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95章:尘埃落定1

一人小时后,云城时报,头版头条:继续对早上赌石铺老板和一女孩被抓事件进行了追踪报道。

报道称:警察局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赌石铺老板奚容和一个女孩萧摇抓进了警察局,其罪名却是窝藏罪,所藏之人就是今天早上被全城通缉的,五个被指证残害五个豪门大少的嫌疑犯。但是根据本报记者,多方走访调查,还有钱家大少钱程还有其他人作证,那五个据说被五个嫌疑犯残害的豪门大少,其实是自已自残的。

据有关知情人透露,他们之所以指证是石明轩五个保镖,是因为石家大少石明轩跟他们作了一笔交易。

……

总之报社林林云云,报道了各种所有人不知道的内幕。末了,还在最上头和最下边都注明了,如报社人员有任人伤亡或失踪,那就是石家人所为。

很多人拿到报纸的人,看到这一消息,都是哗然呼吁。既然钱大少能出来作证,那五个人其实是自残的。那么就证明石明轩的五个保镖,就不是伤害他们的凶手。既然如此,那么就剩一个偷窃罪了。而偷窃罪却没有这么重的罪,只要警方继续追查就是了,也用不着全城发通缉令吧。

但现在,众人最不了解的是,石大少为什么要跟这五个豪门少爷作交易,而且还要把这个伤害致残罪硬是按在他原先的五个保镖身上,难道只是为了追回丢失的钱财这么简单吗?

可是那五个人只是他的保镖而已,石明轩怎么可能把他的钱财让他们来保管,所以,他们最多偷的就是那些比较贵重的物品,比如汽车,古董或其他值钱的东西。但是,石大少根本就不缺这些东西,就是少了,重新再回来就是。那他为何如此紧迫的要跟五个少爷做如此交易?最后,石明轩的五个保镖不见了,还把这事载到了赌石板和那个女孩的身上,而他们两个根本就跟那个五个保镖不认识的。林林总总,怎么看怎么想就是不对劲。

众人只是想着石明轩为什么要跟五个豪门在少做交易,也没有深想,为什么这个五个大少要自残,而且一起自残。

“啪”,一把把报纸甩在了地上。

当石明轩知道这事时,云城时报已经卖出去了50%。而且还是他父亲打电话,让他看报纸的。他那时正在焦急的处里他别墅地下室的事情呢。

他每一次运卖器官时,都会做一个登记,但,现在那些登记本都不见了。藏在冷冻室里的尸体也不见了。他现在害怕,这事什么时候会曝光了。只要事情在曝光以前,找回那些证据。他们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此时的石明轩已经肯定了,此事背后一定有一双手在推动。可是,到底是谁?难不成真是钱家?不然钱程好端端的冒出来作那个该死的证干嘛?如果真是钱家在背后给云城时报撑腰,倒能说得过去。但是,这些证据也是钱家拿走的吗?石明轩不能肯定了。

可现在,他就因为一个赌局引发了那些报社的关注,从而让那些人有机可趁。他真是对这云城时报恨极了。可现在呢,他还不能派人去报社警告或者威胁,不仅不能派,还要时刻注意保护那些报社人员的安全。

该死的,到底是给他们出的主意,竟然直接在报纸上注明,如报社人员伤亡或失踪,就要找上石家。现在,他们石家真是在风头浪尖上了。石家60亿还没有追回,那个女孩也不见了,而且被关押的奚荣也要释放出来。石家现在完全处于被动了。

“玲玲……”,石明轩的电话响了。

“爸。”

“轩儿,你去一趟钱家吧。”石崇名说道。

“好。”石明轩应道。他现在只能去一趟石家探探口风了。

三十年前,石崇名娶了钱家大小姐,钱小珏。婚后,石崇名和钱小珏的关系一般,在结婚的第三年,就生下了儿子,就是石明轩。石明轩很得钱老太爷的宠爱,所以石明轩也会时常去钱家。那时,钱石两家的关系也算好。

但这个好关系只维持了十五年。

十五年前,十八岁的石崇源,把钱为山最小的儿子,十六岁的钱为家推下池塘淹死了。而最宠小孙子的老太爷,因接受不了小孙子的死,也因此病逝了。为此,钱家一定要石崇源赔命。

