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65章 张玉颖选位

第65章

简靖飒踟蹰犹豫了一下,而后看了看关长云,然后对着萧摇道,“萧摇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聊?可以吗?”

萧摇知道他可能关于刘家的事跟她谈,但又碍于关长云在这,不好问。她点了点头,“好。关长云,你先回去吧,有事,我会再找你。”萧摇先应着简靖飒,再对着关长云说道。

关长云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问,就转身离开了,从始自终,关长云和简靖飒两人都没有交流和说话,就是一个表面表情眼神交流都没有。

萧摇和简靖飒去了对面的一家咖啡馆。

坐下来之后,简靖飒终是有点不放心关长云,就试探问着萧摇,“你和关长云的关系好像很好?”

“嗯。”萧摇只是一个字应了。

“那你知道他跟刘家的关系吗?”简靖飒有点疑惑的问道。

萧摇点了点头,“知道。”

“那你和他……”简靖飒没有直接问出来,但双方都明白这个意思。

“简大哥,你放心,现在关长云和刘家没有一点关系了。”萧摇只是点明了这一句,也没有说关长云怎么个跟刘家没有关系法,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她和关长云又是什么关系。

简靖飒沉默了一会,虽然萧摇说关长云和刘家没有一点关系了,可他还是有一点点不放心,毕竟现在简家对付刘家的事没有公开,那就是一个秘密,他不知道,那个关长云知道多少。

最终简靖飒争不过自己的好奇心和担心,他眼神有点深不可测的看着萧摇,“萧摇,你能告诉我,关长云怎么和刘家没有一点关系法,还有你和关长云是什么关系吗?”

萧摇秋水双瞳如深潭,锐利的回视他,然后有点冷意的说道,“简大哥,我只能告诉你,关长云和刘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所以刘家的一切他都不会再管,而我和关长云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现在没必要知道。”

萧摇的话看似有点无情,但她是真不想让人知道她和关长云现在的关系。除非将来时机成熟,她会主动向有关的人员介绍。所以她现在不想简靖飒觉察到什么。

简靖飒被萧摇那最一句话说得有点愣了,他没有想到这个萧摇竟然是这样回答他的。不过也是,他和萧摇现在只能算是熟识,可以说萧摇是他的恩人,但却没有一点交情,所以他其实问的也是有点唐突了。只是他过于想知道,那个关长云是否会影响他们的全盘计划。

简靖飒道歉说道,“不好意思!萧摇,我只是因为有点担心,所以才会……”

萧摇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他却越线了。不过,萧摇还是再一次说道,“简大哥,我萧摇可以保证,关长云对你们的计划一点影响都没有,你们可以放心。”

“那好,我相信萧摇。”简靖飒这次没有再纠着关长云的事了,现在萧摇已经说了三次关长云跟刘家没有一点关系,那他只能相信。再说下去,问下去,就有点惹火萧摇了。

“简大哥,刘德荣的证据收集调查的怎么样了?”萧摇喝了一口咖啡问道。

刘家,夏家,訾家三家的关系都很密切。不,应该说刘德荣,夏霸天和訾公平三人的关系很不错。訾公平和夏霸天靠着刘德荣这个副市长才分别当上校理事长、副理事长这个职务。

訾公平的父亲訾廉虽说是上一界的理事长,但校理事长不是传承制,要当上理事长必须要靠自己的实力。所以,市政府刘德荣的关系也就成了他的靠山,最终当上理事长的。夏霸天是攀附訾家的关系,进而攀上刘德荣的关系。

刘德荣也是靠着高英学校所培养出来的人脉为他走关系,做业绩,毕竟高英学校培养了无数的各种人才。而拉扰这些人却要靠着高英学校的一把手訾公平和二把手夏霸天出面才行。

所以三人的关系都是相互依存的,一方损了,另外两方跟着损。

“我们根据你提供的方向去查,没有想到这个刘德荣不仅贪污,而且贪污数额巨大,人命也不止一条,但最可恶的是他强奸十二周岁以下,七周岁以上的孩子,男女都有。这人面兽心的家伙,我们简家以前真是瞎了眼了才会跟他那么交好。”简靖飒气愤的说道。特别是说到强奸孩子的时候。那可是孩子啊,那怎么能下得去手啊。这样的人不下地狱去,谁下去。

“你说什么?”萧摇也是震惊。上一世的报导只说了他贪污,杀人,可没有说他强奸幼童罪。“现在有证据吗?”

