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50章 风波(求正版!)

众人回头,就看到教室门口站着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一长一年青,而问话的正是高一点的年青警察。

看到警察,同学们就想到了今天听到的流言,说是萧摇绑架了刘飞燕,并把刘飞燕卖去了夜色。难道那些流言都是真的,所以,现在警察上门要逮捕萧摇了?

看到这种情况,有的同学是幸灾乐祸,有的担心不已,同样也有的是愤怒不已。当然这个愤怒是针对萧摇,认为萧摇没有人性,竟然绑架同学校友并把人卖到夜色去给人糟蹋。总之,各种各样的表情的都有。

萧摇没有理会愤怒的訾柘,倒是很镇定的回答那警察道,“我就是,请问有事吗?”

两个警察看到萧摇的相貌,年纪大的一点的倒还镇定,但刚那个问话的年青警察脸上倒是有着明显的嫌恶,他说道,“我们今天早上接到举报,萧摇同学有绑架同学及涉嫌拐卖人口的犯罪嫌疑,这是逮捕证,请跟我们走一趟!”

此时,刚到学校听到流言的上官飞,简靖翊及丰成越三个赶忙跑过来,刚好听到有逮捕证,要跟他们走一趟。

“警察同志,有证据证明萧摇同学跟刘飞燕同学的失踪有关吗?”简靖翊上前问道。他是市长二公子,警察局的人多少能给他一点面子。“你刚也说了只是今天早上接到的举报而已,那么警察确认了证据吗?”

“简二少,对不起,我们这些我不方便透露。”年长警察回道,“不过,今天早上我们接到的那个举报电话说,他亲眼见到萧摇同学在一条小吃街,把被害人刘飞燕给劈晕。他好奇之下,就跟了过去,结果发现萧摇把被害人带回她的屋子里。后来,他就听说了刘飞燕竟然被卖到了夜色,他在良心不安之下,报了警。”

“那人是谁?”丰成越急问道。他是绝对不相信萧摇会无故的绑架刘飞燕。

“对不起,丰大少,这是对证人保护,不便透露。”年长警察回道。丰成越是香江市首富丰宇博的儿子,他们这些公务员不认识都难。

“呵呵,警察同志,既然出示了逮捕证,那么就代表着证据比较齐全了吧。”萧摇突然轻笑了起来。

两个警察真是意外极了,这人竟然不慌不急的。

“是。”年青的警察眼神着厌恶及憎恨。他最恨那些违法分子,更何况一个年龄这么小做出绑架人卖人的事,真是太可恶了

“那好!既然你是有人证据,我问你,那人证是男是女?那条小吃街别说晚上,就是白天也是常常热闹非凡,那么她(他)又是从哪里看见我把人绑架的?既然都能跟着我回去了,那么她(他)当时为什么不报警,等了十多天了,才觉得良心不安才报警,那么后来,她(他)又是怎么肯定刘飞燕是被我给卖去夜色的,难道这十多天,她(他)一直跟着我吗?她(他)既然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孩被我困在小屋里,这么多天里竟然不报警察,等我把刘飞燕发卖到夜色这么多天了,他(她)才想到良心不安,想到报警。警察同志,你们不觉得证人的证词十分可疑吗?”萧摇淡淡的反问道。这、些警察都是笨蛋,还是把她当作笨蛋,这么明显的破绽,既然还能招摇到学校过来逮捕她,竟然逮捕证都下来了,一般有逮捕证,就说明犯罪事实基本属定了。

“萧摇同学说的对,警察同志,你们不觉得证人十分可疑吗?”简靖翊又插话过来说道,“或许那个人证就是绑架刘飞燕的犯人呢。”

袁玲花听到这话,心里暗暗着急,简直懊恼死了。当初她们三人就是太着急,连这么大的一个破绽,都没有发觉。可现在怎么办?

