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99章 石明轩的狠

监控室里的石明立可是生气极了。这监控视频明明一开始还好好的,能听到声音,能看到图像,就他们和钱程有说有笑时,这监视器竟然坏了,看到的都是麻点。

“啪”,石明立随手给了旁边一人一个巴掌。

“混账东西,你们弄的什么鬼东西,啊,是不是都不想干了。”石明立火大的说道。

站在他旁边的他和几个属下,都是战战兢兢的站着,生怕一个小动作,就会招来一个大巴掌。

那个被甩一巴掌的人,低下头,有点颤悚的说道,“立哥,对不起,是我们办事不利。不过,在之前,明明什么都很好,这些设备都是最先进的电子器啊。属下也不明白,这会儿,怎么会成这样?”现在也没法换。最一句,当然是他自己心里加上去的。人都已经被带到了那个特制的包厢里了。

“让负责这事的所有人,都去刑堂接受处罚。”石明立狠厉的说道。

监控室里有几个一听到要去刑堂处罚,脸是唰一的下,全部变白了。

这个刑堂是帮会里,专门针对背叛之人或做错大事的人而设置的。处罚的方式,可是包括满青十大酷刑的,最轻的刑法就是鞭笞一百鞭,最残的就是剥皮,让人生不如死。而这鞭子,也不是普通的鞭子,这鞭子里带着倒刺,浸了盐水,一鞭子打在人身上,可是疼痛难忍。一百鞭下来,人命早已去掉了半条,如果身子底子薄的人,可是都挨不过这一百鞭。

现在,他们这些人要去刑堂接受处罚,运气好的话,就只是挨着这一百鞭,撑下来,也就在床上躺个半月,但如果是接受其他刑法,别说是躺了,能活着下来,就算运气不错了。没有想到,他们就是犯了这一些小错误,他们就要接受刑罚。他们心里又恨又怨,可是他们既然加入了*会,就不能脱离*会了,不然就是以背叛处置,那时,就得接受最重的刑罚,想死都不行。

石明立才不管这些人到底心里有多怨恨。他现着急知道,这钱程和这一男一女,到底在包厢里会说些什么。石家昨天因为那个娇纵的妹妹,而失去了石家的一半家产。他知道是这包厢里那个女孩给赢去的。现在,知道这女孩竟然和钱程认识的。所以他想知道,这事到底跟钱程或者是钱家有没有关系。

难道,钱家又开始要打击石家了吗?所以先让把石家的财富先瓦解,然后,再一步一步吞食。以报复十五年前发生的事?

当他接到属下的汇报,说钱程一定要跟他们俩进那个包厢时,他就怀疑,之前,石家发生报纸追踪的事,会不会就是跟钱程钱家有关系。所以,他就让他们一起进那个包厢。然后,再让监控起来看他们说些什么。

他把他们三人都关那个包厢里,不过,这三人肯定不会想到这个特制的包厢里还装了监控器。所以这三人不管是什么交流,他都能从他们的字眼中分析石家的事到底跟钱家有没有关系。

哼,不管有没有关系,钱程跟他们认识是事实。就算没有关系,等石家追回那60亿之后。他也要让钱程吃不完兜着走。别以为,石家还是十五年前石家,现在的石家名声上虽然是云城第三家族,其实在权势可是比钱沈两家还大。现在的石家,可是云城的老大。

他们石家老早就想就把钱家从第一的位置拉下来,让石家坐坐,特别是他想让钱程从第一大少的位置跌下来。可因为,这几年,钱石两家是井水不放河水,他们石家也没有什么理由开涮钱家,至于沈家,他们是百年老二,所以,石家是不会把沈家放在心上的。不过,现在好了,钱程跟石家的仇人有关系,他们石家就不用再找其他理由了。对于石家来说,只要让他们石家过不去的人,都是仇人,何况萧摇赢了他们石家的钱,打了石家的脸面,当然是仇人了。

本来,可以让他们在包厢里,看看会不会说一些关于报道的事,可是这些该死的属下,一点事都不能办好,这监控器竟然坏了。

这监控器会坏,当然是萧摇在操控了。她作了一个简易阵法,引发煞气,然后,操控监控器,她要让石明立看到什么,监控就是好好的,当他不让他们看到什么时,这监控视频就成麻点,就像师兄发怒时发生的现像,萧摇怎么可能让别人看见。她会让钱程看见,那也是因为钱程这人是个讲信义的人。再加上她是打算收钱程为下属的,所以,他能让他看到这一切,但不代表其他人也能看见这一切。

