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91章 冷昶睿闯警察局

梁局长惊愕了一下,他怎么没有发现还有第三个人跟在他们两个的后面。而这个人穿着一身绿色军装,身体挺拔,相貌英俊,而且眉眼锋利,气势逼人,明显就是军队里的人。

他望着这个男人,就要仰望的角度来栓释。估计就是石市长站在这个的眼前,在气势上也要弱个千万分,更何况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长。

云城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样一个人物?既然没有听说过,而且身上的军装也是普通士兵的,所以就不是一个大人物。这么一个小人物,竟然敢说他的眼睛是瞎子。

所以,随后梁局长愕然的大怒问道,“你放肆,你是谁?难道你不知道这是警察局审讯室,可不是随便的人能进来的吗?”转头又对着那个两警察怒问道,“谁让你们随便把人带进来的?”

萧摇看到进来的人,也是愕然了。他们早上才分开的,现在就在审讯室里见面。师兄怎么会闯进审讯室的?他现在不是在执行任务吗?他怎么会来警察局的?难道是知道她来警察局了?

“师兄。”萧摇惊讶的叫唤了一声。

冷昶睿没有再看梁局长一眼,只是走到萧摇的身边,脸上带着一丝怒气。他突然狠狠的抱住萧摇,嘴里道,“不准你以身涉险。”

今天上午执行任务时,经过赌石城,听到很多人都在议论一件事。

“你们说这是不是真的石家在报复那个女孩子啊?”

“那是百分之八十是真的,你想啊,以石家在云城的权势,就因为一个赌局,就把石家的60亿给输了出去,而且这可是石家的大半家产呢,这石家人能甘心吗?你们说,是吧。”

“嗯,就是啊。只是可惜了那个女孩子,好像也才十五六岁。也不知道,石家要用什么手段来报复那个孩子。”

“石家直接以窝藏罪把那女孩抓到警察局。那女孩长得这么漂亮,也不知道会不会遭罪。”那人说到这,看了看左右,然后小声的说道,“我听说那个警察局长是个好美色之人,以前我听我邻居说,他一个老乡有个女儿犯了一点小错,被抓进拘留所,结果那个局长看上了人家美色,硬是在拘留所把人家女孩子给强奸了,结果那女孩不堪受辱,就在拘留所里当场撞墙自杀。”

“那后来怎么样呢?那家人不告吗?不然这个局长怎么还没下台。”有人疑惑的问道。

“告,怎么没告。那个女孩没有死,他的家人了解事情经过之后,就扬言要告这个局长。可是,这个女孩的父母却是一个个意外身亡,而哥哥姐姐也是一次次意外事故擦肩而过。唉,可怜的一家人呢。”

“难道,这个女孩父母真的是意外身亡?”

“我猜肯定是谋杀的,你想啊,他们一说要告那个局长,这人就意外死亡或各种意外事故,怎么想也不可能吧?”

……

冷昶睿已经听不下去了。他知道,他们议论的那个女孩一定是师妹,而师妹被人抓进了那些人口中的警察局。

他知道警察局就相当于他那个地方的衙门。衙门可不是一个好地方,特别是衙门的监狱里头。不管人有没有犯错,有没有罪,都会在监狱里受刑受苦。那女人进了监狱,特别是一些美貌的女人进了监狱里,很少能逃脱被强的命运。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警察局,是必须要按照法律规章办事的。就是在监狱的人,也是有人权的,任何司法人员也不能随便侵犯犯罪人员,否则司法人员也会变成犯法人员。但是也不排除那些知法犯法,一手遮天的有权势的人员。就刚他听到的那个,就是进了警察局还被那个所谓的局长强了呢,最后还被弄的家破人亡的下场。

虽然师妹的身手武功,对付区区一个局长完全不在话下,但是他就是不放心。他那个地方也不乏很多高手被抓入监狱,最后还不是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了。在监狱,衙门的人,为了对付那些高手逃狱,想出的招式可是层出不穷啊。喂迷药,喂散骨粉,化功粉,等等……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警察局有没有这些东西,但是在没有确认师妹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有可能暴露身份的情况下,他还是闯进警察局看个究竟。

可是他还真没有想到,他刚到,却听到这个所谓的局长,在威胁逼迫师妹。而师妹却在大叫救命,虽然他知道那是佯装的,但是他还是生气。

可是可恶的是,这警察局的人听到救唤声,竟然就是听而不闻,就好像没有这回事一样。如果,如果师妹只是一个普通女孩,那师妹是不是就会像他听到的那个女孩一样,成了为了这个畜牲的泄欲的对象呢,最后被逼的被迫自杀呢。想到这,他就愤怒不能制止了。

