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80章 收兄弟五人

萧摇问道,“包养你前未婚妻的男人是谁?”既然能请动*会的人追杀,那么在钱势方面肯定会不小。

余丰庆说道,“他姓袁,是永恒珠宝公司的董事长。”

“姓袁,他是不是叫袁世华。”萧摇追问道。如果真是他,那她还是真跟他对了上啊,他是赵福宝的仇人,没有想到,她现在招揽另人一个干将时,竟然也会是他的仇人。至于派人追杀余丰庆,那肯定是那花钱安排人的,至于黄三秀,估计她知道,但她却没有阻止。

“是的。小姐,你认识他?”余丰庆问道。

“说起来,我和他也算不认识,不过,我有一个属下跟他有仇,所以,对袁世华这个人还是知道。前不久,我看到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不过他们在找一个男孩,大概十来岁。现在说起来,那个女人应该就是你说的黄三秀了。”萧摇说道这,眼神有点犀利的问着,“余丰庆,你还想报仇吗?还想要那个女人一无所有吗?现在袁世华是香江市珠宝业的龙头老大了,而黄三秀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所以不管他喜不喜黄三秀,他都会在儿子的面子上人让她衣食无忧。所以如果要那个女人一无所有,首先就要让袁世华一无所有。”

余丰庆听到萧摇的话,脸上震了震,明显很是吃惊。他们离开香江时,姓袁的虽然是个珠宝公司的老板,可是他的公司与龙头老大的位置可是相着甚远,怎么没几年就发展成那么大的一个企业了。而且就像面前这位小姐说的,黄三秀给他生了个儿子,据说还是他所有女人当中唯一的儿子,所以他肯定会看在儿子的面子上,给黄三秀衣食无忧的好生活。以前他只是算有钱而已都没有能力报复回去,还害得他的兄弟跟他一块被狼狈的追杀。现在那个人更有钱,他空有一副报复的心,没有报复的能力,他何来谈报复。

余丰庆几乎要对现实绝望了。他这辈子难道,就看不到黄三秀一无所有了吗?可是他不甘心。他为黄三秀付出了这么多,结果黄三秀不但瞒着他劈腿,还是因为他的父母的死是黄三秀害的。

“老大。”余丰庆脸上几乎绝望的表情,让他几个兄弟很是担优。他在被石大少控制时,他都没有表现出绝望,现在听到不能报复,绝望之色立马就现。

萧摇当然了看见了余丰庆的绝望表情,不过,她只是冷眼注视着。她冷冷犀利的责声道,“就这样就绝望了吗?你还真是懦夫。”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老大。”老四,老五听到萧摇的辱骂,他们就气愤了。对于他们来说,老大可是刚勇果决,身手灵敏,可是他们崇拜的老大。

“他不是懦夫是什么?他才三十岁,一听到人家是龙头老大,他都不让自己与人拼一拼,就开始心生绝望,这不是懦夫是什么?你是个人,袁世华也是个人,是个人,就有什么好怕的?为什么不想想他袁世华能闯出一个龙头老大,而你们却不行?这难道就不应该反思自己的懦夫行为吗?”萧摇毫不留情的骂道。

“那是,那是因为那个袁世华有那个资本,而我们没有,我们自己都要靠别人养着。”老三辩驳道,但说到要别人养的时个候脸又气又羞又红。

“呵呵,没有资本,难道,那个袁世华创业用的资本,是天上掉下来的?别说这么多理由,只有懦夫才会有千百种理由说服自己,比上人家是有原因的。”萧摇冷笑的继续骂道。

“这、这、……”这话是根本反驳不了。确实,只有懦夫才会给自己找借口,说自己比不上人家是有原因的。

而余丰庆却被萧摇的“懦夫”二字,给刺激了。他反思了一下自己,他自己从部队回来之后,一心只想着报复。可要怎么样报复,他发现自己只是在口头上说说而已。就如他自己对黄三秀说的,他等着她一无所有的一天,等着她为乞讨的一天。可是却没有想他为什么要等,为什么就不能自己亲自让她一无所有。

