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8章 张玉颖受辱 对你说我爱你

“啊,那是萧摇在排队?”张建国简直要震惊了。而现在这个萧摇又是一脸红胎记,不过,皮肤还是在童家看见那样那么白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萧摇真是邪乎,难不成真是童文华所说的这个萧摇是皮肤过敏所致?

“爸,哪个是萧摇?”跟他在一起的张玉颖问道。她现在已经办完转学手续了,下个星期就可以到高英上课了。她到要看看这个萧摇有什么三头六臂,竟然能哄的童文华那个老糊涂认下她。

“呐,就是在第三排前头那个?”张建国指着萧摇的位置,对着女儿说道,“不过,她好像又变成了那天在药房那个模样,真是奇怪。”

“哼,爸,这有什么奇怪的。你没有看见那天,那个萧摇会一些旁门左道的邪术嘛,那她一定用了什么法子骗过了童老头那个老糊涂,然后再骗过那童家大小。”张玉颖好像不足不奇的说道。想了下,然后露出得意的笑说道,“不过,爸,这次,既然被我们看到她的真面貌,不如我们留下个证据吧,看以后,这个萧摇能用什么方法来狡辩。”

“证据,我们要留下什么证据?”张建国转不弯来,没明白女儿的意思。

“爸,你怎么就没明白过来呢?这萧摇今天不是露出了真面貌吗?我们今天不是带照相机了嘛,我们把他的真面貌照下来,然后,爸,嘿嘿,你知道的。”张玉颖得逞的奸笑。

“哦。对,还是颖儿聪明。只有童老头那个老糊涂没有眼光,才会认选外人为孙女。”张建国每次说到这就是有气。

两人都在说到童老头三个字里,声音压的很低。张建国因为童家的关系,上流社会圈子里的人还是很多人认识他的。所以,现在即使在游乐场,也不乏有身份地位的人会带着自家孩子来这里游玩。所以,张建国父女还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喊着骂着童文华。

“张伯伯,张姐姐,你们在说的谁呀?”两人面前一个十多岁男孩突然问道。

两人因为看到萧摇,说得高兴,太得意,竟然忘了他们今天是过来陪这个小祖宗玩的。

“没有谁,你不认识的一个坏姐姐,所以,小凯就不用知道了啊。小凯,你先在这等着,张姐姐排队买票去。”张玉颖说完之后,然后从张建国手里拿过照相机。与萧摇相隔一队的方向走去。

萧摇和冷昶睿因为来得比较早,所以,他们就在第一队的最前面。因为今天是周六,来的人很是很多的

萧摇还以为,游乐场多数是小孩玩的比较多。不过,现在看到等着买票的队伍,还是年轻人比较多,而且都多数是成双成对过来,有少数是和朋友家人一起过来的。

萧摇在队伍里,让很多人频频相看过来,有好奇,有鄙视,有可惜,也有羡慕。

为啥?

因为萧摇的样子就很让人注目了,更何况身边还站着一位帅到人神共愤的地步。而这位帅哥,正紧紧的护着她。而他本人在看到要凑到他身边女人,甚至连男人都有,都被他锐利嗜气给狠狠的盯回去,吓的人家赶紧躲的远远的,生怕慢了一步就会被他追杀一样。而这个被保护公主而且是个丑公主一样的女人,能不让人羡慕嫉妒恨吗?

萧摇才管不着别人什么眼光,什么看法。此时的她,正乐得享受师兄的保护呢,虽然此时的她根本可以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三辈子了,从来都没有人这样保护她,那么小心翼翼的护着,不让人碰着,不让人摔倒,更不让她被人嘲笑。她的心暖暖的,甜甜的。

能得师兄的两世爱恋,她萧摇就算受再多的苦难,也是值得的。或许这就是别人所说的,先苦后甜吧。这辈子,她一定会好好珍惜和师兄再一起的日子,不管任何事任何人都休想他们分开。

张玉颖慢慢插过人群,逐渐接近萧摇位置。而她也利用这些排队人员的掩护下,拿起照相机要拍的那一刻,竟然发现萧摇嘴边幸福的笑容。进而她才发现,萧摇身边那个护着抱着的男人。

