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68章 罗刹帮 去云城

大胡子和赵福宝两人算是认识了。之后,大胡子就让属下把王大山等五个人抬出去,别在这店门口挡着路了。气得王大山等人本来一脸青紫的脸,变得更紫了,那狰狞的表情更是差点吓坏了几个跟大人看热闹的小孩。

萧摇站在不远处始终看着,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没有过来说一句话。直到看着处里的差不多,也就上楼了。而随后大胡子也跟着赵福宝上楼了。

“大小姐。”一到办公室,大胡子恭敬的弯腰喊道。

“嗯。”萧摇轻轻应了一下。“安排好人员,保护好琉玉阁人员的人身安全。”

“是,已经安排好了。每天会有三人在这看守,如果再有人来闹事,就会联系帮里人员过来处里。”大胡子汇报道。

“嗯,做得很好。”萧摇点头道。

而赵福宝听到大胡子的这么个叫法,心里很是惊讶。

“赵叔,以后大胡了就会派人守着琉玉阁。你可以放心了,如果真有处里不了的人和事,大胡子会联系我。”萧摇说道。

“好的,老板。”赵福宝应道。“不过,这个兄弟怎么称呼啊?”刚刚也没有介绍自己。

“呵呵,这个赵经理,你叫我大胡子就行了。大家都是这么叫的。”这一次大胡子喊得是赵经理了,而不是赵老板,那是因为他知道这是萧摇的产业,刚刚那样喊赵老板是喊给外人听的。

“大胡子,那个王大山与*会是怎么回事,知道吗?”萧摇问大胡子。

“嗯,这样子的。”大胡子娓娓道来。

*会,虽是传承百年,但却最近两人年来发展成中夏国的一个最大帮派,现在全国各地各省甚至各县都有分会。

传说现在新一代的当家人十分年轻,不过,别看他年经轻轻,却是很有手段的人。他父亲过世后,他是*会的唯一继承人。

因年龄小,所以很多帮会中的一些老资格高层人员就野心暴涨,想趁着这少会长没有成长之前,把帮会中的权力夺下来。

面对帮会中群狼环伺,虎豹之心。小小年纪的他,当着全帮会众长老及高层人员的面干脆利落的斩掉带头逼他下位交出权力之人,然后又派人把他的亲人全部杀害。众人在毫无防备之后,被他这一杀鸡敬候之举打的措手不及。

谁都怕死,特别是越老越怕死。权利是很重要,但在重要也没有性命重要。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因为这权利,让自己身亡,而且自己死了还连带着家人一起受死。这多不值啊。

现在的帮主虽然年轻,但他有手段,有野心,心狠手辣,而且还有一大帮死忠于前帮主的人,如果硬要拼的话,那只能是两败俱伤,谁也讨不了好,到时可就会让外帮有可趁之机。

想到要被外帮侵占,众人全身都冒冷汗。如果*会真被外帮夺去了,他们有何脸面面对帮会先祖啊。所以他们一个个就放权了,让少帮主自己掌权。没有多久,*会就成了中夏国一个大帮派。他们这些人可是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他们当初要夺权,不就是不放心年少的少帮主,为了*会生存下去吗,现在帮会发展的这么好,他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这样,*会被一个年仅18岁的年轻人掌控。有能力,有手段,有野心的年轻人,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把中等的帮派迅速扩大发展为全国最大的一个帮派。

但是他在两年后,把帮会分别交给他的四个属下管理,而他却不知所踪。本来他的四个属下是对他忠心耿耿的,所以对于分派任务,使用的权力,从不越级,只是本分做到做好。但连着几个月当家人都没有出现,四人就野心开始膨胀了,开始争权夺利,结党营私,想要在现任当家人回来之前把权力夺过来,到时他们当了会长之后,还怕他一个前会长。有了心思的四人就这样开始了搏斗。

香江市分会的会长赖小三是其中一个私利心较重的人的心腹。因为争斗就要用钱,所以赖小三就让属下收各种保护费,只要有钱的请他们办事,他们就会去办。因*会是最大的黑道帮派,所以很多人都不敢惹,只能乖乖把钱交出来。去公安局报案,公安局的人也就是睁一眼,闭一眼。口头上答应你会好好处里,转眼就说没有这样的事,他们真这些交保护费的人真有有苦难言。

