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49章 流言

星际商际咖啡厅里,夏末凉、刘瑗瑷、袁玲花三人逛街逛累了,在休息一下。最近几天考试在即,但她们几个却是难得放松下来,约好一起逛逛。

刚坐下没有多久,夏末凉三个却听了让她们震惊的消息。

“啊,你是说那个上半年被评为杰出企业家,下半年却锒铛入狱的刘承有的女儿,刘飞燕在夜色夜总会卖身?”一个年青男人的声音从夏末凉隔壁桌子传来。

“嗯,是啊。以前那个高傲的孔雀公主,现在却变成了成人骑的下贱妓女。不过,我跟你说,那女人的滋味还真不错。”另一个男人说着还带着点回味的色彩,“那女人刚开始装得跟贞洁烈妇一般,可后来,却是享受的吵着一直要一直要,累得差点都让我下不了床了。”

“切,得了吧。”对方带点鄙夷的说道,“如果让嫂子知道,你去玩妓女,还不扒了你的皮。不过,如果那刘飞燕真的如你说的那么淫荡,我也想去玩玩,偿偿那个刘家公主滋味呢。”

……

夏末凉睁大的三个面面相觑,很是震惊。

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刘飞燕竟然会在夜色夜总会陪客人。

他们一直以为,刘家破产了,刘飞燕接受不了自家的破产,心里受了沉重打击给躲起来了。可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竟然会在夜色。

夜色那是什么地方,是罗刹帮的地盘。据说那可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乐园,在那里,你可以扮任何角色。无论男女进了夜色,都受到最高级的待遇和服务。那里你想当皇帝就会有皇帝的待遇,想当公主,有人就会给你当公主的享受。

但夜色有几个明文规定:一是不能在夜色进行毒品交易,如有发现不仅要受到罗刹帮和公安局的惩罚,同样以后禁止在入夜色;二是,不能在夜色进行赌博。三是,不能在夜色进行*。

这三条被罗刹帮的人发现的后果都是以后禁止踏入夜色。可是,刘飞燕到底是怎么到夜色卖身的?难道罗刹帮的三条规矩是假的吗,只是做给外面人看的?

其实对于这一点,就是罗刹帮几个知情人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刘飞燕来的第一天,就被秘密关在了一个房间里,然后无条件的接客,而且还是免费的。以后的客人都是免费的,但有一点,那人必须长得丑。这人是被罗刹帮的人挑选出来,再蒙上眼睛,带到了关刘飞燕那个房间。

刚刚那个男人也因为长得丑才能去玩玩,不过,他才不会告诉对方呢,不然又要被他取笑了。

因此,夏末凉三人根本就不知道刘飞燕根本不是卖身的,而是免费供人玩的。

夏末凉听到刘飞燕在夜色卖身之后,整个人都凉了。别人不知道,她知道的很清楚,刘飞燕可是找过罗刹帮的人,去对付萧摇的。

可现在,萧摇好端端的在学校,而刘飞燕家里破产,自己又在夜色卖身,更重要的是夜色是罗刹帮的地盘,而且十分了解刘飞燕,就算让她死,她也不可能去卖身的,因为她的心里从来就有訾柘。

所以现在让她疑惑的是,既然是请的罗刹帮的人对付萧摇,那为什么刘飞燕自己会沦落到在罗刹帮的地盘夜色卖身,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会不会跟萧摇有关?所以,夏末凉想到可能这事跟萧摇有关,所以她才会全身发凉。但同时又不想相信自己的猜测,一个乡下丑八怪能跟罗刹帮扯上什么关系。

不行,不管有没有关系,这事必须先告诉柘哥哥,然后怎么都要让她跟萧摇扯上关系。最好给一个跟社会上混混勾搭,让她在学校混不下去。她现在不想再看到萧摇在学校再出什么风头了。

“末凉,末凉,你在想什么?”袁玲花看着在呆愣的夏末凉,唤了她两句。

“飞燕是我的好朋友,听到她,她在夜色卖身,我心里很难过。”说完,夏末凉眼里还流下了眼泪。

“末凉,别伤心了,既然是刘飞燕自己选择的路,我们这些人就算是朋友,除了看见到她劝她两句之外,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啊。”袁玲花毫无感情。色彩的说道。对她来说,以前那个毫无大脑又是刘家公主的刘飞燕才算是她的朋友,可现在变成了一个妓女,在她眼中的路人甲乙丙没有区别。

