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5章 诉情(爱哭的请准备手绢)

众人都摒住了消息,一愣一愣的看着如天神降临一样的男人。

他面容刚毅、棱角分明、剑眉横锁,坚挺的鼻梁,不薄不厚的红唇,犹如神造一般丝入扣,那黑色的双眸显得幽暗深邃,邪魅犀利,散发者如皇者一般的气息,睥睨傲视天下,让众人不自主的崇敬膜拜。

他身着一身绿色军装服,修长笔直的双腿,正铿锵有力的迈向前去。因为前方,有那个他两辈子的挚爱。

寂静的舞会场里,众人摒住呼吸的心脏随着男人的走动脚步声,一跳一颤一起一伏。这个如皇者一样的男人到底是谁,他现在去找谁?

萧摇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她的心脏跳动都要停止了,而她的身体却在颤抖。眼里,有着深沉的思念与怀恋。她红润的嘴唇无声的自问道。

是师兄吗?

冷昶睿仿佛经过了无数的千难万阻,爬过千山,踏过万林,终于来到了爱人的面前。

他伸出他那宽厚安全的手,等待着萧摇的牵挂,引领着他们彼此的开始。

不会有背叛,不会有鲜血,不会有结束。

他们同进退,同富贵,同患难。

他们一起开始,一起寻找,一起老去,再一起结束。

当他们拄着拐杖,吃着糖,白发苍苍时,

他叫她一声老太婆,

她叫他一声老头子。

萧摇此时眼里只有那厚实纤长的手,是那么的宽厚,是那么的安全,也是那么让人期待。

她没有拒绝,也不会拒绝。

那只常人看起来安全厚实的手,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平静,也是那么的霸气。

可是,她却看到了那只手,微微的颤抖,微微的不安,也是微微的期待。

萧摇没有矫情,没有犹豫,把自己细嫩白纤的手,放在那个等待的手心里。

再彼此握住的一刹那,两人的身体都是震动颤抖了一下,然后又彼此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冷昶睿牵着萧摇来到了中央的舞池里。

此里,安静的舞会场里,只有他们俩人在舞动。

众人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俩人的舞步。

此时,他们才发现。他们两人都多么有默契,彼此又多么的融合,舞姿又是多么的熟练优美,赛过了这里任何人的搭配。

舞池里的两人都是无声的,彼此的眼睛对望着,凝视着,心灵却是相通的。

师兄,是你吗?

是我,摇儿。

师兄,真的是你吗?

真的是我,摇儿。

师兄,你怎么过来了?

因为我想你了,所以我就来了。

萧摇如双瞳如秋泉的眼里,忽然流出一沽沽清水。

萧摇把头靠向冷昶睿宽阔的胸前,无声的哭泣。

她终于可以靠在师兄的怀里哭泣一次了。

冷昶睿双手已经把萧摇的腰箍紧,越来越紧,迟迟不敢松开,生怕一松开,师妹又跑了,让他再也寻不到。他的头,也靠向师妹的削弱娇小肩膀,闭着眼睛,也无声把泪流。

两辈子了,他终于可以抱着他的师妹了,不是毫无生气的躯体,不是在梦里抓不住的身影,而是活奔乱跳的师妹,他的摇儿。

两人都是无声的哭泣,沉默的跳着舞步。

忘了外界的一切,只沉浸在两人的世界思绪当中。

在外人看来,俨然那舞池里的俩个都只有彼此,没有任何人或第三者能够介入的,连一点缝隙都没有。

他们俩个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那么的和谐,那么有默契。

此时的他们,没有任何人敢说,萧摇配不上她身边的男人。因为此时的萧摇165cm的身个,依偎在185cm高的男人身人,就如小鸟依人一般。

“呜呜……,好感人哦。”一个女生看着这样的画面,不自觉的伤感,流泪,好像面前的两人犹如相隔千年,再相遇相恋。

“呜呜……,就是啊,俩人都没有说话,可他们是如此的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知道彼此的意思。”另一个女生也小声哭着附和着。这是真的十分感人。

“呜呜……”

舞会场里,女生骤然一片哭泣声,谁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哭,只知道很伤感,很伤心,一会儿好像又是很欣慰他们的相遇。

