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3章: 翡翠女皇2

周成嗣老脸发黑的隐隐带着怒气的说道,“萧小姐,我们比比怎么样?”

周广嗣这话一落,就惊诧了一众人。这位周广嗣还要不要脸啊,自己都60多岁的人了,竟然自己提出跟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比赌石。

他这是作死,还是在找死啊。

不管是这萧摇是真靠运气还是凭着自己真实的能力,她就已经赌涨了三块玉石不是吗?

反之,这位周成嗣专家也是别人请来的赌石师,就是不知道帮人家赌涨了没有?

“哦,不知道周老先生要怎么样比试?”萧摇轻冷的应道,“本人不才,但也愿意接受周老先生的考验。”

萧摇这话说的很漂亮,既接受了周广嗣的挑战,又漂亮回击周广嗣依老作态,但在外人听来却是很礼貌的给周广嗣答复,在外人面前给周广嗣的留足了面子。至于,他本人是不是识趣不识趣了,就看他当事人自己了。

只是周广嗣还真不害臊,也没有觉得自己是依老卖老。他中气十足说道,“小姑娘,我们现在在同时拿出三块石料解石。谁解出多者胜出及谁解出高品者胜出,怎么样?”

萧摇轻笑应道,“那行。”

只是在场的人,除了李松勤和卫呈祥知道云城那场惊心动魄赌局之外,其他人都这认为这场赌局很是不公平。其原因就是萧摇年龄太小,除了这次拍卖突颖而出之外,之前可都是名不见传的小人物,而周广嗣则是在赌石界早已成名几十年了。这样对比之下,很多人认周广嗣脸皮真是厚,去跟一个小姑娘比赌石。

只是很多人尽管都是这样认为的,然而却没有人阻止。因为他们乐得看这么份热闹,不管谁赢谁输,只要不影响到他的本质利益,他们还是赞成比赛的。

“好!”很多人拍着巴掌赞叹说道。

“慢着。”一道苍老又声如洪钟带着丝丝威严声音传来。

大家望向声音来源之处,发现竟然是几个老态龙钟之人,而这几人,只要是收藏界和珠宝界的名流,差不多都是认识他们。他们就是收藏界的泰山北斗李松勤,还有古宝鉴定界的南祁北吴,即祁万海及吴学友。

刚刚大家都是在看解石,所以就没有注意到他们也同样站在这里看。不过,现在那个出声的却是李松勤。

“李老,”“祁老,”“吴老。”

……

大家陆陆续续的跟三位老人家打招呼。可以,就是不以业内身份,而以辈份来说,他们三的年龄是最年老的。

不过,大家还是比较疑惑是,现在李老出声,是不是要阻止他们的赌局啊。就在大家一致以为是这样的是,接下来李老的话,却惊掉了一大堆人的下巴。

“既然要赌,怎么能没有彩头呢?”李松勤中气十足的说道。在云城,摇丫头可是赢了人家一半家产呢,现在摇丫头再跟人赌,怎么少得了彩头呢。他是绝对相信摇丫头能赢的。

别说别人,就是李松勤徒弟及他的两个老友,都不知道,在别人眼中德高望重的李松勤,竟然会突然插手别人的赌局。

“周广嗣,你说是吧?”李松勤乐呵呵听说道,说完还朝萧摇眨了眨眼睛。

萧摇看着孩子般动作李松勤,就好笑。确实,既然要赌就要彩头,就算李老不提出来,她自己也是会提出来的。

在听到李老这么熟悉亲热的叫着萧摇为摇丫头时,在场不知所以的众人,再一疑惑,这李老跟萧摇很熟悉吗?只是,李老在提出要彩头时,那是不是他能肯定萧摇能赢呢?

周广嗣听到李松勤提出要彩头,而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竟然附和着。脸色就是相当不好看了同时心里有点窃笑。因为他很确定李松勤提出要彩头,肯定是打定这黄毛丫头会赢,所以,对李松勤略带着不满,但却不能完全表现出来。不过,他就要让李松勤及在场的看看这黄毛丫头是不是因为运气好,才会刚好选中这三块石料的。既然要彩头,他怕什么,他肯定是要赢的。

“李老哥,说要彩头,我当然不能说不要了吧。”周广嗣笑着答道,“只只是不知,萧摇小姐,要出怎么样的彩头?”他不先把自己要出的彩头说出来,而是直接问萧摇。他这话很明显,他是笃定自己会赢,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输。

不过,他这话一出,很多人的脸色,特别是一些德高望重的赌石专家脸色,很是不好看。周广嗣这话说的这么明显,在场的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明白。所以,就是明白,大家反而对着这位周广嗣不屑,有这样没有自之知明的人,后面不管他有没有赢,他都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萧摇倒像是无事般,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周老先生,我萧摇身上倒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我身上有一块帝王绿,如果我输,就送给周老先生,不知对这样的彩头,周老先生满意不?”说完,就从背包里,拿手另一块帝王绿玉扳指。

