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5章:赌赢,不要脸的周家父子!

祁万海现在开始就点后悔没有阻止萧摇的这场赌局了。这丫头,真是玩大发了。不过,没关系,如果萧摇真输了,大不了,他也像吴学友那样把他的收藏品给卖了,赔给赵福宝,再让祁家帮衬下,赵福宝再再东山在起还是没有问题的。

再场只有两个人不太紧张吧,那就是李松勤和赵福宝。

李松勤可是在云城亲眼见过萧摇赌石时的状态。那时,她脸上一直挂着轻淡的微笑,仿佛不是自己在赌,而是在看别人在赌一样的状态,没有一点紧张感。而萧摇此时的状态就是和当初一样,好像是预料之中一样。

赵福宝看着那块废石料,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说他太紧张也是有点假。不过,他还是那句话,他绝对相信萧摇。

第三刀又开始继续了,现场的紧张感,简直要让人窒息似的。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继续盯着转动的切石机。

“噹”的一声,石头落地的声音,机器停止的声音夹杂在一起。

“唉,真可惜,两人都没有出翡翠。”有轻叹着说道。说不上庆幸没有人出玉,还是可惜着没有人输呢。

“这不是还有两块石料嘛,可惜什么,只有这两块石料完全解出之后,才能知道谁赢谁输啊。”另一个人接着说道。

“你说,这会不会有结果啊,如果两人都没有三块石料都没有解出翡翠,那怎么算输赢啊?”又有一个人疑惑的说道。

“你说的对,如果两人都没有解出翡翠货后面两人都解出翡翠同样来了,那应该算是没有输也没有赢吧。”旁边一个人回道。

……

在第一块石料解了都是废料之后,引来了众人的议论纷纷。

旁人怎么说,萧摇当然听到了,可是不管别人怎么说,她都不予理会,因为她对结果是胜券在握的。所以,只是继续从容淡定的微笑着。

反观,周广嗣父子对于这结果是完全不满意的,他们认为这一块是完全能够出翡翠的,怎么就没有翡翠了。不过,还好对方也是没有出翡翠。他们还有是很的机会会赢的。所以,两父子只是又一次带着不屑的眼光挑衅的看着萧摇。让人怎么看,就觉得这对父子怎么的幼稚。

不过,萧摇现在倒不想理会他们的举动了。反正白纸黑字上写着,输方的彩头必须无条件的给赢方,等到后面,他们肯定是赖不掉的。

第一块石料再多次开解也没有翡翠,也就放弃了。

萧摇和周广嗣又开始给第二块石料画好切割线,就交给了解石师傅。

“丫头,没事吧。”祁万海带着点担忧的问道。

“师傅,放心,我没事的。”萧摇安慰着祁万海道。

她早已用异能看出结果来了,周广嗣只有最后一块石料有翡翠,然而却是最低档的乾青种。她选的三块,除了第一块是她特意选的废料之外,其余两块都是上品翡翠。

一块芙蓉种翡色中红翡,一块是紫罗兰翡翠。

黄色和红色统称为翡色,分别称为黄翡和红翡。因为古时候人们对翡色的喜好程度大于绿色的程度,所以才有今天“翡翠”的这一先后叫法。黄色和红色都是中夏国传统文化的喜庆颜色,意为黄道吉日,洪福齐天。

紫罗兰是翡翠中的一种特殊的品种,珠宝界又将紫罗兰色称为“椿”或“春色”,这种翡翠的紫色一般都较淡,“春色”按颜色可将其分为高、中、低三档次,它们分为红春、紫春与蓝春,红春价值较高,紫春略低。“红翡绿翠紫为贵”是爱玉之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翡翠里独特的“紫罗兰”品种,正以其润泽、优雅和知性,渐渐受到世人尤其是女性消费者的关注。紫翡像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少女般,散发着独特优雅的魅力……。所以这种紫罗兰很得贵妇名媛的喜爱。

萧摇之所以挑出这两种颜色出来,因为这两种翡翠颜色得人喜爱又很稀少。而她其实解出来之后,也不会拍卖,光明正大的送给琉玉阁。这样下来,有喜欢这两种翡翠的贵人们就会慕名而去了。

