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0章:危机即转机1(一更)

第三天,各大报社同时收到一条来自罗刹帮的一条信息:对童家有不实报道的报社,罗刹帮帮其改正

罗刹帮帮其改正的意思,谁都明白。就是说凡是不实报道的,罗刹帮就会追究其责任。

罗刹帮,一个香江市新兴的黑道势力。普通百姓传说中的灰色黑道,因为它正义但同时又是举着黑牌的黑道组织。

有人说,它的势力范围不低于*会;有人说,只要是罗刹帮的成员,他们就会有一套打败敌人的武功招数,就是*会的人对上他们也只能败兴而归;

有人说,罗刹帮里有四个帮主,四个帮主都是年纪轻轻的,不过,除了内部人员,外人却不认识这四个帮主。

但也据说,这四个帮主却不是当家人,罗刹帮有一个神秘的大小姐,她才是真正掌权人,同时也是黑道界的传说;

有人说,罗刹帮他不同于以以往任一个黑道组织。

因为罗刹帮,它很自己的原则,不欺良善,不收保护费,不叛卖毒品,凡是在罗刹帮就禁止赌嫖黄;凡里在罗刹帮地盘的商户,可以安安稳稳的开门做生意,因为没有人敢在他们的地盘闹事。

有人疑惑,同样有人嗤之以鼻,一个黑道组织,不收保护费,不叛卖毒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谁信啊?一个黑道组织的经济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从天上会掉下来?

只是,罗刹帮没有人会回答他们这么个问题。

罗刹帮不会特意去找任何人的麻烦,只是当他们发出通知命令某人或某些组织要求停止某些行为时,你必须做到,否则,你会遭受到无穷无尽的麻烦烦恼当中。如,做生意时重要的资料丢了、回家时被狗咬了等等,谁也不知罗刹帮的人是怎么做到的,他们不要人命,只会让你每天处于精神崩溃当中。

因为罗刹帮的里流传一句话,一个人的死,很简单,只是在一瞬间,死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儿,所以罗刹帮不会让人死,只会让人生不如死。

现在,罗刹帮突然给各个报社发了这么一条信息。那就是说所有的报社编辑记者人员,必须要有真凭实据的去报道童家之事。否则,就等着罗刹帮为你编辑的恐惧网当中。

自从罗刹帮成立,*会似乎就视罗刹帮为眼中钉,不除不行。然而,罗刹帮虽是一个小帮派,总能轻而易举的就把*会打败,*会一直拿罗刹帮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壮大成长,到现在与*会各占半壁江山。

以往,*会和罗刹帮的矛盾,似乎从没有在大众面前表现过一次。只是,童家之事,却让两大帮派的敌对和矛盾给以展现出来。

童家出事之前,每家报社的主编都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邮件时告诉所有的编辑,在某地某时,会出现一起事故,让他们在事发地前守候。

有人一查看这地点,竟然是童家名下一家医院。这里会出什么事故,报社的所有人都不知道。

不过,既然是指名在医院,最有可能出现的就是医疗纠纷。每家医院最不希望出的就是医疗事故及医疗纠纷。不过,每出现一起,就会成为报社头条新闻。所以,能和平解决,他们尽量去和平解决,所以,报社也就没有什么可报道的。

但是,如果出现了,家属不愿意,始终要闹的呢?

当天下午所有的记者都蹲守在童家一家医院门口。果然没有多久,医院里就传来哭闹声,及谩骂声。当所有记者赶往前去了解事情经过时,就开始愤怒及愤慨疾书,痛心疾首指责医院的医务人员,良心何在,当即下午,各个报社就把事件报道出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每家报社又收到一份匿名的邮件,邮件里指明要他们按着邮件里所说的却报道。当他们看到邮件里所说的事,又是童家保仁集团及名下所有的事,而且好像都是不得了机密。不过,同时又是欺瞒大众的不得了事情真相。比如,医疗设备根本就不是进口的原装货,各大药房竟然把假药材买给广大民众,还有资金短缺等问题。

此时,每家报社就有了分歧。

有人说,这只是别人匿名邮件,到底事实如何,必须去实地调查清楚才行。

有人说,就是因为别人匿名,更证明了事情的真实性。因为这有可能是内部人员。如一去调查,就会打草惊蛇,让保仁集团有了警觉性,那不好。

有人说,没有调查清楚,就这样报道,万一没有这样的事,那不是给保仁集团,给童家造成重大的损失吗?到时,童家要追究起来,谁的责任?