刚好,他听到那个局长叫两个警察去师妹那个审讯室,他就一身军装的跟在他们身后。警察局看到他一身军装也没有感到奇怪,而前面的两人个根本就没有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所以,当他们进去审讯室的时候,一到这个梁局长的面前,他就控制了这两个人不能动也不能言语。所以梁局长却没有第一发现,他们后面还会有一个人。

现在,只有把师妹抱在怀里,才能让自己那颗提着的心放下来。

萧摇看着冷昶睿眼里的担心和无奈,她知道,她又一次让师兄担心。她反抱着师兄,轻轻的说道,“师兄,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子了。”

梁局长看着相抱的两个,气得暴跳如雷,他怒指着大喝道,“好你个萧摇,竟然还有同伙。竟还敢光明正大的闯进审讯室。”然后又转头对着两个还没有任何行动的警察,大喊怒气冲天的道,“你们俩个是死木头人吗?还不赶紧把这个闯进审讯室里的人给押出去。”

可惜这俩人还真是两个木头一样,根本就没有给梁局长一点回应。

冷昶睿和萧摇两人也根本就没有搭理这个暴跳如雷的人物。

梁局长此时真是气坏了,整个审讯室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搭理他。他拿起来电话想要叫人,可电话竟然一直占线。他把电话一砸,然后又拿起自己的手机,竟然没有电。他真是又气又急又怒。妈的,关键时刻,竟然一个都用不上。此时暴怒的他,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切的反常现象。两个警察一动不动,手机电话都不能打,而前面的两人好像根本就旁若无人一般。

他眼睛蓦然瞥到还想着握着手枪,想自杀的张少军。又大喝道,“还不枪给我对准这个男人,你的事以后就不再计较。”

他因为要在审讯室办事,怕因为有枪而发生什么意外,所以他把自己的配枪放在了办公室。以前,就有女孩趁着他在运动时,对他开枪,如果不是那女孩不会开枪,如果不是他闪的快,可能他就死在了枪下了。所以,从此以后,他在警察局办事时,都不会带枪过来。

此时的张少军早已傻愣愣的,被梁局长大喝一声,反而惊醒过来,把对着脑袋的枪拿下来,不过,枪也没有对准冷昶瑞,他只是两手垂下来而已。不过,到现在,他都没有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局长看着张少军没有动作,他马上抢过张少军手里的枪,马上对着冷昶睿。喝道,“你赶紧给我滚,不然我就开枪了。”

冷昶瑞和萧摇当然知道这个梁局长的动作,但是俩人都还没有理会。只是萧摇的眼光很冷,厉光直射向梁局长。竟然敢拿枪对着师兄,真是找死。她俩个手指动了一下,结了一个手印。她并没有使用内力,破坏这枪,冷昶睿也没有使用内力,因为他看到了师妹这个小动作。所以,他就放心的让师妹结气印,让这手枪根本就开不了。

“师妹,我们出去吧。”冷昶睿不放心师妹在这个所谓的警察局。

“好。”萧摇轻轻的应着。虽然这计划因师兄的出现,而打破了,但进警察局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就不想让师兄为她担忧了。

沈家大院。

“童小子,你说的是真的,石明轩真的做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儿?”沈万山此时威严的问道。这事可不是开玩笑,这可是严重触犯法律法纪的犯罪事儿。而且石明轩是司法局局长,他这是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

童俊桐是在拒绝卫呈祥之后,直接来到沈家。而他来沈家的目的,就是向沈家要人手,调查石明轩的犯罪事实。

童俊桐来了之后,李老才跟沈万山说了这次事情对沈家的利弊。听到李老和童俊桐的分析,沈万山斟酌再三,认为这次的确是一次好机会。所以,就同意了这次合作。派人去调查石明轩的别墅。当然要绕过石明轩的人去调查,也不简单。不过,沈家传承上百年,人手方面肯定会比钱石两家强。所以,沈万山很是很放心手下的人员。

“沈爷子,你不是已经派人去石明轩那个别墅调查去了吗?这些事儿是不是真的,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童俊桐说道。

“童小子,摇丫头在警察局没事吧,听说,警察局可是石家的地盘,他们会不会刑逼摇丫头啊?”李老还是很担心萧摇的安全。

“李老,您放心。妹妹说过,她不会有事的。”童俊桐真是放心的说道。

“臭小子,摇丫头说没事就真没事吗?这里,可不是香江,不是你童家的地盘。这里可是云城,那警察局可是被石家掌控的,那些人对摇丫头做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啊。到时,我怎么向老祁交待啊。”李老大声说道,手就要拧上童俊桐的耳朵。他是真不放心啊。