很多男生的眼睛也是红通通的,看见刚才男人走过来的画面,就仿佛看见深情的男人走向自己,千年相隔,再次相见的恋人。所以也不自觉的为这样的画面伤感,然后又隐隐的感到欣慰和祝福。

没有音乐声的舞池里,俩人伴随着众人的咽呜哭泣声中,跳着,跳着……

仿佛过了很漫长很漫长的时间,俩人的第一支舞终于结束。

但俩人都没有在此有片刻停留,冷昶睿就拥着萧摇离开了。

俩人走了很长的时间,众人还都处于伤感的思绪当中,久久未曾回过神来。

“嗯?怎么回事,这舞会怎么这么安静啊?”男中年声音把众人的思绪给震回来了。

“啊,朱校长,你们好。”一男同学被震回神,就看到站在他身边的朱校长和十来个宾客,忙脸红道。

“朱校长。”

……

回过神来的众人连忙跟朱校长和众宾客打招呼。

“嗯,呵呵,这是怎么回事,大家没有跳舞,都在安静的思考人生吗?”朱校长幽默的问道。

众人一阵沉默,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朱校长的问题。难道要他们回答,是看萧摇和一个男人跳舞看哭了?

“好了,大家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朱校长还是很通情达理的,见大家欲言又止,肯定是发生什么事,让大家不知道什么回道。“嗯,舞会开始了吗?”

“嗯,开始了。”那个这次舞会的男主持回道。

“那就好,你们好好玩吧。我就是带客人们过来看一下。”朱校长说道。

然后又带着客人去了贵宾区观看。但没走几步,就被人喊住了。

“朱校长,我要报告一件事。”那个女主持走到朱校长跟前说道。

“嗯,说吧,要报告什么事?”朱校长的脸色也有点黑了。这个女生真没有眼色,要报告事,不能等他去宾客区把客人们安排好吗?非得现在要现在找事?

“是这样的,朱校长。刚刚萧摇跟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走了,我怕她出事,所以要向校长报告一下。”女主持很“好心”的报告说道。看看她多好心啊,她这是为了萧摇的安全才在打报告的。

其实,她的意思就是萧摇不自尊自爱,随随便便就跟一个男人走了。所以,这再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更何况,在这里哪个是傻子。

“慕容心,你什么意思?看萧摇和那个人跳舞就知道,他们是熟悉的,你把我们都当傻子,看不出来吗?我看只有你是傻子,才会说萧摇不认识那人的。”简靖翊反驳道。

“哦,这么说来,萧摇真跟一个男人走了?”朱校长问道。谁也不知道他这样问是什么意思,是对萧摇利,还是对萧摇不利?

其实,朱校长只是很好奇,才会这样问道。他虽然不是很了解萧摇,但也知道,萧摇可不是一般人,她会随便跟一个男人跳舞,再随便跟一个男人走?显然是不会的。所以才会好奇的再确认一遍。

“嗯,是真的。朱校长,你赶紧派人,把萧摇给找回来,万一晚了,萧摇出事了,怎么办?”慕容心“担心”的说道。

那个天神一样的男子,那个如皇者出场震撼非常的男人。她第一眼看到他,就让她着迷,让她的一颗芳心沦陷。她有才有貌有身份有背景,她十分自信,那个男人最后一定会爱上她的,所以,她一定会得到这个男人。

哼,萧摇一个丑八怪,凭什么跟她争,她根本就没有资格跟她抢男人。就算萧摇认识那男人又如何,最后,那个男人还不是会是她的。

不过,现在,她要破坏萧摇跟那男人的相处。萧摇凭什么跟她的男人单独相处。

不得不说,慕容心真的十分自作多情啊,而且变心变得非常之快。冷昶睿的眼睛描都没有描过她,她就把冷昶睿当自己男人。

可她自己不想想,之前自己去追上官飞和简靖翊时,俩人都是十分讨厌她,冷冷的拒绝了她。

更何况两辈子都痴恋萧摇的冷昶睿,所以她的一生注定是个悲剧。

“哦,知道了。”朱校长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转身就带着客人走了。不说派人,也不说不派人。

笑话,他担心任何人,也不会担心萧摇的。萧摇的本事,他可是听说过的,有谁欺负的了。所以,他肯定就不管萧摇的事了。

“啊,就这样?”慕容心愣了,傻傻的看着朱校长大跨走了。

朱校长带着客人走了,众人也都继续舞会了。

跳舞的跳舞,休息的休息,吃东西的吃东西。

不过,现在他们都在谈论同一件事,就是刚刚那个英姿逼人的男人到底是谁?萧摇是真的认识他的吗?

