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8章:人心和嘴脸2(一更)

“老爷子,外面又来了一批人。”佣人进来汇报道。

“那让他们进来吧。”童文华平静的说道。

“是,老爷子。”佣人汇报后就下去了。

童文华平静的坐在那,五兄弟把家里这些女人送回去休息之后,又继续坐在客厅里。他们似乎明白爷爷让他们坐在客厅里的意思了。就是要让他们明白,什么是人心,什么样的人可以结交,又是样的人只是在利益的来往的朋友。

他们从小在爷爷的光环下,顺风顺水的长大,每天都有大批的人来讨好与巴结。但他们都只谨听爷爷的教悔:朋友不是看家势背景,而是看真心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及“患难见知交”。

只是从小到大,他们从来没有患难过。所以,此时就是让他们见识一下,童家真正结交的朋友,及利益上的朋友。

童家门口还是守着一大批记者。他们守在这里一整天了,来来往往的人群很多,不过据他们所知,很多人来童家不是来帮童家,而是取回之前给送童家送的一些贵重的礼物。

不过,就是送贵重之礼,又被某些有心记者抓住了一个重点。所以立马向领导汇报,再然后又出了一则新闻:详情内幕,童文华收受贵重之礼。

这就是现实,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童家还完全没有倒,有人就开始迫不及待的与童家撇清关系,或者落井下石,或者榨取与童家的最后一点利益价值。

可是这些人似乎忘了,中夏国还有一句话叫:虎伏深山听风啸,龙卧浅滩等海潮。

所以,等一切过去时,想要挽回,一切都成定局。

之前,这些记者看见都香江市一些有小名气的一些小人物而已。

就在大家猜测下一批来人是谁时,又有几辆豪华轿车开过来。

“那是张氏地产集团董事长张寅生的车子啊。”有眼尖记尖立马发现说道。

“是真的。快拍,多怕几张,这可是头条啊。”有记者赶紧督处摄影师拍照。

张氏地产集团是房地产界的龙头企业,据说上个月他们以低于一千万的标价错失了东区那块开发区的标盘,让他的死对头,慕容集团给标下来了,让所有人本来都觉得可惜的。

就在慕容集团得意洋洋,兴势冲冲开发那块地盘时,几天后,竟然发掘了了一群完整的原朝时期的贵人墓。刹时,闻风而来各界考古专家上书政府,对此地暂时停工。

政府很快就下了红头文件,让慕容集团暂时停工,以确保贵人墓群的完好。

这下可不得了,慕容集团一停工,就要重复张氏集团上辈的子命运了。不过,现在这地还是在停工时期。

为此,张寅生真是特别特别的感谢萧摇。如果不是她的提醒,说不定那块地就是被他们标下来了。那么现在慕容集团形势就有可能是张氏集团的形势啊。

萧摇就是他们张家幸运之神。她不仅让张明明的学习有了很大的提高,还治好了张明亮的病,更是让张家避过了一场大灾难。张家人对萧摇是感激的。

张明亮自从在半个月以前被萧摇治好了病,他的心性就有幼稚变成成熟。对于家里人很是感激,尽管他幼稚,但是家人一直在给他最好的成长环境,小他十岁的弟弟明明从七岁开始就一直在保护着他这个十六七岁的哥哥。即使智力已经长大到十五六岁,但害怕他受到别人的伤害,一直在保护着他,不让他过度接触那些人心险恶的人群。

这一幕幕,一件件家里人为他所做的,他一切感动在心。他发誓以后,他一定会好好的守护他的家人,他温暖的家。

不过,现在他最感谢的还是那个他仅见过两次,就给他治好病的萧摇。虽然她是明明的同学,但同样是他的恩人。

他记得他第一次见萧摇时,她正聪明狡黠的跟药房的总经理张建国一次次打太极。到了最后,竟然光明正大的在人家地盘上搞拍卖。不过现在想想,就好觉得好笑,想想那时的萧摇真是太可爱了。

那时他因为需要那颗野人生,所以带着保镖一直看着,只是他不太懂,萧摇为何会这样做。她就不怕被张建国给轰出去吗?他一直很好奇的在旁边看着。终于等萧摇真的拿那根人参要拍卖时,他忍不住就问出声了,“小姐,你这野人生,真的要拍卖了吗?”

