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8章 两人再一次的诉情

“师兄,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血腥很残忍啊,明明那些人,可以移交给法律制裁的,我却要他们把自己废掉?”萧摇有点小心的问道。她以前,从来没有在师兄展露她血腥残忍这样一面的,但现在她们是爱人了,她就想让师兄看到她的这一面。她不想他师兄心里有结,她是什么样人的人,她想让师兄亲自看到。

“傻瓜,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那些人如果云城的法律可以制裁的话,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飙车,玩女人,这么逍遥自在。那肯定是在最残酷的监狱里呆着。你会出手,是因为你想给他们一定的惩罚,他们害了最少两条命以上,他们死不足惜。现在只是让他们少了身上的一部分东西而已,已经便宜他们了。”

冷昶睿可没有忽视师妹那一点小心,他捧着师妹的小脸,心疼的继续说道,“我心目中的师妹永远是最善良,最可爱的。小时候,你会为一只受伤的小狸包扎,你每次下山会给路边的乞丐银两,你免费为那些穷苦人家医治重病。后来,你自己开个免费膳食堂,救助那些年迈无依,孤苦伶仃的孤儿;你嫉恶如仇,惩恶扬善,你收编山匪,让他们自食其力,你整治贪官污吏;当国家有难时,你毅然挺出,浴血奋战,保家卫国,以及还有很多,很多……。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不都在说我的师妹是个最善良的人。你即使手染鲜血,也是会了更多人生活的更好,那些人都是犯了极大错误的人,你惩处的那些人都是该死之人。所以,师妹,你大胆的放开的心,做你自己吧,在师兄面前,什么都不要隐藏,不要小心翼翼,你只做你自己就可以了。”

她以为,师兄对她不够了解,所以她想让师兄慢慢了解。

原来师兄一直都知道她的一切,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她的一切,关注着她的成长。原来,师兄什么都知道,只是他不说而已,让她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一切。确实,在龙腾,凭着师兄的身份,凭着师兄的一身本事,世间天下的事,还有什么能瞒过师兄的。

“好,师兄,我答应你,我不在你面前隐瞒我的任何一面,不管是残忍、冷血、自私、无情还是善良、友爱、调皮、撒娇,在我的师兄面前,我都是你的师妹萧摇。”萧摇柔柔的说道。

“嗯,萧摇,你记住,无论你的哪一面,冷昶睿都爱,没有什么原因能让冷昶睿退缩,也没有任何原因能把冷昶睿和萧摇分开了,不管是天上地下还是时空隔界,我们都会天长地久的在一起的。”冷昶睿把萧摇抱在,慎重严谨认真又无比深情的说道。

萧摇靠在冷昶睿的怀里,也是无比认真严谨又无比深情的说道,“好,以后,冷昶睿在哪,萧摇就在哪,假如有一天,你回龙腾去了,我会追随你回去的。即使回不去,我会等着下辈子,下下辈子,总有一辈子能回到你的身边。”

“不!只要萧摇在哪,冷昶睿就永远哪也不去,就在萧摇身边,永远守着她,爱着她,要跟她一起共过风风雨雨,要和她一块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公公老婆婆。”冷昶睿更是坚定深情的说道。他怎么会舍得他的师妹,去经历他曾经经历过的痛苦的等待呢,那重痛不欲生,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等待的滋味,那种滋味,只要他一个品尝过就好。师妹只要快乐幸福就好。

“好,老公公。”萧摇突然笑着调皮的喊了一句。

“嗯,老婆婆。”冷昶睿很自然的接着应道。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牵着手继续往前走。

“你说,那个石大少跟那相赌石城里那个奚容老板,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派我们几人三更半夜的去放火烧他的店呢?”一人男人说问道。

“老三,石大少的决定,不是你能质疑的!”一个声音较粗的人严厉喝道。

……

萧摇和冷昶睿两个已经走了市二环,离萧摇住的皇城大酒店,也没有多远了。两人本来是要回酒店休息一下,没有料到,会听到从不远处小巷子里传来有人要放火烧奚容的铺子话。

他们口中的石大少,不用说,那肯定是石家的人。就是不知道是石家的哪一位人,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报复奚容。她以为,最少要等一段时间,石家才会开始展开报复。奚容的赌石铺可是刚开张一天,还没有跟什么人结过仇。算来,唯一得罪过的人只有石成玉了。如果传出,头一天奚容得罪过石成玉祖孙俩,第二天,奚容的铺子就被火烧了,那可是很会让人联想到石家的,那毫不疑问是石家对奚老板展开的报复。到时,石家可是很容易处在风浪尖头的。