张玉颖惊呆了,手里拿着的照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手里掉落下来。张家靠着童家处在上流社会层,而她张玉颖也是属于上流千金。所以她见过不少上流社会公子哥,但最后还是没几个人比得上童家几个公子,她以为她见过最出色的就属童家小叔叔童颜棣。

童家小叔男生女相,却没有女人的一点阴柔之气,反而充满阳刚魅力。特别是进入特种部队之后,更是磨砺的像一把随时可以出鞘的刀,更是闪耀吸引人的眼光。

可护着萧摇的男人更像是磨刀的主人,如果说童颜棣是将,那么这个人就会是皇,霸气十足。

如果萧摇能听到张玉颖心声的话,她肯定会对张玉颖竖起大拇指。张玉颖人是歹毒一点,但不得不说她看人的眼光却比她父亲强。不过,让她看走眼的,只能是萧摇了。所以,她频频败在萧摇的身上也算是活该吧。

此时的张玉颖对萧摇加深了怨毒之恨。她恐怖要吃人似的眼神,惊吓了周围几个排队的年轻人。这哪来小小年纪的人竟然会有这样的眼神。

“喂,你的相机砸到我的脚了?”张玉颖的刚刚掉落的相机刚好砸到她旁边一个女的脚。这个女人等了一大半天没有等到这个女孩子的捡相机,和道歉,只见她眼里阴森吃人的眼神看着前两排那对情侣。这女孩这么漂亮,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看着那对情侣,难道是来抓奸的?不然刚看她刚好要对那对情侣照相呢?只是到底哪个是正,哪个是小三啊?不过,一看就是眼前的人就是小三,不然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的上前,只能用吃人的眼神看着。

想到这,这个女人就对眼前漂亮可爱的女人就是一阵鄙夷。对张玉颖的态度当然好不到哪去了,她的老公就是被小三勾去才跟她离婚的,所以她最恨的就是小三情妇之类的狐狸精。

她嗓门就骂咧咧开了,一阵大喊,几乎让附近周遭的人都能听见,“你砸到我脚了,还不道歉,像你这种小三狐狸精有什么资格这么凶狠的眼神看着人家。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小三,好好的正妻不做,要做人家上不得台面的小三情妇,真不要脸。”

这个女人的话一落,周遭的众人无论大人小孩,都对她这个小三开始轻视鄙夷了,很多人甚至对她指指点点的,说她年龄这么小不自爱,爱慕虚荣什么,等等云云。

张玉颖突然被人披头盖面的骂小三情妇,又被众人鄙夷指指点点,脸就气得涨红涨红的,浑身也被气的直在打哆嗦。她张了张嘴想要辩解,结果,张了几次,好像被人掐住喉咙,怎么张都说不出话来。她整个脑袋都被气的眩晕,要开炸了似的。

她从小到大,可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她因为沾了童家的光,而本身漂亮可爱也很懂事礼貌,讨人喜欢,所以不管走到哪,她都是被长辈夸奖,被同龄人羡慕。可,哪像现在,被一个不认识的死女人乱骂一通,她简直要上去撕她嘴的冲动。可是,她动不了,她就是动不了,只能站在那被人鄙夷轻视,被人用异样的眼光对她指指点点。

她冤枉委屈的要哭了,可她还是咬住嘴唇,忍住泪,不让她流下来。她要记住眼前的这张嘴脸,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报答”她的。

张建国带着小凯站在那个角落里,不一会儿,好像队伍传来一阵吵闹声。他以为又是哪个排队插队而吵,所以就不以为意的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要紧的是那个方向好像是他女儿去的方向。他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他女儿出什么事了吧。

所以他心急了,什么也没有顾上,直接往那个方向赶去。以至于,把那个叫小凯的小孩丢在了那里。后来,他张家出事时,求助小凯家时,被关门闭户的拒绝了。

张建国急匆匆的走到那里,果然是她女儿满脸委屈满脸通红的站在一群人的中间,而她却被那些人指指点点的,眼神也很不对。

他很快意识到,刚才肯定发生什么事了,他着急的问道:“颖儿,怎么回事?这群人围着……”他的这群人围着你干嘛,还对你指指点点的。

“哟,这是你金主来为你出头来了啊。”这个女人看到一个五十多年的男人,就自以为的是包养张玉颖的金主。

张建国是商场上混的人,接触到各色样的人,确实有很多五六十岁的男人包养十五六岁的女孩,别说其他人,就是他自己就是包养了一个。现在,听到这个女人说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顿时一阵怒气,大喝道:“你这个臭女人给我闭嘴。她是我女儿,是我女儿,知不知道。”

