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9章 余丰庆的故事

萧摇再一次问道:“你们不用管我是谁,现在你们只要告诉我,你们是否真的要脱离那个石大少的控制?”黑暗中的萧摇,眼睛如天上的星星一样发着光亮,声音清脆空灵而又轻冷严肃。

“那是肯定的!”老大几个大声的说道。

“那好!我能帮你们,但是我也不是白帮你们,我只要以后,你们跟着我做事,可否,不过,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做这些严重违反伦理道德放火杀人犯法的事。”萧摇说道。

“那我们怎么可以肯定,你是否能这个能力,能够与石大少抗衡?”老二狐疑的问道。看这女孩也可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都还未成年,她哪有本事与石大少对抗,除非他是钱家和沈家的人,不过,钱家和沈家都没有女孩子,所以她也绝对不是这两家的人。

萧摇听到老二的话,勾了勾嘴角,说道,“我现在不是没有能力去与石大少对抗,而是不屑与他对抗。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已经有人开始对付石家了。”

“那要对付石家的人是谁?”又是老二问道。

“是沈家。”萧摇这一点没有隐瞒他们。

“沈家!”他们几个惊讶了。不过,老二还是有点不相信,“沈家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对付石家?”

“因为石家要报复奚老板。”萧摇模棱两可的说道。

“什么?”奚老板是谁,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他们跟着石大少,很多事是知道的。沈家本来就是保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现在突然间要插手石家和赌石铺老板之间的事,那说明,赌石铺的奚老板的后台是沈家。难道,这赌石铺是沈家的?如果,石家要对付奚老板,那么沈家肯定会为保奚老板,对付石家。

想通了一点,老大和老二已经开始相信眼前这个人的话。现在的问题,沈家对付石家,可不是一两天就能完事的,那肯定要花不少时间的,而这段时间内他们还是要受到石大少的控制。也可以换一种说法,只要他们还受石大少控制,就算石家倒了,他们同样逃脱不了杀人放火,贩卖人体器官这些事实。他们同样少不了被制裁。他们做的事,太伤天害理了,虽然他们是被逼的,但那不是他们逃避的理由。在大众的眼里,他们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

“可是这位小姐,就算石家倒了,我们还是逃脱不了罪责的。”老大无奈的说道。如果石大少落网了,那么他的那些手下帮手一个都别想逃脱。

“这个你们放心,只要你们答应跟着我做事,我会给你们换一个身份,重新开始。”萧摇说道。

“那小姐,你能先跟我们说说你要我们跟你做什么事?”老二问道。

“嗯,是这样的,我准备成立一家安保公司,我现在正需要人。我看你们身强力壮,五官敏锐,至于身手方面,我想应该也不弱,很有军人气魄,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的身手好像是在军队当过兵的。可我听你们的对话,怎么听着,被人追杀而被迫逃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你们的矫健身姿,应不至于混到如此狼狈。”萧摇疑惑的问道。

“这话出来话长。”老大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把始末缓缓道来说来。

他叫余丰庆,是农村里一家贫苦人家,所以父母希望他能上过上丰衣足食,不愁吃穿的好日子。他不想辜负父母对他的期望,所就算他从小不算很聪明,但他很努力奋进。所以上学时期,常常是第一名。因为他,父母在村子里都很有面子。他的愿望就是考上一所好大学,然后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后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他一直以为他人生规划就是这样走下去的。

可就在上高中时,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的家庭情况还和他一样,都是穷,但她家有四个兄妹,上面两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她为老三。在她读初中时,她家里人就告诉她,就算上她上高中了,也不会让她读,反正她是要嫁人的,觉得继续读也是浪费钱。但是她不甘心,知道家里人不想供她上学之后,她自己每天起早贪黑的出去踩草药,捡废品,帮人家做工,只要能挣到一点钱的,她不会放过。所以,后来她终于给自己挣足了高中第一学期的学费,同时以第二名的好成绩考上了他们的县一中。

