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60章 解决张家问题(圣诞快乐)

萧摇回到屋里,心里有点复杂。说实话,她心里真的不想失去笪攸宁这个朋友,不紧是笪攸宁这个在金融方面的天赋,更是因为笪攸宁这个人值得相交。他这人坦荡,性格开朗,对朋友更会是肝胆相照。

可如果,因为他喜欢自己,她拒绝笪攸宁,但笪攸宁还是放不开的话。她还是选择不要笪攸宁这个朋友,因为她不想任何意外,任何因素而影响她和师兄之间的感情。所以,只要有一点影响她和师兄之间的苗头意外,她都会掐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所以,她和笪攸宁到底要成为怎么样的关系,她已经给笪攸宁选择了。她只能等笪攸宁自己的选择了。

萧摇整理一点东西,化好妆,背了小包就去张明明家了。周五,校庆时跟张明明约好去他家的。

到了张明明家前,张明明已经在别墅门口等着了。萧摇来之前,给张明明打过电话。

“老大,你来了。我还以为你要晚点过来?”张明明说道。毕竟周六日,一般人起喜欢睡懒觉的。

“早点过来,我下午还有事。”萧摇说道。

“哦。这样啊。今天我爸本来就陪我妈去逛街的,被我拦下来了。”张明明周五周六两天就忘了这事,直到今天早上才想起来。所以,马上拦住要出去的父母。

“你也太不懂事了吧。你爸一周好不容易陪你妈一天,你就这样阻止了?”萧摇好笑的问道。这张明明怎么好像每次都这样大条啊。明明说好的,就给忘记了。

“呵呵,没办法。第一次来我家,要求见我爸,我总不能爽约啊。”张明明不好意思的说道。

“嗯,走吧。”萧摇说道。

张明明家的房子具有欧式风格的建筑,建筑面积也是十分宽阔。不愧是做房地产的老板,这要多大就有多大啊。

张明明把萧摇引进家门。萧摇一进去,就看到这么大房子,竟然收拾的如此井井有条,也是如此的简单和温馨。

张明明的母亲看到小儿子把人带进来了,就迎了上去,笑道,“这个就是明明的同学吧。”

萧摇刚进来时,低了一会儿头,所以张明明的母亲只看到萧摇的半脸。她心里还在嘀咕,这女孩也不是那么难看啊。干嘛明明要说这同学长得不漂亮啊。不过,一会,萧摇起头时,整个脸也就露出来。张明明的母亲就稍微愣了一下,这女孩,呃,确实有点不好看。

萧摇看到张明明的母亲,也愣了一下。她以为,张明明的母亲能让张明明的父亲这么上心和疼爱,肯定是个漂亮的妇人。可没有想到,张明明的母亲长得很普通,微胖的身材,略显的婴儿脸,皮肤不是很白,可以说有点黑。不过,张明明的母亲打扮的很得体,完全是按照她自己的身份打扮,特显出她的雍容高雅。

“您好,阿姨!打扰你们了。”萧摇打招呼道。

“不会,不会,欢迎萧摇同学来我们家坐客,请坐。”张明明的母亲笑容满面的说道。

“萧摇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张明亮高兴的打招呼道。

“嗯,你好,张大哥,又见面了。”萧摇也笑道。然后,又看向坐在那英俊的中年人说道,“叔叔好!”

“嗯。萧摇同学,请坐。”张演生客气的说道。

“呀,老大,你还认识我哥啊。”张明明从来没有听自己哥讲过认识老大呀。

“明明,你竟然叫萧摇小姐老大?”张明亮睁大眼睛好奇的问道,“明明,你为什么要叫萧摇小姐老大啊?”

“呃,这个,……”张明明抓着耳朵脸红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哥了。张明明叫惯了嘴,所以在家里一不小心就把老大给叫出来了。可是,这让他怎么回答他哥,告诉他因为教训萧摇不成,反被萧摇给教训了,然后死皮赖脸的要叫萧摇老大。这他说不出口啊。

“张大哥,你别叫我萧摇小姐了,你就叫我萧摇吧。因为,一次打赌,他输了,就要叫我老大。”萧摇过来给张明明解围的。

“嗯,原来是这样的。那我叫你萧摇,萧摇小姐。”张明亮闪快的应道,然后,他反应过来自己又叫萧摇小姐了,就轮到他不好意思,抓着后脑勺,说道“呃,不是,是萧摇。”