“对呀,末凉,你就别难过了。有机会,我们就去夜色找找飞燕。”刘瑷瑷也是安慰道。与其说是去找刘飞燕,不如说她对那家夜色更加感兴趣。至于刘飞燕如何,关她何事,那样的下贱女人根本就不配做她们的朋友。

“唉,我在想,”夏末凉叹了口气,把她编好的说出来,“飞燕会不会是被人设计给卖到夜色的?”

“哦,末凉,怎么说?难道飞燕不是自愿到夜色的?”刘瑗瑷有了兴趣的问道。

“嗯。我记得飞燕失踪前那天中午,来找过萧摇,说要给萧摇赔罪,然后邀请萧摇下午去吃陈南馆的炒年糕。”夏末凉轻声的说道。

“可那天,很多人都听见萧摇拒绝了啊。”刘瑗瑷打断了她的话。

“不,后来刘飞燕告诉我,萧摇是拒绝去吃炒年糕,后来她就邀请萧摇去吃别的,而萧摇也答应了。”夏末凉否定的说道。

不过,刘飞燕打过电话给她是真的,并且告诉过下午她会让萧摇身败名裂的,明天她就会无颜来学校。当时,她就可能猜到刘飞燕请了外面的人,最有可能的是罗刹帮的人。当然了,这种会招惹麻烦上身的事,就当作不知道而已。能教训到萧摇,让萧摇身败名裂最好,教训不到,到时也可能反过来教训一顿刘飞燕也行,省得她天天惦记着柘哥哥。可现在,听到的消息是刘飞燕竟然在夜色夜总会。

“什么,萧摇答应了?可是,那天你找她,她不是否认吗?”袁玲花疑惑的问道。

“那约定只有飞燕和萧摇两个知道,而那时飞燕失踪了,所以也就只是萧摇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夏末凉说道。

“那末凉,你的意思是,萧摇撒谎了?其实那天上午她答应了,而下午也是按约去了小吃一条街,是不是?”袁玲花很快反应过来。

“对。”夏末凉点了点头。

“可是萧摇又为什么否认这事?既然按约去了,那她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事。”刘瑗瑷疑惑的问道。

“这就是我不解的地方。”夏末凉稍微低下头,做着思考的样子,“不过,我想到很多不解之处”

“什么不解的地方,末凉,你说来听听。”袁玲花问道。

“第一,那天中午萧摇既然答应了飞燕去小吃一条街,那萧摇为什么否认?第二,既然已约好,那么那天下午她们肯定见面了。可是,第二天萧摇是正常来校,而刘飞燕却是没有按时到校,而同样的萧摇又否认了与飞燕的见面。”夏末凉分析着说道。

“可是,末凉,第二天不是听到刘家企业动荡,飞燕父亲被抓吗,那也可能突然事故太大,飞燕接受不了没有来学校了是很正常的啊。”刘瑗瑷说道。

“不,”夏末凉摇了摇头,“还记得我们知道刘父被捕的事是什么时间吗?”

刘瑗瑷和袁玲花想了想,好像是中午吃饭时,大家才知道的消息。

“好像是吃午饭的时候,也就是12点多。”袁玲花说道。

毕竟他们是一流的贵族学校,除了是学生的身份之外,很多人可是家族企业的继承人,所以一旦谁的家族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能在第一时间内知道。

而他们知道刘承有被捕的事,也是第一时间内传到很多人的耳朵。刘承有的事是事发突然,也就是说,在刘承有被捕之前,刘家的情况一切正常。那同样的,刘飞燕那时上午应该来学校上课了,最多也就在听到刘家变故时,才会离开学校的,也就是说,刘飞燕最早的离开失踪时间应该为中午12点左右的时候。

可现在,刘飞燕是在前一天失踪的,跟刘家变故之事,根本就对不上时间。因为,刘飞燕失踪和刘家变故在同一天出现,所以大家理所当然的认为刘飞燕的失踪是因为刘家变故之事,根本就没有细想。