第一刀下去,没有过多久,就有了大喊声。

“啊,有了,出玉了。”这人激动的大喊着。

“啊,又没有出翡翠。”这人带着点失望的说道。

第一个是看到萧摇这块石料才大喊出来的,不说了,第二个肯定是看到周广嗣这边的了。

“真的吗?这边出翡翠了。哇,天哪,竟然是芙蓉种红翡。”这个惊叫着。

“呀,是真的,竟然是芙蓉种红翡。这可是上品翡翠啊。”李松勤也像年青人似的,大惊小怪的叫起来。

“真是芙蓉种红翡。”

……

才解第一刀,个个都尖叫大喊起来。这他妈的运气也真是太好了吧,真是羡慕死了。看来以后,不用这萧摇不用去干什么,只要去去赌赌石,就是发大大财了。你看,今天解出的几块翡翠,哪一块不是价值不匪啊。

当袁世华挤进有人群看着那块解出的红翡时,真是羡慕嫉妒了。同时想到自己放纵女儿袁华对萧摇所做的,又暗自后悔起来了。早知道儿女的同学萧摇是个这么厉害的赌石师,他怎么样也要女儿跟她交好,然后,让她来给自已看石赌石,哪轮得到赵福宝跟萧摇交朋友。

现在好了,这萧摇不仅是赵福宝的朋友,而他袁家也算是得罪了她。以后,再要请她来看石那是难上再加。不行,他不能等着赵福宝坐大,他一定要找到机会,要不跟萧摇交好,除了让她不再会给赵福宝提供货源之外,同样的给自己看石;要不就直接毁掉萧摇,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就只能斩草除根了。

他心里在分析,赵福宝的琉玉阁除了有贵人或者说是祁家人的扶持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有人给他专门看货源。在珠宝界,货物的来源是最为重要的。所以要再一次彻底让赵福宝跌落到泥沟里,那就是毁掉他所有支援,祁家和萧摇,

袁世华低着头,眼里的戾气狠厉一闪而过,谁也没有发现。

周广嗣父子在听到萧摇解出一块芙蓉种红翡之后,再看了一下第二块第二刀下去还是没有出玉的石料,脸色唰的一下突然就白了。两人心里也终于开始焦急了。要知道,他们可以说是赌上身家来的啊。

听着在场的惊呼尖叫的声音,感觉分外的刺耳。尤其是听到有人问,这红翡会不会赌卖时,他心里更是不好受。

周文龙脸色带着焦急怒吼道,“现在才第一刀,谁知道第二道有没有翡翠了。”

只是他的话刚落下,“咯”的一声,现实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第二刀已经完全下去了,落出里面红红翡翠。

“这出翡翠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那这一局胜负已分,明显现在胜方就是萧摇了。”大家根本就没有忘记这可是一场赌局。

“那就要看,周先生的第三块石料是否能出比芙蓉种红色翡翠更高品种的玉了,可是就算他出了一块比萧摇小姐第二块更高一块的玉石,那也有可能萧摇小姐的第三块石料也出了高档玉呢?”那个分析刀,“所以,周先生要完全赢了萧摇小姐,那就只有解出玻璃种或冰糯种这样极品玉。”

“就是的,那只能先祝周先生好运了。”前一句是附和说话人的,后一句则向周广嗣说的。其中语气中不乏带着嬉笑幸灾乐祸。

周广嗣何能听不出这语气的意思啊。他们这是笃定他是要输了,而且是输给一个黄毛丫头。所以他气呀,可又不能发出来。所以,只能忍着怒气拿起第三块石料,认真画好切割线,继续交给解石师傅,心里却在不住的祈祷自己有个好运解出玻璃种或冰糯种,同时心里却在不住的祈祷自己有个好运解出玻璃种或冰糯种,还有不住的诅咒萧摇第三块是废料。

这样一来他就赢了整个局面,就把帝王绿和翡翠店都一块赢过来了。一接手就有两个亿以上的资产,那真是大快人心啊。那他晚年可以完全无忧了。

做着美梦的周广嗣并不知道,从他在第一眼瞧不起,从他要与萧摇赌局开始,他美梦注定要成为噩梦了。

萧摇第二块石料在解第一刀时,就有人问萧摇赌不赌,萧摇直接了当的说不赌,她要送给琉玉阁。

听到萧摇如此说,在场的很多珠宝商及名流都是有点失望的,作为珠宝商那是肯定是任何极品玉都是需要的,更何况这是代表关吉祥如玉的红翡翠呢。刚刚琉玉阁老板已经赌卖一块极品翡翠,现在能得的红翡翠,任何老板都只会留在自家店里卖。所以对自家买不到红翡翠,是有点失望的。

