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0章 云城赌石2

“……,嗯,好吧,切了。”那男人一阵犹豫之后,受不住众人的起哄,就把那个篮球大小的毛料交给了铺里的解石人员。

解石是个技术活,一不小心就可能把你一块价值连城的翡翠给切掉了。所以,奚荣既然在这开了最大的赌石铺,请的技术人员肯定的最好的。

这个技术人员接过毛料,把这个毛料看一会这一面,一会儿又看另一面,三翻四次实在吊足人的口胃。

“切啊,你赶紧切啊!”有人看不过去了,又开始催喊着。

而那个胖男子则是死死的盯着桌上的毛料,双手握紧在那反复揉搓着,嘴唇似乎在祈祷一般。

“兹……”一声响,那个技术人员终于切了下去。切下来的石皮慢慢倒放在桌子,露出一大片绿来,而且绿得比较纯正。

“啊,哈哈……,出绿了,出绿了,里面有翡翠。”那个胖男人看到自己的毛料切下了一大片绿,就手舞足蹈的疯了似的大笑起来。

“这人运气也太好了吧。”旁边有嫉妒羡慕恨的人说道。

“呵呵,这还只是表皮,谁知道里面有多少绿呢?”另一个心里不平的说道。凭什么他能买到有绿的,而他却不能买到,所以这里肯定是表皮的。如果萧摇能听到他的心声,一定会对他竖拇指,虽然是胡乱猜测,然而却百分百猜对了。

“赵先生,你这块料卖给我怎么样?三百万?”看到切下这么一大块绿,就有不少人动了心思买下这块毛料了。

三百万是已经买来时的两倍价格了

“不卖。多少钱都不卖”这个赵先生果断的拒绝。这么一大块绿,肯定是上千万,三百万就想买下来做梦。这个赵先生忿忿的想着。

看这位赵先生这么坚决,他也不问了,再问也是白问。

萧摇听着,对那位赵先生很是可惜,如果这毛料现在卖了,他还能多赚一倍,可是他心太大了,所以注定有亏大了。

“赵先生,还切不切?”技术员看到毛料主人不卖,他随后就问了。

“切,干嘛不切,也让大伙看看,是吧?”赵先生此时已经对毛料信心满满的,当然不想放过炫耀的机会。

技术员再次左右看了下,再一刀切了下去。

此时,所有人秉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技术员看准的一刀切了下去。但切出来的部分剥落下来之后,露出的却是黄白两色的石头,就和它表面一样,看不到一点绿色。

众人之中很多看到这重情况都是哧笑一声,很是幸灾乐祸。“切,我还以为,真能切出大玉来呢,没有想到只是一层表皮。”

“就是啊,如果这么大一块面积,全都是翡翠,那得值多少钱,最少上千万吧。只是,可惜了,只是一层皮,这层皮能值多少钱啊。”

“唉,这上赵先生亏大了。”

……

这个赵先生,原本的一脸笑容和自豪已经没有了,取代的是一脸僵硬,而后呆呆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沉默之后,取代的又是一阵疯癫似的大吼,“再切深一点,里面一定有翡翠的。”

围观的众人听着也是,现在只是切的第二刀,说不定再切下去,可能是有翡翠的。

随后,技术员对着那块毛料继续切,一刀刀切下去,一块又一块的边角料从上面剥落下来,但从第一刀见绿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一丁点绿了。反而是那位赵先生的脸上是一片绿色了。

奚荣看着这位赵先生这个样子,就主动走过去,说道,“现在还切不切,如果不切的话,我以200万的价给买回来。”

“卖了吧。如果里面真没有一点翡翠,那就血本无归了。现在老板买下来,最起码还能赚个二三十万呢。”旁边有人劝道。

但这位赵先生的脾气还真是倔,他朝着劝的人大吼道,“不卖,说为什么也不卖。切,继续切,我就不信再也切不出翡翠来。”

奚荣摇了摇头,就对着那位技术员说道,“继续切吧。”

技术人员拿着剩下的毛料继续切,一刀又是一刀的切下去,那位赵先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仿佛那切下去的不是石头,而是他的心脏。旁边的人倒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图个刺激罢了。

