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62章 棺材中的美少年

萧摇布好阵法,就走向那副棺材看了看。

当萧摇看到棺材躺着那人时,简直是惊呆了。

那是个男人,不,确切的说是个美少年。此人俊美绝伦,容貌如画,白发黑发,长睫卷翘、肤白似雪,美的根本就不似一个人,而且脸色红润,就像睡着的人一样,哪像是个死人啊。

就算这个藏风聚气好风水的地方,可那也是对活人,对死人也不至于几百年都没有腐化成土啊。

看服饰和装饰,像是500多年以前的名朝。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人会在这里,而且这么一个山洞什么都没有,就一副棺材,一个死人,然后就一支太岁。

萧摇想不通。她现在有点头痛对这副棺材里的死人怎么处理了。她要在山下平况地方建逍遥山庄,那她就不能放任一个死人在这山上躺着,因为这会影响以后在逍遥山庄里住的人。可她又不能暴露这个山洞,不然那些考古专家蜂拥而来,对这个死了几百年还完好如睡着的少年研究来研究去,那也对这个死人的不尊重。

“姐姐,先把他送进空间来吧。”小霸突然说道。

“小霸,你醒来了。”萧摇惊喜的说道。

“嗯。好。”萧摇认为小霸说的也对。放在空间里,以后这个山洞就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了。而其他人也不会发现这个一个古人。

萧摇正要动手,却听见又一个小孩声音喊着她。

“姐姐,这位大姐姐,不要动啊。”这个小孩的声音有点惊恐和慌张。

“谁,出来?”萧摇冷厉的喊到。

“是我,大姐姐,我是旁边的太岁。”那小孩紧张惶恐的说道。

“嗯?太岁?”萧摇狐疑的走向那团鲜红色的肉灵芝。这太岁之王还开灵智了?

“哦。太岁,我为什么不能动他?”萧摇问道。

“如果他离开了我身边,他很快就会灰飞烟灭的。”太岁慌张的解释道。

“为什么?”萧摇追问道。

“因为我就是主人安排过来给少主人守护的,主人曾说过,500年以后,会有人救醒少主人的。如果那人没有找到少主人之前,少主人不能离开我的。”太岁说道。

“500年前,你主人?那你主人是500年以前的谁?”这人还真死了有500年了啊,但她最好奇的是,竟然有人能预测500年之后的事,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我主人是林凤柔。”太岁如实的回答。

“什么,这小太岁竟然是林凤柔安排的,为什么我会不知道。”小霸震惊了。他差不多一直是跟着主人的,没有想到有些事,他竟然会不知道。

“林凤柔?林凤柔是谁?”萧摇道。

“林凤柔是前主人的妻子。”小霸忧伤道。

“什么,林凤柔竟然是萧逸的妻子。”萧摇惊讶的问道。

“嗯,姐姐,你竟然知道主人?”太岁也惊讶了。萧摇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和嘴巴在哪里,但能看见他全身的软肉一上一下的动着。

“嗯,我是萧逸前辈的后人,萧摇。”萧摇说道。

“啊?那是主人的后人,那就我要等的人。”太岁惊喜的说道。“姐姐,你快快救醒少主人。”

“等等,你先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还有我怎么救人?”萧摇更是震动万分,这人都死人几百年了,还能救活。

“是这样的。”太岁把往事缓缓道来。

五百年前,萧逸假死带着妻子归隐山林之后,就开始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然后生下了一个儿子。萧逸虽隐山林,但他因为有妻儿,所以还是需要下山采买一些东西。

可有一年他下山购买一些用品时,被他的老对头刁彝后给发现了。他悄悄跟踪萧逸来到到了他们所隐居的地方。

这个刁彝后曾经对林凤柔一见钟情,但因为林凤柔心里只有萧逸,所以他对这个事事压他一头的萧逸更是愤恨。后来,萧逸被刺身亡,他都大乐庆祝了一番。他以为他终于可以抱得美人归人。但他在萧逸死后,却怎么找也没有找到林凤柔,无论他派多少人,找过多少地方,都没有寻到林凤柔的一丝痕迹,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他气得把书房里所有的东西都给砸了。

