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45章中夏集团成立2 乞丐萧摇?

萧摇口中的三十亿,确实着实把王云和朱立霖吓着一翻。

这人到底得有多少钱啊。初期注册投入都达到了30亿,那后期运作成本包括够买设备材料,招聘高级人才,等等都还没有划入到初期预算之内。如果初期注册资金都达到了30亿以上,那后期的运作投少也要不少于30亿的巨额。

朱立霖震愣了好半天,嘴巴张张合合了几次,过了良久,方听到自己的声音,“摇儿,你现在初期都投入30亿,那你知道后期的成本又要达到多少吗?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初期注册资金的数额?”

“我知道,一切成本我都考虑到了。朱大哥,你放心,我不是鲁莽冲动之下做的这个投资的。”萧摇当然知道,她的投资数额巨大,两人的冲击也很大。

“那,那好吧。既然摇儿都考虑好了,那我也不多嘴,”朱立霖艰难的点了点火头,“如果,在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朱大哥虽然没有多少钱,但起码,朱大哥在商业圈中还是有一点名气的。”他开的是风险投资顾问及财务审计所,在这一行业中还算是出名的,所以他的人脉基本上还是有的。

“谢谢朱大哥,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是不会吝啬自己开口的哦。”萧摇笑眯眯的说道,“朱大哥,我想聘请你为中夏集团的财务总监,不知朱大哥是否愿意?”

财务这一块,是在整个公司发展中很是重要的一块,而在人选方面,可是要慎重又慎重的挑选。因为在人才方面一旦选错的话,就有可能卷款逃跑,就会造成公司集团的重大损失,甚至倒闭。因此,一般大公司集团,这财务总监这个职务都是董事长或老板亲自己任命。

“摇儿,我,我,”朱立霖被萧摇这么一邀请,心里激动的都结巴起来了,“摇儿,只要你信任我,我绝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这算答应了。

他其实就是想纯粹帮萧摇。她创立了这么一大个公司,既要忙着学习,又要忙着公司的事,可能会财务分配上会精力不足,影响身体健康。其实最主要的是,他担心萧摇被骗。就算她看起来处事真的很老道成熟,在做事起来也是雷厉风行,干脆利落,凌厉强势,但都无法改变一点,她才十六岁不到,在阅人和经验方面肯定还会有所欠缺。所以,他想给她分担一点,监督那些有异心的人。

萧摇不知道朱立霖所想,但她既然会找朱立霖做财务总监,就是信任朱立霖,而她也确实需要一位懂得财务这一块的人才,于情于理她都是会找朱立霖的。

不过,她也知道以前朱立霖是不屑做哪家集团公司的财务总监顾问的,就是高薪也不屑去。那是因为除了那些集团公司杂事太多之外,很需要看人脸色去办事。而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给他脸色看,所以,他才会自己办一家财务审计所,轻松又自由还不用看人脸色,相反是他给别人脸色看呢。

其实,她刚刚也是试探邀请朱立霖,没有想到他会连考虑都不考虑就答应了。

“摇儿,就是我想跟你说一下,我现在办了一家财务审计事务所,而事务所里还有很多名员工,我不可能让他们无故下岗。”朱立霖认真的说道,“我可以先把他们安排好,能不能让他们也来中夏集团,不过,你放心,那些人是绝对信得过的。”其实他的话里另一层意思,就是他要去中夏集团工作了,那就想要关闭自己的事务所。毕竟很多大公司都不喜欢自己的职员做兼职。现在,很舍不得,但既然答应了萧摇,也只能忍痛发卖或关闭。

萧摇又轻笑了两声,“呵呵,朱大哥,当然可以。不过,朱大哥,你可以不用关闭自己的事务所,集团里你只需要参与大项目预算运作就可以,其它的,可以交给手下人。其实,你还是有很多空闲的,我不会把你只拘束在集团里的。”萧摇当然很明白朱立霖的心思,他这是舍不得关闭他的事务所,可既然答应她了,他就不得不离开自己的事务所。

“真的吗,摇儿?我可以继续把事务所开下去?”果然听到萧摇的话后,朱立霖就就激动的不确定的再一遍,“那这样,会不会不好?”