简靖翊坐在那里心里很是复杂,他刚发现自己有点喜欢萧摇了,如再接触发现自己喜欢萧摇更多一点的话,他就去告白。可是,那个男人的出现,把他那一点喜欢就熄浇全灭了。因为作为男人,发现看出了那个男人对萧摇的感情好深,好久的样子。他认为不能跟那男人相比,所以主动掐住自己心里头那点苗火。

上官飞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的,不想不知该不该告诉笪攸宁这一事实。

他知道,现在笪攸宁喜欢那个漂亮萧摇,还准备这次回来之后,就开始追求萧摇。

他没有见过漂亮的萧摇,所以不知道,萧摇到底有多漂亮。他也不知道笪攸宁有没有见过丑萧摇,他更不知道,笪攸宁到底喜欢怎么样的萧摇?

所以,另一个男人的出现,他也不知道要不要告诉笪攸宁。

说实话,以笪家在京城的地位,萧摇根本就配不上笪攸宁,而笪家也不允许笪攸宁娶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乡下姑娘。如果,笪攸宁一定要娶的话,那么笪家就会采取一些激烈的手段来对付萧摇。

所以,为了萧摇的安全,还是不要告诉笪攸宁吧。

上官飞就这样错过了一个告诉笪攸宁关于萧摇的情况,当他得到消息的时候,萧摇已经是别人实实在在的女朋友了。而他的追妻之路从此就真没有一点路了。为此,他胖揍了上官飞几顿,如果不是他错过了时机,说不定他还有争取的机会。

最复杂的就是訾柘了。曾经,萧摇都会在某个角落里远远的看着他,曾经,萧摇一心爱慕于他;曾经,萧摇是他女朋友;曾经他也有独揽于怀中的机会;曾经……

不知道不管有多少个曾经了,可那毕竟是曾经。

自从那天咖啡厅之后,萧摇就变得十分的轻视他,十分的讨厌他,甚至十分的仇视他。当他每次意图再靠近萧摇一点时,萧摇马上把那一点距离拉开的比原来更远。

而他的心呢,在一次次跟萧摇敌对之时,却渐渐的沦陷。

不知道那是不是俗话说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所以,他才会一次次去怀念过去,过去萧摇对他的好,对他的痴,对他的言听计从。

可现在一切不复存在时,他才会试图把以前的萧摇给拉回,结果却把自己的心给拉进去了。

现在,看见另一个男人把萧摇带走时,他的心从未有过的骤然失去的害怕、慌张和惶恐。

他知道这之后,他可能跟萧摇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可是他不甘心,明明以前萧摇是那么喜欢他的,怎么能说变就变。特别是知道萧摇的真面貌时,他为此做下的错事,却也让他的亲人也付出了代价。

訾柘或许就是报应吧。

上辈子的萧摇因爱他,而导致家破人亡。这辈子,萧摇不再爱他时,他却因为爱而不得,导致家破人亡。当然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

张明明,丁浩和丰成越倒没有想的这么复杂。他们只是很好奇,萧摇到底跟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难道真的是恋人?

而夏末凉再看见那个男人走过来时,就惊了,呆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英姿傲然,霸气冲天的男人。那一瞬,她的心彻底沦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虽然不知道他叫什么,是什么人,但她希望他就是她的,也一定要让他成为她的。

可是,那个男人却走向了萧摇,邀请萧摇来跳舞,而他们的默契画面却是那样的感人。就好像他们是天生的相爱恋人一般,无任何人无任何东西可以介入。

这怎么可以,这男人只能是她的。一个丑八怪凭什么跟她争。心里的愤怒和狠毒开始生根发芽,只等待着机会破晓而出。

此时的夏末凉忘了竹马訾柘,忘了她爱的人是竹马,也忘了身边的一切,她的心里眼里只有那个男人,那个如天神一样降临的男人。

不得不说,訾柘和夏末凉两人真是绝配,都会只惦记着别人的人。

不过,回神过后的夏末凉看到訾柘的眼神还一直盯着会场门口,眼里很是复杂。心里就有了怨气,訾柘哥哥难道真对萧摇上心了?不行,就算她喜欢上那个男人,訾柘哥哥还是只能是她的。因为从小就喜欢上了他,所以就算自己现在不喜欢了,她也不会放手的。

“柘哥哥我们去跳舞吧?”夏末凉柔柔的似有点可怜的请求说道。

很多人都知道她夏末凉是訾柘的正牌女友,如果第一支舞柘哥哥不跟她跳,难道让别人闲言碎语指着她说,看,作为正牌女友,舞会上訾柘同学竟然没有邀请夏末凉跳舞。那她会被多少人嘲笑,以后让她怎么见人?