萧摇的第二块红翡翠是完全解出来了,有二十多公分长,体积也不小。一时,想要红翡翠做书房装饰品的人就有了心思。

“赵老板,我要这红翡翠做一只奔腾红马。”有个名流开口道。反正他们又缺钱。奔腾红马代表好运,升官发财。至于红马的规格,在翡翠界里都是有一定标尺的,当然不同标尺,价钱当然是不一样的。

“赵老板,定制一块红佛。”又有人开口道。红佛是代表健康快快乐乐。男女皆可戴。

“赵老板我要定制一颗平安扣。”

“赵老板,”

……

一声声赵老板,各个都抢着要定制红翡翠物件。毕竟红翡翠寓意不一般,过了这个村就可能没有那个店了。

“大家静静,一会我叫工作人员,把你们每个需要定制红翡翠人员名单给我一份。至于刚开始几个人要定制的物件我知道了,至于后面的人员,我没法跟你们承诺一定会有足够的材料,但只要有能做出来,我保证一定是真实材料。到时大家留下联系方式,我会跟大家联系的。”赵福宝掷地有声的说道。

他这里包含两种信息,一时他讲信用,只要大家要的,他一定会做出来发;第二,即使没有红翡翠了,他绝不会用假充真欺骗大家。

“好,赵老板。”众人应道。

红翡翠还没有进仓库,就已经卖出去了。真是净赚了一笔大的啊。

萧摇第三块石料有点小,只是比男人拳头大一点而已。

“师傅,这块擦石,沿着这块擦口,往周边擦。”萧摇把石料交给解石师傅指着石料上某个地方说道。

擦石是解石的另一种方法。翡翠赌石的擦石,一般是要先找到合适擦拭部位。在合适的位置擦石,效果好又安全,但是如果没有找准部位就下刀切割的话,会显得十分盲目,并且还会一不小心把绿色解跑,很容易赌输;擦石主要是看其皮壳上的雾、底和色。当你找对了擦石部位的话,就可以从擦口部位打光向翡翠赌石的内部观察了,这样可以较为准确的判断其内部绿色的深度、宽度和浓度。一般来说,翡翠赌石擦石的顺序是先擦颟,然后擦枯,接着擦癣,最后擦松花。

此块石料萧摇已经找到擦口及方擦石方法,解石师傅只要照着做就行了。

解石师傅按照萧摇说的去做,看萧摇如此有把握能这石料也能出玉,众人却再一次摒住呼吸,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解石师傅的动作。

至于另一边解石师傅,除了周广嗣父子,已经没有人去注意了。

不过,此时周广嗣父子的心都已经提起来了。因为他们的第三块石料的第一刀就要切下去了。

当第一刀石料切下去之后,又听到那边的呐喊声。

“又出玉了,又出玉了。”有人激动的大喊着。

“是紫罗兰翡翠。”有人惊讶的叫着。

“真是紫罗兰,好漂亮啊。”这是个贵妇人此时也没有顾形象的喊了出来。女人就是爱美嘛,更何况,紫罗兰翡翠可是代表着女性的高贵和优雅,谁不喜欢啊。

……

再此时,周广嗣第三块石料的第一刀是完全切下来了,然而,让他们父子俩惊瞪是,这石料的第一刀没有出玉。

“爸,怎么办,没有出玉,我们有可能要输了,爸,怎么办?”周文龙紧张忐忑的唤着自己父亲。

“龙儿,冷静。”周广嗣自己的声音都有点打颤。

他们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看着解石师傅下第二刀。

“哇,这石料,只是裹着一层薄皮啊。”在解石师傅利索又小心的擦石时,大家都发现,这紫罗兰只是被一层5毫米薄皮给包裹着。

“为什么,我就没有发现,看不出来呢?”有人惊叹羡慕的说道。

“唉,那就说明,这紫罗兰翡翠注定不是你的。”另外有人安慰别个也是安慰自己的说道。

“爸,爸,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周文龙突然紧张担忧的大喊着。

众人听到这种紧张又担心尖叫声,忙回过神,顺着看不过。

我的妈呀,周广嗣此时晕倒了过去,而旁边则是一堆废石料还有一小块干乾青玉。此刻大家都明白了,周广嗣的两块石料都是废料,一块只出一小块乾青玉。现在受不了打击刺激,就晕过去了。

“快叫救护车,快送医院。”有人大喊着。

萧摇当然也看到了,只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周广嗣是假装晕过去的。只是为了逃避他的翡翠店被转让的命运。然而,他怎么就不想想,这场赌局可是白纸黑字上写着呢,就算他死了,也逃不了输,也躲避不了他的翡翠店被他给输掉了。

