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35章 刘德荣的诡谋

宏飞集团法人刘承有被捕,刘氏企业突然被宣告即将破产,不仅在整个香江市闹得满城风雨,在学校也是闹得轰轰烈烈的。

谁也不会想到,上半年被评为香江市十大优秀企业家之一的刘承有,会以偷税漏税数额巨大而被捕,紧接着整个刘氏企业包括宏飞集团都被审计局审查。

结果下来,是刘氏企业欠款数量巨大,向银行贷款事项不清,还有以往巨额资金来源和去向都很不明,造成刘氏企业资金缺口巨大,根本就无力偿还银行贷款。按照国家《破产法》来说,这样的企业早就被申请破产了,怎么还能发展至今呢。这是很多审计人员或企业家的的疑惑。

不过,稍微精明的人企业家,眼睛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那肯定是有强硬的后台,才能保住刘氏企业。不过,现在,不知道刘家得罪了什么人,把这些企业机密都捅了出去,才会让刘氏企业资金缺口大曝光,宏飞集团偷漏税也被曝光,刘承有被捕。

但是,现在更多人好奇的事刘家的背后之人到是谁?这次能否让刘承有转危为安,能否让即将面临破产的刘氏企业扭转乾坤?

政府大院刘家

“老刘,现在那个刘承有老婆袁梅洁哭哭啼啼的来我们家了。”刘德荣的老婆姜玉红忧虑的说道。刘氏企业突然发生的这么大的中,饶是老刘也是未曾预料到的。现在刘承有老婆突然求上他们家,让那些报社发现还不得了,就算没有真凭实据,也会让人胡乱猜测,以前刘氏企业的资金肯定是有老刘在背后帮忙。不行,必须把袁梅洁赶走才行。

“要不,老刘,我去把袁梅洁给赶回去?”姜玉红有点顾虑的征求一下刘德荣。

姜玉红能想到的,刘德荣当然能想到。

说起来,本该早已倒闭的刘氏企业能撑到今天倒闭确实是他的手笔。刘氏企业明面上是走正规途径向银行申报贷款,实际上银行负责人是他刘德荣的人,银行行长利用职务之便,给刘氏企业大开大门,把贷款不管符合不符合贷款要求,都全部批下。如果真是破绽太大的,则是内部人员给瞒天过海的改动一下,就符合要求了。刘氏企业贷款却只有借却无还,就是还也是做做样子还一小部分,日积月累下来,就造成了欠款数额巨大。

刘德荣则是每年从刘氏企业划走一部份红利,作为报酬。说是一部份,其实也是千万以上,有时甚至达到了刘氏企业总体盈利的三分之一。刘氏企业特别是刘家主产来宏飞集团各个董事却是不满刘德荣这个坐等收利,但在董事长刘承有分析利弊之后,也就没有再吭声。可也因此,各个董事在其他途径上动歪脑筋了,其中一项就是逃脱企业税。

这样一下来,刘氏企业问题越来越多,资金缺口越滚越大,结果造成了有破产的趋势,但因为后来有升为副市长刘德荣压着,刘氏企业照常运转,一直到现在东窗事发。

不过,因为刘德荣在帮刘氏企业的事上,处里的没有丝毫痕迹,所以,现在刘氏企业倒闭破产的事没有牵涉到刘德荣。

最重要的是,萧摇故意不把这事与刘德荣牵涉起来。因为,刘德荣身上现在背负着几个案件,她不想因这事而打草惊蛇,让刘德荣有警觉之心。

“不,媳妇,你把她叫进来。”刘德荣稍微皱眉思考一下道。

姜玉红也是眉头微皱了下,忧虑的说道,“老刘,这会不会给我们惹来麻烦啊,毕竟他们刘家现在处于风头浪口。”

“没事,我自有办法,你去把袁梅洁叫进来吧。”刘德荣说道。

不一会儿,姜玉红就带进一个,脸色憔悴,眼有红丝,头发有点凌乱,根本就不见平常贵妇人的姿态,四十来岁模样的妇女。

袁梅洁一看见刘德荣就跪了下来,嘴里不住的请求道,“刘老弟,请你救救承有,求求你了。”

刘德荣比刘承有小,因为两家姓刘,而且算起来两家还是旁亲呢。刘德荣的爷爷和刘承有的爷爷是兄弟,因为爷辈的兄弟有*个,兄弟关系也不算好,也不算坏,而长大结婚后,各自有家庭之后,就算是亲兄弟,彼此的关系也远离了。再各自的孩子长大了,也更是亲疏明显了,孩子之间也不怎么来往。到第三代,刘德荣和刘承有这一代时,因为利益驱使,使他们彼此走进了。刘德荣称刘承有为大哥,而刘承有则叫刘德荣为老弟。

