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4章翡翠女皇3(一更)

周广嗣冷声的问道,“那祁老哥的意思是要怎么样呢?”

祁万海也是同样冷冷的说道,“要怎么样,当然是我徒弟摇丫头说了算。摇丫头,你说想要什么样的彩头,你放心,有师傅在这呢,谅谁也不敢把你欺在头上。”最后一句安全是护短之为。

萧摇搀扶着祁万海笑着说道,“师傅,你放心发。谁也欺负不了我的。”然后也毫不客气提出自己的彩头说道,“周老先生,我听说您在朱江市同样有一家翡翠店,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萧摇知道这叫周广嗣的人有家翡翠店,从他面相上看出来的。

一般来说,天庭饱满,一辈子都都会平顺富贵。

然而周广嗣的面相,天庭虽饱满,却是额头纹破、乱纹、偏斜及发际低垂;两颧无肉、塌陷,颧骨尖耸,颧骨下坠,颧与眼斗。

这种面相的人,都是小有资产,却总是与富贵腾达不干系,所以周广嗣是有小资产。但却因人太过高傲,往往易得罪贵人,所以就与荣华富贵沾不上边。

周广嗣身上沾有玉的灵气,除了他是长期赌石之外接触到翡翠灵气之外,那就是他自己会长期坐镇在翡翠玉器当中所沾染的,而周广嗣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那就长期在翡翠铺中。像他这样高傲的人,当然不可能低三下气的为别人照看铺子,所以除了他自己的翡翠铺之外,就没有别的原因了。

周广嗣辈萧摇这么一问,心里就有点疑惑了,萧摇是怎么知道他有一家翡翠店的。不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答道,“是啊。”

萧摇要的就是这样的答案。

萧摇轻扬了一下眉毛发,说道,“这样吧,周老先生,我不要你的那两千万,如查我赢了的话,我只要你那一家翡翠店。”

萧摇还没有说完,就被那个和周广嗣一起的中年人打断了。

他怒气冲冲的喝道,“小姑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好大的胃口。一个小小的赌局,竟然妄想我周家翡翠店。”

别说这人,就是周广嗣的脸色更是不好了。他厉声的说道,“小姑娘,别仗着你是祁老哥的徒弟,就能狮子大开口。就凭一个帝王绿彩头,就想换着我那几千万的翡翠店。”

别说当事人,就是在场看热闹的人,也被萧摇的狮子大开口给吓了一跳。此时有些人对萧摇的印象就不太好了,就是太自负,倨傲。

萧摇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周老先生,我还没有说完呢。我呢,也增加了彩头,除了这帝王绿之外,我也赌上一家翡翠店,总价值在二亿左右,一只帝王绿玉扳指儿再加上一家翡翠店,这彩头足够抵上那家翡翠店吧。”

听到除了一帝王绿,还有一家总价值在两亿左右翡翠店,大家哗的一声。这真是赌大了吧。明显是要全部身家来赌啊。现在,这些人毫不怀疑这女孩有一家翡翠店。一个赌石高手开一家翡翠店,很正常的,好吗。

只是,熟悉萧摇的人,却是在怀疑萧摇真有一家翡翠店吗?他们怎么不知道。

周成嗣迫不及待的问道,“你的翡翠店在哪里?”在听到还加上一家翡翠店,更是心动了。他只有一家翡翠店,却再也没有能力开第二家。现在,又有送上门的第二家,不要白不要啊。

“在香江,就是那家琉玉阁。”赵福宝替萧摇回答。

“琉玉阁不是你的吗?怎么就成了她的?”周广嗣旁边的中年人快速的反应道。

“是我的。但如果没有萧摇这位朋友,给我寻找货源,我那翡翠店早就经营不下去了。所以,我曾经说过,只要萧摇这位朋友需要我的时候,就是要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更何况只是一家小小的翡翠店,我更是会毫不犹豫的送给她,何况现在不是送,而只是注为赌注的彩头,又有何不可?”赵福宝大方豪气的说道。

其实,他根本就不想隐瞒琉玉阁就是萧摇的事实,然而萧摇毕竟还是个学生,再加上她还有很多事要做,那只能让他来做表面的老板喽。

很多人倒吸了一口气,这豪情壮义,真是不可多得。朋友相赌,另一个朋友则是押上身家,这种忘年之交的深情厚谊也是实为打动人心。当然也有例外有其他想法的。如果,在想着萧摇和赵福宝到底是真朋友关系,还是有其他见不得人的关系。当然了这种见不得,包括萧摇当第三者之类的。不过,现在谁也没有这么蠢的好奇的问出来。