是啊,他就是一个懦夫而且太过冲动,什么都没有准备却急急过去刺激黄三秀,结果,让自己的几个兄弟受到连累,跟自己一起狼狈的流浪汉似的流浪。他对不起他的四个兄弟,但他更对不起他死去的父母。因为到现在了,他都还没有为他们报仇,让她逍遥享受这么多年。他

不,他不能这样去了。他要亲手为父母报仇。他还要让他的兄弟们过上好日子。

萧摇看着余丰庆在反思自己,她也看着差不多了,她悠悠的道,“余丰庆,如果你真正的想要黄三秀一无所有,那你就必须先让她的包养人一无所有。所以,你们必须要有自己的事业才行。”

“对,小姐,我是懦夫。但从今以后,我不想再做个懦夫,小姐,你一定能帮我的吧。我请小姐帮我们。无论小姐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愿意。”余丰庆抬起头,眼神坚定的说。

“嗯。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我要在香江市成立一家安保公司。我现在需要人手,而我恰好看中的是你们的人品和身手。我也不需要你们给我做什么,只要你们能把我的安保公司发展成全国第一安保公司就行。”萧摇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我给你们资金,但你们得让我相信你们的能力才行。”

听到萧摇说全国第一安保公司的话,余丰庆五个人心头震了震。没有想到一个女孩的野心竟然这么大,而他们却是连个事业也没有。

他们是男人,而且都是青壮年,他们也希望有自己成功事业,可这几年的东奔西跑,最后又被人控制,所以让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脱离控制,再又如何让自己安定下来。

而眼前的小姐的话,却让他们震醒了。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强大的势力,没有势力的他们,就如待宰的羊一样。如果他们能有自己的一份势力,那人如何敢明目张胆的请*会的人追杀他们,他们又如何为会被人控制。

安保第一公司,几个心里默念着这几个字。除了有一点身手之外,他们几乎没有什么特长技能。而安保这行业恰巧是他们所能发挥的那一点身手。

“小姐,我们愿意跟着你干。”余丰庆他们几个坚定有信心的说道。

“那好。”萧摇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成功的。介绍一下,我姓萧,单名一个摇,以后,你们见到我直接叫小姐就行。还有我身边这位,是我男朋友,不过,他现在在执行一个特殊任务,现在不放便告诉你们他的姓名。”

“好,小姐,我们知道了。我叫余丰庆。这些是我的兄弟,老二孙田,老三周保平,老四范小平,老五秦宝。”余丰庆介绍道。

“余丰庆。”

“孙田。”

“周保平。”

“范小平。”

“秦宝。”

“见过小姐。”五人先正式见过萧摇。

“好,只要你们不会背叛我,跟着我一天,我就会护着你们一天。但是,我话在前头,如果谁背叛我,我绝不会手下留情,我会让他受到最严酷的惩罚。”萧摇凌厉严肃的说道。

“小姐,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背叛小姐,否则愿意接受小姐的一切惩罚。”五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萧摇牵着冷昶睿的手,严肃的看着面前可能说是她以后的得力干将。没有想到,她来一趟云城,不仅让自己意外得来60多亿,顺便还找到了几名干将。

“小姐,可现在,我们还在受石大少控制当中。”老大忧心的说道,“而且老二身上还有追踪器。”

“放心。他身上的追踪器我可以取出来。”萧摇说道。

“小姐,追踪器上还加了一个微型的炸弹。”孙田现在不敢有任何隐瞒,他刚才没有告诉老大,老三他们身上有炸弹,就是怕他们担心。“石大少告诉我们,如果没有他的特殊取法,这炸弹很容易发生爆炸。”

“什么,老二,你身上还装了炸弹?”

“什么,二哥,你身上有炸弹?那怎么办,二哥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四人慌张紧张恐慌了。他们五人这几年可以说他们什么磨难没有经过,可是他们都好好的活了下来。但现在,现在……

“你们放心,我可以保证取追踪器时,不会有一点事的。”萧摇安慰道。

“小姐,真的吗?你有办法?”余丰庆欣喜的问道。

“小姐,求求你救救二哥。”其他几个听到萧摇能救孙田,马上请求道。

“你们不用求,我也会救的。”萧摇对着他们说道,然后又对着孙田问一遍,“孙田,你害怕吗?”