过了几年,他寻人的心思也就平了下来,但却他越发想得到林凤柔的疯狂执念一直折磨着他。

可没有想到,他闲着带着属下去了一个小镇,竟然发现死了的萧逸,竟然活生生的站在这买东西。他活见鬼了啊。哦,不对,这个萧逸向来诡计多端,肯定是发现暗杀他的人是谁,所以他就来个将计救计,然后再来了金蝉脱壳。对,应该就是这样子的。刁彝后分析着。那这么说来,林凤柔肯定是跟着一起离开的。

想到这,刁彝后埋在心底的疯狂,彻底嘭涌而出。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着,跟上去,跟上去,一定能找到林凤柔。所以,他就悄悄的跟踪了萧逸。没有想到,他真的在寻个小山林里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林凤美,她旁边站着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她喜笑嫣嫣的迎接着归来的丈夫。

他心里愤怒,他心里疯狂的嫉妒。他心里叫嚣着立即把林凤美带着,但又有一个声音制止着对他说,现在还不行,现在萧逸在这,他打不过萧逸。所以,他先放弃了这个想带走林凤美的想法。

不过以后,他就派人在这个小镇驻守,而他自己也在这个小镇暂时住在这个小镇里,只要一有萧逸下山的消息,他都知道。不过,他一直在寻找机会,一次一举成功的机会。

终于,那个机会让他等到了。

那一天,萧逸匆匆忙忙的下山去了。属下向他汇报,林凤柔可能要生产了,所以萧逸要下山提前买好生活上孩子和孕妇生产之后的所需用品。

他就计上心来,他用威武将军的身份勒令那些店家,拖住萧逸。然后,他带着一些属下就上山。可是到了山上,他怎么找也找不到进去的路,他们这些人一直在原地打转。

他知道,他们是被阵法困住了。萧逸不仅武功高强,医术高明,而且对于天文易理,奇门盾甲也是十分精通的。可是,他不甘心,他好不容易有个可以掳走林凤柔的机会,就因为一个阵法而前功尽弃。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估计萧逸也快要回来了。他只能不甘心的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只能再等待机会。就在这时,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

“你们是谁?”男孩眼里没有恐惧害怕和警惕,只有好奇。他从出生到长大都在这山林里,很少与外人接触,所以对外面的人很好奇。就是偶而父亲带他下山,接触的也是一些比较善良的人。所以他没有防备心。

刁彝后发现这男孩就是去年站在林凤柔身边的孩子。他知道这孩子就是萧逸的儿子。

“孩子,别怕。我们这些人是上山打猎的人,可是现在迷路了。”刁彝后很是和善的说道。

“哦,这样啊。那我带你们到路口。”男孩点点头,然后好心的说道。

“孩子,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刁彝后先是很真诚的说谢谢,然后继续说道,“我迷路了半天,之前带的水囊早就喝完了,现在很是口渴,我们能去你家喝口水吗?”

男孩接触的人情事世太少,只是很单纯的以为他们就是猎人,没有发现这些猎人手头上根本就没有猎物。所以刚想点头,但是想到爹爹的吩咐,马上又摇了摇头,“不行,我爹爹说,不能带陌生人回家。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路口,你们尽快回家吧。”

“孩子,我们真的很渴了,能让我们喝口水吗?喝完我们马上就离开。不然我们还没有到家就会被渴死的。”刁彝后说的很可怜。

男孩的天真和善良,让他信以为真。最后他看了看这些人真的很是着急和口渴的样子,真的很可怜。想了想,就点头带着他们走过阵法回家去。

可没有想到,这一带,把他的家带来一场灾难,差点把他幸福的家都给毁了。

“夫……刁彝后,怎么是你?!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林凤柔正躺在床上休息,突然听见门声,以为是丈夫回来了。可睁眼一看竟然是刁彝后。这时布置了阵法,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阿柔,看到我不高兴吗?”刁彝后欣喜若狂的说道。

“呸,谁看到你高兴啊,滚,你给我滚。”林凤柔用手指着门,压制着怒气道。她现在身怀六甲,而且没过多久就要生产,她怕自己一怒,就会让孩子提前出世。

“阿柔,你怎么可以看到我不高兴,你可知道,我想死你了,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刁彝后眼底有点疯狂的说道。“阿柔,你跟我走,我让你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让你过上人人羡慕的威武将军夫人。跟我走,好不好?”刁彝后带着一丝请求的问道。