前几天,*会的一般宵小人员听到消息,说香江市成立了一个小帮派叫罗刹帮。罗刹乃为恶鬼让人畏惧的意思,所以他们认为这罗刹帮取这名是对他们*会的挑衅。而后,王大山就带着*会一众围外人员,过来砸牌子,想抢地盘,但都被他们给挡回去了。他和王大山也因此结怨。

“哦。这王大山是赖小三什么人?”萧摇又问道。

“听说是赖小三的一个远房亲戚,王大山为了讨好赖小三,那些收钱收帐的事都是有他带人来做的。而赖小三好像对他也是十分放心的。不过,赖小三却有两个左右手挺厉害的。”大胡子说道。

“他的左右手是谁,查到了吗?”萧摇继续问着。

“一个号称会中诸葛亮,一个号称会中无敌手。”大胡子说道。

一听这两个称号,就知道,一个专门为赖小三出谋划策,一个专门保护他人身安全的。看王大山无法无天的样子,是赖小三纵容的,把赖小三当成前面的挡箭牌,还是赖小三真是那么需要钱,就是会了他身后的那位主子。不管哪一种,一旦出事,推出来的必定是王大山。从这就可以看出他的心机,一个他自己的亲戚都能这样被他轻易设计了,还让当事人对他俯首谢恩。王大山是够蠢的,却也证明了赖小三的无情无义之人。

不过,不管是哪种,都不关她的事。但是,如果惹她过了,谁管他是谁,她照杀不误。*会总部现在这种局面,正好给她的帮派有了缓冲成长的时间。

“大胡子,你要派人随时注意赖小三的动静。他既然是香江市分会会长,是某一位的心腹,那他肯定不简单。所以,你们要随时做好防备。”萧摇叮嘱道。

“是,我会随时准备好的。”大胡子应道。“大小姐,您是不是该回帮派看一下了?”这罗刹帮成立都有半个月了,萧摇还没去看一眼。真不知道她是真放心他们几个人呢,还是真没有时间啊。

萧想了一下,那么多天了她还真不知道,罗刹帮现在发展的怎么样。明天就要去云城,她真要去看看才行,现在惹上了*会,而罗刹帮现在人员众少,所以要顺便教他们几招防身的才行。

“嗯。行。”萧摇点了点头。

坐在一旁的赵福宝,听到他们的谈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大胡子也是萧摇的属下,而萧摇是他们帮派的大小姐。就是不知道这大小姐是真正的大小姐呢,还是帮派头领,还有她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是童老的孙女,是黑道大小姐,还是有其他身份,他是很好奇,但萧摇没有主动告诉他,他不会去问。他只要知道做好本份就是。

“赵叔,我明天要去云城赌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做镇店之宝。估计最少七天时间,回来之后,琉玉阁就可以正式开业。这段时间,你这边要准备一下。”萧摇说道。

“好的。”赵福宝应道,随后问一句,“萧摇,你会赌石?”

“嗯。”萧摇回答的很简洁。

赌石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可能就会亿万富翁,也有可能一定小心倾家荡产。他以前也去云城玩过几回,有几次运气不错,赌出来的虽然不是祖母绿那种高级品种,但也是不错的品种,所以赚了个几千万。但萧摇这么小年纪还懂赌石头,那可真是稀有天才啊。不过,这事好生在萧摇身上好像不奇怪了。她小小年纪,医术高超,小小年纪,随手就能拿出个几千万,小小年纪,就是帮派的主人。赵福宝心里感叹着。

随后萧摇和大胡子就去了帮派里头。

罗刹帮的位置在西区的一家夜总会。这家夜总会原名为夜色,因为经营情况不好,而且*会的人动不动就要来收保护费,干扰生意,弄得夜总会亏多盈少,就快要撑不下去了。最后,四眼上去跟老板谈要要把他的夜总会买下来,他二话不说就把这夜总会一千万的价格给卖了。不过,夜总会的招牌还是叫夜色。

萧摇和大胡子进去的时候是带着一面蝴蝶面具。夜总会是个人多复杂的地方,不管她是丑装还是美装,都会让人印象深刻。所以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她带了面具。