訾柘收敛了心绪,看着眼前女孩小脸上的一丝请求。他知道,他不能抚去夏末凉这一丝请求。因为,他们的第一支舞代表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所以,就算他不喜欢夏末凉,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能让夏末凉受到众人的嘲笑。

他伸出了右手,十分绅士的邀请了夏末凉进了舞池。

舞会再继续,有人继续跳舞,有人继续喝果料聊天,有人继续无聊的玩着手机,有人闷头思考,一切都还在继续……

而冷昶睿拥着萧摇来到学校顶楼的天台上。

他们还是一路的沉默,听着彼此的心跳声。

到了天台,两人相对无语,有千言万语,有千题万问,却不知从何说起,从何问起。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冷昶睿毫不掩饰的深情和眷恋,双手捧着萧摇的小脸,只是盯着,看着。两拇指颤抖着,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萧摇脸上留下的泪痕。

可是他不断的擦,萧摇的泪却是不断的流下来,两人一个擦,一个流。

萧摇抬起纤细白嫩如葱的双手,擦拭着师兄眼角里的泪痕。

许久,许久之后……

两人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平复下来,可以开始说话了。

最后,萧摇咽了咽喉咙里的话,终是艰难的问了一句:“师兄,你是怎么过来的?”

冷昶睿没有回答,直接用结实强壮的身体把娇小的萧摇抱进怀中,揽着她的腰,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回答道:“因为我死了,然后我再一睁开眼就是来到了这个世界。”

“什么?”萧摇猛然吓到,睁大眼睛惊恐的问道。她回来才不到三十天,师兄就死了,师兄还年轻,才不到二十八岁,怎么就会死了?

“摇儿,我是在你逝世十年后才去的。”十年相处,冷昶睿当然知道萧摇在想什么。

“真的?真的在十年后,可是十年后,你也还在三十多岁,正是年青力壮,风华正茂的时候,这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就?”萧摇有点急促的问道。但却实在对师兄说不出死这个字了。

她实在想知道,师兄好好的一个人,到底是怎么会突然就死了,而且还来到了她这里。

“摇儿,别急,你想知道的,我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冷昶睿没有放开抱着萧摇的双手。他只有把摇儿抱在怀里,感受到摇儿的体温,他才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

然后,冷昶睿对着萧摇的耳朵,细说着那十年发生的事。

萧摇知道,她去了之后,她的爹娘很好,她的哥哥们很好,她的朋友们很好,她的众属下也很好,逍遥城也被保护很好。只要他们能走她逝世的阴影,那她就可以完全放下心了。

就只是师父那么大年纪了,现在他的俩个徒弟相继走了,不知道,师父那是有多伤心,多寂寞,多孤单啊。

师父,对不起。此时的她只能说这几个字了。

她还知道,原来十多年相处的师兄竟然是东陵国的太子,再她出嫁给轩辕晋星的前三个月才登基为皇。

怪不得,她八岁那一年要查东陵国的太子是谁时,却怎么也调查不出任何信息。只知道,那太子,叫冷傲尘,不过宫里头,除了皇帝皇后,就没有谁见过这个太子,也不知这个太子长啥模样,所以她的520小说楼也调查不出任何东西。原来他们的太子从小就拜天机老人为师住在天山上,与自己是师兄妹,而他的名字叫冷昶睿。

而她去世后,已经登基为帝的师兄开始准备为她复仇。本来三个月就可攻下南阳国的,但师兄偏要等三年后才攻进南阳国都城,就是因为她预言过,南阳国是三年后灭国。所以,师兄就是等了三年才灭南阳的。

再三年,师兄千军横扫,征战天下,统一了龙腾大陆。

再三年就坐守江山。

可是还有一年呢?