“赶紧找出问题,快修好。”石明立怒黑着脸下着命令道。

石明立的属下,听到石明立的命令,赶快手忙脚乱的想找出问题。

没有过多久,视频又好了。

此时,刚好,石明轩又赶了过来。

“大哥,你就是福星啊,你一来,这视频器就好了。”石明立看到大哥石明轩,马上喜笑颜开的说道。

“二弟,钱程和萧摇及带走萧摇的那男人,现在真的被你关到一个包厢里了?”石明轩问道。

“嗯。本来,我想让钱程去别的地方,但钱程说这两个是他的朋友,我想了一下,这次针对你的事,会不会是钱程在幕后。所以,让他们再一个包厢里了。”石明立说道,“大哥,针对你的报道,及对石家十分不利,会真的是钱程做的吗?”石明立还是有点不能肯定。

“90%是钱程了。从小,钱程就是特别针对我,现在有这事发生,他不落井投石才怪。不过,我是真奇怪,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耿红波五个人好端端的会被人废了,而且还一口咬定是自残的。而且我派人调查昨天晚上那些跟钱程和耿红波五人,一块玩的那些人,闪烁其词的也都说是自残的。”石明轩对这一点特别不解。

他们都是云城世家豪门子弟,好端端的,为什么会集体自残,这可是匪夷所思啊。不过,他心里有一个答案告诉自己,他们不是自残,他们是被人废的。可是,以他们的身家地位,他们在云城根本不应该害怕任何人啊。或者说那害他之人是他们所不能对付的,有可能是钱沈两家的人。所以,他才会找理由让那五个人跟他作个交易,承诺给他们找出真凶。他们刚开始是害怕,萎萎弱弱的不肯,后来架不住他给出的利益及保证他们才答应的。

但他没有想到,这个交易竟然会被钱程亲自拆穿,再加上去了钱家一趟,昨天晚上钱程的反常。他由此更肯定了,那五个被废就是钱程弄的。而云城报社的背后,肯定也是钱程在后背推动。

为此事,他计划在石家过了这阵了风头之后,他就找钱程算帐去。现在,他还要忙着继续找回余丰庆五人。

不过,想到余丰庆五人。他现在已经肯定,余丰庆五个已经把他的秘密透露出去了。因为,他别墅里的一些重要资料都被人拿走了。而他们所透露之人最有可能的奚荣。但他却不知道,那些资料到底是谁拿走的,有没有可能是奚荣派的人。

这让他很不安,不详之感一直笼罩着他的全身,不找到余丰庆五人,或者去他别墅的人,他的心里的石头就是不能落下来。

对于奚荣这个人,他不了解。他只知道,奚荣是三个月前来的云城,买了几栋房子,然后,就在云城赌石城里开了个最大的赌石铺。至于,他以前是干什么的,他派去的人一直都查不到。可是,他能肯定,在云城三个月,奚荣根本就没有什么势力,所以奚荣就算再强也压不了他这个地头蛇。最重要一点,奚荣的人根本就避开不了,他所安排在别墅周围的人,然后把那些尸体运出去。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奚荣拿了那些资料。

奚荣没有拿那些资料,不代表他不知道他的秘密。

奚荣和这女孩认识,钱程和这女孩认识,那有没有可能,钱程和奚荣同样认识,那这样一来,奚荣就可能把他的秘密告诉钱程,然后,钱程就派人来搜他的别墅。再在别墅里找到他的秘密。

石明轩越想越有可能。石明轩转身看着已经恢复画面的监控视频。视频里的一男一女有说有笑的,挨着女孩坐着的男人一直纹丝不动的认真的看着女孩。

石明轩眼眸深了深,然后就发起火来了。他怒喝道,“二弟,我不是说了,找到他们两人之后,要把他们分开的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石明立被石明轩的怒火吓了一跳。他看着挨着坐在一起的一男一女,再看那男人,英挺俊朗,完全符合大哥的口味。感情是大哥看上了这个男人啊。石明立明了了。

他是知道自家大哥那点小嗜好的,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只要没有闹出什么丑闻,石明轩会照常结婚生子,再生出下一个继承人,石家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别生气,大哥。刚才钱程不是和他们一块嘛,所以,就让他们再一起了。一会儿,我就把他们分开。”石明立说到这,看了一下视频里的钱程,“现在钱程在这,大哥你说,要怎么做?难道要放了他。”

石明轩刚刚已经推测出,钱程最有可能知道他秘密的人。所以,他当然要把钱程灭口,不过,不是现在。因为在钱程手上的证据,他还没有找到,他必须在钱程交出那些证据之前,销毁那些证据。现在,刚好钱程撞到二弟的地盘上了,就别怪他这个表哥对表弟不客气了。

