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1章 赌石城里赌石铺里的赌局

“李老,您过奖了,我只是运气好而已。”萧摇笑了笑回道。

“哦。这位萧摇小姐原来赌石是这样厉害啊。”石成玉听到众人都在说萧摇就计上心头,“要不这样吧。芸儿从小跟我学赌石,所以对我的本事也学到了七七八八了。而萧小姐听起来赌石也不错,那让芸儿和这位萧小姐比比,怎么样?”其实他更想自己上场的,但他年纪资历放在那,会落人口舌的。

“好啊。好啊,让石小姐和这位萧小姐比试一下,让我们见识一下石老孙女的本事。”当事人没有说话,但旁人又在起哄,真是哪有有热闹哪里就有他们啊。

“对呀,对呀。既然石小姐学到了石老的七八成了,那也肯定能来了最少五赌一涨吧,可刚刚这位萧小姐可是五赌三赌啊。这石小姐肯定输定了。”有人分析道。

“就是啊。石老才五赌二涨都比不上这位萧小姐,那他孙女更是比不上。”又有人附和着说道。

……

又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不过,这些话总的来说,那就是石小姐输定了。

这下祖孙俩脸色更是难看。

没有想到不仅是奚荣不买他石成玉的账,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不买他的账。哼,那能解出三块玉,那是她运气好,没有碰上他石成玉,如果他碰上了,还有她什么事。

石芸同样的想法,她也是认为那是萧摇没有碰上他祖孙两,不然哪有她的7900万。

不愧是祖孙俩,他们也不想想,他们天天都在赌石城各个商铺转悠。而常老板那堆废料可是在那堆了许久的,他们怎么没有发现那里有玉呢。

石芸被那那些人激的更是怒气冲天,她不服气的说道,“哼,那是她运气好,才能解出玉来。现在我们再比比,我倒要看看,她还能不能解出玉来。还有你,来不来?”

“呵呵,你说比就比啊。我为什么要跟你比啊。”萧摇的回答出乎众人的意料。他们都以为萧摇真是怕了不敢跟这位石小姐比试。

“哼,你这是怕了吧。不敢比了吧。”石小姐用着激的方法说道,“怕输了吧。既然这样,那这块石料就给我拿来。”

呵呵,本来不想跟你比的,只是不想让你们输得太难看。可是,你们既然自己要送上门我给我宰,我不宰就太不住自己了。

“好。”萧摇应道,然后,就轻冷的问道,“既然开赌局,那当然要彩头了。那先说说彩头吧。”

“好。这样吧。你输了,就把你现在手头上的这块石料给我,不过还要接受惩罚学狗叫三声,围绕着赌石城祼奔一圈。”石芸傲慢得意信心十足的说道。本来她没有想到祼奔的,看到萧摇容貌美丽动人,而奚哥哥对她很好。所以她嫉妒,她倒要看看,被众人旁观过的玉体,奚哥哥还要不要,看她还敢不敢勾引奚哥哥。此里石芸脸上的笑容无限的放大,好像看见了萧摇学狗叫,祼奔的狼狈模样。

咝,旁边的人听到这,真是倒吸了一口气。这石小姐分明要人家萧小姐身败名裂啊。这也太毒吧。学狗叫还说的过去,可是这祼奔,人家小姑娘年纪轻轻,如果真要输了,以后,还有没有人敢娶啊。就是长得再漂亮也没有敢取名声败列的女人啊。

“石小姐,你的心会不会太狠毒了。什么惩罚不好选,选个祼奔。你这是要让人身败名裂啊。”奚容带着怒气的说道。

“奚老板,你这又何必动怒的。这是她俩之间的赌局,什么惩罚当然由她们说了算。更何况萧小姐答应了这场比试,那就要做好心里准备,到时可别怨任何人。”石成玉对自己家孙女信心满满的说道。

听到石老的话。众人又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议论起来。

“你说这石老怎么不阻止孙女这样的惩罚,反而支持孙女。”一个人狐疑的说道。

“嘿嘿,这有什么,他是笃定他孙女会赢,他当然支持了。只是,你说,这石小姐年纪小,嚣张蛮横,让人祼奔还说的过去,这石老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这样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家啊。”又有一个说道。