师兄怎么没有说?还有师兄是怎么去世的,师兄怎么不说?

萧摇没有问,只是眼睛疑惑的盯着师兄。她了解师兄,虽然以前不爱说话,但只要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就会受不了,就会给他解惑。

果然,冷昶睿再次见到师妹这种眼神,既怀念又无奈。然后咬咬牙把那一年的事和怎么去世的都毫不隐瞒的说出来。

原来,师兄在把皇位交给族人子弟之后,就在她的墓碑旁边搭了一间茅草屋。每天会在她的墓前修修草,种种花,更是靠着墓对着她的墓碑说话。

可就是就算在墓旁边,他还是十分的想念摇儿,思念成疾,所以身体日以继夜的跨了下去。

再去世的前几天,终于被天机老人找到。

可是他已经奄奄一息了,但他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因为,他终于可以去找他的摇儿了。

以前不去,是因为千万民生责任在他身上,他必须负起这个责任。不然,就是去见了摇儿,摇儿也会责怪他的。

所以,现在他可以放心的去了。

天机老人看出了大徒弟想法,他狠狠的告诉大徒弟一个事实,以此希望大徒弟能够挺回来。

他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有再大的本事,可是却没能救回小徒弟的性命,现在眼看着着大徒弟,也都要跟小徒弟去了。

他想要阻止,又不忍阻止。

这十年,他眼睁睁的看着大徒弟如行尸狗肉般的活着。以前不爱说话的性子,在小徒弟去世后,更不说话了。除了下令,基本上就听不到他说一个字。就像完成任务一般后,他把江山交给了族人,他自己就在小徒弟墓碑旁边等死了。

傻孩子,痴情种。

但他认为不管是怎么样的大徒弟,他都是一心求死,去黄泉上,去地狱,去任何魂魄能去的地方,去寻找摇儿。可是,摇儿的魂魄,根本没在这个世界里,而是在异世界里,就是他去了,也找不到摇儿啊。

天机老人告诉了大徒弟这个事实。

但大徒弟却摇了摇头,对师父说:“就算希望渺茫,我也要去。因为摇儿,也没有在这个世上活着,最起码,他死了之后,他可以去阎王殿问问摇儿魂魄的寻踪。”

八十多岁的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含泪的送走了大徒弟。

冷昶睿死时,手里紧握着,小时候摇儿送给他的百风玲。

因为小时候,摇儿说过,她送他百风玲,就是让他摇一摇,她听到玲声,就会飞快来到他身边。

那一年,摇儿三岁,他十一岁。

他永远的记住那句话,但他却一辈子都没有摇过百风玲。

现在,他要把百风玲带走,因为百风玲会让摇儿飞快的来到他身边,或者带他去摇儿的身边。

而现在,百风玲确实把他带到摇儿的身边了。

萧摇双目噙泪,声音嘶哑,她用手抚了抚了师兄的脸旁,哽嗯的说道:“师兄,你为什么这样做,你怎么这么傻啊?怎么这么傻啊。”

师兄凝视着萧摇的双眼,他的双手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萧摇的小脸,声音同样的嘶哑,但却深情款款的说道:“没有了你,我的生活,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我要去寻找有你的地方,无论是天上仙境还是人间地狱。”

“呜呜……”萧摇变成了大哭。

以前她到底有多傻啊,明明爱情就在身边,还要去别的地方寻找爱情。

虽然那是假爱情,可自己也曾经奢望过,只是后来发生的一切,才让她死心而已。可她从来没有注意到一天到晚不言不语,整天被她捉弄,却仍然无动于衷的师兄,对她用情竟然如此之深。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题外话------

盗版读者们,本人还是要呼唤一句,作者写文不易,你们只是消费二三毛钱,却要维持作者一天的生活收入,所以请到520小说支持《女帝皇》正版。

正版读者们,本人再此鞠一躬,谢谢你们的支持!因为有你们,才是我写文的源泉,能让我坚持下去!

谢谢以下亲们的支持:520小说爱你1张评票,5张月票;qulijunbb一张月票;冰颜月2张月3张评;心中眷恋1评1月;1776978957一月;ring缪2钻;660669一月;875239610一月;米冻1月;hbf9111五朵鲜花;杨贵妃7603一张评

谢谢以上的亲们给以本人的支持,本人再次表次感谢!

上一章
下一章