“对于这一点,我们曾问过证人,证人说,那完全是巧合。”年长警察继续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他第一次碰见一个脸上有红胎的女孩劈晕被害人,是他们都在一个比较阴暗人流比较少的地方,然后尾随在萧摇身后,看到萧摇把被害人带回了屋子里,他怀着揣揣不安的心就离开了,没有想过报警。十多天后,他竟然又巧合的看到,那个有红色胎记的女孩,那时她一边从一个年轻小伙那里接过一笔钱,然后又笑呵呵的说了什么。但让他惊讶的是,在她旁边坐着一个被封住嘴巴,绑了手脚的女孩,而那个女孩也正是那天他看到被晕的女孩。后来,昨天,他跟朋友去了夜色夜总会玩,结果发现那女孩竟然在夜色被逼着卖身。他就想到,这个女孩可能就是被那个有胎记的女孩给卖的。而他在夜色以客人的身份,了解到那女孩叫刘飞燕,就是最近因偷漏税闹得沸沸扬扬的刘承有之女,而卖她之人是她的学校的同学,叫萧摇。那女孩哀求她报警救他,所以,他挨不过良心的谴责,就报警了,并自愿当证人。”

“好,好,精彩!”萧摇听完拍起巴掌了,“不过,警察先生,我还有一个疑惑,在小吃一条街,我是如何把人带回屋里的,他讲清楚了吗?”

小吃一条街人无论白天晚上三更半夜,人都很多。既然是萧摇把人劈晕并把人带走的,那么萧摇要么就是抱着刘飞燕走,要么就是背着刘飞燕走,可是一个女孩无论是抱着还是背着另一个女孩,都会让人很奇怪。所以萧摇要带着晕迷的刘飞燕离开小吃一条街,那么就必定会让人印象深刻。只要往小吃一条街上问问是否见这样奇怪的一幕,那答案就出来了。

“呃。”这还真是,要知道这证人的话是真是假,只要到小吃一条街问问就行了。

“萧摇同学,请别在狡辩,回到警察局自为给你们明确的证据及答案。”年轻一点的警察看着这人问题越来越多,也是越来越不好解释。

萧摇听到这个年轻警察的话,感到特特别好好笑,就和上次在云城被石家人陷害一样,在解释不了时,就是说要先回警察局再给她一个解释。然后到了警察局之后,再手卑鄙的手段要她承认那些莫须有罪名。

不过,本来以为是是三个孩子的设计,她就陪她们玩玩。不过,看这种情况,她已经肯定各自的家族也参与到了当中,就是不知道父母知不知他们女儿的设计了。

还是这些家长是闲得全身发疼无聊的参与到此事上来,顺便用这个借口探探罗刹帮的底细呢。

毕竟这事关系到了罗刹帮。刘飞燕是被卖到夜色的,那么警察局肯定是要找上罗刹帮,搞不好,罗刹帮也是一个拐卖人口及逼妇女卖淫之罪。他们就要看看罗刹帮到底是要如何脱身的。

“警察同志,我们只需要一个答案,怎么就叫狡辩了。”丰成越这个大少爷看不过去这个年轻警察对萧摇盛气凌人的傲赐慢态度。他现在比这个警察更加傲慢。

这两个警察来之前,以为只是一个家里穷又毫无背景的人,要把人抓来应该会很轻松的。可现在是怎么个状况啊。不仅有香江首富公子丰成越,简市长的二儿子简靖翊,而且这个京城来的公子也对他们的做法露出恶狠狠的目光。看来,这萧摇就算是没有背景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不然这香江市身份最高的几位公子也不会为她说话。

不过,这人如果长得漂亮一点也就说得过去了,可是这个人可以说是长得很丑,一个长得丑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多人拥护,那这人就了不得了。不过,来之前,听说过这个人,说她有一身的武力,及武艺,她就靠一身的武艺让大家敬畏和佩服的。

“对不起,丰大少,我们也是按规章程序办事,有些事现在不能公开。”还是那个年长的警察说道,“萧摇,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警察同志,跟你们走一趟可以,”萧摇冷声的说道,转而厉声的说道,“到时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哼,还真把自己当神了。”那个年轻警察不服气的说道,“现在证据确凿,能不能出来还难说呢。”

萧摇淡淡的看了一下他的面相,眉毛杂乱,眼底发红,中堂横纹错乱,明显这人是心浮气燥之人,而这人靠后台当上的一名公务员。

“喂,你怎么说话的?”张明明气急的说道。这个话的意思不就是已经很确定是萧摇绑架了并发卖了刘飞燕吗。

“我是不是神还真难说了。说不定,我不但是神,还是你们请不走的瘟神呢。”萧摇似有深意的话。

“你,”这个年轻警察气得要用手指着萧摇了。不过,被萧摇的冷厉的眼神一射,不知条件反射性似,又不敢把手抬起来。

“怎么,两位警察先生,要带走我的得意学生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教室里的班主任诸一铭拿着课本施施然的走了过来。