“就是啊。不过,我看这石小姐这样蛮横的性格就是石老给宠出来的。”另一个人说道。

“可是宠孩子也不是这么个宠法啊,简直无法无天了。”又有一个人说道。

……

众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议论起了石成玉,可见他的名望已经在众人心中大大折扣。

石芸才不管别人怎么议论,总之她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她从小就跟在爷爷身边学赌石,出过好几次好玉,而且跟别人赌石,她从来没有输过。

石芸得意的讥笑着问道,“怎么,怕了,不敢赌了,既然这样,那你只要……”她还没有说完只要你乖怪的学狗叫就行,就被萧摇打断了。

“石小姐,你只说了我输了是这样的惩罚,那我问,你输了又是怎么样的惩罚?”萧摇冷冽的问道,声音寒如冬冰。这石小姐太狠毒了吧,本来她只是赌赌玩玩而已,这人都要她祼奔了,她还能只是玩玩,她现在倒要看到底是谁祼奔。

“我是绝对不会输的。”石小姐微抬头,傲慢自信的说道。

“呵呵,石小姐,凡是没有绝对的。万一你输了呢?你要接受怎么样的惩罚?”萧摇继续轻冷的问道。

“好。如果我输了,这真石料的钱我付。”石小姐的说道。可没有说惩罚。

“还有吗?”萧摇再一次问道。

“我说了,我输了这真石料的钱就是我付,你还要怎么样啊?”石小姐皱着眉理所当然的说道。

她是不会输的,所以才会想到让她学狗叫,祼奔这些的。现在竟然问她输了怎么办,这简直是笑话。既然你也想要赢的彩头,看你这么穷,我给我付这块石料的钱就不错了。

“呵呵,石小姐。你别逗了,行吗?凭什么,我输了要学狗叫,要祼奔,而你输了,只付这块石料的钱。请你别讲笑话好吗?”萧摇带点嘲笑意味说道。

“就是,哪有这样赌局啊,一点都不公平。”一个说道。

“萧小姐输了不仅要付石料费,学狗叫还要祼奔,而石小姐输了只要付石料费而已。这哪是赌局啊,这是明显的欺负人。”另一个说道。

“你说,这石老也是,竟然能纵容孙女成这样子。”

……

总之,这样的议论已经不少次了,都是议论石老祖孙俩的。

就算石老的脸皮再厚,也经不得这样三翻两次的被别人说啊。

此时,童俊桐走出来维护道:“哼,有我童俊桐在这,谁也不能把我妹妹欺了去。既然要赌,那就要公平的赌。凭什么,我妹妹赌输了就要学狗叫,祼奔,而石小姐只要付石料费叫可以啊。所以,我妹妹输了是这样的惩罚,那么石小姐那就要受到同样的惩罚。不然这赌局如何继续下去,干脆不用赌了。”他是一点都不信妹妹会输的。

“我说老石头,你祖孙俩也太目中无人了吧。这大伙都在这呢,还有我在这呢,这赌局竟然能如此不公平,这传出去,你石成玉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李老也出来说道了。其实他这是明显的给萧摇撑腰的。

石成玉被李松勤说得皱褶的脸上都火辣辣的。哼,芸儿是绝对赌输的,等下倒要看看这个女孩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能赢过芸儿。

石芸也被众人说得怒极,红着脸说道,“好,既然要公平,那行。如果,我输了,这块石料我不要了,我也要学狗叫,我也要围绕着赌城祼奔。”她是绝对不会输的,所以现在就算是一样的彩头,好也不怕。

“不。”萧摇拒绝道。

当听到一个不字里,众人很是疑惑萧小姐为什么要拒绝。不过,但听到下面的话就知道了。

“本来这块石料就是我的,怎么就成了你不要的了。所以我为什么要拿出来做彩头”萧摇说道。

“那你要怎样?”石芸怒着问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等一下你输,看你怎么求饶。

“这样,我要重新加一个彩头。输的一方为赢的一方要付框里的全部石料费,并且在打赌过程中开出的不管是怎么样的玉,都要给赢方?说这个彩头怎么样?”萧摇挑着眉说道。不宰你,宰谁啊。一会儿她肯定要填满整个框的。