“没事,朱大哥,这是我允许的,任何人都无权对你说什么。”萧摇对着朱立霖可是开了特例。

“好,摇儿。”朱立霖当然知道这是萧摇给他开出和一条通道,十分的感动。他和萧摇也只是仅仅见了三次,却给了他一辈子的信任。就是冲着这份信任,他也不会做对不起萧摇的事。

“萧摇,我朱立霖绝对不会辜负你对朱大哥的信任。”朱立霖很是慎重的看着萧摇严肃认真的承诺道。

“好,欢迎王云先生,朱立霖先生,加入中夏集团!”萧摇对着两人充满希望,充满信任,同样充满对未来集团发展信心,伸出手说道。

三人的手叠加在一起,那三只大小不一的手,颜色不一的手,却是一样信任,一样的忠诚,一样有信心,一样的对中夏集团未来发展的展望。

除了当事人的三个人,谁也不知道,中夏国一颗商界之星由此冉冉升起,从此会照亮整个中夏国。

萧摇的商业帝国由此开始,之后,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势业遍布整个中夏国。

中夏国商界历史性的改变,也是由此开始。

谁也不知道,前世渺小的似一粒尘埃的萧摇,今生却成了光芒万丈的太阳,让人仰慕,让人崇拜,同样让人触摸不到。

此时的王云和朱立霖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以后事业的巅峰,会是所多人达不到的目标。

此刻的王云和朱立霖是激动的,兴奋的,热情的,……

两人在办公室商议了一些中夏国的发展趋向,及萧摇给出一些战略计划。在此中间,萧摇还给王云指出了研发部的研究方向。这也让一直以来的盲点,给拨开了,惘然大悟,因此,萧摇再一次改变了王云命运,提前让王云及他的队友提前成功研发出了前世成功的新产品。

三人在探讨中,时间就不知不觉得过去了一上午。之后三人就去了香河会馆,一家香江市很出名的会馆。

萧摇刚走进香河会馆,眼角就恰巧描见刚从包厢里出来的张建国边走边和一个人说话,而且看样子对那人充满了敬畏和讨好。

那个人五短身材,长得圆头圆脑的,鼻隆颈粗的,走路起来外八字步,但眼睛十分锋利的看着前方。他的右边是一个人高马大、虎腰熊背之人,左边是个个子不高,身体瘦弱的男人。

这三个就是分别是香江*会的会长赖小三,左右两边分别是他的得力助手,号称赛诸葛孔明的赛诸葛,一个自称无敌手的吴不败。

“赖会长,这事就拜托您了!”张建国带着敬畏说道。

“你放心,拿来钱财,替人消灾!事后,我只要得到我想要的报酬,一切好说。”沙哑的公鸭嗓音响起,“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反过来对付童家人啊,你不是童文华的养子吗,那应该算半个童家人吧?难道,童家有亏待你的地方,才会让你这般嫉恨于心?”赖小三言情很是古怪的问道。

“阿呸,半个童家人?养子?”张建国怒涌横声,愤愤不平的控诉着,“他童文华养养得那只看门狗的待遇都比我这个半养子好。我张建国整天累死累活为童家卖命,可现在结果倒好,作为救命恩人的儿,不但一点东西都得不到,童家偏偏要把原属于我张家的东西让给了外人。哼,如果不是我父亲救了他童文华的性,会有现在的童家吗?既然童家人先无情无义先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哦?”公鸭子嗓音的声音很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原来是这样啊。我们*会最为鄙视的人就是那些背信弃义之人,既然童家人是这类人,我*会一定会你好好的教训他们。”

“谢谢赖会长!”张建国听到赖小三这样说,赶紧点头哈腰的谢道。

随后几人就到了会馆大厅,而此时张建国也发现了在会馆门口站着的萧摇。

“萧摇,你怎么在这?”张建国看到萧摇就如看到仇人一样,咬牙切齿的。但他绝对想不到萧摇听到了他们之前的谈话。

“哟,张伯伯,只许你来,不许我来吗?”萧摇轻轻淡淡的回答着张建国。

“你一个乡下女孩,有钱在这里消费吗?”张建国鄙视的说道,然后手指着一个服员气氛的说道,“你们会馆是怎么回事,连一个丑得不能见人的乞丐都能进来吗?”这次没有点明道姓,但再场的任何人都知道张建国在说这个女孩。

萧摇被张建国一声乞丐,锐利的眼睛直射向张建国,张建国看到萧摇这种如利剑一样眼神盯着,突然背后一阵阵发悚。

张建国大声的嚷嚷着,引来了众多的旁观着。

有人觉得张建国一个大男人过份了,就算人家长得丑,衣着上也不华丽,但也不能这样说一个女孩子啊。本有心想上前劝解两句的,看瞥到了站在张建国旁边站着的三个人,就息了这个心思。因为这三个人,他们根本就惹不起,因为他们是*会,中间那一个可是会长啊。