当毛料全部切完之后,那位赵先生已经脸色苍白的瘫在地上。一百五十多万的毛料,切完之后,只剩下不到十万的价。那是他用全部身家买下的毛料,就指望着这块毛料能为他带来一夜暴富。可现在,没了,什么都没有了。他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地一动不动,而看热闹的人也逐渐散开了,谁也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位赵先生的情况。

萧摇却盯着那些边角料看着,没有想到,这块边角料,还有老坑种的玉。

“妹妹,我们也进去吧。”童俊桐看着萧摇还在这站着,就说道。

“二哥,我要买那边角料。”萧摇直接说道。

“呃,妹妹,你又买边角料?”童俊桐疑惑的问道。难道,妹妹又发现了边角料里有玉了。他还真相了。

“赵先生,我想买下,这块边角料多少钱?”萧摇上前看着呆呆的赵先生问道。

“拿去,不要的,全部拿去。”这个呆呆的赵先生竟然能听到萧摇说话,不过,他的动作很是不耐烦。

萧摇可没有免费拿走边角料,她给了赵先生5万块,到时真出玉了,她也是付过钱的。

“摇儿,这有玉吗?”童俊桐问道。其实他已经很肯定这里面肯定有玉了。因为萧摇就对着这一小块边角料都出了五万块。他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看出这料里有玉的,不过,这是萧摇的秘密。他只记住爷爷一句话,该知道的,萧摇会告诉他们,不该知道的,萧摇也就不说。

“不知道,不过,我对这块料很有眼缘,所以就买下了。等一会,切下来就知道了。”萧摇答道。她知道她回答有点奇怪,但她的秘密是绝不能暴露的。

“呃,摇儿妹妹,你赌石,是要买合眼缘的啊。”奚荣有点奇怪萧摇的说法。不过,他现在还不知道萧摇已经在别的店铺里解出三块玉了。

“那是当然。我师父说,当你对上某些东西,让为它能让你心动时,那就说明那东西跟你有缘。所以,一定不能错过。”萧摇半真半假的说道。确实有些东西会让人心动的,但也不一定是有缘的。

呃,摇儿妹妹,你确定你说的是东西,而不是人吗?童俊桐和奚荣两人心里同时嘀咕着

萧摇和童俊桐时了奚荣的铺里面,当然奚荣也一起。还是真是赌城最大的赌石铺,大概有六百平的面积,石头毛料分门别类的的堆放好!石头有大有小,大的有好几吨,小的就有拇指大小。有些形状有规则,有颜色已经挑出来,放在架子上,并明码实价的标上价钱。

“奚大哥,这么多石头,你们底到搬了多久啊?”萧摇上来就是这一句话。

童俊桐听到这话,嘴角上扬,明显是心情很好。

奚荣也被萧摇的问话揶了下,一般人看到不是说,哇,不愧是最大的赌石铺,这么多石头。或者,这里好多石头啊。怎么萧摇是说了很多石头,但她的却不是重点,重点却是搬了多久。

搬了多久呢,他也记不清了,反正好像挺久的,他这铺子里有百万吨的石头,肯定不是几天时间就能搬完的。

“呃,我也不知道。这些,我都是叫人给弄的。”奚荣答道。回头问问负责搬运的人,然后告诉摇儿妹妹吧。奚荣已经打定了主意。

“老板好。”店员看到奚荣喊道,顺便看了一下他身边的一男一女。这两人是老板什么人啊。

“嗯。”奚荣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老板,十二点开始剪彩。那些人都来了,请您过去一趟。”另一个店员过来说道。

现在还是试营业,到十二点之后,才算正式开张。今天,奚荣请来了不少赌石界的大人物过来,所以奚荣作为主人还要过去陪着的。

“嗯,我马上过去。”奚荣面无表情的应道,然后,转过头来笑着说道,“老童,摇儿妹妹,我先过去应付一下那些老家伙。一会再过来聊。”

“好,奚大哥,先去忙吧。”萧摇说道。童俊桐也只是点了点头。

萧摇和童俊桐两人也分开来看石头了。萧摇开启了异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过去。不过,她向店员要来了一把手电筒,然后做个这样子,这个照照,那个看看,再用手敲敲。然后,把选下的石料放在推框里。