“好,没问题。”石芸想也不想的答应。反正她不会输,一会在框里装石料的时,她一定要全部选那些价位最高的,看她能不能付出来。到时不仅祼奔丢尽了脸,还要欠一屁股的债。想到这,石芸仿佛看到了萧摇输了之后的下场。

“石老,你不再阻止一下你孙女?”看到过萧摇在常老板那里的人,就好心的想劝一下石老,因为他认为萧小姐是不会输的。

“哼,既然有人不知死活撞上来,死了也是活该。”石老朝着那个人狠狠的骂道。石老被憋着一肚子的火没哪里发,这人就这样撞上去了。他就是认定他孙女会赢,所以才会骂着萧摇不知死活。

那人看着石老如些玩固也就不在劝着了,到时到底谁更丢脸,一看便知。

“好现在在场的都在此作个见证。输方不仅要付赢方的全部石料费,还要学狗叫三声,要围绕赌石城祼奔。”萧摇确认一遍说道。

“放心吧,我们都会是作证的,如果任一个成为输方,这都不能赖掉的。”旁边的来又一边起哄着说道。

“就是,这里这么多人,谁也赖不掉。”

……

“老童,这个摇儿妹妹真能赢吗?”奚容有点担心的问道。

“放心,老奚,虽说我不太了解我这个妹妹,不过,我对她是很放心的。”童俊桐对萧摇十分有信心的说道。

“可,可万一摇儿妹妹输了怎么办?依着石老和石芸不依不挠的性子,那些赌约肯定要执行的。”奚容没有童俊桐那么乐观。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摇儿可是一定会赢的。没有万一的。你应该担心你的那朵桃花,看她的眼睛可是一直盯在你身上,甚至好像要把摇儿当成情敌了。我警告你啊,别招惹我妹妹。”童俊桐拍了拍老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天地良心,我对摇儿妹妹只是当成我自己的妹妹一样。”奚容就差对着天发誓了,不过对老友说的那桃花,就不屑听说道,“至于那个女人,不知天高地厚,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她转似的。只是去石成玉家请他出席我的开宾典礼,就被她给缠上了。”

“那现在要怎么样的赌法?”萧摇问道。

“你不是出了一个五赌三涨吗?那现在我们还是来个五赌三涨,五块石料中没有达到三块出玉的一方为输方,怎么样?”石芸说道。

“好,一言为定。但还有一点,如果两人都达到了五赌三涨,那么,玉好的一方为赢方。”萧摇补充道。这一点还是要说清楚,虽然,对方五赌三涨的可能性比较小,但还是一防万一,以免对方赖帐。

“好,没问题。”石芸鼻孔朝天的应道。

听到两人的赌法,很多人都在心里嘀咕着。难道现在石料的出玉真的那么频繁吗,一来就来个五赌三涨,以前石老最好的成绩都还只是五赌二涨呢,什么时候他的孙女比他的能力还好呢。

“那行。”萧摇也点了点头。

两人的赌局算是正式开始。两人分别推着车框子,就去挑选石料了。

众人也随即开始挑选石料,生怕晚了,这石料就会被两个打赌的人挑走。很快,奚大老板的商铺个个都在忙碌着,客户忙着,店员也忙着。

不过,现在两个打赌人的情景却是这样的。

萧摇在前面看石料,后面跟着石芸,只要萧摇伸手要拿石料看一下的时候,石芸就会抢先放在车框里。反正赌石城里有规矩,只要石料拿在手里,或放在框里的才算自己选好的石料。所以,现在只要萧摇要用手拿的石料,都会被石芸抢先拿走。

“石小姐,难道你要一直跟我在我后面拿石料,你自己不去再看,再确认一下。万一这些都没有玉,你可是输了。”萧摇说道。

“哼,我才不管这些石料有没有玉,反正最后都是你付帐。”石芸十分笃定自己会赢的。

“那行,随你吧。”萧摇无耐的说道。反正那些石料也是没有玉的。她之所以要用手拿起来看看,只是做个样子的,谁成想这个石芸就是跟她杆上了。

很快萧摇和石芸就在整个铺子里转了一圈。两人的框子里都是满满的石料。

不过,石芸的框子里除了从萧摇手上抢起那些,她还从架子上拿着那个价钱最贵的石料放进框里。她是打定要萧摇倾家荡产似的。那些石料加起来有三四亿了。随后石芸才真正认真的挑起那些石料来,把她认为能出玉的五块石料挑出来。

