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46章 萧摇与赖小三的第一次交锋一更

萧摇则是很是轻淡的一句,似乎要赶的人不是她一样:“管经理,你真确定要把我们赶出去?”

没有一丝惊慌,没有一丝恼怒,同样没有一丝被人赶的恼怒羞耻。

萧摇的声线清浅,音色冷冽,但即使因此,她轻淡的一句话,却让再场的人都能感觉到,凌厉和威严。

刹时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很不简单,有哪个女孩在被人赶时,不大吵大闹大骂的,现在别说一个女孩,就是任何一位事来有成的成年男子,在被人赶时也会恼羞成怒吧,然而这个女孩还能很是平静的问,是不是真要确定赶人?

这太冷静了,冷静到让人感到她是不是根本没把这个被骂乞丐之事放在了心上,对被赶之事更是不屑一顾。而不把被骂之事被赶之事放在心上,甚至不屑一顾,无非有两个情况,一个就是这女孩就是强装镇定,当作这个不是她,而另一个是这个女孩有着强大的后台背景,所以才会有恃无恐。

会来香河会馆的,都会是有着一定家世身份的之人。对了,刚刚这个女孩叫了一声张建国为伯伯吧,而张建国则是听到那声称呼后,就开始急燥骂个就着服务员赶人的。那很明显张建国是也是认识这女孩的,能让张建国赶人的人,那肯定不会是有背景之人。因为在香江市有一定地位的人,谁不知道张建国是个势力眼啊。

难道,这女孩跟张建国真有亲戚关系,因为张建国看不起她这个亲戚,所以才会怒着赶人?又或者这女孩叫着张建国为伯伯,实际上却是他的私生女,而这私生女有着父亲的叛逆,所以,父亲在公共场合意外见到私生女才会发怒?

在场个各种猜测,又有对张建国的不屑及对女孩的同情,但同样也有不屑的。因为,在场的女人,谁喜欢私生儿私生女之类的孩子啊。

但都一致肯定,这女孩是强装冷静镇定的,而刚才强势和威严一定是他的错觉。很多人心里都是这样想,所以没有问问身边人的感觉。

所以,当很多久之后,当初在场的很多人回忆这一幕时,把一代商界女帝皇想成了一个不入流之人的私生女,很是惭愧的。同时也在遗憾,为什么当初就不问问一下身边人是不是的感觉,然后帮一把呢。要知道,当初为那人说话的人,现在都已经是商界中的翘楚了。

只可惜,世事难料,时光不逆转,再遗憾也就是遗憾而已!

赖小三及他的助手赛诸葛的猜测却是和他们完全不一样。从在张建国大喊叫着要服务员赶人,而这女孩却是冷静,镇定自若的站在一动不动,既不开口阻拦,又没有跟张建国大吵大闹,只在嘴角挂着看笑话嘲弄似的笑容,看着张建国愤怒及带着惊慌表情。对张建国脸上从他看见这女孩开始就带着惊慌紧张害怕的表情,或许别人发现不了,但却瞒不了精明的赖小三及察察于明的赛诸葛。

在他们眼里,张建国这人小肚鸡肠,心胸狭窄,又是个傲慢不逊之个,常常仗着童家之势,对身份及地位不及他之人,都是趾高气扬,不屑一顾,目中无人之人。可是现在反常就反常在这里,他看似对这个女孩很是轻视、不屑一顾,但眼里又有着对这个女孩的畏惧和忌惮,所以脸上才会有惊慌的表情,但他的表情却被愤怒给掩盖住了,如果不是很会察言观色细心之人,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惊慌的表情。

张建国惊慌的表情及萧摇镇定自若,冷静异常才会让他们二人对萧摇身份的好奇。因为,很明显萧摇的身份肯定很不简单,所以,在管弘文在问他态度之时,他才会表态,就是想看看这女孩到底为如何应付反应的?