第一名的他和第二名的她成了同桌。他俩就这样认识了,同时他两也成了竞争对手了。长期的拼比竞争,他渐渐的被她吸引。她漂亮,她好学,她坚强又柔弱,一切的一切都在吸引着他的目光。

有一天,他终于向她表白了。但让他惊喜的是,对方对他也有意思。两人互相做了一个约定,要考同一所大学,然后,再公开关系。俩人有了目标,那就更是努力了,在表面看来俩人还是竟争对手,但私底下俩人都会偷偷约会。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考前一个月。

一天余丰庆经过学校的一处小树林时,他隐隐约约到女生哭泣的声音。这里是平常他跟她约会的地方,哭的人会是她吗?想到这,他的心不由紧了起来,他快步跑到那个哭泣的人面前。果然是她。

而她看到面前有个人影,抬起头,看到是他过来了。她马上把泪擦干,然后强颜欢笑的问道,“你不是说你今天不过来吗?怎么又过来了?”

“我不来,你是不是一直就要哭下去?”他沉下脸生气又心疼的问道。

“我没哭。”她红肿着眼睛,声音又带着点哭过之后的吵哑。

“没有哭,难道你要告诉我,你这双红肿的眼睛,是因为风吹进了沙子造成的;你没有哭,那我刚刚听到的哭泣声音是别人的哭泣声吗?”他气愤的说道。她为什么就不肯在他面前示弱一下啊。他是她的男朋友,有什么事,他一定会跟她一起承担的。

“我,我……”她被他质问的反驳不了。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好吗?记住,我是你男朋友啊!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和你一起承担的。”他把好抱在怀里很是心疼的说道。

她听到他的话,突然间大哭起来,“对不起,阿庆。对不起,我可能不能和你一起上大学了。对不起……”好一直哭着在说对不起。

余丰庆听到她的话,很是不解,他继续问道,“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的吗?现在为什么又告诉我不能让了?”

“呜呜……,我家里人不让我考大学,还要把我嫁人,他们给我选了其他村里一户人家的儿子,都收了一半礼金了,就等我高考一过就开始谈嫁娶之事。”她很是伤心,她很无奈的哭道,“呜呜……,我不想嫁人,我想上大学,我想走出村里,走出那个家,可我现在怎么办啊?”

“什么?你家里人真不顾你的意愿,要让你强行嫁人吗?”余丰庆震惊愤怒的问道。他的愤怒当然是针对她家里人。

“嗯,我没办法,这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不能违抗我父母。”她说道。

“去他的,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啊。”余丰庆愤怒的吼道,很快似乎给自己下了某种决定,他坚定的对她说,“你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

她对着他的这句话有点不解,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应道,“好,我一定等着,我这辈子,除了你,谁也不嫁!”

此后,第二天余丰庆没来上学,第三天,第四天同样没有来。学校就着急了,这都要临考,这个平时乖巧的好学生去哪了?这可是他们学校的第一名呢,学校可是指望他能给学校争来荣誉呢。就在学校要派人去找时,他回来了。

学校了解了一下,他三天的去向,但他闭口不说。学校无奈,既然他不说,他们不能逼着他说,现在临考,希望不要影响高考就好。就这样,学校也没有继续盘问。

放学后,在无人时,他疲惫又高兴的跟她说,“你家里人答应我了,不让你嫁给另外一个人了。”

她不解,她家里人她了解,她一系列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你怎么知道?还有,你做什么,让我家里人改变主意的?”