不过,现在是白天,夜总会里的客人还是很少。所以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没有过多关注。

但还是有人不长眼啊,没有看到站在萧摇身边的人是谁。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拿着一瓶酒拦住了萧摇他们的去路,“小姐,陪我喝一杯怎么样?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而手却要抚上萧摇脸上的面具。

“让开!”萧摇把他不规矩的手给打下了,然后冷声说道。萧摇对这样子的公子哥很没有好感,如果他不是这里的客人,凭他这一语言轻浮的动作,她都要废了他。

“小姐,别这样子嘛。来了这地方,不就是来这玩的吗?装什么清高啊。”这个公子哥一点都不介意萧摇的拒绝,反而兴趣浓厚的调戏萧摇。

“把他给我扔出去,以后再有这样骚扰客人的人,不管什么身份,都扔出去,并且一律禁止入夜色。”萧摇轻冷明厉的说道。

“是。”大胡子遵令道。随后叫了几个属下把这个男了给“请”出去。这个人竟然敢这样对待调戏大小姐,不用大小姐吩咐,他也会把给扔出去。

那个男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了,他就被人抬着手脚给扔出去了。任他再大喊大叫,都没有人理他。

再场的很多人,包括大胡子的手下都不知道,大胡子为什么这么听萧摇的话,明明大胡子是夜总会的负责人之一,另一个负责人就是四眼,还有一个总负责人也是个男人吧。所以都疑惑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是总负责人的女人?这个样子大胡子听这女人的话就说得通了。众人似乎明白了什么真相。

萧摇就这样被人冠上了夜色总负责人的女人的名号。至此叫萧摇为大小姐时还是这样认为。不过,这些萧摇他们几个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听到一个属下在议论,关长云知道后,整个帮派议论的人都被受罚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萧摇和大胡子走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关长云,四眼和狗子他们都已经等候在那了。

“大小姐!”三人站起来恭敬的喊道。

“嗯。都坐下吧。”萧摇走到首位坐下。“四眼,夜色现在经营情况怎么样?”

“大小姐,从我们接手夜色以来,因阻止了*会的人来捣乱,所以这经营已经越来越好了。从第一天负数营业率,到今天每天都会以2%的成绩速度在增长。”四眼汇报道。

“嗯。不错。不过,一定要注意夜色场内情况,绝对禁止毒品交易。一经发现,帮内定要查处。如果是外面人员,以后绝对禁止进入夜色。如果是内部人员,只要沾上毒品,没有任何理由可讲,定要严惩不贷,绝不放过。”萧摇严肃凌厉的令道。

“是,大小姐,属下一定会随时注意情况。”四眼遵令道。

“大胡子,现在帮里人员招收情况怎么样了?”萧摇问道。

“现在已经有四五十人了,这些人都是经过严厉的考核。有些人以前是*会的人员,因看不惯*会的欺善横霸的作风,所以投靠我们帮派里来了。”大胡子汇报道。

“那这些人有没有可能是奸细?”萧摇问道。再怎么说*会可是第一大帮派,有多少人舍得离开。

“您放心,我都是经过调查的,连他们祖宗八代都清楚了,只要他们有一丝异心,那他们就会接受最严厉的惩罚。”大胡子说道。

“嗯,那就好。四大堂主的位置有找到人的吗?”萧摇问道。

“目前就找到一个。”大胡子如实的说道。

“不急,一定要好好找。”萧摇安抚道。

“是。”大胡子应道。

“狗子,你那边打听的怎么样?”萧摇问狗子道。

“大小姐。香江市除了*会,还有大小小共5、6个帮派。第二个是虎头帮,帮主是个四十岁的男人,叫韩高,长得人高马大,不过,他是个对兄弟讲义气之人,所以他的属下对他是死心塌地,众人更是一心维护虎头帮,这才没有让*会占多少便宜。第三个是斧头班。这个帮派的人用的工具都是斧头,所以叫斧头帮。现任当家人是个六十多岁的人,叫田头,年龄大了还不想放权,之前他几个儿子因争权斗得你死我活,根本无心发展帮派,因此也给了*会机会蚕食。不过,现在他几个儿子反应过来了,又一致对外抗敌,所以*会也没有占到便宜……”狗子缓缓把几个帮派情况都介绍了一下。