“刁彝后,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我也不要当什么将军夫人,我只是想和逸哥好好生活。你放过我们夫妻吧,好不好?”林凤柔也带着请求的说道。

“萧逸,萧逸,又是萧逸,你眼里除了萧逸,是不是任何人都比不上萧逸啊?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萧逸,啊?”刁彝后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在我眼里,当然是没有任何人比得上逸哥的。你走吧。”林凤柔说道。她现在根本就不能动武,大儿子就算武功高强,但年龄毕竟还小,对敌经验不足,而且对方又人多势众。所以,她只能等在萧逸回来。

“不,我会走,而且我要带你一起走。”刁彝后这次是彻底被激的疯狂了。

“你敢!”林凤柔怒道,“你就不怕逸哥回来找你算账吗?”

“哈哈,我偷偷带你走,他萧逸怎么会知道呢?”刁彝后疯狂的大笑起来。是那种多年愿望即将达成的疯笑。

“娘,娘,你怎么样了?你们给我放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男孩心急的担忧喊到,然后又怒声的对着一众拦着他进门彪捍之人喝道。都怪他,那么轻信人,没有想到把要害他们家的敌人带回了家。他对不起爹娘,是他没听从爹娘不能带陌生人回家的话。

“戬儿,我没事,你别担心。”林凤柔从屋内安慰着屋外的儿子说道。

“娘,我来救你了。”萧戬说完,就和拦着他的那些人开打起来。

“戬儿,你要小心。”林凤柔担心的说道。

“陈副将,你们尽管把那小孩给杀了。”刁彝后狠厉的吩咐道。

“你敢,刁彝后。我跟你拼了。”林凤柔说完,就开始与刁彝后打起来。如果林凤柔没有怀孕,他们之间还能打个平手,可现在林凤柔拖着笨重的身子,手脚根本就是施展不开来。

而刁彝后,就像猫戏老鼠一样,乐呵呵的跟林凤柔玩着。很快,就把林凤柔抱在了怀里。林凤柔怎么都挣脱被他扼制的身子,但她又不敢用力。

“娘,娘,你怎么样,你这个恶人坏人,你骗我,你快放开我娘?”萧戬浑身带伤已经闯进屋里来了,但他发现他娘被这个恶人给抱住了。

“戬儿,我没事,你别担心。”林凤柔还是这么安慰着儿子。可是看着儿子一身伤,就担忧不已,“你怎么样?”

“我没事娘。对不起,娘,是我不好,没有听你们的话,把这些恶人引进了家里。”萧戬毕竟只有十一岁,他除了骂恶人坏人不知道要骂什么了。

刁彝后抱着林凤柔,其实也就是扼制住了林凤柔,不让她乱跑,萧戬拿着剑和刁彝后对峙着,而萧戬身后又是那些被他打的浑身是伤的,刁彝后的手下拿着刀剑对着萧戬。

双方展开全面对峙。

小小年纪的萧戬只能在心里默默呐喊着,爹爹,你快回来,快回来救娘和弟弟。

或许是听到儿子的呐喊声,不一会,萧逸犹如从天而降,把刁彝后众人,打个措手不及。最后,就剩下一个刁彝后了挟持着林凤柔了。

“刁彝后,你放开柔儿,我放你一条生路。”萧逸冷漠的喝厉道。完全没有看到故人的一丝喜悦。

“呵呵,萧逸,我知道,就算你放了我一条路又如何,今天之后,我也不想活了。”刁彝后看似很正常的说道,然而,眼里却里炽热的狂意,就和疯子一样,“就算我死,我也要拉着阿柔和我一起死。我要和阿柔在阴间结为夫妻。哈哈……”