说到责任,就没有人吭声了。

这报纸新闻的舆论性真的太广了。死的都被人写成活的,活的都会变成死的。因报纸报道的一些不实消息,一些受不了舆论打击的,就会被逼的自杀自亡。那时,追究责任时,只要推出一个人来顶缸就行,有可能是一个记者,也有可能是主编编辑,更甚至会是整个报社。

童家这些事真是太大了,如果只是别人陷害童家,拿报社为他们的转轴点,到时童家追究下来,他们找谁去啊?

一时,有人就开始踌躇起来。童家虽然不是在香江不是最大的家族,然而他们童家却是中夏国有着最好的医术人员,即使不是大家族,却有着最特殊的位置。

别说普通老百姓,就是那些达官贵人,谁不给童家三分面子啊。

有谁不生病,有谁不怕死,又有谁不怕病死的?病死就是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就是被人诅咒似的。

可现在的问题就是,谁不怕死的要害童家啊?难道是童家的几个对头家?因为只有同行不怕同行。童家有哪几个对头,明眼人都知道。

所以,本来报社各个分派,已经按排人员暗暗调查匿名邮件上所说的事。

然而,他们还没有行动,各个报社的高级主管同时收到了一条信息:即刻报道匿名邮件之事,切勿轻举乱动——赖小三。

当各个高级主管看到赖小三三个字时,吓的战战兢兢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再忙下达指令报道匿名邮件上之事。这条信息很快,没一会手机都黑屏了。再开机时,那条信息完全不复存在。他们的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只是他们从不认为自己是在做梦,因为赖小三三个字杀伤力太大了,只要看见了就觉对不会忘记。同时,他们就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会的赖小三在背后暗算童家。他们虽然知道,但他们不能吭声,只能按照赖小三的指令去做。

因为不做,他们就会被家人报上人口失踪的名单之中。

之后,各个报社就会有了之前的童家的各种不利报道。

现在,他们这些报社接连两天追踪报道童家之事之后的第三天,竟然又接到一个黑道组织——罗刹帮的信息:对童家有不实报道的报社,罗刹帮帮其改正。

一个是有可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会,别一个是生不如死的罗刹帮。这两个帮派,他们一个都得罪不起来啊。

为此,本来在一大早要继续追踪报道,保仁集团资金被转移,资金链断了之事,到现在七点半了,都还没有敢报道出去。

香江市最大报社香江人民日报,社长办公室

“社长,现在怎么办啊?”有主编问着最高领导人。

“我们再等等。”这人慌张中又带着冷静,他突然想到什么,对前面主编说道,“张主编,你去记者部,把小黄给我叫来。”

“是,社长。”

一会,张主编和那个叫小黄记者进来了。

“小黄,我昨天晚上听你说,昨天下午,简爱国市长去了童家,是吧?”社长问道。

“是的。”小黄回道。

“那你记得,简市长进去是什么表情,出来后又是什么表情吗?”社长眯着眼问道。他拿了一根烟,沉着脸,吸了口,再吐出来。

“对不起,我们都在童家门外院,人又多,而简市长他们是在内院下的车。不近,听说,童文华和五个孙子一起出来迎接的。简市长出来时,也是他们一起出来送别的。”小黄回忆着说道。

听到小黄记者的报告,社长继续吸烟,没有再说话,面无表情的脸上,根本就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社,社,社长,”小黄结结巴巴的似有话要说,但不知道要说不要说。

“什么事,说吧,吞吞吐吐的。”张主编训道。

小黄鼓起勇气说道,“社长,昨天我去上厕所时,偷听到一个打电话的人,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呀,你赶紧说。”张主编又开始催了。

“他说童家人目前全部安全,让对他们放心。”

“他们是谁?你听到了吗?”社长快速抓住他们二字。童家人目前全部安全,让他们放心,那就代表着背后有人在暗中保护童家,有没有可能是罗刹帮的人?

小黄摇了摇头,但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听到,我隐约听到校尉二字。”

“校尉?”张主编皱着眉头重复一编。“”

而社长再吸了一口烟,则疑惑着,“校尉?校尉可是高级别的军职。”

“我听说,童文华的四儿子童颜棣是进了军队。”张主编也沉着脸说道,“这校尉会不会是他?”

“不清楚,不过,不管是不是他,童家之事,我们不能再报道下去了。”社长果断的说道,“童家暗地时有两波人再保护着,一波是罗刹帮,一波是军队的人。而这两波人我们都得罪不起。至于*会,如果真要选择得罪一个帮派,那我选择*会吧。”

“社长,这,这*会会不会报复我们?”张主编有点担忧的说道。

“*会会报复,那罗刹帮就不会了?”社长犀利的说道,“罗刹帮能短短的三个月紧追上*会,以此来看,罗刹帮比*会更不容小觑。更何况,之前报道的事,童家到现在都还没有正面出来解释,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还有从简市长大庭广众之下就去了童家。军队,罗刹帮,及简爱国,你认为,*会能对抗上三大势力?”