“二弟,去把钱程带到刑堂。”石明轩冷酷无情的说道。好像是把一个陌生人带去刑堂一样。

“什么?你为什么要把钱程带到刑堂拷问。”石明立惊讶的问道。

把外人押入刑堂,就是要拷问一些商要机密的。可现在,突然要把钱程带去刑堂。这风险会不会太大了。钱程可不是之前被他们拷问过的一般商人。

“他知道我的最大秘密。”石明轩眼睛盯着监控视频,“二弟,你知道,他知道我的秘密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钱程抓住了石家的最大把柄。这个把柄会让石家推出第三家族的位置,甚至让石家没有翻身之地。”

石明立听到大哥这么说,也皱着眉头,确实钱程知道了大哥最大的秘密,就像人每天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大哥喜欢男人,这不算什么大秘密,但大哥的大秘密,就是大哥非法做器官买卖,而且杀了不少人。所以,钱程是必须要死的。

石明立还是有点担心的说道,“大哥,钱程可是钱家大少,钱家继承人啊。现在动他,可是会引起很大的风波的。特别是现在石家失去了一半家产,处在风浪尖头。到时,钱家发起怒来,石家可能会承受不住的。”石家要把钱家拉下马是必定的,但前提是石家的有着丰厚的资产。现在资产去了一半,肯定是拼不过钱家的。

“只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有谁知道,钱程是被我们关押起来的。”石明轩漫不经心的说道。“等钱程失踪时,就放出风去,说钱程去外地了。然后,你们就把钱程运倒外地,给杀了,然后做出抢劫被人杀害,至于那些抢劫的人,你们一定要安排好,不能让人看出破绽。所以任钱家怎么也不会想到,钱程是死在我们手中的。”

“好,大哥,这个我会安排好的。”石明立应道。

“还有,二弟,现在还有那些至关重要的证据,你一定要拷问出来,他放在哪里了,或者是交给谁了。”石明轩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那些证据了。

“这你放心,在刑堂酷刑下,我就不信钱程会不交待出来。”石明立想到酷刑两眼就发光。他最爱做的事,给人上酷刑,然后听到那些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惨叫痛苦声音,感觉那声音真是美妙极了

此时坐在包厢里,跟钱程有说有笑的萧摇,听到石明立和石明轩的对话。当然冷昶睿肯定也听到了。

萧摇是带着无比的同情目光看着钱程。你说,这个钱程,替她和奚荣背了黑锅,现在还要替沈家背黑锅。现在,石明轩和石明立两兄弟,可是要对他十大酷刑伺候呢。

钱程被萧摇看得全身都毛毛的。刚刚还聊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那种同情的眼光看着他了呢。他有什么好同情,不就是替她做事,他也有利好不好。

“唉,大小姐,请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好不好,被你看的我全身的毛发都要竖起来了。”钱程受不住那种眼光了。

萧摇看着钱程这小受的模样,轻叹了一口气。说实话,钱程受这无妄之灾,就是她萧摇连累的。不过,她不想连累无辜之人。所以,她看似笑着,表面跟钱程说话。暗地里,却用内力传音之术跟钱程说话。

“钱程,一会,石明立派人来,说要你回去,你一定要说,你来天上人间之前,已经告诉你的保镖,如果,在天黑之前没有回去,让他们到天上人间找人。还有,说跟你爷爷说好了要赶回去吃晚饭。记住,一定要这么说。”

钱程听到这个声音,又差点从沙发上跌下来了。可是好像被某种力量托住,所以,他还是稳稳的坐在沙发上。他眼睛再一次睁大的看着萧摇。

钱程从昨天晚上碰到这两人之后,这两人给他的震惊恐惧一波又一波,很不能发生的事,在他们身上好像变成了理所当然。现在,他又碰见了只有那些武侠剧中才会出现的,传音之术。

钱程想问一下,为什么。还有为什么就这么肯定有人会让他出去呢?不过,萧摇用眼神阻止了他。不过,耳朵里还是能听到萧摇的声音。

“别问了,一会你照说就是,不然,你一会就被抓去石明立的刑堂受酷刑吧。”

钱程没有再问了。萧摇的够明白了,他又不是白痴,会不知道,萧摇是为了阻止他被石明立的人带去刑堂。虽然他很疑惑萧摇是怎么知道的,还有这天上人间,石明立竟然会设有刑堂。

不过,这也不难解释萧摇是怎么知道的,他猜想定两人一定是电视剧里所说的武林高手。有轻功,有内力,所以,昨晚发生的和现在发生的都能解释的通了。钱程还真相了。

果然没有过多久,真有人过来,说,他家里人来找,他让回去。

------题外话------

下一章,石家的事就会结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