看着俩兄弟一模一样的动作,萧摇乐呵呵的笑了。

“多谢你在学校对我家明明的照顾。这段日子呀,明明明显是有上进心了,早上是一大早起来,然后拒绝司机相送,自己跑步到学校。看他的身体素质是明显在提高呢。”张明明的母亲韩清说道。

“别客气,阿姨,张明明同学对我也是很照顾的。”萧摇客气的应道。

“嘿嘿,我家那小子,我还不了解,平时除了调皮捣蛋,还不知道会干啥子事呢?”韩清看是对自家小儿子不的不满,不过,眼里还是掩饰不住心头的喜悦。现在,儿子变好那肯定是心里对头喜悦啊。

“妈,有你这样编排自己儿子的妈吗?我只是好动一点,怎么把我说得一无事处似的。”张明明抗议道。

“难道不是吗?以前,哪个人三天不上屋挖墙揭瓦,就睡不着的,啊?”韩清反驳道。

“妈,那是以前老历史了好吧,那是我八岁以前的事,你竟然还拿出来说?你竟然让我在同学面前这么没面子。”张明明再次抗议的说道。他只是假意这样的,反正已经习惯了,每一次,他一有朋友来,他老妈就要说一次。

“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得着吗?”韩清突然小孩天真的语气说道。“老公,你说是不是?”

“嗯。”张演生如若无外一般的应着自己妻子,然后又狠狠的盯了张明明一眼,说道,“别跟你妈顶嘴,让着你妈。”

“知道了。”张明明弱弱的应着。

“妈,妈,明明不就是想让你在他同学面前留点面子嘛。所以,妈,你不用介意的。”张明亮加入行列说道。

萧摇傻眼了,张明明妈妈闹得是哪一出啊。怎么剧情好像反过来了。她刚开始觉得张明明妈妈稳重端庄,怎么现在这副天真样。

“咳咳,呃,这个萧摇同学,他们三人,向来都这样的,失礼了,让你见笑了。”张演生尴尬的说道,然后又解释道,“当年十六岁的亮亮大病一场之后,再智力方面是明显下降。变成了四五岁小孩的智商,我们带着去过各大医院看过,医生都说没有办法恢复智力。我妻子知道之后,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她每次都说对不起大儿子,如果她稍微注意一下大儿子的病情,大儿子也不会变成这样。我好不容易把她开导起来,她就每天跟着大儿子弄一些智力游戏,跟大儿子装天真,玩耍。一年之后有一天,我发现大儿子的智商有一点提高,我们夫妻就高兴的带着儿子去医院,那医生说真是奇迹。本来这智商只能停留在四五岁,但现在虽然提高不是很明显,但却有了六岁智力。医生还告诉我们,如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这孩子的智力能达到十多岁。我们夫妻俩接到这样的消息真是欣喜若狂。所以,我妻子,只要有机会,都会在大儿子面前这样。现在,前几年,我们再带亮亮去医院检查,但医生已经肯定的说,这孩子的智力只能到十五六岁。不过,我们夫妻已经很满足了。最起码亮亮,不是一直停留在那个懵懂无知的孩童,不会被人拐走,不会被人骗走。但现在我妻子已经习惯了把天真装给大儿子看。”

萧摇听到这已经明白了。怪不得,第一次见张明亮有点不对劲。看起来,就和正常人一样说话,懂事,行为动作也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但就是缺少他这个年龄段的违和感觉。

一般来说,人的智力在16岁以后是会随着年龄变化而变化的。16岁以前的智力是遗传因素比较大。比如天才儿童,神童之类的都数是遗传因子决定的。但是16岁以后,人随着阅历的增长,知识的增加,体格的拓展,人的观察力、记忆力、想象力、分析判断能力、思维能力、应变能力等都会相应的提高,这就人常所说的成熟。到了哪个年龄阶段就会成熟到相应哪个年龄段。

16岁是与社会交流的开始,也是成熟的一个门槛,跨过来了,就是成年的思想。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经验的丰富,做事说话就会越来越成熟。

可是,现在将近二十五岁的张明亮却是一直在16岁的智力上,跨不出来。虽然被家人过度保护是一个因素,但更多的是他始终只会用16岁的智力去思考,去做事,他的经验也只会停留在16岁。所以做一些小事如采买、一般职员的工作,养活自己是没有问题,但却做不了大事,比如做高层管理层人员,管理公司……

