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9章:人心和嘴脸3(二更)

第19章人心和嘴脸3

张家告辞之后,又赢来了一*人。

这些人当中,差不多都是香江市有头有脸之人。只是,这些人当中有好意,有不乏有恶意猜测的。有的人过来确实,想要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有只是纯粹来看笑话的或者落井下石。

訾家訾廉,夏家夏楚河也就是夏霸天的父亲,两个老人过来。

“哎呀,老哥哥,”一过来。訾廉就喊道,“童家之事,我也听说了。你呀,就放宽心,让年轻人去解决吧。”一来,訾廉就开始安慰道。

“嗯,我很宽心。我都八十高龄的老人,有什么是我童文华没有经历过的。想当年,我可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现在,就让年轻人却经历经历这些艰难之事。”童文华回应道。

“老哥哥,听说胜利被抓了?”夏楚河皱着眉头问道。

“嗯,抓了有两个小时了。”童文华倒是一点都不介意的说道。

“那老哥哥,你跟我说实话,你们保仁医院真的是医生医死人,还有保仁大药房真的卖假药材?”夏楚河接着问道。

“荒谬!无稽之谈!”童俊榆突然站起来怒气冲天的说道。“保仁大药房传承上百年的历史,何曾听说过卖假药。至于,那起医生医死人的说法,那也因为那病人从别处转到我院的,当我院的工作人员,接手时,他人本就要不行了,何曾有医生医死人之说,啊?”

这些新闻报道就是胡言乱语,要把童家因此陷于不利之地。

“童俊榆,向夏爷爷道歉!”童文华严厉威严的喝道。

迫于爷爷的威严压力之下,童俊杉说道,“夏爷爷,对不起!”

童俊榆说的是事实,然而他是对着一个长辈发怒,所以对于家教十分严厉的童文华来说,这事童俊榆就是做错了。既然做错了,那就必须要道歉。

夏楚河平和的脸上看不出息怒,他只是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

他本来就是以这些事来试探童文华的,只是被他大孙子一打差,他也问不下去了。

“哎呀,夏老弟,这些子孙是我童文华没有教育好,请你就别放在心上。以后我一定好好教育他们的。”童文华接着道歉不好意思似的说道。

“老哥哥,说哪里话呢。小榆叫是太气愤那些胡编乱报的报社而已,又不是真对我发脾气。”夏楚河继续摆着手说道。

“老哥哥,既然这些不是事实,那报社上报道的有板有眼的,又是怎么回事?我还听说,那质监局可是真在你那药房里检到假药材的啊?”訾廉问道,想了一下,又说道,“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我童文华这么大岁数了,能得罪什么人啊?童家兢兢业业几十年,从来没有想过做那些缺德人的事啊。”童文华说道。“只是,我不会教育人,教育出一个养子成了白眼狼而已。”说到养子白眼狼,童文华脸上根本就看不出息怒。

“哦,你说建国那小子啊。”夏楚河说道。

“除了他,还有谁是我养子啊。”童文华哼声道。

“那童家出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啊?”訾廉问道。

“怎么没有关系,关系大着呢。”童俊桐插嘴说道,“如果不是他勾结外人陷害童家,童家至于遭受这么大的一个事吗?”

“啊,跟外人勾结?”訾廉狐疑听问道,“跟哪个外人勾结啊?建国的本事有多大,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吧,有谁敢跟他狼狈为奸啊?”

“哎呀,訾老哥,这你有所不知了吧。昨天,我家大小子他们两个正在召开紧急的董事会议,他突然闯进去,并大放阙词,让童家股票及各个理事的手中股票卖给他,还说他后面有*会的人撑腰。你说,他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呢,竟然跟他们合作合谋我童文华一手创立的保仁集团啊。”童文华故意把昨天的事如实说道。

“这,这建国这小子也真是太胆了。他难道不知道,*会是黑道的吗?”訾廉带着点疑惑气愤的说道,“跟他们合谋,就相当于与虎谋皮啊。”

“老哥哥,既然你们都知道是被陷害的,为什么现在还不出面解释呢?”夏楚河问道。

“怎么解释啊?现在有人故意陷害童家,肯定做了十足充分的准备。越是解释,就会越描越黑,还不如等着一切真相大白之后再解释。”童文华平淡的说道。

“等真相大白,那老哥哥,你们是否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啊?”夏楚河突然有点急的问道。

“那是当然。”童俊宝突然接口道。

“哦,老哥哥,到底什么应策?”夏楚河带着切的问道。

“那是,”

“五弟!”童俊桐凌厉的突然喝声。

等童俊宝看到二哥严肃的脸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制止了童俊宝之后,童俊桐对着夏楚哥说道,“抱歉,夏爷爷,刚刚五弟嘴巴太吵,我就忍不住制止。”