“你妄想。柔儿会好好的和我走过一辈子的。”萧逸冷冷的打破他的幻想。

“哈哈……,那就试试是不是妄想。”刁彝后疯笑道。说完之后,就要掐住林凤柔的脖子。

在千钧一发之刻,林凤柔使出了力气,突然挣开了刁彝后的扼制。在那霎那,萧逸的剑直刺刁彝后的脖子。

刁彝后不甘心的闭上眼睛。临死之前,他看到林凤柔就被萧逸紧紧的护在怀里,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他回想着被见林凤柔那一刻,惊为天人。他认为,天下再也没有比林凤柔更美的女人了,所以他发誓他一定要娶林凤柔为妻。可是后来,她却嫁给了萧逸。

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所以他使计,让皇上忌惮他的才能,最后让皇上派出暗卫刺杀。他以为萧逸死了之后,林凤柔的依靠只能会是他。可没有想到,萧逸会是假死,而且之后带着林凤柔一起离开。

没有想到与林凤柔的再次见面,竟然会是自己的死期。最终,他闭上了眼睛。

敌人都灭了之后,十一岁的萧戬才开始大哭起来。他真害怕,娘会被带走。萧戬哭了,或者是母子连心,林凤柔也一起哭了。

萧逸抱着大哭的妻儿更是自责。都怪他,这几年的隐居,以为没有人再会去注意他这个死人,所以也放松了对外的防备和警惕。这一年来,他隐隐觉得好像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他以为是自己多心了,所以有了一定的防备却没有多少警惕,才会有今天刁彝后掳人这一出。

如果他不是在买东西的时候,发现那些卖东西的人好像在拖延他的时间,他还不知道,有人会趁他不在家来上他家掳人呢。去第一个人那买东西时,那人竟然在跟他讨价还价,还一再的跟他争执。他烦了就不买了。可去第二个,第三个人那买东西竟然还是这个样子。

他就悟过来了,他的身份暴露了,有人上他家去了,而现在这些人正在拖延他的时间。所以他加劲使用轻功赶回家,还好,在最后一刻赶到了。不然,他就会失去两个,不三个,妻子肚子里还有一个,失去三个他在世界上最爱的人。

“好了,不哭了。都过去了。”萧逸抱着妻儿安慰道。

“啊,啊,逸哥,我肚子好痛。”林凤柔突然大叫起来。“是不是,要提前生了啊?”

“柔儿,柔儿。”萧逸赶紧抱着林凤柔到床上去。也没有去管一地的死尸和一地血。他现在最主要是柔儿和孩子的安全。

萧戬没有再哭了,听着娘喊痛,愣愣的看着爹把娘抱上床。

“戬儿,还愣着干嘛,你娘要生了,快去烧水。”萧逸喊到。

林凤柔痛了三天三夜,终于把孩子生下来了。但却因为是个早产儿,而且是个受到惊吓的早产儿,孩子十分的体弱。

一个月后,萧逸把大儿子叫到跟前,语重心长的说道,“戬儿,你已经长大了,可以独立了。”

“对啊。爹,戬儿已经长大了,以后可以常常带着弟弟去山里面玩了。”萧戬乐呵呵的说道。他弟弟好漂亮哦,虽然有点小,但总有一天会长大的。

“戬儿,你长大了,可以去外面闯一闯了。”萧逸再一次沉重的说道。小鸟总是要飞的,不可能一直窝在窝里。

“爹,你什么意思?爹,你是要赶我走吗?”萧戬被爹爹的话说愣了,等明白了他爹意思,马上下来,无措的说道,“爹,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应该不听你们的话就带陌生人来的,我错了,你别赶我走好不好?”毕竟只有十一岁,一听要被赶出家门,他就伤心难过了。

“戬儿,你先起来。”萧逸说道,“爹没有怪你,也不是要赶你走,而是你已经长大了,要去外面走走,看看外面的大河好山。你有你的人生走向,你的未来去处,你不应该跟爹娘拘束在这个小山林里。”

“爹,可我不想离开你和娘还有弟弟啊,我舍不得离开这个家啊。呜呜……”萧戬哭着说道。

“舍不得,你也要离开。”萧逸狠心的说道。

“娘,娘,我不想离开啊。你劝劝爹好不好。”萧戬向他娘求助。

林凤柔抱了抱儿子,然后温柔的说道,“我儿真是长大了,可是戬儿啊,小鸟长大了就会飞出鸟窝,所以你应该要飞出窝了。不过,你要记着,这里永远是你的家,什么时候你累了,爹爹和娘随时欢迎你回来。”