萧摇放在推框里的石料五块有五块是真有玉的。不过,她是准备拿回去解的,在这里解个两三块就可以,给奚荣的商铺增加些名气就行。

萧摇再走到架子前,看中一块石料,大概是十多公分,但标价却是880万。不过,她看了里面的玉,然后,毫不犹豫的放到框里。

“喂,这是石料是我看中的。把它给我。”一个十*岁的女孩霸道傲慢的说道。

“你看中的?你看中的怎么没在你框里?你付钱了吗?”萧摇反问道。一看就是被家里宠过头的孩子,蛮横无理。

“哼,就是我看中的。我在那个地方,要过来时,你就放到框里了。”这个女孩强词夺理的说道。

“呵呵,你说话真逗,这里的规矩可是,放到框里的谁的就是谁的,可没有说谁看上了就是谁的。”萧摇反驳道。

“哼,我说这个我的就是我的,我爷爷可是石成玉。”这个女孩蛮横的说道,并且报了家门。然后,得意洋洋看着周遭的人。

“啊,竟然是石老的孙女。那这位姑娘可惨了。听说,前一久一位来赌石的人不小心得罪了石老的孙女,结果当天就被打了并赶出了赌石城。”一个知道石老的人说道。

“是啊,我也听说过这个事。”另一个附和道,然后好心劝说萧摇着,“这个姑娘,要不你把石料给她吧。石老你可是得罪不起的啊。”

“对啊,姑娘,你还是把石料给她吧。”众人纷纷加入劝说的行列当中,无一不是说把石料给这个人。

这个石老的孙女可得意了,哼,知道我爷爷是石成玉了,看你还给不给,我看中的东西,就是我不要了,我也不会给别人。可是下一秒,她脸上的笑就给僵在了脸上。

“谢谢各位的好意了,这石料我看中了,放到了我框里就是我的了,所以我是不会给她的。”萧摇清冷的声音响在每一位人员的耳中。

“你,……”这位石小姐气极了,她没有想到还真有人不看她爷爷面子的,看看到萧摇身上的穿着,转而笑了笑,“呵呵,你不给?看你穿得一身寒酸样,你买得起这880万的石料吗?我看你啊,还是给我吧,不然,等一下,你没钱付账,脸面可是丢尽了。”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付得起付不起,丢不丢脸,这就不关你的事了。”萧摇不生气的说道。

“你……”这下这位石小姐又怒又气了。她瞥眼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店员,她转移似的迁怒的说道,“你说,这块石料是不是我的,明明我让你先看着,我把框推过来,转眼你就看让人拿去了。你是怎么办事的?”

再场的人一听这话,就是假的,因为,这块石料根本就不重又不大,如果真看中了,直接拿走就是,用得着费么大的事,先让店员看住,然后再把框推来。可是就是知道,这话是假的,也没有人敢反驳这位石小姐,万一得罪了石老怎么办?以后,他们可是会常来赌城的。

只是可怜躺着了中枪的店员,这位石小姐根本就没有让他看住石料好不,可是他也不能反驳这位石小姐,得罪了石小姐就等于得罪了石老,得罪了石老,那就等于他的工作也没了。可是这位小姐,他刚看到老板是她一起进来的,并且有说有笑,也是不能得罪的主啊。

他评估衡量了一下,最后还是认为不要得罪石小姐为好。石老是今天老板请得最重贵宾,所以,老板就是为了他铺里的生意也不会去得罪石老的,那他的工作就不会丢,退一步来说,老板就是为了他的朋友而开除他,他也能在其它铺子里找到工作。但如果得罪是石小姐,不仅是这里的工作会弄,在赌石城他也别想找到其他工作。

最后,他吸了口气,对着这位石小姐说道,“对不起,石小姐,是我没有看住石料,我只是一个转身,这石料就被这位小姐放入框里了。”