想通了的两人,看着伤心的夏末凉,问道,“末凉,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夏末凉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很奇怪萧摇为什么要撒谎?”她很聪明的不直接说萧摇绑架了刘飞燕,然后再把刘飞燕卖到夜色去。她知道,这两人当中肯定会有联想到萧摇上面去的。不过,她猜测会是。

果然,这人不出夏末凉所料,把问题连接到了萧摇身上去。

“末凉,你怀疑飞燕的失踪跟萧摇有关,是不是?”袁玲花有点凝重的说道,“如果那天下午,飞燕真和萧摇约好了,而第二天飞燕就失踪,那就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飞燕自己失踪的,但如果是自己失踪的,刘家出了这么大的变故,肯定会出现的。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她被人绑架了。”

“什么,你是说,飞燕失踪是因为被人绑架了?”刘瑗瑷吃惊的反问道。“那是谁绑架的她?”

“如果按末凉所说的那种情况,最有可能的是萧摇绑架了飞燕。要知道,现在的萧摇可以说是武艺高强,要绑架飞燕一个弱女孩,可是轻而易举之事。”袁玲花继续分析道,可是她又有个疑惑了,她跟萧摇同班,算是了解萧摇的为人,别人不惹她,她也不会主动招惹别人的。“可是,萧摇为什么要绑架飞燕?萧摇这人很是高傲,她不会作一些下作手段的。”

“哼,就算再高傲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穷人。”刘瑗瑷对萧摇可是怨气冲天。最近,简二哥根本就不搭理她,而且还和那个丑八怪走得近,她想要纠结一些人找萧摇的麻烦,可是却被简二哥给警告了。说来说去,还是怪那个萧摇,人长得丑也就罢了,还能招惹男人,真是气死她了。“穷人。哦,我想到,萧摇为什么要绑架习燕了。那是因为她没钱,就绑架飞燕要一笔赎金,电视不都是这么演的吗。绑匪帮架不就是为了钱嘛,那萧摇肯定也不例外。”

袁玲花皱着眉,凝思着,然后说道,“以我对萧摇最近的了解,萧摇不可能是为了钱。最有可能是报复。可是飞燕是跟萧摇结了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萧摇要绑架她?”

“袁玲花,那肯定不是报复,肯定是为了钱。绑架飞燕时,刘家还平安无事的,不过没有想到第二天,刘家就出事,所以萧摇一不做二不休,就把飞燕卖去了夜色以换钱。这样也就能说通飞燕为什么会在夜色了。”刘瑗瑷很是洋洋得意说道。

夏末凉低着头,喝了一口咖啡,不说话。一切都是袁玲花和刘瑗瑷两人说道。她从来没有说过是萧摇绑架的刘飞燕,她也从来没有说过是萧摇把刘飞燕卖去夜色的。

“末凉,要不我们报警去夜色解救飞燕吧。”袁玲花也有可能认为刘飞燕是被绑架之后卖去夜色的。

“可是,这都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飞燕的失踪跟萧摇有关,也没有证据说明飞燕是被萧摇给卖到夜色的。”夏末凉很是难过无奈的说道。

“要什么证据,我爸是市长,只要我爸说了是她萧摇绑架的刘飞燕,就是绑架的,看谁敢说一个不字。”刘瑗瑷很是嚣张的说道。如果萧摇看到这样的刘瑗瑷,一定会先啧啧几声,然后摇着头道,这就十年所说的啊,我爸就是某某之后的嚣张得瑟劲啊。

夏末凉看着这样的刘瑗瑷,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和鄙夷,不过,很快,快得对面两人根本就发现了。