萧摇的回答,“是,价高者,得。”

刹时抢要卖人参的人,一拥而上,他当然也不想落后。这是他送爷爷的礼物,他可没有忘记。

只是,就在竞争激烈时,童老爷子竟然来了。

童老爷子来了之后,竟然又发生一起事件,让他对萧摇更是好奇了。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孩,她镇定,冷静,沉着,还有童老爷子的信任及支持,最终挽回了一条生命,获得了大家的掌声。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病最后还是萧摇给救的。或许这就是缘吧。

萧摇被童老爷子认干孙女的事,他就在场。他们不想暴露,他保证自己不外泄露。这个秘密,他一直保守着。

然而,现在竟然听到童家出大事了。他怎么坐得住,就是爷爷和父亲以跟童家的交情,他们也怎么坐不住。更何况,萧摇现在是童文华的干孙女,他更应该帮童家一把。童家出事之后,他就没有再隐瞒萧摇是童文华干孙女之事了。

“童老哥,童老哥,你没事吧。”张寅生的父亲张小东,一进屋就大喊着。他和童文华有着革命的交情,感情也是很深厚的。

“哎呀,是张老弟。”童文华发现来人竟然是张小东,心情也是高兴。“我没有事,你们就放心吧。来,来,坐下。”

叫张小东坐下之后,就看向另外的两个人,一个是张寅生,一个是张明亮。这两人都算是认识。

“童伯父。”张寅生叫道。

“童爷爷。”张明亮叫着。

“好,好,小东,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啊。”童文华说道。

“童老哥,你过奖了。”张小东说道,“童老哥,童家的事,我听说了。我没有别的本事,但凡您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请您吩咐啊,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能动一动的。”张小东此时对童文华还是尊敬及豪气。

“你呀,还是这么热血激情啊。”童文华带着点怀念的意味说道,“不过,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让这帮年轻去处里吧。”

“也是啊,现在我们都老了哦。”张小东附和着道,“想当初您的故事,让多少人耳熟能详啊,也因此让多少人崇拜啊。”

随后两人就回忆起革命时期的一些事情。

他们的事情,听得这些儿孙都是无比的动容和心酸。原来他们的好生活就是这样来的,啃树皮,吃观音泥,他们真是无法想像当时的那种饥寒交加的情景。怪不得爷爷常说,革命就是为了让子孙后低有个更好的生活。所以,他们都生活的好好的。

“童伯父,我听说保仁集团资金被人转移,现在还没有追回来。我这里可以周转六个亿,先拿过去补缺一下保仁集团的资金链。”张寅生很是诚恳的说道。“至于外面说的那些风风雨雨,我可是一个字都不信。我是绝对相信童家的正派及人品的。”公司遇上再大的困难,资金链绝不能断缺太久,否则就真离倒闭不远了。

“好,你的恩情,我童家记住了。”童文华没有拒绝这六亿。

别看张氏地产集团企业这么大,其实真正的多余资金根本就不多,大部分都是投入到生产当中,成为流转资金。而这六亿,也是张寅生利用其他资源给挤出来,抽出来的。

因为童家需要这些钱,六亿看起来是笔很大的数字,然而保仁集团正在飘摇动荡时期,六亿也只是一笔小钱而已。

“童伯父,您太客气了。”张寅生说道,“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跟您告诉一下。”

“哦,什么事?”童文华有点好奇的问道。他倒不认为张寅生会趁此携恩,以求童家回报。

“亮儿,过来。”此时,张小东把自己大孙子叫过来。

“爷爷。”张明亮乖巧的过来叫道。

“童老哥,其实这小子就是想告诉您,我家亮亮的病,已经好了。”张小东高兴的说道。

“什么?”童文华惊讶的说道,然后伸出手给张明亮把脉。“竟然是真的。”

“是的,他这病在半个月前就好了。”张小东高兴的说道。

“那恭喜你们了。”童文华也是高兴,然后问道,“不过,是哪位治好亮小子的?”以他的医术都不能治好张明亮,那会有谁治好的。

“童爷爷,”张明亮笑着说道,“那人你认识的。”

“我认识的?”童文华有点不摸不着头脑,五兄弟也是想不透哪个医生的医术会比老爷子的高明啊。

不过,很快,童文华就想到了一个人。他带着惊奇的问道,“难道是?”

“爷爷,是谁啊?”童俊宝最忍不住的问道。

“哈哈……,”童文华突然开朗的大笑起来,“那丫头,确实不比常人啊,亮子小好运气啊。没有想到,你们见过一次,她竟然就给你治病了。”童文华不知道萧摇怎么会突然给张明亮治病的,但总归是有缘的。