其实,他有听说过,香江市数一数二大势力企业家族,可都去过童家。由此可看,童家的人脉之广。童家,能不得罪死,那就不要去得罪吧。

更何况,他更是听说过,童文华可是与京城的几个大家族的关系都还算不错。童家出事,他们能袖手旁观吗?就算为了生命着想,他们也是不希望童家出事的,然而从童家出事到现在,也有两三天时间了,除了香江本地人,京城的人还根本就没有出面,这根本就不正常。

几个不正常的现象加起来,那就是“诡秘”二字可以形容了。所以,他可不认为,童家这么容易轻轻松松的被*会那些乌合之众人就弄倒。

“这,这,”张主编说不出话来。

“行了,就这样吧。你们先出去,让我先静一静。”社长赶人说道。希望他做的选择是对的,不然他可能会真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

他这样的选择题,也是香江市所有报社的选择题。不过,大多报社选的*会,只有少数几家选得是罗刹帮。

在选择过后,选择罗刹帮的报社已经停止继续报道匿名邮件里的事。毫无疑问,选择*会的报社则是继续报道了。

只是,在九点之时,他们同时按到来自童家童胜成的电话,在十点招开记者会,澄清童家这两天报社上所报道之事。

前一天,下午三点,保仁集团,董事会议室“好了,还有要卖股份的吗,要卖的,请出去跟这位张建国先生到别的地方商淡,这里是保仁集团,不提供场所。”童胜成突然说道。

这话一出,就惊呆了整个会议室里的人,包括张建国。

愣了一会,张建国首先反应过来,他怒着问道,“童胜成,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童胜成这话,张建国突然有点不安起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虽然有点狂妄自大,但也并不是无脑子的人。

从童家出事到现在,童家人表现的似乎太平静了。对,他现在才发现,不管是童胜利还是童胜成,或者是各个公司,除了他们按排的人闹出了一点事之外,好像所有高层人员,似乎都很是平静,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就没有受到股价下跌的影响,也没有大量的跳槽或辞职现象。

因为之前有着很多企业,员工听说要倒闭或破产,那首先想到就是找下一一份工作,别在公司倒闭或破产之后,变成一个失业人员。

可在保仁集團,无论是总部还是下属分公司,跳槽辞职人员的浮动根本就不大,就是有跳槽的辞职的,几乎都是正常的辞职跳槽。

这,这真的很诡异啊。

“什么意思?你不是要买他们的股份吗?只要他们肯卖,我让你去买啊。”童胜成挑着眉头,沉声的说道,“但是,我们保仁集团正在召开紧急的董事会议,别地方也没有时间,让你们在这里买卖,所以请移驾别处。”

“够了,别跟我在这打太极,实话告诉你,童胜成,童胜利既然已经进去了,你也逃不了。”张建国气哼哼的说道,“你别以为你们不把股份卖给我,我就拿你没有办法。哼,就算我不买这些股票,以股票呈直线下跌的趋势,用不着到后天,这保仁集团就由赚钱金山银山变成了沉重债务包袱的泰山岳山。我看你们到时候,能不能放下来。”

“不管金山银山还是泰山岳山,都不管你张建国的事儿,现在给我滚”童胜成厉声的说道,“还有你们谁要卖股票的,之前我大哥也说了,可以卖给我童家,我童家以16国币每股收购,想卖给他的,同样给我滚出去卖,别在我的地盘碍我的眼。”

童胜成犀利的扫射了一下在坐的十几个董事。

十一十个董事,再次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而张建国则是气哼哼的看着突然发威的童胜成。

“童胜成,你们童家现在有钱买下他们的股票吗?还16国币一股,我看1。6国币每股的钱你们也拿不出来吧。”张建国想到什么,突然说道,“我可是听说,保仁集团的资金则被人转移了。”

听到张建国说,保仁集团内部的流转资金都被转移了,其实他们也是听说了。

“童副总裁,请告诉我们,流转资金被转移之事,是不是真的?”还是那个秃顶理事怒问道,“为什么就没有告诉我们?”

其他董事也是带着怒色的看着童胜成。十几亿啊,不是十几万,那钱可都是他们的红利呢。

童胜成没有回答这个理事的话,只是眼睛犀利的盯着张建国,沉声的问道,“张建国,谁告诉你,集团的流转资金被转移的?”

------题外话------

二更在23点到24点之间,大家还是明早看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