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97章:三人被关,冷昶睿的怒

萧摇和冷昶睿及钱程被带到一个很特别的包厢。之所以特别,那是因为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一个鸟笼状的包厢。用的是钢制器材边墙,天花板是鸟笼板顶,而且这门有两层,里层是一道铁门。

萧摇挑了挑眉,看这包厢,应该是找到有的。不知道,石明立再他们之前,有没有招待过其他人呢。而且,现在是服务员直接把他们带到这个包厢,是不是说明,石明立想把他们当作鸟一样关押啊。关在笼子里的鸟,可是逃不出去的。这是不是就是说石明轩偷偷的对她进行特别的“刑讯”呢。

钱程跟着服务员,就越走越感到不对劲,他这是要带他们去哪里啊。在天上人间,他钱程都有自己的包厢。可是,这人却把他带到了别处,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石明立是在报复他出来作证,然后现在要把他带到一个旮旯里胖揍一顿,好给他一个报复似的教训。相到这,钱程就眯了眯眼睛,要是石明立真敢这样做,他就是嚯出去,也要反击回去。

所以,他不声动色的跟在服务员的后面,他倒要看看他是要把他们带到哪去。结果,一进去,就看到这特别的包厢。他爱玩,所以自从天上人间在石明立手中经营的有声有色时,他也时常和那些朋友过来天上人间玩玩。

他在预订包厢时,可是看遍了每一个房间的。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这么特别的房间,他都是倍感意外。这石明立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让人把他们带到这个包厢?

之所以,能肯定是石明立的意思,那是因为,在云城,还真没有哪个人敢随便把他钱程带到一个随便的地方去。除了一个作表面功夫的石明轩,还有一个从小跟他作对的石明立。

他和石明立年纪相当,家世相当。但不相当的是,他是指定的钱家未来继承人,而石明立只能继承他父亲石崇富的商业财富。

因为,石家指定的继承人是石明轩,而他不能跟大哥争,所以,在一堆太子党当中,石明立最嫉恨的就是钱程。从小,云城的上流圈子的那些同龄少爷公子哥都以钱程为首的,而石明立只能落为第二,他大哥石明轩高雅的让人望而生切,所以那些人也没有围着石明轩。

“诶,我说,你这人,把我们带到这来是什么个意思?”钱程不悦的问道。“我可是在天上人间有单独固定包厢的。”说完,就要走向他包订的包厢去。他才不想随了石明立的意呢。

“钱少爷,你回去你的包厢可以,不过,这两人要留下来。”这个服务员态度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的话刚落下,这个包厢里就出现了几个黑衣人。看起来像保镖,也像打手。

钱程目光凝聚,瞳孔剧烈的紧缩。妈的,石明立真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吧,现在居然光明正大的要扣押他的朋友。此时的钱程不知不觉,就把萧摇和冷昶睿当成了朋友,而且也忘了,这两个朋友可是有身手的。不过,他自己却不知。如果反应过来的话,他一定会大吓一跳,他才不要和两只鬼交朋友啊。在他心里,萧摇和冷昶睿就是第一次遇到的鬼。

他惹着怒火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我们老板要跟这俩位新朋友聊聊,所以,钱少爷,请吧。”那个服务员无视无惧钱程的怒火,一板一眼的说道。

“哼,聊聊,你蒙谁呢?这两位朋友可是根本就不认识石明立。”钱程可是不相信石明立会用什么好态度跟他俩聊。“那好吧,我就和他们一起和石明立聊聊吧。”钱程是能确定石明立是不能把他怎么样的,但他不知道,石明立会不会对他俩怎么样。所以,他选择留下来。

萧摇看着钱程,他真是挺讲义气的嘛。不过,她都不知道,她和师兄什么时候跟他成为朋友了,还让他百般维护。不过,他似乎忘了,这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会是她和师兄的对手啊。

这个服务员看着钱程也一起留下来,他不知道怎么决定。他就拿着电话,拨了一个电话请示,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见他就是点头。挂了电话之后,他对着钱程说道,“老板说可以。请三位好好在这个包厢里坐一会,我们老板一会就过来。”说完,就让那些黑衣人撤下去了,关上门。

钱程看到人都下去了,但好像把门锁了。他就试着把门打开,徒劳无功。看来,石明立打定要把他们关着了。

“钱少,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你是打不开的。”萧摇此时和冷昶睿坐在这个包厢的沙发上了。看着钱程试着要把门打开,敲打拉锤都使出各种方法了。

萧摇和冷昶睿打量了一下包厢,竟然装了好几个监视器。萧摇和冷昶睿对视了一下,萧摇就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就安静的喝着饮料了。这些饮料茶水也都没有加料,所以萧摇也就很是大胆的喝了。

“师兄,来试试这些果汁饮料,口感都是特别的好。”萧摇给师兄添了一杯饮料。冷昶睿倒是听话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之后,就皱了皱眉,之后,就一口气喝了下去。这些什么东西,怎么又酸又甜的。