“李老,您放一百个心吧。我妹妹可不是简单的人,她不会随便让人欺了去的。”童俊桐躲开了李老的手,很是坦然的说道。

“唉,那好吧。我就相信那丫头一次吧。”李老叹了一口气。看那丫头把一切计划的天衣无缝,就知道那丫头不简单。

“老李,我对你们说的那丫头真是越来越好奇了。”沈成山突然说道。

“她是老祁的徒弟。”李老说道,“你会有机会见到的。”这机会确实很快,他们没过多久就见到了。

没一会,沈家保镖匆匆忙忙过来报告,道,“老爷,刚刚警察局那边的人员打电话来说,今早被抓的那个女孩,被一个男人带走了。而且现在,疑是失踪。”

“什么?摇妹妹被一个男人带走了?”童俊桐站起来很是惊讶担心的问道。

“什么,摇丫头被一个男人带走了?”李老也是急切的问道。

怎么会这样,妹妹说过,她在警察局可能会呆到云城各大报纸报道这件事为止,而警察局和石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迫于社会舆论压力,会把她和奚荣放出来。可是,现在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把妹妹带走了。

那个男人是谁?会不会石家派去的,不,不会是石家。因为警察局本身就是石家的地盘,他们没有必要先把人带去警察局,在带走,他们可以直接把人带去别的地方。所以根本就不会做多此一举的事。可是不是石家,那会是谁?难道是钱家?石家要报复的人,就是钱家要保的人。可是也不可能,钱家现在根本就不会去与石家相斗。

那到底是谁?妹妹,会不会出事?

童俊桐想到这,眼里掩不住的担忧和焦急,他就急切的问道,“那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男人么?”

“不知道。”这个保镖很正经答道。

“那那个男人长得怎么样的?”童俊桐再一次问道。

“据人说,那人一身军装,人很高大英俊。”保镖如实的答道。

听到保镖这样说,童俊桐和李老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就明白了那人是谁。

“那个子,竟然直接上警察局带人了!好气魄。”李老是直接赞赏道。能从云城警察局把人带走,那肯定是很不容易,现在带走了,那说明那小子不简单。

“李老,咱们这个也可以放心了”童俊桐也附和着李老的话。没有想到,那男人竟然会直接把人从警察局带走。可现在,问题是他到底是怎么带走的啊?那警察局里的人可是不少,而且又是石家的地盘。童俊桐真是特别好奇,而且恨不得马上见到妹妹问个究竟。

“听起来,你们似乎知道,从警察局里带走那女孩的人是谁了?”沈万山好奇的问道。既然石家要报复那女孩,那肯定不会随便让人把人带走的,可是这人又是怎么带走的呢?

“嗯。知道。那人应该是摇丫头的男朋友。”李老回答道。

“听来不简单呢。”沈成山试探的说了一句。

李老当然能听说沈万山的口气,不过,他没法回应沈万山的试探,喝了一口茶,道,“不知道,就知道是一个闷葫芦。”他们只知道那是萧摇的师兄,不爱说话,其他一概不知。

沈成山听了李老这一句,就知道,可能他们还真不知道那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呢。所以,这话题也没有继续下去。

……

奚荣,一个人再审讯室里又呆了有差不多半个小时了,然后,那两个警察又进来了。进来的除了两个警察还有石崇奇。

奚荣看着两个警察和石崇奇。很是奇怪,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这他们焦急成这样子?刚才逼问他的时候不是很有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吗?

进来之后,石崇奇就让那两个警察出去了。

石崇奇压下心里的焦急,脸上还是那样看似很温和的笑容,问道,“奚容啊,我们即将是一家人了,我希望,我问的问题,你能够如实回答我。”

石崇奇自认为,他们石家给出的条件十分的优厚了,一个石家大小姐和20亿金钱,所以奚容已经肯定会答应跟他们合作了。现在,事出突然,他也就直接问奚荣了。因为就石家来讲,只有奚荣最能知道那女孩的情况了。

奚荣就莫名其妙了,怎么一回身的功夫,石家人就认定了他是石家人了。他什么时候答应跟他们石家成为一家人了。看他们焦急的样子,刚刚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石崇奇这么迫不有待的把他归回一家人。

奚荣笑了笑,说道,“石局长,你说笑了。我什么时候答应过成为你们石家人的。我早就说过,我配不上石家的大小姐,所以石局长,你们还为石小姐另择好夫婿吧。”

石崇奇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完全僵下来,他阴沉着脸,怒道,“那20亿你也不要了吗?”

