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54章 证人袁玲花

萧摇本来看到萧律师长得和她三哥这么像,就算不是她三哥,她也有个念想,可是当萧律师一报出自己的姓名时,萧摇更是激动了。

她猛得跨前那最后一步,激动抓着萧亦森手的问道,“木成林森森林成木,是不是还有个大哥叫萧亦木,二哥叫萧亦林?”

萧摇的话一出,笪攸宁和上官飞及萧亦森本人更是惊讶了。萧摇三少,大少萧亦木,二少萧亦林,三少萧亦森,据说是他们的祖父就是以,木成林森森林成木,这句富含哲理性的诗给三兄弟给取名的。

可是萧摇是怎么知道的?对了,萧摇也姓萧摇,难不成,萧摇真是他们的妹妹?

萧亦森点了头。

萧摇再也忍不住,双手挂着萧亦森的脖子,大声的哭泣,“三哥,三哥!”

对这一局面,除了冷昶睿,所有的人都是一头雾水,谁也不知道萧摇为何会如此的激动?会如此的大声哭泣?难不成,这个萧亦森不止人长得像,就是姓名也是一样的?

萧亦森再一次手无足措的张开了双手,想抱着萧摇来安慰,可是想到这个女孩只是认错人了,才会如此激动。可是,他心里听到她的哭泣也是很心疼,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后,萧亦森一只手抱着萧摇,一只手轻拍着萧摇,嘴里笨拙的说道,“不哭,不哭……”

此时安静的警局招待室里,只能听见萧摇大声的哭泣声,各个男人也都看着萧摇沉默不语。谁也没有发现,冷昶睿看着抱着的两人,眼里有了一丝安慰和柔和。

不过,两人抱得也太久了,就算是这个萧亦森长得再像那个师妹的三哥萧亦森,可也是个大男人,他现在能放开师妹跟他抱一会,已经是很大度。

所以,冷昶睿又吃醋了。吃醋的结果是,冷昶睿把萧摇从萧亦森怀中接过来,让她靠着自己的怀里哭泣。一只手紧抱着萧摇的,一只手就像萧亦森做的那样,轻拍着萧摇的肩膀。

换了一个自己十分熟悉安心的怀抱,萧摇当然有知觉。她边哭边激动的说道,“呜呜……,师兄,他真的是我的三哥,萧亦森,是真的。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呜呜……,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他们,师兄,师兄,……”

萧摇哭着喊着,但谁也都听的出来,她是因为见到久别的人,而太过激动兴奋,喜极而泣。

这更这让京城来的三人莫名其妙了。萧摇的话,听得他们云里雾里的,但是,他们可以肯定,萧摇是真把萧亦森真正的三哥,而不是因为长得像而已。而冷家大少似乎也是确定蓡萧亦森就是萧摇那个三哥。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亦森很确定及肯定他妈只生了他们三兄弟。但这个女孩为什么给他如此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她真的是他亲妹妹一样。看来,这次回到京城之后,他一定要向父母再确认一遍。

冷昶睿抱着萧摇,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师妹。因为他知道,这萧亦森他们不是真正的龙腾大陆的萧家兄妹。那时,他们是有血缘关系,而现在他们却是陌生人。不过,或许从今天过后,师妹恐怕再也不会把他们当作陌生人了吧。就算不是真正的兄妹,师妹也会把他们当作亲人。毕竟以前萧家三兄弟是如何疼爱师妹的,他是一清二楚的。

冷昶睿抱着萧摇轻拍着。萧摇的哭泣声慢慢的小了下来,不过,沉默还在继续。

不知过了多久,招待室里,有人敲门的声音,打破了这一沉静。

“进来!”何清明威严的说道。

“局长,袁玲花已经带到了警察局!”进来的人汇报道。

“嗯。你先出去吧。”何清明严肃的说道,然后看了一下童老,看了一下还在相抱了的碧人,凝着眉不知如何是好。

萧摇此时已经停止哭泣了。泪水浸湿了冷昶睿的身上绿色军装,两眼也是浮肿。一抬头,就看见了师兄心疼担忧的眼神。

萧摇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睛,嗓子因哭泣,现在有点嘶哑。萧摇望着师兄,说道,“我没事了,师兄。”

然后转过身,又变成了那个凌厉的女强人萧摇,她看着何清明嘶哑淡淡的说道,“何局长,既然只已经带过来了,那么就请今天早上的那两个警察,万科长及何局长与我一起跟袁玲花同学对质了。”