“我说二位,你们就不担心,石明立不放你们出去吗?”钱程敲了一会门之后,也坐了下来,他此时对着这两位煞神好像没怎么害怕了。

看着面前的一对喝着饮料的碧人,再想想昨天晚上的事情,怎么也无法联系起来。昨天晚上眼都不眨一下就废了人的老二,现在两位被人关在屋子里,还有闲情吃东西,也不想着出去。怎么想都怎么不对劲,从昨天晚上来看,以俩位的身手,要打过那些个可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这俩位煞神为何会如此的甘心的被人关在这里,难道,他们二人是特意人让关的?他现在很是不明白。

“钱少,难道担心,你说的那个石明立就会放我们出去吗?与其做一些无用之功,不如好好享受一下。”萧摇喝着一口饮料说道。

还真是乐观啊。钱程心里说道。不过,那个石明立既然要把他们关起来,那是肯定他们得罪过石明立。对呀,他终于想起来要问最重要的问题了,“你们是怎么得罪石明立的?”

“嗯,谁是石明立啊?我们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吗?”萧摇故作不知,疑惑的问道。“是石家的人吗?”

“什么,你们连谁是石明立都不知道,那石明立为什么要这样把你们关在这么一个包厢里啊?”钱程皱着眉看了一下这个鸟笼状的包厢,“不过,石明立确实是石家的人。”

“哦,这样,我是没有得罪石明立,不过,我昨天跟石家大小姐赌石赢了60亿,不过据说是石家的一半家产了。今天早上被关进了警察局,后来师兄把我带出了警察局。不过,没多久,竟然被石家的人关在了包厢里啊。”萧摇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

钱程更是惊讶了。石家的一半家产都被这女孩赢了过,怪不得石明立要把他俩关在包厢里,感情是要把钱要回去呢。钱程在心里大笑了一声,石家人真是无耻啊,输出去的东西,还想要回来,竟然在使手段。不过,他还真佩服眼前的女孩,他知道她是有着常人无法相比的身手,没有想到赌石也这么厉害。一下子,就把石家的家产赢去了一半,真是爽啊。不

“你今天早上被关进警察局,又是怎么回事啊?”钱程问道。

难道是昨天晚上的事真有人报案了?如果报案了,那他们就不是自残这么简单,而是全身腐烂或死亡吧。可他没有接到信息说昨天晚上有谁真的全身腐烂或死了。难道,那个药是假的?可是不对呀,石明轩好像拿着这事,说要通缉他的五个保镖呢,把这事嫁祸给他的保镖的。钱程是怎么想也想不通,不过,他现在是可以肯定耿红波他们五个是在找死。

昨天赌石城里的事和今天发生的事,他没有看报纸,所以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而他知道,石明轩用那个受伤残废的事,嫁祸给别人,他也是听那个记者说的。之后,他就来到天上人间。

“哦。说是犯了窝藏罪,然后把我抓进警局。说到这个,我还要谢谢你,愿意出来为我洗刷冤情呢。”萧摇故作认真的说道。其实,那时,她已经出来了,在沈家了呢。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钱程真是一头雾水。他今天见到那人,是知道是眼前这人派去的,可他不知道,她是已经被抓进警察局了啊。

“那你的意思,是石家本来给你一个罪名,想让你以那些钱作交易,然后给你洗脱这些罪名,是不是?”钱程认真的问道。

他毕竟是钱家未来继承人,石家滥用职权,就触及了他的底线。如果石家一直这样下去,那么钱家很快就会被石家给吞食。他可是知道,石家的人是多么无情的,只要能壮大石家的势力,管它是亲家钱家呢。

当年石家被钱家压得快垮了的时候,他姑姑得抑郁症,然后突然暴毙。其实,他姑姑根本就不是突然暴毙的,而是石成玉和石崇名给害死的。因为只有姑姑死了,钱家人才会内疚,才会手下留情,石家才会有反击回去的机会。所以,石家人就为了这个机会,他们就在医院,蒙住姑姑的嘴,让她窒息而死。那年他才八岁,躲在病房的床底下不敢出来。

他后来告诉爷爷爸爸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不过,他现在明白过来了,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想去相信。他们宁愿姑姑是病死的,也不愿她是被害死的。因为,她还有个儿子,那个儿子,也是流着钱家的一半的血液。所以,为了石明轩,他们也不愿意让石明轩有个杀了母亲的父亲。

这是他心底的一个结,为了石明轩那个白眼狼。钱家,就让那两个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心里的郁闷心结,让钱程天天不务正务,吃喝玩乐,想要忘记这件事。

“那他们如果真是要那些钱也就罢了,可是那位警察局梁局长说了,我交了钱之后,他们还要我在夜总会陪几天客人,以报复我,让他们石家丢了面子之事。而如果,我不交这些钱,他们就要把我关进男重犯监狱去。”萧摇淡淡的说道。