但石成玉也是十分疼爱小儿子,怎么可能让小儿子赔命。在钱家强势强权之下,石成玉不得已,连夜偷偷送小儿子去了部队当兵。

钱家在石家不交出石崇源,而又找不到人的情况下,开始对整个石家发难。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钱家就是极打压石家。而石明轩的母亲钱小珏夹在钱石两家,十分难受痛苦,没多久也是抑郁而终。

钱小珏逝世后,石家开始全力狠狠反击,最终两败俱伤,无力再彼此打压或反击。

而以前在钱家受宠的石明轩,从钱为家和老太爷去世之后,钱家就拒绝任何石家的人来钱家,包括石明轩。

因此,钱石两家一直不太来往。不过,近两年,七十多岁,已经要踏进棺材的钱远山,开始对着逝世的的女儿有了愧疚之心。就因为他们一门心思的要打压石家,害得唯一的女儿得了抑郁症,而后受不了钱石两家的相斗,才会逝世的。

所以,为了弥补这颗愧疚之心,钱远山让人叫外孙,也就是石明轩去钱家。

但石明轩记恨钱家逼死自己的妈妈,刚开始也不搭理。不过,后来,也开始和钱远山有来往。不过,只仅限钱远山,钱家的其他长辈还是不待见石明轩。所以,石明轩只是偶尔去钱家陪陪钱选山。不过,钱家有几个平辈之人还是跟石明轩交好的,不过,这人不包括钱程。

钱程比石明轩小三岁。在钱程没有出生前,钱老太爷最宠的就是石明轩,但是在钱程出生后,钱老爷最宠的就是钱程。钱老太爷真是把钱程当宝贝一样,天天抱着,去哪都要带着小重孙。

因此惹来了小小年纪的石明轩的嫉妒。只要在没有在的时候,他就要欺负一下钱程。小时,钱程不懂得反抗,就向大人告状,但是只石明轩在众人面前太乖了,而他太调皮人,大人都没有人愿意相信他。所以,他觉得很伤心,因此越加讨厌这个表哥了。

后来,稍微长大一点了,看到石明轩更是装模作样,连话都懒得跟他说。后来,钱石两家闹翻时,还不到十岁的都疏了一口气,说了一句,以后再不用看到那个石明轩了。

以至于,到现在钱程,只要有石明轩的地方,就看不到钱程的影子。更别谈俩人有什么交情了。

所以,现在,报道上特别指出了,钱程出来为余丰庆五个作证,他们没有伤害那五个豪门大少。会不会就是为了报复他呢?

所以,就算钱家再不待见他,但这一趟钱家,他必须去,顺便跟外公聊聊。试探一下,是不是钱程发现了他别墅的秘密。如果真是他,不管钱程是他什么人,他必须把他灭了。石明轩想到这里,本来阴暗的眼里满是戾气杀气。

玲、玲……,又是手机的响起的铃声。

石明轩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他皱着眉问道,“什么事?”

“石大少,警察局外面围了一大批民众,他们要求释放奚荣和萧摇。”电话里面的人说道。

“混帐!”石明轩骂了一句,却不知道是骂对面的人还是骂那些民众。

“石大少,现在怎么办?释放吗?”对面的人现在好像不介意石明轩的骂人,他现在急切知道想怎么办。他们抓人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石家逼回那60亿,反而现在变成了很被动的局面。

石明轩想了一下,说道,“放了吧。”

只要那个奚荣还在赌石城做生意,那么他就逃不了他的手里,至于那女孩,他相信以二弟的身份应该也能很快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所以他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解释为什么要栽赃陷害他的五个保镖,还有他的别墅现在必须毁掉。

关在警察局近有十个小时的奚荣,就这样因为警察局舆论压力,而被放了出来。

“丫头,报社已经把这些事报出来了,现在下一步如何?”沈万山问道。

“沈老爷子,你现在知道网络这一块吗?”萧摇认真的问道。

现在的网络发展还没有十年后那么快,十年后的网络信息,真可谓迅速。只要哪里有一点事,都会被众人所知。现在,手机都还没有普及,所以用电脑网络这一块更是少。但是少,不代表没有。而且电脑可是一般有身份地位或富裕家庭会有,所以这些信息以网络的形势透露下去的话,那么,事情肯定会发展的十分快。

“网络?”沈万山有点疑惑的,“那是当然。那你的意思是?”沈万山人虽然老了,但对于科技这一块还是有所了解的。他的小孙子,天天在电脑旁边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据他自己说,在编程序什么的。还有,他告诉自己,这网络,是能把消息透露到全国人知道的。现在,这丫头的意思,是想通过网络把石家的一些肮脏是透露出去。

