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61章 给张明亮治病 太岁之王

第61章给张明亮治病太岁之王

张演生出来之后,就看到和他家人聊得其乐的萧摇。因此对刚刚这个女孩保持警惕和戒备,还是很愧疚的。如果,这个女孩真是对头派来的,她就不会用这样直接的方法告诉他,那块地不能买。肯定会用直接制造一些证据,证明那块地不能买,然后他就会信以为真,放弃那块地,从而便宜老对头。可是,她没有,她是直接让他自己去考察和侦探。如果那个墓地是假的,是老对头制造出来,那么也不能是老对头花那么大的代价,就是会了不让他张氏集团参与竟标,那太不值得了。制造一个古代墓地,那可是比参与竟标的费用还高,所以显然这个假设是完全不成立的。

他刚刚秘密吩咐助理,偷偷联系几个考古专家,对那块地进行秘密测探。这种事是不能露出一点风声的。否则的话,别的其他竟标企业听到风声,也有可能会放弃竟标,那么政府的损失就大了,那么以后政府和张氏集团的关系就会弄的很僵硬,对张氏集团未来发展会很不利。

而如果这女孩说的是真的,考察人员也探究出来那真是一块贵人墓地,那么不仅是他张演生,张家,就是整个张氏集团都欠这个女孩天大的人情。如果,那块真被张氏标下来了,那么后果可是不堪设想。标出去的钱已经给政府是不能退回来了,工程停工,那就会造成一系列恶性不良反应,到最后张氏会怎么样还真是谁也不能预料,说不定就因此而破产呢。

上一世就是这样让张氏破产的,可是张演生不是重生者,所以对上一世的张氏集团的结局肯定是不知道了。

张演生想到这里就是一阵后怕,他刚刚真不应该用戒备的态度那样对待这个女孩。如果这女孩不是明明的同学,说不定她是完全会在旁边观看,哪位特地过来提醒啊。而且,她现在说能治好亮亮的病,那他们张家又欠了这个女孩一份大人情。

“老大,舞会那天,出现的那个帅气男人是谁啊?这么霸气的出场,我简直是崇拜极了。”张明明对那天出现的男人真是万分的好奇。

“那个,是我男朋友。”萧摇答道。

“你男朋友?真的,假的?那真是你男朋友,哇塞,真是太帅了。”张明明真是一惊一炸的嚷嚷道。他真是好奇极了,老大这副模样,怎么找的男朋友这么帅,这么霸气十足,他是个男人,他都嫉妒死了。“老大,真是太佩服你了。你那男朋友是军队的吗?看着那天穿着一身军装,真是威风凛凛,很有军人气质啊。”

“嗯。”萧摇脸上幸福笑容的应道。想到冷冷酷酷的师兄穿着军装,然后抱着一大束玫瑰花进电影院,那真是太可爱了。她到现在都还想笑呢。

“萧摇,原来你有男朋友了啊。”张明亮也好奇的说。

“呵呵,哥,你不知道,她那男朋友是多么帅气,出场也是十分霸气,舞会现在的一众男女都看的发呆了。”然后张明明就跟他哥说了那天舞会里事,因为他们俩个人的舞,把会场里众人感动的发呆和哭了呢。

“恭喜你,萧摇。”张明亮真心的说道。

“谢谢,张大哥。”萧摇感谢道。

韩清对这个女孩的印象还真是出乎意料啊。她以为她来张家,是因为喜欢明明,而明明对她也不反感,听明明的口气又对她十分特别,应该是喜欢萧摇。孩子之间的感情她作为妈妈不会去干涉,如果明明自己喜欢,那么她也会喜欢,更何况刚才她还说能治好亮亮呢。她更会好好对待这个女孩的,这个女孩就除了脸上一块红映子,什么都好。

可听来听去,结果听到这个女孩是有男朋友了。而且这个男朋友比明明还出色,比学校里任何的学生都出色。她就吃惊了。这女孩到底什么身份啊?可听明明说只是一个乡下姑娘啊?她又哪认识的军人啊?那样师气的男人,这萧摇真的配得上吗?韩清把所有的疑问都压在肚子里。

“阿姨。”萧折叫唤着韩清。

“嗯?萧摇同学。”韩清应道。韩清的思绪被萧摇打断。

“是这样的阿姨,张大哥的病情,我先给张大哥扎针,然后再开几副药,药先吃完之后,我再给张大哥第二次扎针,等到第三次过后,张大哥的病情就会差不多完全好了。他的智力也会差不多跟上同龄人了。不过,在恢复这段时间,你们作为家人,要注意给他做心里辅导。让他慢慢适应和疏导他的心里感向。毕竟本来一个16岁的人,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26岁,心里承受的压力可能会比较大,这就要家人的宽慰,让他放松了。”萧摇说道。毕竟,这些只有家人才能做的。