石家的人,谁这么没有脑子,要现在去报复奚容的,而且还敢大胆的用火烧,他难道就不怕把整个赌石城给烧了。

萧摇和冷昶睿两人悄悄的跟在那一伙人后面。那5个人,手上各提着两大只塑料桶,萧摇闻出,那是汽油。

奚容那个铺子虽然很大,但那个防火错失做的很到处,三两步就有个灭火器,每几米,就有个消火栓,所以只要不是特别大的火,一般都能扑灭。可如果,这十只大桶的汽油,全部倒在铺子里,那可是根本就不能挽救的大火,也会连累周边的赌石铺,甚至整个赌石城。赌石城里的商铺为了美观,差不多的都是木梁搭制而成的,那可是很容易烧着的。

到时,火是从奚容这出去的,所以被连累烧毁的赌石铺老板肯定是要找奚容赔偿。谁让他的防火措施不到位,谁让火的源头是他这,所以不找他赔找住赔。到是,奚容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来啊。

够狠的,但也够无脑的。如果,这火放在过段时间放,那肯定是这样。但是这火放到现在放,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到是石家放的火,到那时,这些人除了会闹上一闹奚容,那么石家那肯定也会去闹的,到时,那个当副市长的石崇明还能不能继续当下去就是一个问题了。

前面五个人终于大摇大摆找到了奚容的铺子。他们把手中的油桶放下,然后,抬头看着“石运”这个牌子。

“老三,你确定,这家就是石大少说的要报复的那个赌石铺。”一个又高又壮的人问道。

“对,大哥。石大少告诉我,要报复那个赌石城刚开的那家最大的赌石铺,然后我在下午的时候打听的很清楚了,这个赌石赌的老板就是叫奚容,而且在上午的时候因为石大少的爷爷和他妹妹在这受人欺负了,欺负他们的人之一就有这家的老板,所以他要报复回来的,让那个叫奚容的倾家荡产。”那个瘦个子老三答道。然后,他又小声的对着那个他叫的老大的人说,“大哥,我下午打听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这个叫大哥的拧着眉问道。

这个叫老三的看了看其他人,然后在对着老大的耳朵说道,“我听说,上午石芸小姐跟人赌石打赌打输了,惩罚是要学狗叫和围绕赌石城祼奔一圈。结果,石老爷子花了快60亿了,买下那两个惩罚。”

老大惊讶又狐疑的问道,“老三,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嗯,老大,千真万确。现在,整个赌石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老三很确定的答道。

听到老三很确定的回答,他沉默思考了一下。他可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上午石家在这赌输了60多亿,夜里这里就起火了,这么明显的报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石家。而如果石家为了推卸责任,肯定会推出他们五个放火的人来承担罪责。石家权大势大,他们五人就是说有冤屈,受人指使也没有人会为他们做主的,那时他们就是把命卖了,也赔偿不起这个损失啊,那他们五个以后他们也别想活着,就算众人放过他们,石家却绝不放过。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这火,我们不能放。”老大考虑后,直接说道。

“为什么,老大?”除了老三,几个人都不明白的问道。“石大少,只是说放个火,让人以为是自己起的火灾就成了。”

“刚刚,我听老三说了一件事,那就是石芸今天上午在这个赌石铺跟人打赌输了60多亿。如果,我们现在放火,会很快让人想到是仇家报复之类的,那就更容易想到石家,到时,石家恐怕会把我们推出来当替羔羊。”老大说道。

老三、老四、老五听到老大的解释,就明白的点了点头。但老二还是皱着眉问道,“那如果石大少问起来,我们怎么回答?”

“我们就说要等过段时间才行,现在实在不是放火的时机。”老大说道。

“老大,我们现在的生活来源,全部要靠石少爷,以石少爷的那急躁性子,他根本就不想等过段时间。”老大说道。

“不等,也得等。”老大很直接的说道。“我不能让弟兄们到时当个替罪羊。大不了,我们不跟他做事了,也绝不会让弟兄们遭这个罪。”