夏末凉微皱秀眉,不赞同的说道,“瑗瑗,这点小事还是不用麻烦刘市长了。如果有证据还好,刘市长插手也算是小功一件,可现在这一切都是我们猜测的,没有证据之下抓人,那可是会影响仕途的。更何况刘市长现在新一*选再即,可不能出丝毫差错的。”她夏家跟刘德荣家的关系可是紧密相连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别因为她要把事情都扯到萧摇身上,而影响了刘德荣的升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刘瑗瑷被夏末凉一提醒,也反应过来现在是她父最为关键时候,真不能出丝毫差错的。刘瑗瑷同样的皱了眉问道,“那怎么办?难道就真这么放过萧摇?”这样,她怎么甘心,最近萧摇风头出了太多了。而且跟她简二哥也走的太近了。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放过萧摇?”袁玲花对萧摇更大的怨气。

她喜欢的人成天跟在萧摇后面老大老大的叫着,对她却是爱理不理。明明以前,他对她很好,她让他欺负萧摇就欺负萧摇,叫他帮忙卖早点之类,他都会答应。可是,现在却反过来了,天天帮萧摇带早餐,天天帮着萧摇欺负别人,有时甚至还骂她,害她到现在想起来还难过着呢。现在有一次机会可以萧摇消失在高英学校。

“那袁玲花,你有什么主意吗?”刘瑗瑷说道。

袁玲花看了看周围,然后小声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而这一切都在夏末凉的预料之中。

几人在说刘飞燕和萧摇之事时,她们绝对没有注意到,离他们不远处,一个青年男人,正低下头看报纸,偶尔也呡一口咖啡。等她们商量好计划,离开了咖啡厅之后,那里就从口袋里拿出一款特制的手机。

“喂,老大,我说你小女朋友到底有多没有女性人缘啊。到哪都有人设计她。”说话的语气有点不着调同时嘴角的微笑又显示着幸灾乐祸。

“好,好,我说,我说。”不一会,诸一铭就着急了,很快语气就低也了下来,讨好带着商量,“那老大,我说了之后,你是不是应该不会罚我了吧。”

“不,不,老大,还是我告诉你吧。”诸一铭实在怕了老大了。平时闷声不吭的,一旦有吭,那就是谁谁倒霉的时候了。

诸一铭一五一十的把刚刚听到的告诉了对方。

挂了电话之后,诸一铭轻叹了一口气。他在这里怎么就成了移动监视器了呢。不过,他现在发现,凡里关系到老大女朋友的事,貌似都很有趣啊。为此,对来这里教书,也不是那么无味了。

萧摇在董事长室,刚好与大家谈完正事。就想着和大家去野外训练场地看看,可刚到办公室门口,电话就响了。

“师兄!”萧摇拿起电话,嘴里带着甜蜜幸福的笑容。

几个大男人,才发现他们的老板,哪有那种谈商业时女强人时的精明,现在完全是小女儿姿态。除了余丰庆知道她口中的师兄是谁,其余两人别说见,听都没有听过。

“嗯,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注意的。好,那师兄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萧摇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心里却在说,师兄现在越来越融入了这个世界了。她现在是完全放心了,以师兄的能力,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的。

萧摇挂了电话之后,朱立霖又好奇的问道,“摇儿,你还有个师兄啊?”

“对,我师兄其实就是我男朋友。”萧摇点了点头,而且很是洒脱的把这事说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真是想早点见到你的师兄。”朱立霖调侃自夸的说道,“摇儿,你师兄会不会和我一样,是个英俊潇洒的青年才俊啊。”

萧摇实在不想打击他,只是附和着点了点头,说道,“朱大哥,到时你见到了就知道了。”

“朱兄弟,不是我打击你,”此时在一旁的余丰庆不忍的说道,“大小姐那个男朋友,在我看来,可不止英俊潇洒青年才俊,而更是冷酷和霸气,就像一种,一种什么呢,对,一种皇者君临天下的霸气和睥睨气势。”一般在大事上,他们也只有在听萧摇警训命令时叫董事长,而其他情况下都叫大小姐,这也是萧摇要求的。

“余兄弟,你竟然见过摇儿的男朋友。”朱立霖吃惊的说道。

“嗯。”余丰庆点了点头。

……

很快几个就来到了野外训练场地。

老远,那些训练的人员,就发现了他们的老总带着一些人过来了。于是,正在休息的人员,忙站起来迎接着老总的考验。

“余总。”“余总”

……

“大哥,”四兄弟看到余丰庆过来也忙跑过来,而看到余丰庆身边的人时,忙弯腰恭敬的喊道,“大小姐!”

