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66章 成了小偷的张玉颖

萧摇和上官飞两人来到之前萧摇重生那一天的咖啡馆。

上官飞犹豫了很久,眼睛看着萧摇说道,“萧摇,你能不能去劝一下笪大哥?”

“嗯?”萧摇只是有点疑惑。

“萧摇,现在笪大哥从昨天早上回来开始一直在汹酒。我知道,笪大哥只要回来就会去跑步,而我听他说,他就是在跑步的运动场上认识你的。所以,我想你们昨天早上肯定说了什么,让他的心情十分不好,以致于他汹酒到现在。在这样下去,我十分的担心。”上官飞很是担心的说道。他知道笪大哥心仪萧摇,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来找萧摇。想让萧摇劝劝笪大哥,如果一直这么喝下去,肯定对身体的伤害十分大。

萧摇知道,笪攸宁肯定是因为昨天拒绝他的事,而汹酒的。可即使这样,她也不能上前劝说,不然就给笪攸宁希望。不要说她的心有多狠,这个只有笪攸宁自己走出来。

“上官飞,我不会去劝的。”萧摇拒绝道。

“为什么?”上官飞不知道笪攸宁跟萧摇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可笪大哥这个样子肯定跟萧摇脱不了关系。可现在,萧摇连劝都不去劝一下,那就有点不可理解了。

“没有为什么,只有笪攸宁自己走出来,我去了,反而会变成火上浇油。”萧摇没有解释太多。这是笪攸宁的自己事,外人帮不了。

“这是为什么?”上官飞更是疑惑了。他以为笪攸宁喜欢萧摇,那肯定会听萧摇的劝,可是现在到底为什么萧摇去了反而会变成火上浇油。

“上官飞,你都成了十万个为什么了。不过总之,我是不会去的,你也不用再问为什么了,我是不会解释给你听的。我只能说,这事要靠笪攸宁自己挺过去。不过,你可以给笪攸宁带句话,那就是:就算他喝酒喝死了,我还是说那样的话,做那样的决定。”萧摇狠心的说道。

上官飞听到萧摇这样冷心绝情的话,心头颤了一颤。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笪攸宁会这样,而萧摇也会说这样的话。

昨天笪大哥从跑步一回来,就开快车跑来他家,中途差点撞车发生车祸了。到他家之后,二话不说,把他从家里床上提起来,就开始狠揍。揍得他毫无还手之力,可揍完之后,他也没有说什么话,就开车走了。

看这样的笪攸宁,他不放心。忍着全身的疼痛,来到了笪大哥的家里,可是一开门就是看到了满地的酒瓶子,而他手还拿着没有喝完的半瓶酒,再继续喝着。嘴里却一直念叨着一句话,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

而他根本就阻止不了笪大哥喝酒。最后,上官飞无奈,他此时想到了萧摇。进而联系到此事可能跟萧摇有关,所以他才想来拜托萧摇的。

可现在萧摇都说这样的话了。他只是觉得萧摇真是太狠的心了,竟然说笪大哥喝死了,她也不会去见的。别说是笪大哥喜欢她,就是做为一般的朋友应该去劝劝。所以,现在他很为笪大哥不平。笪大哥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无心无情的女人。

“萧摇。你……”上官飞气怒的喊道。他现在真恨不得给萧摇两巴掌,可他打不过萧摇。

“上官飞,你怒什么,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萧摇无视上官飞的怒气的说道。“而且你要真为了笪攸宁着想,就不应该让我过去。我说过了,我去了只会火上浇油。”萧摇说道,“你尽管把那句话带到说好。”

萧摇不想再跟上官飞聊下去了。对笪攸宁这样,她也是很过意不去,但她说了不能给笪攸宁希望,是绝对不会给的。所以任何人过来劝说她去劝劝笪攸宁,她都不会去的。在笪攸宁做选择之前,她不会去见笪攸宁的。

因为咖啡馆就在校外,所以两人不欢而散,很多人都会看见。萧摇先出来,无视别人惊讶的表情,继续往前走。上官飞一会儿也出来了,不过,他脸上的怒气可是轻而易见。因此很多人认为,萧摇和上官飞之间的友谊关系破裂了。因而很多人幸灾乐祸起来了。

新一波的流言再一次如风刮起。

萧摇听到各种流言蜚语,眉头皱了皱,怎么这些人这么闲,每一次都要把她置于校园新闻的头条,津津乐道呢。

萧摇回到教室,刚坐下,就发现有人动了她的书桌。看起来这此东西还是原来的位置,可是她自己的东西被人动了,肯定能发现的。

萧摇的犀利的眼光一闪,看了一眼张玉颖的坐位。好一个张玉颖,第一天过来,就迫不及待的要来搜她的东西。真以为,在班里她不敢对她怎么样吗?