“老大,我现在还叫你一声老大,你想你自己,我们跟你,什么时候不是遭罪,天天被人追杀不说,还吃不饱,没有地方住。直到遇见石大少,他让我们吃香喝辣,让我们住着豪华别墅,开着豪华轿车。而现在呢,他现在只是让我们放个火而已,你就找借口拖延,不了了事。老大,你就这么想做个望恩负义的人吗?你忘了江湖道义了吗?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有怨报怨。现在,我们是报恩的时候,可是你却退缩了。你算什么在江湖上混的啊!”老二言语有点激烈,同时也有带着嘲弄的语气跟着老大说话。

“二哥。”其他三人看着这样的对老大说话的人有点陌生似的。

老大可是有点怒气了,他说道,“老二,石大少让我们放火,我们就是报恩吗?你知不知道,这火放下去之后,是个什么状况啊?有可能会烧了一大片,甚至是整个赌石城。那你又知不知道,这些铺子有多少无辜的人,啊?就因为一个,报复,就要伤害这么多无辜的人吗?对,我们江湖上最注重的就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有怨报怨,可是江湖上也有说,不能连累无辜。还有,你知道,那你石大少,为什么给我们吃香的喝辣的,为什么会给我们住豪房,开豪车吗?”

“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就是让我们办一些他不方便出面的事吗?我们本来就是处在黑社会的江湖上,要办那些可以说不能在光明正大的事,不是很正常吗?就像现在放火,不是江湖人会办的事吗?”老二气冲的争辩道。

“好。今天,我就告诉你,他要让我们干些什么事?以前,他想要你们一起参与,都被我硬是拦下了,他要我们做的事,都被我一个做了。”老大也生气了。没有想到,老二会这样的误会自己。

“老大,你说说,石大少以前,到底让我们干什么事,被你给拦下来了,怪不得自从我跟了石大少以后,除了轮流当他的保镖,护他安全之外,好像就无所事事了。”老五纠着眉头问道。

“对,老大,我们也想知道。”老三、老四也同时附和着。

老大闭了一会眼,然后,睁开,无奈又显着疲惫的说道,“他让我叛卖人体器官到国外去,而器官的来源就像我们一样,先被他好吃好喝供一段时间,看了养得差不多,他就暗暗把人迷晕,运到他专门的地下室,然后,进行生解。”

“什么?”老三、老四、老五是震惊了。没有想到,他们之所以被石大少好吃好喝的供着,是被当成货品牲口似的养着,而且是生解,那得多痛苦,想想就后怕。三人又疑问了,“那什么,我们现在还好好的,而你却被他派却为他办事了?”

“那是因为他做的这事,被我发现了。但同时他也发现我了。不过,我有点身手,他的几个保镖没有打过他,然后他就看上我的身手。他要我做他的保镖,而且还要加入他的队伍当中。我当时当然不肯,可他却用你们几个威胁上了我。他一个电话,就可以派人马上把你们抓起来,关到地下室。我没有办法,我只能求着他放过你们几个,以后我都替他办事,但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让你们参和进来,然后,我又说你们几个人的身手也不差,完全可以保护他的人身安全,这些他都答应了。后来,他不是让你们跟他的几个保镖过了几手吗,那就是他为了证实我的话。”老大缓缓道来,沙哑的声音,透着种种的无奈及好像过了几十年的沧桑。

除了老二,其他几个似乎接受不了这样的真相。那天石大少来试他们身手的时候,他们以为他们终于可以有用武之地了,不用在这白吃白喝。原来这一切都是老大替他们争取来的,不然他们就如牲口样被生解了,然后器官被高价卖了。

“对不起,老大,还有谢谢老大。”除了老二,其他三人低下头诚恳的说道。

“我们是兄弟,我说过,既然我是你们老大,只我在一天,我就会护着你们一天的。”老大拍了拍他们各自的肩膀说道。然后继续问道,“老二,你怎么说?”

“老大,就算你说的事实又如何,你以为,你说不为他办事,石大少会放过你吗?你能出得了云城吗?”老二还是那种嘲弄的语气,“所以,这火还是得放,不放,明天,石大少就人叫人收拾我们的。我们的身手是好,可是怎么能拼过他那边的人多势众,而且石大少身上还有枪。”

“那老二,你是什么意思?这火是一定要今天晚上放,是吗?那你知不知道后果啊,我们的命都会保不住的。”老大忍着怒气咬着牙说道。

“如果不放这把火,我们的命,明天就要保不住。”老二说道。

“二哥?”老三他们三个再一次喊着他们有点陌生的二哥。

“你们既然已经知道老大之前替石大少要办的事,恐怕你们不参与也得参与了。不管放不放这把火,我们都逃不了。除非我们长了翅膀突然间飞走。”老二突然间也是很无奈疲惫的说道,就和老大这前的神情一样。