“嗯,你们做的很好!”萧摇扫了一眼全场,这些训练有素的人员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小姐,过奖了!”四人受宠若惊的压下心里的惊喜谦虚的说道。

“老二,你把兄弟们都招集过来,董事长有事要说!”余丰庆说道。

“兄弟们,大集合!”孙田吹哨命令道。

场上的大多数是退役的军人,动作很是利落。没几秒钟,都整整齐齐的站好了队形。

“兄弟们,我是余丰庆,大家都认识了。现在,我要给大家介绍的是,我们皇家安保服务公司的董事长。”余丰庆说到这里,都引起在大家的好奇。

不少人知道,这皇家公司是余丰庆兄弟五人成立的,但除了五兄弟之外,公司就没有人知道,皇家公司竟然还有一个董事长,是皇家公司真正的主人。但好奇归好奇,他们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决不会乱插话,都等着余总的介绍。本为他们想的人,会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可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个却恰恰不是他们想的这个人。

“萧摇,她就是我们皇家安保公司的董事长。”余丰庆严肃庄重的介绍萧摇,“不过,你们可以叫大小姐。”

“大小姐好!”一阵洪亮声音响彻在整个训练场。谁也没有想过,一个看起来不大,却相貌不好的人,竟然会是他们的老板。

“兄弟们好!”萧摇稍微用了一下内力,没有用喇叭话筒,声音洪亮清脆,能让再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听见。

“今天你们站在这里,就代表着你们是皇家公司的一员。那么皇家的责任,就是你们责任,所以皇家的发展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共同创造美好的未来。同样的,你们是皇家的责任,从你们进入皇家第一天起,皇家就会给你们最优厚的待遇,给你们家人最为安全的保护,只要你们在皇家一天,护着你们一天,护着你们的家人,有谁欺负你们,皇家会帮你们十倍欺负回去。不过,”萧摇说到这声音突然更是严肃凌厉起来,“如果谁要是胆敢背叛皇家,那么,别怪我不留情面,我不仅能让他把在皇家吃进去的吐出来,我还会让他偿到在地狱炼狱的滋味!”

在说到地狱炼狱滋味时,萧摇脚底下的站立一块大石头,变成了碎块。

在场的看到这个情景时,真是心惊肉跳的,心里的毛发直竖,全身悚然,好像那块石头就是他一样。可是,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一脚竟然能踩碎一块大石头,这人到底有多大的力气啊。不对,这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这女孩明显是拿石头来给他们警告,如背叛,他们就如那块石头一样,会被她碾碎。

一想到这,个个打起精神,不敢去想背叛之后的后果。

萧摇警告的效果已经达到,她又继续说道,“你们想要这样的力量吗?”

“要!”个个精神振奋的答道。

“那好!”萧摇大声凌厉的说道。“我可以让你有这样的力量,但是这个力量除了要为公司服务及保护你们要保护自己珍视的人和物之外,绝不允许有任何的以外之用。”

“是,大小姐!”一阵洪亮异口同声的回道。

“好,我教你们几招。这几个招式绝不许外传,如有发现,就同背叛者一样处置!”萧摇在这个上是和罗刹帮一样十分的严厉的。因为,她的武功可不是普通的武术,外传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危害。

朱立霖和王云再一次又被震惊了。他们没有想到,萧摇还有这么厉害的武功。那,到底还有什么是萧摇不懂的。

萧摇没有管他们的震惊,让众人按她说的排好位置。她就开始教了几个招式动作,当然这几个招式动作与罗刹帮的那几个不一样。她现在是不想让众人联想到罗刹帮和皇家公司的关系。

当一众人训练场出来时,已经是很晚了。

萧摇和他们这些人告别之后,直接去了夜色。

带着蝴蝶面具走到夜色门口,罗刹帮的小弟,很快就发现了萧摇。忙跑过来迎接,“大小姐,您来了!”

