道。“那只火龙果的命运就是你张建国的命运。”他的意思是射向火龙果的那把刀,就会射向他。

被这一幕吓倒张建国直接瘫在了地上,一会回过神来就求着道,“赖会长,求求你了,我真没有这么多,要不两千万,好不好,留一千万给我养一家子人,好不好?我求求你了。”说完,还磕起头头。心里却不住的悔恨,他真是千不该万不该与虎谋皮啊。

不过,此时的赖小三整个身子靠在椅背上,闭着双目,睡着了似的,任凭张建国如何请求,都无动于衷。

赛诸葛此时,手里拿着一个火龙果剥完皮,然后津津有味的享受着呢,对于张建国的请求,也是似而不见。

再吃了大半个火龙果时,他看着还在磕头的张建国,就皱着眉,嫌恶的说道,“把他送回家去,再给我好好的守着张家,等他什么时候想清楚要赔偿*会多少损失时,再把人叫回来。”

这话明显,有着围禁的意思。就是张家人一个都不许外出,等什么时候赔了那三千万,就把他们再放出来。

张建国听到这话时,又再一次整个有瘫软在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得到命令的*会小弟,也没管张建国怎么样,拖着他就离开了*会,然后直接送到张建国家。

只是,再来到他家里时,远远看到,张建国家别墅都围着很多群众,有的拿都会铁铁棍棍的,再使劲的砸着围墙,砸着铁门,有的带着一篮篮鸡蛋菜叶子使劲朝里扔,甚至有的看到路边的石头,也都一块往里扔。

看到这样,让这些曾面对打打杀杀的一群*会小弟,全身都发麻。他们打架都是枪管道具,可不是这些臭鸡蛋臭菜叶子啊。只是,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必须要守着张家,那他们不是天天也要被扔臭鸡蛋之类的,想想都可怕。

此时,张建国媳妇袁梅琴及两个儿子,再也没有了之前去童家的得瑟。现在,他们全身也是臭鸡蛋,臭菜叶子的味道。可是,他们此刻却不敢去换衣服,只能抖抖瑟瑟的缩在自已客厅。

“儿子,儿子,现在怎么办?呜呜……”袁梅琴哭哭啼啼的,“你们那个死鬼老爸,也不知道躲哪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你说,他是不是给跑了啊?呜呜……”

张金宝和张银宝以前,可算是纨绔子弟,除了玩乐之外,什么也不会。

明明前一刻,还在计划着搬到那栋辉煌宏派的古典建筑的童家大宅院时,要从家里搬什么过去,然后再把所有的朋友邀请过来一起庆祝。

可一下刻,他们就似乎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一样,被人追着扔鸡蛋菜叶子。

一路跑回家,本以为就此逃过再被扔鸡蛋的命运,可是谁想到,他们家周围也是围着很多了,同样一又往里扔鸡蛋。

“快看,那不是张建国的两个儿子吗?”有人眼尖的发现在想要逃离的两兄弟。

“对,就是他们,给我扔,砸死他们。”有人拿起鸡蛋就追着两兄弟而来。

“咔嚓”“砰”的各种响声响起。

张金宝和张银宝兄弟俩狼狈抱着头到处逃窜,最后一咬牙,用遥控器打开别墅大门,猛的冲进去,再瞬间关上。不过,还放进一两人来了追着他们继续跑。

但因为这里毕竟是私家别墅,大家都知道,外人是不可以闯进私宅的,不然就是犯法。所以这些人追了一会,就自己也去了。

所有的人都骂着一句,骗子,白眼狼。

谁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

------题外话------

虐张建国一家虐得真爽,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虐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