“你家里人收了我的聘礼,所以你家里人答应不会让你嫁给别人了。不过,如果,你想上大学的话,还是要靠你自己。”余丰庆说道,“你放心,咱们俩可以在放暑假的时期,挣到上大学的钱。到上大学后,我听说大学里可以勤工俭学,还有奖学金的。”

“我家里人怎么会退那个人的礼金,又怎么会收下你的聘礼?还有你哪来的钱啊?”她再次疑惑了。

“我给你家里是那人双倍的聘礼。所以,你家里人才会答应的。至于,钱是哪里的,这个你放心吧。以后,你可是我光明正大的未婚妻。”余丰庆没有给她做过多的解释,只是让她让放心。

其实那些钱都是父母几十年一点一滴存下来的,就是要供他上大学用的。他在父母面前跪了一天一夜,父母心疼儿子。他们快四十岁才生下他的,也是余家的唯一独苗,从小都被他们宠着长大的,现在又怎么能让儿子受这么大的苦呢。最后答应把这些钱拿出来,然后,替他把那女孩抢过来。

事情到了这,两人的爱情本来可以开花结果的。但事情远非如此。

俩人都考上了同一所国内的好大学。但上大学昂贵的学费,又开始让他们焦急。俩人都趁着暑期打工挣钱,可到了最后,还不够一个人上大学的钱。余庆丰家里的钱都拿出来给了女孩家作聘礼了,所以他父母手头上只有一点钱了。他们把最后一点积蓄全部给了儿子。但余庆丰的父母却不知道,那点钱,连大学的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够。

到了开学的日子,余庆丰和她一块到了大学里,但是他却没有去上大学。他瞒着父母把学费全部给了未婚妻,因为俩人身上的钱加起来,才够一个人上,他把机会让给了渴望上大学的未婚妻,尽管他也渴望上大学。而他却在那所城市里打工,挣钱给未婚妻上大学。

他做的,让她十分感动,连连发誓,非他不嫁。

但在第三年时,他的父母还是发现了他没有去上大学,还把钱都给了未婚妻。气的俩老都病倒了。他又一次跪下乞求父母原谅。他是真的很爱他的未婚妻,他的未婚妻特别想上大学,所以他要满足她愿望。这时他的父母没有轻易的原谅他,看都不看他一眼。他跪了两天,父母又开始心疼他了。叹了一口气,事于至此,他们又能如何。不过,那女孩既然是他们的未来儿媳妇,他们两谁上大学都一样了。但他俩担心的是,就怕那女孩会在大学里看上别的男孩,把他儿子抛弃,到时让他的儿子多痛苦。他俩年级大了,根本就陪不了儿子多长时间了。在之后,父母一直在唉声叹气,为了儿子将来担忧。

得到了父母原谅的余丰庆,他可以放下一部分心事了。在家里呆着陪了父母一段时间,恰巧此时是征兵服役时期。他的心动了一下,他想去当兵。可他又放不下年迈的父母,还有他的未婚妻。

父母知道他的想法后,就劝着他去。当兵可以增强体质,可以保家卫国,同样的,可以会从部队退役之后,会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将来的生活会更好。至少与他未婚妻的差距不会太大,上大学不就是会了一份好工作吗?那他儿子的工作好了,他未婚妻还有什么理由抛弃他们的儿子。但是俩老的担忧事还是发生了。

余丰庆得到了父母的劝说,就去了报名。然后,一系列体检下来,他的身体素质完全附和当兵的要求。所以他就等着服兵的日子。在此之间,余丰庆跑到大学,找到未婚妻,他想服兵役的想法。

当她听到他要服兵役的时候,目光闪了闪,然后就是鼓励他去,再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等他回来。

“那后来呢?”萧摇看着眼前三十多岁的汉子,问道,“我看你的样子,退役好几年了吧。应该和她结婚了啊,怎么现在变成你们五个被人追杀了?”