“呵呵,20亿?那是多少钱啊!如果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但是要用出卖朋友来得那20亿,那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屑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不是,谁都像你们石家一样这么无耻,输了还不服输,输了钱又想偷偷要回去。”奚荣讽刺的说道,而且脸上满是嘲弄的看着石崇奇。

石崇奇被奚荣讽刺的怒火冲天,他用手指着奚荣,一脸怒容的大声道,“好,好,你你高洁,讲情义,你也不看看别人跟你讲不讲情义。”

奚荣对这话有点愕然,石崇奇这话是什么意思,奚荣还真没有明白过来。现在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是赌石铺的老板,在云城他也几乎还没有什么朋友。只是认识几个赌石珠宝界一些商业圈的人,但这也无关情义啊。

奚荣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好奇,然后很平淡的问道,“石局长,你这话是何意啊?”

“呵呵,何意?”石崇奇看傻瓜一样看着奚荣,然后嘲讽的说道,“你现在维护的情义,已经跟别的男人跑了。”

得,这话说得多暧昧。他跟萧摇只是普通意义上的朋友兼妹妹。他对萧摇妹妹可没有其他想法的。可现在从石崇奇嘴里冒出来,怎么听怎么奇怪。什么叫他维护的情义跟其他男人跑了,又不是老婆跟人跑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过,话说回来,石崇奇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萧摇妹妹已经离开警察局了,而且还是跟一个男人走的。奚荣还真相了。

石崇奇看着奚荣阴沉的脸,其实是深思的脸。他就继续加把火说道,“呵呵,你维护的那个女孩子,跟一个男人走了。走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这些责任都要你担下来。你看看你,多亏啊。让你把窝藏罪名往她身上推,你不肯。那现在呢,她人跟着一个男人一走了之,把一个人扔在警察局。警察找不到她人,肯定要拿你替罪了。”

“哦。原来是这样。”奚容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那又如何,她被人带走了更好,省得在这里会不会遭什么罪。”

心里却在猜测,摇儿妹妹到底跟哪个男人走的,难道是老童。想了一下,不可能,他们完全是按照计划走的,所以,老童是完全不会在中途做多余的事的,奚容在想了想,突然想到另外一个男人,那人就是摇儿妹妹的男朋友,难道真会是他吗?如果真是他,这么说来,那男人可真不简单,竟然一个人敢单枪匹马的闯进云城警察局,把人带走,还让一大批人无可奈何。你想知道,奚容为什么知道是一个人带走萧摇的吗?前面石崇奇不是说了吗,是跟一个男人跑了,如果人多的话,肯定会说跟一伙人跑了。

石崇奇听到奚荣的话,真是气打不出一处来,这人真是顽固,油烟好坏都不进。他黑沉着个脸,责问道,“看来你是知道那男人是谁了,而且还打定主意承担罪名了。”随后,他似乎双想到了什么,他软下声音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不要你指认那个萧摇,也不要你娶芸儿,更不让你背上罪名,只要你告诉我,那个男人现在住在哪,可以吗?”

奚荣无视他,只是看着手上的定制的昂贵手表。石崇奇以为他是傻瓜吗?这和出卖摇儿妹妹有什么区别的。更何况,他根本就不知道那男人到底在哪,是什么人?问了也等于白问。

不过,他现在,担心的是,摇儿妹妹既然是这样出去,后面会不会闹出其他事啊?不管怎么说,她是以窝藏罪在众目睽睽之下抓来警察局,现在出去,不知道石家会不会以什么名义来个全城通缉呢?

“石少,就是这个男人带走萧摇的。”监控室里,梁局长指着走廊上出现的一个陌生男子说道。“这男人的身手有点诡异,他是无声无息的跟这两人后面,然后进入审讯室的,最后,拿着枪威逼着我们放人的。”

最后一句,当然是他给假造的。不反事情说严重,怎么能让石大少上心,况且那女孩如果真逃了,那石家的60亿就甭要回来了。

不过,最可气的就是张少军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也不帮忙叫人,而他那时站在审讯室,腿突然疼的厉害,根本就没有出去叫人。其他两个警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到他们离开之后,他们才会动会说话。问他们出什么事,那俩人都在说好像在睡了一觉一样,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在怀疑被催眠了,知道真相的只有他和张少军。

他腿疼,张少军吃里扒外,那两上被人催眠,所以,萧摇和那个男人光明正大的离开了。

石明轩却是一眼都不眨的盯着视频里的人,确却的说,是盯着视频里的梁局长指着那个男人。而眼睛里却呈现不一样的东西。

“不好了,石大少。”突然有人跑时监控室里,大喊着。

------题外话------

谢谢以下亲的花花和票票:

浅浅沫雪1月票,莫莉茜茜1朵花,875239610一张评价票,

li李燕梅四张月票,liuyan298026两张月票,雁影1977二张月票,wail1314两张月票

谢谢以下的亲们的支持。同样谢谢正版读者们的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