或许在别人听来这女孩是真的很平淡的一句话,反而管弘文却明显感觉到了强势和凌厉及杀气。对杀气,他感到身前如有一把利剑直对着他的喉咙,如他一回答一个不满意,那把利剑就会直刺向他。

他艰难的滑动了几下喉咙,想要对着她说,不赶了。

然而,他却被张建国的得意愤怒声给震醒了,“管弘文,你还在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还不把这个乞丐给赶出去?”

“张总,你这是过分了啊。你口口声声说,这女孩是乞丐,可是大家的眼睛都看得很清楚,这女孩到底是不是你说的乞丐一般的人。而且我们大家刚刚都听的很清楚,这女孩喊你张伯伯呢?你就算不看在喊你张伯伯的份上,对她客气一点,也不应该,对一个女孩如此谩骂侮辱吧?”一个人看不过去的说道。

“关你屁事!我张建国要骂谁就骂谁,你管得着吗?”张建国对着那人气极又目中无人的说道。“如果你不想也被赶出去,就给你闭嘴!”

“张建国,我叫你一声张总,是对你客气,你别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你再了不起,还不是仗着童老爷子童家的势。”那人也不服气了。张建国这人本事能国又没有几分,却又喜欢攀比,目中无人,没有容人之量。现在,就连一个女孩都容不下,这样的人,干嘛要对他客气。

看着张建国又要发脾气了,管弘文忙安抚下来,“张总,别气!我马上把这人赶走。”再让张建国发怒下去,说不定会把他整个会馆里的客人都赶出去,那个得不偿失。

管弘文再次对萧摇更加不客气的说道,“这位小姐,我确定及肯定再一次对你说,请你离开!”

朱立霖刹时拳头都嘎嘎的响了,摇儿被人谩骂侮辱,合作伙伴也被人凌辱,他都气得要上前揍这个势力经理一顿。

朱立霖想到做到,一步上前,就把在管弘文的肚子上一拳。除了萧摇,赖小三及赛诸葛,谁也没有料到朱立霖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场打人。当众人反应过来时,管弘文已经捂着肚子喊痛了。

“你,你,……”管弘文大汗淋漓,痛的说不出话来。也是,平常养尊处优,不锻炼之人,突然被揍,肯定是疼痛难忍吧。

“你,你,你什么,你这样无耻势力小人,就不应该挨揍吗?”朱立霖说完又上前想要给管弘文一拳。不过,此时,会馆的保镖过来,阻止了朱立霖上前的动作。

“给我揍回来。妈的,这个疯子。”此时,已经缓解了疼痛的管弘文怒着说道。

可是,让他意外的的,保镖好像没有听他的话,气得他又想大骂了。

萧摇也不想把这时间浪费下去了,她冷厉的盯着管弘文,声音带着清冷高傲又气势凌人的说道,“希望管经理不会后悔今天的举动!”至于后悔什么,以后他自会知道的。

随后,萧摇又锐利,目光逼人的对着张建国,带着明显严厉的警告说道,“张建国,如果童家人有任何伤害,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及张家!”童家人是由她萧摇守护的,任何人动了童家,就等着她千百倍的报复吧。

警告完张建国,萧摇又对着看戏的赖小三,挑了挑眉,清冷又带着嘲弄的说道,“赖会长,这戏好看吗?以赖会长的尊贵之躯,在这看一个弱弱的小女孩被人欺负,还真是佩服啊。”

赖小三没有想到这个女孩会这么大胆,会直接过来指责着他,欺负弱小之辈。好,好,有意思。自从他当上香江市*会的会长之后,还从来没有人敢有胆子来指责他。现在,现在却是这个女孩来指责他。

赖小三严肃精明的脸上,突然带着一丝难得的笑容,像是长辈跟晚辈讲道理似的语气说道,“小姑娘,你应该明白,这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以强凌弱的性质,不管是男人女人老人还是孩子,只要是‘弱肉’,那就只能被‘强者’所欺所食。所以,小姑娘,我看着小肉食被欺,有何不可呢?”他说的小肉食,除了说萧摇还带着说王云及朱立霖。

萧摇也是脸上带笑,声音很是冷厉又带着看似谦虚的语气,说道,“受教了。希望赖会长记得今天说的,只要是‘弱肉’,那就只能被‘强者’所欺这话。”

萧摇本为说这话的意思,是*会这个弱肉,以后只能被强者罗刹帮所吞食。

只可惜,此时的赖小三不明白,当他明白萧摇这话的意思时,已经晚了。

他现在就是点了点头,很是理所当然的回道,“那是当然!”