有的人倒是很赞同张建国的话,这香河会馆可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来这里休息用餐。这女孩如果只是朴素一点也就罢了,可是这长得太丑了,如果长得漂亮,那些公子哥争着请她来。哪能沦落到被一个长辈毫不情面的给奚落了。

“你谁啊?是不是刚才吃了大粪啊,才会满嘴臭话。”朱立霖也怒道。

他当然也是认识张建国的,可这样一个没有风度,心胸狭隘,小人心肠之人,他肯定会装作不认识,更何况,这个一开口就骂了萧摇乞丐。有他们这们衣着光鲜的乞丐吗,眼瞎了啊。

“你,你,你,难道你不知道我是童家的张建国吗?”张建国睁大眼睛,感觉不可思议的看着朱立霖。因为他们之前可是见过的。

因为这人是祁展天的好朋友,而祁展天是上流圈子中十分出色的青年才俊。之前,他心目中有身份有地位的最佳女婿人选就是祁展天,女儿也满意。所以,有几次他近乎讨好的对祁展天,有两次碰见祁展天,就是看到他和这人站在一起的。当时,他还问了一个,他是谁呢?结果祁展天只是淡淡的介绍了一下是他朋友。但后来女儿却嫌祁展天大她十多岁,就说要她自己再选一个比祁展天更优秀更英俊的男人做老公,他也就将就着女儿。后来,也就没有再讨好祁展天了,再之后他再看见朱立霖,也没有好眼色了。

现在这人竟然说不认识他,明明他们见过几次的,所以他才会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只是张建国根本就没有往朱立霖是故意方面去想。

“哦,你是童家张建国啊,不好意思啊。据说童家张建国是个敦厚心慈的大善人,”朱立霖先是很客气的道歉。

张建国这才点了点头,就应该是这样子,他张建国不管走到哪,别人可是都要给三分面子的。突然有人跟他说不认识他,他才会惊讶,原来对方是装的啊,这不,知道他的身份后,不就是开始很客气道歉并赞美他嘛。

然而朱立霖的一下句话,却让张建国的脸变得铁青。

“我实在没有想到,我见到的张建国,是个如此没有风度,嘴巴长着臭脓包之人。”朱立霖在大庭广众又有身份地位的面前,可没有给张建国一点情面,大声骂道。

“咝”,这年青人的嘴巴真是毒啊。但是他骂的又没有错。张建国确实不应该张口就骂一个女孩乞丐的。

“你,你,你……”张建国指着朱立霖说了几个你,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转而对着还站立不动的服务员,大声喝道,“还不把这个乞丐给我赶出去!你们还要不要继续开下去了!”

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再怕童家会把他赶出去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帮手对付童家了,这就是*会。*会,就算是童文华也不敢轻易招惹的。所以,他也就不怕萧摇去童家告状。这才会理直气壮的骂着萧摇为乞丐,自以为萧摇除了童家这个靠山,就没有其他靠山了。

唉,此时的张建国说不怕童家,可是,又口口声声的打着童家的名声来嚣张。他就真以为,没有童家的张建国还能如此地嚣张风光吗?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敢去想法吧,所以他才会想着夺下童家,让自己继续风光下去。只是,胃口太大的人,往往会被噎死撑死。

被指着的女服务员,脸色一白。她只是一个小服务员,根本就没有资格赶走客人。可是她被人一个有身份的客人指着要去赶走另外一个客人,在权宜之下,还是赶走这位女客人吧。因为,这个女客人看起来确实没有身份家世之人,这样的客人就算得罪也不碍事的。但如果不赶走这位女客人,以那位男人的身份,香江会馆可能会有麻烦的。

服务员苍白着脸,咬着嘴层说道,“这位小姐,请你离开吧!”

“呵呵,把你们经理叫来。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要赶走上门来的客人?”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王云,没有等萧摇回答女服务员的话,抢着话怒极反笑的回道,说完还拿出香河会馆的红色贵宾卡,在女服员跟着亮了亮,继续说道,“还不快去!”