听到萧摇的问话,余丰庆是一阵愤怒。

“别提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老大的父母根本就不会提前逝世。如果不是她,我们也不会被追杀。”老三突然愤怒的接着道,“我们也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

原来,余丰庆当了三年的兵役,就想退下来,跟未婚妻先结婚,再工作,那时政府对退役兵人会安排工作,而且家里还有两个年迈的父母。但他的未婚妻一封信过来,希望他继续留在部队,然后当个军官,他的父母她会好好照顾。

他虽然想先结婚,但既然未婚妻要他做个军官,那他就继续留在了部队里。可是,再他转为士官后,他就写信告诉了她的未婚妻。但是从此以后,他的未婚妻再也没有给他来过信。他开始很担心,是不是他的未婚妻发生什么事,不然怎么就没有一点音讯。在转为士官后,辗转不安一年,他终于向队里申请提前退伍。鉴于他家的情况十分特殊,领导给予批准。而他带的义务兵小队里,有几个也是今年退伍。因为他们想看看他们老大朝思暮想的大嫂是个什么样的美人,再加上他们几个本身就是孤儿,没有什么亲人牵挂,所以就跟他们老大一块回到了他的家乡。

可是,当他们一到村里时,村里那些人,认出是余老二家里的孩子,就对他指指点点,说他不孝,连父母死了也不回来,谁也不愿意理他。

当时余丰庆听到这些话时,很是震惊,如晴天霹雳,根本不信这些闲话,他希望乡亲是骗他的。他们几个飞速跑回家,可是他见到的是他家房前已经长满了野草,他疯了似的到处找他的父母身影。

终于有乡亲看到他癫狂的样子,看不过去了。把他们带到了他父母的坟前,而他父母的坟上也长出了很高有野草了。

“大伯,你告诉我,我父母过世多久了,这到底怎么回事,我父母死了,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余丰庆哭着问他大伯。

“什么,小丰,你不知道你父母的死?你父母过世一年多了啊”大伯震惊的问道。“我们让你那个未婚妻通知你,因为只有你的未婚妻知道你在哪里当兵。可你未婚妻告诉我们,她已经给你写信告诉你了。乡亲们没有给你父母下葬,就等着你回来,可左等右等,你父母发臭的根本就不能再等了,可你这个不孝子,却根本就没有回来。”

“大伯,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父母过世的事啊。”余丰庆流着泪说道。

“一定是你那个未婚妻根本就没有通知你。你知不知道,你父母,就是被她气死的,那个女人,我一眼就看出她不会是个好女孩,就你死心眼非她不娶,你们一家人累死累活供她上了一个大学。好了,现在人财两空了。”大伯气愤怒气冲冲的说道。

余丰庆听到父母的死可能是未婚妻害,更是震惊了,他激动问大伯“大伯,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已经一年多没有接到未婚妻的来信,他以来她出事了。可是从大伯的言语当中得知,父母的死是自己最爱的未婚妻给害的,乡亲让她写信通知他父母去世的事,她也没有通知他。现在之前,她还让他继续留在部队,让样出来,才能某到更好的职位,然后她帮他照顾他父母。他以为那一切她是真的为了他她好,原来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他的未婚妻早已经背叛了他。

大伯看着余丰庆这帮的伤心,也是很心酸,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两年前,那个女人打扮十分光鲜的来到你的家里。大家都以为,她现在生活好了,可能接你父母去城里住一段时间,毕竟她是你的未婚妻。以前你跪下来求你父母,非她不娶时,就知道,你对她的感情有多深。所以大家都知道,邻村那个唯一考上大学的是你的未婚妻。而她能上大学还是你们全家给供起来的。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就是过来接你父母的。

所以很多凑热闹的人就想去看看你那未来媳妇。可是,这女人进去,没有多久,就听到人你父母和那女人争吵的声音。我们就听到你父母大吼的声音,‘滚,这钱我们不会收的,我们不退婚,就是死也不退婚。’而那女人却是十分绝情的说,‘随你们,反正我和你们儿子还没有结婚,就算订婚了又如何,又不用离婚手续什么的。这五万块钱,我就放在这,就当我还了你们供我上大学的钱,以及当初给我家的那些聘礼钱。以后,我和余丰庆桥归桥,路归路。’说完,就直接走了。

我们村里的人当然不肯罢休,就要去追问她,就算她要退婚,也要等你回来。她却告诉我们,她已经跟你写信说要退婚,而且你也同意了。我们没法向你当面求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最后无奈就放她离开。但我们却在村子路口,看见她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里。村里有小伙子从电视上看出来,那是一辆豪华昂贵的轿车。