当萧摇大胆的上前指责*会会长赖小三时,再场所有的人包括朱立霖和王云,这心都提了起来,就害怕下一刻赖小三会把这个女孩给毙了。因为赖小三身上是有枪的,而因他的身份从来没有敢指责他。如果*会单是香江市第一大帮派也就罢了,然而他却是中夏国第一大帮派,甚至在国际上也是能排得上名号的黑道帮派。所以,就是那些高官人员也不敢轻易的指责得罪*会之人。因此,如果赖小三就算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杀了这女孩,他还是会平安无事的。

可是出乎意料,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赖小三不仅没有生气枪毙这个女孩,还能在外人眼里来看跟萧摇侃侃而谈。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女孩一点都没有惊慌失措,害怕之色,而是就是和与平常人交淡一样,轻云细淡,镇定如常。这女孩胆子也太大了吧。

萧摇在跟赖小三交淡时,明显看到了朱立霖和王云的不安。不过,让她有点意外的是,刚才指责张建国那人的眼里,竟然也是明显有着担忧的了。萧摇心里暗暗记也了这个人情,虽然在她看来这个人做的很没必要,但是一陌生人能在自己有难时帮自己的人,也算是个有正义之人,这样的人情最难得的,而她萧摇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

萧摇和赖小三短暂交淡之后,对着还在傻愣不安的两人说道,“朱大哥,王云,我们走!”

干脆利落,凌厉的的转身背影,一直留在在场的脑海里。后来,当萧摇知名成就,让众人崇拜羡慕时,这些人就一直说着这个让他们印象深刻的美丽背影。

赖小三眯着眼,看着走出的三人,确却的说看着萧摇。他心里一直有着疑惑,他认为这个女孩那他说的那最一后一句话,别有深意。可是,他又实在想不出到底有什么深意。

等三人走远了,管弘文才反应过来,他还没有揍回来,就把人放跑了。他怒骂着他的两个保镖,“混账,刚才你们是怎么回事,我叫你们把那男人给揍一动,你们怎么不听?是不是不想干了啊?”

“对不起,老板。不过老板,我们并没有听到你的命令啊。”两个保镖说道。

“什么?”管弘文更气了,他那个命令,就是在门口的保安都听见了,这两个就在他眼前的却没听见,他唬弄谁啊。“好,好,看来,你们真不想干了。从今天开始,哦不,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别干了。”气势这根本就怪不了这两个保镖,在他命令时,萧摇用内力封住了他俩的听力,所以当然就没有听到管弘文的话了。

两个保镖真是委屈极了,他们是真没有听到老板的命令啊。可是,那又能如何,老板根本就不相信,所以两人只能离开了。

在管弘文喝斥自己保镖时,张建国看着远去的萧摇,又是担心害怕,又是有着胜利的喜悦。她萧摇是童文华的孙女又如何,外界人不知,那他就能把萧摇揉圆捏扁,哼,让他抢了他女儿的一切。不过,现在童家很快就会是他建国的人,所以心里很是喜悦。

不过沉浸在自己想中的张建国,很快又想起他此刻正陪着赖小三。忙慌着低下头道歉讨好的说道,“赖会长,刚刚怠慢了。要不,晚上我再请赖会长去夜色怎么样以赔礼道歉?听说来了几小小嫩妞。”现在的夜色可是香江市最出名的夜总会了,

只是赖小三没有应答,只是眯着一双小眼睛,犀利的问道,“张建国,刚刚那女孩是谁?跟童家又是什么关系?我要听实话!”所谓实话,就是不能给他任何隐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