萧摇挑选的石料都是把能出好玉放在框子里。这些她是要带回去解石的,她的琉玉阁现在可是十分缺货呢。她看看石芸选的石料,还真有三块有玉的,玉的品质是两个中品,一个下品。看来这个石芸还是有一点本事的。所以,萧摇又重新选出三块有玉的石料,这里面的玉,分别是上品,中品,下品,就是比石芸好一点。

萧摇又从架子上选出两价钱昂贵的废料,加起来有三千万。反正石成玉也是不缺钱的主,这样也让奚大哥的增加盈利。总之,她框里的石料林林总总加起来,超过2亿了。她再从铺子里挑了一遍,没有多少好玉的了。她总得留下一些玉让其他人赚赚吧,不过那些玉也是中下品的。极品上品都在她框里呢。

两人差不多都挑好了,就要开始解石了。解石时,那些挑石料的人又开始聚集在一旁观看了。

当然童俊桐、奚容和李老他们肯定也在。

“你先解吧。”萧摇挑眉看着石芸说刀。

石芸得意的把石料一放,然后开始画线,吩咐解石技术员怎么解石。

解石技术员稳重对着石料第一刀切下去。

“呀!出绿了,出绿了。”有人惊讶的大喊着。

石成玉和石芸则是得意的望向了萧摇,就是想看萧摇变脸。但萧摇却是似笑非笑的回望着他们。

听到出玉了,奚容和李老就开始有点担心萧摇的。毕竟对方第一块毛料竟然就出玉了。

“真的啊,不过这好像是油青色豆种,属于下品翡翠。”有人很有眼力判断出了这玉的种水和成色。

“不是好像,而是就是油青豆种。不过,这么大一块玉还是能赚一些钱的。石小姐,你这玉赌不赌啊?”有人问道。

“赌。”石芸说道。“不过,还要再切一刀再赌。”石芸信心的满满的说刀。

解石员按照石芸的要求再切了一刀。事实,这确实是有翡翠。

“我出五万。”有人开始喊价。

“等等,我记得赌约有一条,是赌输的一方这玉必须归赢方吧。你现在就卖了算怎么回事?”萧摇不乐意了。

“好,那我们就等最的的结果吧。”石芸咬牙说道。“现在轮到你的解出来了吧。”

“那是当然。”萧摇拿出那块同样是下品翡翠石料给了解石师傅。不过,也同样画线了,让解石师傅按照此解下去。

当第一刀切下去后,众人开始为萧摇捏把汗了,因为没有出绿。而石芸更是对萧摇得意嘲弄似的笑了。

“继续。”萧摇只是镇定的说道。

解石师傅继续第二刀,这下他们都松了一口气,出绿了。不过,众人又有点小紧张了,出在第二刀出绿了,不代表有翡翠啊。

不过,很快事实证明了他们是瞎紧张。因为,第三刀下去了,还有有绿。

“好像也是油清豆种啊。”有人发现的说道。

“是啊。这下两人平手了。”有人说道。

石芸有点小郁闷了,哼,她一定是运气好给撞下的。还有四块料呢,她就不信了每一块她都这么好运能解出玉来。

石芸就是不服气萧摇能解出玉来,每一次都说萧摇是运气好的。

转身,石芸又拿出第二块石料给了解石师傅。不过,当第二块解出来时是块废料。

萧摇的第二块拿出来,给解出来的也是废料。

旁观的人还是有点小遗憾的,为什么两人都是废料啊。

很快,第三块又开始了。

“这是芙蓉种深绿?是中品翡翠啊。”有人说道。

“嗯,真是有道是青出于蓝甚于蓝啊。没有想到,石小姐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赌石技艺啊。”有人赞道。他们有的人一辈子也有可能解不出一块中上品翡翠啊。

“就是了,怪不得石老不阻止那样的赌局,原来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孙女一定会赢的。可怜了这个女孩将来的处境啊。”有人为萧摇惋惜的说道。