“好,萧同学,请!”何清明点了点头应道。一行人又离开了招待室,带着被林钊锐盯着却一直想开溜的万发财,去了警局办公室。

警局办公室已经把一些无关人员给请出去了,再把一些相关人员请过来。包括那个所谓的证人。

全部待定。

袁玲花在学校正暗暗得意时,没过多久,竟然警察来学校找她了。说她关于萧摇绑架刘飞燕的案件需要她协助调查。那时她的心里就咯噔一声,首先反应的是,难道萧摇她请人制造证人证据的事暴露了?没可能啊,她请的人可是*会的人,*会的人办事,再加上刘瑗瑷提前给局长打好了招呼,就算暴露了,也能很好的处理啊。

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之前,那个警察说,找到一些新证据,需要她来警察局配合一下做个笔录,但那警察却没有说要她做什么笔录。她不想来的,但那人又说,是局里的命令,她必须去。那时她想,反正警察局里的局长何清明是刘瑗瑷打过招呼的,那肯定不会为难她。她暗自己猜测,可能是因为真的找到萧摇绑架刘飞燕的证据,而刘飞燕和她既是朋友又是亲戚,所以,就找上她告诉关于找到刘飞燕的事吧。所以就跟着警察来了。

可是,当看到陆陆续续进来一大片人时,尤其她第一眼看到走在前的两个人,一个是萧摇,另一个是那天舞会上见过的男人,此时他就走在萧摇旁边。她蓦然的睁大的眼睛。为什么萧摇现在会出现在警局办,她现在不是应出现在审讯室接受审讯的吗?

然后她再看见了陆续走进来的上官飞他们及还有一些不认识但都是气质很是不凡的人,但最让她惊慌的是,她竟然看见了童老也在这,而且还是被萧摇搀扶着进来的,还有那个举报萧摇的证人,此时竟然被警察给押进来的。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状况?袁玲花心里突然惊恐担忧了起来。她现在很明白,警察局的人叫她来根本就不是告诉她刘飞燕情况。

袁玲花的担忧很快就应验了。

“何局长,既然万科长所说的新证人袁玲花同学已经到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对质吧。”萧摇扶着童文华落坐后,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平时,袁玲花挑拨离间,做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她萧摇都可以视而不见。但是这次就过分了,竟然直接收买*会的人,想要她进牢狱。她不给她一个教训,她还会以为她是以前那个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萧摇。

“嗯。那好吧!”何清明点了点头道了。

萧摇没有问袁玲花,而是直接问向那个举报的证人,“听说,你是在学校附近的小吃一条街看到,我把刘飞燕打晕的,然后再看见我把她带回我小屋里的?”

那个证人在看到萧摇没有在审讯室,而堂而篁之的在这个警局办,他就感到事情有点不妙了。最主要的是,有两个警察本来是叫他过来做笔录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扣押。再看看一屋子里的人,作为*会的一名小成员,香江市的小流圈子的人肯定是要认全的,不然什么时候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不好了。可现在,除了有两个穿军装的及有两个看起来很是斯文的男人不认识之外,基本都是上流社会之人。还有尤其看到莫名出现在警局办,被萧摇搀扶进来的童文华,他就惊呆了。

他和袁玲花一样,心底在问,什么情况?现在更是萧摇亲自跟他们对质,而不是警察来核问。

证人点了点头,道,“是!”

“那是什么时候,几点几分?又是在小吃街哪个阴暗的角落把刘飞燕打晕的?然后,我又是怎么把刘飞燕带回小屋的?那时你又在小吃街哪里?你怎么会确定那人就是我?我那时穿的什么衣服的颜色?”萧摇犀利的问道。

“是在11月2日,傍晚7点一刻,在富贵之家后面那条小巷里。那时我正正从富贵之家出来透透气,刚好看到你把人打晕,”这证人倒是不慌不忙的说道。但说到怎么带回刘飞燕时,却有点断断续续了,“是背,不,是抱,不,是背着回去的,而且是用着麻带把刘飞燕给装的然后背回去的。”

“那你确定是这样的?”萧摇挑了挑眉的问道。

“我亲眼看见的,那还有假。”这个证人梗着脖子说道。

“好,就算你亲眼看见了,那我又问你,第二次看见我,是我把刘飞燕发卖的时候,那你又是在哪看见我的,那你是又是什么时候看见的我,与我交易的那人是胖是瘦,是高是矮,那时我穿的又是什么颜色,那人又穿的什么颜色?”萧摇继续犀利的问道。