“现在,我们都不方便把石家的证据交出去,那么我们可以让这些信息先透露出去,相信,上面的人也会很快知道,而且就是跟石崇名有密切关系的上面领导也不能阻止。到时,上面的人肯定会派人来调查,到时,再交出这些证据也不迟。”萧摇说道。

沈万山想了想,这倒是个办法,可是这样把云城的事让全国人都知道,那以后,会不会对云城带来负面影响啊。他虽然急于为子孙开路,但他也必须考虑对云城发展的各个因素。

“沈爷子,我知道你的顾忌。不过,这样本身就是为了云城好,可以来个敲山震虎之效。让那些目无法纪的云城官员,给个警告。”萧摇说道。

沈万山双眼深沉的盯着萧摇看了一会,说道,“好,依你所办。”随后,就吩咐属人,把这事交待下去。

“沈爷子,现在就等静观其变了。”萧摇认真的跟着沈老爷子说道。现在,就等那些消息透露出去之后,上面高层领导是怎么反应了。

在坐的人都知道,萧摇这话是什么意思了。这事透露出去可大了,石家就是想逃脱也难了。谁让他们杀了这么多人。不过,恐怕,石家下台之后,云城肯定会空出很多职位,那些想来云城发展的人可是要考虑一翻了。这里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暴出丑闻,这可得天天提着心来当这个官的。

沈万山之前就是因为有这样的顾虑,才会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些事发出去,可是现在不发出去,以石家现在的实力,这些石家这些人的罪证真的很难交出去。而且拖得时间越长,石家那些人就会越快毁掉那些犯罪证据。

看着事情差不多了,萧摇就对着在场的人说道,“李老,沈爷子,二哥,我和师兄还有事要办,先走了。”

童俊桐和李老都很奇怪,萧摇怎么现在会有事,她是第一次来云城,人生地不熟的,她是要办什么事啊?

不过,两人看了一眼一直牵着萧摇手的高大英俊男人,恍然大悟似的。这是小情侣要约会去了。所以,童俊桐李老看着萧摇和冷昶睿两人的眼神,很明了,那就是你去好好约会吧。

萧摇当然没有忽视俩人调侃的眼神,不过,她也不想他们解释。她告别了沈万山几个,然后就和冷昶睿走出了沈家大院。

“师兄,你直接这光明正大的走在人群里,不会影响任务吗?”萧摇问道。

“引蛇出洞。”冷昶睿简洁的说了这四个字。

萧摇一听,就明白了。师兄他们一直在暗处,追查那个毒枭,但是那些人隐蔽的很好,所以师兄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落角之处。所以,师兄打算以自己为诱饵,引出那些毒枭分子来暗杀。

“师兄,这会不会太危险了?”萧摇有点担心的问道。其实,以师兄的身手,她是完全不用担心的,但她现在担心的是,师兄对这个世界不熟悉。不知道,师兄能不能防住。

“别担心,师妹,不会有事的,而且我会时吸释放内力,那样,就算他们来暗杀我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冷昶睿说道。

“好吧。师兄,我陪着你。”萧摇说道,“师兄,我好像没有告诉你,我有透视功能和隐身功能吧。我想,我一定能帮上你的忙。”萧摇狡黠的看着冷昶睿说道。反正,在师兄还没有完全了解这个世界之前,她不会放任师兄一个人的。所以,她要和师兄一起抓毒枭。因为她有作弊器,所以想来俩人肯定能够配合的天衣无缝。

冷昶睿对萧摇有这两个异能,当然是惊讶和好奇。不过,他最担心的是师妹的安全。他知道,在这个世界,有异能,被人发现,那可是会被抓进研究所的。

“师妹,以后,一定不能让人知道你的异能,知道吗?”冷昶睿突然转过身子抱着萧摇,声音还是带点颤抖,只是因为他太害怕会再一次失去师妹。

萧摇看着师兄反应这么大,也知道师兄肯定是因为担心她异能被发现,而被人抓走,她拍拍师兄的肩膀,安慰道,“师兄,你放心,为了你,我都绝不会放自己有事的。”

冷昶睿头靠在萧摇的肩膀上,他听到萧摇的话,深邃的双眸释放的锐利如利剑的锋芒,他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师妹的,任何人。