“不错,狗子。当初你还说不能胜任嘛,你看就这么几天时间,就能把香江市这边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的。”萧摇点点头夸奖道。

“大小姐过奖了。”狗子有点不好意的说道。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会这么强,打听这些事,简直游刃有余。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发现呢,如果不是大小姐,可能自己永远都发现不了吧。

“嗯,都做的不错。”萧摇全部人都夸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不过,我们的帮派毕竟刚起步,其他帮派都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所以,你们要随时保持最高的戒备状态。一旦有人入侵,团结一致的把他们给打回去。”

“还有,就是我们不能满足目前的成绩,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还记得吧。那就是超越*会,成为第一帮派。”萧摇敲打着严肃着说道。该表扬就要表扬,该敲打时就要敲打,别因为帮派发展趋势好,而得意忘形。

“大小姐,您放心,我们一定谨记,我们罗刹帮一定要成为第一帮。”四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萧摇大声道。“我萧摇一定不负众望带领大家走向巅峰的。”

“我们相信大小姐。”四人又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随后,几个又讨论了一下罗刹帮的成长之路。

“关长云,明天我要去云城,大概要七到十天左右。这几天你回帮里,然后开始着手处里帮里的事务。”萧摇说道。

“是,大小姐。”关长云说道。他在萧摇身边学了好几天了,萧摇要教的都教给了他。他不会辜负萧摇所望的。

“关长云,我还有一件事要你们去做。你务必做好。”萧摇盯着关长云说道。

“大小姐,请吩咐。就是再难的,我们也会去做。”四人说道。

“问题件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萧摇说道。不管怎么说,关长云和刘德荣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脉亲情。所以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可难可不难。

“大小姐请说吧。我保证我们一定会完成任务的。”关长云听着萧摇的语气就知道,这事可能涉及到那个人的。

“好,那我先说吧。如果你们接受不了,我会另外派别人去做。”萧摇先给他们打预防针。“我要你们做的就是暗查刘德荣强奸幼童之罪。”

“什么?”听到萧摇说的事,惊得都站起来。刘德荣强奸幼童,这事他们四人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他们知道刘德荣犯了贪污罪和杀人罪,但从来不知道他竟然还有一项畜牲的罪名,强奸幼童罪。“大小姐,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这简直不是人是畜牲啊。”

“是真的。这事是简靖飒查到一点蛛丝马迹,但却没有证据,所以你们要做的就是寻找证据,然后偷偷交给简靖飒,后面一切会有简爱国市长来做了。”

“畜牲,畜牲。不对,骂他畜牲还高抬了他,他简直连畜牲都不如,我妈妈到底看上的是什么东西啊?”关长云两眼红红的双手抱着个脑袋骂道。“为什么这样的人竟然能当上副市长?为什么我会是他儿子?我身上为什么要留着他那肮脏的血液?”

“关长云,你冷静点。你已经不是他儿子了,他做的一切与你无关。”萧摇厉声的劝道。“如果你再这样不冷静,这没法做这样任务交给你们。”

关长云一到萧摇不把这事交给他,就马上给急的站了起来,然后,跪下,请求的说道,“大小姐,请这事交给我,我一定办好的,亲手把他送入监狱,受到最高法律的制裁。”

“好,关长云,我相信你,不过,你们一定要小心,不能打草惊蛇,不然就更难找到证据了。”萧摇先把关长云拉起来,然后慎重的嘱咐道。

“请大小姐放心,我们一定会完成任务的。”四人答道。

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大胡子,你们去把那些招收上来的人员叫到练武场。我想教他们几招武功招式。今天,王大山他们几个被打了,想来明天开始,*会那边的人会多派一些人过来,我们人员少,只能在功夫身手要要胜过他们。”萧摇说道。

“是,属下马上去办。”大胡子说完,就走出去了。

这些人员动作很快,当萧摇几人也移至练武场时,他们已经站好队了。

“这是大小姐,这是帮主关长云。”大胡子介绍道。只是介绍萧摇时,只是大小姐。

“大小姐好,帮主好!”四五十人异口同声的弯腰鞠躬喊着。声音洪亮,势气十足。

“嗯。好。”关长云走向前。年纪虽小,但声音朗朗,散发着有他一帮之主的上位气息,让人不容忽视。“今天招集你们过来,是大小姐有几个招式教与你们防身。呆会儿,你们要好好学知道么?”