“现在证据不是很足,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行。而且我们秘密调查探访了那些被强的孩子,想让他们出来指证,可那些家长害怕受到报复,怎么也不肯站出来。说是不想孩子再受一次伤害。”简靖飒说道这也有点无奈。

刘德荣太小心翼翼了,做什么事都会擦得一干二净,丝毫留不下一点丝索。而他能知道这么多,也是靠收买一些人,但那些人也不知道很详细。至于那些孩子,他们现在都害怕恐惧的不敢出来见人。而他们又不敢闹太大的动静,生怕被刘德荣发现,而被反咬一口。

“嗯。那只能先慢慢来,实在不行的话,就贪污和杀人就可以让他在监狱呆一辈子。”萧摇说道。她没有告诉简靖飒,孩子那边的事她可能会插一手。

“简大哥,简市长,现在怎么样了?”萧摇再一次问道。

“现在还是闲在家里,不过,那个刘德荣差不多天天会来家里,我爸现在丝毫不敢大意。所以每次他走后,我爸都会在家里各个角落检查一下会不会多或者少什么东西。”简靖飒有点气愤的说道。那个刘德荣还真会当好人呢,天天过来,明面是给简爱国安慰,实际上却是来看笑话的。

“呵呵,现在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了,小心一点也没有错。”萧摇轻笑的说道。“现在他在明,你们在暗,过不了多久,你们就可以去安慰安慰他了。”当然那个安慰就是去刺激一下牢里的他嘛。

“呵呵,你说的也是。”简靖飒听到这话,心里有点轻松了。他天天偷偷调查刘德荣,又不能打草惊蛇,还是有点累的。

随后两人随便谈了谈,就告别了。

萧摇回到屋时,已经是很晚了。不过她还是去了空间一趟。

进去一看,两人还在聊着热呼呢。估计两个长久没有人说话的人,一经找到同病相怜的伴,那就有了共同的话题了。

“姐姐。”两个小东西叫着。目前叫小东西吧,毕竟他们都不是人。

“你们俩个别只顾着聊天,要抓紧时间修炼,知道吗?争取早日出去,姐姐会带你们好好的玩。”萧摇摸了摸小霸的头。然后,萧摇再摸了摸一下太岁那个尖尖的地方,估计是头吧。

“嗯,姐姐,我们一定会好好修炼的。”两小伙点点头。虽然萧摇还是看不出这小岁的头到底在哪里。

萧摇又去看了看萧平安,她现在没有找到哪个地方合适招魂。姑且先让萧平安睡着吧。

“小岁,现在萧平安不会有事了吧?”萧摇问道。

“嗯,现在没有事,姐姐。什么时候为小主人招魂都可以。不过,最好的时间是每个月十五晚上。因为那时阴气最盛,魂魄飘荡的最好时间。”小岁点了点说道。

“恩,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尽快让你小主人醒来的。”萧摇点了点小岁说道。

“谢谢姐姐。”小岁兴奋的说道。一身的软肉在摇啊摇啊,看起来就像是手舞足蹈啊。

“小岁,以后你和你小主人都会和小霸一样,会是我萧摇的家人,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就不用这么客气,知道吗?”萧摇说道。

“嗯,我知道了。姐姐。”小岁道。

一人两物又说了一会话,萧摇就出来了。

第二天,还没有到校门口,很多同学老远就看见萧摇,又开始议论纷纷了。不过,这次议论的却是周五舞会时,那个帅气逼人的男人到底是萧摇的谁?有的说可能是萧摇不认识的,只是恰巧邀请萧摇,有的说,那男人是萧摇花钱让他过来的,有的说可能是萧摇的男朋友,但被众人一致哼鼻。那么帅的男人可没有这么没有眼光竟然会看上萧摇。

……

总之,众说纷纭啊。

萧摇已经习惯自己成众人议论的焦点了。不过,那些无实质性伤害的议论,萧摇也就让他们说去。

萧摇一进教室,张明明就跑了过来,喊道,“老大,老大,他们都不信周五那个男的是你男朋友。你跟他们说说,是不是?”