萧摇静静的看了一会,然后大跨步走过来,轻冷的说道,“你们先别围着他,让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再弯下腰,假装想要翻动周广嗣的眼皮。

“停下,你要做什么?”周文龙警惕的看向萧摇。

“你放心,我是一名中医,我先看看周老生这是怎么啦?”萧摇回道。

“住手,就你这么小还中医,我才不信。”周文龙带着怒火的吼道。就怪她,如果不是她赢了他们,父亲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晕倒。为什么,她要赢,为什么就不让他们赢。周文龙的心里不住狂怒道。

萧摇眼里有了戾色一闪而过,快得没有人发现。

然后,动作迅速的拿出包里的随身携带的银针,在别人来不及的反应阻止下,就在周广嗣身上扎了几下,然后很快把针拔起,动作那个干脆利落。

“啊……,周先生醒来了。”有人很快就发现周广嗣挣开了双眼。

“真的耶。没有想到,萧摇小姐针扎两下,周先生就能醒过来,真不简单啊。”有人惊叹的说道。

“萧摇小姐,没有想到,你还会医术啊。”有人惊讶的问道。

“噫,摇丫头竟然还随身携带银针,摇丫头真会医术,老祁这你就不地道了,你怎么能瞒着我呢?”李松勤也是好奇带着点怪罪问着祁万海。

别说怪罪祁万海,此时祁万海也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徒弟竟然会医术。哦对了,摇丫头还是老童干孙女,说不定摇丫头医太就是跟着他学的。

想通了这一点,祁万海小声说道,“老李,我偷偷跟你说,摇丫头现在的身份是老童的干孙女,所以有可能这丫头的医术就是跟老童学的。”

“什么?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啊。”李松勤大声再一次惊讶了。这丫头的身份怎么一层又一层的。

“好了,你小声点,丫头不喜欢她这个身份暴露。”祁万海小声的说道。

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局面,两老头在咬耳朵。周广嗣清醒过来之后,就怒瞪着萧摇道,“你怎么这么狠心,你不知道你扎得有多痛吗?”他本来就是想装晕避过去的,可是这可恶的丫头,不知道怎么这么会扎,扎得全身痛死了。不得不“醒”啊。

“不好意思,周老先生,我没有想到我这么轻轻一扎,晕了还能这么痛,也能这么快就醒过来了,以前我扎晕过去的病人时,也没有听他们说很痛啊,而且他们也是我扎过之后,要过个几分钟再醒的。”萧摇挑挑眉淡淡的说道。其实萧摇也是说的事实,那几针真正的病人是不会痛的,除了不是真晕。

不过,萧摇这话可是暴露了周广嗣是装晕的。在场的人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

“这,这,周先生,你这作的手段也太低级了吧。”秦梓涵看不过去的说道,“要赌也是你们找上萧摇小姐给赌的,现在赌输了,竟然想晕过去逃避。话说,你们是不是想耍赖啊。”

“秦董,这你就说错了,这事耍赖可是没有用的,那白纸黑字可是写得清清楚楚的,萧摇女士及周广嗣先生,无论谁输谁赢,输方都必须无条件把彩头给赢方。何况他们本人及证明人可都是签字了的。”戴建辉提醒道。

似乎惊吓的周文龙此时终于能动能说了。他突然跪在萧摇面前,说道,“萧摇小姐,求您放过我们周家吧,我们周家上上下下都是靠着那一家翡翠店啊。如果给你了,我们周家几十口人可都要喝西北风去了啊。”

接着周广嗣也是不顾面子的突然站起来,跪在萧摇的面前,道,“萧摇小姐,是我不知天外有天,得罪了你,可是你能否把翡翠店还给我们啊,我这把老骨头求你了?”

谁也没有想到,周家父子真不要脸的以跪下来逼着萧摇放弃他们给出的彩头品翠坊。也是,这场赌局有了法律效应,除了当事之外,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结果。

萧摇在周文龙跪下的瞬间就跳开了。

萧摇犀利的问道,“如果我输了呢,我求着你们,你们是不是也不要我朋友的翡翠店?”

周广嗣父子听到这话,先是一愣,不过,反快就反应过来了,厚着脸皮道,“会的,一定会的。”

萧摇简直要被这对不要脸的父子气笑了,不过,萧摇严肃凌厉的说道,“你们周家的品翠坊我这是一定要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