“嗯,一定会的,一定会的。”韩清眼里流着泪感动应道。毕竟,大儿子的病一直是她的心病。

“萧摇,我要扎针吗?能不扎针吗?我怕痛。”张明亮嘟着嘴有点害怕的说道。以前,那些医生把他的屁股扎的痛痛的,还肿得老高,坐都不能坐,可难受了。

“放心,张大哥,我扎针一点都不痛的。”萧摇安慰道。

“老大,谢谢你。”张明明真心的谢谢道。

他从小到大,他哥对他最好了。听他妈说,他学第一次走路,是他哥在前面领着他,他学的第一句话,叫的不是爸爸妈妈,而是哥哥。常常是哥带着他去玩,喂他吃饭。可是那个可恶的恶人,一次绑架,竟然把这么好的一个哥哥给毁了。

哥哥被救回来之后,发了一场大高烧。就变成了只有四五岁的小孩智商,而他那时也只有七岁了。他看着十六岁的哥哥,天天抓着他就叫哥哥。那时,他抱着大哥就大哭起来。后来,他就担任了哥哥的角色。

可十六岁的哥哥突然变成了天真懵懂无知四五岁的小孩,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去了学校,天天就被同学欺负。如果,不是张明亮一次洗澡时,张明明不小心闯了进来,他们一家人根本就发现不了张明亮满身的伤痕。除了脸部之外,全身上下,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而有些已经只是淡淡的痕迹,可是由此看出,那是前不久刚被人打出来的。

为什么大哥没有说,什么大哥满身的伤痕,却没有喊疼。被家人发现的大哥却抱着只到他肩膀的弟弟委屈的大哭道:“哥哥,他们骂我傻子,还打我。不让我告诉爸爸妈妈,不然就不是男子汉,然后,再见一次,打一次。呜呜……,哥哥,我好疼,他们打的我好痛,呜呜……”

当时他的爸爸气的脸色发青,他妈妈却是陪着大哥一起大哭起来。而他不敢反抱哥哥,更不能给哥哥拍肩膀安慰,因他哥哥身上基本没有完好的一块地方。当时握紧拳头,恨不得,把那些打过大哥欺负过大哥的人,给狠揍回去。

当天,他们就把大哥送往医院,医生说,你们当家长的心怎么这么狠啊,把人打成这样,才送来医院,再往几天,看不出伤痕时,就会变成老伤,到时一到阴雨天气,浑身就会发痛。会让人疼的受不了的,他才多大呀,要受这样的罪,作孽啊。后来,医生又狠狠的说了几句。

第二天,他爸妈就闹到了学校,要学校给一个说法。他好好的一个儿子在这上学,竟然被人打了都不知道。然后,揪出那些欺负过打过大哥的人,爸爸在他们家族企业上狠狠的给报复了回去。再然后,把儿子办了退学手续,不再去学校上课了,只在家上课,请个家教老师来。反正他张家有钱,请一个好老师还是能请到的。

从此他哥就再没有去过学校,出去时,爸爸也会安排人跟着。他只要有时间,他都会陪着他哥,偶尔出去玩,他哥还是会被人排斥,被年龄小的人嘲笑,骂他傻子,还把弟弟当哥哥的傻子,都会被他狠狠的打去。但他哥也逐渐明白,原来他才是哥哥,而被他叫哥哥的人却是弟弟。所以,他又当回弟弟的角色了。而哥哥常常以哥哥的身份,傻里傻气的照顾着他。

后来,俩兄弟都长大了,他从七岁长到了十七岁,哥哥从16岁长到26岁。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智商也是从七岁长到十七岁的,而哥的智商是从四岁长到十六岁,就再也不会长了。哥哥,还一直是那么的天真纯净。他想他哥一直这样的,但他哥一直嚷着他是哥哥,所以一直要长大,保护弟弟。张明明十分感动,虽然从七岁之后,一直是他在保护着哥哥,将来还会继续保护的。

但现在,他哥有一份是他年龄段该有的希望,他不想剥夺他哥哥这份希望。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永远记着那个口中一直要保护他的好哥哥。