“二哥?”老三他们也是很疑惑二哥竟然也知道真相,可为什么他们告诉他们三人。

“老二,你?”老大很是惊讶,老二,竟然是找知道真相。“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你替他办事的一个月后吧。你天天不在别墅里,偶尔回来,还是满身疲惫,后来我偷跟了你一次,就发现了你去的地方。不过,我跟你去的那地方有监控室,之后就被石大少发现了。他威逼我的方式,和你的一样。不过,我的还有要求是我们俩不能一起办事,不能让你发现。石大少就答应了。后来,他看我们两个身手利索办完他的每一次交易的货物,他就重新把主算打在老三三个身上。让我们五个替他办这些买卖。不管我怎么请求都没有用。”

老二眯着眼望着天上黑暗的星空,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不过,他答应我晚一点时间让你们加入,这段时间你们还是自由身。没有想到,石大少要报复这个赌石铺老板,竟然会叫我们来放火。我想他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了解大哥带点正直的性格,再加上赌石城里发生的那场赌局,必定不肯放这把火。再然后,老大就会说出真相,等你们知道这个真相了,你们参与进来的时间就提早了。如果,老大直接放了这把火,最起码你们还可以有段自由时间,就算因为这把火引起的尖头风浪,石大少就会找另外几个人替我们顶罪。石大少这人,把人心掌握的太精确了。我们怎么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所以,你一直想要我放这把火,就是为了延缓老三三个加入的时间,是吧?”老大激动的说道。“对不起,老二,我差点就要冤枉你了,我还以为你跟我们离心了。对不起。还有,老三、老四、老五,对不起,如果,我听老二的话,把这把火放了,你们就可能不还有一段时间的自由,大哥对不住你们。”

“老大,我们结拜过,五人同生共死的。我怎么可能跟你们离心呢?”老二说道。

“老大,你没有对不住我们,是我们太笨了,根本就不知道你俩条个在替石大少在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如果早知道,我们还可以一起想个办法啊,怎么也不能让石大少威胁你们。可现在应该怎么办啊?”老三他们说道。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我不想再替石大少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我也不想让你们参和进去。我决定,我们再来一次大逃亡吧。”老大下了决心说道。反正他们已经被人追杀大逃过一次。

“老大,我们逃得了吗?这云城到处都是石大少的人,估计我们离开不到一个小时都会被抓回来的。”老二他们担心的问道。“平时,老大,你应该知道,他会安排叫人全天24小时每隔一个小时给我们来电话,就是休息时间不放过,除非我们在运货。但他一天24小时可是派人看着老三他们,除非在他的眼皮底我们五个都在一起。不然,他都不会放心的,他这人太小心了。”

“可以,今天晚上就是一个机会。”老大说道,“今天他没有派人看着我们,我们就有机会逃的。”

但老二还是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老大,没有用的。”

“为什么?”四个人都跟着疑惑道。

“因为在前天晚上,他在我身体里装了追踪器。”老二无奈的说道,“不然今天他为什么这么放心的让我们五个一起来。”

听到老二(二哥)的话后,四人都几乎要绝望了。他们就知道逃跑无望了。不管是老二(二哥)取出追踪器,还是带着追踪器逃跑,都很容易被发现。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被抓回来。要不五人继续帮他运买人体器官,要不就是他们的器官被卖。可是,不管哪个选择,对他们来说都是无奈残忍的选择。

就在他们感觉到逃跑深深无望里,那犹如空灵清脆如幽兰般的女孩声音,如就救世组一样响彻在他们的耳旁。

“如果,我可以帮你们摆脱那个石大少的控制呢?”萧摇和冷昶睿从黑暗的某个角落里也出来。

四人望向声音的来源处,只见一男一女人黑暗中慢慢的向他们起来。在天空微弱的星光照耀下,看不清面容,女的一身白衣群,男的衣裳在黑夜里就是黑,一白一黑,如一对神仙眷侣手拉着手,慢慢的把他们从深渊地狱里拉起来。

“你们是谁?”老大戒备的问道。

他们五人的身手敏捷,但感官也是特别敏锐,竟然没有发现他们就在不远处偷听他们的讲话。

他们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肯定不是石大少派来的。

“你们先不用管我们是谁?我先问你,你们是不是真得想要逃离那个石大少的控制呢?”萧摇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