“嗯。”萧摇直接跨进夜色。

本来,有人看见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走进来,本来看过来搭讪的男人,竟然看到罗刹帮的人恭敬在带路,刹时就停住了脚步。能让罗刹帮这么恭敬的人,肯定是身份不一般的人,所以,还是不要招惹事比较好。

“大小姐,您来了!”走到夜色办公室,关长荣恭敬的喊到。

“嗯,刘飞燕在哪?”萧摇直接问道。

关长荣带着萧摇走到一间特殊的房间,里面装潢十分华丽。床上坐着一个一脸呆滞的女人,这就是刘飞燕。

躺在床上的刘飞燕,听到开门声,以为又是那些什么客人来了,本来呆滞的刘飞燕,反射性吓得赶紧缩在床角。

抬起头,发现竟然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和夜总会的老总关长荣。

“关帮主,请你放了我好不好?”刘飞燕哀求着道。这段时间,每天被那些丑男人压,不管自己怎么哀求,他们都不会放过她,每天都像做噩梦一样,她实在受不了了。

“关帮主,要不,能帮我找萧摇,好不好,我是真的错了,我不应该起坏心的,不应该这么恶毒的。我现在请她原谅我,好不好?”刘飞燕跪下来哀求的说道。

“刘飞燕,现在知道错了。”萧摇突然说到,并把脸上的面具拿下来了。“可是,你是真的知道错了吗?”

“萧摇!”刘飞燕哀求的声音突然陡然提高的音量,不可思议的脸上狰狞的看着萧摇,眼里在看到萧摇那一刹的怨毒,再场的两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这就是嘴上说错了的,其实就想着有机会反扑报复回来。

萧摇冷声说道,“是我。怎么很意外吗?其实不应该意外的啊,这里本来就是罗刹帮的地盘,我出现在这里很正常啊。”

刘飞燕此时已经把怨毒埋在里心里,脸上楚楚可怜说道,“萧摇,放过我好不好?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错了,萧摇,求求你放过我。”说完就想要抱着萧摇的腿,被萧摇避开了。最后,却变成了磕头。“你已经让刘家企业破产了,我也陪了这么多天的客人,就算我有千错万错,你也已经报复回来了,所以,萧摇,你就当作可怜可怜我,让我回家好不好?”可心里却一直在想着,萧摇,你对刘家做的,对我做的,我要千百倍报复回来的。

萧摇没有可怜这个现在求情,然后只要一给她机会就会咬回来的女人,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好,我放过你。不过,你必须把这个颗药吃下去。”说完,萧摇拿出一颗绿色的药丸。

“这是什么?”刘飞燕惊恐的睁大眼睛问道,“是不是毒药?”

“不,这不是毒药。只是会让你忘记一些东西而已。”萧摇直接说道。

“忘记什么?”刘飞燕害怕不相信的问道。

“忘记你的噩梦。”萧摇冷冷的说道。“不过,这药,你吃得吃,不吃也得吃。”

刘飞燕听说能忘记噩梦,心里就诧异极了,世上还有这样的药吗?可是,那些对她来说是噩梦,可是那些噩梦对她来说,同样是耻辱,是仇恨。而她现在最不能忘记的就是心底的仇恨。可现在却要她忘记仇恨,忘记了,以后她怎么能再回来报复。

但萧摇最后一句话,却让她没有选择。如果不吃药,她绝不能出去,还得留下来继续陪那些丑恶的男人。她同样受不了。

低下头的刘飞燕,眼睛一转,有了主意,抬起头,说道,“好!”

萧摇就算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也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刘飞燕接过药,吃下去。然后,抬起头来,说道,“萧摇,我已经吃过了。可以放了我吧。”

“刘飞燕啊刘飞燕,为什么我每次给你机会你都不会珍惜呢。你以为你有多聪明吗?我告诉你,在我眼中,你就如一只蚂蚁一样,踩死你也只是秒秒钟的事。”萧摇冷厉的说道,然后又淡淡威严的喊了一声,“四眼!”