“是真的不痛吗?”张明亮狐疑的再一次问道。

“是真的一点一点都不痛的。”萧摇十分认真的回道。

“哦。好吧。”张明亮乖乖的在床上躺好,就准备脱裤子。

“呃,那个,张大哥,你不用脱裤子。你只要脱上半身就可以了。”萧摇看着张明亮那副样,就阻止了。

“哦。”张明亮乖乖的照做。

萧摇从包里拿出银针,在张明亮各个要扎的部位,分别扎上针。而张明亮却没有喊道。只一个劲的说道,“哦,是真的不痛。萧摇果然没有骗我。一点都没有感到痛,而且一扎上去,就觉得很舒服。”

张演生和张明明是一脸的激动,而韩清却是边看边流眼泪。从那次绑架到现在,这大儿子不知道受了多少苦,现在他即将要恢复正常了。这让作为家人的很是激动和感动。

半小时后,萧摇拿下了针。再开了一些药,给他们。

“这药是七天的,一副熬两次,早晚各一次。吃完这七天,再停七天,然后,我再扎针,再吃,如此共三次,二十一天后,我会再开另一种药方。这样一个月之后,张大哥就能差不多完全恢复了。”萧摇说道。

“好,好,谢谢萧摇。”韩清激动的接过药方。

“老大,我们同学两年多了,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会医术啊,而且医术这么好?”看着萧摇忙呼着差不多了,张明明又开始好奇了。

“呵呵,张明明同学,你用手指头数一数,这两年你欺负过我多少回了?你除了欺负我,难道问过我吗?所以,我会不会医术,我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啊?”萧摇调侃的状似告状的笑说道。

“什么,这臭小子,以前天天在欺负你。”张演生一听脸就黑了下来。他这臭小子竟然还会欺负女生了,“臭小子,你是不是把你老爸的话当耳边风了。”说完,就拧着张明明的耳朵。

“爸,爸,你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下来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张明明简直要哭,他爸一个大男人,可不会像他妈一样轻轻拧他耳朵。“萧摇,老大,我真的错了。你让我爸放过我吧。妈,妈,你救救你儿子。”张明明大嚷着。

“活该,我才不救你呢。老公,太轻,再重一点,看他长不长教训。我什么时候教他去欺负女生了啊。太不懂事了。”韩清火上添油道。然后,转过头来身萧摇道歉,“萧摇同学,对不起啊。是我这个做妈妈的没有教好,让你受欺负了。我向你道歉。”

“阿姨,你太客气了。这都是以前的事了,都过去了,而且张明明已经向我道歉了。”萧摇说道。

“他道歉是应该的。我道歉,是因为我没有教好自己的孩子。”韩清真诚的说道。

萧摇扶了扶额头。怪不得,张明明妈妈会让他爸这么疼爱,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家里的妻子还不是漂亮的,竟然还如此的专情专一。这是很有道理的。而这个道理就是,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然会有一个宽容贤惠的女人。张妈妈对孩子该疼时就疼,就教育时就教育,而她一个长辈还因为教育问题,向她一个晚辈道歉。不得不说,张妈妈是个大度的人。

“好,阿姨,叔叔,已经过去了,我也原谅张明明了。张叔叔,你就把张明明放开吧。”萧摇说道。她只是一个玩笑而已,张演生夫妻却当真了。

张演生终于放开了张明明。张明明揉了揉被拧红的耳朵,“老大,真是谢谢你的救耳之恩啊。不然,这个耳朵还真是被我爸给拧废了。”

“你这臭小子。”张演生手又抬起来。张明明见状,赶紧跑开,不跑的就是傻子。

萧摇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她还有事,就告别了张演生他们。

萧摇走出张家别墅时,却被另一个人看见了。她咬着嘴唇,眼神恶狠狠的看着远去的萧摇,然后,眼睛又是十分心痛和犹豫望着张家别墅的方向。

萧摇走出张家别墅没有多远,就接到童老的电话。先是唠叨萧摇这么久没有去看她,说她没有良心。再一个就是告诉她,昨天张建国来找他了,说萧摇还是以前那个有红胎记的人,说他们都被骗了。不过,被他骂回去了。他现在想问萧摇是怎么一回事。萧摇如实告诉他,是化妆的。童老又说张建国看见她与一个男的再一起,到底又是怎么回事。萧摇直接告诉他,那是她男朋友。童老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说萧摇什么时候一定要把她男朋友带回童家。萧摇连答应好。之后,两人聊了一些其他的事,就挂了。