这个女人被他一顿说骂,也咧开了说道回去,“知道,怎么不知道。现在不是很流行那种干爹干爸,不就是干到床上去了嘛。这是大家都知道。”

“闭嘴!”张建国大怒道,“这是我女儿,亲身女儿,你胆敢再说一句,我让你及家人都在香江市混不下去,信不信?”说完,还狠狠的瞪了一下,周围围着的人群。

“哟,好大的口气,你是谁啊?”这女人心里刚被张建国吓的有点胆颤,但她家也算是有人钱人,她才不怕呢,所以又硬气带点嘲笑的说问道。

“我是保仁集团保仁大药房的总经理,张建国。”张建国报家门道。

什么,是保仁大药房总经理?这是童家的人?张建国,好像是童老的半个儿子呢。商业圈子里的人对这个还是知道的。而刚刚围着张玉颖的那些人中,就是商业圈的人,包括骂人的女人。

所以这个女人及那些人,听到张建国这么一说,这下子脸色有点发青了。特别是这个女人,脸色有青有白,有白转青,有青转白,害怕恐惧之色赫然在脸上表现来了。整个心都吊了起来,全身有点发抖。她后悔骂这个女孩了,就算她是谁的情妇小三关她什么事啊,怎么嘴巴就逞一时之快啊。如果,这个童家的张建国真不让她及一家人在香江市混下去,那她家不是要破产吗?想到这,全身都剧烈的颤抖起来了。

张建国得意的看着这个明显害怕的女人,然后他又一扫圈,那些人的眼神也是闪烁着害怕之色,或低着头,或者是对着旁人说话。

而在张建国扫视时,刚好,人群晃动,他就在人群队伍交错间看到和一个男人说话的萧摇。

他刹时就怒气冲天了,他女儿站在这被人侮辱,而她却站在那里逍遥自在的与男人说话。她怎么做童家人的,看到童家人受欺负,她竟然漠视不管。此时的张建国完全忘记了,他根本就不承认萧摇是童家人的事实。

“萧摇。”张建国怒喊一声。

冷昶睿听到有人胆敢这么喊师妹,眼神刹时犀利的看着张建国,准备给这个人一点教训,就算不让他缺胳膊缺腿的,也要让他至少一两年说不出话来。他刚想这么做,被萧摇制止了。

萧摇对师兄心意相通,所以对师兄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知道他想给张建国一点教训。但这教训不应师兄出手,是她来,不过,她现在还不到教训他的时期。

萧摇听到张建国的喊声,才慢悠悠的抬起头来,当作自己没有看到张建国怒脸,笑呵呵的说道:“哟,是张总啊。真巧,你也来游乐场玩啊。”

张建国听到萧摇叫他张总,而不是张伯伯,稍微愣了一下,不过也没有深想,很快又怒问道,“你看到颖儿被人欺负,你怎么不帮颖儿,你是怎么当人姐姐的?”

“张总,我和你只见过两次,就是去大药房我去卖药材被你压价那一次,就还有这一次,所以跟你不熟,我也不认识你所说的颖儿?请别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还有我妈只生了我一个,我没有妹妹,我也当不起那个什么颖儿的姐姐。”萧摇反驳的说道。她把去童家见过的那一次跳过。她是敢确定张建国也是绝对不把那次见面的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因为张建国是绝对不想让大家知道,萧摇是童文华认的干孙女。

众人本来听到张建国责问这个叫萧摇的人时,都误以为这个叫萧摇的人是他女儿呢,才那样责怪这个叫萧摇的。结果人家根本就只跟他见过两次面,两次见面还是包括这一次,那样算就起就是见过一次的陌生人,而那一次还是贪婪贪便宜。这跟路人甲路人乙有什么区别啊,凭什么要人家小姑娘帮他女儿,何况这个叫萧摇的根本就不认识他女儿。