“张叔叔,我跟师父学过一点医术,您看……”萧摇想了想,还是先问问张演生。

如果张明亮一直是这个样子,那么,他家的家业肯定是张明明继承。那么张明明肯定要护着张明亮这个大哥。但是如果张明亮治好了的话,那么,张家家业肯定得一分为二,两兄弟共同继承,这本来是没问题的。但有问题的是,就怕祸起萧墙,兄弟相争这个局面。其实现在的张明亮何偿不好呢。他不是傻子,他只是还是有那一点天真而已,他活的很快乐,很开心。

“老大,你的意思是,有可能治好我哥,是不是?”张明明激动的问道。张明明一直注意着他俩说话。

“呃,张明明,我还没有给你哥看过,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萧摇现在没有等到张演生的答复,所以她给出了模拟两口的答案。

“那你先给我哥看看。”张明明急着说道。然后把他哥拉到萧摇的跟前。张明明双哪来的自信自己能治好他哥啊。

人已经推到了面前,萧摇看到张明明的渴望,看着张明亮天真的眼神。萧摇无奈,只能先帮张明亮看看。

给张明亮把完脉之后,萧摇不动声色的放下张明亮的手。

此时的张演生和妻子已经去了书房商量去了。一会后,张明明也被叫去了书房。很快张明明和韩清出来了,只不过,韩清脸上还挂着泪水。

“萧摇同学,麻烦你去一趟书房。”韩清说道。

“好。”萧摇跟着张明明来到了书房。

“请坐。”到了书房,张演生就请萧摇坐下,然后对着在书房里的张明明说道,“明明,你先出去。”

“萧摇同学,你刚刚看过亮亮的病,那能治吗?”张演生问道。

刚刚他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如果亮亮的病真能治,那就治吧。那毕竟是亮亮的人生,他们不能自私的因为家业问题,而让亮亮人生被他们给掌握扭曲。治好之后,亮亮要走什么路,他们做父母的就不在干涉。而且明明也说,只想他哥好一点。所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可以。”萧摇直答道,“他的病情不算严重,只要我施几回针,再开几副药,一个月之内就能恢复。”

“你说的是真的?”张演生瞪大眼睛,惊讶的问道。

知道,当初他们带张明亮却各大医院看了多少脑部专家,都摇头说没有治,只能顺其自然。要知道,童老那,他们带去过,但童老也是摇头的。可没有想到,明明的同学,小小年纪,就轻松的说道可能治。这能不让他惊讶吗?难道她的医术比童老还高?张演生真相了。

“嗯,是真的。我刚给他把脉。他的病情重点不是脑部,而是心里上。张叔叔,我想问一问,那一年,他为什么会发高烧的?”萧摇有点疑惑张明亮的病情。

“他是被绑架的。我们交了赎金之后,绑匪还想撕票,幸亏警察及时感到,他被解救出来。可是解救出来之后,他当晚就发了高烧,而我和妻子因为几天劳累没有及时发现,就成这样了。”张演生懊悔心伤的解释道。

“那绑匪为什么又会撕票?”萧摇继续问道。

“因为,”张演生很是心痛道,“因为亮亮发现了绑匪的真实身份,那就是绑架他的人,竟然是我的结拜兄弟。所以,那人一不坐二不休就想杀了亮亮灭口。”

“那张叔叔,现在的张大哥是否愿意想起这段晚事呢?”萧摇又继续问道。她要治好张明亮,就必须了解清楚。

张演生沉默了。他从没有想过,大儿子愿不愿意想起这段恐怕的晚事。他一直是希望大儿子能够恢复应有的智力。

“张叔叔,这样吧。我在给他治疗的时候,屏蔽他这段晚事,你看可不可以?”萧摇建议道。

“这记忆还能屏蔽?”张演生又惊讶十分。

“嗯,就是没有这段记忆,其他都恢复如常。”萧摇说道。

“那这样,就太好,真是谢谢你,萧摇同学。”张叔叔感谢道。

“不过,张叔叔,我今天是来,是有另外的事跟你说。我本就叫张明明转告的,张明明说你不会信他,所以我就来了。”萧摇说到今天来的目的。

“嗯,今天一大早,那臭小子,就把我们拦了下来,说他一个同学找我有事,叫我在家等着。”张演生说到这个就有点气,他本来就和妻子二人世界玩去了,偏偏这小子早不好,晚不说,就在他们要出门的时候说。不过,张演生继续问道,“你说,什么事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不用客气。”

“张叔叔,我今天不是为了我自己来的,我是为张明明和你们家来的。”萧摇摇摇头说道。

“为我们?”张演生再一次诧异道。他张家有什么事,需要明明的同学亲自来这里说。

“嗯,张叔叔,我听说,你们张氏地产集团最近要对东区一块地进行投标,标价达到了三十亿,是不是?”萧摇问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张演生此时完全没有刚才的亲和,只是一脸警惕的问道。这些都属于商业机密,她是如何知道的,难道是对头,慕容家派来刺探他们底细的?