“我,我,我在,”证人根本就没有再去想这些,上面的人也没有给他一个好的措词,所以现在一系列的疑问,他都要编好,想好才能回答。“我是在11月5日,傍晚经过你住的小屋后里看见你的去交易的,至于你说的颜色,那时天色有点黑了,看不清楚,而跟你交易的那个人被你挡住了,也不知道是高还是矮,我只看见刘飞燕就在你的旁边,还看见你从他手中接过钱,那个人就把刘飞燕带走了。”这个自己以为很是圆满滴水不漏的回答。“好,那什么两次你都能确定是我?”萧摇继续犀利的问道。

“那很好认啊,你脸上有那么一大块胎记那么明显的标志,再在夜色见到了刘飞燕之后,我才知道脸上有胎记的是她的同学,把她给卖了的。”证人得意的说道。

萧摇此时不用再问了,相信这些破案的警察也知道,这人就是谎话连篇。

“何局长,还有两位警官,我想不用再问了,三位也听说哪里有问题了吧,你们还是认为是我萧摇绑架并卖了刘飞燕吗?”萧摇犀利又淡淡的说道。

何局长抱括那两位去学校抓萧摇的警察,脸上已经布满黑线了,而且隐隐有着怒色。

此那个年轻警察脸上更是愤慨,他豁然的走到那人面前,给了他一拳,怒骂道,“混蛋。竟然去冤枉陷害一个孩子,你还是不是人啊?”

证人和袁玲花都有点懵了,他们的证词完全没有问题,为什么他们是如此的愤怒。

“你干什么打我,我要去告你,告你故意伤害罪。”这证人莫名的挨了一拳,当然也怒了,大叫着,“还有我是证人,是证人,不是犯人。”

“浑蛋,做假证,你还有脸说。”那个年轻警察怒指着那个证人说道。

“我做了什么假证,啊?你给说啊?”那个证人就是不服气的说道。他自认为他的证词很完美了,哪里又有漏洞。

“好,我就告诉你,”那个年轻警察红着眼睛怒着说道,“2日和5日都是没有月亮照射的时候。既然是两次都是在阴暗的地方,连衣服的颜色都看不清,那你又是怎么看清她脸上胎记的,啊?你有千里眼吗?有千里眼,那你又为什么告诉我们看不清他们穿的衣服颜色的?”

“我,我不记得那天他们所穿的衣服颜色。”证人再一次挣扎的辩解道。

那警察看着一意孤行的还想曳继续狡辩的证人,脸色发青的问道,“好,就算你是不记得他们所穿衣服的颜色,那你告诉我们,既然你看不到那个与萧摇交易的长相,说萧摇档住了他的身子,那你又是怎么看到萧摇接过钱的,你又是怎么确定那就是钱?这一个个的破绽百出,你还大言不惭的说是你亲眼看见的。”

年轻警察一系列的疑问问下来之后,这个所谓的证人就沉默了。自以为完美的地方,却是最大的地方。亲眼所见,看见了长相却没有看清衣服颜色,这是最疏忽的地方。

袁玲花此时惊慌了。萧摇轻而易举就把举报人的证词推翻了,那这么说来,她是完全无事了吧。那现在,把她叫来是个什么意思啊?

证人已经无话可辩解了,那一系列的证词,只不过撒了一个谎,然后又接着多个谎言来组织起来的,然而只要是谎言,都是有破绽的,经不过人的推敲。

萧摇看着坐在那脸上明显有着慌张不安,双手紧握成拳的袁玲花,轻笑的看着万发财道,“万科长,袁玲花同学已经来了,既然她有证据证明是我绑架的刘飞燕,那就请她拿出来吧。”

万发财在萧摇一系列犀利的问题问那个举报人时,他就已经是满头在汗了。举报人大之前肯定不知道在审讯室发生的变故,所以也根本就没有给*会报信,而他想通风报信,却始终被人看住了,根本就没有机会。

可是,他不甘心,就是因为一个小事件,却要毁了的警局当官生涯,还有可能下半生都会在牢狱度过。既然现在*会联系不上,他只要和袁玲花好好合作还是有机会的。

万发财正了正身子,温和的问道,“袁玲花同学,别怕啊。”

听到万发财这样说,袁玲花更是紧张害怕了,整个身子不由的缩了缩。本来只是请个上的,怎么现在变成了她本人亲自上的。

“是这样的,听说你和萧摇是同学,是吧?”万发财问道。

袁玲花点了点头。

“同样的,你和被害人刘飞燕是同学兼亲戚关系,也就是说刘飞燕是你表姐,是吧?”