四眼关长荣应了一声,“是,大小姐!”然后,跨步走到刘飞燕的跟前,猛的把她的右手扯过来,在她手指间的夹缝中,拿出那颗药,再把这颗药扔到她的嘴里。动作十分利落。

刘飞燕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的无措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很快就闭了双眼,整个人就昏睡在地上。

“四眼,让兄弟们把刘飞燕送回她家里去。”萧摇命令道,“再把这些药偷偷给那些被刘飞燕伺候过的客人吃下去。”说完,萧摇又拿出了一些药黄色的药。

这些药能让那些人的记忆错乱,就算记得刘飞燕,只是记得在别的地方与主动欢好的刘飞燕,行鱼水之欢,而不是在夜色。

“是,大小姐!”只会遵守,不该问的,绝对不过问。

第二天,香江市各大报社,财经报,商业报,创业报等报纸的头条:新锐科技公司已被神秘人买下,再出资三十亿,预成立中夏集团!

这条消息让整个香江市商界震惊了,可是更让人震惊的却是,中夏集团的执行总裁竟然就是以前新锐科技公司的卖主——王云。

一个三亿资产的中小公司,一越成为香江市排得上名号的大集团。公司的一切都没有变,公司人员没有变动,公司的管理员也没有变动,唯一变动的就是,就是资产从三亿变成了三十亿,从中小公司就成大集团而已。

这神秘人到底是谁?既然买下了公司,为什么自己不出任管理公司的职位,而把职权放回给王云。这是一个迷,这是所以新闻报社的迷,也是所有上流社会的迷。

所以,一大早,新锐公司的门口就闻着一大批的新闻记者,预得到第一手消息。公司内部的人员,也是兴奋激动。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前一天,还是蠢蠢欲倒的公司,今天就变成了一家大集团,而公司总裁却还是以前的老板王云。

不过,现在,他们现在站在门口进不去啊,被这些新闻记者拦住,欲要探出神秘买家。

外界因一个神秘买家而热闹,而学校,也因刘飞燕的失踪问题也热闹非凡,不过,这热闹却也是与萧摇有关系。

萧摇还没有跨进学校大门,就被很多同学远远的指指点点。

“听说,刘飞燕的失踪与萧摇有关系了。”

“听说,刘飞燕被萧摇卖到了夜色去了。”

“听说,是萧摇绑架了刘飞燕。”

……

都是听说刘飞燕被萧摇绑架了,被卖了之类的。萧摇暗自挑了挑眉,这些虽然是事实,可是,除了罗刹帮几个兄弟,谁又真正的知道呢。

“老大,你还好吧?”萧摇还没有到教室,张明明和丁浩及班上其他人过来,很是担心的问道。他们是绝对不相信萧摇绑架了刘飞燕的,萧摇无缘无故,跟刘飞燕又没有深仇大恨,绑刘飞燕干嘛。

“没事。”萧摇点了点头。“都回教室吧。”说罢,施施然的走进了教室。

坐下来之后,萧摇看了一眼前面的袁玲花,问道,“张明明,这些流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袁玲花在萧摇从出现开始就时不时的打量一下萧摇,然后又带点心虚的低下头,她可是看到无事般的萧摇,又不甘心的抬起头,想看到萧摇的惊慌。然后,她就跟萧摇目光相撞,她发现萧摇那一眼,很有深意,接着就听到,萧摇问这传言,哪来的了。她蓦然的惊惧猜测,萧摇是不是在怀疑她,是不是知道流言是怎么传出来的,不然为什么萧摇会特意的看了她一下,然后再问呢。袁玲花越想越觉得可能萧摇已经知道了。可是,她不又不相信自己的猜测。这事,她也是昨天晚上策划好的,萧摇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知道的。

“老大,不知道,我一大早来就听到了这个流言。”张明明摇了摇头。

他也找过源头,然而这么短的时间,现在又几乎每个踏进学校的同学都知道,所以根本就找不到。

其他人也同样摇了摇头。

萧摇没有再问了。

坐了一会,訾柘匆忙满头大汗的跑过来,急声气愤大声的问道,“萧摇,那些传闻是不是真的?飞燕是不是被你绑架的,是不是被你卖到了夜色?”

萧摇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訾柘,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继续看书。

“回答我啊。心虚了吗?”訾柘大吼道。

“请问哪位是萧摇?”教室外传来一声男人声音。

------题外话------

码完字,检查完,就上传,结果还是晚了一个小晚,抱歉啊,亲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