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六章赌石玉石拍卖会:斗3

出乎萧摇的意料,袁世华并没有在当天就开他的石料。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这天他开石料的话,那么或许他就会发现,赵福宝所投的那些石料全部是没有玉的废料。第二天,他也就不会再继续用大量的金钱与赵福宝斗下去。

只可惜,没有如果。

不过,也或者即使开出玉来了,他只会以为是赵福宝运气好,他运气背,让他亏大发了。所以,第二天,他还是会继续和赵福宝相斗下去。其实说起来,只是袁世华单方面的相斗,而赵福宝只是听从萧摇的吩咐,配合他玩下去而已。

第二天,明标。

明标的数量并不多。明标的石料是赌石铺商家精挑细选中的细选出来的。也就是说,这种石料出玉机率十分大。

开场还是和暗标一样,给宾客们观察石料的空间。这次,袁世华倒没有再跟着赵福宝了,因为,现在跟在他面前,除了讽刺他几句,还真不能干什么。还不如,跟在赌石师前,看看能不能学到一点半点赌石技巧,到时在竞标是再夺去他的竞拍的石料。

下午3点,开标时间开始。

因为已经给了宾客们充足的时间观察石料,所以现在只要在在屏幕上显示一块块要明标的石料就可以。

明天的排坐位已经完全换了,是那种圆桌子,一个桌子坐八个人。萧摇三个徒弟和三个师傅坐一桌,而赵福宝却是在隔壁桌。

嘉宾就坐之后,主持人就开始上台。

“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哎呀,又是激动的时刻来临了,先祝大家好运气,赌出好玉。”一上来,两个主持人就说。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们言归正传吧。”主持人说道,“现在开始A区001号。此石料是来自云城陈一围,种10。85千克,体积0。22立方,黑皮带绿点……”

主持人介绍一大堆,末了,“A区001号,拍卖现在开始。18号30万,88号45号,……”

“好,现在是A区12号拍卖正式开始。122号80万,25号85万,122号90万,25号95万,36号100万,45号105万,……”主持人报价。

122号是赵福宝,25号是袁世华。这一块石料,是萧摇让赵福宝拍下来的,不过,此石料最高价值才200万,所以,在底价为120之内,才算有赚头。不过,冒似袁世华就是要和赵福宝作对到底啊。

“122号150万,25号160万,36号165万……”主持人继续报价。

“恭喜25号最终于350万中标成功,祝你好运,赌出好玉。”最终袁世华以350万拍下来了。

赵福宝叫到330万,就没有再叫价了。萧摇给他的底价是120万,但是在120万他不想继续时,萧摇竟然叫他继续。不过,他明白萧摇的意思,就是坑袁世华。

“A区38号,122号150万,25号155万,48号16号,……,122号670,25号680万。”

“B区63号,13号280万,45号290万,122号300万,25号310万,……,122号900万,25号1000万。”

……

石料一块一块往下拍走,此时众人又发现了122号和25号,又是紧紧相随了。而且凡是122号要拍的石料,25号必定会比122号的竞价高。有认识他俩的人,知道他们恩怨的,也就不为奇怪了。但是不认识他们的人,就是感到奇怪了,这两人有仇吗?

袁世华因昨天没有开那些石料,所以今天他殊不知,他会输得特别惨。因为之些明标石料的价格都会特别的高,都是成百上千万以上。

现在,赵福宝假装要拍下来的石料有七八块,本来总价值可以以3千万拍下来的,结果,那些石料,用了1。5亿给被袁世华拍去了。在袁世华每把赵福宝要竞标的石料给抢过来时,他都会对赵福宝露出得意胜利又讥笑的笑容。

赵福宝对于袁世华的举动心知肚明。所以在第一块石料,是萧摇指定要他拍的之外,接下来的,虽然也是萧摇指定要拍的,但却不是为自己拍,而是会了抬价。有了昨天袁世华跟他对着干,不让他买石料的事实,现在抬价当然是诈袁世华了。果然,凡是他要拍的石料,到最后必定是被袁世华拍走。

不过,赵福宝就不明白了,这些可都是钱啊。就算他袁世华现在再有钱,犯得着因跟他作对,不把钱当钱吧。他跟自己过不去,难道就想用买走他要看中的石料来羞辱他。只是他知不知道,这些又都是他故意的呢?