俩人站在沈家大院门口,过来过往的人,还是很好奇的看着这一对小情侣。

不过,抱了一会儿,冷昶睿就放开了萧摇,然后,牵着她的手就往前走。

话说,石明轩来到了钱家,跟外公钱远山聊了聊。然后,就聊到了,大表弟,钱程。

“外公,表弟他们昨晚没有回来吗?”石明轩问道。平常钱程跟人赛车,不玩一夜,他就不回家。

“回来了。不过,昨晚程儿很奇怪,平常夜里不玩到天亮就不回来,但昨晚不但在凌晨之前回来了,回来之后还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直到今天外面有人找他,他才起来的。”钱远山说道。

昨晚上凌晨之前,不就是耿红波五人自残的时间吗?而且听说昨天晚上他们本来好好去飙车,但是,没有两个小时,耿红波五人就自残进了医院。但到底是这五个为什么自残,他们五个人闭口不说,而且眼里满是惊恐和害怕。他就判断,他就肯定不是自残的,而是被人害残的,但那凶手却让他们恐惧。

可是,昨天晚上他与他们做交易时,他们还是不肯说出凶手,一口咬定是自残的。他现在很不明白,什么人会让他们这么恐惧?恐惧到了害怕说出凶手是谁?但他说要去帮他们找凶手时,他们很快答应了,但却没有给他任何一点线索。

而现在钱程的表现也十分的异常,那肯定是他们昨天晚上发了什么事?而这事或人让他们忌惮和恐惧害怕。

想到这,石明轩第一次后悔跟那五个人作这个交易了。同时,也埋怨起耿红波五人没有说实话。不然,他肯定不会走这一步臭棋,现在闹得很多人都知道,他石明轩栽赃嫁祸给他曾经的五个保镖。

“那外公,你知道是什么人找他的吗?”石明轩的问道。

钱远山因为年纪大了,他不太关注外面的事,所以他也没有看到最新的云城时报。当然就不知道,大孙子钱程把外孙石明轩推在悬崖边上了。

“嗯,好像是的报社的记者。”钱远山回想了一下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程儿最讨厌那些媒体记者了,没有想到,那记者要找他时,他就出来了。”钱远山对于这一点他感到特别奇怪。

听到这话,石明轩敢肯定,钱程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跟他石明轩作对。不然,当他找耿红波他们五人时,也寻问过,会不会有人替他们作证,而他五个信誓旦旦的说道,绝对不会。因为,那些人包括钱程也想一起找出那人。

今早上,在云城早报发出通缉信息时,钱程及其他人好像是没有反应。所以,他就一心在追回那60亿的事上了。可最终还是出茬子了。

“那外公,你知道表弟昨天晚上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为什么会有记者来找他?”石明轩好像不太明白的问道。

“嗯。还不知道,我问了一个晚上,加上今天,那个臭小子都没有回答我。只是说了没事。”钱远山气哼哼道。他才是爷爷,好不好,为什么大孙子会这么不孝啊。

“外公,表弟现在在家吗?我想跟他聊聊。”石明轩问道。

“那臭小子在记者走了之后,就出去了。”钱远山还是气哼哼的说道。在家也不陪陪他这个老头子。

石明轩眼里的杀气一闪而过,很快,所以钱远山没有发现。

他笑了笑说,“外公,表弟是还小吗?他当然要出去玩了。”直接先抹黑钱程。

“都二十四岁了,还小。还有,我记得你二十四岁时,已经是司法局的副局长了。而他呢,到现在还一事无成的。”钱远山对钱程很是不满的说道。

“外公,表弟发像对我很不满啊。”石明轩说道。

“怎么说?”钱远山急问道。他很久以前就知道,程儿很不喜欢,可以说特别讨厌石明轩。但轩儿只是笑笑,也没有跟他计较,现在轩儿还是第一次表达了他对程儿的不满。不知道,程儿又做什么事了?

“今天记者来找表弟,问的就是关于我的事,而他说了一些对我很不利的事,所以……”石明轩故意没有把话说全,就是让钱远山自己去猜想。

钱远山听到这,还真来气了,钱程平常在家里排挤这个表哥,他还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可是现在却让外人知道。程儿作为家族继承人,性子也太不稳重了,难道他不知道,家丑不能外扬的道理吗?

