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20章 萧摇同学,你这是不对的

“袁玲花同学,萧摇同学跟张明明他们的关系真好,真让我羡慕死了。什么时候,我才能和萧摇同学和解,再跟他们一起玩乐啊?不过,我怎么觉得她是故意让男同学打架的,而且这老大小弟的称呼也不对吧,这不是社会上的人才会有这种称乎吗?”张玉颖压低声音,又故意让周围几个既嫉妒又羡慕萧摇的女同学听见。

张玉颖自第一天转到学校就吃了一个大闷亏。吃一嵌,长一智,在萧摇没有在的十五天内,她努力的跟同学们拉好关系,努力的想让同学们忘记她是一个小偷的事实。她努力的向同学们解释她确实没有去偷东西,她只是真的心急,没有想这么多,才会慌不择乱的去翻了一个同学的抽屉找那东西。不过,一次两次都没有人相信她,最后,她迫得已暴出,她是童家童文华的干孙女,她父亲是童文华的养子张建国。以她的身份,她用得着去偷一个穷苦人家的东西吗?

很多人半信半疑,刚开始他们也是发现这女同学也是和她们是一样,有身份地位的富家千金。可是一个富家千金,为何谁的东西不去找,偏偏要去找萧摇的,难道她不知道萧摇是学校里最穷的一个学生吗?一个穷学生,她能卖得起什么好东西啊?所以,呃,或许真不知道吧,毕竟她也是第一天才来的学校,所以误找误撞,就在萧摇那里找东西了。至于为什么不是离食堂最近的学校,估计就像当事人所说的,因为心急,人的本能就是去寻找自己认为最为保险放心的地方。

所以,综上所述,再综合分析,对于初犯张玉颖同学,是可以原谅的。当然了,有此认为的同学,多数是看不惯最近老出风头的萧摇,特别是从那个穿着一身帅气军装,英俊挺拔,霸气傲然的男人出现,然后目标直走向丑八怪萧摇时,他们心里那个嫉妒羡慕恨啊。为何又有一个帅气的男人,而且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来找萧摇呢。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高英学校最帅的几大帅哥都来找过萧摇,而且还是和萧摇是朋友呢,除了那个现在萧摇不待见的訾柘。其他的,如简靖翊,上官飞,就是张明明也是一大帅哥,都和萧摇成为了朋友。这能不让其他同学羡慕恨吗。

所以,张玉颖或明或暗的说,她可能与萧摇关系不太好,是因为第一天的误会。当然张玉颖通过几天的观察,凡是发现对萧摇或多或少有敌对意识的,她就这样说,顺便打探一下以前萧摇的生活学习方式及常态。而与萧摇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她只会在他们面前讲一些好话,好话之后,就想打听出萧摇最近的动态。

不过,很快聪明人就发现,这个张玉颖打从第一天起,就好像特别的,过度的关注萧摇吧。比如,选位置,选得都是挨着萧摇最近的位置;拿东西,竟然找到的是萧摇的抽屉里;萧摇没有在的这几天里,她老是问这问那,而且问的都是关于萧摇的,比如,萧摇是不是这两年来都是这副模样出现在学校的,或者是知不知道萧摇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等等,这些,都让很多人感觉,就是这个张玉颖来他们班好像是特别为萧摇而来的。当然了,这只是感觉。至于,张玉颖条件这么好,有家世,有相貌,据说学习又好,又有才华,这样的才貌家世三全之人,为什么要来高二最差班,就是一个问题了。而这个问题,有人问过,张玉颖也没有回答。

被张玉颖缠住多次的就是跟萧摇关系最好的张明明和丁浩了。不过,他俩很聪明,在张玉颖第一天来这个班时,老大好像对她特别不待见,所以,老大不待见的人,也就是他们不待见的人,他们可是萧摇的忠实小弟。只要张玉颖缠住问老大的事时,他们都会来一句,关你什么事,问这么多干嘛。让张玉颖的嘴张张合合好几次,直到嘴角打哆嗦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反驳他俩的说的这句话。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两人对她的态度竟然是如此的差劲,差劲到让她无话可说。

三次过后,张玉颖再天真,也知道,这俩人好像特别不待见她。何况,她也不真的很天真,她缠住俩人时,也是用了美人计的,美人计失效,她也不会再不知趣的还凑下去,任人说骂。所以,她改变了策略,她直接跟与萧摇敌对的几个拉好关系,但又不会让人看出她是针对萧摇的。只不过,在说到萧摇的事上时,她都会先说上好话,然后,再转折一下,又把事情影响往坏处说。这样一来,跟着张玉颖思路走的人,觉得萧摇确实不能这样,不能那样。把萧摇说得那种不团结友爱,霸道又蛮横无理。