“那好,既然有赵老板一席话,那我就放心了。”周广嗣狂妄自大的说道。这话不就是说他志在必须得吗。

“既然如此,双方都同意,那賭注彩头就这样定下来了,在场这么多人在此见证,不管最后谁输,都不得反悔,否则就得强制执行彩头归赢一方。”李松勤在此发话道。

他是很放心萧摇的。在云城萧摇都能轻松打败石成玉,现在这个周广嗣根本就没有石成玉的能力,难道还怕萧摇输了。他现在担心的是,周广嗣输了之后,反悔不承认这场赌局,到时丫头不是白忙了一场嘛。

如果有人知道李松勤的心里活动的话,一定会给骂上一句,越老变得越腹黑。

李松勤话一落,大家都点头赞成。既然要赌,那就要有输的准备。

“我建议先写下一份赌注协议,双方签字生效,第三方签字证明。这样有了这协议,不管谁输,都不能狡赖。”有人提议道。

“对。”这提议让大家一致赞成。反正他们也只是作一个证明人的,任何一方的输赢,都不会让他们利益受到损害。

萧摇当然是赞成这样的提议。她这次的赌局和上次不一次。

上次,她和石芸的彩头是输的一方必须把赌出的翡翠给赢的一方,还得为赢方付全部的买石费用,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输的一方要学狗叫及围绕云城祼奔一圈。石成玉和石芸之所以最后输了不能耍赖,那是因为他们就是云城当地人,在场又有这么多人见证。只要一输,石家就能马上开始兑现自己的诺言,完全没有耍赖的机会。

这次,双方的赌注,除了萧摇手中的帝王绿,其他的彩头都是在别地。任何一方输了,赢方都不能马上就能得到彩头。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到时输方不承认的话,赢方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当初双方只是口头上诺言而已,就是有证明人,输方不承认,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口头的言行承认,在中夏国是没有法律效应的。

所以这提议是很附和萧摇心意的,当然同样也是附和周广嗣心意的。因为他就怕他赢了之后,那家翡翠店他就会得不到,毕竟那翡翠店不是她本人的,而是她朋友的。

赌石公会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拟了一份正式的协议书。协议的抬头则写着:赌石公会盘石公海拍卖会赌石协议书。

然后协议书写着:

1、香江市萧摇女士与朱江市周广嗣先生,在翡翠公盘上以赌石为局。

2、双方各自的彩头分别为:

萧摇女士是帝王绿扳指一枚再加上香江市一家翡翠店琉玉阁为彩头,而翡翠店其法人代表为赵福宝

周广嗣先生是朱江市一家翡翠店品翠坊,其法人代表为周广嗣

3、萧摇女士及周广嗣先生,无论谁输谁赢,输方都必须无条件把彩头给赢方

……

林林总总的协议共有十来条,其中有一条还必须注明的不得转移资产,翡翠玉器货品不得以假换真,否则,则要承担欺瞒诈骗的罪名。

不管谁输,都必须无条件兑现。

最后,末尾,就是签名的地方。上面有:萧摇女士签名及周广嗣先生签名,还有一个第三方证明人签名。

只要这三处当事人都签名之后,这份协议就有了法律效应。

这份协议一式三份,萧摇一份,周广嗣一份,及赌石公会一份。

拿过协议,在签名时,周广嗣只是犹豫了片刻,就想签上名。不过,他身边那个中年人就有点犹豫担心了。

他道,“爸,这样没有问题吗?那万一输了怎么办,真要把那品翠坊无条件送给这丑丫头啊?”万一输了,他们一家大大小小靠什么生活啊?他们一家的生活来源都是来自品翠坊的。

“龙儿,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凭资历阅历都没有我多,她肯定赢不了。何况,我赢了之后,我们周家就会有了传家之宝帝王绿,再加一家翡翠店。你不是一直想着再开一家翡翠店又没有这么多资金,你看这多好的天降横财的机会,我们不能错失啊。”周广嗣对着儿子周文龙有点自大的说道。

周文龙也是个贪心的主,他从小跟着父亲赌石,自然知道父亲的赌石技巧和能力。在朱江市父亲与人打赌就从没有输过,所以周家的很多财产全了靠翡翠店的来源,更多的就是赌石与人打赌的来源了。与父亲打赌的人,有的倾家荡产,有的除了倾家荡产之外还加上家破人亡,等等。所以,他相信父亲这一次也一定能把对方赢得倾家荡产。

想到这,周文龙的那一点担心和忐忑也不见了。周广嗣父子信心满满,总自认为会赢。只是他们忘了一句话,叫天外有天。他们在朱江市是最好的赌石能手,然而却忘了,朱江市那样的地方,不是靠赌石发家的。所以,赌石能人当然少了。