石成玉和石芸这个正在笑眯眯的接受众人的赞扬呢。

“你们就别杞人忧天了,这萧小姐第三块不是还没有开始解呢,说不定人家也能解出个中上品翡翠呢。”有人打岔的说道。

“嗯,说得也是啊。”很快很多人就附和起来。

石成玉祖孙两很快脸又黑了下来。

萧摇挑出那块中品石料给解石师傅解。

但是第一刀,第二刀,下去时,都没有看到玉,众人又是一阵紧张,开始为这个中萧摇的惋惜了。这肯定没有玉了。

但第三刀下去时,出绿了。众人睁大眼瞧着,确实出绿,而且也是一块中品翡翠。真是奇怪了,很多人第二刀时,就会初认为没有玉,就基本上会放弃了。现在,这是第三刀才出现绿的,相信以后,很多人在第三刀,第四刀时也不会放弃了。

萧摇这玉是福禄寿种,有红绿紫三种颜色,象征着吉祥如意,代表着福禄寿三喜。它也是属于中品翡翠。

所以两人又平了。

“喂,老童,我怎么觉得摇儿妹妹这是故意的啊?”奚容就是有这种直觉。不然哪会有这么巧。一起是下品,一起废料,再一起是中品。

“甭管妹妹是不是故意的,总之,我妹妹不会输就是。”童俊桐说道。虽然他也觉得摇儿好像是故意的,就好像她就能看见里面的玉似的。

童俊桐刹时对自己这个想法震惊了。难不成,这摇儿真能看见里面的玉,不然哪会有那么巧,就像是在地摊上买鹅卵石,在常老板那堆废料里找出有玉的石料。还有,像现在,她好像也是故意这样跟着石芸似的。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摇儿肯定是靠自己的能力判断的。对了,萧摇好像会一些岐黄之术,会不会是用的这些异术来辩明的。

就这样,本来接近真相的童俊桐被自己一个歪曲,就茬远了。

不过,此时的萧摇却什么也不知道。

现在是第四块石料了,石芸的已经解了,是废料。她也是和之前一样,拿出那块废料来解。

众人再一次喧哗声,五块石料,已经解了四块,还是平手,那就还剩下最后一块决定胜负了。

此时的石成玉和石芸已经没有之前那副得意傲慢样了。其实他们心里现在也是很是紧张了,不过表面还是那副她是赢家的面孔对着众人。没有想到这个萧摇还真有两下子,现在剩最一块石料了,看她还能不能解出玉来。

石芸小心的把第五块石料放在桌上,画好线再让解石师傅解开。

第一刀下去,没有看见玉,石芸紧张的两手握拳。大喊着,“再切,这一定有玉的。”

第二刀下去,果然看见绿了。

“出绿了,真的出绿了。”有人大喊道。那兴奋劲就好像那是他的玉似的。

“这次又是中品玉。”有人同样呼着道。

石成玉和石芸祖孙俩看见出玉了,总算松了一口气。五赌三涨,她石芸肯定是赢定了,她就不信萧摇的运气就是这么好。哼,等着学狗叫,祼奔吧。

想到这,石芸的嘴角都不知道咧到哪去了。以后,她会是赌石界的传奇了。她会取代爷爷的地位,在赌石办呼风唤雨了。哈哈……,心里大笑着。

萧摇本来想用上品对石芸的中品,可想了一下,那现在还是用极品对石芸中品吧。所正,还有两块极品玉在框子里。把这块极品玉卖出去。

萧摇拿出的是一块较小的石料。只有一个小碗那么大。她对着那块玉画完线之后,就对着解石师傅悄悄说了几句话。解石师傅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解石师傅对着那些线痕小心的切下去。