“这位老师,不是我们要带走你的学生,而是我们就是按章办事,请老师别为难我们。”年长的警察说道。

“警察先生,不是我这个老师为难你们,而是你们口口声声说有人证,可是我怎么听着人证的证词,都是破绽啊。难道你们就没有调查一个证人说的是不是真实的,就这样上我班上抓人,好像说不过去吧。”诸一铭斯文慢条斯理的说道。他带着一副黑色镜框眼镜,一双锐利的眼睛完全掩盖在这副眼镜之下,一身军人气质在斯文外表之下荡然无存。除了知道内幕的人之个,谁也不知道,这人竟然会是一个堂堂中校。

“这位老师,不管证人说的是否属实,但我们把萧摇带回警察局,就是为了调查事情的真相,请配合!”还是年长的有经验。三言两语打太极,给了一个带萧摇回警察局的最恰当的理由——调查事实真相。

这个理由,让萧摇不得不跟着两个警察局回到警察局。就算不是她是绑架了刘飞燕,但既然被人举报,她也得回去“协助调查”。

“好,既然是调查真相,萧摇同学,你要好好配合警察同志知道吗?”诸一铭突然严声的对着两个警察说道,“如果那位证人说的是真的也就罢了,警察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如果调查结果出来是,却是证人冤枉我的学生,那么事情可不是道歉这么简单就善了的。事关名誉的事,到时,我就是不当这个老师,我也要为我的学生讨回一个公道。”诸一铭把讨回公道几个字说的特别的重。

诸一铭的话,宛如给了很多担心萧摇的同学给了一颗定心丸。他们发现他们的老师真是一个好老师。别看他天天上课为难萧摇,可是真正到了危难之时,却是这个老师在出头,让他们真心的佩服。诸一铭不知道,他无意之中竟然收到了一大批粉丝。

萧摇最终还是跟着两个警察去了警察局,以协助调查事实真相为由。

他们走后,四人组都是着急了,纷纷给各自的家族打电话,还有其他人也是心急的打着电话。而有些人却是幸灾乐祸起来,说萧摇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还敢绑架做出叛卖人口重大违法之事。

袁玲花在警察来了之后,这颗心是一直再提着,听到萧摇一而再的疑问,她更是把心吊了起来,不过,那些警察倒回答的不错,没有想到,那些人真给力,把一些大破绽漏洞都给补上了。

张玉颖是从来到学校就听到说萧摇绑架了同校学生刘飞燕并把刘飞燕发卖到了夜色之后,她整个就高兴的差点要跳了起来看来,她也不用费心的再去对付萧摇了,萧摇也得不到童家的东西了。因为童老头子怎么可能再认一个违法犯罪分子当干孙女呢。所以,到教室之后也是安静的坐坐关,再等着萧摇,想看到萧摇的惊慌失措的表情。没有多久,萧摇就来了,也让她不高兴的是,萧摇就跟一个没事人一样,照样看书,照样跟同学聊天。没有多久,警察来来,还同样没有看到萧摇一点的惊慌。她真是再一次内心气极了,凭什么,都到这时候了,萧摇还是这么的镇定若常呢,不应该是这样的。她不是应该大吼大叫,或者是害怕的缩在一个角落里的吗?

可是,一切都不随她愿。

诸一铭在萧摇跟警察去了警察局之后,就偷偷的跟某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他课也不上了,也直接去了警察局。笑话,一会老大都要来了,他肯定要在老大面前表现表现了。

萧摇到了警察局之后,萧摇就发现这香江的警察办事竟然和云城那些警察一样,都不分清红皂白的,直接把她带到辨认室,让那证人辨认。

“你那天看到是她吗?”一个女警察问道。

“是,是,就是她。她脸上的胎记最为明显,我绝对不会看错。”一个三十多岁,满脸挂面胡须,贼眉鼠眼的。萧摇竟然在他身上看到了*会的标志,而他的满脸胡须也是假的。

呵呵,有意思,*会竟然也会参与到这小小的事件当中。看来,现在*会完全感觉到了罗刹帮对他们的威胁,所以想借用这件事,与警察局联合,给罗刹帮一个整查借口,再来敲打一翻。不然,她一个在校生,如何让*会的人亲自己参与进来,而不是随便找一个痞子。

不过,也或者是赖小三知道她是童文华干孙女之后,同时借用这件事试探童家的态度,是否真的很重视她这个干孙女。因为他与张建国合作,必定要在某事给一个突破口,而现在这个突破口就是她。