张明明一看见萧摇就跑过来了,“老大,他们都说你和上官飞关系裂了,是不是?”

“别净听那些胡说八道的东西。”萧摇翻了翻眼皮。这个张明明每一次都能得到最快的消息,看来有一手,到时,把他安排给自己干什么好呢。算了,到时再看看吧。

此时张明明,却不知道,萧摇已经准备要把他给奴役,为她卖命了。

“哦。”张明明就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裂了还是没有裂啊。

“张明明,你去把张玉颖的桌子拉出来,放在路中间。”萧摇吩咐道。

“啊?老大,难道那个张玉颖得罪你了?”张明明好奇了。这可是老大头一次吩咐他做事。而且还是对一个刚来的新同学。

“嗯。”萧摇的回答很简洁。没有向张明明多说什么。

“哦。”张明明没有再问什么,照做就是。

此时,已经有很多同学进教室了,听到萧摇的话疑惑了,难道是上午因位置的事,让萧摇不爽了,所以要报复回去。不过,他们不敢去阻止萧摇让张明明这样做。

张明明把张玉颖的桌子搬出来之后,萧摇走过去,看了一圈,然后用手一拍,桌子的四个脚就嵌入再地了。

萧摇的动作,再次让众人惊大的眼睛。萧摇得有多大的力气啊,就这么轻轻一拍,桌子的四个就嵌入了地板里了。

上课时间快到了,同学们都陆陆续续走进教室。可是他们很快发现,教室里路中间有一张桌子赫然单独在那。都疑惑的看了看教室里其他的桌子,发现在竟然是新同学张玉颖的桌子。

有的男同学想给新同学把桌子搬回去,可是被张明明阻止了。张明明说这是他老大的意思。张明明的老大除了萧摇还能有谁,所以只能放弃了。

“那个,萧摇同学,你看能不能先把张玉颖同学的桌子搬来,这样立在这,就挡了同学们的路了。有什么误会,等张玉颖同学回来,再说清楚解开就好。”作为班长,赵卫东还有要尽一点班长职责的。

“好啊,要搬,你们就搬吧。”萧摇点了点头,爽快同意说道。

呃,这么好说话。同学们都狐疑了。

赵卫东倒没有怀疑萧摇的话,他利落的上前,就要搬桌子。

本来一张桌子也没有多重,一个人是可以给搬动的。所以,赵卫东两手一放,再两手一抬,嗯,不动。赵卫东再使大力,还是不行。这是怎么回事,这桌子怎么会这么沉。

“班长,这桌子已经嵌入了地板下了。”有人提醒赵卫东说道。

“什么?”赵卫东赶紧弯下腰,低关确认一下。

吆嘿,还真是。怪不得萧摇会这么爽快,感情是在这里呢。不用说了,这肯定是萧摇的杰作了,可萧摇这样算不算损坏公共财物啊。这里可是四楼啊,她也不怕把地板捅穿,让那些渣泥掉下去,然后再闹起来啊。不对,这不是关注点,问题是这桌脚是怎么给嵌去的啊?他到底是怎么错过的啊?赵卫东内心狂吼,很是可惜没有看到这一慕。

赵卫东现在很无奈啊,他一个人搬不到这桌子,只能再叫一个人,或多叫两个来。

结果还是一样,这桌子他们都搬不了。最后只能放弃。只能等桌子主人来了在说。

没有过多久,张玉颖就回来了,和她一起的是林向东。张玉颖身影一出现时,大家就用怪异眼神看着她,还有几个女生是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莫名其妙。不过,她刚转来这个班级,所以还是先跟大家处好关系为好,到时就能从更多同学的嘴里探到关于萧摇的消息。

“同学们好。”张玉颖甜甜的打了声招呼,奇怪大家都围在路中间干嘛。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就往自己坐位上走去。可是她的桌子呢。找了一圈,转了一圈,最终在众人围着的地方有一张桌子,在看桌子上的粉红色用具。那不是她的桌子吗?怎么会被人挪到那去了?