“你听见了吗?这块石料是我的,还不给我。”石小姐再一次得意洋洋的说道。看吧,她就知道这位店员能给她作假证的。

童俊桐本来看到那一堆吵吵闹闹的人,也不想多管闲事。可是,他好像听到了萧摇的声音,忙推着车子走向去。

“妹妹,怎么回事?”童俊桐一上来就问道。

“二哥,没事。就是有人要抢我拿进框里的石料,然后有人作了假证而已。”萧摇笑了笑说道。然后,再看了一眼心虚的店员。

旁边的人看到她还能笑出来,没有一点慌张的样子。就在心里嘀咕起来,难道这个没有听说过石老。不然,怎么现在还这么镇定。

确实,萧摇来赌石城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石老,木老的。所以,她也就根本不知道石老这人的传说,和在众人心中的威望。

“这位服务员,你真确定你说的是真的?”萧摇轻厉着问道。她现在给他一次机会,错过这次机会,不管如何,她是不会放过他的。

看到萧摇没有一点慌张,还很镇定的问着他问。他心里就打起鼓来了,他这样做真的对吗?

石小姐看着这位店员没有回答萧摇的问话,只是沉默不语,气又来了,她对着萧摇怒吼道,“还用再确定吗?他刚刚已经替我作证了,难道还要他再说一次吗?”

“好,既然你这么确定你吩咐他看石,那么肯定是两人说过话,接触过的吧?”萧摇问道。

“那是当然。”石小姐想也不想的答道。

“好。”萧摇就要她这句话,然后萧摇问店员道,“这么大一家铺子,肯定会有监控器的吗?”

店员一听萧摇的问话,脸色乍然一白。这店里当然会有监控器,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偷拿石料的。他和这位石小姐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他也只是听到两人吵起来的,才过来看看的,可没有想到,他上来没有多久就被石小姐抓来作假证。他可没有想到,这位小姐这么不依不挠,竟然要看监控视频。

这位石小姐心里也是咯嗒了一下,看监控视频,对她十分不利。她必须阻止。

“哼,你以为,这是你家开的,说看就看啊。”石小姐气哼哼的说道。

“石小姐,我店铺是我开的,我允许她看,可以吧。”奚荣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众人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只见奚荣带着几个赌石界有名望的人过来了,包括石成玉石老。只见石老黑着脸有点怒色和奚荣他们一块走过来,不知道这怒是对着谁的。

“奚大哥。”这位石小姐看着奚荣,然后脸红小声的叫了一声。

萧摇一看就是满怀春色,她这脸红可是不对做出事的脸红,而是对着心上人的脸红。原来是看上了奚荣大哥啊。

奚荣没有理会,只是关心问着萧摇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萧摇摇了摇头说道。奚荣对萧摇是真的哥哥如妹妹的一样的关怀。

“嗯,那就好,你去,把监控视频拿下来。”奚荣指着另一位店员说道。一点都没有看石老黑的怒的脸色,一点都没有买石老的帐。

“奚荣,你真要这样做吗?”石老有点怒气有点威慑的说道。

“石老,我是要还大家一个真相而已。”奚荣一点都没有畏惧的说道。

“好,好。”石老压抑着怒气的说道。

“萧摇?”突然这群人当中有个不确定的声音喊道。

萧摇望过去,笑着说道,“李老,是我。”

“还真是你啊。”李老大跨步上前,然后又有点疑惑的说,“可是,你脸上?”

“李老,现在说来话长,以后,我一定会告诉你的。”萧摇答道。

“好。”李老现在也不多问,目前最主要的是处理现在的事。

在李老喊出萧摇的名时,众人就诧异了。李老在赌石界没有石老出名,但他是收藏界的名人啊,哪个玩玉的人,不知道李老啊。说起来,他的威望可比石老还高。可现在看萧摇和李老可是很熟的样子啊。