“爷爷,难道你说的是?”童俊杉突然激动的说道。

“爷爷,三哥,你们说的是谁啊,别在打哑谜了?”童俊冰插嘴道。

“是萧摇小姐。”最终是张明亮给了他们一个答案。

“啊?”真是既然惊讶又好奇了。他们这突来的妹妹真是好大的本事啊。

“童伯父,萧摇小姐不仅给我家亮亮治好了病,还为我张家避过了一劫难。”张寅生说道。

“啊,怎么说?”童文华有兴趣的问道。

张寅生把标东区那块地皮,然后被萧摇阻止了,最后怎么样,都如实的道来。

“能让摇丫头做我的干孙女,真是我童家三辈子的福气啊。”童文华知道事情经过之后,由衷的说道。一次眼缘,就让萧摇成了童家的福星。

他童家除了给了萧摇一个干孙女的身份,就再也没有给过萧摇什么东西了。而萧摇呢,给他送了一支千年灵芝,让他二儿子避开了车祸,给他的一众儿媳买礼物,现在张家雪中送碳,除了跟童家的交情之外,更是因为萧摇是他们的恩人,而萧摇是童家孙女,他们是在恩情上给以童家的帮助。这次童家之事,她也是事先提醒过。

童家真得是欠了萧摇一份份恩情。

童家五兄弟之前已经知道萧摇会医术,但却不知道萧摇的医术高到何种地步。张明亮的病,他们都听过,无论是国内专家还是国外专家,都说只能顺其自然。现在听到张明亮的病就是萧摇给治的,真是震惊于她的高超医术。

就在张小东和童文华聊的正热乎时,佣人又过来汇报,说又有人来了。张家和童家人告辞。

在那边,童胜成接着继续主持董事会议。

此时,离童胜利被抓过去了两个小时。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砰”的一声,会议室门被人踹开。

童胜利和童胜成及董事成员一起望向来人。

童胜利两兄弟皱着眉看着得意张建国他们。不过,让他们皱眉却不是张建国,而是他后面跟着的两个警察。

童胜利两兄弟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预感很快就被验证了。

“请问哪位是童胜利?”一个警察问道。

“我是。”童胜利走出来说道,“请问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个警察拿出证件说道,“保仁集团药房医院涉嫌造假卖假药材,以致于伤害人命,请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最后,童胜利直接以董事会议上当场在走了。在走时,他还听见张建国得意胜利吹哨声。

童胜利被带走之后,张建国得意的一只脚蹬在会议桌上,兴奋问道,“各位考虑一晚上,考虑好了吗?要知道,保仁集团的股票可是正在以以直线形下跌哦!”

“张建国,你给我滚出去!”童胜成大吼道。自己大哥被抓,童胜成心有很是阴郁。

“呵呵,童胜成,你在恼怒什么?”张建国无视童胜成怒气,十分无耻的说道。“哦,对了,童胜利被抓了,你肯定恼怒非常,也是人之常情啊。只是童胜利被抓是警察抓的,关我什么事,你冲我发什么火啊。他被抓我心里也是不好受,毕竟算起来,我和他也是兄弟一场嘛。”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说的就是张建国这类人。如果不是他们的陷害,童胜利能被抓吗。

“滚,给我滚,别让我这看见你这个薄情寡义之人。”童胜成再怒喝道。

“哼,童胜成,要我滚,你做梦吧。”张建国脸色一变,就冷声的说道。“我来这里是再告诉你一遍,再不把你们手中的股票卖给我,你们就等着背负一身债务吧。”前一句是对童胜成说的,最后一句是对全部董事成员说的。

“张总,我是想问一下,你真有钱买我们手中的股票吗?”之前那个说上有老下有小的董事问道。

“那是当然。”张建国回答的很是肯定。

“那我可以问一下,你的钱是从哪来的吗?”又一个人问道。

被问道这个,张建国脸色一黑,大声道,“你别管我的钱是从哪来的,只要我有钱买你们的股票不就行了吗。”

其他人莫不作声了。

那个秃顶董事咬牙说道,“好,我的股份卖给你,但在签字之钱,我要这钱先到我的账户上。”他是怕等他签字之后,钱却到不了他的账户,到时候就拿他没办法。张建国后面是*会,他们随便威胁一下他,就会不敢要那钱了。所以,先打钱,再签字,是最好的办法。

“不行,必须先签字,才能转钱。”张建国不应。

前段时间,保仁集团财务部长刘顺德,答应把钱给转过那家注册的皮包公司,然而,就在昨天,那人却突然失踪。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而且他听说保仁集团确实被转走了十几亿资金,但他们注册的那家皮包公司的账户上并没有转过来的钱。

现在,他们已经肯定刘顺德已经卷款逃跑了。所以在*会的人没有找到刘顺德之前,他们哪来的钱买股份。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先让他们签转卖协议,至于后面,哼,他就不信刘顺德有上天入地的本事。

“那行,我再考虑考虑。”那秃顶理事成员说道。他能稳住理事会的位置这么久,当然不是傻子。张建国这么激烈的反应,肯定是事出有因的。

“好了,还有要卖股份的吗,要卖的,请出去跟这位张建国先生到别的地方商淡,这里是保仁集团,不提供场所。”童胜成突然说道。

这话一出,就惊呆了整个会议室里的人,包括张建国。

------题外话------

二更是在23点到24点之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