萧摇再之后,去了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离着高区算是比较远吧。她观望过,整个香江市的玄空风水和精神脉络。而她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整个香江市藏风聚气的地理位置。

所谓“藏风聚气”,就是“藏风”与“聚气”,“风”为自然界迎面吹拂的“和风”,“气”为流动在空气之中的五行之气。气可空中凝集成水、气生化为水,水与气为相互涵养滋生之物。因此古代先民皆选择藏风聚气的地势,建朝立家业,使其宗族渊源流长、子孙康泰。

不知道是不是科学发展,科技进步了,几乎很少人去相信这些玄学易理和风水问题。所以那个地方到现在竟然是荒地,没有人去管理,没有人去开发。

这个发现,让萧摇激动了。她现在正愁不知去哪里建她的逍遥山庄呢。所以,现在她还要再近距离查看一下呢。然后,再计划计划,就可以建出逍遥山庄了。想到这,萧摇就想开心的大笑起来了。

其实这个地方离市区也不算远,坐车只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萧摇到了目的的。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大片长满野草的荒地,大概有四五十万平。萧摇倒真不明白政府是怎么想到,这么一大块空地,怎么不给卖了呢?

这个其实萧摇就想茬了,不是政府不想卖了,而是没有人敢买。不知道怎么回事,凡事动了心思,买这块地的人,不管是事业上,还是自己或家人的身心上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重创,一次两次,没有人去往这方面想,想三次以上,次数越来越巧合的时候,整个房地产界的老板都知道了,这块地不能买,而且还不能动这个心思去买。

所以这块地就这么一直留着,荒着。以至于后来便宜了萧摇。

萧摇走着走着,眉头越来越紧锁,她感受到越来越浓的煞气。而且这股煞气是从这山里头传过来的。里面有什么邪物吗?

萧摇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就使用了轻功往山里头飞去。萧摇寻着煞气的来源走去。走到一处好像是煞气就是从这个地方,萧摇拨开这些杂草,然后,再使用内力,把这些泥土振开,果然泥土裂开之后,就出现了一个小洞口,不过,可以容下一人之身。

萧摇径直走向山洞里。萧摇是越来越好奇这个山洞了。如果她不是跟随着煞气来源来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这里会有个山洞。

萧摇一直往前走,走了大概有一百多米的样子,就出现青色石阶,因为是年代久了也会变成青色的。这山洞以前是干嘛的,怎么都没有人发现呢?不过,也对,在外面,根本就看不出这里有个山洞。

走下了石阶,映入眼敛的就是有大概二十多平的空里一副棺材。但是那煞气却不是从棺材里传出去的,而是旁边的东西传出来的。

萧摇眼睛紧紧盯着那东西。竟然是太岁,而且是一支血红色的太岁。而这煞气正是从那太岁上给散发出来的。

萧摇是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大一块空地,政府竟然没有卖。应该不是不卖,而是卖不出去吧。呵呵,有这个东西在作怪,能卖出去才怪。俗话说在太岁头上动土,那是不知死活啊。更何况这是一支太岁之王呢。它可是霸道的连方圆五里地都不会让人动

太岁可是个好东西啊。太岁,又称肉灵芝,为古代汉族传说中秦皇苦苦找寻的长生不老之药,李分珍在《通草纲目》中,也确有记载肉灵芝,并把它收入“菜”部“芝”类,可食用、入药,奉为“本经上品”,功效为“久食,轻身不老,延年神仙”。据《神农本草经》记载:“肉灵芝,无毒、补中、益精气、增智慧,治胸中结,久服轻身不老”。《山海经》称之谓“视肉”、“聚肉”、“太岁”、“封”,乃古代帝王养生佳肴。太岁十分稀有,是百药中的上品。有典籍记载,太岁性平,苦,无毒,具有补脾润肺,补肾益肝等价值。

“嘿嘿,你这个小东西,碰上我,你就别想跑了。”萧摇乐呵呵的说道。然后,再这个空间布置一个阵法。以防捉这相太岁王的时候会逃跑,而把更多的煞气散出去。到时别说买地的人受到影响,就是从那路过的人也会受到影响。

------题外话------

谢谢以下亲们的花花钻钻和票票:

huyumiaomiao打赏100币,ding3355817两钻两评,冰颜月一钻五花,卿澜9990一钻,づ丶瑾轩、/握紧妈咪五花,

茗铃一月,sq710422一月,1776978957一月,939842512一月,夕阳常驻一月,172895020一月,jinjinmbao二月

谢谢以上的亲亲们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