“嫂子,你是干什么,你快起来,你这不是折煞我嘛。”刘德荣赶忙把袁梅洁扶起来。

“不,刘老弟,你先答应我救承有。”袁梅洁倔强无奈又抱着希望的说道。

她之前一直在家养尊处优的生活,突然有一天,她的顶梁柱塌了,不仅面临着家族企业的倒闭破产,她的丈夫还要面临一二十年的牢狱之灾。现在,丈夫被抓了,儿子前天调戏不该调戏的女人,被人打了,现在还躺在医院,而女儿这两天也不见踪影。若大的刘家现在就靠她一个女人家撑着,可是也必须撑住,因为她丈夫还在被派出所的人关押着呢,她必须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啊,不然,刘家不仅企业没了,刘家也是完了。

刘德荣现在是她最大的希望,她也从丈夫嘴里知道,刘德荣每年都会从刘氏企业分得一大笔红利。现在刘家面临着重大危机,刘德荣不能见死不救,所以她找上来了。

“嫂子,你还是先起来,再说,好不好?”刘德荣使了个眼色给自己老婆。

姜红玉和刘德荣夫妻快二十年了,彼此之间还是很默契的。

姜红玉走到袁梅洁跟着,使尽的把她拉起来道,“是呀,嫂子,有什么事,先坐下来说,不用非得跪下来吧。你说救刘大哥的事啊,这两天我家老刘一直夜不成寐的再想着办法呢。”

“真的吗?弟妹,刘老弟一直在想办法救承有,现在想到办法了没有?”袁梅洁情绪激烈的说道,双手紧张的抓着姜红玉的手,眼里带着光亮看着姜红玉。

姜红玉被袁梅洁猛得抓着双手,手上传来微微的痛感,让姜红玉微皱着眉头,感到很不悦。

袁梅洁看到姜红玉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她低下头道歉道,“弟妹,对不起,抓痛你了。”

姜红玉虽然不悦,但知道,现在也不是怪罪闹僵的时候。

姜红玉苦着脸,叹了一口气道,“嫂子,这两天我看着这我家老刘,为刘大哥的事,老皱着眉头,夜不成寐的冥思苦想,茶不思,饭不香,整个人都瘦了下去了,我都心疼的要死。”姜玉红还没有说完,还没有想到办法这一句话,就被袁梅洁打断了。

“那谢谢刘老弟上心了。”袁梅洁一听十分感激的谢道,然后带着哭泣的声音又说道,“刘老弟,你一有办法救我家承有的,是吧。”听是肯定,其实是疑问。因为袁梅洁肯定是希望刘德荣能够救下刘承有的。

刘德荣看着一脸哭泣,满身狼狈的女人,真恨不得把她赶出去。现在刘家企业的事,谁沾上,谁也就惹得一身骚,更何况他一个副市长出面,更让人猜测刘氏企业后台就是他刘德荣。所以,他才不会这么傻往里钻呢。

不过,跟刘承有合作这么多年,他虽然小心翼翼,不让人抓一丝把柄,但难保有疏漏的地方,让刘承有抓住。所以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稳住刘承有及他的家人,不让他把他咬出来。

因此,这才是他让他媳妇把袁梅洁叫进来的原因。他要稳住袁梅洁,就要做出苦思想法救刘承有的一面表现在袁梅洁面前,然后他老婆在旁边再添油加醋一翻,到时,就算救不出刘承有,也会让袁梅洁感恩戴德一翻。等袁梅洁把他的动作努力传达给刘承有时,刘承有就算为了家人也不会再把他供出来。这多好啊!