“没事,没事。”夏楚河再一次摆手说道。他当然明白这童俊桐是为阻止童俊宝说出他们的应对之策,才会喝声制止的。

只是他今天跟訾廉来的目的,就是来探一探童家对如此之大的困境,是否有什么应对之策,好跟儿子夏霸天说。

他们夏家跟童家来往并不密切,对童文华这人,也没有多少尊重。他认为童文华除了一身精湛的医术之外,其他地方也没有什么值得尊重的。说他白手起家一手创立保仁集团,哼,他才不信。保仁药房传承百年,难道就没有留下珍贵药材之类的。只要把这些药材卖了,就有了资金,那谈什么白手起家,还不是靠老祖宗的起家的。所以,对只有区区一身医术之人,就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的童文华,说什么他都有点看不起。

对于童家出事,他是漠不关心的。只是,他儿子突然跟他说,让他来童家探一探,对于此次突变,童家有没有应对策略。

因为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天半了,都没有看到童家出面解释任何事情。只看到新闻报社上的一切负面报道,却没有童家人任何的辩驳,这很不正常。

心里稍微不安的赖小三就联系上了夏霸天,让夏霸天的父亲出面,去探一探。

所以这才有了夏家的夏楚河突然来了童家。表面上关心童文华,关心童家,实际上就是来刺探敌情的。

至于訾廉,他确实是真心看童文华的,因为他之前几次重大病疾,都是童文华给医好的,所以他对童文华还是感激的。但感激归感激,让他发动人脉,为童家说好话,给童家解救这种出不来的困境,他是做不到的。

因为明眼人一看童家这种局势,那事铁板钉钉上要倒闭破产的节奏。谁帮它,要不就是受连累,要不就是借出去的钱还不回来。一句话,就是谁帮谁倒霉。

而訾廉恰恰不是倒霉人的行列当中,他也只是在表面说说关心而已,让他做行动,那是不可能了。

不过,他这种举动,不管童家以后能不能挺过来,对他都没有害处。挺不过来,他已经做了一个好人的行动,也不会给全留下什么话柄;挺过去了,他同样做了一个好人的行动,最起码,童家会记着他一个情。所以,只要表面工作做好就行。

最后,訾廉和夏楚河就告别童文华。

“童俊宝,你过来!”等人一走开,童文华就威严的喊着自己的小孙子。

童俊宝走到爷爷的跟前,低着头,站好。

“抬起来头来!”童文华严厉的说道。

童俊宝抬起头,对上爷爷虽然有点苍老有点浑浊,却依然精明睿智的双眼。他现在才发现爷爷真的很老很老了。

“知道错了吗?”童文华威严的问道。

“知道!”童俊宝小声的说道。

“大声点!”童文华再一次严肃的喝道。

“知道!”童俊宝抬高声音大声的说道。

“好,你说,知道哪里错了,说来听听。”童文华说道。

“长辈讲话,我不应该插嘴。”童俊宝说道。

“就这个,还有吗?”

“没了。”

“桐儿,你伙告诉童俊宝还有哪里错了?”童文华开口让童俊桐解释。

“是,爷爷。”童俊桐站起来严肃的道,“童俊宝,你今天差点犯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错误,你知道不知道?”

童俊宝此时已经十分端正态度,聆听在商场上独自闯出一片天地的三哥的教悔。

童俊桐接着说道,“童家的应对之策,除了我们童家男人及帮我们的罗刹帮的一些人知道之外,现在对任何一个来说都是一个机密。如果今天不制止你,你是不是就要告诉那个夏楚河了。”

此时,童俊宝被训得低着头不说话了。

“还有,那个夏楚河以前跟我们童家可没有什么来往,就是跟爷爷也没有什么交情。偏偏什么时候不来,就现在来,别说关心爷爷或童家之类的话,没有人信的。而他一来到这里之后,就迫不及待的问着那些报道的上的事,似乎在确认真假似的,还有在问到应对之策时,声音明显是反庆过快就急促。这一切都表明很不正常。”

童俊桐细细道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夏霸天和訾公平两人以前跟刘德荣的很要好,而刘德荣又是*会的保护伞,既然是保护伞,那肯定是要人脉的吧。那訾公平和夏霸天不是最好的人脉?由此可见,这两人和*会的关系肯定也不一般,那今天夏楚河来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

“是什么,三哥?”童俊宝有点不明白的问道。

童俊桐简直要去敲开他的脑袋了,都分析这么清楚了,童俊宝还是不太明白。唉,算了,也不怪他。五兄弟当中,他是最小,又因为从小失去父母,让他们过分的疼爱与保护,就养成了,凡事都不会过度深层的去想。