这帝王绿玉扳指,萧摇是打算在离开拍卖会之后送给李老的。不管在云城还是盘城,李松勤给了她最大的帮助。这人情,萧摇一直都是记在心里的。看来,现在要提前几天了。

祁万海在萧摇拿出另一块帝王绿玉扳指时,眼睛里也是惊讶的。他可没有忘记,上星期,这丫头还拿出两块帝玉绿玉扳指给他和童文华。这丫头身上宝物就好像取之不尽似的。

我靠,随身携带一个价值连城的帝王绿玉扳指,还说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有这样打击人的吗?有吗?

至于,吴学友他也是同样的震惊。不过,他心里重新在思考估量祁万海收的徒弟了。在上次,他这徒弟拿出一件价值连城的女皇砚中砚来拍卖,这一次又同样随手拿出一件价值连城的帝王绿。看来,这人确实是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宝物都难逃她的眼睛。如果真是这样,祁万海真是收徒弟收到一个宝了。

陶夏凌看到萧摇那帝王绿时,眼里也只是惊讶了一下,但苗景蓝有着同样的惊讶,但惊讶过后,却是满满的嫉妒。她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古宝鉴定界的两大老徒弟,为什么萧摇有一件又一件宝物,而她却只能羡慕嫉妒的份。

别人的想法,萧摇管不着,但在她拿出帝王绿时,周广嗣的眼里发光却是真的,明显的激动及渴望也是真的,更是恨不得这帝王绿现在就在他手上。

现在帝王绿不仅是因为它的稀罕珍贵,而更是高贵身份的象征。所以只要是有一定地位的男人,无不在寻求着有一块代表身份的帝王绿玉扳指。

而周广嗣虽是有名的赌石专家,然而几十年却没有赌出一块帝王绿翡翠。但要出钱买又根本就轮不上他。现在,有个现成的帝王绿就在眼前,只要他赢了,这帝王绿还不就是他的。

萧摇等了一会还没有等到周广嗣的回答,萧摇不紧不慢的再问了一遍,“周老先生,对于我拿出的彩头,不知是否满意呢?”

周广嗣点了点头道,“满意,太满意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只要他赢了,这帝王绿玉扳指儿就是他的了,几十年的心愿终于要达成了。

“好,周老先生,您既然满意我出的彩头,就不知道,您的彩头呢?”萧摇问道。

一说到自己要出的彩头,周广嗣就冷静下来了。

他带着嘶哑苍老冷声的说道,“我出两千万的彩头。”呵,听到周广嗣出两千万,有个就想当场骂,这也忒不要脸了吧。人家姑娘一出手就是价值连城的帝王绿,远远超过两千万的价值,更何况,谁不知道帝王绿是代表高贵身份的象征,就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宝。这人开口竟然只出两千万的彩头。

萧摇无语问苍天,为什么找她打赌的人都是这么奇葩呢。在云城那个石家石成玉想不出一分彩头,然后就是想要她学狗叫及祼奔,现在在盘石城,竟然又想要以小头赚大头。简直是想把她当羊糕宰啊。

“我说你这叫什么周广嗣的人,是不是欺负我徒弟年龄小啊。”突然祁万海气势冲冲走过来,大声的喝道。“我告诉你,只要我在这,你们就休息欺负我徒弟。”

祁万海一声徒弟,宛如在平静的池塘里扔了一块巨大的石头,造成砰的一声响之外,还留下阵阵巨大波动。

“祁老,您徒弟是?”有人不太确定的看着萧摇问道。这貌不惊人的女孩竟然会是祁万海的徒弟,这可真是古宝界的一重大新闻啊。

“没错,我徒弟就是萧摇丫头,各位有意见吗?”祁万海盛气凌人的问道。他都在这,徒弟都让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他再不出来给徒弟撑腰,那他配做一个师傅吗。

“没有,没有。”被问的人连连摇头。

周广嗣在听到萧摇是祁万海的徒弟时,也是微愣下。不过,一会儿又没有把萧摇放在眼里。就算他是祁万海的徒弟怎么了,还是改变不了她是黄毛丫头的事实,更何况,他的赌石界地位不比祁万海差。他干吗要看着祁万海的面子手下留情啊。

不做死便不会死,说得就是老不死周广嗣老先生了吧。他冷声的问道,“那祁老哥到底要怎样?”

------题外话------

今天一更,明天两更,

还有希望在翡翠及赌石上价格上不要去较真,因为这些都是我编造出来的。真正的是不是这些价值,说实话,偶也不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