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章 赌石玉石拍卖会斗1

遇上袁世华这个拦路虎,萧摇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对着赵福宝耳语道,“你去按我说的去做。”再后说了几句。

赵福宝虽然不是明白,萧摇为什么这么确定,但他对萧摇是毫不怀疑的信任。因为,上次,萧摇从云城带回来几十块石料,可是块块都出玉了,而且出玉的种水品质不低,不然,琉玉阁哪来这么多材料制作新品,让香江上流圈子的人大受欢迎,琉玉阁生意因此蒸蒸日上,很快就在香江市打出了名气。

赵福宝和萧摇就分开看石料,而袁世华在看到萧摇和赵福宝关系这么密切时,心里是有着万分的疑惑。

那天在宝利拍卖会场时,他分明记得这个女孩是和祁万海、李松勤和吴学友那一桌的,而且他可清楚记得这女孩和宝利公司的经理薛玉凝一直在低头耳语。那天,他想要把那件古董女皇砚中砚拍下来作为他锦玉轩的镇店之宝。然而在拍时,却被服务员过来转话,说那砚台主人不会卖给他,让他不用拍了,并且那砚台主人还转话说,除非把他整个袁氏集团来抵。那时他真是愤怒不已,这话分明是挑衅。整个袁氏集团,他真是好大的胃口。

他听到这话之后,他想要闹事的,要宝利给他一个交代。这宝利讲的就是“诚信”二字,这公然告诉他,他不能买这女皇砚中砚是什么意思。虽然这是卖主的意思,但物件到了宝利,就没有让卖主挑选或针对客人的理由。所以,他让为就是宝利让他不要拍,让丢面子,成为香江市上流圈子的笑柄。

然而,他怒视薛玉凝时,薛玉凝正和这个女孩往他这边看,意思很明显,就是明目张胆的讥笑他。他要怒着找事时,服务员又给他传了一句话,卖主说如果外面的情妇和私生子不想被他家母老虎知道的话,最好别闹事。这样下来,再场的宾客就不会知道,卖主不把砚台卖给他,不然,他就真的是整个香江的笑柄。

想到家里的母老虎,再想到,现在只是服务员偷偷转话给他,也是宝利不想跟他闹僵。他只能咽下这口气,毕竟他也不想得罪宝利公司。

想到这女孩明显知道宝利发生事,他一口气就提不上来。这女孩是谁啊?他经过多翻打听,才知道,这女孩是祁万海的新收的徒弟,叫萧摇。至于,她是何人,家在住哪里,就打听不到了。

后来,他无意中,听他女儿袁玲花说起,她班里有个同学,叫萧摇,不知道哪来一身武艺,竟然威慑的整个学校的同学,不敢对她妄加评论,而且她人还有点邪门,看着她,整个人都会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就随口问了一下,那个叫萧摇的相貌。结果,还真是那个祁万海的徒弟。他就从女儿口中得知,这人出身很是普通,农村的,家里只有外公外婆。就认为这样一个女孩,就算是祁万海的徒弟,又怎么样,对他构不成威胁。所以,也就不太注意她了。

再后来,他女儿向他想要*会的人办一件事,知道他一个堂兄的女儿的女儿刘飞燕的失踪,可能跟她有关系,但又没有十足的证据,所以飞燕就想请*会的制造证据,要把她定罪。那时他就想着反正那女孩也没有什么背景,只不过有个古董界的师傅而已,但他那师傅在警界可是说不上什么话。所以,他就放心的让女儿找*会的人。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萧摇没事,却让她女儿弄得无法脱身。更没有想到的是,这萧摇除了是祁万海的徒弟,还是童文华认得孙女。外界竟然没有人知道。童文华和祁万海不一样,童家的人脉十分的广,以童家的声望,就是市长也要在看他们三分面子。

结果那次的事,警察局以她女儿诬陷罪及诽谤罪进行处理。他费了好大费把他女儿给捞出来,并当日就把他女儿转到外市去上学去了。因为,这次她女儿得罪的不仅是一个普通的萧摇,而是童文华的孙女,童家人。

现在这女孩又和赵福宝关系密切,难道赵福宝后面的贵人是童家或是祁家吗?