“是,帮主。”声音还是那样响亮。

“大小姐今天难得过来,你们能见到大小姐,并且跟大小姐学个一招半式,这是你们的荣幸。让你们学这个是为了自保防身,但绝不能仗武欺人,明白吗?”关长云继续说道。

“明白。”异口同声应道。

“大小姐。已经准备好了。”关长云恭敬的说道。

关长云也没有介绍这位带着蝴蝶面具的大小姐,所以引得众人好奇连连,就是猜测一样,这个大小姐会不会是帮主的女人呢?但是看帮主,三大副帮主都对这位大小姐恭敬有加,完全就像下属对上司的一样的关系。此时,众人都迷惑了。这个大小姐在帮里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没有一个人有胆子问出来。

“嗯。很好。”萧摇清亮的声意响彻整个练武场。但却让众人吃了一惊,一个女人的声音,没有喇叭,没有话筒的情况下,竟然会是这么响亮。“我知道你们都是很好奇我的身份。但我只能告诉你们,我是罗刹帮的大小姐,也是你们的大小姐。所以以后,你们见到我就叫大小姐。”

“是,大小姐。”一口同声,洪亮有力的叫喊着。

“今天,我就教你们两招,这两招学到之后,要勤加练习,习成之后,足够你们保身立命。”萧摇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犀利的眼睛盯着整个武场的人员,“但记住只能是罗刹帮人员才能学,如发现私自传授其他外面人员包括亲戚朋友,一经发现,废除四肢,赶出罗刹帮。”

她虽然只教给他们俩招,但只有这两招却能打败十个八个像王大山那样有点身手的人。所以如果现在不制止提醒他们,那么他们就会一传十,十传百,到时就传到了其他帮派的身上去。她教他们武功只是为了保护罗刹帮,如果其他人帮派的人也学会了,那她教他们的意义又何在了。所以对私自教武这一点,她必须严厉。

除了四帮主,在场的人都被萧摇狠厉给吓了一跳。只是教给其他人员,都会被废四肢,这太重了吧。这也打消一些人想要教给朋友家人的念头。不过,这到底什么招式会这么厉害,还不让人传外人。众人对这两招式可是分外好奇了。

“是,大小姐,我们记住了。”还是异口同声喊道,同时眼睛都睁的大大的盯着萧摇。

萧摇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整个武场的人都跟着学了,包括四大帮主。

众人随着萧摇的动作越学越心惊,终于明白,刚刚大小姐为什么对私自教武的惩罚那么重,那么狠。这样的武功招式根本不能外传,如果被别的帮派知道了,学到了,那反过来对付起罗刹帮了怎么办。

看着越学越认真的成员,萧摇也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大胡子招人还真是有一套啊。

帮里的事情说完了,五人就开始有点闲聊起来了。

“你们都帮别墅去了吗?”萧摇问道。

“还没有,我们想过两天帮过去,现在帮里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好,不想来回往返。”四眼答道。他们四人现在住在夜色里头。反正夜色有他们的房间安排。

“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跟我说。”萧摇说道,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买车了吗?”

四人窘了一下,还是四眼答道,“没有。现在我们用的车,是以前夜色的。”

“有时间,去买几辆好车吧。现在,你们的身份不一样,有可能随时遭到别人的攻击,所以要做好准备。”萧摇说道。好车才能开快,才能逃命。

“好的,大小姐,我们一定会注意的,有时间,我们就会去买几辆好车。”四眼答道。

该交代的交代了,该说的说了。萧摇就自己回去了。

当萧摇回到出租屋的时个,看见笪攸宁站在门口等着她。他虽然胡子刮净了,穿得米黄色西装,但却掩饰不了他眼睛的浮肿淤青和脸上的憔悴。

萧摇的步子停顿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般的经过笪攸宁身边。

“萧摇。”笪攸宁伤心的喊住了前进的萧摇,“你就这么不愿看见我吗?”

