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08章 给钱途一颗药

“钱途!”钱程怒喝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钱程在钱途大说特别有很多女人,对那些女人无情时,他也只是有点生气而已。大不了胖揍他一顿。可是他这个二弟说来说去,竟然因为是看上了这个煞神。如果只是说看上了还好说一点,毕竟,这煞神长得这么美,肯定会有很多男人有这个心思。

可坏就坏在这可是个不能惹的女人,而且还是个不能惹的女煞神啊。这个女煞神还有个帅气相当了不得的男朋友。别人不清楚,他可是两次亲眼目赌那个男人的本事的。现在二弟,你直接说做个女朋友还好点听,可他却大言不惭的说要这女煞神,到结婚之后做他的二奶,他这不是在找死吗?

钱程现在来不及多说什么,他只能阻止二弟继续说下去。不然,后果可是十分严重啊。他现在可是看见这煞神脸色都黑了。再不阻止,他这二弟就真的玩完了。

钱途听到他大哥的喝止声,吓了一跳。毕竟在后面讲人坏话是十分不光彩的,最重要的一点是,还被当事人抓包了。他平时是比较害怕他大哥的。别看平时看他大哥爱玩,但他的脾气可是一点都不好,教训起弟妹来,一点都不手软。所以,小时候,他可没有少挨这个大哥的打骂。

钱途眼睛眼珠子转了几下,慢慢转过身,然后抓了一个后脑袋,小心翼翼的讪讪谄笑道,“大哥,你什么时候站在我后面的,怎么也不吭一声,你这是想吓死你二弟我呀。”

“哼,我不站在你后面,我原来还不知道,我在你眼中是个无情的人呢。”钱程气哼哼的道。

怎么能说他无情呢,他除了在前几天晚上强逼了一下这个女煞神,结果,害得他们这伙人伤得伤,残得残,外加担心受怕,提心吊胆好几天。他看上的女人都是自愿的,就是其中也是有心高气傲的,很不屑,也看不起他一个公子哥天天玩乐,所以拒绝成为他的女人。但在后面他抛出那些金钱贵重首饰名牌的诱惑时,那些女人,受不住了,最还不是后乖乖的臣服在他的西装裤下。

他在玩之前,不管是哪种女人,他都会提前说,只是他的女人,而不是女朋友,要说女朋友也可以,但只是暂时性的。如果,玩不起,他可以放过她们,当然她要的东西肯定也没有了。但在做他的女朋友期间,他可是会尽职的当好一个男朋友。陪女人看电影,逛街,然后无论买的什么,他都会买单。

在玩腻了这些女人之后,这些人有愿意跟他兄弟的也可以,要离开的也可以,他都会给她们最后一笔钱。可那些女人尝到甜头之后,都做梦想成他钱家大少奶奶了,所以始终不愿意分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很多女人都到他家里来闹,闹得他烦不胜烦。他就会一点都客气的把她们赶走。

更有的女人挺着一个大肚子闹到钱家,开玩笑,他每次在办事之前,可是做好防范措施的,根本就不可能有女人能怀他的孩子。所以,他毫不客气的赶她们走,却又被他爷爷父亲给拦下来,非要先验证一下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如果是,那女人肯定要是好喝好吃的供着的。取羊水,结果验证下来,没有一个是他钱家的种,气得他爷爷的脸都青的,以后,那些大肚子的女人直接交给了他这个当事人了。他当然是毫不客气的赶人了。

他们在玩之前就有约定的,而且该给的都已经给了。要多给,那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这些怎么能直接说他无情呢,要怪只能怪那些女人贪心不足,想要更多。

现在他可没有时间再跟钱途多嘴争辩下去,因为他注意到萧摇的脸色虽然不黑了,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就急了,要知道,他两次注意到这煞神在微笑时,就是她要整人罚人的时候。他不知道,她这一表情是针对二弟,还是针对他,但不管针对谁,那肯定是惩罚不轻的。

他看着对他嘻皮笑脸的二弟,所以钱程不管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十分严厉,说道,“给萧摇小姐道歉!”

钱途看到许久没有这么严厉过的大哥,有点发懵了。严厉的大哥,就是代表他大哥已经生气了。

他不解的问道,“大哥,难道这是我未来的大嫂不成,不然你为何这么生气啊?”如果这人真是他未来的大嫂,所以在大嫂面前诋毁他大哥的形象,那他大哥生气就能说得通了,如果大哥生气,那么又表示他大哥爱上了这个女人。

钱途惘然大悟般的看着钱程。嘿嘿,他大哥,什么时候谈恋爱的。虽然他每一次都不有女人,但可没有一次是真正在乎过女人的。这一次不同,竟然要他跟他这女人道歉,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而且看大哥对这女人是如此的紧张在乎,就知道这一次肯定是真爱了。

如果钱程知道他二弟的心里想法,肯定先揍他一拳,然后大吼一声,我紧张的是你,你这个作死的,要谁做二奶不好啊,竟然要这个煞神作二奶。这个煞神可是分分秒秒就能把你灭掉,你说我能不紧张吗?

可惜钱程听不到钱途的心声,只是在听到钱途问煞神是不是他大嫂时,顿时一慌,脸色也变得煞白。

他猛的抬起手,给了钱途一个大巴掌,然后,慌张的走到萧摇面前,低下头,对着萧摇赔礼道歉说道,“萧小姐,对不起,家弟唐突冒犯了,请您原谅!”

