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52章 被抓真相2 冷霸道宣示

听到萧摇哆哆逼人的问话,万发财确认这审讯室没有有听见,所以就有恃无恐的说道,“呵呵……,其实很简单。昨天下午,袁玲花本想问他父亲袁世华,能否找一个可靠的人,想让那人来我们警察局报个案,举报一个学生绑架并叛卖人口之嫌。后来袁世华就给她女儿找上*会的人,可恰巧,这事被会长赖小三知道了。在他知道,这人是被卖到夜色之后,就想要利用这件事探探罗刹帮的底。不过,让我很奇怪的是,他是在听到说举报一个叫萧摇的人时,才这么决定试探罗刹帮的。”

“哦,这是为什么?”萧摇此时已经很肯定赖小三从张建国听到了她是童文华的干孙女才会这样做的。因为,只有身份足够重,才能真正探到罗刹帮的底。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按理说,这么一件小事,赖会长为何会费这个心呢?”万发财此时喃喃自语的说。

“*会的人是要怎么试探,才会让我一小女子来当替死鬼啊?”萧摇问道。

“*会那边按排好举报人,然后,根据举报的线索,我们警察就以罗刹帮买卖人口,逼迫良家妇女卖淫这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去罗刹帮内部彻查。”万发财顺着回答道。

“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找上我?”萧摇继续问道。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啊。一是袁玲花刚好找*会办这事,而她要*会的人做的是,举报她的同学绑架并把人卖到罗刹帮,而让我奇怪的是袁玲花似乎十分肯定刘飞燕就是被你给绑架并卖到罗刹帮,只是苦于无证据,所以才会找上*会的人制造证据,她的重点是你。二是,新势力罗刹帮在香江市似乎发展的过快,隐隐有威胁*会的老大地位,而*会却又苦于对罗刹帮的无奈。而恰巧是的有人找上*会,要他们制造证据,然后向警察局举报她的一个同学,巧的是,她要举报的这个同学恰跟罗刹帮的人做了人口非法买卖。人口非法买卖及被逼卖淫罪,如果被查出,就足够让罗刹帮喝一壶,让夜色关门大吉,所以*会的重点是在罗刹帮。而你就恰巧在这个档口上。”

万发财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眼光很是嚣张得意,“所以喽,这个罪你是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总之你都必须承认。因为,只有你承认了,袁氏集团董事长千金达到了她的目的,那就是让你永远呆在牢里,*会也达到了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让警察局以你跟罗刹帮有交易的理由,突击检查罗刹帮。”

“哦,总的说来,我萧摇就是*会对罗刹帮的探路石,是吧。这样,既接了袁世华女儿的生意,又给了*会打探罗刹帮绝佳的机会,所以说我就成了罗刹帮的替死鬼。”萧摇总结的说道。其实,还有一个万发财是绝对想不到的,赖小三已经知道她童文华的干孙女,他就是想通过这事来看童家会对她有多重视,以此可以对童家有计划的打开突破口。看来,赖小三与张建国的合作已经开始了,那童家产业和童家人不是有危险了吗?

“可以这么说!”万发财回道。

“既然如此,那你们在夜色找到了那个所谓的被害人刘飞燕吗?”萧摇继续问道。

她是可以肯定他们绝对在罗刹帮找不到刘飞燕。因为,此时的刘飞燕正在家里白痴似的呆着呢。况且,夜色也不是那么好进去的。除了高昂的会员费,就是对每一个客人都会细细核实,以免有人混水摸鱼摸进罗刹帮。

万发财此时没有回答萧摇了,只是眼睛犀利的盯着萧摇,才发现,从头到尾都没有慌张过,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个萧摇似乎都是有意无意的在让他亲口讲述整个事情。

“萧摇,刘飞燕肯定是会找到的,所以,你是最好老实一点,把怎么绑架刘飞燕,怎么发卖刘飞燕的交待清楚,以减轻你的刑期。”万发财再一次逼着萧摇道。

萧摇双瞳突然锐利的盯着万发财,冷声一字一顿的说道,“万科长,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你的官运到此为止了吧。”

“你,”万发财说到这个就跳了起来,三两步走到萧摇的跟前,抬起手,想一巴掌打下去,“你竟然敢诅咒我,看我不把你打死。”权钱色是他的追求,谁诅咒他没有官运,他就要跟人拼命。