“咳咳,那个张玉颖同学,你的桌子在这。”赵卫东提醒道,不过眼神很是微妙的看着张玉颖。这新同学刚来,怎么就得罪了萧摇,如果是单是因为上午选坐位的事,萧摇也不会这样给她特殊待遇,现在的萧摇大家都知道,你不惹她,她决不会无缘无故给你教训的。所以一看萧摇的架势就是要给张玉颖一个教训的架势。

张玉颖再发现自己的桌子在给别人参观里,就有点糊里糊涂的,再听赵卫东的提醒,更是有点发愣了。她的桌子无缘无故,怎么跑那里去了。而且为什么这些男同学只是围着,没有帮她搬回来。

尽管张玉颖十分的疑惑,她认为是那些同学整新人的一个方式,所她十分聪明的没有问她的桌子怎么会在那,只是提着甜甜的笑,对着赵卫东说道,“那麻烦班长帮我把桌子搬回来可以吗?我一个女生力气小,搬不动。”

“咳咳,那个张玉颖同学,不是我们不搬,只是你的桌子太重,我们好几个人都没有搬动。”赵卫东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样直接说人家的桌子太重不太好吧。这是赵卫东心里,同时也是众人的心里。

张玉颖惊讶了,疑惑的说道,“怎么会?我的桌子只有几本书和一个包包而已,不会那么沉吧?”

“确实。我们好几个都没有搬动。”赵卫东说道。

“那个张玉颖同学,主要是你的桌子被嵌入地板上了。”体育委员孙凯提醒说道。

张玉颖听到孙凯的话,往桌底一瞧,真是震惊的不能再震惊了。谁有那么大的本事,竟然把桌子嵌入地板上,而地板和桌子还完好无损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张玉颖瞪大眼睛吃惊的问道。她的吃惊别人不奇怪,因为萧摇的武功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

知道她不明白,班长赵卫东给她做一个明白人,问道,“张玉颖同学,你是不是得罪萧摇了?”

“萧摇?这关萧摇什么事?”张玉颖一脑雾水的问道。她是知道萧摇会一些歪门邪道,但她对萧摇确实了解不足,不然她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了。

“好吧。”赵卫东无奈的实话说道,“这桌子就是萧摇给嵌下去的。”

“什么?”张玉颖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今天给张玉颖的震惊是一波又波的。萧摇,萧摇,又是萧摇,萧摇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她的心里激烈的在怒吼着,愤恨着,就差点在表情上要破功了,也差点就突口而骂了。还好,她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差点暴动的情绪,缓缓走向萧摇的位置,很是委屈,很是无辜,也很伤心的说道,“萧摇同学,上午的选位是我不对,请萧摇同学不要计较。”

萧摇再别人对这张桌子议论纷纷时,她就安静的在那看书,似乎沉静在书中的海洋里。不过,就算她的眼皮没有抬,对其他人的一举一动都一清二楚。

“张班颖同学,上午的事,我没有跟你计较,但我计较的是中午的事。”萧摇直接点说道。这话只有她俩明白。

张玉颖心头一慌,难道趁着教室无人翻看萧摇的东西被发现了,可是被翻动的都归原位了,很难让人发觉啊。

中午的事,中午萧摇和张玉颖之间有发生什么事,是他们都不知道的吗?