童俊桐也是很诧异。他没有想到萧摇妹妹竟然连收藏界的李老都认识啊。童俊桐如果知道萧摇还是祁成海的徒弟时,可能会更吃惊吧。

石老本来想着借势压一下奚荣,让这个女孩把这块石料给他孙女。就算眼前这个女孩是他的朋友又怎样,只要他在这开铺子,他奚荣就必须不能得罪他,而且还要讨好他。

可现在,这个李松勤竟然也跟这个女孩认识,这事就不好办了。李松勤也是他石成玉也要讨好的人,所以决定把石料给这个女孩。

“奚大哥,我说的是真的,你怎么能让人看监控视频呢。”石小姐很不满的又撒娇似的对着奚荣说道。而双手差点就要抱着奚荣的腰哭泣了。还好,奚荣躲着快。

“是不是真的,只有看过视频之后才知真相。”奚荣面无表情的说道。

奚荣刚说完,挂在墙上的监控视频器就出现了画面。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找到这个店员和石小姐接触的画面。只有在最后争论的时候,他俩才出现在一起的。

“现在,真相很明了了。这石料就是这位萧摇小姐的。石小姐,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奚荣有点严厉的说道。

“奚大哥,我,我,……”石小姐在这位多人,在真相面前没法辩解了。

“这个奚荣呀,芸儿也是因为年纪小,争强好胜,才会做下这糊涂事。要不,看在我面子上,就不要追究了吧。”石成玉拉下面子说道。现在大庭广众之后,既有证据,又有李老几个老东西看着,他也不能放话说不放过萧摇。所以,只能放下面子,让奚荣不要计较芸儿争夺石料这事。

“石老,不是我要不要追究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赌石界的人都知道,只要石料拿在了手中或放在了自己的框中,才能算自己的。像这样光明正大的夺别人石料,如果石料没有玉还好,如果有玉呢,人家有理都说不清,那不是亏大了。而我作为老板,肯定是要为每一个客户负责的,可不会为了某些人的面子,而至于别的客户不顾。既然我卖石料,卖谁不是卖。做谁的生意不是做。”奚荣一点情面都不留的说道。“既然石小姐要抢人家的石料,别管是年级小还是争强好胜什么的,既然他做了,那她就要为她自己所做后果负责,您说是吧,石老?”

石成玉在众人面前被一个小辈反驳的一点面子都没有,褶皱的脸皮上都火辣辣的。他压制着怒气对奚荣说道,“好,很好。果然是后生可畏,奚荣。那我祝奚大老板生意兴隆。”他最后一句是威胁奚荣的,那石成玉可是在赌石办有名望的人,只要他一句话谁敢来奚荣赌石。只可惜,那是一前的事了,今天开始就没有他石成玉说话的份了。不过,他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谢谢石老的祝福。”奚荣打蛇顺着棍说道。

“奚大哥,就算我把石料给她了,她也买不起啊。”石芸还不知道奚荣和童俊桐是朋友,所以也就不知道萧摇是童俊桐的妹妹。

奚荣被她这句话差点逗笑了。她萧摇就算没有钱买,他也为会送给她。可现在人家是不缺钱的主。

“咦,我想起来了。这个女孩不是没有多久在常老板那里解出了三块玉,赚了7900万人的人吗?”一个人大惊说道。他刚刚只被这个石小姐蛮夺引注了目光,也就没有注意这个女孩。

“对呀,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没多久时,我也在常老板那,我从解出第一块玉时就在那的。好像还是五赌三涨来的。比石老五赌两涨还多一涨。”另一个人兴奋的说道。但一说完他就低下了头。因为石老在狠狠的盯着他。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在常老板那发生的事。

石芸和石成玉祖孙俩的脸色可为分外难看。

但与他们对比的却是奚荣和李老其他人。

“摇儿妹妹,原来你的运气这么好,那你一定要在我这多解两块玉出来,把我这店铺的生意带动起来啊。我这生意是好是坏就靠你了哦!”奚荣转头又变回那个有点缺赖赖的人。

“奚大哥,我可是要靠运气的吧。不是我说有玉就有玉吧。”萧摇谦虚的说道。虽然是她说有玉就有玉,但该瞒的还是要瞒。

“我可是相信摇儿妹妹的运气逆天的,所以你一定会解出玉的。”奚荣分外有信心的说道。

“萧摇,没想到,你赌石这么厉害啊!”李老也夸赞了一句。

------题外话------

呜呜,请亲们原谅,本来想万更,让师兄出场的,可是码字精力有限啊。没有等到师兄出场。不过,我保证下一章,师兄一定出场。下一章是万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