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0章:被翻前事,轻松应对(二更)

随着第三块石料芙蓉种翡翠的解出,围着的人群越来越多。

从今天早上到现在,真正解出翡翠也就只有一两人,那但两人解出的却是低质翡翠,一个是乾青种,一个是细豆种。不过,他们虽没有大涨,但也没有亏。

现在那么大的呐喊惊讶声,老远的人都能听见。刚刚他们听见什么了,听见解出老坑玻璃种葱心绿翡翠,这可是极品翡翠啊。这谁的运气这么好,沾沾光去。

刹时,解石周围就围满了人。

“什么,老坑玻璃种葱心绿翡翠?”卫呈祥和吴学友他们惊讶了。“走,看看去。”

这老坑玻璃种葱心绿翡翠,虽然比不上帝王绿那样价值连城,可也差不远了,也是翡翠里的极品翡翠,具有很高的收藏和观赏价值。所以,它也是极受大众喜欢和收藏家的青睐,价值昂贵。

此时,赵福宝被人围在了中间,问这问那的。

“老板,这翡翠都是你自己赌出来的吗?”

“老板,你怎么看石头里有玉没玉的,能不能教教我啊?”

“老板……”

……

赵福宝真是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坚难的应付啊。这哪里是修养很好的商家名流,简直就是求知的小学生。

“老板,这玉赌不赌啊?”一个中年人脸上带着点焦急的问道。这可是难得的极品翡翠,如果老板会卖,那肯定要买下来的。

“对呀,老板,你这玉会不会像刚才那块芙蓉种翡翠一样,给赌出去呀?”

又一轮问题。

赵福宝被人围着,根本就看不见萧摇的动作。所以,此刻,他也决定不了要不要给赌出去。

突然他似乎听见了萧摇的声音,“赵哥,赌出去。”

开始他以为他是不是听错了。他想抬头望向萧摇那一边,可是,他在面前的除了人头还是人头,根本就看不见萧摇。

“赵哥,赌出去。”萧摇在用腹语千里传音方式再一次给赵福宝发话。

这一次赵福宝听清楚了。他虽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声音从远方传过来档的,但这确实是萧摇的声音。既然萧摇说卖了,那就卖了,既然已经相信她N多次,再相信她又有何防。

“各位,静一静,静一静。”赵福宝压抑着激动,平稳的说道,“本人是来自香江市的赵福宝,”

“香江赵福宝?”有人一听到他叫赵福宝,就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是香江市以前珠宝业龙头老赵氏集团的赵福宝吗?”

“对,就是我。”赵福宝毫不迟疑的应答。

“可是,我听说赵氏集团现在已经改为了袁集团啊,董事长也不是叫赵福宝,而是叫袁世华吧?而原董事长赵福宝因为欠下了高额债务还不起,才把股份卖给袁世华的,后来因有老少要养活,听说了去扫大街了?”有人疑惑的说道。

“真的假的,可是他说他就是那个赵福宝,你会不会记错了?”另一人同样疑惑的问道。

“不会,我的记性很好的,绝对不会记错。”那一个人肯定的回答。

被人暴出扫大街一事之后,众人更是疑惑了,那他是凭什么条件来参加翡翠公盘的。

此时,凑过来的袁世华听到这话,就高兴了。在他听来,这话就是侮辱赵福宝的。说他不仅没有能力保住自己的企业,最后只能做一份低贱的工作,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呵呵,赵福宝,现在在场的人,都知道你扫过大街了,看你怎么好意思面对这些商家名流的疑惑,看你怎么丢尽脸面。袁世华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害得赵福宝那样的。如果,赵福宝真要说出真相的话,看到底谁更丢脸,谁更无耻。

“这不可能,既然他不是赵氏集团的股东了,那他哪有资格进入会场的?”又一个人疑惑的说道。

“哦,是这样的各位。我呢,确实曾是香江市赵氏集团的董事长,不过,后来发生一系列变故,造成赵氏集团异主。不过,我赵福宝绝不是别人所说,是因为欠了高额巨款,而把自己的股份给卖了的。至于真正的原因,我就不说了。还有,我也确实扫过一两年的大街,但在三个月前,我遇上了贵人,她出资金让我东山再起。现在呢,本人还是在香江市开了一个不太不小的翡翠店琉玉阁。店面不大,但件件却是高档精品翡翠玉饰,在香江也是卖出了一点小名气,如各位有兴趣,欢迎观临本店。至于来参加翡翠公盘,也是因为和张会长有几分交情。”赵福宝不急不缓道来。既不掩饰以前不堪的故往,又对现在立场和身份进行了解释。