这个女服务员真是欲哭无泪啊,怎么倒霉的就是她啊。还以为,他们几个只是普通的客人,没有想到,其中一个还能拿出香河会馆的顶级红色会员卡。看来,这三个的身份也不简单啊。这下,她也不能确定能不能把这客人赶出去了。

正在女服务员没有主意的时候,香河会馆的经理得到楼下出事,赶紧匆匆忙忙的来大厅处里了。

“管弘文,”张建国对着因飞跑而气喘吁吁赶过来的经理毫不客气的喊到,“你来了正好,我现在就要你,马上立即把这个乞丐给赶出去!”张建国手指着萧摇。

张建国这一点倒聪明啊,没有说把三人敢出去,只是针对萧摇。他们三人当中有个人有红色顶级会员卡,这就交给管弘文自己去处理了。他的目的,他只要萧摇丢脸而已,除非她说出是童文华干孙女,然而以她的相貌,她就算是说了,又有谁能信?

管弘文擦了擦脸上的喊,再从服务员口中了解到事情经过。然后,看到了张建国和在他旁边的*会会长赖小三,顿时刚擦干的汗,又要流下来了。

他用着礼貌又*份的姿态对着张建国说道,“张先生,请稍安勿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结果的。”

然后又用十分恭敬的姿态对着赖小三说道,“赖会长什么时候过来的,也没有通知我一声,以让好亲我自己招待赖会长啊?”

在香江市里,任何人都可能得罪包括市长副市长,唯独不能得罪的人,就只有*会会长赖小三。因为得罪市长,你还能继续生活,然而得罪了赖小三,第二天,你就见不到了太阳。所以,对着赖小三这人千万要小心翼翼的。

“管经理,你太客气了,赖某只是和张先生有事商谈,就没有麻烦管经理了。”赖小三鸭子的嗓音,眯着小眼睛,平平淡淡的说道。

然而,他这句话的信息量却是很大,那就是他现在站在张建国这边的。

所以,管弘文得到这个信息之后,就知道,他今天非要按照张建国的意思赶人不可了。

他走到萧摇的面前,不客气的说道,“这位小姐,香河会馆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好吗?”

“管弘文,你他妈的什么意思?”王云此时愤怒的说道。

“王云?”管弘文仿佛才刚看到王云一样,惊讶的喊道,然后又突然带点激动,“哦,你在这里太好了,我还打算过几天就要去找你的。”其实他一下楼就看到了王云,中是故作不知而已。

“王云?”听到王云这个名字,有人惊讶了。为何,因为这段时间,新锐科技公司要卖,王云一直在找买家。所以,商业圈内人员几乎都知道王云这个人。但现在亲自见到王云这个,还是有点好奇的。

“你找我什么事?”王云现在对管弘文还有很生气。就算他和管弘文的交情不错,然而现在他要没有给一点面子的把他的老板赶出来去,他能不生气吗。

“呃,是这样的王云,”管弘文说到事,他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毕竟他和王云曾经也算是朋友,为什么说是曾经呢,因为很快王云就要把他的公司卖了,身无分文了。而他不需要这样的朋友。“你这张顶级会员卡,很久没有充钱过来了,而我们会馆又缺顶级会员卡,你看,你能不能,能不能?”他还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认识管弘文这么多年了,他王云还是第一次知道,管弘文竟然是个落井下石的卑鄙小人。知道他的公司快没了,钱也快没了,所以就迫不及待的要把这张顶级会员卡收回去了,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根本就没有给他留一点面子。

王云笑了,他本来想提着管弘文衣领骂,但无奈他的身材太矮小了。王云怒笑着问道,“管弘文,你缺定真的想要收回这张卡,不后悔?”

“王云,不是我想要收回,而是我们香河会馆真的缺顶级会员卡,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吗嘛。”管弘文也没有理会王云的怒气。这话就是告诉王云,他这张卡他必须收回。

“好,好,好,给你。”王云极力控制自己要揍人的冲动,一把把卡甩到管弘文身上,“不过,管弘文,我卡里还有五万块,你必须给你退回来。”就算是区区五块,他也不会给这无耻小人。

刹时,一众鄙夷的眼神落到了王云身上。不过,想想也是,这王云卖了公司之后,就身无分文了,而这卡里退回来的五万块,刚好可以维持他的日常开支。

服务员的动作很快,没过两分钟,就把卡退了,带着五万块现金,然后快速的放在了王云手上,又赶紧远离战场。

管弘文再一次对着萧摇说道,“这位小姐,请你离开!否则,别怪我们采用强制手段!”

终于说话的萧摇,犀利的眼神盯着管弘文,粉唇轻启,淡淡的毫无表情的反问道,“你确定,真的要赶我们走?”

------题外话------

到底萧摇三人有没有走出香河会馆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