张明明一来,就听见有人在议论舞会那个男的,就来精神了,就大声说着,那是他老大的男朋友。可是众人都是一脸不信,而他也拿不出证据。所以一见到萧摇就像见到救星一样。

“我为什么要让他们相信?”萧摇反问张明明,然后扫了一圈要答案的人冷轻的说道,“我只要我自己相信就可以了。”

张明明被萧摇这么一个反问,问住了,他都不着头脑了。哪个人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这么帅也会向人炫耀吧,可老大这个样子,好像,怎么说呢,好像十分不屑去向别人炫耀。

围着的人有部分是想看萧摇的笑话,他们都认为那男人绝对不会是萧摇的男朋友。但如果萧摇承认了,那就要萧摇拿出证据,如果没有证据,那就是萧摇在撒谎。他们就有理由再笑一次萧摇了。

可是萧摇却来了这个样的话。所以,他们都很意外,萧摇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好像很不屑告诉他们。可现在不屑又怎么样,有本事你骂萧摇啊,你冲上去打啊。可没有一个人敢。

众人讪讪的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坐好。现在的他们可惹不起现在的萧摇。

上课玲响,陈启明明显脸色很不好,精神状态很不佳,看起来也是有点颓靡。不过,他身后好像站了一个人。

萧摇看到那个人时,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了一位新同学,她叫张玉颖,大家欢迎新同学。”陈启明没有底气吵哑的声音响在高二F班里。

“大家好,我是张玉颖,以后我们就是同班同学,请各位同学以后多多指教。”张玉颖自我介绍道。张玉颖一身天蓝色校服,长长的头发,皮肤雪白,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就像一个娃娃,分外的可爱,再加上她甜甜的声音,所以分外惹人喜欢。

所以,班上的同学也对这个漂亮可爱的女孩有了好感。都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同学,包括萧摇当然除了那个爱睡的同学和关长云。萧摇是完全存在看戏成分。她一想就知道,这个张玉颖为什么会来她班上了,

“嗯,张玉颖同学,你自已挑个位置坐下吧。”陈启明也算好心情说道。

“好的,谢谢陈老师。”张玉颖甜甜的谢道。然后站在讲台上看了一班上坐位位置。

最后她眼睛盯向了一个位置。她走下讲台,全身轻盈的走向关长云旁边的位置。

“这位同学,我可以坐在旁边吗?”张玉颖甜甜礼貌的问道。

“不可以。”关长云直接拒绝道。他讨厌旁边再坐着一个人。

张玉颖没有想到,还有男生对她这么不给面子,以前哪个男生不欢迎她,不讨好她。心里有点对这个男生怨恨了。

“这位同学,我以后不会打扰你的。”张玉颖好像对刚才他的回话一点都不介意,继续的说道。

“我说了不可以就不可以,你啰嗦什么。”关长云一点都不客气的说道。

“你,……”张玉颖顿时有点气了。如果不是看着他是班里最帅的,而且离萧摇的位置是最近的,她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

“这个张同学,既然关同学不愿意。要不,你就选其他位置吧。像前几排,那里有几个好位置。”陈启明出来打个圆场。

关长云可是刘副市长的亲戚,他不敢得罪。而这位张玉颖同学家里也是有身份背景的,他也要小心翼翼的对待。不过,他很奇怪为什么张同学非得来他班上啊。

张玉颖刚来,既然老师都这样说了,她只能再找其他位置。她又看了看另外一个挨着萧摇比较近的位置,走过去。

“这位同学,我可以坐在这吗?”张玉颖看向那个头靠桌子的同学问道。

那个同学没有理他,继续睡。

张玉颖又尴尬了。又一个不买账的男生。她都怀疑是不是他们有毛病啊,不然为什么看到她这么一个可爱的美少女,竟然都不搭理。

她再问了一遍,“这位同学,我可以坐在这吗?”

那位同学继续不理。继续睡觉。

“哈哈……”很多同学看到新同学吃鳖,终于大笑起来了。这新同学什么座位不选,偏偏要选这两人。要知道这两人可是人高一到现在,一直不允许让人坐在他们旁边的。

张玉颖被笑得脸上火辣辣的,她没有想到第一天,来这里,就出师不利,让萧摇看笑话去了。

“那个张同学,你还是选其他位置吧。”陈启明说道。这个睡着的同学身份很不简单,现在除了校长和訾理事长之外,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叮嘱他,这人要干什么让他去。

张玉颖只能沉闷气恼的选择其他位置了。这里最接近萧摇的位置就是萧摇旁边的一个位置了。可是也不想挨着萧摇。她前天看到了萧摇有红胎记,现在还是有红胎记,难道这真是她的真面目。所以,现在看到她的面相就犯恶心,可为了童家那点家产,她必须忍受。