在拍到C区25号时,萧摇早已透过异能,看到里面竟然是冰糯种紫色翡翠,而且块头还不小,做出成品的话,价值会在三千万以上。不过,对于大家对块石料,竟然竞争不激烈,倒有点意外了。

萧摇举起牌号,报价。

“18号200万。33号220万,88号230万,12号250万……”主持人继续看到牌号就报。

18号是萧摇,12号则是苗景蓝。苗景蓝是看着萧摇举牌子,也是跟着萧摇举的。反正这次也不是她出钱,是公司出钱买石料。所以,她就不想萧摇这么顺当的把石料拍下来。

萧摇再举牌子,报价600万。

“18号600万,12号650万……”主持人继续往下报。

“摇丫头,这块石料,很多人都不看好它。”祁万海说道。他在赌石方面不是很精通,只是因为萧摇要来参加赌石公会的拍卖会,所以他才想陪着徒弟一块过来。很明显那块石料,大家都不看好,几个赌石老友百分百确定这里面没有玉。

对呀,赌石赌石就是玩得一个赌字。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如果任何石料能用眼睛看出来,哪用得着赌字啊。

“没关系的,师傅。赌石赌石不就玩的一个赌字吗。”萧摇说道。

“苗景蓝,摇师妹是玩,那你呢?”突然陶夏凌插上一句。对于,苗景蓝故意行为,三位老人家不好开口,他来开口。摇师妹自己有钱,可以随便玩,但苗景蓝不一样。她那点钱的来源,同样在京城的陶夏凌是心知度明。

“陶师哥,我是真看中那石料,哪里是在玩。”苗景蓝才没有这么傻,直接在三老面前说玩,那不是在自打嘴巴吗。

“哦。这样啊。”陶夏凌了然的点头。

眼睛却偷瞄了一下吴学友,发现他果然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有点不满。这石料,他都不敢肯定有玉,这丫头就说看中了这石料。不过,他也只是皱了眉头,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祁万海和李松勤似乎对吴学友不瞒了,他徒弟明显人一看这是是为了跟摇丫头抬价,他竟然也放纵她继续。

萧摇再一次举牌子报价1000万。放下来之后,看着苗景蓝也是想刚之前一样,报出比萧摇多出一二十万的价格。

这一次也就剩下她和苗景蓝两个竞标者了。萧摇可不是傻子,一直随着苗景蓝玩下去。

萧摇轻笑道,“哦,苗师姐看来是志在必得,都怪我,干嘛要喊到一千万呢,现在又不能反悔,要不苗师姐,你再加点钱,那石料归你吧。我现在不想玩了,这价钱太高了。”说完,听起来还真是对出钱的心痛呢。

萧摇的意思很明白,这是她最后一次举牌,如果苗景蓝也再一次举牌,那那石料就归她了。

苗景蓝听到萧摇这样说,举牌子的手僵了僵。她又不是傻子,萧摇都这样说了,她还会不明白。她才不想拍那块石料呢,她只是不甘心萧摇可以随便玩,而她还要慎之又慎。

可现在,萧摇都拐弯告诉她,只要她再一次举牌子,那石料就归她了。那石料,她没有看出有玉,师傅及其他赌石师傅也没有看出有玉,那她拍来干嘛,还不是浪费钱。

所以这一次,苗景蓝没有在举牌子了,脸上同样有笑容的说,“萧师妹,我就不夺人所爱了。”这笑容怎么看就是怎么假。

陶夏凌在苗景蓝不注意的地方,则露出不屑的笑。

此次,萧摇已经是拍下第五块石料。之前四块,苗景蓝有两块也给萧摇抬价了。不过,萧摇在苗景蓝竟标时,也故意抬了抬价。别以为,她萧摇是个好欺负之人。

石料一块块拍下去,在赵福宝和袁世华竞标斗争当中,都是袁世华赢标。但在萧摇在苗景蓝故意要使绊当时,萧摇都是毫不客气使回去。不过,在三老当中,表面和气还是有的。

在拍到一块带莽状又是松花的石料时,那竞争可谓激烈,几乎所有商家都参加竞争了。因为,只要是赌石行业的,都知道,带莽状的石料,是最难得的好赌石,出玉率非常的高。

蟒是翡翠皮壳上出现的与其它石皮不同的条状、丝状、点状、块状的风化残留物。有莽的地方轻易有色,蟒是翡翠商人判定翡翠内部有无绿色、色浓色淡的主要依据之一,常见的蟒有:白蟒、带形蟒、丝蟒、多种蟒相夹松花、包头蟒、条形蟒、蜂窝蟒、块形蟒等。