萧戬听到娘这么说,就知道爹娘已经打定主意要让他出远门了。他沉默不语了,只是对爹娘和弟弟很不舍。

第二天,萧戬就收拾好行李就要出门去了。走之前,萧逸把传家之宝红躅子递给了萧戬,只告诉他这是萧家传家之宝,让他以后一定要保护好。但萧逸没有告诉他红躅的秘密,那个秘密是需要死亡之血才能开启,所以他宁愿不告诉儿子,只愿儿子平平安安的,顺其自然吧。

夫妻俩依依不舍的送别了大儿子。林凤柔对着大儿子很是不舍,又满是心疼的看着怀里的小儿子说道,“逸哥,戬儿一定会平平安安活到老的,对吧。”

“会的,他是萧家的种,一定会平安到老的。”萧逸应和着说道。

“嗯。逸哥,我们要想办法救救安儿啊。”林凤柔带点哭泣的鼻音的说道。

“一点会有办法的。”萧逸坚定的说道。

他的小儿子萧平安,因为动了胎气早产,身体十分的虚弱,以他的医术,都不能保证小儿子是否能活到十岁。而取名平安,就是希望小儿子平平安安的。所以他一定要想办法救小儿子。而他之所现在叫大儿子离开,也不想大儿子知道小儿子的病情。从而永远的留在了这个山林里。

两夫妻就这样,为了萧平安能够活下去,想尽了一切办法。到了最后,他们还是没有找到到任何的办法。眼看着萧平安就要到十岁了,林凤柔是预言家族林氏传人。所以她给小儿子卜了一卦,竟然发现小儿子的机缘竟然会是在500年后。但小儿子要遇上这个机缘的前提是必须活到15岁,然后死去,在500年后,有人能让他死后复生。

夫妻俩对这个结果震惊了。500年,而且是死后重活。这怎么可能,可林氏家族的族人一生只有一次预言,而作为族长的林凤柔有三次预言机会,她之前用过两次,这是最后一次。林氏家族的预言是九成会实现的。

夫妻俩压下心里头的震惊,只能在萧平安活到15岁上的事尽力去想办法,做尽一切能做的,不能做的也要去做。在萧平安十一岁那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找到一支太岁。

林凤柔作为预言者,她的血能对预言事进行指引。所以,林凤柔每一天都会给太岁喂三滴血,太岁分泌出来的液体,作药引给小儿喝,萧平安的身体果然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随着林凤柔的一天天的喂血,有一天,这太岁竟然开启灵智,会说话了。这让夫妻俩更是惊讶了。他们的本意就是要这太岁治好小儿子,可这太岁会说话了,就会人一样,就不能再吃了。

或许是萧平安从小一个人,又是体弱多变,爹娘天天又为他的病情着急。所以他一人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有个会说话的东西,他就稀奇了,天天就要跟太岁说话。一人一物的感情,一天天下去,越来越发好了。

但是萧平安最终还是没有挺过十五岁。夫妻俩伤心欲绝,想到那个预言,他们就想要怎么样才能保护好萧平安的尸体不被腐化。就在愁眉不展,着急时,太岁说话了。

“主人,主人,你放心。只要我在小主人的身边,他的尸身就不会腐化,会完好如初的。”太岁说道。

“小岁,是真的吗?”林凤柔伤心中夹带关一丝惊喜。

“嗯。我会保护好小主人的。”太岁说道。

“好。”林凤柔夫妻俩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既然太岁能这样说,那就只能把太岁安置在小儿子身边就好。

萧逸夫妻俩刚把萧平安的尸身安置好。但夫妻俩还是愁眉不展,因为林凤柔三次预言机会都用完了,所以萧平安的500年之后,到底谁是他的机缘一点都不知道。

就在此进,大儿子萧戬回家了。他带回来的消息,让林凤柔终于知道,500年后,小儿子的有缘人是谁。

------题外话------

嘻嘻,出现的美少年可是个重要的角色哦。

谢谢以下亲们的支持:

卿澜9990五朵鲜花,031245三张月票,阮冉冉821026五张月票,875239610一张月票一张评价票,王171717一张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