虽然看起来童俊宝确实经历过很多大事大非,养成了一定冷厉气势的童家男儿。所以在外人面前,童俊宝就是一个严肃冷酷的公子哥,要长相有长相,要气势有气势,又不苟言笑。

其实只有家人知道,童俊宝只是装得,真正的他,就还像没有长大的大男孩似的。不过,相信经过此事之后,童俊宝就真正的长大了。

童俊桐摇了摇头说道,“夏楚河是来刺探军情的。”

“啊,这么严重?”童俊宝惊叫道。

“对。张建国和*会合谋夺我童家财产,他们联合集团及各个分公司的某些人里应外合,想一次性就逼着童家人自乱阵脚。这样一来,他们就趁机再谋取童家资源,让保仁集团集落入他们之手。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自童家出事之后,童家人一直处在静观其变的状态,对着目前的形势闭口不反驳。再如此拖延下去,就算他们夺到保仁集团,要不就成了空壳子,要不就是一身债务,那样的集团他们要来干吗?所以,事情越早解决对他们越有利。”

“哦,我明白了。夏楚河就是那个白眼狼或者说是*会派来人的。因为他们想要知道童家为何不出站出来反驳,或者童家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来走出困境,然后他们再谋划别外的合谋方式,是吧。”童俊宝说道。

“对。”说完,童俊桐摸了一下童俊宝的头。“宝儿,爷爷既然让我们在这看着,我们就不要再插嘴了,知道吗?”

“知道了,三哥。”童俊宝弱弱的回道,然后再抬起头来,向童文华再一次认错道,“爷爷,我错了。”

“嗯,知道错就好。”童文华也是疼爱的摸了摸童俊宝的头。

结果,本来整齐的发型,都变成了鸡窝头。

“铃铃……”

“喂,王哥什么事?”童俊冰看到来电显示,拿起电话就问道。王哥,是童俊冰的经纪人。

“什么,新片男主角换人了?那我演什么?什么,让我在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是公司要雪藏我吗?好,好,好的很,王哥,你跟他们说,我要解约。”童俊冰说完就气愤的把电话挂了。

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一看他童家出事了,生怕连累到他们,马上就开始雪藏他了。他们也不想想,他童俊冰自出道以来,靠过自己的家势吗?他唱的每首歌,演的每一部戏,哪个不是靠着真凭实力的。

听到他家出事了,马上就开始推了他的片约,断了他的通告,让他在家休息,雪藏他。

哼,等童家之事过了之后,他自己立马开娱乐公司。上次摇儿跟他说开个娱乐公司,他还一直在考虑当中,现在看来根本就不用考虑了。自己当老板,他爱怎么唱就怎么唱,爱怎么演就怎么演,谁也管不着。

没过多久,童俊冰的手机又响了。

童俊冰再次看几来电显示,按开接听键,立马吼道,“王哥,到底还有什么事?”

“什么?解约要五千万的赔偿金?好,好,那他们怎么不去抢啊?我的期约只剩下一年,要赔最多也就只赔三百万,哪来的五千万啊?”

“什么,之前给我用的是公司最好的资源,所以现在都要算上?那我给公司赚的几亿的钱不是钱吗?那是不是应该也要算上?”

“好了,王哥,你跟他们说,我就赔三百万,他们爱要不要,不要我们上法庭。还有王哥,我三天后再回去。”说完这一句,童俊冰再一次气愤的挂了电话。这一次索性就直接关机了。

只是童俊冰的电话不响了,童俊桐的电话又响了。

“陈行长,您好,您好!有什么事吗?”

“什么,现在就让还银行的贷款?陈行长,我公司的贷款还款日期还没有到啊,怎么就现在让我还款?”

“过两天上面要下来查账?可是陈行长,上面查帐,关我什么事啊?我可是按正规渠道来贷款的,就算要查帐,也不是立即要让我还款的理啊。”

“好了,陈行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放心,我不会欠你一分贷款,明后天,我就让我的秘书还款去。不过,陈行长,我话就撂在这,以后再有什么我都不会麻烦陈行长了,而陈行长你呢,你不要再来找我这个平民百姓了,我们玩不到一块去。”说完,也带着愤怒的挂了电话。

或许这就是爷爷所说的人心和嘴脸。你有钱有势时,有些人不用你自己找,他自己低头弯腰笑哈哈的找上门。但你一旦失势,这些人都恨不得撇清关系,说不认识你,甚至落井下石。

“老爷,外面又来人了?”

“让他们进来。”

“是,不过,那些人是,那些人是,”佣人有点吞吞吐吐的说道。

“是什么呀?快说。”童文华没有点好气的说道。

“是简市长他们。”佣人汇报道。

“那快请啊。”童文华说道。

说完,自己就站起来和童家几个兄弟一起出去迎接简爱国

------题外话------

一下章,是童家转机的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