第一刀没有,第二刀同样没有。第三刀也要下去了……

众人的心再一次纠了起来,特别是奚容和李老,童俊桐也有那么一点纠心,不过他还是相信摇儿能赢的。

“这个萧小姐,肯定输定了。”一个人不太看好的说道。

“嗯,虽说之前萧小姐在常老板那里也解出三块玉了,但现在这个石小姐也解出三块玉来了。谁知道,这萧小姐还能不能再解出三块玉来呢?”另外一个附和说道。

“就是啊,现在第三刀都切下去,还见不到一点绿色,恐怕还真出不了玉呢。”又有人说道。

“哈哈,萧摇,我看你还是认输吧。都三刀已过了,再切下去也没有玉。你就认命吧,等着祼奔吧。”石芸得意洋洋,一副胜利者的模样道。

“……”萧摇没有搭理她。

“哼,还看什么,再看也是变不出玉来。你就准备好让万人参观你美丽玉体的准备吧。那时一定会很精彩的,让众人一饱眼福啊。”石芸看着萧摇不理她,在那自顾的说道。

这恶毒的行动话语,而石老也不阻止,让众人对这个石成玉的形象再一次程直线下滑。

“石芸,你这恶毒的女人,你把话出的这么狠,你就不怕最后是你自己输了吗?”奚容气愤的说道。他心里看着第五块石料一刀一刀切下去,竟然看不到一点绿。他就很担心了。不过,看着萧摇没有一点恐慌惊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就安定下来了。然后,就听到石芸这么恶毒的话,就怒了。

“奚容,你太放肆了。我还在这呢,你就对我孙女大吼大叫,以后,你孙女嫁给你了,你不是要天天打她吗?”石成玉也怒道。

“哈,石老头。你们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你孙女的,你孙女哪一点配得上我啊?”奚容听到石成玉的话,可是真是怒气冲天啊。连石老都不喊了,就直接喊了石老头。他们真以为没有了石家,他就不能再赌石城把生意做下去吗?他倒要看看,他石成玉到底有多大的权力,多大的威望,让我做不了生意。

“哼,我家孙女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不识好歹。我家芸儿又哪一点配不上你?”石成玉也怒道。

“我看不是福气,是腐气吧,腐人心肠。这么恶毒的人能配得上我,真是笑话。”奚容不屑说道。

“奚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要怪就怪她自己不知廉耻,要不是她勾引你,我会让她祼奔吗?我这都是为了你啊,奚哥哥?”石芸理所当然的说道。

奚容被石芸的话气笑了,他大吼着说道,“够了,你自己的心肠狠毒,别一副为了我的样子,把全部错推到别人身上去。那是我妹妹,我妹妹天真纯洁,竟然被你说成那浪荡女似的,谁允许你败坏我妹妹名声的。我看你更像一个浪荡女才是,还有,我不是你的奚哥哥,我和你不熟,请叫我奚先生。”

“奚容。”石成玉听到奚容骂自己的孙女为浪荡女,就大怒喝道。

“怎么石老头,就允许你孙女说别人,就不允许别人说她吗?”李老上来说道。

而他的话犹如巴掌一给了石成玉响亮一巴掌。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证实他孙女真是个浪荡女吗?好,好,好的很,等这个萧摇输了时,任何人来求情,他都会给驳回去的。她倒要看看没有名声的她,到底还要怎么跟我孙女比。

很多人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还真是有道理的。你看石芸能养成这样的性子,也必定是耳熏目染成的。

“啊,出绿了,出绿。”一个人激动大喊道。

解石师傅一刀刀切下去时,都没有看见绿,到最后,只剩下一乒乓求大小的一块料。然后就看见师傅开始擦石,众人看到他的动作有点狐疑了。那里面真有玉?随着师傅的动作,那绿头不冒出来了。

“天啊。这是玻璃种顶级帝王绿啊?”一个兴奋激动的呐喊着。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极品中的极品翡翠啊。

“玻璃种顶级帝王绿。哈哈,我在赌石城几十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极品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说道。

“帝王绿,帝王绿。”一个人只是喃喃的喊着帝王绿帝王绿,好像喊着喊着帝王绿就是他的了。

……

而现在争吵的几个听到帝王绿,转过头来看。

童俊桐、奚容和李老明显心情十分愉悦了。让你说话这么满,那现在你自己输了吗。

石成玉和石芸祖孙俩的脸色一听到帝王绿的时候,脸色一刹就变成了灰白。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趾高气扬。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一定看错了。”石芸慌着说道。