“张叔叔,你不要管我是从哪知道。我只是来劝你放弃对那块地的竟标。否则,那张氏地产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萧摇也没介意张演生的态度,换作是她也会这样。

“为什么?”张演生没有相信萧摇的话。他现在还是在认为萧摇是对头派来的。

“张叔叔,据我说知,那块地,曾经是原朝时期某个贵人的墓地。不过,现在经过一千多年的迁移,已经深埋于地下而已。”萧摇说道,然后无谓张演生戒备的态度,继续反问道,“你认为这样的地皮,还值得,还有商业价值?”

本来那是块很有投资价值的地皮,离商业中心不远,周边又挨着政府中心,如果工程建好之后,然后如期开盘交盘,那肯定,投资32亿,把这些楼宇全部交付,那肯定能收回132亿,算是赚大翻了。

可是想像往往都是美好的,但却有很多意外你根本就阻止不了。前世,那块地被张氏地产集团,也就是张演生以32亿的标值,成功竟下这块地。之后,建工队伍就开始积极的动工。可就在深挖地基时,竟然挖出了原朝时期的贵族墓。

原朝时期的贵族墓,而且是那么的完整,肯定有很大的考究价值。所以闻风而迅的考古专家,考究人员,都蜂拥而来。一时间,聚集着大量有名望,有威望重量级别的考古人员。而这些考古人员,纷纷上书申请政府,勒令张氏地产集团暂时停工。

如果这个停工停几天时间就不要紧,对张氏集团没有什么太大影响。可是这个停工是最少两三个月,多达两三年。那就对张氏集团影响可大了。

首先工程不能如期交付,那么就造张氏集团不能及回收资金,如果资金不能回收,那就是资金的断裂,而资金一旦断裂,所有的运程都会断,那么所有恶性反应都显出来了。最后,就造成了所有银行拒绝贷款给张氏集团,没有了银行的周转,张氏集团在三个月后就宣布了破产。

这些她也是从新闻上看到的,至于张明明一家,报导上没有说。不过,萧摇猜想,那肯定好不了哪去。她现在也是张明明的朋友,所以,她现在才会过来给张演生提个醒的,至于他听不听,那就是张演生自己的判断了。

张演生听到萧摇的话,又陷入了沉思。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地确实不能标下来。可现在是,只听一个小姑娘说的,没有真凭实据。他也不能去判断这个萧摇是真是假,是真为张家,还是对手派来的?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些?”张演生狐疑的问道。

“呵呵,张叔叔,我只是过来提个醒的。我本来是直接让张明明转告的,但张明明说他的话你是一点都不信,所以我亲自来了。现在,信不信由你了。”萧摇带点冷笑说道,她只是好心,他不领情就算了。“不过,张叔叔,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请一些专家,对那块地秘密的进行测实。到时,我说的是真是假,不就知道了。”

张演生听到萧摇的冷笑声,也知道自己的态度有点不对。忙道歉道,“不好意思,萧摇同学,只是你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太过突然了。所以,我本能的对一切不了解状况维持怀疑态度。请萧摇同学不要计较。”

“好。张叔叔,话我就说到此。至于其他,要你自己去判断,去证明了。”萧摇明白的说道。

“嗯,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张演生这时真诚的道歉了。

“嗯,张叔叔,那我先出去了。”萧摇说道。

萧摇走出张演生的书房。留下张演生一个人在那思考。他的烟头落了一根又一根,最后终于打了个电话,秘密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就走出了书房。

------题外话------

这几天订阅人群很少哦。我还是呼吁大家看正版哦!

还有亲亲们有评价票就投5星哦,谢谢!

谢谢以下的亲亲们送花送钻送票票

xuyang1314五钻1月,染指经年1花,13178648115一月,微羽一月,hbf9111一月,wail1314三月,735619620一月,wywy雪妍一月

谢谢以上的亲们!

还有祝所有的亲们圣诞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