“砰。”冷昶睿手中的杯子瞬间变成了粉末,而杯子里的液体也是瞬间蒸发消失。平常冷酷冰寒的脸上,出现了怒容,眼里的怒气也犹如狂风暴雨般剧烈。

好个石家,真是好,竟然敢把他捧在手心里爱在心头上的师妹,给人凌辱,真是胆大包天!以前,那个让师妹受伤的西越国奸细,他不但把他的国家给灭了,他还让他经受了千刀万剐之痛,三千三百三十六刀,没有到最后一刀,他的死就成奢望。现在,那个什么石家,竟然想让人凌辱师妹,不可原谅,他一定要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前世失去了师妹,痛苦了一生。现在老天打动他的至情之深,追寻了两世,好不容易跟师妹在一起了。他就不会允许任何人来伤害师妹,就算只是言语上也不行。他冷昶睿的女人,天下人包括他自己,没有人能够在侮辱师妹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

师妹是他的底线,任何越过他底线的人,都是生、不、如、死。

“师兄,师兄,我没事,真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嘛。”萧摇一直抱着师兄喊道,企图把沉浸在愤怒中的师兄喊回神。

她实在没料到师兄在听了这些话后,竟然会这么愤怒,愤怒到他的脸上眼里都能看见怒容怒气,还有要毁灭天下的神情。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震怒的师兄。师兄以前,性格虽然冰冷,不苟言笑,就算她再怎么捉弄,他也从来没有发过火。而现在就只是因为无关人员涉及到侮辱她的言行,师兄就有如此愤怒的表情。

曾经,师兄为了她灭了几个国家。现在,师兄为她,又要灭掉那些人吧。

师兄,我萧摇真是何德何能,能让如此用情至深啊。她在龙腾,真是顾及太多,才会错过与师兄的缘分,让师兄的一生过得如此痛苦。现在,师兄好不容易跟她在一起了,但他心里还是有不安因素,因为他害怕什么时候,她又不见了或者是他又什么会离开这个世界。但尽管如此,他们相处一秒,只要涉及到她的事,师兄的所有的情绪都会被牵动起来。

师兄,不用在害怕。我现在,很爱很爱你,无论你在哪里,我们都会彼此相随。萧摇抱着冷昶睿,眼睛深情的看着师兄。她的眼里表达了一切,是刻骨的爱,是彼此的相拥相随,是沧海桑田不变的深情。

冷昶睿的愤怒,在师妹的轻声细语的安抚下逐渐平静了下来,不然他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出来。

刚刚师妹轻描淡写的说着在警察局那些人的话时,牵动他的愤怒及心里所有的不安。他和师妹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害怕会不会有什么不定的因素,会再一次把他们分开。所以,他尊重着师妹,保护着师妹,时刻珍惜着师妹,可是那些人竟然敢对师妹做那么卑鄙侮辱的事,他怎么能不怒。

缩在沙发角落里的钱程,可是真是害怕致极啊。他可是亲眼看到,一个透明玻璃杯在这个男人的眼前化成了粉末,那些液体也是蒸发不见了。

他全身颤微微的,眼里有着恐惧的看着这个包厢移位的东西,有着明显裂缝的墙壁,及这些炸裂的杯子。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啊,这么恐怖。他现在毫不怀疑,如果这两人要杀人简直易如反掌,更何况逃脱这个鸟笼。

刚刚这个女孩的话一说完,他就感到天旋地转,胸腔要被压碎似的,而且还不能呼吸,然后,耳朵里就听到了包厢里东西震裂的声音。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能抓住手上能抓住的任何东西,似救命稻草的让自已不致于被压死震死。

等一切停下来之后,他慢慢的回过神来时,就看见两个拥抱的人。刚刚一开始的震动,他以为是地震,但想到,被压成粉末的玻璃杯,他现在毫不怀疑刚刚是这个男人的怒气,而引发这个房间里的震动。现在这震动停下来了,是因为,他的怒气被他的恋人安抚下来了,

男人的震怒,让他想到了,古代帝皇。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此时的男人怒气,让他感觉到毁天灭地的力量。

天哪,这两个恐怖人物到底是什么人啊?他怎么就碰见了呢?还有,现在会不会被他们给灭口啊,钱程都让这一幕给吓懵了。

等冷昶睿的怒气消下去之后,萧摇再抱着师兄一会儿,然后放开了师兄,拉着师兄坐好。

她眼神犀利的看着钱程,冷冽的问道,“钱少,你知道我们的秘密,你想要怎么个死法?”

------题外话------

唉,本来是要万更的,可是,码字码不过来,昨天下午四点开始码到现在,才码五千字,请各位亲原谅!明天,有没有万更,我还真不能确定了。本人就是渣速作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