她走了之后,第二天,你父母就都被气病了。本来年岁就大了,这一病,就把身子全部拖垮了,但却始终不肯去医治,怕要花钱。而那女人扔下的钱,他们不会花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五万块却招来了小偷,一天夜里,趁着众人熟睡之后,去了你家。你爹听到动静,就起来看了看。点开灯,却在他们的屋子进来一个小偷。你爹刚想大喊,那小偷,眼明手快,马上捂住了你爹有嘴,而你娘也听到了醒过来,看到了,也要大喊,你爹你娘本来因为生病,身体变得十分虚弱。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所以,还没喊那小偷却是一掌把你娘给打晕了过去。而你爹看到你娘晕过去,十分着急,就挣扎着。可没有想到,你爹越是挣扎,小偷捂的越紧。最后,最后,你爹就被那小偷捂得窒息而死。当你娘醒过来时,发现你爹倒在了地上,她赶忙把你爹扶起来,却发现你爹,已经,已经死了。”

大伯说到这,声音里带着哽咽,他弟死的太冤了,然后,他又继续说道,“你娘疯了似的,敲着我们家的们,要我们送你爹上村里诊所。可是,我们发现你爹已经死,送哪都没有用。你娘接受不了你爹的离去,趁着大伙没注意的时候,她也喝农药死了。”

“啊,啊……,是我不孝,是我对不起父母。”余丰庆痛哭伤心的哭喊着。余丰庆根本就接受不了他父母就这样离世了,而且还是他的爱人间接所害的。

他大伯继续说下去,“你父母双双离世,而我们不知道去哪里找你。我们大伙都知道,你是去了当兵,可我们只知道你在西疆那边,可都不知道你到底在西疆哪里当兵。乡亲们在想,可能你前未婚妻知道你在哪里。可我们也找不到你的未婚妻在哪里?

最后,村里决定让几个小伙子连夜去了你未婚妻的学校找你未婚妻。他们在学校里辗转打听,才找到了你的未婚妻。听那几个小伙子说,当时他们找到她的时候,她靠在一个很有钱的有三十多岁的男人怀里。小伙子们求着她,说你父母过世了,让她把你的地址给他们,然后通知你回来。她只是淡淡的说,她知道了,她会写信通知你的。然后就走了,没有告诉他们地址。那几个小伙子不放心,第二天,又找到了她。她只是说昨天已经通知了,还有警告他们,不许再找她,不然就打断他们的腿。几个小伙子受到她威胁,再加上他们昨天见到的那个男人,一看就是有钱人,说不定她还真做出来,再加上村里大家都在等着他们的消息。所以,就回来了。可是,我们等啊,等啊,等了十多天,你父母不得不下葬时。我们就开始怀疑那个女人是不是没有给你写信,我们又叫那几个小伙子去找她。然而这次那几个小伙子却带着伤回来了,并且说,她说写了就是写了,至于你为什么不回,她就不知道,这些根本就不关她的事。这次打了几个小伙子,只是给了我们一个警告,如果下次再敢去找她,她是真会叫人打断他们的腿。村里人也害怕了,不敢再让孩子们去找那个狠毒的女人了。而村里却是相信了,你收到信,却不回家,这是不孝,是白眼狼。所以乡亲们当然会骂你不孝了。唉,没有想到,是那个女人真骗了我们。”

余丰庆听到大伯的讲述,狂怒悔怒的根本就不说不出话来了。他根本就不曾想到,他最爱的人,竟然是背叛伤害他最深的,还害得父母提前离世,而他一点消息都没有接到,连父母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他恨,他悔,他决定要报仇。他怎么可能放过背叛他的女人。