这不,现在她这样一说,围在她们身边的同学,都认为这是萧摇在鼓动同学打架,而且还拉帮结派的。你看,这什么老大小弟的,那不是社会上帮派之间才会出现的称呼吗?而且张明明和班长他们还真是动手动脚的打起来,这影响可不好。

这里可是上课之地的公共场所,没有上课时,说说笑笑还可以,可这动手动脚,万一伤了和气怎么办?这萧摇也真是的,她没在学校的这十几天里,班里可是很是安静的,个个也都是团结和气。可是,她一来,就闹得众人不能好好学习。虽然平时没有上课之时,高二F班学习的人几乎没有,但没有拿书看,不代表他们脑里没在补充学习知识呢。所以总得来说,教室里的吵闹都是萧摇引起来的。

看吧,张玉颖只说了那几句,然后有些同学就是大脑全开,把所有的负面影响都呈现出来了,也不管萧摇是不是无辜的。所以,有人看不过去,就要为教室里热闹的不良气风,站出来说几句了。

当然这人可不是袁玲花。袁玲花和张玉颖的关系不好不坏。她是个聪明人,发现这个张玉颖总是在“无意间”问萧摇的事时,都流露出一种嫉恨怨毒的眼神。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富贵千金为何对萧摇有这种嫉恨,可总起来说,这人是萧摇的敌人。而萧摇也算是她的情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和张玉颖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见不得萧摇的好。因此,现在两人基本上可以称得上是朋友了。

不过,她可不傻,张玉颖想把她当枪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两人一合计,让那些自愿当枪使的傻子出头去。你看,就有人“偷听”到她俩的悄悄话,就要“义正词严”找萧摇“理论”去了。

“萧摇同学,你这是不对的。”一个女同学走过来说道。

“陈雪屏同学,我哪里不对了?”萧摇面带微笑的问道。不知道的人以为,萧摇的这个人很谦虚接受批评呢。其实,萧摇这人还真是很乐意接受批评的,不过,也要看哪一种批评。如果,只是你认为这样对,那样不对,把个人意愿强加在萧摇身上的,抱歉,她不接受。

“萧摇同学,你让张明明丁浩俩人和班长他们打架这就是不对。”陈雪屏严正的指出道,“而且,就在这在教室里狭窄的空间里顶风作案,更是影响不好。很多人还要学习上课呢,这会严重影响别人的。”

“呵呵……”萧摇冷笑两声,“我看,陈雪屏同学弄错了吧。第一,不是我叫他们打架的;第二,他们也不是在打架,他们只是在玩闹,你没有眼睛看到,耳朵听到吗?第三条,呵呵,从我第一天在这个班起,我都没有发现,有哪个勤奋的同学,会在上课玲响之前,都在看书学习的,所以在没有上课之前,玩闹一下,放松一下心情,又有何不可的。”

这人是傻子吗,还是把别人当傻子了,还是真自以为是正义的化身。高二F班是个什么情况,外班不清楚,难道,作为本班人的她,难道不清楚吗?竟然找个这么烂的借口。不过,萧摇看向陈雪屏走来的方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是一个被人当枪使的傻子。那个使枪的就是当然是那人了。

“萧摇,你别强词夺理。你说你没有叫他们打架,刚刚那一句,打不过,我就没有你这个小弟,我的小弟可没有这么弱的人,区区五六个人都打不过。这话是谁说的,难道不是你吗?这话不就是怂恿他们奋力打架?还有,什么小弟老大的,你以为你们是混黑社会的吗?还是你们这样的叫法,真想混黑社会?”楚惠兰突然上前激烈的反驳萧摇。

陈雪屏被萧摇有条有理的反驳后,则无措的站在那里萧摇的面前,面红耳赤的不知如何是好。楚惠兰的上来,刚好让她下台。再站在萧摇面前,她感到呼吸都困难。她刚刚是脑抽了,才会突然间有一股满腔热血似的,跟萧摇对着干。现在的萧摇谁不知道,她十分强大了,不是过去任何人可随便欺凌的那个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的女同学了。

------题外话------

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大家新年好。

本人携带《女帝皇》祝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