“那个萧摇同学,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中午这张玉颖同学都和我在一块呢?”林向东硬着头皮说道。说实话,他是有点害怕萧摇的。但他不想这新同学一来,就被萧摇给威胁上了。

“你确定?她一分一秒都没有离开你的视线?”萧摇轻淡的反问道。

“这?”林向东回想了一下中午和张玉颖再一起的时间,好像是在吃饭时,她说肚子疼,十五分钟之后才回来的。他当时也不以为意,女生嘛,麻烦事就是多。现在被萧摇这么一反问,他就不敢这样确定了,她是真肚子疼而离开的,还是做其他事离开的。

想到这,林向东不说话了。

张玉颖牙银都要咬碎了,她是真确定萧摇知道她翻她东西了。没有想到她做的这么隐秘,还能被她发现。

“萧摇同学,你别难为林向东同学了,中午我离开了一会,那是因为……”张玉颖脸色暴红,很是不好意思,最后像是终于鼓气咬了咬牙说道,“那是因为我生理痛。”说完,脸羞的要往地上钻去。可她没有办法,谁让她什么借口不好找,找个那样的借口跟林向东就是她肚子痛。

同学们看看萧摇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张玉颖,又看看张玉颖,脸红的低下头,看不到她的真实表情。这两人之间的气愤很是怪异。萧摇从不会主动惹人或主动给人教训,这是同学们都知道的,而现在这个新同学却是头一个让萧摇给教训的。

“哦。原来是我误会了。因为生理痛,没有备用的东西,所以才会来借我的啊。”萧摇面不改色毫无羞色的说一些女生的生理期。

听到这话,别说是当事人张玉颖,就是班上的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一脸爆红。毕竟现在这些人可都是十五六岁青少年时期啊。这萧摇说话太不忌口了,这大庭广众之下就把人家新同学的生理期拿来说事。

不过话说回来,萧摇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张玉颖是生理期,要用那东西就必须回教室,而中午大家吃饭时间,教室里是没有人的。中午萧摇和上官飞出去了,这是大家都看见的,那肯定也没有在教室里。而萧摇说张玉颖同学用那东西向她借,人没在,怎么个借法?除了翻人家的东西,还有怎么借。不问自拿,便是偷。

天哪,这新同学竟然是个小偷,而且偷到了萧摇桌子上去了。怪不得,萧摇要给她这个教训呢。如果不给她一个教训,以后直接偷到他们身上去了怎么办啊。

同学们想通这一点,看着张玉颖的眼光就变得很怪异了,眼神里好像确定了,你是小偷这个罪名了。

“萧摇同学,这话不能乱说,说这话可是要讲证据的。”赵卫东表示很不想开这个口啊,可是他是班长,是班长啊,当然要做到公平公正了。没有证据的东西,任何事都不能乱说,虽然他是相信萧摇的,但也不能让人落下高二F同学欺负新同学这个口舌啊。

“要证据啊,很简单。班长,你过来,我给你证据。”萧摇说道。

赵卫东走过去,等了一会儿,可是萧摇没有交给他什么证据啊。他疑惑的看着萧摇。

“再走进一点,闭上眼睛。”萧摇说道。

赵卫东更是疑惑了,什么证据需要再走进一点,还要闭上眼睛的。难道一会,他眼睛萧摇就直接拿出来了。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萧摇为什么要让闭上眼睛了。

赵卫东一会儿就睁开了眼。脸色能看出来不是很好,有一点怒气。

萧摇笑着问道,“明白了。”

赵卫东点了点头,“明白了。”

然后,就开始对着这个新同学审视起来。这个新同学能进入高英学校,再看早上陈老师和气的态度,那么她肯定是有一点家世的人,钱财肯定是不缺的。

那么她会为什么谁的东西不翻,偏偏要翻萧摇的,难道真如萧摇所说,在她那里找那个女孩子用的东西。

不过,这个说法显然站不住脚啊。要用东西,就算自己没有,这学校还有小卖部,比回教室还近,用得着回教室,呃“借”萧摇的吗。

所以这个同学,只能说要找的是其他的东西。但不管是找什么东西,在主人不知道,在没有人的情况下,翻动别人的东西就是偷。

很多同学,看着他们没有把话说白,也学着赵卫东的动作做了一遍。就是走到萧摇的位置,然后闭一眼睛,一会睁开之后,说了一句,我也明白了。

“你们到底明白什么?倒是说呀,别在打什么哑谜了。”一个女同学有点急切的说道。她是很看不惯这个新同学,一来就把班上男同学的眼光夺去。

“香味,萧摇位置上的香味和张玉颖同学身上的香水味是一样的。”一个同学终于说出了答案。

“但那只能证明张玉颖同学去过那,不能证明张玉颖同学翻过萧摇同学的东西啊?”另一个同学又一个疑问。

“这个问题问得好,班长,你来回答吧。”萧摇还是继续笑着说道,让人根本就看不出她的真实表情。

赵卫东吸了吸口气,咬牙说道,“这香味是从抽屉里传出来的。”他快要哭了,得罪人的事,他根本就不想说好吧,萧摇为什么这样逼他啊,难道他什么时候得罪萧摇了,所以萧摇要报复回来。呵呵,萧摇当然是在报复他,谁让他一来教室就说要把张玉颖的桌子给搬回去。