“小姐,死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我是绝对相信小姐的。”孙田坚定的说道。

“嗯。好。”萧摇只是想确定一下孙田的是否有这个勇气接受有可能是死亡的考验。

萧摇然后,拿出一个手机,“二哥,我想问一下奚大哥的号码。”

“嗯,有一点事,可能要麻烦他。你放心,二哥,我绝对不会有事的。嗯,好的。”

萧摇挂了童俊桐的电话之后,又奚容打了个电话,“奚大哥,你好。我是萧摇,我想请你帮个忙。我要一家隐蔽性好的私人医院或私人诊所,不,不,不是我生病,是我一个朋友需要动一个手术。嗯,好的。”

萧摇挂了电话之后,就对着孙田说道,“一会儿,我就你体内的追踪器取出来,并且不让那个石大少发现。”

“那个,小姐,冒昧问一个,”老大还是有点不放心,“真的会没有事吗?你真的会手术吗?”他看着小姐年纪小小的,她真的会手术吗?

“余丰庆,你放心。既然你们会是我的属下,我不会冒然拿我属下的生命开玩笑的。”萧摇很严肃的对着他说道,“所以手术方面,你们绝对可以放心。”

兄弟五人听到萧摇说不会拿属下生命开玩笑时,突然心里酸酸的。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这追踪器能够取出来。

“很抱歉小姐,我不应该怀疑你的。不过,我余丰庆以后,一定绝对会相信小姐的话的。”余丰庆抱歉忠诚的说道。

“我们也绝对相信小姐的。”其他四人也表示忠诚的说道。

“呵呵,好了。我也相信你们。”萧摇此时平来应该严肃的,却不严肃了。

几个人也放下心了。不过,他们却还有一点疑问,想问又不想问。

萧摇看着他们的嘴,张张合合的,像有话要问却始终没有问出来。

“呃,那个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沈家要对付石家的?”还是以老大为代表好奇的问了。

“哦,是这个问题啊。”萧摇在谈过正经事后,又开始有点开玩笑了。她笑着看了一眼冷昶睿,看到冷昶睿对她一别了然的样子,对她就是包容和宠腻。她就心情就特别的好,她的眼睛在黑色的夜中显得特别明亮,她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因为,就是我让沈家对付石家的啊。”

呵,五兄弟听到什么,听到小姐说,就是她让沈家对付石家的。这,这是真的吗?他们没有出现幻听到吧。

“你们没有出现幻听,因为石家可能要报复我,所以我只能先给自己找条后路了。”萧摇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她嘴里没有抿着笑,而且眼睛对着他的男朋友眨呀眨的。

不过,他们又一个疑惑了,石家为什么要报复小姐啊。

“小姐,石家为什么要报复你啊,能说说吗?”老五又好奇的问道。

“因为上午我赚了他石家快60亿了,他们石家当然要把钱回去啊。所以为了自保,我只能要找一个帮手了。”萧摇说道。

呵,又一个炸弹给扔下了,炸得他们心里一跳一跳的。他们也才不久前,知道石家小姐哪人打赌,赌输了石家60多亿,没有想到,那个赢家就是他们的小姐。佩服,太佩服他家小姐了。

老五又好奇的问道,“小姐,你是怎么赢那个石小姐的,你能跟我们说说吗?”

萧摇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略说了一下过程。

五个听罢,真是佩服小姐的无畏,和独到的眼力见识。

不过,萧摇到这时,倒想知道那个石大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能够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几年还安然无恙,是没有被人发现,还是没有人敢举办。

“那个石大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还有他的密室到底在哪里?”萧摇问五兄弟。

------题外话------

小剧场:

余丰庆:呵呵,黄三秀,你等着我吧,我就要来了。

黄三秀娇滴滴的说道:阿庆,你知道吗?自从你走后,我每天都是洗的白白的等着,你回来呢

余丰庆:那好,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洗了

黄三秀愕然:为什么。

余丰庆乐着道:你看见过哪个乞丐是每天洗的白白的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