“石小姐,这确实是帝王绿,没有人看错的。”在石芸身边的一人说道。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解出帝王绿,一定是趁着我们说话是时,掉包了。”石芸一点不想接受现实,她极力为自己找着各种借口,“对,一定是掉包了。把早已准备好的帝王绿给解石的。”

“石小姐,那是绝不可能的。因为从萧小姐拿出石料到解开石料,大伙都在看着呢。怎么可能掉包。”另一个辩解道。

此时的石芸差点要瘫在地上了,幸亏他爷爷带着的人眼明手快的扶着她。

输了,她输了。输了,就要学狗叫,要祼奔,她不要学狗叫,不要祼奔。

“爷爷,我不要学狗叫,我不要祼奔。”石芸跑到石成玉身边哭着求助自己的爷爷。

“好,好,有爷爷在这,谁也不能让你祼奔。”石成玉安抚着孙女说道。

“石老头,这话你就说的不对了。刚刚赌约开始时,大家可是都在场的。输的一方必须付赢方全部石料费,要学狗叫,要祼奔的惩罚。现在,你孙女输了,理所当然的要接受惩罚了。”李老可不想这么容易放过这两个一心想害萧摇的人。

“对呀,石小姐,我刚刚可是说过了,说话别说这么满,万一你自己输了呢?你看这不报应来了,你自己输了。”奚容来了火上浇油。

“对呀,刚刚我们可是都在场的呢。”旁人也作证道。眼神却有点不善的放在了石芸身上。祼奔啊,看这石芸长得如花似玉,那身材肯定也很好。

石成玉面对着群伙的不善,众人的不怀好意。心里的怒火直冲脑门,可他又必须忍住,不然他们更是不会放过芸儿了。

他眼睛锐利的盯着萧摇,他知道能放过芸儿的机会只有这个当事人萧摇了。他放下面子,很是和气的说道,“萧摇小姐,你看芸儿是个女孩儿,要她祼奔,她以后的名声就没了。你同样是一个女孩,知道一个女孩的名声没了就代表了什么。”

“石老,我问一句,她的名声没了关我什么事?难道是我先提出输的一方要学狗叫,要祼奔的吗?既然她要提出这样的惩罚,那么她就要准备好输的准备。既然已经输了,那就接受惩罚吧。”萧摇一点都没有因为石老忽然的和气,而让她放过石芸。

石成玉压抑着怒气说道,“她还小,做事说话,总是难免有所冲动。这次她确实做错了,你看能不能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

“石老,你这话又说笑了吧。她石芸看起来最少是十*岁了吧,十*岁的人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那你知道我妹妹多少岁吗?她才十五岁。本来我妹妹是不想赌的,是你们偏偏要硬逼着我妹妹来赌,还提出样的惩罚。不过,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你们再怎么认为自己能赢,结果呢,还是我妹妹给赢了。现在,竟然要我妹妹给她一次机会,你们要不要脸啊。”童俊桐上前打击着说道。

他还真不知道,有人会这么厚脸皮,赌约输了竟然会耍赖,按目前的惩罚,耍赖是有可能,可是这又怪得了谁,这惩罚可是他们自己提出来的。

“你。”石老尽管老了,脸皮再厚,被一个晚辈追问要不要脸,还是很让他尴尬气愤。不过,他没有搭理这个年青人,他只是继续问萧摇,“那萧小姐,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芸儿?”

“石老,这话我来问你,如果我输了,你们会不会放过我啊?”萧摇反问道。

“这,……”石老答不上来,他跟芸儿的打算可是一点不会放过萧摇的。

“不会放过是吧。那我现在又为什么要放过石小姐?这惩罚可是她自己提的,没有人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非要提这样的惩罚。难不成,石小姐就这么笃定我会输?”萧摇继续反问说道。

“那你现在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芸儿?”石成玉咬牙问道。

“不怎么样,就是必须接受惩罚。”萧摇还是坚定的说道。

“那这样吧。我五千万免去芸儿的惩罚。”石成玉说道。

“不行,接受惩罚。”萧摇拒绝道。

“八千万。”

“不行。”

……

“五亿。”石成玉再一次咬牙的喊道。

“嗯。这个我考虑一下。”萧摇托着自己的下巴,作考虑状。随后说道,“五亿免去学狗叫,不过,那祼奔还要继续。”