“唉,嫂子,实话跟你说吧!”刘德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两天我苦想着能找到解决刘大哥的方法,可是,刘大哥的事,有真凭实据,根本就容不得任何人做假啊,而且他的事已经在各大报社纷纷报道,也成了香江人人关注的一个大案子,嫂子,我力不从心啊。”说到这,声情并茂的表演的很是无助。

袁梅洁听到刘德荣这样说,顿时希望就变成了绝望。不过,她还是带着一丝希望不放弃的恳求道,“刘老弟,你是一个市长啊,怎么会力不从心啊?”故意不说副市长,因为她听说不久的将来,这个有可能把简爱国拉下来,自己当市长了。

刘德荣简直要破口大骂了。哼,他一个市长就要解决会把他拖下水的破事,做梦吧。他刘德荣在官场二十年,如果每个跟他合作过的人,他都要给他们擦屁股,然后引火上身,他现在也不会升上副市长之位。他就因为知道明哲保身,还能让那些人撇开与他合作的事,所以才会爬上这么高的位置。

不过,此时只能先安慰袁梅洁,无奈的说,“嫂子,就因为我是一个副市长,我才更才不从心啊。”

袁梅洁两只红肿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刘德荣。

刘德荣表情万般无奈的继续说道,“嫂子,如果我真能救出刘大哥的话,就算丢了我这市长之位我也愿意把刘大哥救出来。但是,我一个副市长,一举一动,都是那些新闻记者所关注的。我突然插手这个案子,被那些新闻媒体,或者是我的政敌知道了,我怕到时不仅是刘大哥出不来,有可能连我这个市长之位都会赔进去。丢子市长之位,我到时再拿什么能够帮你和侄儿侄女啊。我就想看看以后,能不能再帮上刘大哥。”这个以后,就是比市长之位更高的官位。

最后一句的言外之意就是,只要我还是市长,我就能保你们衣食无忧。如果我不是市长,刘承有又在牢里,刘氏企业倒闭,刘家没落,那你们餐风露宿都有可能。

“嫂子,你应该能理解老刘的难处吧。”姜玉红适时的插上了一句。心里却对他家老刘称赞。呵呵,这一翻话,不仅打消了袁梅洁求人的态度,还能得到袁梅洁刘承有的一翻感恩,把老刘参与的事给瞒下来。

袁梅洁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刘德荣看似而非的话,既有义气情义也有带点威胁。义气,是因为他说了丢市长之位都要保住刘承有这话,表达了他们兄弟之间的深厚感情。当然了,袁梅洁还是分辨不出这是假意而已。情义,是如果只要他还在官位,他就会把兄弟的妻儿护好,保证他们能衣食无忧,过几年再一次高升之后,还有可能把刘承有捞出来。威胁,如果他市长之位没了,那么他们一家都不能安好,刘承有还是在牢里。

袁梅洁听过刘德荣的话,紧皱眉头,再一深思。决定还是不要强人所难了,最起码像他所说的,如查刘承有就算真出不来,她和一双儿女还能受到他的帮忙照顾。

袁梅洁说了些谢谢刘德荣的话,并且还会给她丈夫带话,尽量撇清与他的有关事情。

袁梅洁走了之后,姜玉红乐呵呵的说道,“老刘啊,我还担心你会把这事揽上身呢,没有想到,你一翻无奈就让她打消这念头和疑虑。”

“不这样说,到时让刘承有把我咬出来,可是得不偿失。”刘德荣很是傲气的说道。一会像是想到什么,眉头紧缩,有点不安的说道,“最近我给简爱国制造了一些贪污受贿等假证据,交上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动静?还有,前段时间,简爱国本来不是要留职休假,接受调查的吗?怎么现在又回到了政府单位上班,而上面的人却再也没有下来?这很不正常。”按时间来算,应该已经下来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而简爱国销假恢复了职权。

姜玉红对这个也不太清楚,不过,她认为,既然他们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而简家根本就没有防备他们,不可能能逃过的吧。她安慰着刘德荣道,“老刘,你就放下心吧。说不定上面的人被什么事耽搁了,所以有可能就没来得及处里简爱国,才会让简爱国有冲缓的时间,回到岗位上。不过,再说不定,上面的人明天就下来处里简爱国了呢。”

刘德荣虽然还有点不安,但想想这种情形也有可能。毕竟上面处里事情,不会跟当地政府打招呼的。他给的那些证据可谓是天衣无缝。刘德荣有点放不下心,说道“媳妇,你这两天去简家找你的好姐妹韩金香聊聊,探探情况去。”

说到找韩金香,姜红玉是一脸的不情愿。呸,好姐妹,如果不是因为简爱国能帮上她家老刘,谁跟她是好姐妹呢。这段时间,因为她知道,简爱国就要下台入狱,所以,她也懒得跟韩金香盱眙逶蛇。

可现在,又要她去找那个一脸高傲的虚伪女人,怎么想都怎么不愿意。“老刘,要不再等等吧?说不定明后天就上面的人就会下来调查简爱国了。”只可惜,几天之后,上面的人是有下来调查,不过,调查的不是简爱国,而是她家老刘刘德荣。只是他们没有预知能力,所以不知道以后发生的事。不然,就是再不情愿,也会去简家走一趟。