“笪大哥,我说过,在你做出选择时,我不会见你的。”萧摇绝情的说道。

笪攸宁听到萧摇的话,眼睛瞳仁紧缩,而心脏如被锋利的刀刺穿了一疼痛难忍。他虽然抱着最后一点希望过来的,但最后不是希望而是变成了绝望。他真羡慕那个能得到萧摇爱意的男人,可他羡慕也只能选择祝福。

笪攸宁深吸了一口气,心脏的疼痛感没有这么浓烈时,他眼睛凝视着萧摇说,“你不是要我选择吗?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答案的。”

萧摇也抬起头注视着笪攸宁眼睛,也缓缓的轻轻的说道,“好,你说。”

“我做你的哥哥。”笪攸宁很是痛苦的说道。只有做你的哥哥,我才能以亲人的身份继续留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看着你幸福。

“好。对不起,还有谢谢你笪大哥。”萧摇真心的道谢。她一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笪攸宁,既然笪攸宁能做这样选择,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也是很痛苦的选择。

“不用说对不起,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谁让我心动的人是你,但只要你能幸福,我愿意一辈子当你的哥哥。所以,你一定要幸福,不然我是不会放弃的。”笪攸宁笑着说道。而那笑容有酸涩,有痛苦,有心甘情愿,有释然,也是有真诚的祝福。

“呃,你放心,我一定会幸福的,我们绝不会辜负你的用心。还有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好女人的,你也一定会幸福的。”萧摇也是笑着对笪攸宁说道。她的笑有开心,有幸福。

笪攸宁心里却在说,再好的女人也不是你,所以她们都给不了我幸福,我的幸福只有你。但我现在却要把自己的幸福推开。

“好,那这样,我就能完全放下了。”笪攸宁这次是释然的笑。“对了,摇儿,上次你说要投3亿的股,还买吗?”

“嗯。买。如果不出现的话,我就会请证券公司的经理人给操作买了。”萧摇实话的说道。

“呵呵,那我是应该庆幸自己没有错过为妹妹服务的机会啊。”笪攸宁开玩笑的说道。

“呵呵,笪大哥,一会儿把钱给你。”萧摇说完。“嗯,笪大哥,你看到这样的我不奇怪吗?”以前见笪攸宁时用的都是真容,现在一副丑容,笪攸宁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没什么奇怪的。我听小飞说过你在学校是这副容貌。”笪攸宁说道。

“哦。”萧摇点了点头,也没有再问了。

两人就进了屋子,不过笪攸宁还是对萧摇和身份很是好奇。他也一直没有问过,上次是千万,这次一出手是三亿,竟然还是蜗居在这小屋子里。

“笪大哥,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也对这一支股投一点钱吧。”萧摇建议道。

笪攸宁想了想,几千万,对他来说,不管是挣还是赔,都只是没有多少。

两人聊了一会儿,笪攸宁就告辞了。

走在路上的笪攸宁,心里还是很复杂。短短两三天的时间他就经历过生命似的洗礼。有痛苦,有伤心,有无奈,有心酸,也还有一点迷茫,唯独幸福。他不是真的想做萧摇的哥哥。可是,在那三个选择中,只有选择做哥哥才是最能靠近萧摇的。

昨天晚上,他喝得醉熏熏时,小飞跑来对他说道,萧摇让我转告你,就是你喝酒喝死了,在你做决定之前,她都不会来看你。所以,哥,别喝人,为那样无情的女人汹酒根本不值,你那么优秀,肯定会有个更好的女人配你。小飞这样说道。

那时,他才真正认识到,萧摇是真得不会给他一点希望的。是啊,就是他死了,萧摇也不来看一眼,那他为什么要在这喝得醉熏熏的。如果他喝酒喝死了,那背上有负担的人只能是萧摇,会怪罪的人只会是萧摇,可萧摇只是因为不喜欢他而拒绝他而已,那她又何错之有。