那张建国这样责问人家小姑娘是什么意思啊。众人的眼神又狐疑异样的看着张建国。当然不能明目张胆让张建国抓住。

张建国看到周遭人的眼神和表现,又是一阵暴怒和抓狂。这个萧摇是不是天生跟他张建国有仇啊,每次都害他被众人责怪丢脸。第一次在大药房竟卖野参,不止让他损失了一千多万,还被童文华那个老糊涂狠狠的在保仁集团众理事面前教训了一顿。第二次,在童家,又被她占了优势,而他则被众人排除在外,现在又被她反驳的遭人鄙夷。

张建国那个怒那个狂啊,也就什么也没有想了,所以他张口就说道:“在童……”

“摇姐姐,我们在我爸同事家见过了,你忘了吗?”张玉颖此时发现自己能动能说,所以赶忙阻止她爸要说的童家。说出了童家,就要说出萧摇为什么会出现在童家,这些都不是想要的结果。而且说同事也没有说错啊,爸爸和童家那些人不就是同事一样嘛。

“哦,你爸同事家?”萧摇被逗笑了,不过也没有说错,张建国和大伯他们不就是同事一样嘛。“那好,你告诉我,你爸哪个同事?我跟你爸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会和你爸同时认识什么人?”

众人刹时又对萧摇的身份好奇了。既然张建国说是在一个同事的见过这个女孩,那么恐怕那个同事在保仁集团的地位应该不低,要知道张建国这个不屑于跟那些对于他来说的小人交往。所以这个女孩能和张建国认识同一人,那这女孩的身份就值得好奇。恐怕也是哪位上层的千金吧。

如果萧摇有读心术的话,肯定会对众人的猜测冷笑两声的。

张玉颖没有想到萧摇竟如此不顾童家人的情面,就是要和他们划开关系。哼,这样最好。不过,她一定要众人感觉到萧摇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明认识她,知道她的身份,还冷视旁观众人对她的侮辱谩骂。张玉颖想的挺好的,她也不想想,萧摇对她根本就不熟,只见过一次,那一次还是针锋相对。萧摇凭什么要来救她的,况且她出现在那,还是为了抓住萧摇的所谓的证据。

对,萧摇和师兄刚到这队伍中站定,就接收到了两目十分不好的目光。她和师兄两人一开始就发现了。师兄还问她是不是认识那人,萧摇也就把认识那个的过程说了。师兄听完之后,也就不屑的说一句,只是一只小丑而已。两人也就不理会那两目光了。毕竟他俩是过来约会的,无关人员一切无视就好。

那俩父女太自以为是,是为要抓住她萧摇的把柄了。她上次去童家用的真面貌又如何,现在这副样子又如何,关他俩父女什么事,自以为给她照个照片以证据,就能让老爷子把她萧摇赶出来,然后改变主意认张玉颖为干孙女,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现在特别是张玉颖都过来,你要证据你要照相,我萧摇就让你照,可偏偏你看师兄看发呆,这就不可原谅。师兄现在可是她的,谁也不能觊觎。

所以后来因相机引发的一场侮辱被骂,她萧摇也乐的在一旁看戏。当张玉颖想说话顶回去时,萧摇就用内力锁住她的喉咙,定住她的身,让她只有挨骂,没有回嘴争辩的份。

冷昶睿却拥着她,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她淘气。萧摇都不好意思的再次脸红,算起来在年龄这一块算是高龄了,竟然还会被师兄说成小孩子似的淘气,能不让她脸红吗。

本来她就打算张玉颖被骂一通之后,就放了她的。可张建国也来了,要来你就来。反正也不关她的事。

可张建国解救了女儿之后,竟然把怒火发在她身上。

呵呵,还真以为,他张建国是她的大伯啊,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俩,三番两次的欺在她的头上。

所以,她一见张建国就喊的张总,再被她一个反驳,张建国就差一点冲动了。好在,他倒有个聪明的女儿,但这个女儿却不把聪明放在正途上,天天在想一些不该想的东西。

张玉颖的粉唇嘟了嘟,漂亮水灵的大眼睛却是委屈的盯在冷昶睿身上,企图让冷昶睿发现她的漂亮,顺便帮帮她,然后再狠狠的甩了萧摇。萧摇这个丑女人根本就配不上眼前这个英俊霸气的男人。此时的张玉颖看到的就是萧摇的丑装,也完全忘记了,萧摇在童家那一次的真面貌,如果萧摇是丑女人,那么她就是连人都不是,只能是只母猴子。