“好吧!”刘德荣知道她不愿去简家找韩金香,也不逼他。

刘家发生的事,萧摇当然不知道。就算萧摇知道,也只会嗤之以鼻,骂一声真是虚伪。

萧摇此刻面前有一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

“老大,你说刘家企业都快要破产了,刘承有也被抓了,刘飞燕本人也两天没来学样,她是不是受不了打击,躲起来了,那她到底躲去哪里了?”张明明爬在萧摇的桌子前八卦的说道。他只是好奇八卦一下,才不是真关心刘飞燕去哪里了。

刘氏企业的破产也是她的手笔,刘飞燕去哪里,她当然一清二楚的。

“我说张明明,你是不是一天到晚不用学习的啊,嘴巴在这里说个不停,你不用学习,我还要学习呢?”萧摇前面一个同学对着张明明说道。因为张明明就是坐着他的位置跟萧摇聊天,而他却只能等上课时间或萧摇赶张明明走的时候,才能回到坐位上。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啊,我最讨厌学习什么的。”张明明很是直白的说道,“我说谭林,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学习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干嘛要让你知道啊?”谭林反驳道,“你又不是管家婆。”

“噗嗤”,周围听到说张明明是管家婆时,笑了起来。

“诶,谭林,你请我管你,我还不愿意呢。”张明明也不显弱的说道。

萧摇对他们的吵闹,眼皮都没有抬。只是在想着,要不要让萧平安来学习。

这要说到在救醒萧平安,第一天来到学校,萧平安从小霸的口述中知道,学校就是他们以前所说的学堂,有很多同年龄一起识字学习。这让萧平安渴望起来了。因为,小时候,没有同龄陪伴的他,感觉很是孤独。现在,有机会了,他当然想要出来跟大家玩一玩了。他让小霸向萧摇转达他的意思。

他已经从小霸和小岁的口中知道,五百年的变化了。所以,觉得越发需要学习和交流。

萧摇不是不想让萧平安出来学习,只是萧平安很是天真,在这个世界上就犹如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纯白如纸。她担心她如一不小心,没有看住萧平安,这绝世美少年会不会被人拐走,到时,她如何对得起萧逸夫妇啊。

但萧平安既然既然生存在这五百年后,就要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要融入这个如染缸一样的社会。萧平安如果安心的在这活到老的话,他就要适应这个世界的环境。所以,萧摇也是很矛盾,一方面不希望萧平安的单纯明灭,一方面希望萧平安在这个世界适应下来。

萧摇再想了想,算了,还是让萧平安来学校体验一下吧。凭她的能力,一定要护好萧平安的。等他适应过来的时候,他自己都保护自己。

“老大,教室门口,那个夏末凉好像在找你?”张明明打断了萧摇的思绪。

张明明很是疑惑,这个夏末凉怎么会突然来找老大。上次她刁难老大不成,反被老大弄得下不了台之后,好像再也没有听说过,她跟老大之间还有什么交情啊。难道又来挑衅老大的?

张明明想到这就对着萧摇说道,“老大,我看那个夏末凉来找你,肯定不安什么好心,老大,你要注意啊。”

萧摇一听夏末凉找到,就知道是什么事。萧摇拍了拍张明明的肩膀,轻笑道,“知道了,管家婆!”

“哈哈……”周围的同学听到萧摇的调侃,都大笑了起来,“哈哈,管家婆。”

管家婆张明明一脸红晕的在风中凌乱的呆立着,他也只是好心的让老大注意一下而已,怎么就被自家老大给贯上了“管家婆”三个字啊。还让不让活了啊。

张明明怒瞪着那些大笑的人群,“笑什么笑,以后,别让我抓到你们把柄,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那些人无视张明明的“威胁”,不过,张明明管家婆的外号也就传开来了。

萧摇走出教室,看到穿着一身清纯的夏末凉,似乎是很是焦急的等她。

“夏末凉同学,找我有事吗?”萧摇直接问道。

“萧摇同学,对不起,打扰你了。就是我的好朋友刘飞燕两天没来,而我也联系不上她,我很担心着急。我知道,她前两天来找过你。我就是想问一下,她有告诉你,她去哪里了吗。”夏末凉很是小心又故意让故意路过的同学听见。

------题外话------

对不起大家,因为后台操作错误,造成了没有及时发布新章,我感到万分的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