他和他的四个兄弟给父母修好坟墓,就背着从军队里带回来的行囊,去他那个女报仇去了。

他们经过几次三翻的打探,终于打听到了这女人的情况。

让人可笑的是,她在入校的第二年,就做了人家的情妇,而那一年,他还在为她学费忙着打好几份工。第三年,他去当兵时,她却怀了包养人的孩子,据说是个男孩,所以被留了下来。如果是个女孩,她的包养人是不会留下这个孩子。当他父母过世时,她的孩子已经三岁多了。

他更恨了,为什么要骗他,如果不喜欢他,可以直接告诉他,他不会缠着她不放的。现在,她一边享受着他精神上爱的给以,一边享受着金钱的养予。可是他却被他骗了七年,多么可笑,七年的时间,他是该有多么笨,才会被人耍了七年。

怪不得,在大学第二年时,他来找她,学校有几个同学,突然说道,“这是你女朋友啊。真漂亮,你不怕被人抢走啊。”

那时,他坚定的回答,“嗯,是未婚妻。她是不会被人抢走的。因为我未婚妻最爱的人就是我。”那之后,那几个人的眼神就有点微妙,当时他以为,是羡慕他这么漂亮的未婚妻,现在想来,那哪里是羡慕,明显是看傻子的目光。

还有,他告诉她要当兵时,她那时一点都没有犹豫的让他去。而且脸上和眼里都闪烁着兴奋和高兴,他当时不以为意,只当是她是为他能当兵高兴。现在想来,,是因为他去之后,就不会发现她怀了别人的孩子吧,她也不用再担忧,他打扰她少奶奶似的生活吧。

现在想想那些,无不显示自己被人骗的团团转。所以,现在,既然他不好,那大家一起不要好了。

他和几个兄弟,终于找到她的住址,这么多年了,她还是那人的情妇。那个人也大方,因为她生的是儿子,所以一个月的生活费就有十多万,还有几辆豪华车,还给她买了一栋别墅,家里请了保姆,而且几个保镖随行。她虽然是二奶,却跟豪门少奶奶根本就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是,她见不得光。

他的四个兄弟引开那些保镖,而他偷溜进去了她的别墅,去质问她。

“为什么要背叛我?”余丰庆一见好大怒着质问道。

“余丰庆,你竟然回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来人啊,来人。”她就好似当他陌生人,没有回答他,反而叫人。

“别喊了,你那几个保镖现在是不会过来的。”余丰庆本来还对着她抱着一点希望的,可是当一口就是把他当贼一样,他就知道她是彻底的背叛,他突然冷静下来了,“说吧,为什么要背叛我?如果不爱我,我可以直接放人,不会勉强你的。”

她没有喊到保镖,心里确实有点害怕了。她怕余丰庆一怒之后,会杀了她。不过,她还是相信余丰庆是爱着她的,只要把话说软下来。

她突然流着泪,带着对恋人的兴奋激动,说道,“阿庆,你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说完,就要去抱着余丰庆。那个男人已经有一个月时间没有来她这人,她的生理需求也没法得到满足。现在看到健壮英俊的余丰庆站在了她面前,她的心思又动了。她现在有钱了,而那个男人又不常人,可以让阿庆到她身边当保镖,顺便当地下情人。

余丰庆侧过身子,让她扑个空。她猜想余丰庆是生她气了,不过,没关系,只要她撒撒娇,阿庆一定会原谅她的,到时,肯定会答应留下来。

她娇嗔又带点幽怨流着泪的说道,“阿庆,我没有背叛你,真的,你要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余丰庆平静的问道。余丰庆第一次见识过这女人真会演戏,然后揭穿,“只不过,你更爱钱而已。”

被揭穿了,但现在她绝不能承认,不然,他是真的不会放过她了,“不是这样的,阿庆,我是被逼的,那人在大二的时候看上了我,硬要我当他女人,如果我不答应,他就用你的性命相威胁。”

她楚楚可怜的望向余丰庆,就是等着阿庆把她抱在怀里。可是,她只看到余丰庆的冷眼和轻视。她突然慌了,她又一次说道,“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被逼的。”说完,就要拉着余丰庆的衣袖,被他躲开了。