只是可惜,他抬起来的手,怎么用力怎么打都打不下去。低头一看,只见萧摇一只手芊芊细手,把他那只手给抓住了。

“你,你放开!”万发财怒火的吼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丑女孩有这么大的力气。

“万科长,你在打我之前,怎么没有听袁董事长的千金说起我呢?”萧摇轻轻抓住他的手道。

“说你什么?”万发财感觉到自己这只似乎被千斤重物给压住了似的。

“说我有一身蛮力啊。”萧摇说完把他的手一甩,然后冷声的喊道,“何局长,戏看得够久了,可以进来了。”

万发财还没来得及甩一甩缓缓被千斤压手,猛然听到,何局长就在外面。他忙慌张的看向门口,却进门口走进四五个人。

他顾不得还疼痛的双手,急着解释道,“局长,别听她的诡辩。那些都是我骗她的,请你相信我!”

“哼,相信你什么?相信你没有与*会合作,相信你没有做*会的内应,还是相信你没有逼着一个女孩承认她没有做过的事?”何清明怒气冲天的责问道。

“局长,我,”万发财想要解释。

“好了,什么也别说了,刚才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你作为一个人民警察,竟然会联合*会的人,去陷害一个还未成年的女孩子,你丢不丢人啊。”何清明大骂道。同时,他也是傲恼自己,也是一时发晕,没有调查清楚,竟然同意他们去高英抓人。好了,现在,闹得有身份的人都知道,他们警察局竟然办事不严,不公,不正。

“不,不,局长,你听我解释,这个萧摇确实有绑架刘飞燕的嫌疑啊。”万发财急辩解道。

“哼,你以为我是老糊涂,事实都摆在这,今天早上举报的证人是*会找来的人,你竟然还敢说这个萧同学有嫌疑。万发财啊万发财,我看你是要升官发财发糊涂了吧。”何清明骂道。

“不,局长,我说的那个证人不是今天早上那个,是另有其人啊。”万发财似乎就跟萧摇耗上了似的,不给她的罪名落实不甘心。

“你,……”何清明怒指着万发财,还想继续骂道,被萧摇给阻止了。

“何局长,万科长长既然说还有证人,那就让万科长把那个证人说出来吧,顺便请她与我当面对质。”萧摇淡淡的说道。她当然知道万发财说的证人是谁了。

“好,既然萧同学这样说了,那万发财你就把你那个所谓的证人说出来吧。”何清明大声的说道。

万发财此时额头满脑是汗了,他现在顾不得是否会得罪袁世华,他现在只想要证明这个萧摇确实有罪,将功赎罪,然后他才能继续留在警局,就算没有官职也好。否则,他不仅不能继续留在警局,还有可能面对牢狱之灾。

万发财咬牙说道,“这个人就是袁氏集团的千金,袁玲花。她是萧摇的同学,同时又是刘飞燕的朋友兼亲戚。”

“何局长,既然万科长如此肯定的这样说,看来要把袁玲花同学请过来,跟我当面对质才行哦,不然,你们不追究我的那些莫须有的罪责,我还要为我自己给讨回公道呢。”萧摇冷声凌厉的说道。既然要探,我就让你们探个够。本来她和袁世华算是死对头,虽然现在袁世华不知道。*会那边,她要让他们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陪了夫人又折兵。

“好吧。”何局长无奈,只能下令把袁玲花请到警局来。

“萧同学,我们先出去说,可以吗?”何清明现在不得不对萧摇放下姿态。

“不,何局长,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为何在事实不明的情况下,就下令让警察大张旗鼓的就来学校说犯了罪?你不知道,这对我的名誉有多大的损害吗?”萧摇逼问着何清明。她当然知道事实真相,不过,他要他亲口承认而已。

何清明此时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本以为是只蚂蚁,可以让人随意踩,哪知道,竟然是一头强大无比的巨象啊。

何清明小心的看了一眼萧摇,只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好像一切都掌握在她手中似的。然后,他再小小心的看了一眼林钊锐,他的眼睛里似乎对他充满同情,谁让他抓谁不好,竟然抓老大的女朋友。

最后,他又小小小心的看了一下江南军区的司令,只见他一来,就把萧摇整个人揽在了怀里,然后再给一个最舒适的位置让她靠着。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眸正一又不眨的深情的看着怀里灵动的女孩。