啊!众人惊讶于这个答案。这个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只有张玉颖翻过萧摇的抽屉,才会让香味留在抽屉里,因抽屉空间狭小,气味扩散和发挥都会比较慢。所以,如果张玉颖只是回来教室过,在萧摇位置上站了一会儿,那时间过去那么久了,那气味肯定早就散去了。但如果是真动了那抽屉,那么这气味肯定是慢慢的散去,以至于萧摇一回来就发现了。而现在这抽屉里的香味还没有散去,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证据。

众人这是已经确定这个新同学张玉颖是小偷了。众人一致远离了张玉颖,他们都是有家世有身份的人,怎么能跟小偷相处一块呢。

但众人又一个疑问,为什么这张玉颖谁也不偷,就要偷班里最穷的萧摇呢?难道是听说了萧摇武功高强,这是人偷武功秘籍的?众人头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还好张玉颖听不到众人的心声,如果能听到,估计都要气得吐血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萧摇会武功,怎么会去偷萧摇的那什么武功秘籍啊。

不过,此时的张玉颖虽然没有气得吐血,可是也跟要吐血差不多了。她的明皓贝齿把自己的下唇都咬出血来了。她真是气啊,恨啊,悔啊。她以为她把萧摇的东西归回原位,就不会让她发现,可没有想到,竟然败在自己身上的香水味。这是她的大疏忽,是一个大教训,以后一定要想周全。这些都以后再想吧,眼下先解决困局。

“对不起,萧摇同学,因为突发紧急,而自己没有准备,再我上午跟你聊过,很欣赏你你的直白性格,所以也没有想这么多,就想在你抽屉里找找看看有没有?”张玉颖看似很真诚的道歉。

“呵呵,你的欣赏还真让人不敢恭维。”萧摇冷笑道,然后又意味深长厉声厉色的说,“不过,我和你不熟,下次动东西之前,请跟我打声招呼,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就起到那张桌子前,再用手轻轻一提,那嵌入地板的桌子就被提上来了。但那地板却不是什么深洞,而是缝。对,是缝,一条薄片的空间缝,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怪不得萧摇会大张启鼓的把课桌往地上一插一嵌,却有恃无恐。否则关破坏学校财物就会让萧摇受到评。

话说回来,这是怎么做到了。好奇的同学,就去观察那桌脚,发现那桌子脚封闭的钢片不见了,然后本来桌脚就是钢铝合成的薄片,里面是空心里,但却是十分坚固。众人恍然大悟。

张玉颖看到萧摇的动作时,眼睛更是蓦然睁大,眼里很是惊恐。这萧摇到底还会什么邪术。

萧摇看着张玉颖的表情,嘴角上扬。张玉颖,你出师不利,找我把柄不成,反而成了名副其实的小偷,不知道接下来成了众人眼中小偷的你要怎么做呢?

本来萧摇是不屑于给张玉颖教训的,但她一来就成了偷鸡摸狗之人,偷到她身上去了。如果不狠狠给她一个教训,以后她会给自己找更多的麻烦,虽说那些麻烦不痛不痒的,可她时间宝贵,不想每一次都浪费在处里小麻烦上面。

这一场萧摇给张玉颖的深刻教训就此打住了。回到坐位上的张玉颖哭了一场,不过没有人安慰她。只是那个同桌林向东有点同情她,就好心警告她一句,以后惹谁别去惹萧摇。

------题外话------

谢谢脩月一评一月,1569265537一月,有缘树一评,ding3355817一月,水中花花一评,独奏小尤2月,

冰颜月1钻5花,958565935二月

谢谢以上的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