“黄三秀,你以为我来找你之前,没有调查清楚吗?你自己不知廉耻啊。主动勾引人家,反到说你是被逼的,呵呵……”余丰庆冷笑两声,“还把责任还到我身上,这才是真正的你吧。贪慕虚荣,虚情假意,为了你自己能走出去,把我利用的彻底。现在,还把我父母给害死了,你说,我要不要打你报仇啊?”余丰庆眼里的凶光狠狠的盯着她。

她的脸色白了白,身体害怕的退了两步。然后,当作不知的问道,“伯父伯母,过世了吗?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黄三秀,你认为你现在装有意思吗?你认为我现在还会傻傻的相信你吗?告诉你,那个永远相信你的傻蛋再也没有了。现在是要向你展开报复的余丰庆。”彻底的揭穿黄三秀,他开始放出狠话,“不过,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以后也不会杀你。只是我要看你痛苦的活着就好。你不是爱钱吗?我等着你被那男人抛弃的那一天,我等着你身无分文只能乞讨的那一天,我想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

黄三秀听到余丰庆的话,心里头狠狠的颤了颤,苍白的脸色,苍白的唇,她不敢想像那种乞讨的生活。所以她的嘴张张合合,最后,终于有种爆发似的大喊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不做什么,我只等你被抛弃的那一天。”余丰庆说道。

“不,我根本就不相信。阿庆,我求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求求你放过我。”黄三秀跪下乞求道。

“黄三秀,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我就考虑放你一马?”余丰庆说道。

“好,你问,我一定老老实实的回答。”黄三秀哭着应道。

“两年前,我家里出现的小偷,是不是你派的人?”余丰庆不放过她的一丝表情。所以,他还是发现她眼里的一丝震惊,还有脸上的一丝慌乱,那毫无疑问,她根本就没有写过信告诉他,他父母过世的世。他真的怒极了,她还是不是人啊,他一家人供她上大学了,她反过来要这样对待他一家,恩将仇报,白眼狼,也不足以形容她的毒辣。真是心如蛇蝎,狼心狗肺。

“啊庆,不是我。”黄三秀内心慌乱,脸上却不敢露出慌张。她绝不能承认,不然,余丰庆更不能放过她了。殊不知,余丰庆早已从她表情上看出了破绽。

他心痛,悔恨,他闭了闭眼,然后说道,“黄三秀,我等着你的报应。”说完就离开了。

就在第二天,他们就开始被人黑道人员追杀,毫无疑问这些人就是黄三秀请来的。本来,他们虽然有身手,但那边人多势众,不管白天黑夜,不管在哪里都会有人攻击他们,他们防不胜防。不得已,最后就离开了那个城市。不过,他一定要回去,他一定报复回去的。

他们走到了几个城市,后来就狼狈的来到了云城,只有云城,那个帮派的势力才会比较弱,能让他们喘息下来。再刚入云城没有多久,就碰见了石大少,后来就被石大少控制了。

萧摇和冷昶睿听完他的诉说,对他还真是表示同情啊。不过,也怪他自己被表面情感迷惑,而被那个有心机的女人彻底的利用。还好,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很爱很爱的师兄,想到这,萧摇就含情脉脉的看着冷昶睿。偏巧,冷昶睿也在柔情似水的看着她。心意相通的两,手握着更紧了。

“余丰庆,你的家乡是哪个城市?”萧摇问道。“还有追杀你们的人是哪个黑道帮派的?”

“是香江市。至于,追杀我们的好像是*会的。”余丰庆老实的答道。

“什么,你们是香江市的。”萧摇惊讶了,还真是老乡啊,那她更得救了。“我也是香江的。你说,是*会追杀你们的。那包养你前未婚妻的男人是谁?

------题外话------

亲,不好意思,上传晚了,不过,现在是万更送上,祝妹纸们,周末愉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