袁玲花再一次点头。刘飞燕的母亲是她堂姑姑袁梅洁,所以刘飞燕就是她表姐。

“听说,在你表姐失踪前那天中午找过萧摇,是吧?”万发财继续问道。

袁玲花再一次点头,这事,学校很多人都知道,为什么偏偏找她来,难道就是因为刘飞燕是她表姐吗?以前,算是她表姐和朋友,现在刘家没了,也就不算是表姐和朋友,也就跟袁家没有关系了。

“而你表姐和萧摇约好,那天下午去小吃一条街吧?”万发财继续问道。这个案子虽然是早上接到的报案,然而,*会的人昨天晚上就跟他说明了情况。所以,他才会知道,萧摇和刘飞燕的事。

不过,这次袁玲花却不敢随意的点头了,因为那次,很多人都听见萧摇是直接拒绝了刘飞燕。至于,后面刘飞燕到底和萧摇有没有约好去小吃街,她也不知道,她也只是昨天下午听夏末凉说刘飞燕和萧摇约好的。她和刘瑗瑷也是会有如此的计划的。

想到夏末凉,袁玲花也不是个笨蛋,她此时也想起来了,她和刘瑗瑷都被夏末凉当枪使,用来对付萧摇了。因为在从始自终夏末凉都没有参与此计划的打算,只是间接的告诉她们,刘飞燕是被萧摇给绑架的,因为那天刘飞燕给夏末凉发过信息。

相到这,袁玲花就咬牙切齿了,夏末凉真以为她们很好利用吗?哼,今天过后,她要和夏末凉势不两力。反正她的家世背景都和夏末凉相当,她也用不着看夏末凉的脸色过日子。

因此,因这事,袁玲花和夏末凉反目成仇了,而夏末凉也是因为这次算计,赔了夫人又折了兵。

袁玲花摇了摇头,不过又点了点头道,“我不是很确定,不过,听夏末凉说,那天刘飞燕给她发过信息,说萧摇已经答应她去小吃街了。”她把夏末凉拖下水了,夏末凉想坐山观虎斗,她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算了。

得,又加了一个新同学了。

万发财都咬牙切齿的,带着怒气看着袁玲花,她为什么不说是,为什么?只要说了是,那刘飞燕的失踪和萧摇肯定是脱不了关系。可现在,又现来一个不知是证人还是不是证人的同学了。

“呵呵,万科长,难道这就是你说的,袁玲花有证据吗?”此时林钊锐插着嘴冷笑道。这算个什么证据啊?“刚刚袁玲花同学说,夏末凉确定萧小姐和那个刘飞燕确实去了小吃街,那要不要那个夏末凉也带到警察局问个话吧?”

万发财接不上话。

何清明是严肃加严肃。他真没有想到,这小孩设计的小儿科的害人之事,竟然突然冒了这么多事来,而且三个女孩的身份也是不一般,如果陷害没有后台背景的人,按他这么糊涂办下去,肯定能成功,然而,现在陷害的萧摇,大后台是一个又一个,别说是她们三个,就是警察局也是很难善了吧。

现在又拉出一个夏末凉,再这样下去,出事的就是这刘、袁、夏三个家族,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他却同时得罪了刘、袁、夏三个家族,又同时得罪了童、简两个家族。到那时,警察局里哪还有他的局长位置啊。

何清明现在是不想得罪任何一个人,他打哈哈的想做一个和事佬的样了了,带着万分的歉意说道,“萧摇同学,你看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刘飞燕的失踪跟你完全没有关系,是我们警察局的人办事不力,才会让你受如此的委屈。我作为局长,首先给你道个歉,希望你有大量,不用再追究了吧。”

“何局长,你说哪里的话,不是我追不追究的问题,而是我现在要为自己讨回名誉。之前,在学校我就说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可是,你知道你的属下是怎么跟我说的吗?他说,还真把自己当神了,到时能不能出来还说不定。他这话的意思,不是已经十分肯定就是我萧摇犯罪了吗?可现在事实查明,是你们警察局的人联手外面陷害我一个再校生,难道你就真的我认为我就这么大度说不追究就不追究,说原谅就原谅,那以后,我把你们警察局放一把火烧了,再请你们原谅,你们肯吗?”萧摇凌厉的说道。

何清明也知道,警察局这边很不占理,但如果萧摇真的继续追究下去,那警察局就不用做事,天天被那些电话骚扰,被记者围攻吧。

何清明吸了吸口乐,低声下气的问道,“那萧摇同学,想要怎么做呢?”

萧摇淡淡的看了何清明一眼,说了一句,“很简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