后面这话谁都能听得懂,因为有家翡翠店又与张会长有交情,所以就受邀过来。

“哦,是这样啊,好样的,赵老板。”有人赞道。

中夏国每年从亿万富翁到破产负债累累的不知有多少,但能真正得到贵人相助,东西再起的人却寥寥无几。大部分要不是从此堕落,就是跳楼自杀。

因为东山再起除了贵人相持的运气,还要比前更大的勇气和胆量。很多人失败之后,觉得重头再来,却是沉重的负担,而这种负担不是普通失败者就能背得起的。

“谢谢。”赵福宝也是真诚的道谢,“因为最近生意还算红火,本人也打算开一家分店,却奈何需要资金周转。所以,现在就是把这块刚切一刀的翡翠给卖出去……”

赵福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是真的吗?赵老板。”

“嗯。价高者得。”赵福宝应道。

“好,5000万。”那个人应道,一开口就是5000万。

萧摇已经估计了这块葱心绿翡翠的价值,最少能做几十副大小物件,总价值大概在3亿左右。所以,她的最低拍卖出去的价格为2亿。

“6000万。”另一个人喊道。

“8000万。”卫呈祥也喊道。

此时的吴学友,已经进入到人群,很多人都认识吴学友,所以给他让路的。吴学友观看那老坑玻璃种葱心绿翡翠,这种极品货,他很是需要。

“8500万。”吴学友喊到。

“1亿。”中夏国最大珠宝商月缘集团的采购经理戴建辉喊道。

“1。2亿。”吴学友喊道。

“1。5亿。”戴建辉也继续。

“1。8亿。”卫呈祥喊到。

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人来得及比拼,就听见这三个人已经把价格喊到快要2亿了。

“2亿。”财大的戴建辉继续喊道。

在喊到两亿时,卫呈祥就开始估摸着这块翡翠的总价值了。现在才一刀,其实根本就看不出他的价值。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要不要喊下去。他看了一眼赵福宝,想说又觉得太不好了。

“这样吧,各位,让师傅再切一刀,如何?”赵福宝突然说道。其实,他也是刚接到萧摇的话,让再切一刀再喊价。

“那最好不过了。”有人说好,有人却在悄悄对旁人说赵福宝傻。

现在都已经赌到了2亿,直接卖了,钱轻松就到手了。第二刀下去之后没有翡翠,那可是亏大发了,不仅2亿看着飞走,就是石料的钱也赔了进去。

袁世华脸色黑沉,眼睛锐利的大出风头的赵福宝,心里却在捉摸着这赵福宝所说的贵人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祁万海吗?哼,不管是谁扶持他,赵福海他休想,能越过他。

不行,看来等回到香江还得再找*来帮帮忙。至于找*会帮什么忙,他心里已经有了计划打算。

第二刀,已经下去了。

“有,还有玉。”失控的大叫着。有时候真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哪里请来的托啊,喊得这么大声,实际上他们都是很有修养的名流之家。

毫无疑问,这翡翠确实值2亿以上。所以继续标价。

“2。1亿。”卫呈祥喊道。虽然刚刚他已经标下芙蓉种翡翠了,但有更高品质的翡翠,他还是想买下来。因为他公司确实很缺货。“2。2亿。”吴学友喊道。

“2,”戴建辉想继续喊,不过却被人打断了。打断的人就是赵福宝。

“戴经理,卫董,不好意思。”赵福宝带着歉意的说道,“我跟吴老有几分交情,所以。”

因为有交情,所以的后面大家都明白。那就是他要把这翡翠卖给吴学友。

戴建辉是个人精,听到赵福宝这么说,也就稍微想了一下,吴学友这个德高望重之人,是要给几分面子的。何况这翡翠的价值也就值二三亿,再标下去也没有赚头。还不如卖个人情给吴学友,他们昨天已经标下那块最高高质翡翠的石料了,也不缺极品货了,所以就放弃了标价。

殊不知,第二天,他就有点后悔了,但却无可奈何。

至于卫呈祥,他刚和吴老打招呼,既然卖主都说要让给吴老,他也不如让给吴老吧。

就这样,最后,这老坑玻璃种葱心绿翡翠以2亿的价格卖给了吴学友。

就因为这一次人情,后来更知道琉玉阁就是萧摇的时,琉玉阁进京京城,受到吴学友家族很大的照拂。

俗话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投之以李,报之以桃。就是这样意思吧。因为,失去区区的几千万,因为一次劝挡吴学友的天价赌石,而让吴学友整个家族都领了这份情。“真是混帐东西。”一声苍老的声音带着怒火,一栋古雅的房子里传出来。“咳咳……”

------题外话------

明天17点更新,明天也是一些情节*部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