童家是做医疗方面,不太可能去扶持一个跨行业做翡翠珠宝生意的赵福宝,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祁万海了。

祁万海本身就是古董鉴定界首屈一指的名人,除了他本人,他身后有他孙子祁展天掌管的祁家星际集团及他外孙女薛玉凝宝利集团。这两大集团的经营产业都有涉及古董和翡翠方面的生意。所以,如果他们要扶持赵福宝东山再起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祁家什么时候跟赵福宝的关系这么好了,他跟赵福宝二十多的“好朋友”怎么不知道。不过,如果祁家看在这女孩是祁万海徒弟的面子上,给赵福宝投资也有可能。

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这叫萧摇的跟赵福宝是什么关系?还有为什么最近围绕在他身边发生的事好像都和这女孩有关?宝利拍卖会,她女儿被控告还有赵福宝琉玉阁开张,至于他那堂外甥女刘飞燕之前的失踪似乎也跟她有关。为什么说之前,因为刘飞燕已经被人送回了家,全身青青紫紫,双睛浑浊毫无光彩,问她去哪里,只知道呵呵笑和流口水,完全变成了一个白痴。什么也问不出来,所以谁也不知她之前到底在哪里?

看着赵福宝和萧摇分开看石料。袁世华双眼眯了眯,看了看这个萧摇,然后转头就跟着赵福宝。

赵福宝当然知道袁世华在跟着他,无所谓,只要按照萧摇说的去做,绝对不会错的。

赵福宝记着萧摇说的几个编号的石料。然后拿着手电筒,翻来覆去很是认真的看了看,在抱了抱石料,敲了敲。结果,放下摇了摇头。又走开,接着看了下一块去。

“怎么,赵福宝,要你亲自选料啊,师傅呢?”袁世华看着赵福宝的动作故作友好关心的问道,似乎想起什么来了,拍着自己前额头,惊呼嘲讽的说道,“哦,我差点忘了,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翡翠店老板,怎么能请得起赌石大师啊。”

袁世华嘲讽惊呼,引来周边人的侧目,同时,对赵福宝指指点点起来。来翡翠公盘,挑选石料,再投标竞拍,除了自己本身是很强的赌石师之外的人,其他的珠宝商或其他名流都会天价聘请赌石师,为自己赌料。而这人不但是一家小老板,同时还没有钱请赌石师,这自己赌,也不怕赔钱啊。

不过,有些珠宝商却认出赵福宝来了,毕竟赵福宝以前也是个人物,只后来没有守住自己的产业而已嘛。不过,就是因为认出来了,对赵福宝更是鄙夷。因为财经报上报道过,赵福宝在破产之后,竟然去扫大街去了。一个扫大街的贱民,竟然有资格参加赌石玉石拍卖会,真是玷污了他们这些名流高贵的身份。所以,很多人不由自主的就远离了赵福宝。不过,几年之后,他们就后悔了当初为什么没有去攀交情呢,因为那时的赵福宝已经是中夏国玉石界珠宝界第一人了。

袁世华看着那些人的动作之后,更是嘲弄的看着赵福宝。哼,赵福宝,被人看不起的滋味怎么样啊?以前我有多让人看不起,我就要你多让人看不起。谁让你出身好又抢了我的女人呢。

只可惜,对这一切赵福宝根本就不予理会。他只是认真的看着这些石料,经过反复的看察之后,终于确定要标下这一块。然后就当着袁世华的面,拿出工作人员给每位客人发放的投标买单,又遮遮掩掩的写下公司名,法人代表,投标石料编号,投标价,等等填好投标买单的一切必填内容之后,再故作不小心的让袁世华看到投标价,最后就把投标买单放到这个编号的相应标位箱子里。

袁世华看到赵福宝小心的防着他来填投标买单,结果还是被他发现了投标价。哼,你想投下这个标,想得美。反正他有钱,也不在乎这点小钱。所以,也拿出投标买单,刷刷的写下一系列说明之后,不过他的投标价明显比赵福宝高了多。

低着头继续看石料的赵福宝,从眼角里瞄到袁世华所作的之后,嘴角不由的抽了抽。还真是被萧摇说对了,只要他投标的石料,袁世华肯定必然跟着投。在这之前,萧摇跟他说,他只要在她说的那几个编号的石料,填上高价位,故意又不小心的袁世华看见,那袁世华绝对能吃一个大闷亏。

虽然他不知道,萧摇为什么如此肯定袁世华会吃一个大闷亏,不过,他从跟着萧摇以来,萧摇的能力是他亲眼所见,所以,他十分相信萧摇。

赵福宝又如法炮制了几次,袁世华依旧跟着他。

看到袁世华如同小孩争玩具一样,一直跟他争着。他心里又是愤怒又是苦涩。几十年的老朋友,就是因为出身比他好,就招来他的嫉妒和陷害,这真是不可理喻啊。

------题外话------

求票啊,求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