真是糟糕透了,任谁都能一眼看出,这个冷司令对这个女孩有多爱有多深情。现在,他女朋友竟然被冤给带进警察局,那他为她女朋友打抱不平,有何不可啊。不过,来自己于他身上的威压真是太大了,他都快要跪下来,请求这个姑奶奶赶快离开这里了。

可是,现在这个姑奶奶却要他为什么下令的事说出来,他能说吗,他这种以权某私的事,不能说啊。

萧摇舒服的靠在师兄的身上,看着何清明为难的样了,淡淡的问道,“何局长,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何清明再次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陪着笑脸说道,“萧同学,你看我这不是一时糊涂吗?等事情查明真相之后,我一定上门赔礼道歉。”

在何清明小心翼翼的对待萧摇时,万发财他惊觉有什么事感到不对了。就是,局长对萧摇的态度很不对,完全就像是讨好加赔罪。然后,他又小心的看向和何清明一块进来的两个来,这才发现,这两个穿得是军官的服装,还带着级别军徽。妈呀,这两人是什么人?看起来,身份很不一般啊。特别是这个拥着萧摇的冷酷男人,他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就能让他到来自他身上不容忽视的霸气和威严,让他感到大大的压力。

他不会因此真在今天结束他的警局生活吧。刚刚这个萧摇说了两遍他的官运到今天为止,不会真这么邪门吧。想到这,他都慌张起来,他官运不可以在今天结束。

现在目前只有袁玲花那边可能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但他又不能确定她手中是否有证据。因为之前她就是能肯定是萧摇绑架的刘飞燕,但却没有证据,才会找上*会的。他之前也只是心急才会说出袁玲花的。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补救。不然,他下半辈子就在牢里度过吧。

他现在想偷偷溜出,想跟*会报个信,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刘飞燕。只要找到刘飞燕,就有办法,让刘飞燕指认萧摇,所谓有时真时真亦假,只是假的,他也要让它变成真的。

“万科长,你这是去哪啊?”林钊锐笑着拦住想偷溜的万发财。

“我,”被抓包的万发财急道,“我内急,真的,我憋不住了。”说完,做了一个捂住肚子的动作。

“对不起,万科长,就算你憋不住了,你也要憋住,直到那个叫袁玲花的到警察局。”对方又不是女人,所以他也用不着怜香惜玉什么的。

“何局长,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难道真这么难回答吗?看来,你这个局长的位置也做到头了,要不换别人来做做?”萧摇慢条斯理又带着严重威胁的意味。她就是要逼他亲口说出来。

何清明真是左右为难,说,就把刘副市长得罪了,不说,就把一大批权贵之人给得罪了。算了,死就死吧,谁让他有眼无珠,把珍珠当鱼目给抓了。

何清明深吸了一口气,道,“昨天晚上,刘副市长的千金刘瑗瑷给我打个电话,说她学校有个同学涉嫌绑架及拐卖人口,到早上会有人来报案,叫我派人去学校抓人,并严惩于她。”

“呵呵,何清明啊,何清明啊,你是不是嫌这个局长位置做的太好了,一个女娃子的电话,就会让你不查明事实真相,就把我孙女从学校大张旗鼓的抓来,啊?”刚进来的听到何清明的童文华气极败坏的骂道。“你对得起你父母给你取的名字吗?清正廉明,你做到了吗?”

何清明被骂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但他也不敢反驳童文华,这次是他做错了。他真没有想到,这是两个女娃子设计另外一个女娃子,中途*会竟然也会参合进来陷害一个女孩的小计谋。

不过,何清明没有想到是,袁玲花和刘瑗瑷是真没有陷害,她们从夏末凉口中分析出,刘飞燕的失踪确实和萧摇有着莫大的关系。但她俩的目的却不是帮刘飞燕,而是为了萧摇担着这个绑架及买卖人口的罪名。只可惜她们三个都没有证据,所以就商量着对策。袁玲花负责找所谓的证人,而刘瑗瑷负责给警察局打电话。可是,她们都没有想到,袁玲花找人竟然会把*会与罗刹帮斗争给搅合进来。