她不想到看萧摇,萧摇更不想看到好吗。现在萧摇在看书呢,理都没有理会这些看似闹剧的场面。既然她想接近她,想再近距离找一些不利她的把柄,那就让她找吧。看看有让她会有什么收获。

张玉颖现在无奈,只能选择接着萧摇的坐位。现在很多人都不理解,这个新同学,为什么好好的坐位不选,要选择后面的位置。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我也不喜欢有人坐在我旁边。”萧摇也毫不客气直接拒绝道。

“萧摇同学,你……”陈启明大喊道。

“陈老师,我一个人坐在这将近两年时间了,突然旁边多了一个人,我还真不习惯,如果真有人,什么时候,那个人手脚胳膊有个什么疼痛,可不要找我啊。”萧摇轻描淡谈的说道。

哟呵,这萧摇直接威胁上了。不就是说谁住在她旁边,谁就会挨打吗。想到这,前面离着萧摇的比较近的几个桌子忙往前挪了挪,尽量离萧摇远一点。那一天,萧摇卸掉上官飞胳膊,可是他们亲眼所见上官飞那疼痛样。

张玉颖倒有点不明白萧摇的话了,而看到其他同学的动作表情,更是莫名其妙。萧摇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手脚胳膊疼痛,那本来就不关她的事啊。

“没关系的,萧摇同学,我只是安静的坐着,不会打扰你的。”张玉颖再一次说道。她今天真是丢脸,就是一个坐位,每个同学她都要问两遍,还都拒绝。

“张玉颖,你没听明白我的话吗?我不喜欢有人坐在我旁边。请另寻坐位。”萧摇轻冷的说道。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哪根葱。到了这里,既想接近她抓把柄,又要把她当作陌生人,也要看她萧摇愿不愿意。

“萧摇同学,我……”张玉颖委屈的要哭了,看得一些男同学有些故意不去了。

“那个萧摇同学,只是一个坐位而已,那么小气干嘛?”学习委员林向东说道。他真的觉得萧摇真是太霸道了。本来就是一人一个坐位的,现在萧摇左右各一个空位,让一个出来,又不怎么样。

“是啊,只是一个坐位而已,可我真是奇了怪了,前面那么多好坐位不选,为什么非得选后面前几个。”萧摇说道。

“对啊,为什么啊?”一些同学疑惑道。按理说,除非老师按排,否则谁都会选一个好位置。可这位同学看起来文文静静,说不定就是一个好学生,如是好学生的话,那位置肯定会选好的。

张玉颖被逼的无法,只是眼里带泪,似哭不哭的感觉,委屈的很让人心疼。

“萧摇,你太不照顾新同学了。”陈启明大喝道。

“那陈老师,你既然这么照顾她,那你给她安排好位置吧。”萧摇说完就低下头看书了,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

最近他拿萧摇越来越没有法子,每一次他要抓萧摇的好出错时,都会被她毫无余地的反驳回来。上次本来要让萧摇外公外婆来学校的,可被朱校长给挡了。却不知道朱威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他要找萧摇外公外婆的。其实这是萧摇告诉朱校长的。当然这只有朱校长和萧摇两人知道。而且陈启明现在一天比一天倒霉。走路莫名其妙摔倒,回家天天遇上鬼打墙,昨晚上还做着噩梦。

最终选位没成功,张玉颖选了一个挨着学习委员林向东的位置。

气得张玉颖真想现在立刻把萧摇给撕了,或者让她生不如死。前天晚上父亲到童家,告诉那个老不死的和童家人说萧摇骗了他们,萧摇根本就是脸上还有一块红胎记,可是他们那些糊涂东西竟然不相信他们,而且继续相信萧摇。那个老东西更是把她父亲狠狠骂了一顿。这些都是萧摇这个贱人引起的,都是她的错。张玉颖越来越怨恨萧摇了。

位置的事就样了过去了。很多人对这个新同学好奇。张玉颖也收起自己心里的怨恨,十分友好的和他们相处。

中午下课时,上官飞鼻青脸肿的来找萧摇。

“萧摇。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我有事跟你说。”上官飞说道。既然有事说,那当然是只有两人去校外吃了。

“好。”萧摇点了点头。对上官飞要说的事大概有了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