钱途正在为大哥找到“真爱”脑补的时候,突然被大哥打一大巴掌,顿时就懵住了。他就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间就挨打了,就算他之前想要这个女人做他的女人,但在知道他是他未来的大嫂时,这个念头可是立马打消了呀。有句话不是叫不知者无罪吗,他怎么还能被他大哥打呀。

他真是委屈极了,他撇过头,想要辩解他之前的行为时,他惊呆了。只见他那个平时很是嚣张的云城第一大少,竟然低声下气的跟那女人在道歉,而且语气里很是慌张不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如果真是未来大嫂,大哥只要哄哄就好,用得着把身段放得这么低吗?用得着低声下气的道歉吗?

钱途捂着脸,不明白的小声喊了一句,“大哥?”

“过来,给萧摇小姐道歉?”钱程听见钱途喊他,忙怒喊道,“请求萧摇小姐的原谅?”他特别把萧摇小姐四个字说的重一点。他这样强调,就是想要这个脑热的二弟明白这人的身份不一样。

钱途也不是个笨人,大哥已经两次要他跟这个萧摇小姐道歉,那肯定这个女人不是他们能惹的。

他也带点慌张的走到萧摇的面前,说道,“对不起,萧摇小姐,请你原谅。”

萧摇在钱程慌张的道歉时,她没有吭声。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当然知道钱程的心思,无非就是怕她动怒,然后对钱途不利,所以,在她还没有动作之前,先发制人的平息她的怒气。

现在钱途被他大哥大喝两声,倒识时务的给她道歉了。

其实她本来就不打算给钱途就多重的惩罚,本来这钱途也只是没有多大的坏心思。不过,教训一下是肯定要的。谁让他什么主意不好打,竟然敢让她做他的二奶的主意。她才刚开始和师兄谈恋爱呢,中途就有人打这样的主意,虽然是毫无知情,但她也不能轻易放过。

萧摇从包里拿出一颗药。

钱程看到萧摇拿出一颗药,瞳仁就睁大了,他恐慌的请求说道,“萧摇小姐,请您放过家弟吧。他以后一定不会再乱说话的。求求您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他的。”他知道萧摇的厉害,他同样也知道她的药不简单。

上午,那个被她男人废了老二的李平,在知道石明轩被抓了之后,他心知找凶手无望了,就想把被废的真相说出来。可是,他刚说第一个字,他的喉咙里就冒出血来了。医生一过来检查,说他的喉咙很奇怪的竟然在腐烂。就算治好了,以后可能也发不出声音了。现在那个李平不仅老二没了,以后也成了哑巴了。

当他接到这消息时,是一阵后怕,又感到十分的庆幸。幸好他没有不把它回事,他之前也是不太相信的,但是他不敢随便试试。

可现在,这萧摇又拿出一颗药来了,这药到底是什么作用还不知道,但他害怕,这是要人命或废个身上什么零件的药。他二弟才十九岁啊。他不能就此毁了一生啊。

看到女人手中的红色药丸,再听到钱程恐慌的近似哀求的语气。钱途和老卫简直是目瞪口呆,根本不明白他大哥(他家大少爷)为何如此恐慌?要知道,从小到大,他大哥(他家大少爷)在云城可是高高在上的人,从来没有如此低三下四的求人。

“大,大……”钱途想要问个明白

“大什么大,还不跪下,请求萧摇小姐原谅?”钱程大喝道。他已经顾不得钱途的面子,现在最主要的是保住钱途的命。

钱途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大哥。他大哥是不是疯了。在自家大门口,给一个女人跪下,以后,他还要不要在云城混了。

“看什么看,快点跪下。”钱程看着钱途还站着,又着急了。“萧摇小姐,我让家弟给你跪下赔礼道歉,请您消消气!”

莫名其妙给一个女人下跪,钱途怎么肯,更何况这涉及一个男人尊严的问题。这一次,钱途倔强就是不肯听他大哥的话。他只是说错了话而已,又没有犯太大的错,为什么要下跪。

钱程没办法,只能抬起脚,想把钱途踢跪。

“好了,钱程。”萧摇阻止道。她现在有事找钱程,不想在钱家大门口,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我这药不会要你弟的性命,只是给他一点点小教训而已。你放心吧。我们还要合作,我可不想闹得我们不愉快。”

听到萧摇这样说,钱程总算放下心了。只要不是要人命,随她怎么教训吧。

但钱途却再一次惊讶的睁大眼睛。这颗红色的药竟然是给他吃的?这,这是什么药啊?难道刚刚大哥的近乎哀求,就是为了不让他吃这颗药?钱途真相了。

“那请问一下萧摇小姐,这药到底?”虽然不要人命了,但到底还是不知道,萧摇的一点点小教训是什么?可千万别是让他弟残废的药啊。所以钱程只能硬着头皮想确认一下药性。

“放心,这个药性只难维持一个月,一个月后,你弟就恢复如常了。”萧摇轻描淡写的说道。这药是什么作用,萧摇没有明说。说完之后,萧摇把这颗药给了钱程。意思很明了,要钱程亲自让钱途把药吃下去。

钱程知道萧摇不会再多说了。他也不会再继续问,别再惹得这煞神又不高兴了。他接过药,递给钱途道,“二弟,把这药吃了吧。”

钱途看着这红色如血的东西,慌得后退了几步,结结巴巴道,“大,大,大哥,这东西能能,能不吃吗?”他知道他大哥不会害他的,但看他大哥求请的样子,就知道这东西不简单。

钱程现在才不管钱途的拒绝,抓住后退的钱途,猛得把药丢进钱途的嘴里。然后放开钱途。

被放开的钱途,手可以活动了。他就往喉咙里想把药扣出来,可是这药入口即化,就是想洗畏,也不能把这药性给洗掉。钱途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萧摇淡淡的看着他说道,“一会你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