就是不知道*会这边是谁给联系的,还有警察局里谁是*会的卧底。随后,萧摇就被带到了审讯室。萧摇再此之前是全力的配合,只要给他们自以为最有把握事情办好时,再给他们一个最为完美刺激,那才是最大的打击。审讯室是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萧摇,刚才证人已经指认你就是绑架刘飞燕,叛卖刘飞燕之人,你有何话要说?”女警察冷声的问道。

“既然那个证人,指认是我了,那么我问一下,我是在哪里绑架的刘飞燕,又是在什么时候绑架的刘飞燕,我又在哪个地方与人交易把刘飞燕给卖了的?我卖刘飞燕的时候是晚上还是白天,那时又是几点?那天我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刘飞燕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与我交易的人穿的又是什么颜色?请你们告诉我。”萧摇锐利的问道。他们的计划十分匆促,很多细节都考虑不到。

“萧摇,请注意,现在是我们在审问你。”这边的男警察同样冷声的喝道。

“刚刚不是你们要问我有何话要说的吗,怎么,我现在说出来,回答不出来,就说你们在审问我了。”萧摇冷冷的说道。

两位警察面面相觑,他们也是今天早上接到局长电话,在有人举报一个学样的学生时,就让人去抓那个学生,然后带到审讯时问话。那时,他们就奇怪,局长什么那么肯定有人会来举报一个在校学生,在那个学生又是干了什么严重违法的事,会让局长如此重视。结果早上时候,确实有人来举报高英学校的一名学校学生绑架同校学生,并把那个学生给卖了。

当时他们接到这个案件时,真是震惊了。高英学校可是他们市的一个贵族学校,那里面的学生不是有钱就是有权的主,一个处理不好,就是得罪权贵的滥差事。然而,他们局长既然事先知道有人举报,并要他们去抓人,那么他就肯定知道这件案件的。所以,在合对一下信息时,发现被举报的人恰恰是高英学校唯一的毫无背景的穷人,而被害人却是前段时间闹得满城风雨最大偷漏案的刘承有之女刘飞燕。

现在不管是犯罪嫌疑人还被害人都是无背景之人,他们也就放心的去办了,更何况,局长这么重视,他们也就按照局长的意思去办就好了。

这边两位审讯员被萧摇咄咄逼人的问着,外边警察局局长也是点头哈腰的接着电话,还时不时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张总,我们也是接到举报才会抓人的,对,等事情真相查明之后,自会给您一个交代的。”局长何清明说道。,“嗯,一定会的。”

挂了这个电话,随后又拿起另一个正在响的电话,“喂,哈,是丰董啊,啊,没有,没有,我们一定会秉公查明事情真相的,对,对。”

“何局长,简市长的电话。”这边何清明还没有挂完电话,这边又喊着市长来电话了。

何清明赶紧跟对方说了两句,就来接简爱国的电话。

“简市长啊,是我,何清明。”满头大汗的何清明很奇怪这时候简市长为什么会来电话。

“什么,你说萧摇的案件啊。”何清明简直要吓瘫了,又是一个萧摇被抓之事的大大人物。他真是欲哭无泪啊,原以为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穷人,所以在昨天晚上接天刘副市千金电话时,他才会向她保证一定会让那个萧摇有来无回的。可是,可是,“简市长,是这样的,有人举报萧摇绑架刘飞燕,所以才请萧摇过来协助调查的。嗯,我一定会查明真相,还萧摇一个清白的。”

何清明挂了简爱国的电话之后,就想坐下来歇歇了,他是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案件,竟然能惊动香江市各大人物,市长,首富,房地产大鳄,等等,这萧摇竟然是什么来头,会有如此多的大人物关注于他。

不行,他要亲自去看看。他昨天只是想讨好刘副市长千金而已,可现在,他都要从位置下来了。他还不知道这萧摇绑架人之事是真是假,因为他们警察局还不有深入调查呢,就把人带回来了。

“局长,局长,”又传来一声大喊的声音。

“干什么,大呼小叫的。”何清明怒喝道。

“保仁集团总裁童胜利的电话。”那人果然小声的说了。

“什么?”轮到何清明大声的从坐位上跳了起来。“你不找说。”他最近身体不好,正有求于童老呢。

“喂,童总裁。”何清明拿起电话,“什么,萧摇啊。萧摇只是来警察局协助一下调查的。我这不是没办法嘛,有人举报,我们当然要尽职的调查嘛。好的,什么,童老爷子来了警察局。嗯,好的。”