冷昶睿肯定是看也不看张玉颖的,以前他皇宫里的女人,就是丫鬟,哪个不比张玉颖美丽动人,可冷昶睿一次都没有看过,别说一次,就是一眼也没有看过。在他心里,再美的女人,都比不上他的师妹。所以,现在是一直是看着他师妹灵动。这就是小时候师妹的表情,很可爱,很淘气。冷昶睿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张玉颖看到冷昶睿眼角都没有扫她一眼,而是一直专注认真的看着萧摇。更是对她夺走她一切的萧摇恨之入骨,如果不是萧摇,这个男人肯定会看她的,说不定,以后会是她的男朋友呢,都怪萧摇给抢去了。唉,张玉颖太会想了,如果没有萧摇,她不认识这个男人还是一定的。

张玉颖看着萧摇,眼里带着委屈,嘴里带着哭诉,道,“摇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明明那天我们见过的。我叫你摇姐姐,你叫我颖妹妹的。”

萧摇看着张玉颖的这副模样,又再一次想到那个夏末凉,有点疑惑了,是不是每个白莲花都是这副表情啊。再说她这句话也是正确的,那天在童家,确实张玉颖一口一口摇姐姐的叫,而她也是一口一口颖妹妹的回着。但是,现在张玉颖能承认他们是在童家见的吗?答案肯定是不承认。

所以,萧摇好笑的继续问道:“我刚刚不是问了吗?是哪个同事,在哪天见过,张小姐,你能说清楚一点好吗?我记性不好,还真不知道哪天跟你们见过面,要不你提醒一下时间地点吧,说不定这样我就想起来了。”

“在,在……”张玉颖除了说童家,还真是编不出来别的人家。

“在哪?张小姐,你们自己都记不清楚,说不清楚,更何况我这个记性不好的人呢。”萧摇说到这停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冷冷的继续说,“所以,我根本你们一点都不熟,一点关系都没有,请别乱攀关系好吗?”

“萧摇,你,你……”张建国被萧摇这句攀关系又激怒了。他张建国用得着攀她的关系吗。

“师兄,开门了,我们进去吧。”萧摇可没有这副闲情再搭理张建国父女,她现在要抓紧时间和师兄相处约会呢。

两人手拉手进了游乐场,留下张家父女对着众人鄙夷的眼光。

两父女脸上涨红又羞又怒,但也不能如泼妇一般大骂吧。

站了许久,两人好像忘了什么。最后终于想起来了。

对视一眼,小凯,赶忙飞奔到他们一来那个地点,但已经没有人影了。又开始急色匆匆的去找。

这些都影响不了萧摇和冷昶睿俩人的好心情。他们买的是通票,他们打算把每个游乐项目都玩一遍。

俩人在玩时都被游乐节目刺激的大喊大叫,就是冷昶睿这么高冷霸气的人也被刺激的大叫起来。

俩人坐摩天轮时,在达到最高处时,萧摇主动抱住师兄的头,对准他的嘴唇吻了下去,然后大声喊道说:“冷昶睿,师兄,我爱你。”

当下来,萧摇跟他说,当相爱的俩人,坐在摩天轮最高处时,对着爱人大喊,我爱你时,那么这两个人会得到上天的祝福,一生幸福快乐。因为那个最高处是最接近天的地方。

所以冷昶睿又拉着师妹坐了一次摩天轮,这次是冷昶睿抱着师妹亲吻,然后用了内力大喊道:“萧摇,师妹,我爱你,我这辈子,我生生世世都爱你。”

那声呐喊,整个游乐场的人都听见了。他们用热烈的掌声祝福这对情侣。可却没有一个人想过,为什么那个男人的喊声为让整个游乐场的人听见。

------题外话------

谢谢以下亲们的花花票票:

雪天懿2张月票,彼岸花开只为红颜一醉1评,嗳妮1评1月,小妖宇1月,哥哥个1月,18705287291一月一评,米冻5花,840994864一月,twd7501一月一评(亲,以后请选五星热度,可好。)ring缪1月,月下人1月,ding3355817一评10花,

MaoLoveYu一月一花

再次谢谢以上亲们的支持。

这回我得三鞠躬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