“轩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程儿给你道歉的。”钱远山的说道。他根本就不知道,钱程说的是石明轩什么事,当他要钱程道歉时,石明轩犯罪事实已经曝光了。

“不用了,外公。请外公跟云城时报打声招呼,就说我和钱程的关系不太好,所以,他报料的那些都不是事实。”石明轩有点急切的说道。他现在似乎肯定,云城时报的背后之人,就是钱程了。只有钱程才有这个能力与石家对抗,因为钱程是钱家未来继承人。

“好,轩儿,我现在就给云城时报的负责人打电话。让他们向你道歉。”钱远山说道。不过,他还不知道,钱程到底报料的是什么。所以,他只认为只是那些无伤大雅的一些事。因为钱石是云城第一,第三大家族,所以只是生活上的一点小事,那些报社的人也是十分感趣的。

所以,他也没问什么事,就让管家给报社打电话。

管家打完电话之后,就过来汇报道,“老爷,我已经给过报社社长打过电话了,他们说知道了。”

“嗯,就只是知道了?”钱远山疑惑的问道。这不应该先道歉的吗?难道有其他事,他不知道的。

“他们还说,对于冤枉石少爷的事,他们会登报道歉的。”管家说道。说完,还看了一下石明轩,有事想说,但却终没有说出来。

“嗯,这就对了。”钱远山点头道。

“轩儿谢谢外公了。”石明轩说道。他就是笃定钱远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会让外公出手阻拦报社的人。现在,既然外公已经出手了,那他还有其他事要处理。

“外公,既然表弟没在,我下次再找他吧。我现在还有事处理,我先回去了。”石明轩说道。

“嗯。好。他回来,我一定让他给你道歉。”钱远山认为这事,还是钱程没有做对。

石明轩一会就走了。

“老爷,我刚刚给报社的人打电话时,报社的负责人说,现在很多人在报料,说石家几个人都有杀人的嫌疑,而且石明轩在做非法运卖人体器官的嫌疑。”最终,管家还是把刚刚知道的消息转给了钱远山。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报料的人不去警察局报案,而去报社报料。”钱远山听到管家的汇报,严肃震惊的问道。他人老,但没有到是非不分的地步。

“老爷,你忘了警察局是归那位主管了吗?”管家提醒道。

钱远山不说话了,他苍老有脸庞,显现出曾经的沧桑。他想了一会道,“去把民儿叫回来。”

“是。”四十多岁的管家恭敬的答道。

再说钱程,昨夜里回来之后,担惊受怕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因为,夜里发生的事真是超乎他的想像。他没法想像人怎么可以做到,让人看到鬼的,还能让他们自残。他平时是爱玩,玩车,玩女人,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载在玩的头上去了。

那一天,钱程一夜没有睡着,第二天,在中午时,眯了一下眼睛。本来,他继续睡的,就有佣人来告诉他,有人来找,而且来人还说了一个字,让他瞬间惊醒,那就个就是鬼字。来人说了这个字,就说明他是受人所拖来的,而那个人就是昨天晚上被他们误认为鬼的两人。别人不知道这个鬼字的意思,但昨天晚上的人都知道,却不能泄露一个字。而来人转告人一个鬼字,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所以,只能急忙忙的见来人

他见的来人,介绍之后,对方竟然是记者。记者问他,关于那五个豪门大少伤残的事。他这才知道,石明轩竟然会让那五大少爷伤残的事栽赃到他的五个保镖身上去。他虽然不知道,石明轩为什么这样做,但他就是愤怒。他早知道石明轩卑鄙无耻,但没有他连这样的事,都能随便栽赃的。更可恶的是,那五个大少爷,你虽然是残了废了,但那是你们自己自作自受,杀了人,还不能让人报复一下。现在想借助别人,来找昨晚上那两个“鬼”,也不看看这样,自己会不会死的更快。

所以,记者问了什么,他就答了什么。末了,他还说昨天晚上,还有好几个见过他们五个自残的事。

之后,记者离开了钱家,钱程也离开了钱家。所以,他就不知道后来石明轩来找自己外公的事。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会阻止。他相信外公虽然人老了,但并不糊涂。不过,钱程忘了他爷爷已经很少看报纸新闻了。

钱程出来之后,又想去找他另外几个狐朋狗友,但连续打了几个电话。那些人估计昨晚上吓怕了,现在都不敢出来。所以,心情十分不好的一个人,来到了一家夜总会。

可是他却在夜总会的门口,震惊的看见两个人,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题外话------

不好意思,逛街去了,所以更新的有点晚上了。

云城的事,还有两到三章,就可以结束,之后就是冷萧两人联手抓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