萧摇拿都会协议书,认真的看了一遍,表示满意之后,也就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赵福宝也还要在旁边签名。

至于第三方证明人,赌石公会会长张志林是肯定要签名的。然后就是任意人都行。三老自己愿意在上面签名,秦梓涵及戴建辉也愿意签名。

当工作人员再次返回时,张志林陪着一行人过来了。协议上除了有张志林的签名,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签名,那就是盘石城的市长赵垂敬的签名。

靠,这赌石局玩得可真大。有人在心里吐槽了,连官府人员都做了证明了,所以以后无论谁输,都别想逃。

张志林陪着人过来之后,看见萧摇就笑眯眯的好奇问道,“丫头,你这次又与人赌石了?”

又与人赌石了?在场的除了两三个知情人之外,其他人可是再一次惊讶了。这信息量太大了,这表明什么?这表明萧摇不是第一次跟人赌石,而且还有可能是赌赢的局面,不然看着张会长这副笑嘻嘻的模样,就知道了,不过真得很欠揍。这表明张会长和萧摇也是有交情的。

这萧摇到底是哪冒出来的,怎么都与各个德高望重之人有交情,成为忘年交啊。简直不可思议。

“老张,你的意思是说,这小姑娘曾经跟人赌过?”站在他旁边的市长赵垂敬一别十分有兴趣好奇的问道。他很是意外这小小年纪竟然跟人赌石,也不知道她的家族是怎么这么放任的,也不怕她把家产全部给输光了。

“对呀,那是这丫头轻轻松松可是赌赢了50多亿,要去了人家家族一半的家产呢。”张志林轻描细淡的说道。“你说,是不是,摇丫头?”

“什么?”震惊了,这赌得可真够大的!因此,对这一次的赌石大家热切的期盼了。

“张会长,您就别逗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啊。”虽有其事,但萧摇现在可不承认。

“哈哈,我这不是希望你赢吗?”张志林哈哈大笑的说道。他也是知道这丫头是不想暴露这事,那他也不好再揭穿不是。

听到张志林的话,有人说“切”了一句,说道,“张会长,麻烦下次开玩笑之前跟我们打个招呼好不好?我都快把心都给抖出来了。”

“我这不是给大家调一调气氛嘛。”张志林说道。

可是张志林调一调气氛的话,却让周家父子脸上一会灰白,一会满脸潮红,这是气的。这么不着调的话,都能用玩笑的方式说出来,他这是看不起他们吗?

“好了,话就不用说了,我们开始见真章吧。”张志林严肃的说道。他可不是真开玩笑,萧摇不但赌去了人家一半家产,现在石家接着就倒台没有了,他猜测肯定也是跟这丫头有关系的。否则,事情哪有这么巧的。

当初对于张志林和卫呈祥两人不太熟悉,萧摇他们要做的事肯定不会跟他们说,所以他们不知道,是理所当然的了。

萧摇和周广嗣两人就去了客户存放石料地点,各自取出先前所买下的石料。萧摇在取石料时,透过异能,看清楚周广嗣三块石料里是否有翡翠,她就针对情况也选石料。她选的石料当然是有的有玉有的没有,这是为了防止别人胡乱猜测而做的表面动作。

至于为什么要给赵福宝三块都有翡翠的石料,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打响琉玉阁名声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全会场上的人的眼球,毕竟今天到处可是解石的日子。

萧摇和周广嗣各自选好三块石料之后,工作人员就把它们抬到解石现场。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萧摇和周广嗣各自选了一块石料,画好线之后,给各自的解石师傅。

两位解石师傅按照画线,切割下去。

“有”“有”“有”。

一大群人睁大眼睛的,嘴里大嚷着看着切石机运转,生怕就会落掉精彩部分似的。

切下来之后,大家就摒住呼吸,看着那刀痕迹。然而第一刀,却让所有人失望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两人的都只是一块白花花的废料而已。

解石师傅继续切下第二刀,大家的心更吊起来的紧张,因为第二刀没有发,那就说明这块出翡翠的希望十分渺小了。

然而切石机的机轮转动的声响停止之后,大家又再一次失望的看着这两块白花花的废料。

看到这种情况,有人开始摇头,有人开始为当事人紧张了,比如祁老他们就开始为萧摇紧张了。因为萧摇这次赌得太大了,万一输了,真的要把赵福宝的翡翠店给对方啊,人家赵福宝也是好容易东山再起的啊,更何况他身边还有虎视眈眈落井下石的袁世华。

------题外话------

今天两更,第二更是在第22点到23点之间

两更加起来是万更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