*会的人呢,尤其是赖小三,根本就没想过,就因为陷害一个学生从而也暴露了*会的内应。他本来的意思,以萧摇跟罗刹帮有交易为借口,让警察局进入罗刹帮内部彻查,以探底细,听说罗刹帮有个大小姐,不知道能不能以这件事把那个大小姐给逼出来。而萧摇呢,先在牢里呆一阵子,看童家会怎么做,最后,他在出面将萧摇保出来,让萧摇对他感恩戴德,以身相许的报答。因为他要人财两德。

然而,一切都在他意料之外。

结果就是萧摇和罗刹帮都平安无事,而他们不仅失去了内应,还让警察局有借口时不时来*会的地盘上突击检查一下。这本来是*会的目的,只不过原本是罗刹帮这个样子,没想到最后就在*会发生。这让赖小三懊恼了好一阵子,好不容易才摆脱警察那边的纠缠,但也从而对萧摇越发好奇,就越想得到萧摇。他也同时不得不佩服童文华的眼光是如此之好,看中的孙女果然不一样。

“童老爷子,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我何清明绝不还嘴,也绝不还手!”何清明低下头,认真的道歉说道。

此时,内急的万发财真是震惊极了。刚刚他听到了什么,听到了童老爷子叫这个萧摇为孙女。这,这,这怎么可能?童文华不是没有孙女吗?就是听说要认干孙,也是大办宴席,昭告于世啊。可现在,几乎都没有听到过风声,说童文华有个孙女啊。

“哼,我又不是你的上级,又不是你的领导,我有什么资格,骂你打你。”童文华还是气哼哼道。但明显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怒了。

“爷爷,别气了,气坏身子就不值得了。”萧摇搀扶着童文华劝着说道。萧摇看到童文华之后,就从冷昶睿的怀里退了出来。

“丫头,你没事吧?”童文华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爷爷。”萧摇摇了摇头。然后转过头,温柔的对着冷昶睿说道,“师兄,这位是干爷爷,之前我跟你说过的童家童老爷子。爷爷。这是我师兄冷昶睿,同时也是我男朋友。”

“丫头,刚刚我可是与你男朋友见过了,”童文华笑呵呵的说道,“你男朋友真是好样的。听到你被抓进警察局,都带着一个连的军队来包围警察局呢,很有一股不放人,部队不撤的脾气,好,好,哈哈,……”见到萧摇的男朋友这么优秀,童文华真是高兴极了。摇丫头不普通,他男朋友也不是个普通男人。

萧摇之前在审讯室里当然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了,那一刻她恨不得马上飞出去去见师兄。不过,她知道师兄很快就会来到她面前的,她只要在原地等他就好。

一行人,在何清明再一次邀请之下,走出了审讯室。这一幕,让之前去学校抓萧摇的两个警察惊呆了。两个不明原因的警察看到这么多人,尤其是看到了童文华,以为是何局长迫于压力不得不无条件释放萧遥。所以,年长的那个警察只是摇了摇头,而年轻一点的警察脸上的愤愤不平之色很是明显,双拳紧握,青筋跳动。

当萧摇搀扶着童文华走到招待室时,顿时愣住了,这一屋子的人是闹哪样啊。除了笪攸宁,还有朱校长,诸老师,上官飞,简靖翊,丰成越,张明明,丁浩。

“摇儿,你没事吧?”

“萧摇,你没事吧?”

一看到萧摇,众人就走上前来问候着萧摇。

此时,冷昶睿看着各个男人都往师妹身上扑,其实除了笪攸宁拉了下萧摇的手之外,其余只是围着萧摇转圈圈而已,再相信师妹不会再对别人动心的,也难免吃醋。

然后冷昶睿就做了一个他两辈子头一遭做的很不适宜的动作,脸色黑黑的扒开人群,拉住师妹就把师妹往怀里带,然后眼神扫视带着浓重的挑衅宣示意味看着众男人。

众人看到,冷冷的脸色黑黑的的男人强势的把萧摇抱在怀里时,就明白了,这人就是萧摇承认的男朋友。

笪攸宁是苦涩的看着被冷昶睿抱在怀中的萧摇。他就算再不相信冷昶睿的女朋友是萧摇,可是事实摆在这,他再也不能说他还有机会了,以后,他真的只能当他的哥哥了。

“哇,太酷了!”张明明吹起口哨调侃的大喊着。“老大,恭喜你,终于可以把你嫁出去了!”

“你这个管家婆,是不是要讨打啊?”萧摇笑骂道。这一刻她很开心,她和师兄的恋情得到了朋友的祝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