他不愿意萧摇背负害死笪攸宁的罪名。既然萧摇有了爱人,那他就做他亲人吧。亲人也是一样可以继续守护。他只要远远看着她的幸福就好。所以他把自己装面好,就来找萧摇。

可一见到萧摇,他就心痛。他很不想选择,他想回去,可他迈不动这个脚步。但却没有想到,萧摇说到做到,她就当作没有看见他站在那里一样,直接越过。这才他让下定决心,作选择。不然,萧摇会永远躲着他。

现在他当了萧摇的哥哥,而萧摇才对他像以前一样热络起来,跟他有说有笑。或许这就是缘份吧。如果在那个男人表白之前表白,那结果又是怎么样的呢?现在无从而知,因为这没有如果。

萧摇在家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明天去云城。他给张明明家打了一个电话,说很抱歉,她有事不能给张明亮施针,只能等她回来才能继续,只是病情延后几天痊愈。张演生夫妻倒说不有关系,反正他们也等了十多年,也不差这几天时间。

随后,萧摇又给童家去了个电话,童家那边说一早会有司机过来接她直接去机场。双方就此约好了。

第二天,萧摇提着行李箱里,童家的司机已经在那等着了。

“大小姐,我来吧。”童家现在的身份是童家孙女,所以童家司机喊萧摇为大小姐。司机看到萧摇得着行李,马上下车把萧摇的行李装进车内。

“谢谢,张叔叔。”萧摇道谢。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机场,而童家老三童俊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三哥。”一下车萧摇就朝着童俊桐喊道。

“嗯。摇儿,怎么几天没见又比以前漂亮了。”童俊桐说道。

“啊,有吗?可能是这几天睡好,吃好的缘故吧。”萧摇说着瞎话。她有几天都没有睡呢。

两人很快上了飞机,萧摇是坐里靠窗,外面是童俊桐。兄妹俩说了一会话,萧摇就闭着眼睛养神了。

“先生,请问需要水吗?”一个靓丽的空姐走过来问道。

“不用。”童俊桐拒绝道。

“那先生,需要喝什么饮料吗?”这个空姐的再次问道。她今天可是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多金又帅的富家公子,怎么也要给自己机会认识他吧。可是这人怎么回事,只知道看着手上的资料看也不看她。不过,她绝对不会放弃的。

“不用。”童俊桐还是拒绝道。

“那个服务员,请给我拿一瓶水。”萧摇确实有点渴了。再加上这个空姐一直在旁边唧唧喳喳,虽然她的心思是路人皆之。

没有回应,萧摇窘了。

空姐没听见,不依不饶问道,“那先生需要什么,我为你拿来?”

“我说了不用,还有我妹妹说要喝水,你没听见吗?”童俊桐三翻两次的打扰也火了,还对他妹妹的话当作没有听到。有他在谁也不能把他妹妹欺负了去。护短的童俊桐。

这个空姐被人骂了,脸色一红,就赶紧走开了。不过,水是送来了,却是另外一位空姐送的。

“三哥,人家空姐也是片好心嘛,何必那么凶呢?”萧摇有揶揄着三哥说道。

“想笑就笑吧。”童俊桐面黑的说道。那样的女人多了去了,难道每一个他都要客客气气。他可不想做戏,那不得累死啊。

飞机上的一段小插曲就这样过了,不过那个空姐直到飞机到达地方,也没有出现在童俊桐面前。

“嗨,俊桐,这边。”有人接站喊着童俊桐的名。

------题外话------

小剧场:

小太岁:小霸锅锅,神马是元旦啊?

小霸锅锅托着腮帮子望着天沉思了一会,然后从怀拿出一个蛋,回答:小岁,你看这蛋不是坚的吗,这些人类一定是想要把蛋变成圆的,蛋变成了圆的,不就是元旦吗?

小太岁:哦,原来是这样啊。小霸锅锅不愧跟了姐姐这么久。

姐姐萧摇一脸黑线,她是告诉小霸,元旦是圆蛋这个意思吗?

亲亲们:元旦节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学习的,工作的都顺顺利利,家人健康,合家幸福!

还有,就是偶厚着脸皮要一个小红包了,红包里一定要包五星评价票哦!偶要在新的一年上新人PK榜。嗯,红包里包其它的,偶也是十分乐意接收滴。

先谢谢亲亲们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