何清明挂了童胜利的电话之后,已经累得气息喘喘的。这萧摇到底是什么大来头啊,竟然童老爷子要亲自来警察局给萧摇讨一个说法。

不行,他现在要看看去。站起来,马上就匆匆忙忙的往审讯室赶。

不过,等他来到审讯室时,让他惊讶的是,两位审讯员面红耳赤的正低着头。而他们对面的女孩子却是镇定自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何清明发现,他根本就看不懂面前的女孩子。他们这些为官之人,特别是公安这一块,各种人群都要打交道,不管是高官厚禄之人,还是地痞流氓重大犯罪分子。除非是真得是特别深沉之人,否则,他们第一眼就能知道这人是否真的很是镇定平静。

“咳咳。”何清明假装咳嗽了两声。

“局长。”两人抬起头看见局长站在旁边,忙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何清明假装严肃的问道。

“是这样的,局长,我们是审讯萧摇时,发现证人的证词疑点重多。”男警察汇报说道。“而萧摇要我们给她解了这些疑点,她才会配合我们的调查。”

“是这样吗?那有什么疑点,说来听听。”何清明严肃的说道,“如果举报人的证词真是胡编乱造的,我们绝对要对举报人严肃的批评教育。”

“先生,先生,你们不能进去。”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喝止声。

何清明没在审讯室呆多久,又赶紧跑出来。

“怎么回事?”何清明走出问道。

“局长,这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硬要闯进审讯室。”一个人答道。

“你们是谁?”何清明紧皱眉心的问道。真是的,以为只是一个普通家女孩。没有想到,竟然引来一个又一个对警察局的问候,现在竟然有人直闯审讯室了。

“你是局长,何清明吧。”笪攸宁整了整有点凌乱的衣裳,又变成了优雅清和的贵公子,好像刚刚闯警察局审讯室的人不是他一样。“你好,我是笪攸宁。”

“笪攸宁,”何清明看着笪攸宁严肃的问一声,“你是谁?”

“哦,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旁边这一位,是萧摇同学请来的代理律师,萧律师。”笪攸宁指着旁边一位高个清俊年青人说道。

“你好,何局长。”萧律师嘴角勾起,狭长的双眼微眯,看起来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似的,“不知我当事人萧摇犯罪证据是否确凿呢?”

“代理律师?”何清明再一次疑惑了。

“局长,局长。”又有人传来大叫声。

“又怎么了?”何清明烦躁的大喝道。

那个人弱弱的回道,“童老来了,正在您的办公室呢。”

“什么?”何清明脸色大变。刚刚童胜利说他父亲会过来,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何清明匆忙的大跨步走回自己办公室。这边的笪攸宁在疑惑,摇儿什么时候跟童家有关系了,会让童老爷子亲自己过来。

笪攸宁和这个萧律师也是直接跟着何清明后面,去了局长办公室。

“哎呀,童老,大驾观临,怎么也不先跟来个电话啊,我好,”何清明打起官腔。

“好了,好了,别那么多废话了,”童文华脸上带着怒气的摆了摆手,“我就问你,你把我那孙女咋样了?”

“您孙女?”何清明大惊的问道。

童老不是没有孙女吗,他这是哪来的孙女啊,他联想了一下童胜利的电话,再想一位眼前这一位,那童老的孙女不会是他想的那一位吧。

何清明再小心翼翼的问答,“您孙女是哪位啊?”

笪攸宁和萧律师心里也是十分的吃惊。不过,萧律师对那个叫萧摇的女孩更加好奇了。

童文华怒着道,“还能是哪位,你们今天从学校抓的女孩是哪位啊。”

此时,对何清明来说,这个打击大太了,本以为没有背景的穷人,原来是在有来头。

他正想进一步询问时,外面又传来一阵紧张惊慌的大叫声,“局长,不好了,局长,不好了!”

何清明简直要爆走了,这下怒气冲冲咬牙切齿的喝斥道,“没看到我要客人在这吗?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了。说,这次又什么事?”

这人,涨红着脸,弱弱的看了一下童文华,然后,又弱弱的看了一下何清明,然后,他闭着眼咬牙着说道,“局长,外面来了一大批军队,把整个警察局给包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