松花是赌色。

松花是翡翠内部的绿色在风化皮壳上的残留表现,是赌色最生要的依据。其颜色有浓有淡、有鲜有暗,外形有大有小、有粗有细。一般来讲越绿越鲜越好,常见的松花表现有以下几种:带形松花、点形松花、丝形松花、包头松花、条形松花、蚂蚁松花、霉松花、松花外翻、椿色松花、爆松花等。

其中又以带白莽和带形松花的石料最好,出高水种和绿色机率最高,如果运气好的话,就有可能赌出帝王绿。

恰巧,这块石料这两点都有。两者在一起,大家都认为,必出帝王绿无疑,所以竞争才会这么激烈。

只是萧摇透过异能,看到里面是有玉,而且还是正阳绿,只不过,它只有一层皮还带着藓。这样的玉可以说是一文不值。

不过,看着这石料,体积都有一立多方了,看来在价格上肯定不会低于2亿。因为赌石界的人认为,这么一大块石料,开出来玉的价值肯定是不低于十个亿的。就算没有开出帝王绿,也能开出其他高品玉石。所以,不仅是全国前排前几的珠宝商家志在必得,很有很多珠宝商也是志在必得,包括吴学友师徒。

吴学友家里开了一家鉴宝公司,也经营翡翠玉石首饰。现在,他们公司正缺货,只能趁翡翠公盘时,看能不能有个好的货源。

“哇,看到大家对这块石料是志在得了,那我们就期待,谁这么好运可能竞拍到呢。”主持人一如既往的尽职主持,“好了,最后一块石料介绍完毕,竞拍开始。”

“12号3000万,27号3500万,55号4000万,……,”这石料一标价就3000万以上,12号苗景蓝的牌子,现在也是代表着吴学友。

竞标异常激烈。

萧摇有心提醒,“吴老,有些石料不能凭经验来判断啊。这石料虽然是白莽和松花,出高品玉很高,但凡时会有例外的。”萧当然不能说这里面没有玉,这不是暴露自己的异能嘛。不过,她也就只能点到这了。

“萧师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就不懂了。只要在赌石界的人都熟悉,这种外形的石料,可是赌涨最高的石料。可以偏偏要来个凡事会有个例外。难道你是想师傅放弃竞拍,不让师傅得到好原料吗?”苗景蓝有点不好意的说道。

吴学友听到徒弟的话,再一次皱眉头,不过,这次是针对萧摇的。

算了,自己的好意人家不领情,还把好心被人当成坏心。

祁万海和李松勤听到苗景蓝的话,脸色再一次不好了。这苗景蓝是不是十多岁的小孩啊,说出这样不知轻重的话。摇丫头只是说这石料不一定能赌出玉石来,让他慎重一点,有说错吗。

同样的,对于这个老朋友吴学友,也是有点失望,竟然一而在,再而三的不分场合的放纵自己徒弟。他们都在,这苗景蓝都一而再的挑衅和看不起摇丫头,那背地里,还不知道会怎么对摇丫头呢。

“我说老吴啊,摇丫头也只是说一下一些赌石界的反常例子,这苗丫头是不是太不识好心了?”李松勤皱眉说道,“摇丫头,曾在云城赌石城有过五涨三赌石经历。她这样说,肯定不是信口开河的。”

吴学友此时一心想要拍下这石料了,所以对李松勤的话,只是认为偏心祁万海的徒弟,有点不满了。

“老李啊,我也知道摇丫头是好心,但我不想因为她的好心,让我放弃对这块石料的竞拍吧。”言外之意,就是赞同苗景蓝的话。

这下更让萧摇无语了。这吴老这是返老还童了,还是被利益驱使了?认为是她萧摇阻止了他的财富来源啊。

一桌人无语了。吴学友继续竞拍。

保仁集团会议室

“张建国,现在是董事会议,你带人闯进来是什么意思?”童胜利恼怒道。

------题外话------

明天开始,恢复六千更了。明天发布时间为:17点童家危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