“扑……”众人被这天价快扑倒了。她考虑一下,还以为真不要惩罚了,没有想到五亿只是免去学狗叫。

“你,你,……”石成玉简直要吐血了。对于石家家产来说,五亿不是太多,但那也是石家的钱啊。“那你到底要怎么样?”石成玉怒着问道。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要石小姐继续接受祼奔的惩罚而已。”萧摇轻轻淡淡的说道。

“好,十亿,买下祼奔的惩罚。”石成玉再又一次咬牙喊道。

“不行。”萧摇摇头拒绝道。

“那你到底要多少?”石成玉直接问道。上过一次当的石成玉不会接着往下报了。

“嗯,我再想想,一会再告诉你。”萧摇说完再一次作思考状。

一会儿,萧摇说道,“我想到了,五十亿吧。五十亿保下石芸小姐的名声已经很值得了。”

听到萧摇说要五十亿,旁边的人都又倒吸了一口气,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一上来就五十亿。

石成玉一口血直接上来压在了胸腔里,他的眼光如毒蛇一样狠狠的盯着萧摇说道,“你真是狮子大开口,五十亿,你怎么不去抢啊?”

“没办法,抢钱是犯法的,我是一个良好市民,绝不做违法的事。”萧摇两手一摊,表示自己真的是个好人。

“噗嗤。”奚容笑了。

“不行,五十亿太多了,三十亿。”石成玉讨价还价说道。

“那就没办法了,石小姐继续接受惩罚吧。”萧摇说道。表示自己绝不讨价还价。

“好,五十亿就五十亿。”石成玉咬牙切齿的说道。五十五亿只是石家的一半财产,他们还是能出得起的。只要保住了石芸的名声就等于保住了石家的名声,只要保住了名声,这钱还是能赚回来的。

最后,石成玉要付给萧摇共62亿,因为有三亿是萧摇买石料的钱,有四亿是石芸自己买石料的钱,包括已经解了的那五块料。

一走出商铺,石成玉压制着的那口血终于吐出来了。石成玉的保镖赶紧送他回家。

“萧小姐,你好!我是福宝公司的经理,我叫鲁成欢,请问一下这些翡翠和帝王绿卖吗?”

福宝公司可是国内第二大品牌啊。

“卖,价高者得?”萧摇答道。

萧摇先卖了那中下品的玉。两个下品玉共卖了30万,三个中品玉共卖了6000万。就最后剩下帝王绿了。

“一亿。”那个叫鲁成欢的人先叫价

“三亿。”呃,好像是奚容在叫价。

“奚大哥,你要买下帝王绿?”萧摇问道。

“这是我店里开张第一天就解出来的帝王绿,意义不一样,当然要拍下来。以后好给店里做宣传。”奚容说道。不愧是做生意的,这样下来,他这个店不火也会火。

“四亿。”跟着叫

“六亿。”看来奚容是势在必得啊。

最后,以十二亿的价格被奚容给拍下来了。不过,萧摇最后只收了他五亿。只是以后,去缅甸进货的时候通知她一下,她也想过去见识见识。其实萧摇就想直接进原石到琉玉阁,然后自己解石。奚容当然答应了。

萧摇和童俊桐就回酒店了。

萧摇回到自己的总统套房里,梳洗之后,躺在床上刚想闭眼休息。耳朵就听到窗户外面有什么动静。

她刚打开窗户想看一下,结果一个人影直接跳进来往她身上扑,并把萧摇报抱住。

“师兄。”

------题外话------

妹纸们,万更送上。明天,早上八点更新。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是不是很多人潜水了还是去看盗版了,总之,这订阅是直线下降啊。亲们,请支持正版啊。我还要生活啊。

亲亲们,谁有评价票啊,我要评价票。

感谢所有送花花钻钻和票票的亲们。

ding3355817,yimei0,li李燕梅,chen陈丽霞2525,米冻,2513935716,ding3355817,づ丶瑾轩、/握紧,hbf9111,572474702,脩月,fqbq,恶魔老祖儿,1026719272,染指经年,跳跳?,冰颜月

谢谢以上亲们新年送的礼物。

祝所以看正版的亲们,再新的一年,事事如意,自己家人朋友身体健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